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韌術 (回春堂之三) 作者:煓梓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仁心韌術 (回春堂之三) 作者:煓梓

仁心韌術 (回春堂之三) 作者:煓梓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要她說,蒲硯卿這位官家子弟可真是任性極了!
來醫館求診的頭一天就先上演抵死不肯進門的戲碼,
逼得她不得不拿出條蛇嚇嚇他,讓他知道這是誰的地盤。
但他更大發少爺脾氣,甚至質疑她的能力,擺明欠揍!
幸虧她耐性夠、韌性足不怕磨,只怕他太輕易認輸……
說什麼他身子孱弱要為他找最好的大夫,根本是騙鬼!
蒲硯卿從頭到尾就清楚自己是被家人流放到這座小鎮的,
然而處處刁難花橙藜要她知難而退,未料她竟越挫越勇?!
不僅如此,她還很有神農嚐百草的精神,什麼都要他試!
等等,那他不就成了實驗品?這怎麼對咧……

TOP

[hide]
第一章

  大紅燈籠高掛在蒲府的屋簷,長長的圍牆從曲子胡同中段一路延伸到保安寺街口。

  宅門開在東南方向的蒲府,是一座典型的四進四合院,由南至北依次為倒座、第一進院、垂花門、第二進院、過廳、第三進院、正房、第四進院、後罩房,四進加起來三十多間房,雖然比不上王府動輒兩、三百間,也比不上「季府」和「閔府」一百多間房的規模,但總的來說,已經稱得上是深宅大院。

  悅耳的絲竹聲從第二進院落傳來,挑高屋頂的花廳,坐滿了應邀前來觀賞舞妓跳舞的賓客,每一位賓客莫不對舞妓曼妙的身段深深著迷。

  只見她們眼波流轉,玉指纏繞,嘴角帶著誘人的笑意,在場賓客的魂全被勾走,紛紛忘情鼓掌叫好。

  又見她們扭動著水蛇般的纖腰,賣弄風情地朝賓客們舞去,看似要撲倒在賓客身上的大膽舉動讓賓客驚呼,卻只能忍住手癢,不敢造次真的將這些風騷的舞妓摟進懷中上下其手,著實磨人。

  宴會的主人,即蒲青典蒲大人,眼見賓客們心癢癢的,挑這個時間點命舞妓們退下。

  在場賓客紛紛發出歎息,真希望這些身段妖嬈的舞妓再多待點兒時間,就是再扭個兩下腰都好哪!

  「諸位大人,讓你們見笑了。」蒲青典看準時機要舞妓退場,自然有他的道理。

  「蒲大人,您打哪兒弄來這些舞妓?論姿色、論舞藝,比起教坊裏的那些官妓毫不遜色哪!」受邀的賓客戀戀不捨地看著美豔的舞妓退下,心越來越癢。

  「呵呵,陸大人。」蒲青典得意地笑道。「這是小弟在應天的同鄉為了今兒個晚上,特地在一個月前從應天送來借給小弟的家妓,瞧諸位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二章

  這不可能。

  蒲硯卿打量眼前的花橙藜,怎麼都不相信她是名大夫,他不願相信的原因有二——

  一、通常大夫都是男的,沒聽說過有女大夫,她一定是騙他。

  二、通常大夫都又老又醜,可是她既年輕又漂亮,根本是美若天仙,所以她一定是在騙他。

  蒲硯卿怎麼看、怎麼想都覺得她在騙他,但是他太驚訝了,一時這間說不出話,得再等等。

  「你一定很驚訝,頭一次來回春堂的病人都是這個表情。」花橙藜主動幫蒲硯卿解決尷尬的情況,可惜對方並不領情。

  「誰、誰驚訝了?」她原是好意,聽在蒲硯卿耳裏卻像在嘲笑他。「我又不是沒見過女大夫!」他正是那種死鴨子嘴硬的脾氣,就算吃驚也不肯承認。

  「咦,你見過別的女大夫呀?」不管他是不是在吹牛,花橙藜倒很有興趣。「改天一定要介紹給我認識。」她正感歎只有她們三姐妹行醫,既然知道大明朝還有其他女大夫,當然得瞧瞧,說不定還能結成好友。

  「呃,好……好啊,這有什麼問題。」蒲硯卿壓根兒就是亂扯,沒想到她竟然相信,還一臉興奮。

  「那就麻煩你了。」花橙藜照例綻開天仙般美麗的笑容,看得蒲硯卿飄飄然,心頭小鹿亂撞,不自覺地臉紅。

  無論如何,他總算平靜下來,也順利進到回春堂,那條蛇也算是丟得有代價。

  說起來,那條可憐的蛇尚昏死在蒲家的馬車內,比蒲硯卿還早一步回到京城,他要是知道一定很不甘心。

  「讓我瞧瞧你的腳好嗎?」

  但是他沒有空和蛇生氣,此刻他忙著收回心神都來不及了,她的笑容可真迷人。

  「這……好吧!」他原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三章

  氣到胃痛……

  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點頭答應跟花橙藜合作,蒲硯卿就忍不住生氣,罵自己沒用。

  莫非他犯花癡了不成?花橙藜那臭娘兒們只是隨便對他笑了幾下,他就不知道今夕是何夕,這不是著魔了還能有何種解釋?

  蒲硯卿一個人關在房裏生悶氣,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他心想一定是花橙藜,剛好他正想發脾氣,算她倒楣。

  「進來。」他磨刀霍霍向豬羊,打算痛宰花橙藜,結果敲門的人是小七子。

  小七子手裏拿著託盤,端著一碗東西進來。

  「蒲公子,喝雞湯了。」小七子將碗從託盤拿出來放到桌上,白色的瓷碗冒出陣陣白煙,應該是剛煮好的雞湯。

  「橙藜姊特別為你熬了丹參雞湯,你快起來吃。」小七子邊擺筷子邊解釋。「因為你不能喝補酒,她只好改用食補,橙藜姊真是用心良苦。」

  小七子對花橙藜的仰慕都寫在臉上,蒲硯卿看得出來他很崇拜花橙藜,只是不清楚原因。

  「我在家一天到晚喝補湯,早就喝膩了。」無論是補脾健胃的鯽魚湯,還是益氣暖胃的肥羊湯,沒有一樣他沒喝過。

  「我把湯放在桌上,要不要喝隨便你。」對於他的任性,小七子沒說什麼,只是盡力做好花橙藜交代的工作。

  蒲硯卿好奇地打量小七子年輕的臉龐,發現他長得十分秀氣俊美,跟小六子粗獷的長相完全不同,唯一相似的只有體格。

  「你跟在那女人身邊多久了?」他指指桌上的雞湯。「我看你好像很熟悉這些事。」抓藥、煎藥、熬藥,沒有一樣難得倒他。

  「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小七子答。「在橙倩姊和橙蕾姊還沒有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四章

  天才剛亮,窗外仍是灰蒙一片,就連公雞都還沒有拉開嗓門大聲啼叫,就聽見花橙藜輕柔的嗓音。

  「蒲公子,起床了,咱們該出發了。」

  蒲硯卿還在夢周公,門外不期然傳來花橙藜的呼喚聲,以為自己在作夢,抱緊棉被往床鋪內側一滾,繼續睡他的大頭覺。

  「蒲公子,別睡了,該起床了。」叩叩叩!

  這下子連敲門聲都有,這個夢越作越真實,這也太扯了。

  白天一整天想她,以為閉上眼睛以後自己就會正常點兒,沒想到她竟然連他的夢境也不放過,難不成她是鬼嗎?一直糾纏著他的思緒。

  「蒲公子。」叩叩叩!

  拜託,放過他吧!他昨兒個被她耍了一整天,已經夠羞愧了,她還要怎麼樣——

  蒲硯卿氣憤地睜開眼睛,本以為這麼做敲門聲就會消失,誰料到會越敲越大聲。

  叩叩叩!

  「蒲公子。」

  ……

  他不是在作夢,花橙藜真的在敲門,在這天還灰濛濛一片的卯時,他真是敗給她了。

  「來了!」蒲硯卿翻開棉被下床,隨便披了一件袍子前去開門,他壓根兒還沒醒,仍是睡眼惺忪。

  「早啊!蒲公子,昨兒個晚上睡得好嗎?」花橙藜一大早就笑容可掬,縱使他有天大的脾氣都不曉得怎麼發,況且他根本一點也不生氣。

  「早。」他邊打哈欠邊跟她打招呼,瞧見她嘴角濃濃的笑意,才發現自己太失禮了,他至少該把外表打理好再來開門。

  「咳咳!」他用乾咳掩飾他的失態,「你這麼早起床做什麼,幹麼不多睡一會兒?」就連僕人也不會這麼早起床,可她看起來卻已經下床忙碌了一陣子。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呀!」她露齒一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五章

  一旦收服蒲硯卿的心,接下來就容易多了。

  他乖乖按照花橙藜擬定的計畫表,按時吃藥,每天做不同的活動,身體果真漸漸有起色,也不再動不動喊哪里疼。

  「小六子,你匆匆忙忙要上哪兒去?」另一樣令他意想不到的收穫是他跟小六子結為好友,閑來無事都會找他作伴。

  「我要去鄰村搜證。」小六子回道。

  「搜什麼證?」又不是在辦案。

  「是這樣的,最近鄰村有個叫張大吉的男人,時常上門看診,每次要他付錢就哭窮欠債,我正要去鄰村打聽他是不是真的窮到付不出藥錢來。」小六子說著說著就要動身去鄰村,蒲硯卿反正也沒事,乾脆自告奮勇。

  「我和你一起去!」他也想到別的地方看看。

  「你跟我去?」小六子懷疑地打量他,心想他是不是發燒了,竟然要求跟他一道去鄰村。

  「怎麼樣,不行嗎?」看他一副不樂間的模樣,該不會是嫌棄他吧!

  「帶你去是沒有問題,不過要走路哦!你的腿受得了嗎?」不要走到一半喊腳痛,他可沒辦法背著他走到鄰村。

  「我的腳好多了,不信你問橙藜。」她不曉得給他吃了什麼仙丹妙藥,困擾他多年的腳痛,竟然就這麼好了,連他自己都很難相信。

  「我有沒有聽錯?」小六子吹口哨。「你叫她橙藜,不再叫那個女人?」

  「你找死!」竟敢取笑他。「時間已經很晚了,到底走不走?」

  「走。」小六子哈哈大笑,不認為他有能力殺死自己。「你比剛來的時候開朗許多,我看了都替你開心。」

  「呃,是這個樣子嗎?」蒲硯卿用手搔搔頭,感謝小六子的好意,小六子雖然和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六章

  因為必須保密,程踏雪只得配合蒲硯卿的作息,趁著他睡午覺的時間教他武功。

  蒲硯卿說是要睡午覺,其實只是用來瞞過花橙藜眼睛的藉口,實際上他都趁著午休時間溜到後山去和程踏雪學習武功——哎~相比之下,小六子就幸運多了,不必編藉口,大大方方跟花橙藜說要習武,花橙藜自然就會點頭答應。

  「咳咳!」好不容易等到兩個徒弟到齊,程踏雪開始教兩人武功。這可不容易,兩個都是門外漢,其中一個還是破病公子哥兒,想要教會他們基本武功,怕是有些困難。

  「首先,讓我看看你們的體格。」原則上每個人都可以練武,但體格好不好是關鍵,適合練武的人不一定體格粗壯,要天生的骨骼適合行血運氣,這得要專家才看得出來,不巧她正是這方面的專家,只要隨便摸幾下骨頭,便可瞧出端倪。

  她約略摸了一下兩人的骨架,得出以下結論。

  小六子骨骼好,天生適合習武,若肯定下心好好學習,將來說不定可以混武林,或許比留在醫館幫忙還要適合他。

  至於蒲硯卿嘛!態勢就有點渾沌不明,需要詳加研究了。

  程踏雪再仔細摸蒲硯卿的骨頭,發現他的身材其實還滿挺拔的,骨架也沒有想像中纖細。

  「大娘,我能飛武吧!」蒲硯卿見她摸了半天不吭聲,不禁緊張起來。

  程踏雪未答話,手順著他的脊椎往腰臀摸去,發現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這小子不但適合練武,還能練比較輕柔的套路,現在就看他的經絡通不通、有沒有阻塞。

  「大娘,你還沒有回答晚輩,晚輩到底適不適合習武?」該不會他不適合習武,只是大娘不好意思說出來?

  「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七章

  回春堂今兒個不看診,改為招待鎮民吃免費的豆腐腦。

  因為程踏雪決定要回京城,在回去之前,決心好好施展她的手藝,做豆腐腦給熱情款待她的羅新鎮鄉親們吃,算是感謝大家對她的照顧。

  羅新鎮的鎮民不少,算一算幾百個人跑不掉,如果每個人都上門吃一到兩碗的豆腐腦,數目會相當驚人,所以幾天前他們便開始分配工作。

  負責採買的是小七子和小六子,因為小七子做事比較仔細,適合管帳。小六子天生力氣大,又跟程踏雪學了四個月的武功,用來扛貨最好用。至於蒲硯卿也有事做,他字寫得漂亮,又畫得一手好畫,程踏雪派他寫傳單,還規定他必須在傳單上畫上豆腐腦,以防不識字的鄉親不曉得回春堂有免費的豆腐腦可吃。

  總而言之,凡是住在回春堂,無論是夥計或是暫時寄宿的客人統統都有事情做,一個也跑不掉。

  「大娘,你真的要回去了?」其中花橙藜算是最忙碌的一個,她不但要掌管一切,還得幫忙程踏雪做豆腐腦。

  「我來這兒都四個月了,再不快點回去,店都快倒了。」程踏雪笑著回道,這還是她頭一次在羅新鎮久留,都是小六子和蒲硯卿那兩個臭小子害的,沒事幹麼收他們為徒。

  「大娘,您真愛說笑。」花橙藜也是滿臉笑意。「您的店生意那麼好,怎麼可能會倒?」

  「回春堂每天都來一堆病患,不是也差點倒了?」若不是她接手回春堂改變經營方式,醫館哪還能撐到現在?

  「聽您這麼說,還真是頗有幾分道理。」花橙藜知道就這一點說理說不過程踏雪,乾脆避過這個話題。

  程踏雪一向就認為花橙藜是花家三姊妹中最聰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八章

  花橙藜以為湧硯卿真的死心回京城,結果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他不似沒回京城,反而跟在她屁股後頭。

  「你……幹麼跟著我?」她因為怕小七子用到車,特地將馬車留在醫館供他使用,自己則是步行到鄰鎮,沒想到才走不到幾步,就發現蒲硯卿拎著包袱跟在她後面。

  「我剛好跟你同路。」他不承認自己跟蹤,只承認自己跟她同一個方向,氣環了花橙藜。

  「隨便你。」她表面上生氣,其實心頭暖烘烘的,至於為了什麼而高興,只有她自己清楚,只差願不願意承認。

  「好,隨便我。」他就等她這一句話,反正就算她趕他回去,他也不會乖乖聽話,他已經決定這次非保護她不可,任何人都休想動搖他的決心。

  照理說秋天不是出門采藥的好季節,深秋的風透著寒氣,天氣太冷,有些藥草也已經枯萎,可她為了尋求心靈上的寧靜,不惜冒險出門……實話說是有些亂來。聰明冷靜如花橙藜,通常不會幹這種事,特別是她若知道蒲硯卿會死皮賴臉跟來,一定會重新評估情勢。

  咻——

  吹過她耳際的寒風,再次證明她的決定有多愚蠢,平地就已這般寒冷,怕是到了山上還要再冷上一倍,若是沒有萬全準備,一定會凍死。

  花橙藜有些後梅自己為什麼要把馬車留給小七子,她若是驅車,不僅可以擺脫蒲硯卿,還可以在車內睡覺休息,也沒有找不到客棧過夜的煩惱。

  不過,她既然已經做出錯誤的決定,就沒有後悔的餘地,明知此行可能不像以住那般容易,花橙藜還是毅然決然往彌新鎮走去。

  彌新鎮位於羅新鎮的正下方,和羅新鎮相隔大約五十裏,因為兩座鎮的名字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九章

  感謝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接下的日子,他們兩個人相處得非常好,關係突飛猛進。

  算一算他們出門采藥也有十天了,花橙藜此行的收穫並沒有兩年前那麼豐盛,不過還是採集到一些珍貴的藥草。

  「這是川桐皮吧?」蒲硯卿的收穫反而比她多,不似收服她的心,還認識了許多藥草。

  「你怎麼知道?」他們正要下山,沿著山路邊走邊聊天,順便看看還有什麼藥草是他們遺漏沒有採集到的。

  「我看過你的藥書。」他回道。「上頭就有寫到,還畫了圖。」所以他才能辨識。

  「原來,你還偷看我的書啊!」難怪有些醫書都有被翻過的痕跡,她還納悶小七子何時對讀書這麼有興趣,怎知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我好奇嘛!」他搔搔頭承認他錯了,求她大人有大最原諒他。「我想知道那些書吸引你的原因,所以我就偷偷翻了幾本,你不要生氣。」

  她才不生氣,事實上她很感動,他為了她翻醫書,還把內容記起來,這代表他非常用心在瞭解她。

  「今兒個天氣真好。」只是呢?她是個很會說服別人,卻不善於表達自身情感的人,愛上她註定要一輩子捉迷藏。

  「什麼?」怎麼又突然改變話題,她的腦筋動補也真快,他都快跟不上。

  花橙藜抿嘴偷笑。她腦筋之靈活,哪是他這個只會寫八股文的讀書人比得上的?沒被她騙排團團轉就已經不錯了。

  「咱們下山吧!」她突然發現有個人陪在身邊真好,比較不會無聊,必要時還可以拿來做馱貨的牲口,一舉兩得。

  「咱們本來就在下山了啊!」他覺得她今天怪怪的,心情似乎特別好。不過仔細回想,除了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