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情夫君 作者:羽嫣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3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殘情夫君 作者:羽嫣

殘情夫君 作者:羽嫣

  什麼跟什麼嘛!她不過在自家後院彈琴自娛,
  居然被這惡徒擄到這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還莫名其妙被迫撫琴助「性」,
  順道觀賞他與侍妾合演的春宮戲碼,
  看得她臉紅心跳、渾身燥熱,
  最後也變成了他的最佳女主角……
  為報谷府家仇,他冒險將她擄到他的地盤,
  羞辱她、玩弄她是他惟一的目的,
  沒想到,在遊戲落幕之後,
  他居然失去惡作劇後的痛快暢意

TOP

第一章
   
  孤巖島是世上最神秘的島嶼,不僅外人無法進入島嶼一探究竟,連島嶼真正的位置也一無所知,孤巖島上住著令人聞風喪膽、素有「鬼面閻羅」之稱的島主。

  鬼面閻羅是孤巖島上的最高統治者,亦是船商最懼怕的海盜,不僅殺人如麻,手段凶殘不說,更不懂得憐憫為何物。

  深夜,蟲嗚聲不斷驚擾著寂靜的夜空,皎潔的月光照進了夜殘樓內,二樓偏左的房間不斷傳出狂浪的吟哦聲,催魂似的高叫彷彿在和外頭的蟲嗚一較高低。

  「焰!我不行了……快住手……我不行了……」

  一張足以供十多人睡的大床交疊著兩具肉體,上上下下的起伏晃動著,連紮實的桃花心木做成的床板也搖搖欲墜,險些折斷。

  癱趴在床上的女子痛苦的揪起眉心,不斷用手抗拒著上方急進的肉體,可惜遭到了反效果,盤據在上頭的男子反而更加深入探查深度,彷彿沒觸碰到底便不死心般。

  「焰……媚兒真的不行了……」

  女子無力的嬌喘著,彷彿這是一場最痛苦的享受,這世上只有谷殘焰能讓自己享受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快感。

  谷殘焰露出一抹邪笑,這種感覺有哪個女人會想要拒絕。他毫不憐惜地在心媚的身上橫衝猛撞。

  「要……要……媚兒……要……」

  心媚擔心谷殘焰抽離她的身軀,更加靠近谷殘焰,直到兩人再也無一點空隙為止。

  到達了頂點,谷殘焰迅速的抽離心媚的軟軀,不讓自己洩慾的對象有懷上自己種的機會。

  「焰……」

  心媚疲累不堪的橫躺在床上,劇烈的胸口起伏著,雙眼一刻也沒離開裸著身子的谷殘焰。

  她不明白,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靜羚 經驗 +20 精品文章 2010-11-9 17:39
  • 靜羚 金幣 +20 精品文章 2010-11-9 17:39

TOP

第二章   

  皎潔的月光忽然被整片烏雲遮掩,大地頓時成了一片黑漆,谷殘焰見時機成熟,立刻對厄羅下令。「厄羅!你直接將小舟推進侮裡,我馬上跟你會合。」

  「主子!你要怎麼做?」

  難道谷殘焰要隻身獨闖戚府?戚府守衛森嚴,何況戚沐宣與戚沐懷皆身懷絕技,谷殘焰身手再好也絕難對抗兩人。

  「這你不要多管。」

  不等厄羅有所反應,谷殘焰隨即以極快的身手翻牆入內,厄羅只好聽從主子的吩咐。

  谷殘焰翻進戚府內,隨即迅速壓低自己的身子,隱身在花叢中,剛剛的琴音是從哪裡傳過來的?谷殘焰抬頭四處瞧著,在花園的盡頭有一座樓閣,裡頭依舊燈火通明。

  「小姐!很晚了,已經三更了,你還不……呵……休息嗎?」

  小婢疲累的打個呵欠。

  「小錦,你累先去睡嘛,我要趕快把這首曲子練好,這可是懷大哥最愛聽的呢!」

  戚雪霓依舊精神抖擻,不停的試著眼前高難度的琴譜,只要是戚沐懷愛聽的曲子,戚雪霓絕對會全力以赴。

  透著火光,谷殘焰清楚的瞧見屋裡的嬌麗人兒,明肌如雪,在燭光的輝映下,漾出兩朵酡紅,谷殘焰僅是略看一下,慾望便猛然高漲,谷殘焰訝異於下腹的腫脹。正好,孤巖島上缺琴奴,這個丫頭剛剛好。

  小錦早練就站著打瞌睡的本領,立在戚雪霓身後筆直的站著睡,而戚雪霓則是持續練習著。

  谷殘焰猛吸一口氣,吹熄擱在威雪霓身旁的燭火,整個醉書樓頓時成了一片黑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谷殘焰飛快的推門入內。

  戚雪霓正納悶燭火怎麼熄了。

  「小錦……怎……」

  正要喊叫小婢添燭火來的當頭,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在夜殘樓的廳堂裡,谷殘焰昂然坐在鋪著虎皮的桃心木座椅上,懷裡擁著媚兒柔嫩的嬌軀。失去一晚舂育的滋潤,媚兒更加貪婪的啜取谷殘焰黝黑健壯的身軀,嘴裡不時發出滿足的吟哦聲,谷殘焰高傲的挑起眉角,睥睨著在他面前猶不肯屈服的眸子。

  「焰!她是誰啊?」

  媚兒在夜殘樓發現谷殘焰帶回一名水漾般的女子,內心頓時妒忌不已,妒忌戚雪霓身上竟罩著谷殘焰的外衫,以及谷殘焰與戚雪霓同樣濕淋淋的身軀,怕是在水裡恩愛一番了,心裡忍不住吃昧,好不容易總算掃除了谷殘焰身邊的女人,只剩下她一個,如今又來了一個勁敵。

  「媚兒!她以後就是你的丫環了,讓她好好伺候你。」

  谷殘焰一心想折服戚雪霓依舊不屈服的瞳眸,他要徹底搗毀她的尊嚴,以報復戚家人對孤巖島兄弟及谷家的迫害,他一定會讓戚家兄弟後悔。

  「焰!你真好。」

  「雪霓!你可要好好伺候媚兒。」

  谷殘焰噙著笑意,他要看見戚雪霓求饒的神色為止,否則將永無止盡的蹂躪下去。

  「我不會。」

  看著前方一對交纏著男女肉體,戚雪霓無由來的感到一陣噁心,真是不知羞恥的女人。

  「焰!疼啊……小力點……媚兒……好疼……」

  媚兒放聲高叫,催情似的淫浪叫聲一遍又一遍的迴繞在夜殘樓裡——伴隨著谷殘焰邪佞的訕笑聲。

  谷殘焰就在威雪霓的面前與媚兒上演一場活春宮,在躺椅中立刻要了媚兒。

  整個座椅掀起如狂濤般的搖晃,戚雪霓不自覺的閉緊星眸,心裡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我不要看,噁心至極。

  忽憶起自己將他推入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谷殘焰一把抱起呈現迷亂狀況的戚雪霓,迅速的奔出夜殘樓,一路奔至濤聲巨浪的海邊,倒勾的新月,黃暈的月影映照在洶湧波濤的海上,浪濤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停撲上岸邊細白的貝砂。

  「好熱……」

  戚雪霓小嘴裡不停的喊著熱,理智逐漸抽離身軀。

  谷殘焰端倪著懷中頻頻嬌喘的美人兒,下腹又是一陣錐心的脹痛,冰涼透骨的海水不停的潑灑在谷殘焰的腳掌,谷殘焰這才停下腳步。

  「該死的笨女人……」原以為她會向他求饒解熱,沒想到卻寧可讓自己熱昏頭了,倔強的開口求饒都不肯,該死的笨女人……

  谷殘焰將戚雪霓擱在海水沖不到的沙灘上,在月色的映照下,呈現瑰紅色澤的戚雪霓更加挑逗人心。

  谷殘焰脫下全身的束縛,赤裸的立在岸邊,接著便動手解開困住戚雪霓發熱的衣衫,露出裡頭一件象牙白緞的絲綢褻衣。一把解除褻衣的遮蔽,兩隻晶瑩剔透的玉乳霎時彈跳而出,泛著配紅的色澤,胸前的兩點紅梅更是挺立著,披散著烏黑的長髮落在一片雪白上,十足的人間絕色,簇黑彎長的柳眉併攏著,顯示了身軀極大的不適,暴露在海風中的嬌軀,禁不住涼意十足的夜風,瘦小的軀體頻頻打著冷顫。

  「好熱……」

  聽聞戚雪霓破碎的嚶寧,谷殘焰心弦一震,拉下戚雪霓的身軀,將自己的外衫墊在戚雪霓白嫩的美背上,免得被貝砂給割傷了,從來沒對一個女人如此小心翼翼過……

  「我看我是被這個女人給逼瘋了……」

  谷殘焰自圓其說自己偶發的善良行為。

  「好熱……好熱……」

  戚雪霓的呼吸越來愈紊亂,越來越急促,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巨大的船駛進孤巖島邊,一抹高大的人影下了船,想必這次又是滿船的收穫。

  「二爺,這裡交給屬下就行了,二爺去歇息吧。」

  厄羅必恭必敬的站在船口。

  「嗯。」

  谷殘心陰寒的眸子冷惻惻的閃動著,不同於谷殘焰壓迫人的氣勢,谷殘心的冷漠卻無法讓人忽略他的存在。

  谷殘心順著白砂蜿蜒著孤巖島的繞走,這一向是他的習慣。輕踹著細細白砂,不同於谷殘焰的夜夜春宵,谷殘心對於女人向來是視為身外之物,他可以三兩年不碰女人,女人對他來說,僅是打發時間的工具。

  細眸瞥見海上浮浮沉沉的人影,谷殘心好奇的了望著,才發現是一具女體,正想繼續往前走,腳步忽地停了下來,轉身往海水裡走。

  「應該不是個死屍吧!」

  在孤巖島上應該很少人自殺的吧,谷殘心走進戚雪霓身旁,伸臂將她抱起。嬌小的戚雪霓陷進谷殘心的臂彎中。

  「這女人是被姦殺的嗎?」

  望著濕透的白衫,戚雪霓胸前的櫻果兒,紅潤的立在豐盈前,全身泛著瑰紅的色澤,看她一息尚存,谷殘心這才將戚雪霓撈上岸。

  戚雪霓偏著頭,一雙星眸緊緊的閉著,谷殘心思索著島上有這麼一個女人嗎?只知道殘焰有個叫媚兒的女人,印象中她應該不是這個樣子。

  谷殘心實在無法移開注視著懷裡晶瑩玉乳的視線。「還是她是死於媚兒手上的女人之一……」看過太多死的莫名其妙的女人,兇手當然都與媚兒脫不了關係,只是這是谷殘焰床第間的惡鬥,自己沒必要插手。

  只見迎面而來一個怒氣騰騰的男人,臉上鬱積著滿是憤恨的神情,讓殘焰如此怒氣沖沖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接到谷殘焰要她到夜殘樓彈琴的命令,戚雪霓雖是滿心的不願意,但也無可奈何,只好抱著琴,來到谷殘焰與媚兒翻雲覆雨的房間,沒有谷殘焰的傳喚,戚雪霓一時之間也不敢擅自踏進房間內。「進來。」

  戚雪霓抱著琴慢慢的走進屋內,只見谷殘焰慵懶用一手撐著下顎,願長的身子側躺在大床上,上半身光裸著,露出強健的體魄,暗黑眸光正若有似無的盯著一身薄衫的戚雪霓,因為戚雪霓只被允許穿這類的衣服,纖合度的美好身段昭然若現。

  戚雪霓不敢過分張望谷殘焰逼灼的黑瞳,那會讓自己憶起他那當血的性格,心裡就會不由自主的一陣嚅心。

  「彈什麼?」

  應該不是之前那些奇怪的音樂吧,一直到現在那段空白似的記憶猶纏繞著戚雪霓,總會讓自己以為己經失身於他。

  「你想彈上次那些美妙的樂聲嗎?」

  谷殘焰逗弄著戚雪霓,笑謔似的看著她紅到耳根子的困窘,不禁一陣訕笑,真是愛逞強又膽小的女人。

  「不想!」

  戚雪霓斷然拒絕,那會讓自己回想起自己似乎在他懷裡吟哦的畫面,明明是夢為何又會如此真實……她真的想不透。

  「那你想彈什麼?」

  一身慵懶的谷殘焰忽然過分逼近於戚雪霓的鼻尖,戚雪霓駭然的不自覺退後兩步,臉上的肌膚似乎可以明顯感受到谷殘焰吐出的熱氣。

  「我……」

  一向伶牙俐齒的戚雪霓,竟想不出半句話反駁,只能在心裡怨歎自己的懦弱,自己真是沒用,他一靠近,自己就怕成這樣。

  「你的傲骨好像都給我收買了。」

  略略失望戚雪霓沒有還擊,他喜歡與她針鋒相對的情形,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過了十餘天,谷殘焰就像是憑空消失一般,夜殘樓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以前老是排斥見到他那雙簇著邪惡之光的寒瞳,可是現在戚雪霓卻是有種寂寞的感覺,谷殘焰已經不限制戚雪霓的行動,整個孤巖島任由她逛。

  真是的,他是個糟糕透頂的男人,她怎麼會不自覺時時牽掛著他,甚而眷戀他那溫熱的懷抱,他八成對她下了蠱毒。

  戚雪霓托著香腮,這幾天沒人招呼她就算了,連個可以說話吵嘴的人都沒有,真是無聊,戚雪霓摸摸懷中的絕藝琴,如果能用這張琴彈琴給懷大哥聽不知他會有多高興……

  這麼久都沒見到他了,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無聊至極的戚雪霓只好撫著琴弦,有一搭沒一搭的彈著,紓解心中的苦悶。

  「戚姑娘。」

  「媚兒?」

  只見媚兒拄著枴杖,費力的一步一步的拐向戚雪霓的方向,媚兒的雙腳因熱水之因,已經不復重前的滑嫩,因此穿著密不通風的棉裙將自己的一雙險些燙爛的腳裹封著。

  「戚姑娘……一直沒跟你親自道聲謝,若不是你救了我,恐怕我這兩條腿早廢了。」

  媚兒素著一張容顏,相對於前些日子的濃妝艷抹,與頤氣指使的模樣,簡直成了好人一個,看著媚兒被熱水燙傷的腳,戚雪霓一陣愧疚感襲來,其實自己與媚兒沒真正的結過怨,卻把事情搞成這樣,這也不是自己所樂見的。

  「媚兒姑娘……很抱歉先前和你處得不愉快。」

  「沒關係,是我錯在先,不過還好有你的求情,島主已經原諒我了。」

  「他……原諒你了?」

  那個人有那麼好的心腸嗎?看著別人的腿泡在滾燙的熱水裡,竟然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好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戚雪霓傷痛欲絕的呆坐在地,望著谷殘焰一張邪冷至極的俊顏,戚雪霓失去平日的倔強,自己已經無法放開對他的感情……

  「戚雪霓,我對你大失望了,以為我可以對於你的身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不在意,因為我愛你,你嬴了,因為我已經愛上你了,可是如今你卻做出這種事。」

  「焰,我也愛你啊,為什麼不聽我解釋!」

  間言,谷殘焰內心一陣悸動,可惜一切都太晚了,戚家人勢必要為當年所做的事付出代價。

  「我已經對你完全死心,我現在只想報仇,殺光所有的戚家人。」

  谷殘焰一雙黑瞳泛著血紅,那是灑血前的徵兆,谷殘焰一顆心隨著戚雪霓的背叛而死。

  「你憑什麼這麼做,那是上一代的恩怨,你為什麼要延伸到這一代?」

  戚雪霓不懂谷殘焰何必如此死心眼,不捨於剛剛甦醒的感情,對於谷殘焰的狂妄,自己卻無止盡戀上他的邪佞。

  「我想要做的事沒人能阻止我。」

  谷殘焰如暴虐的雄獅般,一掌擊碎眼前的桃花木桌,碎散在一地,慘不忍睹,這表示什麼……恩斷義絕?

  「焰……」

  戚雪霓擦掉淚水,谷殘焰的舉動已經說明白,她現在的身份是仇家之女,而他只想報復,兩人就此了斷吧。

  「我要殺了你。」

  谷殘焰抽出一旁的配劍,冷森的劍光灼痛戚雪霓的雙目,谷殘焰不願自己的心一而再、再而三受到威雪霓的支配,不願自己的決心因為她而有任何的改變,自己可能因為她而放棄報復戚家人的心願,這些都是自己最不願失去的東西,這個女人還沒重要到可以支配他的心緒意念。

  戚雪霓不吭聲的撇過頭,明顯的不把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狂嘯的海風,拍擊岸邊發出巨大聲響,令人動魄驚心,立在岸邊同是願長、昂揚的身子,在昏暗的月光下格外醒目,一人噙著滿臉的怒容與憤恨,似乎什麼事正纏繞著他的心頭。

  「焰!你把那個女人送走了?」

  另一旁同是陰邪逼人的詭魅男子,臉上無任何表情,只是看不慣愁眉深鎖的兄長。

  「殘心!她是戚家人,我會殺了她的,你不用擔心。」

  「我說的不是這個,焰!老實說你已經不能擔任孤巖島的島主了。」

  「殘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谷殘焰毫不客氣拎起殘心的衣襟,眼神滿是懷疑,自己真的如此不堪嗎?

  「焰!別再欺騙自己,你的心已經被那戚家女子奪走了,你已經沒有能力做出正確的判斷。」

  谷殘心從頭至尾觀看著兩人的變化,尤其是谷殘焰的改變最為明顯,一向視人命如草芥的他,竟然狠不心來殺了仇人之女。

  「我從未愛過她……我現在不殺她,不代表以後不會殺她。」

  谷殘焰欺騙著自己,不願意相信到目前為止自己內心還掛念著戚雪霓,自己竟然無法再與其他的女人歡愛。

  「光由這點就足以證明,焰!你已經失去平日的準確判斷力,那天是誰告訴你那個女人去小屋的?」

  「媚兒告訴我的。」

  思及前日發生的種種,谷殘焰更不能原諒戚雪霓的所作所為,這時經由谷殘心一句提醒,谷殘焰恍然大悟般,一雙黑瞳透露出些許的光芒。

  「她確實到過了小屋,也偷看了爹的信箋,這點不能否認。」

  谷殘焰到小屋查過一番,發現地上雜亂的腳印,這絕對是威雪霓所留下的,再說她所說的話,都透露出她看過那些信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3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