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回蠢(回春堂之二)作者:煓梓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妙手回蠢(回春堂之二)作者:煓梓

妙手回蠢(回春堂之二)作者:煓梓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自小就被稱為神童的季玄堂,恃才而驕,態度傲慢。
他擁有令人欽羨的家世,龐大的家產,英俊的相貌,
同時,他也擁有數不清的敵人。
他因為撞傷頭而變傻,又因為撞傷頭而變回聰明,
他的個性也因此一日三變,在溫柔和殘忍之中徘徊……
在花橙茜的心底,那個天真的小男孩始終是存在的,
他雖然因為撞傷頭而變傻,卻掩藏不住天生的善良。
然而,多年以後再相見,他卻已經完全變了個人!
重新變得聰明,他也同時回復冷酷、工於心計的本色,
究竟她該怎麼做,才能喚醒他內心善良天真的小男孩?

TOP

[hide]
第一章

  沉重的氣氛充斥在季二爺的花廳,在場的不只季二爺,還有季三爺和季五爺,他們都在思考著同一件事——如何才能除掉季玄棠。

  ……

  這事兒很難,真的很難。

  先別提他是如何聰明,就說他的陰險狡猾,恐怕他們三個人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況且他還有龐大的家產做後盾,這就更難辦了。

  「二哥,你說咱們該怎麼辦才好?」沉默了大半晌,季三爺再也沈不住氣,問為首的季二爺。

  「這事兒得再想想,急不得。」盡管季二爺心裡已經有底,但對手是季玄棠,最好小心行事,以免未戰先敗。

  「這渾小子,就會給人添麻煩!」季五爺越想越氣。「他是傻子時對咱們還不構成威脅,變聰明了以後倒好,下手比咱們還狠毒,真後悔當初沒有除掉他哪!」

  原來,聚在這大廳上的老爺們,是京城最大家族「季氏」的兄弟,季氏的高祖幾代以來經商有成,再加上歷代皆有家族成員在朝廷為官,成就了季氏龐大的家業。不僅如此,季氏一族更是人丁興旺,開枝散葉傳到季玄棠這一代已經成為京城最顯赫的家族,據說季氏勢力之龐大,連當朝首輔都要敬之三分,懼之三分。

  「五弟此言差矣,別忘了玄棠這小子沒撞傷頭之前即被稱為神童,二歲便能識字,五歲便能作詩,此外還擁有過目不忘、過耳皆入的本事,他現在只是回復原來的樣子罷了。」季二爺算是季家兄弟裡頭最深沉、最富心機的人,不像其他兄弟一般意氣用事,想得也比較深入仔細。

  「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恃才傲物,看不起所有堂兄弟。」季五爺無論如何都不服氣。

  「他瞧不起的可不只是堂兄弟,他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二章

  夏季的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曾經編織過的美夢,彷佛被這突然卷起的強風吹破一個洞。戳破她美夢的,便是她編織美夢的對象,她作夢也想不到,她期盼多時的重逢,竟然是以如此殘忍的畫面登場。

  她站起來呆呆地看著季玄棠,以為他是故意騙她,他絕不可能是她期待已久的那個男孩。

  「真惡心。」季玄棠將毛毛蟲的屍塊丟到地上,一邊還滿不在乎地問花橙倩哪裡可以洗手?

  花橙倩的腦中瞬間閃過他們小時候在季府花園玩耍的情景,他將毛毛蟲溫柔地放回到葉子上,說它以後會變成美麗的蝴蝶,那時他是多麼地純潔善良。

  她不願相信,或者說她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隨手殘害生命的男人,竟是昔日那位幫她戴花的小男孩。沒錯!他的五官很像他,高挑的身材也和他雷同,但他不愛護生命的態度,絕不是那個將毛毛蟲當成寶貝一樣呵護的善良男孩,絕對不是!

  「怎麼啦,干嘛白著一張臉?」她既然不肯告訴他哪裡可以洗手,他就自個兒找,原來花盆旁邊就放著一桶水,方便得很。

  花橙倩看季玄棠將手放進水中清洗,告訴自己千萬要冷靜,或許他是有什麼原因,才會這麼做。

  「你為什麼要捏死那條毛毛蟲,它並沒有惹你,不是嗎?」她凝視他的臉龐,十二年過去,他改變了許多,只除了依然清秀俊美,過去那位天真的小男孩在他身上幾乎不復見。

  「我看它不順眼,就順手把它捏碎了,這就是理由。」他從腰帶裡拿出一條白巾將手擦干,動作輕盈優雅,嘴裡卻吐出惡毒的話。

  她的眼底不由得升起了怒氣,怒視季玄棠。不管她願不願意承認,昔日的小男孩已經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三章

  距離京城八百裡遠的羅新鎮,並非一座巨鎮,但是因為它的位置奇妙,恰巧處於京城和下一個重要大城中間,因此朝廷便在此處設了一座驛站,以便通郵和朝廷重要官員往來。既然有驛站,就會吸引人潮。

  於是原本只有幾十戶人家的羅新鎮,在朝廷設了驛站以後逐漸變得熱鬧,不少外地人搬到羅新鎮定居,十幾年下來,原先是外地移來居住的人口,也變成地道的鎮民,如今的羅新鎮已經擁有兩百多戶人家,但對動輒數千人甚至數萬人居住的大城而言,它仍然是一座小鎮。

  小鎮風光真美妙,小鎮上的人家也是。

  季玄棠一直待在京城,就算去到外地,也多是杭州等大城,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小城鎮,一時之間,還覺得挺新鮮的。

  他東張西望,表面上是對這個鎮好奇,實際上是在觀察地形。根據他的觀察,羅新鎮四面環山,鎮中央和山腰處各有一條溪流流過,並在鎮的邊緣交會,匯聚成一條更大的河流,流向下一個城鎮。整座羅新鎮的形狀就像一個聚寶盆,又像一張蜘蛛網,通往鎮上唯一一條路被一大片濃密的樹林擋住,不知情的人很容易過門不入,或是找不到鎮的入口,地理位置非常隱密,帶有一種與世隔絕的飄渺感。

  揚起嘴角,季玄棠對於羅新鎮的整體地形滿意極了,多虧他那些壞心眼的親戚,幫他找到這麼一處適合進行秘密活動的好地方,條件這麼好的地點可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他們竟然自動送上門。

  也許是他的笑意太明顯,連在他身邊的花橙倩都感染到他的情緒,他看起來很高興,莫非又在算計什麼?

  「有什麼好笑的?」她非常不喜歡他這種算計式的微笑,比較懷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四章

  季家兄弟聚集在季二爺的花廳中吱吱喳喳,無論是季三爺或是季五爺,臉上莫不帶著興奮的表情。

  「你確定他現在人在羅新鎮?」教他們欣喜若狂的原因,除非是季玄棠已被他們調離京城,他們可以進行下一個計劃。

  「是的。」手下復命。「我是親眼看見堂少爺走進回春堂,我還聽說他買了一屋子的書,顯然有長住的打算。」

  「太好了!」聽見手下的回報,季家老爺們總算可以放下心來。「本來我還在擔心他不肯乖乖合作,誰曉得那小子這次這麼干脆,真的聽咱們的話到羅新鎮休養。」

  季玄棠這次的決定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他們原本預計需要多費一些口舌,才能說服他離開京城,未料他自己說累了想休息調養身體,很干脆就收拾包袱走人。

  「那小子這次這麼合作,你們不覺得可疑嗎?」相較於季三爺、季五爺的單純,季二爺的心思要復雜許多,想得也較為深入。

  「有什麼好可疑的?」季五爺呸道。「我就說他那文弱的身體撐不了多久,果然不到一年他就不行了。」

  「這更加證明,咱們的顧慮是對的,他根本無法掌管咱們季家。」季三爺為他們的行為找借口,深深相信自己並沒有錯。

  「如此一來,就更容易說服宗族長老,那小子不適合擔任繼承人。」季五爺已經能夠想象,在宗族大會上季玄棠如何被大家批斗,嘴角不禁揚起得意的笑容。

  「我還是覺得不對勁。」季二爺永遠是最謹慎的一個。「四弟那邊怎麼說,他願意參與咱們的計劃嗎?」

  「別提了!」季三爺氣呼呼。「我去跟四弟商量,要他也一起幫忙說服長老,他竟然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五章

  急馳的馬車,朝後山的方向奔去。山明水秀的羅新鎮,不僅僅只有看得到的地方風景優美,藏在深山內的景色亦是別有風情。尤其是後山那座湖,湖水清澈、風光明媚,還有一澗泉水與其相輝映。如此絕景,只要看過的人莫不印象深刻,流連忘返,說是秘境也不為過。

  馬車急駛,感覺上像要駛向湖邊,其實不然。

  「喝!」季玄棠手持韁繩,在花橙倩的指引下,將馬車駛進一條隱密的山路,馬車瞬間掩沒在比人還高的草叢之中,再也不復蹤影。

  「前面就是艾家酒坊。」花橙倩僵硬說出斜雨釀的所在地,總覺得自己背叛艾嵐,引狼入室。

  「是嗎?」季玄棠懷疑地看著前方的小屋,簡陋破舊的小屋明顯已遭廢棄,頗有人去樓空的味道。

  「我沒有騙你。」她懊惱地辯解,恨死他多疑的性格。

  「我沒說你騙我。」他斜瞄她一眼,口氣像平日一樣輕佻,但是心情明顯已經好很多。花橙倩對他這種陰晴不定的脾氣實在沒轍,懷疑他是如何養成這種性格?就連貓也沒有他來得善變。

  馬車在艾家酒坊前停下,季玄棠首先跳下車,花橙倩本來也要如法泡制的,卻遭季玄棠阻止,並在她開始動作前伸手扶她下馬車,體貼有禮的舉動教人迷惑。

  「好像廢棄了嘛!」他牽著她的手走進酒坊,裡面空無一人,只有釀酒設備和封閉的房間,顯示艾嵐好久沒回到酒坊。

  「沒有廢棄。」她想甩掉他的手,又怕他發脾氣,只能被這麼緊緊握著。「嵐兒還是會定期回來釀酒,只是這次間隔的時間比較久,等她從京城回來,就會好好打掃一番。」

  「真有趣。」季玄棠環看四周,總覺得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六章

  「季玄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稟二爺,他繼買了一屋子的書以後,又買了好幾座倉庫的藥材,似乎是為醫館的女大夫買的。」

  「也就是說,他看上小鎮的女大夫了?」季二爺沈吟。

  「似乎如此。」

  「有趣!」正好可以拖住那小子。「再探!」

  「是,二爺。」

  季二爺派去監視季玄棠的探子,匆匆再回到羅新鎮繼續暗地裡監視季玄棠的一舉一動。根據他的觀察,季玄棠幾乎不出回春堂,有的話也是上街閒逛,身旁經常都有花橙倩作陪,日子過得非常愜意。

  「楊忠要你帶什麼消息給我?」

  另一方面,季二爺一伙人的一舉一動全被季玄棠掌握,連他派來的探子也略知埋伏在什麼地方,也都能巧妙錯開,讓對方無從掌握自己的行蹤。

  「啟稟少爺,二爺似乎已經聽聞此地的風聲,說你買書又買藥材的,預料你會在此地待上一段很長的時間。」

  「看來我的障跟法發揮了該有的功效。」季玄棠輕笑。「現在那幾個臭老頭一定得意洋洋,慶幸送我來到對的地方。」

  「正是如此。」楊忠派來的屬下答道。「他們正愁時間不夠用,無法說服全部的長老,聽聞你的舉動,皆高興地手舞足蹈,慶幸萬分。」

  只怕他們能夠像現在一樣快樂的時間不多了。

  季玄棠冷笑。

  「楊忠應該已經把所有該查的東西都查清楚了吧?」

  「回少爺的話,楊大哥幾乎掌握了所有堂少爺們做過的荒唐事兒,只有幾件涉及不法的事楊大哥還在追查,相信再過幾天就會有下文,請少爺耐心等候。」

  兩邊都預定一個月可以搞死對方,偏偏兩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七章

  季氏人丁興旺,光是召開一次宗族大會,就得用掉好幾間廳堂,方可容納前來開會的族人。季二爺、季三爺、季五爺,勉強可算是這次宗族大會的發起人,只見他們門裡門外、前廳後院轉個不停,彷佛他們才是季氏的大當家,而非季玄棠。

  當然過了今天以後,季玄棠再也不是季氏的掌權者,他們處心積慮召開這次宗族大會,為的就是拿掉他的繼承權,把他從高高在上的季氏嫡傳長孫這個位子上踢下來。

  「五老太爺,歡迎歡迎,這邊請。」季二爺以季氏未來掌權人之姿,招待各位長老入座,從各地來京城參加宗族大會的族人,大約有五、六百人,其中有資格被稱為長老的只有十三位,他們位高權重,做出來的決定多能獲得族人的認同,所以季二爺才會想辦法說服宗族長老召開宗族大會,否則光靠他們這幾個兄弟,根本號召不了幾個族人,況且是將季玄棠從繼承人的名單中除名。

  季氏位於京城的祠堂,不但占地寬廣,並且建築豪華,處處顯示出它身為京城最大家族的氣派。五、六百位族人就這麼坐在椅子上,互相招呼。這五、六百位族人,只有極少數知道今兒個召開宗族大會的目的,大多數的族人只是收到通知,便風塵僕僕地趕到京城開會,全然不知開會的內容。

  十三位長老全部到齊,顯示今日將要商議的事情重大,需要所有長老共同決定,缺一位都不行。

  「咳咳!各位族人,謝謝大家前來參加宗族大會,小弟不才,出面主持這次大會,還望各位批評指教。」

  季二爺公開主持會議,底下的族人頓時議論紛紛,現任的族長應該是季玄棠,哪有他造次的分?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八章

  看著躺在床上的季玄棠,花橙倩的內心充滿焦慮,好怕他就此沈睡不醒。她已經為他做過緊急處理,他的頭雖然腫了一個包,但整體來說並無大礙,可他卻一直昏睡,整整睡了兩天還未清醒,教她好心急。花橙倩一刻也不敢離開他的身邊,雖然小六子和小七子會輪流幫忙看護,她仍然不放心。尤其是一想到釘在醫館門板上那支箭,她就忍不住全身發抖,到底是誰想暗殺他們?

  不,她並不是對方狙擊的對象,對方真正想殺的是季玄棠,她只不過是剛好在他身邊,躲不過而已。

  花橙倩的腦海一再重現季玄棠撲向她的畫面,覺得對他好抱歉。如果不是為了救她,他也不會受傷,現在她只希望他早點醒來,讓她有機會跟他道謝以及道歉,她對他太凶了。

  「傻瓜,你干麼回來?我明明已經快忘記你。」她對著不醒人事的季玄棠喃喃抱怨,心中明白自己在說謊,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她從不知道,思念是如此折磨人。她以為,自己可以瀟灑地說再見,畢竟她是大夫,看過太多生離死別,僅僅只是轉身離去,還能夠承受。

  直到他再一次出現在她面前,她才恍然明白,她高估了自己,她並不如自己想像中堅強。她不知道他想跟她說什麼,但無論他想說什麼,這次她都會仔細聆聽,只要他能夠醒來。

  無盡的悔恨充斥在胸口,花橙倩祈禱上天能夠聽見她的呼喚,讓季玄棠快點清醒。

  格窗外的影子變短又拉長,花橙倩坐在床頭靠著床柱打盹兒,打著打著,床上終於傳來她等待已久的呻吟聲,她連忙揉揉眼睛直起身子趨前關心。

  「玄棠?」拜托,讓他醒來,不要只是無意識的呢喃,她脆弱的心髒承受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九章

  接下來的日子,柳絮飛一直都在外頭刺探消息。經過連日來的探查,他發現當日派人追殺季玄棠的幕後主使者,應該是季四爺,因為自從傳出季玄棠失蹤的消息以後,他就被季氏的族人推舉暫代族長的位子,季玄棠遺留的家產也全數落入他的手中。

  換句話說,如果季玄棠再不出面,等時效一過,到時候他就算有再站得住腳的理由也沒有用,季四爺就會成為季氏正式的族長,等於是變相剝奪季玄棠的繼承權。

  情況發展至此,整件事情總算有個比較清楚的輪廓,接下來就是看花橙倩自己的選擇,誰也幫不了她。

  「橙倩姊,絮飛應該已經把所有事情都解釋給你聽了吧?」

  經過夫妻倆閉門討論,柳絮飛決定派艾嵐去說服花橙倩,畢竟她們都是女人,說話比較方便,也比較沒有忌諱。

  「是說過一些。」花橙倩隱約可以感覺到艾嵐有什麼話想對她說,亦冷靜等待。「絮飛認為這全是季四爺的陰謀,季玄棠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他是最大的得利者,有充分追殺季玄棠的理由。」

  她知道,打從柳絮飛將季四爺暫代族長的消息帶回來以後,她就想過他可能是幕後主使者,因為季二爺、季三爺、季五爺已經被玄棠扳倒,失去了族人的信任,只有季四爺的地位絲毫不受動搖,只要玄棠不在,他就可以為所欲為,所以他是最有可能的主使者。

  「絮飛還說,季玄棠再不趕快出面就糟了,他的全部家產會被季四爺霸占,就算他日後再出面也要不回來,你說這可怎麼辦才好呢?」艾嵐說這話的時候,用眼角余光偷瞄花橙倩一眼,看她有什麼反應,只見她微微發抖。

  「可是依他目前的狀況,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