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獨尊 作者:小刀鋒利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唯我獨尊 作者:小刀鋒利 (全書完)

唯我獨尊 作者:小刀鋒利 (全書完)

唯我獨尊 作者:小刀鋒利【連載中】

【簡介】:

  刀劍與生死的天元大陸,至尊巔峰的天階強者,千年不見終境!

    這是天元大陸強者輩出的時代,穿越重生究竟是平庸的生存,還是至尊的崛起?

    浩渺蒼穹,無盡海深處,激情澎湃的征戰。

    拳震天,腳懾地,唯我獨尊。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2-7-1 10:31 編輯 ]

TOP

第一章        母親

    秦立很想睜開自己的眼睛,卻感覺到眼皮無比的沉重,重若千鈞,腦中也是一片混亂,無數熟悉的、陌生的記憶紛紛湧上來,讓他有種腦袋要被撐爆的感覺,忍不住呻吟出聲。

    這時候,秦立感覺到有一隻溫暖的手覆蓋在自己的額頭,撫摸著自己的臉頰,很輕,很溫柔,透露著一股憐惜,珍愛……同時,朦朧中聽到一陣斷斷續續,似有還無的嗚咽聲,突然,似乎有一滴雨滴打在了臉上,涼涼的,沿著臉頰往下流,而後滑過嘴角……鹹鹹的。

    秦立的心猛的顫動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悲憤襲來,大腦就像是被閃電劈中一般,在這一瞬間幾乎喪失了思考的能力,腦中再次陷入極度混亂當中。無數記憶的碎片再一次潮水般洶湧襲來,秦立就像是一隻被怒浪捲進大海的可憐蟲,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最難受的是想昏過去,都成為一種奢望。

    對外界的感知,也再一次徹底中斷。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融合了腦中全部的記憶,那種痛苦的感覺也漸漸消失,黑暗中,秦立心中茫然,想不到這麼離奇詭異的事情,都能讓自己遇到,原以為必死無疑,卻不想竟然以另一種方式,再一次的活過來!

    這個時候,秦立對外界的感知,也一點點的恢復了正常,耳中傳來一個有些清冷,但卻帶著幾分哀求聲音:“吳醫師,求你救救他,只要能把他治好,我,我一定重謝!”

    “重謝?大小姐,現在的你,又能拿什麼來重謝我?”

    黑暗中,秦立的眉頭皺起來,腦中充滿悲憤的記憶告訴他,他很反感這個聲音的主人。

    為了他,母親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掉了。秦立整日練功,難免帶來一些傷害,因為請不起有名的醫生,只能去請這個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先天紫氣訣

    胸口的憋悶和嘴巴上火辣辣的疼痛,以及地上血灘中那兩顆牙齒,讓從沒吃過這種虧的吳醫師幾乎喪失了理智,爬起來怒駡道:“小畜生,你敢打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這一張口,感覺風直接灌進口中,心中怒火更甚。

    “秦寒月……你還當自己是秦家的大小姐嗎?哈哈,你也不過就是個生了野種的賤女人!秦家早就把你給拋棄,在秦家,你連個掃地的下人都不如,還有什麼可高傲的!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秦寒月的眼中射出濃濃怒火,但卻用力的抿著嘴唇,一言不發。身子微微哆嗦著,緊緊的抱著秦立,像是害怕一鬆手,兒子就會消失不見。

    “鬆開,我要殺了他!”秦立咬牙切齒道。

    “小立,不要……”秦寒月死死抱住自己的兒子,“隨他去吧。”說完,眼淚又流下來,這個人渣的話雖然無比難聽,但也沒什麼錯的,自己母子給秦家帶來的,只有恥辱,沒有其它,要真殺死了這吳醫師,恐怕明天就會被逐出秦家,更嚴重點,甚至都會把秦立這個秦家上下的眼中釘給送去官府。

    秦立的拳頭,攥得死死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忽然,他輕輕一笑,平靜下來,微笑道:“好吧,不過是一隻癩蛤蟆,賤命一條,娘說不殺,那就不殺!”

    話雖如此,但秦立的眼中卻閃過一抹森冷的光芒,不說因為這人渣侮辱了自己的母親,依著秦立原本的性子,也絕不會放過他。

    秦寒月鬆開手臂,一臉關切的凝視自己的兒子,她有種感覺,經歷這麼大一次變遷之後,兒子有了很大的變化,要比以前更加成熟了。

    “你一定餓了吧?娘去給你做點吃的!”秦寒月柔聲說著,把秦立扶到床邊躺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運氣

    原本修煉了十幾年都未曾有過任何感覺的先天紫氣訣,就在他剛剛運行的一瞬間,竟然……有了反應!

    一股極其細微的氣流,從任脈的會陰穴開始,沿著曲骨、中極、神闕……中庭、天突一直到承漿穴,這股氣流,雖然好比髮絲一般,有的經絡積鬱的地方甚至有些斷斷續續,但卻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一路打通了任脈上的所有穴位!

    秦立的臉色此刻雖然怪異無比,但先天紫氣訣卻沒有半點停滯。這就像一個在沙漠裡徘徊了很久,快要渴死的人忽然看見了一眼甘泉,就算心中再怎麼驚訝,他的第一個反應也一定是撲上去喝個飽。

    秦立就是這樣,他這會根本不會去考慮,自己這麼做,會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傷害,又或者很狗血的掐一把自己的大腿,看看是不是做夢,總之,我們的秦立同志咧著嘴,一臉開心的笑容,牽引著氣機,不知死活的一路往督脈衝去……

    經書說‘順成人,逆成仙’,即督脈上行而任脈下行。只要練法得要,行功者斡旋人體原氣,女子以練任脈為主,盈其血,男子以練督脈為主,盈其氣;並從‘調心’、‘入靜’著手,河車倒轉,而使身形固養,任督兩脈氣機通暢,所謂性命雙修,即此是也。

    可秦立哪裡懂得這些?老道士倒是明白,可老道士從來就沒認為自己撿來這個娃是修仙的料,又怎麼會費心思給他講這個?

    所以,秦立一直認為,打通任督二脈之後,就會成為絕頂高手,加上他從小天生膽子就大,心也夠細,在明確清楚人體穴位位置的情況下,運行著先天紫氣訣,就這樣躺在床上,不到兩刻鐘的時間,竟然讓他把任督二脈給全部打通!

    若是給人知道,恐怕會大呼妖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殺

    秦立眉頭一皺,順手從牆上摘下一把看上去賣相很差的劍,拎在手裡。

    秦寒月知道這人是誰,這女人正是被打的吳醫師的老婆,典型的潑婦一個,在整個秦家下人圈子裡,一直就很有名,雞毛蒜皮大的事情,都能讓她給吵翻天去,幾乎所有在秦家的下人,都很怵這個女人。

    一直以來,對秦立母子嘲笑的最歡的也是她,吳醫師對秦寒月那點心思,作為他的老婆,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對吳醫師的老婆對秦寒月雖然不敢太過明目張膽,但過過口舌之癮,還是常有的事情。

    吳醫師已經讓他的老婆在家裡修理過一頓,垂頭喪氣的跟在自己婆娘身後,在吳醫師的身旁,還站著一個一身寶藍色長衫,看起來有著幾分儒雅的中年人。

    這人,是秦家的一個管事,名叫秦永,在秦家頗有地位,被吳醫師請來專門鎮場子的。秦寒月畢竟是曾經的秦家大小姐,要不能在道理上死死壓住她,平白無故的,這些人也不敢就把她們母子怎麼著。

    但有秦永做見證人,那就不同了,一旦秦立再敢動手,那挑釁的,可就是秦永了。

    吳醫師招來的秦永,是秦家的家生子,祖孫三代都在秦家,這種人通常都很得信任,地位雖然不高,但卻手握實權,比秦寒月這對可憐的母子要強的太多。

    不過面對昔日秦家最受寵的小姐,秦永也不好做得太過,多少有些不屑的掃了一眼吳醫師的婆娘,只是淡淡的說道:“秦立,按照青龍國律法,你雖非成年人,但你的舉動,也是不對的,趕緊給吳醫師磕頭陪個罪,這件事,就這麼揭過去算了。”

    秦永說的輕描淡寫,但不管是吳醫師還是秦立,都不可能接受這種和稀泥一樣的調解。

    “磕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激鬥

    “秦立,你瘋了!竟敢當眾行兇,今天,我說什麼也要將你拿下,以儆效尤!”秦永嘴上厲聲喝道,身子作勢向秦立撲來。

    秦永的實力並不高,只有黃級三階,在秦家都排不上去,但對付秦立這個一直停留在黃級一階的小孩子來說,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剛剛秦立劍斬吳氏,在秦永看來,那不過是秦立發瘋罷了,一個連戰技和元力心法都沒學過的孩子,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所以秦永連武器都沒有使用,手掌做鷹爪狀,像秦立的肩膀抓來,秦立該不該死,他說了不算,別看誰都敢嘲笑他們母子兩句,但想要他們的性命,整個秦家,也只有一人可以決定!

    秦立在秦永手掌抓過來的一瞬間,腳下踉蹌了一下,身子一晃,躲了過去。而在外人眼中,就像是秦立絆了個跟頭,湊巧躲過一樣。

    同時,秦立手中的劍直刺吳醫師的胸口,而被嚇傻了的吳醫師甚至忘記了躲避,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那把生銹的鐵劍刺向自己。

    秦立背後的秦永一聲怒喝,變爪為拳,狠狠朝著秦立的後心砸去,空氣都因為巨大的勁力呼嘯一聲,這下要是打實了,秦立不死也得半殘。

    秦永是動了真怒,沒想到這小畜生殺完一個還不夠,竟然還想再殺第二個!今天這件事自己若是沒來也就罷了,頂多被責駡一番,可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秦立連殺兩人的話,那他這個秦家管事,不但得承受嚴厲的責罰,日後在秦家,誰還能聽他的命令?

    當下把心一橫,反正秦家上下素來看這小野種不順眼,今天就豁出去被老爺狠狠責罰一通,也要殺了這小畜生立威!

    噗嗤!

    秦立一劍將吳醫師刺了個對穿,同時左手握拳,以極快的速度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秦宏遠

    在一陣驚呼聲中,秦永手中那把鋒利的刀,堪堪停在秦立的肩上三分的地方,秦立的瞳孔微微縮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沒有人注意到秦立此刻的手勢,就算秦永這一刀不收,秦立也有足夠的把握,在刀落到自己身上的那一霎,一舉擊殺秦永!

    倒是秦永,額頭上出了細細的一層汗珠,目光有些閃爍的看著秦立,秦立今天帶給他的震撼太多了,多到他完全看不懂這個少年了!

    永遠不要小瞧小人物,能在一個大家族裡面混得如魚得水,本身就不一般!或許,他們沒有大人物那種開闊的眼界和上位者的心胸,但小聰明和小智慧,他們從來都不會缺少。

    秦立能看見那邊的老者,秦永怎麼可能看不見?那邊那幾個人剛一出現在那個地方,秦永就已經看見,心中就是一凜。

    雖然他想不明白老爺子為什麼會突然間出現在這裡,但這並不妨礙他聯想到一些什麼,忍不住在心中一動,再怎麼說,也是骨血連心。

    當時的情況,他已經不可能直接收手,那樣他在秦家也算完了,所以此刻秦永忍不住在心中慶倖:幸虧……自己沒做錯事。

    想到這,秦永忽然感覺自己整個後背全都濕透了,微風一吹,冰涼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微微一顫。秦永回轉身來,臉上已是一片誠惶誠恐之色,彎下腰去:“秦永……見過家主!”

    老者陰沉著一張臉,大步流星的朝著這邊走來,老者身後的秦風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跟在後面,慢慢的走過來。

    這時候,那些圍觀的人才忽然發現家主竟然不知道什麼來到這裡,一個個噤若寒蟬,臉色煞白的跪在地上,秦家規矩森嚴,像他們今天這種行為,被逐出家族都不為過。

    不過秦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家主之威

    人走的很乾淨,破落的小院子裡面,只剩下秦立母子,秦寒月眉頭緊鎖,眼中帶著幾分茫然。

    “娘,您怎麼了?”秦立輕聲問道,眼神中帶著幾分關切。

    他知道,這一生不管怎樣,眼前這個極美的女人,都不會放棄他!能讓一個柔弱女人毫不畏懼的沖上來面對血腥屠刀,除了母愛,秦立真想不到其它。

    “走,咱們回屋說去吧。”秦寒月的聲音透著一股疲憊,似乎並沒有想像中那麼感動和開心。

    秦立微微一怔,腦中關於外祖父秦宏遠的記憶少的可憐,幾乎就是沒有什麼印象,不過看母親秦寒月的表現,似乎……不怎麼樣啊!

    秦寒月走到房間裡,拉著秦立坐下,然後一雙極美的眸子凝視著秦立的眼睛,緩緩說道:“小立,有些事情,娘原本打算等你長大了再跟你說的,因為對於一個年幼的孩子來說,有些東西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但今天你的表現,很是出乎娘的意料!”

    秦寒月說著,意味深長的看著秦立。

    秦立心中一突,心說難道自己殺人的時候表現的太冷靜,被她看出什麼來了?

    秦寒月似乎並沒有懷疑什麼,接著說道:“一場變故,使你變得成熟了。娘很欣慰!你知道,娘為什麼給你起名叫秦立嗎?”

    秦立搖搖頭,記憶中,秦寒月也從未跟他說起過這些。當然,過去的秦立,也從來不會跟秦寒月有這種交流,更不會做出今天這些事來。

    “娘是希望,將來你有一天,能夠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要讓所有看不起你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秦寒月的兒子!”秦寒月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眸中閃過點點淚光:“為了這個,娘吃多少苦都心甘情願!”

    “娘……”秦立的聲音,多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紫宸園

    “小姐,我叫秦雪,那邊已經給您收拾好了,老爺派我過來侍候小姐,看看有什麼要帶過去的東西,小姐只管吩咐。”

    一個十*歲的女孩,明眸皓齒,長的十分漂亮,目光溫婉,看著秦寒月母子的眼神也十分真誠。

    秦寒月看了一眼這女孩,作為曾經的秦家小公主,她當然清楚,能擁有這種姿色的侍女,都是秦家專門培養出來,留有大用的!現在父親居然能捨得分出來一個侍候自己……雖然可能只是暫時的,但這也足以證明秦宏遠對他們母子二人的重視。

    秦寒月忽然覺得有些滑稽,曾幾何時,那個自己最崇拜的男人,真的是在乎自己母子二人的嗎?若是真的在乎,為何十三年不理不睬?若是真在乎,為何任由自己孤兒寡母受盡委屈?若真在乎,為什麼直到今天,才忽然醒悟過來?

    秦寒月心裡其實並不怨恨父親,但她卻極為瞭解秦宏遠的性子!若是沒有利益,他是絕對不會管自己母子二人的!當年秦宏遠把自己趕到秦家下人居住的地方,從此不聞不問,已經算是開了天大的恩情,也背負了一些壓力。

    所以,秦寒月本身,並不在乎為父親做一些事情,只要不是把她送出去。她真正擔心的,卻是兒子秦立!秦寒月清楚的記得,父親臨離去的時候,看向秦立的眼神,還有那句誇獎,容不得她不多想!

    秦寒月沉思的過程中,秦雪十分自然的垂手站在房間裡,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一點不耐煩的神色都沒有,看得出,這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孩,素質很高!

    秦立心裡想著:但凡這種人,應該懂得什麼事情該說,什麼事情不該說。當下也不避諱秦雪,直接問秦寒月道:“母親,您準備現在離開秦家嗎?”

    秦寒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你願意嗎?

     秦寒月滿面寒霜,一臉決然的站在地上,毫不畏懼秦宏遠身上散發出來那種威嚴,冷冷說道:“這件事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轉而聲音悲涼的說道:“父親,我是您的女兒,秦立他……是您的親外孫啊!”

    秦宏遠面無表情,漠然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笑容:“外孫?你還真敢說,你說他是我外孫?你可知道,當年你讓我秦家丟了多大的臉面?你又知道嗎,當年為了保住你們母子,我承擔了多大的壓力?很多時候我都在想,你還不如一直就別回來,不管死活,我秦家只失蹤了一個女兒,而不是多了一個野種!”

    秦寒月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死死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她忽然笑了笑,笑容裡,滿是淒苦,低聲道:“我一直都知道,秦立在你的心裡,從未有過半點地位!可沒想到,你竟然也認為……他是個……小野種!”

    秦宏遠似乎也覺得自己的話有些過分,深吸了一口氣,用緩和的語氣說道:“小月,你知道,這件事在我心中,一直就像是一根刺一樣!你是知道的,當年爹……有多麼的疼你。”

    秦寒月輕輕一笑,眼神中充滿了落寞和寂然,點點頭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如果不出那件事,我現在,應該……也貴為皇妃了……”

    秦宏遠的臉色僵硬了一下,隨即擺手道:“過去的事情,無需再提,你要清楚一點,我來找你說這件事,不是徵求你的意見,而是告訴你我的決定!還有,這件事對秦立並沒有任何壞處!以他的身份,能娶到上官家最受寵的嫡出孫女,難道還不夠嗎?難道你就願意,讓你的兒子,被人瞧不起一輩子?不說別的,就憑上官鐵那老匹夫的強勢,只要這樁婚事成了,以後誰敢欺負秦立?人家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