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戀月 作者 席絹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3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水戀月 作者 席絹

水戀月 作者 席絹

內容介紹

一頭銀發在陽光下閃耀著
而銀發的主人有一張絕世的俊美麵孔
像未經塵世沾染,甫出生最純淨的嬰兒般
散播著純潔無瑕的氣息
白淨,優雅的容顏,加上充滿智慧的雙眸
結合成難以形容的美麗脫俗
像天人——像謫仙——像天使!
哦——她的第二隻白馬!
朱水戀當下非常肯定——
她,又,要,戀,愛,了!
更迫不及待——
把,他,帶,回,家!

TOP

第一章

  從純然的美夢掉入絕對的惡夢中,需要多少時間?

  朱水戀深深歎口氣,覺得好哀怨。

  她美麗神聖的初戀——本是永生難忘的豆蔻初情、將會留存在回憶中最珍貴一角的記憶,竟然,就這麼的,成了……一場笑話。幻滅得沒半點美感。

  早該知道世界上不會有為她打造的翩翩俊美男,那種美麗的男人隻存在於反串世界,像歌仔戲裏的小生一般不真實。可是……“喜好”這種東西,一旦確定了之後,十匹牛也拉轉不回來。誰教當年被迷惑得那麼深、那麼重,從此再不入眼其他各式俊男,什麼粗擴豪邁啦、什麼風流瀟灑、文質彬彬啦,都沒有用。

  她死死認定全天下的帥哥隻有一個類型,也就是像韓璿那種集美麗、飄逸、優雅、瀟灑、聰明於一身的人才叫俊男。她這輩子不會對第二種類型流口水了,但為何老天硬要讓她幻滅呢?真是太殘忍了!她朱水戀一不作奸二不犯科,何苦這麼折騰她?

  今兒個一早,她拎著滿滿一公事包的待批文件前來天母,準備將累積了三天的工作交到韓璿手上,順便看看向來不怠忽工作的人因何曠職三天。

  甫一踩入客廳,便看到那三個身為“旭日保全”高級主管的男子,依然像無業遊民般在元宅裏閑蕩。據她所知,“旭日保全”大樓的修補已臻完工,這些人不乖乖回去上班,幹啥子還賴在這邊當食客?

  “我找韓璿,她還在這裏沒錯吧?”打手機不通,三天來音訊全無,八成被元旭日那痞子強製留人,否則韓璿才不會棄工作於不顧哩。

  “其實…我們也不大確定他們是否還在…”

  紀恒倫正好端一盤已冷掉的飯菜下樓,解釋道:“這三天來我們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銀白的樹葉,深藍的樹幹,綿延了一山頭又一山頭,似沒個盡處,整個世界皆在這兩個顏色的基調下構築成各種繽紛。寧靜與祥和的氛圍隨著“銀鈴樹”的版圖擴張,圈圍著世間少有的淨土。

  沒有戰亂、沒有紛擾、沒有雄心勃勃的人。

  這裏是白狼族的領地,而白狼族不僅是狼界的異數,更是所有族群裏不可異議的存在。所謂的“所有族群”,上指宇宙諸神佛,下達冥、魔人各界。

  異數在於,但凡由諸多個體聚集而成的群體必定因著資質上的優劣、力氣上的強弱區分出高下,決定誰該是領導者,誰該是臣民下屬。但白狼族並不,在這個族裏,雖有資質力氣上的優劣之別,卻無身分上的尊卑之分。

  白狼族埋沒有所謂的國土、族長,唯一製定出的常規是敬老尊賢;再加上生性的與世無爭,對物質的追求並不強烈,使得他們數百年來一直得以自外於戰爭紛擾,偏安於銀鈴樹林的國度之內,潛心修行,悠遊自在。

  尊敬所有長上,愛護所有稚童,絕不侵犯別人,但也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不被外人欺侮。因此,當五百年前狼界陷入兵荒馬亂、群雄爭霸的亂世時,白狼族仍維持一貫的和平生活,直至今日。即使分裂的七大狼族仍互有戰事。

  當然,也不是沒人曾試圖攻占下這片美麗樣和。

  自給自足的淨土的。當整個狼界因經年的戰亂弄得秩序大亂、生活困苦、物資短缺,誰都會垂涎唯一投救戰爭蹂躪過的安樂土。但在各自試過幾次後,全無功而返。尤其當他們察覺到白狼族的智魁一白逢朗,再度修煉出精深法力,隨便伸手便能打得千軍萬馬落花流水之後,近一百年以來,再也沒人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把一個男人,而且還可能是敵人的男人大刺刺的帶回家會不會顯得太大膽了些?她聳肩自問。

  朱水戀打開客廳的大燈,十坪大的空間立即明亮起來。這裏當然不是‘殷園’,而是她自大學以來在‘殿華’作牛作馬賺到的錢所購下的私人小窩,共五十坪,兩個房間,一個工作室,以及小小的廚房與客廳,目前仍有五百萬的貸款扛在肩上。唉,台北居,大不易。

  雖然是自找麻煩了一點,但擁有私人的公寓實在是很爽的一件事,比釣到白馬王子更值得慶祝。所以即使‘殷園’又大又舒適,她們這些有經濟能力的人還是各自築了個小巢,把別墅當成度假中心,住在市區上班也方便。

  當然,以‘殷華’的年營業額來說,她們這些大股東哪有叫窮的道理?每年分到個人名下的少說有上億之譜。是呀,上億元的捐款感謝狀。

  祖先有明訓:四家族受殷族之澤被,得以開枝散葉,綿延千秋萬世、平安順利,理應為殷人日夜祈福造其陰德……也之所以,‘殷華’所有的盈餘百分之七十全數捐給慈善機構,救助世界各地的兒童、饑民;百分之二十讚助文化事業,剩下的全數回饋給員工……真是千金散盡,兩手皆空呀。誰會相信朱水戀除了每個月的薪水獎金以外,從不曾拿過公司更多好處呢?

  所以為了早日償清房貸,她三不五時就巴著韓璿要求加薪,並且拗到了更多的津貼與生意談成時可抽的紅利成數。

  現在她一個月底薪十萬,業務衝得凶狠一些,甚至可以領到一百萬左右,但那種情況畢竟不是常有。她是很想抗議啦,但是由於其他人也是相同待遇,她能說什麼呢?韓璿還拿出比她們更多的錢去維持‘殷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事實證明,朱水戀大起大落的悲慘心情隻是一場自尋的煩惱,無謂且多餘。

  此刻她瞠大眼瞪著正對她叫囂的小笨狼,火氣也逐漸上燃中,由得它不知死活的暢快發言,而她已準備好生飲狼血、活剝狼皮以消心頭之恨!

  “你居然把他送走了?眼睜睜看他走掉!?你難道沒有一點點感應力去分辨來人的好壞嗎?虧你體內流有我金狼族的血!我的天呀!我根本不該指望你的,基本上你的老祖宗朱追闊、範小餘這對活寶夫妻本來就不可靠,遺傳真是太可怕了。天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會再回來這邊,他恐怕去中國大陸從頭找起了。真是太失算了……”小金狼拚命碎碎念,還不時丟白眼給朱水戀,萬分的懊惱。

  “自作孽,不可活。”朱水戀冷言冷語的嗤道:“要不是你這死小子沒事弄個印子在我頭上卻不肯說明,硬要故作神秘,寧願被我追殺,豈會錯過他?再玩嘛,反正玩掉小命也是你自找的。”

  “你太不了解我的苦心了!如果你不隨時隨地發火,那麼他就感應不到咒印的氣息,怎麼來找我?要不是我現在太虛弱,驅動不了咒氣,哪需借助你的火氣呀?”小金狼毫無悔意的繼續抱怨。

  失水戀從齒縫擠出聲音:“好偉大的苦心呢,把我當白癡耍很爽對吧?”

  “我哪……有……”金狼驚覺的一閃,準備逃向管於悠安全的懷抱。

  “叩!”這是一顆青芒果K中金狼頭的清響,當場中鏢的小金狼由半空中跌下地,頭暈腦脹的哀號,當然,也引來於悠心疼不已的抱摟入懷。

  “水戀,別欺負小動物。”於悠嗔道。

  “那也得要小動物先別欺到我頭上。”朱水戀睨著那隻三分叫疼、七分作戲的露出一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若棠……你可真給我找了個難題呀。白逢朗苦笑地在心底輕喃。

  站在銀鈴樹王邊,舉自向下眺望著白狼族的領土,在一片銀白與深藍的色澤裏,寧靜平和是唯一的氛圍。他最喜在此沉思、練功、修法。而這裏,也有著最多他的愉快回憶……

  若棠滿一百歲的成年禮,在這裏向他告別……

  “表哥,我要周遊列國,我要親自走過八大狼族,看遍各種風土人情。”像個初生之犢,她純真的晶眸裏閃著對生命的熱情、對世界的好奇與渴望。

  後來……

  “我們該結婚嗎?什麼是愛情?什麼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表哥,我喜歡跟你在一起,這就是了嗎?”溫柔而好奇的甜美嗓音,這麼問著他。

  再後來……

  “表哥,我告訴你哦,世界上居然有那種無禮至極的人,我真是不敢相信。人人都應該是平等的,不該有階級之分不是嗎?為什麼弱者要臣服於強者?而強者理所當然認為別人該膜拜他呢?”困惑而薄怒的她並不明白她已遇到她這一生再也擺脫不了的牛皮糖。

  然後……

  “我不認為我適合活在那種有尊卑之分的地方;明明就是不適應的,不會因為有了愛情便理所當然可以忍受那一切。愛情……居然要這麼選就嗎?想著他時百般甜美,可一想到嫁他後所要承擔的身分,全部都變著了,我不嫁,表哥,還是咱們這兒好,沒煩惱,沒那麼多討厭的事……”可是她並不知道,當她這麼說時,眼神有多麼黯然。不想因為愛情而委屈的人,卻早已被委屈了,像是被困在囹圄裏的蝴蝶,不算折翼,卻也飛不動了……

  最後……

  “表哥,我們之間兄妹之情大過男女之愛;大過,並不表示否定你我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元旭日與韓璿帶了傷回來,證明那些來自狼界的野心份子想必是打算傾巢而出,並由各個麵想打擊他們這一群人了。

  “除了坐以待斃,有沒有更理想的製敵方法?”元旭日將韓璿壓在躺椅上,然後自己也偎了過去。都受傷了,還堅持什麼端正的坐相?躺著不舒服多了?

  他問的自然是白逢朗。目前有能力應付敵人的就隻有他了。這種鬥法的事兒,凡人恐怕幫不上忙。

  白逢朗輕聲說明著:“隻要不出‘殷園’氣場之外,就可避免受傷害。目前已來到人界的,除了黑狼王黑威,還有另兩派人馬——灰狼族的叛軍領袖灰斯,以及不屬於任何一族的康立達。以狼族而言,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通過人狼互通的結界之門。各族王者、領袖之外,再就是一些體質特殊、不受結界所困的奇人。”

  “對呀!對呀!各界有各界的法規,若人人都可任意來去任何一個空間造亂,不就天下大亂了?”殷佑補充說明。

  朱水戀微微一笑。

  “是啊,來了一隻小笨狼就使得天下大亂,要是再多來一些,人界不就要滅亡啦。”

  “你——汪汪汪!”惱羞成怒的咆哮聲又起。

  管於悠好笑的抱起小金狼安撫,問道:“那白先生的意思是說,即使狼界裏還有一軍隊的野心份子,但來到人界的就隻有三個法力高深的領袖了?”

  “倒也不一定。若他們肯耗損法力帶數名高手前來,那恐怕還會多來幾個。”白逢朗低頭想了下,再道:“不出七名。因為再多一些,他們的法力便要耗去五成以上,以他們好不容易複原的身體來說,不會再去損害它。”

  朱水戀著向他。

  “那你呢?如果五百年前是兩敗俱傷的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攻擊的速度快到沒有哪一個人能立即做好迎戰的準備,至少人類絕對做不到。

  一團巨大的黑火就這麼猖狂的擊碎一整麵防彈玻璃,隨著四散的碎玻璃一同向她們兩人射過來。

  韓璿抱著朱水戀往後一蹬,沙發翻倒成屏障的同時更順勢往更堅固的水泥牆那方滾去。這同時,那沙發已被擊成無數的碎片。

  救援來得很快——謝天謝他。白逢朗以一道白氣震開那團黑氣,並尚能趁機畫出一道咒語投向韓璿這方,就見一個半圓型的防護罩牢牢的保護住她們不被任何攻擊傷害到,也不會被碎片刺中。

  這場打鬥不隻是比武術,更是大鬥法。在元旭日衝進來以烈火劍猛攻那團黑火時,那黑火似是不想應付兩方攻擊,轉而往上奔竄,穿越過天花板。白逢朗立即跟上,也是白光一閃,在天花板處消失。

  元旭日瞪大眼,滿心不爽,直奔向破了一大洞的窗口,飛躍而出,以輕功使力上去。沒法術的人也隻能用這麼歹命的方式了。

  “呃……”朱水戀張口想叫,但韓璿拉住她。她不明其意,但也隻有靜靜的等待了。

  果然,是調虎高山之計。不到一分鍾,另三道黑影閃了進來,其中一人低聲“帶走他們,快。”

  “他們周遭有咒法保護!”手下報告道。

  “讓我來!”領頭者抽出一把利劍,正在施咒——他能做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元旭日像是早預知這種情況,再度飛進來時根本不給對方使用法術的時間,一挑一刺一劃,三個背對他的人立即軟倒在地,昏死個不明不白。

  身為凡人的元旭日沒有法力,但他擁有烈火劍這種神器,優勢在於他必須夠快,否則別人隨便變不見,他哪刺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當兩人獨處時,尷尬的氣氛再度浮現,狠狠澆息了朱水戀前一秒的興高采烈。對哦,差點忘了剛才客廳裏的事件……他恐怕是聽到她的直言了,那麼他……作何感想呢?

  車子正開往鬆山機場的方向,由於車況還不錯,她得以偷空瞄他,想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指數如何。

  白逢朗坐上車之後保持沉默,深邃的眸子在視遠方,俊美的麵孔像在思索什麼,並不容易看出情緒;他可以感覺到朱水戀正吊著心口對他察言觀色,但她恐怕猜想不到他滿腦子盡是被她攪得混亂的思緒,無從整理起。

  他一向是思慮清晰、行止從容,不被任何突如其來的事件動搖分毫的人;但偏偏她成了他生命中每一次例外的創造者。常常留給他滿腹疑惑後,轉個身便忘了似,再相見時又是欣喜的麵貌,從不對之前的行為懺海。

  她到底是精明還是迷糊?或著腦袋結構異於常人?可以立即遺忘掉前一刻的豐功偉業——包括吻了他之後,逃得老遠:在前一天看似傷心欲絕,攪得他愧疚擔心,第二天卻笑得天下太平,讓他狼狽的覺得自己的掛心似乎有點蠢。

  當然,每一次相見,她的笑容絕對是打心底發出來的,她是真的很開心見到他、很喜歡接近他,但也每一次都弄得他無所適從。

  她像隻壞貓,逕自闖亂了別人的領域後一走了之,不負責收拾的,偏又無辜得讓人苛責不了她,因為她是真的不明白他做了什麼,她光負責擺平她自己就很吃力。

  沒錯,他看得出來她的心總在大起大落間煎熬,否則銀鈴咒的光芒不會一日數十變,忽爾強、忽爾弱的讓人看得憂心,總猜想著她又怎麼了。

  然後……不由自主的愈來愈注意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朱水戀認為自己受夠了。

  為什麼她得忍受小金狼指控又哀怨的眼光?她又沒做什麼殺人放火的壞事,幹嘛用那種‘就是你這禍源’的眼神三不五時住她身上瞄來?

  第一百次。

  “夠了!”玉掌用力拍擊茶幾以壯自己磅礴的氣勢。可是……噢,真痛!

  “什麼夠了?發生什麼事了?”正在寫作業的於悠嚇了一跳,一時不能理解此刻發生了什麼事。

  呼著自己的紅燒鳳爪,無礙於她指控的動作——“笨狼,你已經瞄了我一百次了!有什麼不爽就說出來,畏畏縮縮的像條受虐狗,有沒有狼格呀你?虧你還是狼王子咧!”

  “佑佑,你怎麼了?”於悠將小金狼抱入懷中親熱廝磨一番,輕聲問著。

  星期天的一大清早,客廳冷清得緊,隻有兩個女子與一匹狼。早餐都還沒吃完呢,天曉得哪來的興致發火?又是哪來的力氣啊?真匪夷所思。於悠自己就沒這麼旺盛的精力,不免對朱水戀佩服不已。

  股佑再瞄了朱水戀一眼,哼聲道:“都是她啦!害我舅回白狼族去了。”

  “他是送妹妹回家好不好!改天就回來了,幹嘛講得像是被我害得將會一去不複返!”朱水戀大聲道。

  “本來莞姨可以自己回去的,要不是因為你,他幹嘛也走了?我感覺得出來他心情很複雜,氣息也不若平常的沉穩。”

  “請問我到底對他做了什麼?我是奸了他、還是蹂躪了他?”很忍耐、很忍耐的聲音。

  殷佑不甘示弱道:“你對他告白!你對他性騷擾!”

  喝!原來告白等於性騷擾?

  “你當我的感情是什麼?瘟疫還是霍亂?是不值分文的俗爛品嗎?愛上他就會汙了他似的!什麼東西啊你!”簡直是對她最大的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3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