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雨釀 ( 京城五霸之四 ) 作者:煓梓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0 1234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斜雨釀 ( 京城五霸之四 ) 作者:煓梓

斜雨釀 ( 京城五霸之四 ) 作者:煓梓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因為久候不到新娘子,艾嵐逼不得已只好下山赴京娶親。
誰知道好不容易找到許婚的人家,對方居然已經成親,
這下子他新娘子沒了還白跑一趟,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所幸這趟赴京之行結識了一位拜把兄弟,也不算太吃虧。
孰料,結伴回程的路上竟會對他心動,這可怎麼辦才好……

打從柳絮飛誤打誤撞,和艾嵐成為拜把兄弟以來,
就一直對他存在著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沒有斷袖之癖,對男人也毫無興趣,卻不自覺受他吸引。
就在他拚命控制自己不能愛上他之際,卻發現他是個女的!
不僅如此,他的背後還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窗外的雨唏哩嘩啦地下,無情打在罕無人煙的山頭。

  「咯咯!咯咯!」

  在這偏遠山頭上面,蓋有一座簡陋的小屋,小屋裡頭的小女娃露出天真的笑容,在母親的身邊爬來爬

去。

  小女娃約莫八個月大,正值活潑好動,學習爬行的年紀。

  「咯咯!咯咯!」小女娃太小了,不知道母親早已斷氣,還一個勁兒地爬到母親身邊,想找她玩耍。

  小女娃伸出一隻手,想抓住母親的衣角,卻教小女娃的父親一把抓回懷裡去。

  小女娃尚不會說話,抓不著母親,只得吱吱抗議,小女娃的父親見狀將小女娃抱得更緊,就怕小女娃

不懂事,打擾到亡靈。

  艾鋒目光哀淒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妻子,她美麗的容顏依舊,只是不再沾染任何血色。

  她曾是他歡笑的泉源,釀酒事業上的最佳幫手,夫妻兩人一起度過了無數個歡笑的日子,可如今只剩

一具冰冷的屍體,教他情何以堪?

  懷中的女兒,不知情地玩著他幾日未刮的鬍子,小手被粗糙新生的青髭刺得咯咯笑。

  「咯咯!」小女孩不識父親的哀愁,只是一味瞪大眼,和父親天真對看,艾鋒於是更加悲從中來。

  這孩子就跟她娘一個模樣兒,同樣白皙秀氣,同樣擁有一雙靈活的大眼,同樣惹人憐愛。

  她幾乎繼承了她母親的一切,這使得艾鋒感到恐懼,萬一她也繼承了如她母親一般靈敏的味覺,那他

該怎麼辦?

  殘酷的影像,有如皮影戲一幕接一幕在艾鋒眼前不停輪流上演,每一幕都令他心碎。

  他美麗的妻子,就是因為擁有名聞天下的靈敏味覺而引來殺機。十王爺因為覬覦皇位,逼迫他的妻子

幫他尋找傳說中的傳國璽,妻子不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一章
走在京城最大的街道上,放眼望去,到處是店家和川流不息的人潮,還有數不盡的馬車和轎子,偶有飛快

馳騁的駿馬,隨著騎師的吆喝聲橫行於市,形成一幅熱鬧的街景。

  「讓開讓開!喝!」

  不曉得哪個大戶人家的華美大馬車,從一位身材瘦弱的年輕人身邊掃過,害得他差點摔倒。

  「搞什麼呀,到底會不會駕車?呿!」手中的婚書差點被風吹走,艾嵐趕緊將婚書折好放進包袱,順

道對著遠去的馬車狂吠幾句,一吐心中的怨氣。

  「全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對馬車又比了一個揍人的手勢,艾嵐氣憤地放下拳頭,受夠了這個

鬼地方!

  打從他踏進京城那一刻起,所有人就對他充滿敵意。尤其是一些油頭粉面的公子,他們一直盯著他身

上的衣服看,嫌他髒,嫌他老土,在他背後指指點點,小聲討論他到底打哪裡來的,身上的衣服全過了時

,還大搖大擺地穿在身上,丟不丟臉啊?

  這些他通通聽進耳裡,同時奇怪京城的男人怎麼這麼饒舌?把自己打扮得像只插滿雜毛的孔雀不說,

嘴巴也不留口德,淨愛批評別人。

  即使住在偏僻鄉鎮的小山上,艾嵐也知道整個大明國崇尚奢華過了頭,像他們這種老實人反倒惹人嫌

,尤其是京城,更為明顯,壓根兒已經到達病態的地步,他最好趕快離開。

  將腋下的包袱挾緊,艾嵐比誰都希望能盡快離開京城,不過一時半刻他還走不了,要走,至少也得先

將他未過門的妻子娶進門再說。

  事實上,這也是他不遠千里前來京城的目的——迎親。早在一年多以前,他便和一戶姓古的人家訂下

婚約,可是至今對方音訊全無,一點兒履行婚約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二章
魏家胡同今兒個格外安靜,兩排被高牆包圍的四合院宛若一個個封閉的小箱子,裡頭藏了無數秘密,甚至

連做生意的店家,招牌都小到下能再小,唯有不時飄出來的餅香,提醒人們這條胡同裡頭其實還是有不少

店家的,這家燒餅店就是一例。

  艾嵐和柳絮飛一起來到燒餅店的門口,不過他們的目的並非來買燒餅,而是到隔壁的鎖店找人。

  「就是這裡嗎?」艾嵐好奇地探向店裡,整個店面空空如也,不見半個人影。

  「咱們應該沒找錯地方。」柳絮飛指著店門口那塊小木板,上頭寫著「古氏鎖店」,還畫了一支奇形

怪狀的鎖匙,確實是古氏夫婦的店。

  艾嵐瞄了招牌一眼,隨即拉開嗓門無預警地大喊。

  「丈人!丈母娘!我來迎親了!」聲音之大,害停在屋簷的燕子都給嚇胞,紛紛展翅飛走。

  「呃,嵐弟……」柳絮飛沒料到艾嵐有此一舉,除了驚訝還有些不好意思,艾嵐的大嗓門,使得許多

人家都打開門探頭。

  「丈人!丈母娘!我來了!」艾嵐可不覺得尷尬,嗓門拉得一次比一次大,柳絮飛也拿他沒轍。

  燕千尋原本在內院挑戰相公剛打造好的新鎖,正開得一肚子氣無處可發,忽然聽見有人在門口大喊迎

親,以為又是哪個不長眼的小混混沒事找事幹,開她玩笑,掄起拳頭便衝出去教訓人。

  「你是瞎了狗眼還是摔傷了腦袋,竟然敢跟老娘開這種惡劣的玩笑?」燕千尋邊走邊怒罵,最近總有

些不知死活的小鬼,成群結隊來胡同胡鬧,今天可被她逮到了。

  「我說你們兩個——」燕千尋滿嘴的話,在看見站在門外頭的柳絮飛和艾嵐時隨即塞住,他們店裡什

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三章
流水淙淙,從假山的最頂端流下來,形成一道瀑布。

  在這座江南風格的庭院中,到處看得見小橋流水、卵石和涼亭。其中最引人側目的,要算是水池中央

的假山,和不時飄來水氣的瀑布,這在水源不是太充沛的北方來說,顯得相當奢侈,教人大開眼界。

  「我真的覺得不需要再到別的地方閒逛,光是你家就夠好玩了。」好奇打量不斷從假山冒出來的泉水

,艾嵐還是頭一次瞧見此等風景,不禁驚歎。

  「是嗎?」柳絮飛輕笑,發現要討好艾嵐其實很簡單,只要讓他看他沒見過的東西就行了。

  「當然。」艾嵐肯定的點頭。「你家真的很大,沒人帶肯定迷路,我就有好幾次找不到路回房。」

  話說自從那天艾嵐決定在京城多留幾天,便寄宿在柳絮飛的府裡。艾嵐原本以為柳絮飛只是普通的酒

樓老闆,房子頂多就是比一般人家大個兩、三倍,沒想到他的房子大別人十倍都不止,一樣是高牆聳立,

分做好幾個院落,氣派直追王公貴族,害艾嵐差點當場逃走,一步都不敢踏進去。

  後來他才知道柳絮飛這棟氣勢驚人的宅第,是累積了好幾代財富的結果。柳絮飛的先人於幾代以前,

自江南來到京城,從一個沽酒的小店面,慢慢闖出名號,終至遍開酒樓。

  因為來自江南,懷念南方的山光水色,所以造了兩座具有江南特色的園林,這只是其中一座。

  「這倒是。」柳絮飛笑笑,不否認柳府真的很大,氣派雖然不如閔府及皇甫家,在京城也是頗有名氣

,尤其是他們目前身處的園林,更是遠近馳名。

  「我沒去過江南,不知道江南是什麼樣子?」艾嵐走到涼亭的椅子上坐下,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四章
次日,太陽很早便升起。

  睡不著的兩人一見天亮了,馬上從床上爬起來,各自梳洗之後,便衝下樓吃早餐。

  「早啊,客倌。你們還真是早起,要點些什麼嗎?」店老闆看見他們嚇一跳,他才剛好做好饅頭呢,

他們就來要早餐了。

  「什麼都好,只要能填飽肚子。」兩人同時間對著店老闆傻笑,講的話又都一樣,老闆不禁佩服他們

的默契。

  「小的馬上去準備。」老實說,從昨天晚上見著柳絮飛和艾嵐開始,他就懷疑他們兩個人有不正常的

關係,眼神曖味得緊。

  柳絮飛和艾嵐不知道,旁人是如此看待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只是一味想要逃避。

  「吃飽了飯就上路,今天又要趕路。」柳絮飛拿起筷子,問題是桌上空無一物,什麼東西也沒端上來



  「好啊,趕路。」艾嵐也拿起筷子,發現沒東西可挾又放下,對柳絮飛笑笑。

  真是尷尬。

  「客倌,你們點的饅頭和豆腐腦兒,我全都給你們端上了。」幸好店老闆適時出現化解尷尬,否則他

們已經找不到話說。

  就一家只有五間客房的客棧而言,這頓早餐算是豐富。有店家自製的饅頭,和香滑可口的豆腐腦。另

外還有加在豆腐腦中的各種配菜和醬料,例如:蔥花、辣椒和蒜茸,要什麼有什麼,一頓飯吃下來,賓主

盡歡,價格也合理,他們還特地跟店家打包了二十粒饅頭帶上路,也可拿來當作乾糧。

  吃完了早餐,付了房錢,兩人又背起行李上路。

  「謝謝兩位客倌的光臨,請小心慢走。」店老闆手心裡攬著柳絮飛給的賞錢,一路送他們兩人上車,

態度謙恭到沒有話說。

  「謝謝店家,昨兒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五章
將茶一口又一口送進嘴裡,柳絮飛幾乎喝光了整壺茶仍然解不了渴,心情仍然處於極度不安之中平靜不下

來,於是只得喚來店小二再要一壺。

  艾嵐迷惑不已地看著柳絮飛仰頭灌茶,不知道他要喝到什麼時候。

  柳絮飛發了瘋似地拚命灌茶,越灌口越渴,最後乾脆用力放下茶杯。

  「你為什麼騙我——」

  「你為什麼說我是女的——」

  兩個人幾乎在同時間問對方,又同一時間錯愕。

  「我沒有騙你——」

  「你本來就是女人——」

  很有默契,這回又是異口同聲,只是說話內容不太一樣。

  「你不知道自己是個女人?」柳絮飛難以置信地望著艾嵐,只見她一臉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柳絮飛

在說什麼。

  「我不可能是個女人。」從她懂事開始,爹就不斷告訴自己,說她是個男人,還囑咐她要時時刻刻展

現男子漢的氣概,不能讓人看輕。

  「不可能?」柳絮飛將眼光停留在艾嵐突起的酥胸上,確定自己沒有眼花。

  「那你倒是說說看,你的胸前那麼有肉,不是女人是什麼?」他打賭她也沒有……男人胯下該有的東

西。

  「只是胸部長得比較特別的男人?」艾嵐滿心期待地希望柳絮飛能給她肯定的答案,他當場傻眼。

  他打量艾嵐清澈的眼神,天真的表情,自然的反應。從她那真誠的語氣中,推斷出她是真的不曉得自

己是女兒身,而非故意捉弄他。

  「你是個女人。」真不可思議,怎麼會有這種事,這其中出了什麼差錯?

  「騙人。」艾嵐打死不信。「我才不可能是女人,我是個男人。」爹不會騙她。

  「相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六章
隔天,艾嵐一個人獨自醒來,柳絮飛為避免尷尬,早已先行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留下艾嵐瞪著天花板想

事情。

  擾人的腹痛已經和緩許多,這都要歸功於柳絮飛幫她按摩,如果沒有他昨晚的堅持,自己大概會痛上

一整夜,遑論是安然入睡。

  接下來,艾嵐又想起他苦著瞼說故事的糗樣,忍不住笑了出來。他明明就沒有故事可講,又硬要說故

事給她聽,結果吃了悶虧。

  柳絮飛既體貼,又溫柔,並且爽朗。

  一直到被他擁進懷裡,她才發現自己競在下知不覺中,習慣依賴對方。

  真糟糕。

  越是確認自己的感情,艾嵐的心跳得就越快。

  她對他這麼有感覺,要怎麼做兄妹?

  要怎麼做兄妹?

  在隔壁房間抱頭歎氣的柳絮飛,也在想同樣問題,煩惱程度不下於艾嵐。

  怎麼辦?

  怎麼辦?

  未來的路要怎麼走?

  他有信心能夠一直維持哥哥的假象嗎?

  不同的房間,關著兩顆同樣不安的心,思索著同一個問題。

  叩叩叩!「客倌,已經照您的吩咐備妥馬車了,您們可以出發了。」

  房門口傳來店小二的呼喊,同時喚醒兩個沈思中的人,柳絮飛和艾嵐兩人幾乎在同一個時間踏出房間



  「呃,早。」

  「早。」

  兩個人見面先是尷尬,而後相視一笑。

  反正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想這麼多做什麼,照直覺走就是。

  連趕了幾天的路,今兒個就可以抵達艾嵐居住的小鎮,她比誰都興奮。

  艾嵐興奮的表情渲染了駕車的柳絮飛,他發現她的笑渦又跑出來了,這代表她笑得很甜,心情非常愉

快。

  車輪喀啦喀啦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七章
天際劃過一道閃電,緊接著是一聲巨雷。

  「轟!」

  艾嵐快步跑到窗邊,打開窗子仰頭看天色,越看越興奮。

  「看,起風了。」她回頭向柳絮飛招手,要柳絮飛也過來一起看天色,他人是過去了,卻瞧不出任何

端倪。

  「好像快下雨了。」如果她是要他看這個,那就免了,昨天就已經下過雨。

  「你不明白。」艾嵐伸出手探風向,斷定待會兒一定會下雨,而且是下斜雨。

  「我是不懂。」柳絮飛承認他的釀酒知識沒她行,好多細節都得靠她提點。「就像我一直想不透,你

要怎麼把地窖的酒搬上來?」每一缸都比她的人還重,就算是男人也沒有辦法一個人抬。

  「你沒發現地窖的邊緣有部滑繩車?我都是靠那部滑繩車把酒弄上來的。」充分利用升降原理。

  「話是沒錯。」他也發現到了。「但就算有那部滑繩車,還是需要人幫忙,不可能一個人獨自完成。

」得要有幫手才行。

  「所以我才會和鎮上的小伙子混得這麼熟呀!」她早就想到了,他太后知後覺嘍!

  「每次我要開窖,或是運酒下山,都會請他們幫忙。」事後只要請他們大吃一頓,就解決啦!

  「什麼,你都和他們混在一塊兒?!」柳絮飛一聽見艾嵐居然跟鎮上的小伙子關係如此緊密,頓時妒

火中燒,鼻孔噴氣。

  「不行嗎?」她不以為然地打量柳絮飛生氣的表情,他的臉,又扭成一團。

  「當然不行!」她是他的,怎麼可以和那些臭男生混在一起?

  「為什麼不行?我一向都是這麼做的。」沒有人幫她,她根本動不了,會餓死的。

  「因為……因為你是女的,本來就不能跟男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八章
柳絮飛嘴上不說,但艾嵐知道柳府的總管,已經暗地裡捎來不少書信催柳絮飛回京,於是趕忙將新釀好的

「斜雨釀」封缸入窖,等待兩年後再回來開窖。

  由於走得匆忙,艾嵐和柳絮飛只來得及向花家三姊妹告別。其中花橙蒨一聽說他們要回京城了,趕忙

拿出一帖藥方交給艾嵐,說這是她研究了很久,專門用來治療癸水不適的秘方,要她好好收著。

  艾嵐自是萬分感動,掉淚之餘也沒忘邀她們去京城看她,三姊妹也承諾若是有機會路過京城,一定會

去打擾他們,幾個女人哭哭啼啼,倒也形成一個溫馨的場面。

  十天以前剛進鎮的馬車,在眾人充滿好奇的注目下,又離開了「羅新鎮」。雖說他們並非一去不回,

過了一段時問還會再回來,但離開家鄉總是令人感傷,況且艾嵐這次是真正離家,等她下一次再回鄉,就

是回娘家了。

  柳絮飛默默在一旁駕車,心想艾嵐內心一定有許多感觸,卻體貼地不與她討論,也不去打擾她,讓艾

嵐自己一個人調適心情。

  柳絮飛原本以為艾嵐要感傷很久,沒想到她只不過落寞了一陣子,就轉過身,邊擦眼淚邊跟柳絮飛說



  「我們走到哪兒了?」

  害他差點沒當場從駕駛座上掉下來。

  「才走不到十分之一。」她轉換心情的速度還真快,他白操心了。

  「走這麼慢?」艾嵐抱怨。「那咱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抵達京城?」

  「再過幾天吧!」他們來程就花掉五天,回程不趕路,預料更慢。

  「怎麼,你很急嗎?」他瞄她一眼,她看起來很不安。

  「也沒有啦!只是……」只是近鄉情怯,她真是有毛病,順天又不是她的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0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