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傳說 作者:無妄蟲災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天才傳說 作者:無妄蟲災 (全書完)

本帖已經被作者加入個人空間

天才傳說 作者:無妄蟲災 (全書完)

 一個平凡的天才少年,因情被害入獄,在監獄中感悟到人生的殘酷,捲起監獄風暴,腳踏監獄四霸,手收四方小弟!出獄入學,囂張的實力,導演一場又一場讓人恐懼的大事件,華夏第一大學,因為而顫抖,踏入黑道,捲起一場場血雨腥風……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0-9-15 23:5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于子晴 經驗 +50 內容精彩 2010-9-16 11:15
  • 于子晴 金幣 +50 內容精彩 2010-9-16 11:15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一章 痛過,也愛過!

  2010年,中國這個東方雄獅完全甦醒,達到了真正的崛起,中國成了世界第一大經濟軍事強國,但暗中,所謂的中國威脅論,隨著中國的發展漫延的更加厲害,明爭暗鬥時有發生。

  作為發展不久的互聯網,在中國還是一項准發達技術,西方,正抓住這項弱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無數隱形的黑客對中國的網絡發起攻擊。

  黑夜,在中國某處,所有人都在緊張地忙碌著,拚命地敲著的鍵盤,時而會有一二聲硬邦邦的報告聲,但每一次的報告,都讓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扯緊了幾分。

  「報告,南方網絡第一層防火牆被攻破。」

  「報告,南方網絡第二層防火牆失守。」

  「報告,南方網絡吃緊,要求增援。」

  同時,一道指令傳來:南方網絡所有的防守,只集中在長三角區,其他的區的防守撤除,全力防守北方網絡。

  %%%%%%%%%%%%%%%%%%%%

  在中國的另一處,烏隆隆的地方,一塊屏幕發出微弱的螢光,螢光下一道年輕的臉逐漸出現,看上去只有十幾歲左右,看到螢光,少年輕吸了口氣,「總算連接上了,媽的,還真不容易。」

  「咦,無法訪問!」少年奇怪地道了句。

  少年馬上接著輸了幾個網址,最後的結果都是無法訪問,少年略微停頓後,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幾下,螢光下,少年的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微笑,有若成人一般的笑容,讓人的內心感到一陣寒磣。

  只見那手指有如龍舞,有如蛇行,有如蝸爬,時而迅若猛虎下山,時而慢若霸王龍步,每一步必天地搖晃……

  %%%%%%%%%%%%%%%%%

  在西方的某一處角落,一群紅毛鬼正哇哇大叫,只要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二章 反抗

  這一切深深的刺痛了林梵那脆弱的心,一個十幾年才擁有一個朋友兼愛人的女人,他是如何的看重,就像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求你,放手吧,給我一個空間,給我一個可以呼吸的空間,我已經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白馬王子。」思雅平淡的說道,哭過了,思緒,清澈的溪水一般,此時她十分的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我可以放手,請給我最後思念你的擁抱!」林梵用力的抱住了思雅,黑客那敏感的神精即使在不思考的狀態也能讓他知道這是一個極端危險的信號。

  「快放手,你把思雅抱得快喘不過氣了。」這時從旁邊鑽出一個英俊的少年,硬生生的掰開林梵那緊緊抱住思雅的手。

  「咳咳!」終於鬆了口氣,思雅不停的咳嗽著,又眼充滿了恐懼的看著林梵,剛才要不是趙強跑出來阻止,只怕自己都會被他抱得斷氣了。

  懷中的她被扯開了,默然的抬起了頭,看見趙強眼裡那嘲知的眼光,「是你對嗎?一切都是你做的對嗎?」血絲佈滿了整個眼球,此時林梵回想起以往的一切,所有的事實都在說明,他跟自己稱兄道弟是別有用心,以思雅的家勢,根本就不可能配得上他,這不過是一場遊戲,讓他怒火叢生!

  一看就是個失去理智發狂的人,沒有了她世界將不會再有光明,天才黑客又怎麼樣,一樣有心,一樣有肝,一樣有七情六慾,讓他割捨這三年唯一的溫暖,這比殺了他還難受,孤傲不過是寂寞背後的面具,而面前的這個少年就是將自己逼上絕路的富有少爺,想想以往,原來他所做的一切是那樣的虛偽,學校同學何止千八百,為什麼他會選擇自己這個在所有人眼中一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三章 警混對話

  「卡」一聲手銬聲,讓失神中的林梵,清醒了過來,即使再高傲,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一定要詰明白:「警察叔叔,不是我,是他們打我,我才反擊的,這一切不是我的錯。」林梵此時腦子裡在亂很得,還不是很清醒。望著清靈的藍天,世間卻如此的醜陋淡淡的眼光從內心深處泛起出來。

  一警官皺了下眉頭,「是不是你的錯,那不是你說的算,跟我們走一趟!」擒拿住林梵的肩甲,語氣生硬的說道,一看知道是個老手,警官的原則就是不論對錯,一律到局子裡說明白,這是為了給有後門的人有時間去找人,當然這也是給自己賺錢的機會!

  林梵的臉因身上的傷而變得更蒼白了,輕顫著,喃喃了幾下嘴唇,竟然說不出一句話來,原來他們是一夥的!在華夏國無權無勢只要進去監獄就只有挨打的份,能不能活著出來,那還是另一說。

  「老陣,我也覺得有蹊蹺,看他的衣服不過是個學生,再看看那群人,根本就是社會上的敗類,除了一個手臂剛剛受傷,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受傷,再看看他鼻青臉腫,全身到外都是腳印……

  「小張啊!你剛出校門,對我們這行不太懂,年輕人有衝勁是好事,一但過了頭,那就會給自己找麻煩,你多看看,就好了,以後有你學的。「那老警員委婉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這時跑散的混混了跑了過來,一邊給那老警員敬煙,一邊點火,嘴裡嘻笑道:「還是老哥你明白事理,您看他手持凶器的,這街坊鄰居可都看見了。」轉過頭大吼道:「你們都看到了,對不對啊!」語氣有些陰沉,讓人聽著心裡發毛。

  四周的群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吱唔不出聲來,見這群混混那陰狠的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四章 黑暗的世界(上)

  「陳老我打個電話!」在經得他同意之後,雜毛抽出自己那根很炫的手機,得意洋洋的給趙強撥了個電話。

  「強哥,事情辦好了,不過不太順利,那小子抽刀子砍傷了一個兄弟,後被警察逮捕了,嗯!對!……好的,那接下來的事,就麻煩強哥你了。」

  回到別墅中,趙強皺了皺眉頭,既然老天給了這次機會,那你就進塍籠子裡吧,林梵你可不要怪我,從小到大,沒人敢打我一下,你是第一個,眼中陰霾之色遍佈,轉眼淫蕩的笑容布上那英俊的臉頰,這一次「娛樂」不過是為了上別人的女人而已,再狠狠的折磨男方,從中得到變態的快感。

  「強哥你家好大啊!看都看不過來。」樓上傳來思雅的驚呼聲,有錢人就是有錢人,一看那些擺飾就知道不是一般的貨色,隨便一個,估計都要媽媽一個月的工資,眼裡滿是驚奇。

  趙強微笑的看著從數梯口走出來的思雅,「這一切以後都是你的。」

  思雅的臉紅了起來,「討厭,人家什麼時候說過要嫁給你。」跺了跺蓮足嗔導的朝著樓上跑去,心裡充滿了甜蜜,以自己的條件配趙強,實在是高攀了,心下有些不安。

  趙強播通了在省裡當大官的叔叔的電話……

  平陽市總局接到了省局親自下達的命令:對故意傷他人的犯罪嫌疑人,林梵進行從嚴,從快,從重的審罰,還老百姓一個寧靜的平陽……

  靜靜閉著眼睛的林梵沒有感受到那一步步逼進的危機,臉上充滿著幸福的微笑,腦中不時的閃過與思雅嬉笑玩鬧的日子,平凡而快樂,因為他已經知道了,像這樣的日子以將會有可能永遠再也沒有了,他有著很強的預感,將來的路會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五章 黑暗的世界(中)

  陳警官繼續引誘的說道:「後來,你引起眾怒被自己的同學圍起來毆打對嗎?」

  聽到這裡小張實在是忍不住了,站也起來,嘴巴呢喃了幾下,竟說不出話來,抽出一根煙,顫抖著手指頭,點了幾次火,竟然點不起來,向審訊室外走去,內心中充滿了痛苦與憤怒。

  老陳看著他的樣也很無奈,這一階段必須是所有從學院出來的畢業實習警察所要面對的,自己也是這麼走過來的。

  「是!」林梵真的很想說他們打了自己,但一想起他的交代,就硬生生的止住了,心裡充滿了說不出的不甘,林梵知道自己已經被套住了,一個無權無勢的人被套住了,只能順從的把脖子伸長,讓人家主宰自己的生命,反搞只會加快死亡的進程,只要把握住可能出現的時機,才有逃過一劫的可能。

  「後來你就抓起刀朝那些人砍去對嗎?」極其模糊的話,引誘著林梵的思緒。

  「是!」肋處的疼痛已經讓林梵的頭開始昏旋起來,原本就瘦弱的身子骨,此時完全的體現出被重歐後的後遺症。

  緊接老陳問了幾個無關痛癢的話,並給了林梵辯駁的機會,卻無實質作用。

  看著他捂著肋處,越來越痛苦,人都慢慢的縮了起來,頭壓在桌上,汗不停的從客間滑落,打濕了一大片的桌子。

  將口供推了過去,「看一下,沒有問題的話,就簽個名,並且在每個段落結尾和段落中的塗劃處進行按壓。」把姝紅也推了過去。

  劇烈的痛苦,讓林梵的視力都開始模糊了,桌上的筆,都幻起了虛影,模索了好幾次,才抓到了筆,連看也不看一下,就簽下了大名,冷汗嘩嘩的流著,林梵的鼻子都聞到到了口供上的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六章 黑暗的世界(下)

  一把鋒銳的手術刀,劃過小李的警服,要不是他閃得快,恐怕裂開的就不是警服,而是小腹了,冷汗都給嚇出來了,看著周老兩眼冒火,趕快閃人,引得旁邊的人側目連連,很奇怪這個平日裡性格溫和的醫界導師為什麼會如此的盛怒。

  「看看!」周老氣得混身發抖,「這群沒良心的傢伙,如此為官……

  「導師,您別生怕,氣壞了身子就不好了。」旁邊的小楊同志嚇壞了,導師他可是有著輕微的心臟病,萬一發病了,那可是天大的事。

  周老無意間看到林梵那冰冷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的感激,心中略微寬慰,輕聲的說道:「孩子,你別擔心,只要我有一口氣在,絕不會讓你受到一點傷害,好好養傷,等傷好了,再告訴我事情的始末好嗎?」

  林梵輕輕的眨了兩下眼睛,原本平淡的臉上露出了一點微笑,可讓周老高興壞了。

  倒是把旁邊的小場給嚇壞了,對於心臟病患者,大喜大怒,那可是最大的忌諱,卻不敢橫加阻止,氣惱的只好沖旁邊的人一喝道:「沒看見地板髒了嗎?瞧這眼利勁,能辦什麼事?」

  可把旁邊的那個實習生給委屈得,眼淚差點兒掉出來。

  「你好好的睡一覺,要是覺得身上癢,千萬別用手去抓,有什麼事可以直接找我。」說完有點不放心,對旁邊的醫護人員吩咐了幾句,這一切林梵都看到眼裡,心裡暖洋洋的,沒想到還會有人關心自己,放鬆了那緊張許久的心,眼皮子再也止不住慢慢的合上了。

  警察局中,「咚咚咚!「三聲敲門聲。

  「人帶回來了?」辦公桌前的局長頭也沒有抬直接問道。

  小李有點尷尬,「沒有!」

  聽到這樣的回答,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七章 審判?

  在一幢別墅中,局長帶著老陳與小李、小張一起探訪周老。

  一見到這群「人民警察」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周老不由勃然大怒,「怎麼?抓人還追到我家裡來了。」想想就氣得鬍子都快蹺起來了,因為擔心他們還會到醫院拿人,所以周老把林梵移到自己的家裡靜養。

  三人一見周老那生氣的樣,不由得苦笑,「別,周老你放寬心,我們絕不是來拿林梵的。」沒想到周到竟把林梵帶到自己的別墅裡養傷,足見他是鐵了心要管這件事了,想想冷汗差點沒滑落下來,來得真不是時候啊。

  「什麼意思?」一聽不是抓林梵的,周老放緩了口氣有點疑惑。

  「周老說實在的,我們也不想與您為難,這一切不是過奉上級的命令,您也知道抗令,說輕點就讓咱回家養老,重點恐怕我們都要以玩乎職守罪,到監獄裡呆幾天了。」

  周老聽出了其中的意味,「你們是說,這件事另有其人在主使。」

  局長總算鬆了口氣了,有點討好的說道,「不然呢?您就是借我兩膽,我也不敢在您面前班門弄斧。」

  平靜下來的周老皺著眉頭,「說?」一個字說明了他內心的迫切心情。

  局長轉頭對老陳說道:「事情的經過你比較清楚,你來給周老詳細解釋說明一下。」

  陳警官點了點頭,對周老說道:「幾天前,也就是平凡入院的那一天……

  聽完這長達半小時的講述,周老再也忍不住了,博然大怒,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直在客廳裡轉悠,最後才說道:「我實在是不敢想信!就是那些貪官在貪贓枉法的時候,或是為了權或是為了錢,沒想到竟有如此為一個小輩,設計強搶他人女友,而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八章 從法庭到監獄

  「沒什麼!反正我也沒有受傷害,算是我搶走你對他的一種補嘗。「一隻手早就溜進她的裙中,只見思雅臉紅紅的,並沒有因此而拒絕,以此可見她被趙強調教得很「乖」。

  「現在我們對林梵持刀故意傷害他人一案進行起訴,這裡有數百份證人證詞,沒想到平陽市校門口,竟然有人公然行兇,其惡劣行徑,振驚全市,以致人心慌慌,若不從嚴從重判決,恐怕會引起民憤,還請法官大人量刑重罰!」

  法官與陪審員,查看了一下證人證詞,和證據,「對於檢察院所提控訴,被告是否有疑議!」

  林梵心中苦笑,沒想到趙強這麼的狠,要不是有周老他們相助,恐怕自己進去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出來了。「法官大人,我很疑惑,若說我我行兇,一個小小的校門,怎麼可能一時間聚集那麼多人在那地方,要知道那裡的地理位置並不是很好,幾百米外有一些背陽的高樓外,似乎無任何地點可供幾百人同時觀看我行兇!更可笑的是檢察院居然可以為一個故意傷害罪,而找齊了數百份證人證詞,實在是佩服,佩服之致!這從古至今,從海外到國內,都不曾有過的『鐵證』,我想問一句,如果有人以權謀私,而至使法官誤判於我,那將來你們又想作何解說!或者這麼說:你們將來,想怎麼樣對我進行賠嘗。」

  「抗議,抗議被告轉移視線,本案為被告故意傷害他人一案,而非檢討大會。」檢察院的人讓林梵逼問得冷汗直流,這一點自己確實做得太誇張了。

  「抗議有效,犯罪嫌疑人林梵,請正視本案,否則本庭將視你為蔑視本庭,本庭現有一從你親口承認的故意傷害他人的口供,上面有你的簽名,畫押,自己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監獄風暴 第九章 暗之刑罰

  「咳咳!」氣憋的感覺讓林梵掙扎著,「砰」後背傳來劇痛,冷汗瞬間嘩嘩流下,卻倔強的不吭一聲。

  可以感覺得到那是個拳頭,正用力的在自己的後背上旋轉著,就像鑽井機一下。

  胸口被他壓得憋著一口氣,無法痛叫出來,全身的壓力轉移到了頭部,臉漲得越來越紅,好像快要爆炸了一般。

  「很好,看到你們能如此的熱情,我很高興,你們要慢慢的交流吧,我還有其它的事。」

  討好般的呵呵一笑,「長官走好,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放心我們會一如即往的與新來的朋友熱情的交流的。」

  那幾名獄警走了幾步,不遠處一個猥褻的老頭,快步走了上去,一臉諂媚的遞上了幾根香煙,一連點上火。「長官這孩子犯了什麼事,用得著對這個孩子……

  「哼!」一聲冷哼嚇得那老頭全射發抖,「不敢,不敢,只是好奇……」強忍著煙頭壓在自己的身上那種燙燒感。

  不屑的掃了老頭一眼,便大踏走向前走去。

  「小黑!是不是太久沒有收拾你了,皮癢了啊!」兩個同牢房的犯人圍了上去,「連規矩也忘了,說吧該怎麼辦?」

  小老頭心裡那個恨啊,臉上卻不得不討好的笑著,「瞧我這張臭嘴,該打,實在是該打。」說著掄起雙掌使勁的往自己的臉上煽去,一點水份也不敢有,只幾下,一顆牙齒就光榮的下崗了。

  「好了,好了,小黑你老了記性可不要跟著變差,要不是看在你七老八十的份上,非得打得你滿地抓牙不可,去吧,把我們的內褲洗乾淨,要是有一點髒,你就看地著辦吧!」

  「是,是,龍哥說得是,小老兒,這就去洗,這就去。」諂媚的討好,走向轉角,那笑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