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月 作者 于晴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9 12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追月 作者 于晴

追月 作者 于晴

內容介紹

聽說,今天是幾萬年來火星離地球最近的日子,
  不知道會不會一個不小心就——碰!
  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大房、二房、三房,還有家妓,現在連丫鬟也……
  這年頭的男人啊——好欠扁!
  要是她的男人,她才不允——
  唔,他作什麼拿那雙迷人的美眸像盯獵物一樣盯著她?
  還為了她,特意在妓院過夜?這……這什麼跟什麼呀!
  嗚嗚,早知道她先前就多談幾次戀愛,累積一些經驗值,
  現在也不會在這裏全數賠上了自己的感情了!
  亂了亂了,火星沒撞上地球,卻撞亂了她的一生,
  可是,她好象不那麼在乎了……能不能回去……
  不重要了!她的男人要緊!嗬——

TOP

楔子之一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是幾萬年來火星離地球最近的日子,左鄰右舍結伴去看火星,所以連路燈都暫時停業。小小的社區一片黑漆,僅僅靠天上淡淡的星光跟她窗口的燈來照亮她住的這棟公寓。

  她住在第三層,窗口拉得大開,讓夏天難得清爽的風吹拂她的瞼。

  身後的電視主播正播報著火星靠近地球的這幾個月,將會升高犯罪率,同時影響人類的生理與心理狀態,她聽得不是很專心就是。

  事實上,最近她老覺得不是很能集中精神。

  「難道也是火星影響?」說出口,連自己都覺得很好笑,

  很清爽的風吹亂她一頭短發,她撩了撩頭發,手臂垂在窗外的同時,手腕上的鏈子滑落。「咚」地一聲,落在一樓的草皮上。

  她愣了一下,探出窗,眯眼往烏漆抹黑的地麵看去。

  「怎麼搞的……」她的手鏈大小適中……不如說,她手腕有點胖,手鏈恰恰卡在她的手臂上,絕不可能有一夕之間削肉落鏈的事情發生。

  她要縮回窗的同時,忽地,好像有人從背後用力推她一把。

  整個身軀翻出窗外,直墜地麵,連聲驚呼都來不及叫出口。

  今晚的風一直在吹,三樓的窗簾不停拍打著玻璃窗,電視在重播新聞,一直重複重複……

  而地上,無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之二

  明    南京

  「爺!爺,殷爺,等等!」圓圓胖胖的老板站在鋪子的門口猛向他招手。

  殷戒抬頭看去,瞧見是聶家名下的當鋪。他走上前,注意到明明是快過年的冬天,老板卻汗流浹背。

  「殷爺,好歹等到你了!」胖老板一握到他的手臂,立刻拖著他往當鋪裏走。

  「等我?誰讓你等我了?」他在南京已有年餘,全力在聶家做事,但不曾涉及當鋪方麵的事情,這個當鋪老板找他能有什麼事?

  「方才四爺來過了。」胖老板連忙從懷裏掏出小小的錦盒。「原本他是要親自拿給您的,可是他臨時有事出城,便叫我親手交給你。」

  殷戒接過錦盒,上頭還殘留熱呼呼的體溫,想必胖老板揣在心裏片刻不敢放開。什麼東西這麼重要?他一頭霧水,但未表露在他平靜的瞼上。一打開錦盒,隨即錯愕。

  「這是要給我的?」

  「是是是,殷爺,四爺說你剛買下城尾的宅院,打算定居在南京,這手練就當是慶祝您喬遷之喜,請您收下了。」胖老板當他是主子看待,語氣十分客氣:「四爺要我順道轉告您,不必覺得太貴重而不願收下。這是昨天有個小姑娘來典當,確定不再贖回,才將它轉贈給您。」

  這東西給他有什麼用?他是男人又不是女人,根本戴不下這手練,這黃金手練精美又秀氣,鏈子內側刻著奇怪的圖樣,這些都不算什麼,稀奇的是鏈子上發亮的石頭,很像是海外的奇珍異寶。

  現在有多少走私船往返於番國與中上之間,就為了尋購千金難買的奇珍寶石,收購之後,多賣給京師的皇親貴族,民間非富豪家則少見。

  那姑娘會來典當,多半是家道中落了。

  「殷爺,這是四爺一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半年後——

  一身灰藍色長衫,腰間束個鑲玉長腰帶的年輕男子走進書肆。他的黑發束起披散在肩後,身子修長而不粗壯,從正麵看去,他的長相普通難以引人注意,但渾身的氣質寧靜而內斂,不像時下文人的軟弱,也沒有商人的銅臭。

  「小董,今天不是書肆的出書日嗎?」他注意到書肆雖門庭若市,但總不像以前一樣的擁擠。

  「是啊。」夥計小董拉過他,小聲道:「殷爺,連你都看出人變少了,今天是『封沄書肆』的出書日,本來應該熱熱鬧鬧的,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隔壁街上的巷子裏多了一間書鋪子。」

  「書鋪子?『南亞齋』的分鋪嗎?」全南京城裏,敢砸重金跟封沄書肆耗的也隻有南亞齋了。隻是,除了尋手稿交給柳苠外,書肆其餘大小事情全經過他的手,他怎麼不知道南亞齋在搞小動作?

  「不不不,跟南亞齋無關,是小小小小的書鋪子而已。」

  「小小書鋪能影響得了咱們書肆嗎?」他不以為然,

  小董搔搔頭。「我也搞不清楚,都是聽人說的。說是巷子裏有間賣書的小鋪子,這間鏈子賣的書,價錢隻有咱們的三成,一些較窮的讀書人貪便宜都過去了。」

  「三成?」原本的漫不經心換為訝異。

  「聽說,那裏頭連咱們書肆裏的書都有呢。」

  殷戒聞言,皺起眉頭。「是哪裏的不肖商人敢私售書肆裏的書給他們?」思量片刻道:「你顧著書肆,我過去瞧瞧。」語畢,不再理會小董,往隔壁街上的巷子走去。

  這兩年來,他早摸熟南京城內外的地形與路線,甚至可以背出哪裏有什麼店、店麵何時換老板,怎麼他一點也不知道隔壁街的巷裏會有書鋪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趁著今晚月亮沒被雲層遮住,不必點燈,照著路線圖走過大半的南京城,最後拐進巷口。

  「好像是這裏……」這裏的人腳力真好,不必靠車代步,不像她,光是走這些路,就累得快癱了。

  摸摸口袋裏應該有足夠的錢,然後敲著其中一扇疑似後門的門板。

  門內好像打算徹夜筆歌似的,男女嬉戲笑鬧的聲音不絕於耳,這戶人家一定很有錢。

  未久,有人來開了門,是名中年男子。她趕緊上前笑道:

  「這位老爺,我是小翠姑娘叫來的,她有東西要賣我。」

  「小翠?」那中年男子含糊一聲,好像覺得她喚他一聲老爺很怪。「她有吩咐過,你跟我來吧。」

  魚半月點點頭,握著折疊好的布巾,跟著走進宅院裏。

  宅院內燈火通明如白晝,好幾名婢女端著食盤直往屋內走,肉香四溢,混合著某種好聞的藥香……偷偷深吸口氣,暗歎這裏的奢侈,如果她也能擁有這種夜燈,晚上就不用像瞎子一樣寫稿了。

  那中年男子領她走上回廊,回頭看她一眼。

  「還好,長得馬馬虎虎,不打緊。」他自言自語,隨即對她說:「你自個兒眼睛照亮點,要有恩客拉住你,你別回頭,往前走就是。」

  恩客?她呆了呆,跟著他走進廳裏。一進廳……用力眨了眨眼睛,她有沒有看錯啊?

  這裏是、是……

  「上來啊!」

  「喔……」目不斜視,趕緊上樓,樓上房門緊閉,房間內傳出來的浪聲浪語讓她滿頭大汗。

  「你在這裏等等吧,我去把小翠叫來。」

  咦?叫她在這裏等?連忙四處張望,二樓走廊雖然沒有人,但難保不會有人突然從房間裏裸奔出來啊!

  「今晚有爺兒指名要豔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兩個月後——

  送走了其它城鎮過來的酒商,殷戒心不在焉地走到酒樓二樓欄旁。往下一看,午後的南京大街就像是被火烤的,教人看了就熱。

  「爺兒,南亞齋主子送帖子來了。」圓圓胖胖的酒樓老板小心翼翼地站在身後說道。

  「帖子?西門家有人要成親了嗎?我以為帖子該送往聶家,交給四爺才是。」

  「是是,可是殷爺你也有一份啊。」

  「我?這倒奇了。」他在南京是有名,但沒有自家商行,南亞齋的老板如此看重他,倒教他受寵若驚了。

  隻是他對喜宴一向少有接觸,多半是送禮就算了。正打算請這個圓圓胖胖頗有經驗的酒樓老板去采買禮貨,忽地瞧見這胖老板欲言又止。「怎麼了?你有話要說嗎?」

  「殷爺,打你成為書肆老板之後,這兩年來書肆經營得有聲有色,南亞齋始終輸上一截,我猜這回南亞齋是打算對您示好,重金挖你過去的。」

  「挖我過去?我是聶家妻舅,南亞齋怎麼會動這種古怪的念頭?」

  「爺兒,哪算古怪!他連半月書鋪的老板都送了帖子啊!」

  連魚半月都收到帖子了?這已非古怪,簡直是匪夷所思了。半月她是外地人,沒錢沒勢,擁有的也隻不過是一間小書鋪,賴以糊口而已,唯一令人值得重視的是她的點子。

  「原來如此。」他低聲道。

  「殷爺,你也猜到了吧?南亞齋連魚姑娘那人都請了,分明是要挖你跟她過去啊!」擺明了就是挖牆角!

  胖老板氣忿難耐,握緊他吧吧的拳頭,罵道:

  「咱們下頭的人都知道你跟四爺他們關係極好,好到就像自家兄弟一樣,要挖你?那真是癡人說夢!可要加入魚姑娘,那就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回到書鋪的隔天,一開張,簡直可以用車水馬龍來形容,讓她好吃驚,差點以為她的半月書鋪在一夜之間打響了名聲。

  某位拿著兩張宣紙來結賬的公子一看就知道是生客,嘴裏抱怨著:「有瑕疵的紙啊……」語氣的嫌惡十分明顯,一看就知不是寒窗苦讀的窮酸文人。

  這種貴公子來她這二手書鋪做什麼?魚半月一頭霧水,仍笑道:

  「有瑕疵也是一種特別啊,特別的人總該有些特別的東西來陪襯。公子,您想想,人人都用著完美工整的紙張,一點兒也顯不出個人特色,但這裏每一張紙的瑕疵都不一樣,是獨一無二的,別人不會說窮酸,隻會覺得您與眾不同。您要高興,還可以自己設計瑕疵。這就叫……對了,叫『看似瑕疵,實非瑕疵』,而是公平的與眾不同。」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會吹捧。當了老板,生活的本能果然油然而生。

  「瑕疵也是一種特別啊……」那公子看看她紮起的頭發,在鋪內看得不真切,隻能看出她的發色泛著紅光,小小的黑瞼襯著紅發,像黑珍珠。當然,是有瑕疵的珍珠。「也許你說得對、」

  魚半月陪笑著送客,看見鋪內像這樣的公子不少,雖然收錢的速度很快,但內心還是有點疑惑。

  她明明賣的對象是窮人,什麼時候南京城的文人雅士都破產了?

  直到下午,豎起耳朵偷聽,才赫然明白原來她脫臼救人的時候,一疊的廣告單從二樓飛散,撿到的人不計其數,再加上有人繪聲繪影說她這個半月書鋪的老板有番人血統,於是她的生意一日千裏,關門結算時竟然有平時好幾天的收入。

  就這麼過了兩天,好奇的人變得較少了,她開始又寫起手稿,突地,她抬頭,看見門外有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天這麼黑,平常她書鋪裏隻點著蠟燭,沒有什麼人會在光線不足的情況下挑書,所以一入夜,多半是無人會拐進巷內。

  雖然有點心驚肉跳,她還是答道:

  「大爺要買書得等明天下。」

  那漢子客氣地說:

  「我不是來買書的。是殷老板叫我請半月老板過去的。」

  「殷戒?他怎麼不自己來?」白天才跟他出城,他送她回來時並沒有多說什麼,隻是目不轉睛地送她入書鋪,晚上找她會有什麼事?她注意到這漢子直盯著她的頭發,她不以為意。最近城內還持續有人偷看她的頭發,甚至問起她海外的事呢。

  「殷老板現下正忙著呢。半月老板一定知道我家老板不隻打理書肆,還管其它商事,所以忙得不可開交。如果不是重要事,萬萬不會在這種時候請半月老板過去。」

  「……那你等等,我馬上好。」進了輔子熄了蠟燭,遲疑一下背起荷袋後,跟著這漢子走出東定巷。

  這年頭天一黑,連個路燈都沒有,隻能仗著這漢子的燈籠認路。一出街,這漢子不往封沄書肆瘧,反而走向另一條路。

  仿佛猜到她的疑惑,這漢子解釋:

  「書肆一入夜就關門,現下殷老板正在城尾的紙行裏。」

  「城尾?」那很遠吧?等她走到時,兩條腿也廢了。她停下腳步,說:「大爺,請你轉告殷戒,就說有事明天再來找我好了。」

  見他沒有回應,也不再前進,她心知有異,轉身回巷的同時,發現幾步遠的距離外有一頂華轎。

  縱然她來南京才半年多,很多事情還不熟,也知道其中有問題了。她當作沒看見那頂轎子,準備奔回書鋪時,那漢子倏地上前,阻止她的去路。

  「你想幹什麼?」當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半月,喝藥了。」

  好幾次被半強迫的搖醒,有人扶起她,硬灌進藥水。她從—開始的沒味道到最後愈來愈苦,苦到她的舌根再也無法忍受,當最後一次,有個男人喂完她之後,她苦得輾轉難眠,微微掀眼,看見滿室月輝,連個路燈都沒有——

  恍惚一陣,她才記起來,她是在南京城,而不是在那個記憶裏很遙遠的家鄉了。她吃力地撐坐起來,被褥滑下的同時,看見她的頭發長至胸下,她到底睡了多久?

  舌根苦味盤旋,下腹微疼,讓她想起似乎有好幾次她在半昏半醒時,有人幫她處理人生急事。

  頭皮微微發麻,不敢再想下去。她慢慢地下床,扶著牆有氣沒力地走出房間。

  房外依舊陌生,院子有點破敗,但房舍屋樓卻是剛上了漆。

  顧不得手裏沾漆,她靠著牆,慢吞吞地走著,尋找疑似茅廁的地方。

  走到隔壁房間的窗口,微微火光漏泄出來。

  從半掩的窗口,她看見室內的擺設有些老舊,有個半裸的男人背對著她,像在洗臉,也像在擦澡。他的背部是曬過的顏色,肌理在搖曳的火光下顯得細美而結實,她的視線移到屏風上的上衣,是灰藍色的。

  她脫口:「殷戒嗎?」

  話一脫口,那男子頓時一僵。

  過了一會兒,這男人沉聲道:

  「三更半夜的,你出來做什麼?」那聲音像在壓抑,男子仍然連頭也沒有回。

  她心裏覺得怪,但有更急的事。「我在找茅廁……」

  「你哪來的力氣走到茅廁?你先回房,待會兒我抱你過去。」

  上個廁所也要繞來繞去的?那多麻煩。「如果你怕我看見你裸體,我不看就是了。」沒力氣走回去,慢慢靠向身後的柱子滑落。

  許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自從林嬌兒遇見了南京城的才子,便茶飯不思,就算朱大祥跟她幹那檔子事時,她心頭也隻想著那要命的情人。這日朱大祥再度來到林嬌兒這兒求歡不果,一時起了口角,林嬌兒大罵:你這個天殺的淫賊,就算你打斷我的腿,我也不會如你的願當乞丐!我一定自立自強,做一番天大的事業給你瞧瞧——」

  「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俊美過頭的男子停筆,很冷靜地說道。

  在矮桌前走來走去,口述不斷的魚半月呆了呆,問道:

  「哪裏不對?」她覺得很好啊。

  很俊美到沒有天理的男子慢慢抬起臉,擱下筆,徐緩說道:

  「一,沒有—個女人會叫自己丈夫淫賊的。」

  「朱大祥共娶三妻,家有美妓跟丫鬟,也稱得上是淫賊了。」她低聲說道。

  他麵不改色,道:

  「二,也沒有一個女人會自立自強,做一番天久的事業。即使有這個心,也不會發生在這個故事裏,完全於理不合。」

  「我覺得很合理啊,難道要她跟才子私奔,順道一路闖事業?」好辦法。

  殷戒的臉皮抽動一下,再道:

  「最不合理的是,朱大祥是名書肆老板。」

  赤腳走到矮桌前,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直到她披著外衣的身子坐在自己的對麵,他才收回視線,移向她有點圓的臉。

  「殷戒。」她半眯著眼。「其實你覺得我故事很差吧?」

  「……尋手稿的是柳苠,我隻是書肆老板,算門外漢,看不出好壞。」他頗為含蓄道,不想明說他完全可以體會柳苠拒絕她手稿的原因。

  「是嗎……你覺得我床戲很火辣嗎?」

  美眸微眯。「你打哪來知道這些事?」她念他寫,才寫一半,就行好幾場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9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