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醫生 作者:葉天南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超級醫生 作者:葉天南 (全書完)

超級醫生 作者:葉天南 (全書完)

第一章附贈的玉墜

  三月春雨綿綿,連綿不絕地下了五六天的小雨,這兩日總算是放晴了;陽光明媚,微風輕撫,隨著天氣的轉暖,人們都脫掉了厚厚的棉衣,歡喜地換上件輕便的夾克和T恤,在陽光和微風中肆意快活著,暖暖的陽光和淡淡的輕風,實在是讓人愜意至極!

  星城大學旁邊不遠處的惠民診所,隨著天氣的好轉,這時生意似乎也跟著火爆了起來,輸液室裡已經坐滿了五、六個吊著水的病人。

  徐澤小心地將最後一個病人的針紮好,調好液體的滴速,然後跟護士羅姐打了聲招呼,便走了出來,走到診室裡,看了看正看書的張老醫師,小心翼翼地道:“張老,我今兒晚上有些事,所以晚上可能不會過來!”

  “嗯…有事就去忙吧,不要耽擱了學習!”張老醫師抬頭看了看一臉謙恭的徐澤,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拉開抽屜,取出一個信封遞過來道:“這是上個月的薪水,收好!”

  看著那個薄薄的信封,徐澤眼前微微一亮,暗道等的就是這個,當下微笑著接過信封,道:“謝謝張老,那我先走了!”

  滿心歡喜地數了數信封中的八張百元大鈔,然後又到學校門口的取款機上將自己的存了許久的全部財產五百元取了出來之後,徐澤便騎上自己的自行車直奔銅子街而去。

  銅子街是星城最大的古玩玉器一條街,徐澤以前也陪著同學來這裡逛過幾次,所以對這裡還算是熟悉。

  不過今日他可不是來閒逛的,今兒是女朋友張琳韻的生日,作為男友那是必然要準備一份不同尋常的禮物,所以徐澤省吃儉用了個把月,今天可是打算豁出血本去一討女友歡心。

  他知道琳韻很久以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于子晴 經驗 +50 內容精彩 2011-4-19 13:20
  • 于子晴 金幣 +50 內容精彩 2011-4-19 13:20

TOP

第二章 超級系統

    對于這人的話,徐澤視若罔聞,只是掏出一個盒子,打開來,放到張琳韻身前,看著張琳韻那雙嬌媚的眼楮,淡淡地道︰“這是你一直想要的,生日快樂!”

    張琳韻下意識地看向徐澤手中的盒子,當看到那塊玉佛時,眼中閃過了一絲復雜的神色,她想不到徐澤竟然會買這麼貴的東西送給她。-====-

    而其他人這時也都看到徐澤手中的那個盒子和盒子中的那塊晶瑩剔透的玉佛;然後都不禁地朝著張琳韻的胸前看去。一塊淡綠色的玉佛吊墜正掛在張琳韻的胸前,只是這個玉佛似乎明顯地看起來似乎要比盒子中的那塊白色玉佛品質差上不少。

    順著眾人的目光,徐澤也抬頭看到了那個淡綠色的玉佛,雙瞳微微地一縮,原來方才,兩個人站在一起,就是戴這個玉佛。

    嘴角微微地扯動,徐澤正待說話,突然旁邊卻是一陣猛力襲來,“小子,你找死吧!”卻是旁邊的那個男生在看到了徐澤那明顯成色好上許多的白色玉佛之後,惱羞成怒,一巴掌扇了過來。

    “啪”的一聲響,一時不防的徐澤,手被扇到了一邊,而那個盒子也隨之撞飛了出來。

    隨著旁邊眾人的一聲驚呼,盒子狠狠地撞落到了地上,“啪嗒”一聲脆響,那塊白色玉佛在地上顛的一顛,隨之斷做了兩截。

    徐澤看了看地上的玉佛,兩眼瞬間卻是眯了起來,一直強壓的怒氣便爆發了出來,不假思索地直接便是一拳揮了過去。

    隨著“咚”地一聲悶響,那男生一愣之下,便被徐澤一拳擊中下巴,濺起了兩絲鮮血,人連連地後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這一拳出去,將所有人都驚得一愣,徐澤正待上前去補上兩腳,卻是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二師兄附體

    清晨的北湖邊薄霧彌漫,一股淡淡的清香在林間隨風飄逸,早起的鳥兒在櫻花樹上嘰嘰喳喳的飛來跳去,昨日不過是一些小花苞的櫻花,今日卻是已經盛開了大半,順眼望去,湖邊一片粉紅。

    听的耳邊不時傳來的清脆鳥叫聲,徐澤緩緩地睜開眼楮,疑惑地看了看四周,突然驚愕地跳了起來,忖道︰“我怎麼在這里?”

    半響之後,徐澤終于記起了昨天的一切,這下臉色一下就變了,他很清楚的記得,昨兒自己喝醉了,然後發現紛身凍僵了打算回去的時候,就這般昏倒在湖邊了。

    這麼低的溫度,自己在這里睡了一夜,竟然沒事,而且就跟從剛從被窩里爬出來一般,這怎麼回事?

    徐澤摸了摸腦袋,確認自己沒有發燒,也沒有任何的不適,反而覺得全身十分的舒適輕松,一點都沒有受寒感冒以及宿醉的跡象,實在是有些想不通了。在原地轉了幾個圈,卻是硬沒想起個什麼理由來,唯一發現的是自己昨兒抓在手里的玉墜不見了,只怕是不知道丟到那個樹葉堆里去了。

    徐澤這時也顧不上心疼,還有二個來小時就得上課了,昨兒在這里睡了一夜,似乎還出了些汗,得趕緊回去洗澡才行;再說自己昨兒一夜沒回,老大他們還不知道會急成什麼樣。

    拍了拍身上的花瓣和落葉,徐澤深吸了口氣,讓那夾雜著淡淡花香的清新空氣緩緩地滋潤著自己有些干燥的肺部,通過昨兒一夜的宣泄,他的情緒已經明顯地調整過來許多,將某個身影狠狠地壓入心底,然後看著湖岸邊大片粉紅的雲彩,輕輕地微笑道︰“今年的櫻花開了,想不到我卻是比其他人看得早一些……”

    一路小跑著朝著宿舍樓跑去,這時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路遇病患


    依著慣例,這半年以來的周末,徐澤是不去診所上班的,他一般都是這兩天趕回家幫忙,這也是他薪水一直是八百塊的原因。~~~~

    下午三時,徐澤滿頭大汗地踩著那輛半舊的自行車“咯吱、咯吱”地緩緩前行著,身上那件薄薄紫色衛衣外套的脊背處,都已經開始出現了淡淡的濕痕,更別說里邊那件嫩綠色的T恤了!

    費力地抬頭看了看路邊的界碑標示著︰802,“總算快了!”徐澤深吸了口氣,揚了揚秀氣的眉毛,心底暗暗地給自己鼓了鼓氣︰“快了,快了,只有二十公里了,再堅持一下,很快就能到家了!”

    這般地給自己鼓了一把勁,似乎力氣又恢復了一些,自行車前進的速度也漸漸地快了起來!

    隨著徐澤的運動,在他腦中某處,一段奇異的程序也正在快速運行,一串串的信息不時涌現︰“生物電充能加速,系統能量飽和度達百分之十,系統復甦……”

    只是這一切,徐澤並沒有任何的感覺,他只是繼續努力往前騎行著。

    這般騎得一陣,不過好景不長,不過繼續騎行了五、六公里,徐澤便開始覺得自己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又開始氣急了起來,而且兩條腿如同灌了鉛一般的沉重,絲毫再沒有多少力氣。

    “果然還是支撐不住!”數顆晶瑩的汗珠,順著臉頰緩緩滑下,從略尖的下巴處輕輕地滴了下去,滴落在水泥公路的地面激起了一絲絲的灰塵。徐澤輕嘆了口氣,看著眼前的一個小坡,卻是絲毫沒有放棄,已經在這條路上騎行了整整大半年的他很明白,如果自己現在下車了,等下再上坡只怕是會更難支撐。

    “從第一天開始決定挑戰騎行回家到今天,從開始的第一次半路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系統發威

    “麻煩上門了!”听得這耳熟的聲音,徐澤心頭一愣,苦笑著搖了搖頭,卻是也只得停下車,轉頭張望了過來,對著那人道︰“武叔,叫我干嗎呢?”

    “阿澤,你來這里幫忙看看,這孩子到底有救沒救,要是沒救,就別讓她們在這里耽擱時間了!”這武叔無奈地笑了笑,然後又轉頭對著旁邊抹淚的老頭道︰“王伯,這是鎮上徐醫師他兒子徐澤,現在在省城醫學院讀書,你應該听說過,他看起病來也是一把好手,你就讓他看看,要是沒救,就讓金華帶著孩子回去!”

    這老王頭這是也是又悲又無奈的,這時听得這話,卻是眼前一亮,徐醫師他是知道的,這徐澤他也听說過,去年自家還去徐醫師那里看過病,當時還是這小徐醫師給自己掛的水來著。

    當下便如同遇著救星一般地,抱著一線希望沖上前來,拉著徐澤的手,希冀地道︰“小徐醫師,你快來幫看看,看看我孫子還有救沒救,這時去鎮上可是來不及了!”

    “唔……”看著眼前這欣喜的老頭,徐澤這下可是頭大了,自己哪有這本事能把死人救活?再說這樣的急重癥,現在身邊也沒有搶救的家伙,怎麼能救?

    見得徐澤滿臉不願似乎想推托的模樣,旁邊的武叔趕緊道︰“阿澤,你就過去看看,看有救沒,如果沒救,就讓她們趕緊背回家去,別總在這里耗,畢竟這孩子也怪可憐的!”

    听得武叔這話,徐澤也明白意思,無奈地點了點頭,反正過去看看,看那模樣怕是肯定不行了,就過去安慰兩句!

    見得徐澤點頭,那老王頭趕緊歡喜地拉著徐澤朝著三輪車哪里跑去,道︰“金華,快讓讓,讓小徐醫師看看!”

    那女人听得有醫師,當下趕緊止了淚,放下自己的孩子,眼巴巴地看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心肺復甦

    隨著徐澤腦海中那段程序的啟動,往日徐澤右手食指上戴著好玩的電影《魔戒》的仿制指環,卻在此時神奇的瞬間響應了,每當徐澤的右手敲擊墊在小孩胸部處的左手時,總會有一股奇異的電流,從指環處激射而出,快速透過徐澤的左手沖向小孩的心髒。

    而隨著這幾次電流的刺激,小孩的心髒迅速地恢復自律運動,開始緩慢而堅定的搏動。

    只是徐澤並不清楚這一切,砸完這三拳,便又趕緊伸手朝著小孩的頸動脈摸去,滿臉希冀地想確定有沒有搏動,心跳有沒有恢復。

    徐澤這看似簡單的三拳,其實並不是簡單的打人三拳,這三拳在急救學中有著一個極為響亮的俗稱,稱為“救命三拳”

    而它的真正名稱為心髒叩擊,其原理為︰當病人心髒驟停時,要即刻用拳頭在其心前區(胸部左側),用中等力量連續快速擊打3~5次。曾有實驗證明,每擊打一次可產生5瓦秒的電能,可起到除顫、調整心律和引發心髒復跳的作用。

    這三拳是至關重要的三拳,因為如果這三拳起效,病人就可以心髒復跳;但是如果這三拳沒有起效,那麼接下來的搶救,心跳復跳的可能性就大減,相對搶救成功的希望就差不多少了一半。

    原本這小孩心跳已經停了許久,普通的心髒叩擊使之復跳的可能性極小,但是被那幾次特殊的電擊,卻是順利的恢復了心跳。只是徐澤並不清楚這一切。

    嗯…雖然很微弱,但是徐澤還是意外地狂喜著確認了,原本小孩那沒有任何搏動的頸動脈卻是開始緩慢而堅定地搏動了起來。

    “呼…救活了?”旁邊的街坊鄰居們在看到了徐澤臉上突然露出的意思如釋重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徐家醫館

    徐澤呼嘯著騎著自行車在醫館門口飄下身來,早有幾個在門口等了一陣幾人,見的徐澤回來,都歡喜了起來︰“阿澤,回得正好,快…你媽出攤去了,你爸又忙不贏,你趕緊幫我們拿點藥!”

    徐澤笑著點了點頭,將自行車在屋檐下支好,然後走進門去,朝著正忙碌的徐父笑道︰“爸…我回來了!”

    “小澤回來了!”徐父一邊抓藥,一邊歡喜地轉過頭,看著自己那乖乖的兒子額頭上細細的汗珠,心疼地道︰“小澤,累壞了吧,先去洗把臉喝口水…再來幫忙!”

    “沒事,爸……我不累!”聞著那熟悉的中藥味,徐澤心頭涌上了一股暖意,笑著走進里屋去,拿毛巾草草地擦了把臉,又端著老爸的大水杯灌了兩口涼茶,脫下外套,便趕緊走了出來。

    見得徐澤出來,那等在一旁的婦人,便笑著道︰“阿澤,幫我抓十塊錢蒸雞藥,現在家里正等著下鍋,要是等你爸忙完,我家的雞都要熟了!”

    “好 ,張嬸,馬上就好!”徐澤笑著點了點頭,一邊從櫃台下拿出一張厚紙片擱到台面上,抓起小藥秤,便轉頭走向藥櫃,開始熟練的抓起藥來,一邊笑道︰“你和張伯體質弱,趁著現在天氣好,是要補補!”

    徐父看了看兒子那明顯汗濕了一大塊的T恤後背,心頭卻是暗暗心疼︰小澤就是太懂事,太讓人心疼了,不但上學的時候在城里的診所找了份兼職;而且每個周末都不休息趕回來幫忙不說,為了省幾十塊錢車費,卻是連汽車都不坐,而是騎自行車百多里路趕回來。

    想到這里,徐父不由地輕嘆了口氣,雖然他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但是卻是比他的弟弟妹妹都要懂事得多,自己不知道是什麼福氣,才能得到這麼個孩子。

    “黨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燒烤小王子

    瀏河市第二高中位于陳塘鎮的小河邊,隔壁便是陳塘鎮中學,徐母的燒烤攤一般在周一至周四的中午和晚邊擺在陳塘鎮中學門口,而周末卻是經常的整天在二中校門口。

    二中的高中生們,只有周末才可以出校,所以不少的學生趁著一周難得的假期,圍在學校門口的數個小吃攤前挑選著自己喜歡的小零食;

    徐澤系著一條印著某某雞精字樣的圍裙,推著那輛燒烤車,在學校門口找了個位置,將車停好,笑著和周邊賣串串香,鹵雞蛋鹵豆腐以及油貨的幾個攤主打了個招呼,便將燒烤車擺了開來。

    “是阿澤哥哥,阿澤哥哥來了……”徐澤的出現很快便被一個眼尖的小丫頭隨著一聲呼喊,燒烤攤前很快便圍滿了一群十五、六歲的小女孩,一個個睜大著亮晶晶的眼楮,看著徐澤有些羞澀地甜甜喊道︰“阿澤哥哥…給我三串魷魚!”

    “我要五串四季豆……阿澤哥哥!”

    “……”

    看著這群小丫頭,徐澤笑著點了點頭,熟練地將她們要的東西,一串一串地放到炭火堆的鐵架上,然後拿起油刷料瓶,仔細地調起味來……

    旁邊的攤主們,看著徐澤火熱的生意,一個個忍不住笑著調侃道︰“阿澤,還好你只賣燒烤,而且也不常來,要是你還賣別的,只怕我們的生意都會被你搶了去…哈哈……”

    徐澤不好意思地微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只是仔細地看著炭火上的那些魷魚四季豆之類,不停地翻動著,生怕烤焦了去……

    見得徐澤的臉上露出的那一抹有些羞澀的笑意,旁邊賣鹵蛋的婆婆張著沒有幾顆牙齒的嘴巴滿意地呵呵笑道︰“阿澤,上次跟你說的事怎麼樣?我家靈靈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奇怪的夢境

    看到徐澤看著學校大門那有些怔怔的表情,旁邊的鹵蛋阿婆和油粑大嬸卻是明顯的會錯了意,油粑大嬸嬉笑地看著鹵蛋阿婆道︰“鹵蛋婆,看到了吧,剛才那個小丫頭可是比你家靈靈長得水靈得多,人家都看上阿澤了,你就別把你家的寶貝孫女拿出來顯擺嘍……”

    “哼……油粑嬸,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鹵蛋阿婆看著油粑大嬸輕哼了一聲︰“放心,我家靈靈就算是阿澤看不上,也絕對不會看上你家那個傻小子……”

    這兩位八婆吵得熱鬧,甚為話題主角人物的徐澤當然是不會沒事上去插一腳的,只是低調地又從錢盒子里掏出那整理好的一疊錢,小心細致地數了起來;

    看了看算出來的數目,徐澤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今天的生意還是做得挺不錯的,除去首先準備的零錢,只一個多小時便多了近兩百塊錢,加上下午應該能做到四五百塊吧!

    剛將錢收好,便又來生意了,在鹵蛋婆和油粑大嬸們有些眼熱的目光中,徐澤又開始忙碌了起來。

    #######

    晚上,徐母坐在床頭,看著兒子交到自己手中的五百來塊錢,卻是輕嘆了口氣,兒子每次出攤都能比自己多做上近一倍的生意,可是自己卻是依然不願讓他每周辛辛苦苦的騎車跑這麼遠趕回來。想起兒子那消瘦的臉頰,徐母就不由得一陣陣的心疼!

    徐父洗了澡進來,看著坐在床前發呆的老伴,輕笑著道︰“怎麼?在心疼兒子啊!”

    听得這話,徐母嗔怪地看著徐父一眼,哼聲道︰“難道你就不心疼?雖然阿澤不是我們親生的,但是我可是把他看得比浩兒、晴兒還重!”

    “噓…小聲點,阿澤可就在隔壁屋!”徐父趕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陳塘小神醫

    徐澤一邊穿衣服,一邊腦瓜子快速轉動著,很快地便想到了一個唯一的可能性。-====-

    “哦…只怕是那個小孩子的事情!”徐澤喃喃地道,想來想去,最有可能的便是這個了,不然別人可不會沒事給自己送什麼勞麼子錦旗。

    心里有了底,徐澤便也安下心來,穿好衣服,在一臉喜色的徐母陪同下走下樓去。

    這時樓下的醫館,已經是堆滿了人,中間的桌子上放著一面紅色錦旗,上邊金光閃閃的兩行大字︰徐氏醫館濟世救人、子承父業妙手回春!

    那老王頭這時帶著孫子媳婦坐在桌子旁,正滿臉堆笑,熱情地恭維著徐父醫術了得塞華佗,教出了個兒子卻也是扁鵲在世妙手回春。

    而徐父這時滿臉謙笑,連聲道過獎過獎,喝茶喝茶…但眼中的自得之色卻是誰都看得出的,畢竟這事不論放在誰頭上,誰都得得意不是,有這麼個爭氣掙臉的兒子,可比人家送自己錦旗還要高興萬分。

    這時早有眼尖的人看得徐澤從樓梯上下來,大聲呼喝道︰“徐澤來了,徐澤下來了!”

    老王頭听的恩人下來了,當下顧不得再恭維徐父,趕緊拉著孫子媳婦站了起來,看著走下樓梯來的徐澤,卻是一拱手,朝著徐澤一鞠躬,感激涕零地喊了一聲︰“救命恩人啊!”

    說罷,卻是轉身又一拉身後的兒媳婦和孫子,在旁邊眾人的驚呼聲中,三人就這般朝著徐澤跪了下去,嚇得前邊的徐澤和徐母,還有身後的徐父趕緊搶上前去,將老王頭他們扶住,徐澤一把撈住老王頭,趕緊連連地道︰“使不得,使不得老人家,這不是折煞我麼!”

    被徐澤這麼一說,還有徐父徐母在旁邊這般好生相勸,這老王頭才直起身來,淚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