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焚身 作者 席絹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3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旭日焚身 作者 席絹

旭日焚身 作者 席絹

內容介紹

當初閑著無聊,以他的名成立了“旭日保全”
原本隻想小家小業賺賺零花錢好養老,不料竟坐大到如今這般聲勢
還讓他成了傳說中神秘厲害無所不能,飛天遁地的代名詞
他是不在意啦,反正那都不關他的事
但。一向狂妄的心卻為眼前的一幕悸動了!隻一瞬間,他就決定——
要定他了!管他是男是女——
嗬!他是五百年前狼王殷族的首席戰將?
五百年前的恩怨情仇再這一世原版重現?
他的“他”是小狼王惡作劇下牽的姻緣線?
故事情節太複雜,卻依舊阻擋不了他要攻陷他最後防線的決心——
不會吧?所,有,人,都,被,騙,了?!
他——她她她——

[ 本帖最後由 碧海晴天 於 2010-10-25 21:17 編輯 ]

TOP

第一章

  碰”地一聲巨響,宣告了朱大小姐極度不悅的訊息,差點沒把整扇雕工完美的檜木門給拆了!

  識時務的人都知道此刻最好生人匆近朱水戀方圓百裏之內,否則被成灰屑恕不負責。

  怒火燒得很旺的朱大小姐很快的嚇退了韓璿的兩名機要秘書、四位主管、一位端茶進來後便舍不得退出的小妹。偌大的主席辦公室霎時冷清得隻剩冷氣運轉的細微聲響,以及除了韓璿之外,另一名看來嬌貴無比的大美人。

  “是誰惹了我們朱大小姐啦?好大的膽子。”

  韓璿優雅的將手中的細長淡煙往煙灰缸彈了下,再放置回薄紅的唇間,一派風流瀟灑的氣勢,絲毫不見公事被打斷的不悅神色,悠閑得像正在墾丁海邊度假。

  嬌貴美人眼見朱水戀似有飛奔到韓璿懷中尋求慰惜的打算,立即先下手為強的跳離原本所坐的單人沙發,一個曼妙的空中側翻,正好來個投懷送抱,將自己送到韓璿腿上。

  “喂!讓開,那是我的位置!”

  朱水戀暴跳如雷的開始罵人了。

  “你這個死慢吞吞,哪邊涼快就哪邊閃,沒事也別持在我們神聖的辦公場所當花瓶,順便製造緋聞,敗壞我們韓璿早已狠籍得不能再狼藉的名聲!”

  嬌貴美人輕噘著紅豔的櫻唇,細聲細氣的抗議:“人家叫季曼曼,不叫慢吞吞,你真是沒記性。跟你認識了十年,你還是記不住要不要去檢查一下腦子?我真擔心你有什麼病卻沒被發現呢。”

  “你才該擔心自己呢!一腦子草包像會無性生殖,不斷的糊化你的腦細胞,以後公司裏要是缺漿糊可以不必買,直接劈開你的頭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了!”朱水戀扯不開季曼曼以占領最佳位置,隻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季曼曼打扮得有如一隻光芒萬丈的開屏孔雀,款款走入“旭日保全”的大本營,迷眩了一票男男女女皆睜不開眼、回不了神。纖纖玉指遞出自己的名片,軟嫩櫻唇輕吐出綿綿儂音:“我是季曼曼,與元旭日先生有約。”

  “哦?啊!是……”吐出好幾個無意義的聲音,接待小姐恍恍惚惚的收過名片,久久才跳起來低呼:“與元先生有約?!不會吧?”他們神秘的元先生不是一向不見人的嗎?是不是大美人在嚇她呀?

  “你不妨打個電話上去確定一下,可以嗎?”

  季曼曼不愧她“慢吞吞”的芳名,舉手投足間百般的慢條斯理,別人口中時間就是金錢的說法用在她身上是失敗的。啟口催促接待小姐上達天聽的同時,她已移身到開飲機那方,替自己泡了杯烏龍茶啜飲。

  滿意的看到接待小姐打電話上去確定這個令人跌破眼鏡的約會是否屬實,季曼曼不免又要暗自偷笑好幾下。想不到水戀使盡百寶也見不著的大人物。竟就這麼輕易的讓她約到了。

  說來也真是個很奇怪的機緣。就是昨天呀,她好無聊的從公關部門一路晃上了韓璿的辦公地盤,想找韓璿撒撒嬌、親親愛愛一番,順便看看鬥嘴損友水戀有沒有趁機吃璿的豆腐,兩人也好磨一磨快要生鏽的嘴皮子;不料韓璿開會去了,水戀搭機南下巡視分公司,害她好生無聊,隻好窩在璿的大辦公椅上批批公文,賢慧的替璿分憂解勞。不然還能怎麼辦?她自己手邊的工作做得一件也不剩,這兩天又沒什麼重大客戶要接待,無聊到連蚊子也沒得打的情況下,隻好拿璿桌上的文件開刀了。堆積如山……嘖!看了真不舒坦。但誰教璿是超人呢,又是總主席。解決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韓璿從沒料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元旭日。

  事實上他沒把元旭日的“三日”之約放在心上,反正元旭日總會按捺不住的前來找他,他以逸待勞又何妨。何況他這麼忙。除非元旭日放棄了要見他的念頭,那他才會勞駕自己從密密麻麻的行程裏撥冗求見。

  這一天,是這樣的——正在會議室透過電腦連線與日本的“王樣企業”協談合作細節,兩方人馬陣容皆是堅強,各有精算師、律師,以及相關部門人員。正談論得方興未艾時,會議室大門突然被大力推開,門板沉重的撞擊到牆壁發出巨響後,再彈回來者身上。眾人驚魂未定的一致看向大門——而大門則在闖入者不耐煩的一扯之下,魂歸離恨天。這時大夥才知道,原來花梨木所製的門板竟是不堪一擊到這種地步。

  “你……你是誰?想做什麼?”會議室內最碩壯的業務副理大聲地問著,極力要表現出大無畏的氣魄,但略微口吃的聲音弱了不少氣勢。

  站在大門口的男子雖高大,但還不至於高得像籃球選手。身著名貴衣裝,卻是不修飾的展現出淩亂——西裝末扣上,領帶鬆垮垮的,襯衫扣子也打開了兩顆,兩隻手臂上的衣袖撩到肘攣處;再往下看,他一手拎著工具箱,一手抓著一把螺絲起子,怎麼看都覺得威嚇的力道十足,即使他不致高大到離譜的地步,而且他隻有一個人。

  一個像海盜的男子。

  韓璿迅速的對螢幕另一方的日本人員致歉,並終止連線,才要轉身麵對這個不速之客——八九不離十的必是那個喚作元旭日的人無疑。那人竟已閃身到眼前來,無視周遭略感擁擠的人牆,輕而易舉的過來這方,對他造成視覺上的壓迫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每個月的第一個周末,“殷華”的四個掌權者必定會在位於陽明山上的“殷園”一同用餐,並且討論一些公事以外的進展。

  這四人自然是韓璿、朱水戀、季曼曼以及管於悠了。

  平常因為工作的關係,也隻有管於悠一人住在殷園這個大本營,其他三人都在市區安置了一個住所。

  “好不容易查到了,才發現幾天前‘滔海幫’早被滅了,現在一票人因為販毒被關進監獄,斷了咱們好不容易才查到眉目的線索。”朱水戀懊惱不已的叫著。

  這種永遠抓不到確切線索的挫敗感幾乎要逼瘋她。

  季曼曼也斂起一貫懶洋洋的甜笑,更沒什麼心情奚落水戀的失敗。再度斷掉已追查數月的線索,隻代表狡儈的敵人比她們所能想像的更為邪惡難纏無比。

  而敵人逞凶的次數由愈見頻繁來猜測,必定是有什麼事即將發生,隨著時間愈來愈迫切,發動的攻擊也就愈淩厲。

  但被攻擊的他們卻仍是一籌莫展,除了防守之外,什麼也不能做。因為他們至今仍查不出對手的來曆,隻能等著挨打。

  沒有人願意處在這種弱勢,但卻又無可奈何。

  也難怪朱水戀煩躁了起來,連季曼曼自己也快要在這股壓力之下爆發出挫敗的熊熊怒火。

  “動手消滅‘滔海幫’的是元旭日。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是為了不讓我們循線查到更多嗎?莫非他正是隱在暗處的敵人之一?”季曼曼問著。

  韓璿揉了探微微發疼的額角,在連續工作了十小時之後,還要麵對更多難以處理的問題,再剛強的人也要倍覺心力交瘁了。

  “我不那麼認為。”他緩緩指出:“這些年來我們盯過一些線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有點離譜,被陌生人載到了陌生的地段後,才發現開車的人不是原本天天接她上學、放學的司機王伯。

  管於悠圓圓的大眼直打量著回頭對她笑的陌生男子。他不是很帥,但五官很立體,看得出來體格很好,剛才她居然一點也沒發現矮胖的王伯“突然”變身了,不知是她眼力與警覺力太差,還是這個陌生人掩飾得太好。

  男子露出一抹笑意,頂了頂帽沿——

  “哈羅,小妹妹,你很鎮定喔。”言語裏滿是對她膽氣的讚賞。

  “謝謝。”管於悠很有禮貌的頷首。“如果你能送我回家,我會更感謝你,這位大叔。”

  “辦不到。”男子幹淨俐落的拒絕。

  管於悠歪著小頭顱,不解道:“我知道你對我並沒有惡意,不放我回家是什麼道理呢?”

  男子低笑——

  “小娃娃,你又知道什麼善意惡意了?這麼天真無邪而想安然在台灣生存下去,你需要更多的祝福。願上帝保佑你。”

  於悠並不反駁,更加仔細看著他——由他的眉宇到他的雙眸,腦中閃過一個認知使她脫口笑問:“呀!你就是元旭日。”

  向來不會對任何事感到詫異的元旭日不免要對小女生的猜謎能力動容了,他挑高雙眉——

  “何以見得?”他不記得自己幾時成了人盡皆知的公眾人物。

  “你好。”原來自己的直覺百分之目的命中,管於悠笑了一下,才道:“最近你幫了我們不少忙、害我們都遇不到殺手,我以為你該是死盯著璿不放才是,怎麼還有餘暇來我這兒呢?”

  “我問了一個問題。”元旭日不耐煩於這票女人老是忽視他的問題,逕自反問了一串,竟還巴望他回答。真是!

  於悠愣了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少女管於悠蹲在地上細細觸撫著被火燒過的痕跡,逕自喃喃低語了起來:“好奇怪的痕跡啊……是嗎?那代表什麼呢?

  ……啊!真的?沒騙我?……這是好還是不好呢?

  ……”

  她自個兒說得不亦樂乎,站在門邊抱胸觀看的元旭日則開始沒耐心的翻白眼“嗟!外表看來好好的小鬼竟是個小瘋子。”他轉頭喚著與地隔五公尺遠的韓璿:“喂!璿桑,帶她去吃藥吧。”倒轉的麵孔清楚呈現一枚烏青揍痕。這是幾個小時前強索一記深吻的代價。但他看來卻一點反省也沒有,反倒還得意兮兮得緊。

  肯定了自己對韓璿這個同性沒有排拒之意後,他也就很快樂的泅入同性之愛的世界裏。接下來該探測更進一步了,不知道身體之間的親密會不會產生排斥?好期待。

  韓璿不搭理元旭日,專注的看著於悠的檢查。在真正的敵人終於出現之後,他必須掌握更多有利的資訊來備戰與擬定迎戰方針。

  很明顯的,他們將麵對的不是人類,或者,是有異能的人類。乍看之下會感到似乎無計可施,畢竟他們皆隻是身手還算敏捷的尋常人類而已。但對於此倒也沒有太多憂慮。近二十代以來,這個危機一直是存在的,而從沒有某一代的護令使者遭受身亡的下場,頂多是受傷而已。那表示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守護著身為凡人的他們。

  不過比起之前每一任的使者而言,他們這一代遭到行刺的次數簡直是多得難以許動。

  因為,時間近了。

  因為,守護他們不受侵害的力量將要耗盡了。

  因為,五百年的傳承,終點即將劃下了。

  詳讀了所有記載下來的事件史,也推敲不出這五百年之所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紀恒倫等三人從未曾見過元旭日以這麼狼狽的麵貌出現在大夥兒麵前。天哪……一個被披薩紋身的男人!

  他們狂笑到元旭日終於沐浴完畢出來,還止不了笑聲。當然不是不怕皮肉痛的,元旭日一火起來誰也說不準會怎樣。但大多時候他是縱容合夥人的無法無天。害自己形狀百般落魄可笑時,從來就不禁止別人開心一下。因為他自己也常常這麼做。他不是禁不起的人。

  “老大,從今天起,我才真正佩服起韓璿了。他真是要得!”林有安翹起大拇指讚賞著。不必問也知道能動到他們老大的非韓璿莫屬。

  一方麵是身手上的勢均力敵;再者,則是元旭日也隻容許韓璿這麼對他。其他人再強再厲害,也絕對達不到這種功業。

  “你懂什麼,人家老大玩得可開心了。他們這是在增進情人間的情趣。”範宇文說著自己的看法。

  紀恒倫自認是正常而普通的人類,實在不能理解世上竟有這麼傷重的談情說愛模式。

  “旭日老大,如果談個戀愛就這樣了,那等你們結了婚之後,你還有命嗎?”他身為最佳秘書,近來常為了大筆的跌打損傷藥支出而憂心不已。

  不是心疼那點錢,而是老大身上的青青綠綠似乎永不會褪去,真是可怕!

  可見韓璿那人粗魯得不知何為憐香惜玉。

  “誰說他們要結婚?同性戀既然置身於世俗規範外,那麼幹啥子硬去湊那種世俗所規範出的婚姻關係?在一起就成了嘛,何必結婚?”林有安不以為然的反駁。

  “可是,不管男男戀或男女戀,最後不都希望經由某種儀式來傳達終生相守的誓約嗎?”

  “純情的恒論老弟,你落伍了。等哪天你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時間往後推了四天。元旭日胸口拆線,並且可以坐起身,身體也在迅速複原中,博得“超人”的美名。醫生凸了眼的嘖嘖稱奇,差點沒要求元旭日到醫院做檢查,並獻一些血液以供醫學研究其是否有奇特的基因。當然,那隻能是醫生的妄想。

  今天,是個開誠布公的好時機。也不算是什麼良辰吉時啦!隻不過就是元旭日打定主意要在今天弄個一清二楚,然後每個人就得排排坐在客廳裏,沒一個能缺席。

  當然啦,原本上班的,全被‘請’了回來,要缺席還真有點難。目前公司處於大肆整修中的“旭日保全”頭頭們赫然在列,稱聲無處可去,硬是擠來天母這一邊。看在他們押人有功的份上,元旭日也就不趕人,免得三個大男人合唱亞細亞的孤兒來茶毒他的耳朵。

  “哪裏來的笨狗?”

  由於一直躺在床上,並大半時間都是在睡眠,元旭日又不想見韓璿以外的閑雜人,所以他並不知道這隻金狼怎麼會出現在他的住處。

  “嗷!”被喚為笨狗的小金狼叫了聲。

  “幹嘛?想用你還沒長齊的牙齒咬我呀?笨狗!

  “汪汪!”

  “雖然冬天還沒到,但先做件金狗毛大衣也不錯。”

  “嗚……汪汪汪!”

  真神!這樣也可以溝通,並且吵得自得其樂,眾人幾乎要拍手叫好起來。

  “好啦,不要吵架。”於悠抱回跳到床上“吵架”的小金狼,生怕它一身美美的皮毛就這麼被剝去當大衣。

  “你真聽得懂它的話?”林有安訝然問。

  “可以。”於悠點頭。

  “少蓋了。”才不信。

  “它剛才罵元旭日死性不改,還是那麼嘴壞,很想一腳踩扁他。”

  “真的假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很稀奇耶,看到韓璿在發呆。

  季曼曼輕手輕腳的放下簡報,打量著一向是工作狂的韓璿,猜測他失神的原因,也同時讚歎著他的俊美。全公司的人都喜歡盯著他看——如果有機會的話。因為韓璿的長相滿足了所有女人對“俊美”兩個字的幻想,根本不是那些影劇界號稱奶油小生比得上的。

  俊美而不感陰柔,英氣而不威迫太過,總是舉止從容。談笑用兵,精明的腦袋似乎從來沒有休息的時刻。真是令人心儀不已呀!

  好想、好想把他占為己有喔……

  “幹嘛望著我發呆?”韓璿很快的發現辦公室內多了一個人,立即收拾起散漫、滿是閑適的神色。

  “你很好看嘛。”她支肘靠在大辦公桌上,俯低的身形露出胸前的大半美好春光,妖媚地看著他道:“你在發呆?在想什麼呢?”

  “在想怎麼替殷佑得到另兩塊令牌。”

  “少來,那又不是我們可以主導的。小家夥不是說了,那什麼‘月’什麼‘星’的,又不存在於人世間,咱們凡人又到不了狼界,那當然就是它自個兒來想辦法了,我們能做的就隻是等待而已。”季曼曼柔媚問道:“你……是不是在煩元旭日呀?”

  這些日子以來,隨著元旭日神速的恢複中,他也愈加不安分的對韓璿手來腳來的,常常弄得較勁身手,大肆運動一番。有時韓璿會被偷吻成功,有時元旭日會被踢得老遠——然後不是跌向沙發就是跌向床。相信韓璿自己知道,他變得手軟了。

  不知是顧忌著元旭日的病體,還是自己的心態隱隱轉變,似乎再也心狠手辣不起來。

  見韓璿沒有回答,她接著道:“看來他是打定主意要纏死你了,怎麼辦?”

  “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3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