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拐小女人 作者:殷亞悅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誘拐小女人 作者:殷亞悅

誘拐小女人 作者:殷亞悅

說真的,他一開始只是想見義勇為
把她從色狼的魔掌中拯救出來,然後帶她回家
沒想到看她越久,她越是勾起他的「性趣」
而且在「試用」過後,他更是對她滿意得不得了
就算她的年齡很小,他也要讓她成為他第N個情婦!
為了逼她就範,他卑鄙的利用她爺爺的事業威脅她
等他「玩膩」她一年之後,再拿一筆錢把她打發——
他心裡是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啦
可是他卻一直違反自己訂下的遊戲規則
對她比以往的任何女人都還要費盡心思!
無奈她對他的溫柔根本沒感覺,只想著如何擺脫他
甚至還跟別的男人手牽手,一起去喝下午茶…

TOP



  第一次跟大家見面,請多多指教^^

  從小就愛作夢的阿悅,腦袋裡一直藏著許多故事,多到連阿悅自己都會作白日夢(傻笑)。在接觸言情小說之後,阿悅國中便開始嘗試寫小說,把腦袋瓜裡一幕幕的畫面寫在筆記本裡,然後和筆記本談戀愛(幸福)。

  只不過,阿悅好像越寫越入迷,居然連在課堂上也寫(汗顏,請別學阿悅,這是不對的學習方式!」接著,便被同學發現,再來呢!就被一群朋友傳閱,還差點傳入導師的手裡,當時真是欲哭無淚。幸好那時一群同學排隊著,老師才會等到忘記這回事。

  看似活潑大方,實則害羞的阿悅,其實不太願意跟親近的友人分享腦袋裡的故事,畢竟故事裡或多或少隱含個人內心的想法……哈哈!

  呃!拉哩拉雜講了一些陳年廢話,希望各位看倌不要見怪(深深一鞠躬)。

  這本《誘拐小女人》的故事,是在今年三月成形的,剛開始下手時,寫得很順,為了不想錯過靈感的乍現,甚至當時還在苦命實習的阿悅,都會在假日打開電腦,抽空寫著。

  只不過隨著實習單位的改變,壓力越來越重後,就把這本故事丟到腦後,回過頭來寫,已經是五月的事了。

  那時實習已經結束,每天晚上看完電視新聞,關心完國家大事後,便繼續坐在電腦前打著稿子,和我的小說情節談戀愛。

  阿悅在寫小說時,常常寫到渾然忘我,寫著寫著,就會把自己某些個性寫入其中一個角色,偶爾會在某個角色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至於是哪位……呵呵!就請各位看倌猜猜看囉^^

  再來談談這本故事的男女主角部分。自開始看小說後,阿悅就偏愛中間劇情有點「悲劇」發展的形式,喜歡看有點壞壞的男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誘拐小女人1

  愛情,總在不經意中發生

  初時的邂逅,命運之輪已轉動

  逃不開宿命的糾纏

  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那是在一個夏季的夜晚,她遇見了他。

  一切就像是小說情節般,他在台中市的某條巷道內,解救了正被一名猥褻的男子侵犯的她,也將她送回到租賃處。

  「小姐,是這裡嗎?」蓄著一頭中長褐髮的駱亦銓,聲音粗嗄的詢問著坐在黑色蓮花後座,全身不停顫抖的何裴羽,黑色利眸中有著淡淡的關懷。

  裴羽低垂螓首,被突如其來的男性中低嗓音給嚇了一跳,忍不住又發出尖叫聲。

  「啊……我不要,不要……」她以為又是那名差點侵犯她的色狼。

  她奮力的哭喊、抗拒,淒厲的嗓音迴盪在整個跑車內,不禁讓原本就不是善心人士的駱亦銓皺起眉頭。

  他下了車,打開後座的車門,粗聲的道:「小姐、小姐,你冷靜點,你現在已經安全了。」雖然有些心浮氣躁外加不耐煩,但是他仍是好人做到底,安撫著受驚的小女人。

  裴羽帶著淚的大眼,愣愣的望著眼前像足凶神惡煞般的男子,一時之間依然無法意會過來,下一秒又是一陣哭叫。

  此時的駱亦銓真恨自己的多管閒事,他本就非善良好人,別人的死活也不干他的事,會救這個小女人,只不過是因為看不過男人以天生的優勢,來欺負柔弱的女人這般惡劣的行徑。

  而今,他卻是被這個小女人惹得一個頭兩個大!

  老實說,他現在真的很想將這位哭哭啼啼,渾身髒亂的小女人丟下車子,只是,想歸想,他看看四周,一群人的目光都被她的哭叫聲給吸引過來,甚至已經有人要往這裡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駱亦銓翻閱著剛從辦事效率一流的夥伴手中拿到的資料,裡頭記載著有關裴羽的所有資料。

  展焊旭疑惑好友的異常舉動,忍不住問道:「銓,從沒看你追問過任何一名女人的身家背景,這次怎會這麼積極?」

  身為商業界中的黃金單身漢,駱亦銓從未主動去追任何一名女人,幾乎都是女人自己貼過來,而駱亦銓也秉持著看順眼就接受,講清楚遊戲規則後,才肯放縱於一次又一次的男女遊戲中。

  駱亦銓沉思的看著手中的資料。

  何裴羽,十九歲,T大英語系二年級,在校生活單純,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白天上學,課餘便到「櫻楓」咖啡屋打工至晚上十一點。私生活單純,沒有親密男友。

  十九歲……

  駱亦銓瞪視著資料上的數字,他發現她很小,這使得他腦海中逐漸成形的想法有些退縮。

  原本,他打算讓這名自己不經意發現的小女人成為他的情婦,來滿足對她漸漸增加的濃厚興趣以及生理需求,等到他對她感到厭倦之後,再用以往對待其他女人一樣的方式,給她一筆錢打發她。

  然而,現在她的年齡讓他猶豫了。

  他雖然風流,喜愛享受性愛所帶來的樂趣,但他絕不碰年齡小的女人,尤其又是這種仍在求學階段的小女人。

  展焊旭見好友眉頭微皺,似乎是因為資料上的某些字眼,他好奇的湊近—看。

  「咦?櫻楓……」這不是那個小女人工作的地方嗎?

  「怎麼,你知道在哪?」駱亦銓回視好友,詢問著。

  「嗯!去過幾次。」展焊旭語帶保留。

  駱亦銓的視線調回到眼前的資料上,對於裴羽的年齡,他頗為懊惱。

  「你幹嘛看得皺眉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站在駱亞飯店的樓下,裴羽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她想不起來。

  她深呼吸,要自己放鬆心情。

  對於即將面對駱亦銓,她感到緊張。

  她很怕自己只身前來,口才不好,會讓駱亦銓更加堅定要併吞宏何。

  鼓起勇氣,她告訴自己,還沒有嘗試前,不要輕易說放棄。

  她走進飯店,馬上有人前來服務。

  「小姐您好,敝姓陳,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是要休息還是要住宿?」女服務生禮貌的招呼著。

  裴羽頓了一下,才說:「不好意思,我是來找駱亦銓駱總裁的。」

  女服務生笑容依舊不減,「好的。請問小姐貴姓?我好通報上去。」

  「何裴羽。」

  女服務生到櫃檯說了幾句話,只見總機熟練的拿起話筒,迅速的說了幾句話後,便以職業性的口吻邀請裴羽上二十樓的總裁辦公室。

  裴羽盯著電梯跑出的樓層數字,每上一樓,她的心便不停的狂跳,為即將面對的場景。

  電梯一下子便到二十樓,她走出電梯門,見到一名看似經驗老到的中年女秘書笑臉迎接她。

  「請問是何小姐嗎?」

  裴羽回以微笑,「是。」

  沒多久,裴羽便被帶到一扇黑色門前,門上寫著「總裁室」。待女秘書回報後,裡頭隨即傳來一道好聽的男性中低嗓音。

  裴羽眉頭有些微皺。

  好熟悉的嗓音,但她卻想不起在哪聽過。

  「進來。」

  裴羽獨自一人進入那扇黑門,映入眼簾的男性臉龐,讓她憶起被拋在腦後許多日子的那晚,被輕薄的畫面。

  她憤怒的瞪視眼前笑得邪肆的男人,滿腔的情緒不須言語表達,完全顯現在那張氣紅的臉蛋上。

  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誘拐小女人2

  如果,這只是一場遊戲

  千萬別讓我投入太多的感情

  因為我不懂得,也學不會

  該如何包紮心裡的傷口……

  拿著許昶揚借給自己的DVD,裴羽心情愉悅,臉上也有著笑容。

  一陣煞車聲引起她的注意,她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處。

  駱亦銓搖下車窗,凝視著佇立在人行道上的小女人,以眼神示意她上車。

  裴羽驚訝於會在下午三點多遇見他,這時候他應該在公司的可能性比較大才對。

  雖然有著疑惑,但她還是溫順的舉步走向黑色蓮花跑車,打開車門坐入前座。

  兩人都知曉,那一夜在他們之間起了變化,至少現在她不會再去故意反抗他。

  因為只要這一年過去,明年的夏天,她與他便是陌路人,誰也不認識誰。

  既然如此,她何不像他所言,同樣享受著這種只是純粹交易的遊戲,然後一拍兩散,瀟灑的離開他。

  她沉默的坐在副駕駛座,任由他開車駛往目的地。

  約莫二十分鐘過去,她以為他會開到駱亞,沒想到他卻載她到一間歐式別墅。

  「少爺,這次您打算待多久?」 一名年約五十開外的老婦人,上前拿取駱亦銓遞出的公事包和外套,恭敬的詢問著。

  她是這間別墅的管家。

  這間別墅是駱亦銓成年時,父親送給他的成年禮物。

  幾年前,駱父將駱亞交給駱亦銓之後,便與駱母兩人恩愛的去環遊世界。一年中,偶爾會回來台灣住個一 、兩個月,就又拋下兒子去遊玩,常常讓駱亦銓感到無奈。

  這間別墅和駱亞的總裁專屬套房,漸漸變成他的歸所,畢竟,沒有父母的駱宅太空蕩、太寂寞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展焊旭無奈的將手中的資料遞給好友。

  「銓,這是你要的資料。」他揉揉太陽穴,耳邊依然有著方才被轟炸的聲響存在。

  也難怪他會被轟,只有三個字組合而成的一個男人的名字,就要人去找出這名陌生男人是誰,未免太看得起他了。

  所以他被轟得頭昏眼花,但他依然得死巴著那個人,就是要查到資料,要不然他無法向駱亦銓交差。

  台灣同名同姓的人也不少,這麼簡單的常識,他不相信駱亦銓會不清楚這點。

  「謝了。」不顧好友眼中的控訴,駱亦銓瀟灑的翻閱著手中的資料。

  許氏企業的獨子。

  駱亦銓勾起唇角,譏諷的輕笑著。

  只是一名毛頭小子罷了,看來沒有什麼威脅性。

  見到好友慣有的諷笑,看來這份資料只是找來讓他安心的。展焊旭無言的想著。

  只是,曾幾何時,駱亦銓會因為一個女人而這麼大費周章?

  「這個何裴羽好像讓你很滿意,才會令你這麼費盡心思。」蹺著二郎腿,展焊旭點了根煙抽著,優閒的打量著駱亦銓。

  駱亦銓沉默的模樣,讓他揚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你對她真的很用心思。」展焊旭又道,樂於見到好友臉上的一絲慌亂。

  「她的床上功夫肯定了得。」看到好友顴骨上那抹紅暈,讓他樂不可支,他惡意的道:「真想親身體驗一下。」

  駱亦銓倏張大眼,怒視著好友,咬牙的道:「你敢!」

  裴羽的床上功夫怎可能算好?那麼的青澀、羞怯又放不開,頂多是她的身子讓他很滿意。

  然而,在一見到展焊旭眼底的惡意時,隨即明白自己被捉弄了。

  「哈哈……」展焊旭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駱亦銓在獲得滿足後,這次選擇體貼已然暈厥的小女人,將她衣物穿戴好,開著車送她回家。

  她依然在沉睡,然而,她的眉頭卻是緊皺的。

  他突然發現,她的頰上有條淚痕,這個發現讓他心口很悶,宛若被千斤石塊壓著般不舒服。

  她為什麼哭?

  他以為帶她去看夜景、去數星星,是一件會令她忘掉一切不愉快的事情,事實的確也是如此,但她為何會哭?

  他想知道答案。

  車子,依然在她家不遠處就停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溫柔的拭去她睫毛上的淚珠後,大掌在那觸感如絲般的肌膚上流連忘返,直到她緩緩張開眼眸。

  「醒了?」

  裴羽眨眨眼,疲倦仍寫在臉上,「嗯!到了是嗎?」

  她看了看四周,熟悉的景物讓她隨即明瞭已到家了。

  帶著倦容,她打開車門,想逃離這股令人窒息的氣氛。

  驀地,他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她回頭,望進他幽深如黑潭的眼眸。

  今晚,他希望有她的陪伴……不,他希望她能時時刻刻陪伴他。

  他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他只要她待在他身邊的那種感覺。

  她已經緊緊吸引住他的視線,嘗過她之後,他更像是對她上了癮似的,一次又一次的佔有她。

  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晚,他是因為怎樣的悸動,而下車去解救這個小女人。

  當他開車行駛時,便被一雙噙著淚水的麗眸給吸引,那眼底的恐懼、哀求,直接擊入他那一向從不輕易對任何人柔軟過的心,因此,他開了車門。

  然而,對於自己這般反常的舉動,他告訴自己,他只是因為看不慣男人欺負女人罷了,但是,最清楚自己的心的,莫過於他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誘拐小女人3

  我以為戴上理智的盔甲

  就能保護自己的心不被你吸引

  然而你卻用溫柔當武器

  一點一滴讓我自動投降……

  在何滄錦的命令下,縱使裴羽心中有許多的困惑,但她仍然遵循爺爺的期望,點頭嫁給駱亦銓。

  另一方面,正在環遊世界的駱氏夫婦,收到兒子寄來通知婚禮的E_mail,連忙由澳洲趕回台灣。

  兩老對於兒子即將成家一事,滿意得不得了。

  駱亦銓右手撐著頭,一副受不了的表情,頭痛的道:「爸、媽,你們別再追問裴羽的事了,我頭都疼了。」

  「耶!你這個臭小子,要結婚了都還沒有把新娘帶回家給我和你爸看看,居然還想逃避問題。不管,今天晚上你就去給我帶回家來。」駱母不滿的道。

  「是啊!阿銓,我和你媽都很關心你的婚事,你就讓我們兩老監定監定一下。況且,對方是何老的孫女,就以往駱亞與宏何競爭激烈的情況來看,很難想像何老怎會答應這門親事,也許其中另有隱情也說不定。」駱父提出疑問。

  駱亦銓回想當天的情景,對於何滄錦主動提出婚事也感到疑惑。

  若只是因為他要了裴羽的身子,在現今如此開放的社會中,何滄錦應該不會因此這麼草率的要裴羽嫁給他。

  只是,究竟是什麼原因?

  還有,原本他認為這樁婚事對他來說,只是單純的一場婚禮罷了,沒想到何滄錦卻將百分之三十的宏何股份作為裴羽的嫁妝。

  這等於是將宏何拱手讓出一樣,也著實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哎呀!雖然有隱情,但也不見得是對我們不好。何老都願意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當作孫女的嫁妝,這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一進入房間,駱亦銓便緊緊封住裴羽的唇瓣,宣示即將展開一場激情的戲碼。

  裴羽抵住他的胸膛,將他推離自己數步,狼狽的解釋道:「下午那個男生只是我的同學罷了,你不要亂猜測,我跟他真的沒有什麼關係,請你相信我。」

  他不語,熾熱的黑眸進出的慾望,赤裸裸的躍在眼底。

  他扯開領帶,一步步逼近她,將她逼到床邊,在她的驚恐中把她推倒在柔軟的大床上,已赤裸半身的身體覆上她。

  「亦銓,你聽我說……」

  他撕開她的上衣,「我不想聽,現在,你安靜。」

  此刻,他只想好好的佔有她,來宣洩怒氣。

  「不,我不要,你走開。」再次將他推開,她趕緊爬到一旁,遮掩著裸露的春光,「亦銓,請你聽我說好不好?他只是我的同學,我們之間真的沒有什麼……」

  「沒有什麼?那麼,你告訴我,我看到你們牽手是怎麼回事?」他表情陰鷙的問道。

  「不是那樣的,我當時並沒有感覺到他牽我的手,不然我會甩開他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她也是在坐上許昶揚的車子前,才發現他牽了她的手。

  見他眼底仍盈滿不信任,她輕柔的道:「我們就要結婚了,我希望我們之間不要有任何猜忌,請你相信我,好嗎?」有著不信任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

  「夠了,我不想聽。現在,你要我強迫你,還是自己乖乖過來?」

  「你……」他眼底的怒火讓她恐懼,她抖著身子緩緩靠近他。

  「該死的,我不是要你怕我!」他憤怒的大吼,強拉過她,將她壓在身下,怒眼對上她害怕的神情。

  「你……你這樣只會讓我更懼怕你……」她小心翼翼的說著。

  瞪著她,他重重的吐口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