桓侯再生 作者 : 知宇之樂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桓侯再生 作者 : 知宇之樂 (全書完)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桓侯再生 作者 : 知宇之樂 (全書完)

Ctrl+滑鼠上的滾輪  就可以讓字體變大變小喔  




古諡法中:辟土服遠曰“桓”、克敬動民曰“桓”、辟土兼國曰“桓”,意指最擅開疆拓土、威震敵國之人,始能以“桓”為諡。蜀漢五虎上將之中,得“桓侯”諡號者惟有張飛張翼德。 一個現代人,因意外回到三國,其意識成功與原先張飛的意識融合為一。他到底能否改變曆史中張飛的宿命,能否使得桃園之義繼續流傳千古。且看“新版”的張飛如何縱橫三國。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一章





  東漢,建安五年,豫州汝南郡古城縣。正是六月時份,正午的太陽似火般毒辣,曬的人煩躁不安。縣城的大道上行人無幾,誰也不願在如此天氣下出來做事。唯有道旁大樹上幾只知了大聲的叫嚷著,刺耳的聲音弄得人昏昏欲睡。

  日漸殘破的古城縣衙中,忽見幾名軍士抱頭鼠串而出。一名年紀較輕的軍士臉面與身體上明顯有被鞭抽的傷痕。這幾人垂頭喪氣來到縣衙旁不遠的一處茶社,找了張大桌坐下。一個年紀較長的軍士沖茶社老板娘嚷道:“許家大嫂,來兩壺涼茶。真他娘的熱死人。”

  “二牛,你小子真是不要命啦,竟然在將軍面前提那個人的事…今天只被將軍抽了五鞭子,已經算你運氣了。”年長軍士轉頭對挨打的年輕軍士阿牛道。

  年輕軍士張二牛歎了口氣,忍痛摸了摸身上的傷痕,不由被辛辣的痛感刺得眉頭一皺,卻沒有言語。

  這時,茶社老板娘許大嫂已拎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二章





  古城北門外,張飛縱馬飛馳,不多時,已來到城北五裏的石山上。張飛飛身下馬,從馬身上拿下兩個巨大酒袋,又將掛在馬側的一杆頭部九曲成蛇狀的長矛取下,用力戳在地上。隨後一拍馬背,道:“老夥計,自己去溜達會兒。”那足有常人一人半高的純黑色巨型駿馬似乎頗通人性,聽了話後甩了甩頭,打了呼哧,慢慢走開。

  張飛拿著酒袋緩緩走到一塊大石前坐下,將兩只酒袋放在石頭上。然後拿起一個酒袋,解開系在袋口的繩索,舉袋往口中猛灌一口。楞楞的遙視遠方,眼前又似乎回到了那個桃花繽紛的日子。

  張飛閉上虎目,面容浮出微微的笑容,腦中回憶起當年景象:那年正是黃巾作亂,自己在老家涿郡城牆的榜文前,初次看到劉備。從沒有想過一個人會看上去如此落魄,更沒想到一個落魄的人眉宇間仍會有那種氣質,那專注的、無奈的、充滿感情,而又空負大志的一雙眼神!從那一刻起張飛就知道自己一輩子就服這一個人,于是他散盡家財隨著大哥轉戰南北。也是在那一天,平素自負神勇無敵自己,竟然又遇到了神勇不輸于己的二哥。

  這麼多年來,自己與大哥、二哥幾乎形影不離,從征戰黃巾到討伐董卓,從救援徐州到擊滅呂布,三兄弟何曾有過片刻分離。但今時桃園結義的三兄弟竟然天各一方:大哥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二哥竟然投奔了最大的仇敵——國賊曹操。“不願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當初的誓言他——難道都忘了嗎?

  思及此處,張飛臉上不由現出悲憤的神情,緩緩睜開那蒼涼寂寞的雙目,舉起酒袋一陣猛飲,轉眼間一袋烈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三章





  “身體到底怎麼回事,一動都不能動,好難過,好象要死了一樣,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難道我真的被電死了嗎?誰能來救救我?”

  一只溫暖的手搭在我的手腕上,旁邊傳來一聲清悅動聽的男聲:“大夫,將軍的病情如何了,可有好轉?”

  “恩…,孫大人,若是常人受了這樣的傷恐怕早就熬不過去了,但也許是將軍大人身體格外健壯之故,竟然比前幾天大為好轉,痊愈並非不可能啊”

  這位孫大人聲音中帶著喜悅問道:“那何時能夠蘇醒?”

  “大人不必擔心,按我開的方子每天服藥,十天半月內將軍必然便能醒來。”

  孫大人欣慰的說道:“如此甚好,我送大夫出去。你們幾個好生服侍將軍,如有差池,唯你們是問!”

  “是,大人”似乎是幾名女子在應答。

  “到底是怎麼回事……”聽完這段對話後,疲倦不已的我又再次昏睡過去。

  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再次從昏睡中醒來,只覺得身上的疼痛無力感已消除不少,緩緩的睜開雙眼,張望了下周圍,竟然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之中,可以肯定的是這不是我熟悉的任何一個地方。勉強著從床上撐起身子,仔細把這間房子打量了一番,心中充滿了疑惑,整個房間好象以木質結構為主,窗戶竟然好象是用一種粗紙蒙著,房間裏看不出絲毫現代文明的痕跡,沒有電燈,沒有電視,沒有……總之跟家庭電器什麼的一件也看不到。甚至玻璃之類的東西都看不到一件。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裏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用手輕輕的敲了敲頭,試圖回憶起什麼來。

  想了好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四章





  大夫也很意外,斟酌了片刻,回道:“以小人愚見,將軍大人似乎是得了失魂之症。”

  “那如何可以醫治?”

  “此症非常罕見,若仔細加以調理或可望有助恢複。大人另可著人與將軍細說平日之事。”

  “失魂之症?——大概說的就是失憶症吧。”我心中想到,不過也好,今後不管有什麼事我不知道,都可以用這個借口回答了。

  “看來只得如此了!”

  孫大人吩咐屋中眾人先行離開,自己搬了張圓凳,在我的床前坐下。看著一臉迷茫的我,歎了口氣,說道:“將軍,您還記得自己是誰嗎?”

  我當然記得我是誰,但關鍵是你認為“我”是誰,算了,還是裝糊塗吧!我搖了搖頭。

  “那公佑先將一些重要的事告訴將軍:如今乃是建安五年,我是將軍軍中參謀孫乾,表字公佑。將軍您姓張名飛,表字翼德,是幽州涿郡人。將軍有兩位兄長,一位是當今皇叔、左將軍劉公玄德,另一位是……”孫乾有點猶豫,似乎不太願提及此人。

  “關羽關雲長!”我脫口而出。

  孫乾聽後,滿臉震驚,急忙問道:“將軍,您還記得這些事了?”

  廢話!我當然記得,但不是你所說的那種“記得”,作為一名中國人,誰會不知道名傳千古的桃園三傑。…但是,我、我……我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成了三傑之一的、勇名震古今的三國一代神將張飛,那麼原本真正的張飛到底怎麼了?

  “將軍,將軍…三將軍,你又記起來了嗎?”孫乾神色焦急的問道。

  “還沒有”,我楞楞地搖了搖頭,腦子裏面一片空白。

  “那您怎麼還記得關將軍呢?”

  我沒有立刻回答,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五章

  



  天啊,我怎麼就成了張飛!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了!還是先把身體恢複好,煩惱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暫時放開了心思,我也感覺有點累了,先睡一覺吧,說不定醒來什麼煩惱的事都沒有了。我緩緩躺下了身子,不多時,慢慢睡了過去。

  鄴城,一處不大的官邸書房中,劉備正在焦急的等著什麼人。不多時,一名青衣文士從外面匆匆忙忙的走進書房。

  劉備見著此人,忙問道:“憲和,可有我兩位兄弟的消息?”

  這青衣文士名叫簡庸,表字憲和,乃是袁紹麾下謀士。簡庸和劉備本是同鄉,自幼就已相識,交情頗深。劉備兵敗投奔袁紹後,簡庸對劉備照顧頗多。聽得劉備詢問,簡庸面色似乎有些不豫,張口道:“明公,這……”

  見簡庸如此模樣,劉備心中不由得大驚,難道雲長和翼德已慘遭不測?忍著心中的不安,劉備強笑道:“憲和,不必誨言,實話實說,不管怎麼樣,先告訴我雲長和翼德的消息吧!”

  見劉備已如此說了,簡庸把心一橫,說道:“吾經多方打探,終于在一名行腳商人處得到了關將軍的消息!”

  “雲長現在何處,近況如何?”

  “明公……關將軍現正在許昌!”

  “許昌,許昌……這麼說雲長的確是在曹操那裏,那前日裏斬顏良的果然是雲長了?”證實了這個消息,劉備似乎有些失魂落魄地說。

  “正是,曹操還為此表奏天子拜關將軍為‘漢壽亭侯’。我還聽得那曹操在許昌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宴請關將軍,極盡籠絡之能事。恐怕關將軍真的已經……”

  聽到這裏,劉備忽然好象放開了心情,展顏一笑道:“不管如何,總算得到了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六章

  



  袁紹大喜道:“文將軍勇冠三軍,足當此重任。如此,我便與你精兵十萬……”

  “主公,不可!”右側一名文士站起,“曹操為人狡詐,多有計謀,且帳下智謀之士眾多。文將軍雖然勇猛過人,但恐非曹操對手。”

  文醜聞聽此言,勃然大怒,轉頭便欲上前揍這小覷自己之人。定睛一看,發現這阻止之人竟是袁紹軍中元老——左長史田豐。田豐智謀深遠,為人耿直,為袁紹其他謀士所不喜,但是軍中將領卻對他敬服不已。文醜見是田豐,也不敢造次,只得轉頭對袁紹說:“主公,某願立下軍令狀,若不能踏平許昌,請斬某頭!”

  田豐上前一步,急忙道:“主公,此事還請從長計議……”

  旁邊郭圖素來嫉恨田豐才智,乘機站起,說道:“主公以大義伐無道,精兵百萬,更兼文醜將軍勇冠三軍,而曹操勢力已衰。此戰安得不勝。田長史如此阻擾主公出兵,到底是何居心,莫非得到他人好處,不欲見主公成就王霸大業?”

  袁紹見田豐阻止出兵,本已不喜,更聽得郭圖之言,猶如火上澆油一般,勃然作色,怒道:“我意已決,田長史與我退下。文醜接令,你帥馬軍四萬,步軍六萬,兵出延津,直搗許昌。”

  田豐撩衣跪到,堅持不退,言辭懇切地說道:“主公,請聽田豐一言。我觀看天象,推知青、豫一帶將遇大旱,今年必然歉收。若再過幾月曹操軍中必然無糧,屆時主公親率大軍出動,曹軍不戰自敗。豐懇求主公暫緩出兵。”

  旁邊逢紀哈哈大笑,站起說道:“田長史此言差矣,無糧豈能奈何曹操,公不知程仲德之‘人脯’事(注)乎? 此時出兵,元圖以為正和天時。”

  田豐還欲爭辯,袁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七章





  上陣殺敵這件事,如同一座大山一樣重重的壓在我的心頭,雖不願去想,但又始終無法逃避。

  不勝煩惱之下,我步出了房門,在這個略顯破舊的古城縣衙中四處走動,一邊散心,一邊就當熟悉一下環境。這麼多天來,我還從來沒有出過臥房門。一路上,遇到不少在縣衙前後忙碌的士兵、侍女,看到我,他們都恭敬又不失親切的向我問安。事實上,原本曆史中的桓侯張飛也並非完全就是一個“暴而無恩”之人。對待百姓,張飛及其麾下的軍隊可以說能做到秋毫無犯,因此老百姓對張三爺是相當尊重的,在張飛死後,蜀中上百座桓侯廟以及綿延千載的祭祀香火便是明證。而即使對待手下士卒,平日裏張飛也是相當不錯的。但是一旦張飛飲酒,尤其是酒醉之後,脾氣就會變的異常暴躁,被後人詬病不已“毆打士卒”的事情就會時常發生。

  慢慢的我已經溜達到了縣衙後院。忽然間,聽到有人在大聲叫喚

  “快快……,拉住它!”

  “不行啊,它力氣太大了,根本拉不住啊!”

  “趕快拿些它喜歡的豆子來……哎呀,撞死我了,這頭死畜生!”

  “多叫人來幫忙……”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真是令人好奇。尋著聲音,我走了過去。

  眼前的景象讓我看的有點目瞪口呆,三、四個軍士正試圖制服一匹巨型駿馬。我敢說,我從來沒見過如此高大神駿的一匹馬,以前在我那個時代,電視、電影裏我也見過不少馬,現實生活中也曾經騎過一、兩次馬,但是眼前這樣的一匹馬簡直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僅馬身就要高于一個正常成年男子,足足有1米8,再算上馬首,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八章





  古城縣衙大堂上,孫乾面容焦慮,與幾個軍中小校商議著突發的軍情。

  “城外約有多少賊軍?”孫乾問道

  當中一名年齡較輕的校尉許尚略微思索了一下,說道:“依下官估計,城外賊軍人數在兩千人以上”

  “是三千六百人,多或少應當不會超過五十人!”另一名校尉林豹肯定地說道,此人年齡四十上下,但因久經戰陣的原因,已經滿面風霜,而右邊臉頰一道兩寸余長的傷疤尤為令人側目。

  聽了林豹的話,其他人都非常訝異。孫乾奇道:“林校尉何以得知是三千六百人?”

  林豹淡然一笑:“方才我在城頭巡視了一翻,注意到城外賊軍共分為六‘小方’,每方應是六百人左右,如此推算出賊軍應是三千六百人。此賊軍所用乃是以前黃巾賊軍治軍之法,我以為定然是黃巾軍余孽。我曾經跟隨將軍征討黃巾賊軍兩年有余,故而熟識。”

  聽了林豹的解釋,眾人恍然。但是隨即不由得憂慮起來。

  足有三千六百人的一支賊軍!或許在三國時代,這三千六百人根本就算不得是一支龐大的軍隊,諸侯群雄間征戰不斷,動用的軍隊動不動就是上萬人,甚至幾十萬人。但是,就以這三千六百人的賊軍,對于古城這個小縣而言卻是非常致命的。因為城中守軍總共不過……五百余人!就這五百人的軍隊還是幾個月前徐州之戰(注:公元200年,劉備從許昌曹操處逃離後,曾短期占領徐州,但又被曹操親自率領大軍攻破。劉備三兄弟也在戰亂中失散,劉備投奔袁紹,關羽為保護大嫂而投降曹操,張飛則帶領殘軍逃到古城)中張飛好不容易才保存下來的,在占據了古城後,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九章





  天色已近黃昏,夕陽緩緩落下,余暉血紅。古城城外一片肅殺之氣,略顯殘破的小城已然被一支軍隊團團圍住。陣前,一名三十來歲、青盔青甲的大漢躍馬橫刀,來回走動,左手直指城頭,囂張無比地罵城叫陣。

  “城上狗官,汝等不降不戰,卻待如何?誰敢下城與我一戰,若能勝我一招半式,我願退軍饒過爾等。可有人敢與我一戰,可有人敢與我一戰……”

  城樓上,眾人面色激憤,校尉許尚怒道:“好大膽的賊子!將軍,請准我出城與此賊一戰,我定要斬此賊首級獻與帳下。”

  我初次經曆古代戰陣,對這戰場 殺是陌生的很,實在是不知如何是好。不由得朝孫乾望去,他看我詢問的目光,點了點頭。看來是要讓許尚出戰!

  “好,我准你出戰。切記,莫要大意!”

  “得令!”

  城外,賊軍首領叫罵不停,卻不見有人出戰,正得意間。忽然,只聞城中戰鼓擂起,城門洞開,一支百人騎軍從城內殺出,分兩邊一字排開。當頭一名年輕小將,一身黑色鐵甲,挽一柄鋼槍,正是校尉許尚。許尚勒馬舉槍,怒喝道:“你這賊子,口出狂言。且報上名來,本將槍下不殺無名之人!”

  “黃口孺子,這般不知天高低厚。哼哼,便讓你死後做個明白之鬼,我便是氓蕩山猛虎寨寨主杜遠杜子烈,你城中是否無人,竟派你這小兒前來送死。哈哈哈”

  “賊子,廢話少說,槍上見功夫,放馬受死!”許尚怒道,打馬上前,奮起全身力氣,手中鋼槍疾刺出去。

  杜遠一聲冷笑,手中九環鋼刀抖展開來,刀刃泛起點點淩厲的光芒,只一刀便將刺來的鋼槍磕飛,刀鋒順勢斬向許尚頸部。

  許尚一見鋼槍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初回漢末成張飛  第十章





  “各位鄉親父老請放寬心。明日本將會親自領軍出戰,殺退賊軍,大家不必憂慮!今日天色已晚,大家先請回家歇息!先回去吧……”說著這些安慰人的大話,我面龐不禁一陣火熱。

  “好,好,好……將軍應允了,快快快……大家謝謝將軍。”白發老翁帶頭又給我叩起頭來。

  “鄉親們不必如此多禮,我等為將者,本就當守一方淨土,護一方百姓,快快請起。先回家去吧!”我將為首的老翁扶起。“大家快請起來吧!”

  “老人家,天色已晚,我派人送你回去!退賊之事且放寬心,凡事有我。”我和聲對老翁說道

  “……將軍,不必麻煩,老朽有家人在此。”老翁一雙渾濁的老眼隱隱有熱淚溢出,他用衣袖輕 眼眶,轉身對周圍人群揚聲說道:“各位鄉親,將軍大人已經答應退敵,我等回家去吧,莫要在煩擾將軍了!”

  三三兩兩,聚集的百姓逐漸散去,我楞楞地看著遠去的人群,半天沒有動作。

  我!

  真的

  能夠殺退賊軍

  保護住這些純樸的百姓嗎?

  “哎”我仰天長歎一聲,緩緩步入了縣衙後堂。此時的縣衙中只有一些侍女和我的幾個親兵,其余士兵都已經到城樓上駐防去了。見我進來,幾個侍女要上來為我寬衣,“將軍,可要進膳?”

  我擺擺手,說道:“不必了,你們都下去吧,我要好好靜靜!”

  “是,將軍”

  我步入書房,來到書案前坐下。腦中一片茫然。擡起頭看了看窗外,明月當空,月光孤獨的照在夜下這座充滿迷茫的小城上,沒有比淒慘更適合形容這場景的了!

  明天

  我還能看到這輪明月嗎?

  我不禁澀然一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