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到慾除 ( 回春堂之一 ) 作者:煓梓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藥到慾除 ( 回春堂之一 ) 作者:煓梓

藥到慾除 ( 回春堂之一 ) 作者:煓梓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都說不是冤家不聚頭了,這回終於讓她給逮著了吧?
花橙蕾數個月前因事前往京城,途中遇見了一個登徒子,
不但害她誤了正事、還丟了馬,這仇說什麼也得報才行。
正愁不曉得上哪兒找人,不料他竟然自投羅網上門求診,
她不趁這個機會好好整整他,可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周繼倫號稱「京城第一種馬」,房事能力響叮當!
京城裡不管是已婚的、未婚的姑娘都追著他跑,
原本他也相當引以為豪,壞就壞在算命先生鐵口直斷,
他一個月內不禁欲定慘遭橫禍!不得已他只好求助大夫,
熟知竟會碰上……他慘了,這下不死都不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前言

  話說距離京城八百裡遠有座靜謐的小鎮叫「羅新鎮」,地靈人傑的羅新鎮並非什麼巨鎮,但地理位置卻極為奇妙。

  群山環繞、又有兩條河流交會的羅新鎮可謂是一處風水寶地,盆地狀的小鎮由隱密的樹林遮掩,既神秘又隱密,若是被有心人穿鑿附會是龍穴也不稀奇,況且鎮上真的出了三位知名人物——「回春堂」的花家三姊妹,間接印證了風水學說。

  說起花家三姊妹,方圓百裡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傳承已達五代的花家,五代以來都是從醫,自第一代高祖創立「回春堂」開始,歷代以來都是名醫。雖然花家第四代掌門人,未曾為花家留下任何男丁,但繼承父志的三位姊妹花,在醫術方面的成就卻一點都不遜於歷代祖先,甚至比他們還要出色。

  若深入研究花家三姊妹為何如此出名,除了她們高超的醫術之外,姊妹三人迥異的個性和出色的長相,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身為長女的花橙蒨,長相秀麗典雅,年紀不過二十出頭,卻有著超齡的冷靜和智慧,是家中的首腦。

  心地善良、最有耐心、脾氣最好的次女花橙藜,臉上永遠帶著柔和的笑意,清秀的臉龐散發出仙子般的光彩,是家中的和事佬,也是病患最樂於吐露心事的對象。

  號稱行動派的老麼花橙蕾,是三姊妹中最活潑、最頑皮的鬼靈精。更難得的是,她不但個性古靈精怪,長相更是甜美動人,尤其嘴角上方那兩個小小的梨渦,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很多人都被她的外表騙了,不知道她有多愛整人。

  總之,「回春堂」擁有這三位長相與醫術皆出色的三姊妹,一點兒虧也沒吃到,盡管她們的爹在世時,老是抱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一章

  大紅燈籠高高掛起的「怡紅院」,燈火果然就如同它的名字那般通紅,照亮三層樓高的建築。

  「哎呀!快瞧瞧這是誰,不就是莊員外嗎?您好久沒來了,這邊請……」

  老鴇熟悉每一位常客的臉孔,招呼打得比誰都緊,唯恐一個不小心得罪了客人,平白少攢了一大把銀子。

  「啊——啊!」

  紅色的暖帳內,紅牌妓女正在床上和恩客大戰三百回合,仰頭發出嚇死人的叫床聲。

  她的一雙蔥白玉腿,像勾魂索似地勾住恩客的脖子,翹臀不斷地來回擺動,水蛇腰左左右右地扭啊扭,身體為和她緊密結合的男人而瘋狂。

  要她說,這個男人真是勇猛極了。

  艷紅滿足地呻吟。

  他天賦異稟,命根子特別粗長也就罷了,持久力又強,活脫脫就是會走路的春藥。

  男人換個姿勢,將她由身下轉上,讓她跨坐在身上,紅牌妓女因此更加激動。

  她不斷地扭腰擺臀,想盡辦法讓男人的命根子更深入一點,嘴裡吐出滿足的歎息。

  她當了這麼久的妓女,接過無數恩客,還沒碰過像他的大棒這麼硬、這麼強壯的客人,讓她欲死欲活,不能自已……

  彷佛是要應和她的想法似地,男人突然加快沖刺速度,紅牌妓女的粉臀不斷抬起又落下,整個人被搖到七葷八素。

  「啊——啊!」好爽、好爽、太爽了。

  紅牌妓女的叫聲淒厲到足以掀開屋頂,不知情的人會以為鬧凶殺案,差點喚伙計上衙門報案。

  艷紅實在太走運了,今兒個居然被周公子給挑上。

  也在其它廂房努力的眾名妓們,羨慕死了名叫艷紅的姊妹,如果能夠和周公子共度春宵,教她們倒貼銀兩她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二章

  偌大的內院空蕩蕩,除了她們三姊妹和偶爾來幫忙的工人穿梭走動,其余一只蒼蠅也沒有。… … 無聊透頂。花橙蕾坐在廂房外面的矮欄桿上狂打呵欠,不久之前她還在這些房間進進出出,幫病患看病。這些病患,好像彼此說好了似地要來一起來、要走一起走,害她忙得半死又閒得半死,簡直是折磨人嘛!

  花橙蕾又打一個呵欠,跳下欄桿往「回春堂」的正廳走去。花橙蒨正坐在櫃台的後頭記帳,鋪子裡連半個來抓藥的人都沒有,看樣子又是寂靜的一天。

  「唉!」她拉張椅子坐下來,大歎好無聊。

  「干嘛唉聲歎氣?」花橙蒨抬頭瞧了花橙蕾一眼,她看起來很沒精神。

  「因為病患全走光啦!」花橙蕾又歎氣。「我無事可做,無聊到快長虱子。」

  「沒事可做不會去幫橙藜嗎?」花橙蒨一邊記帳,一邊說道。「她一個人要管理所有藥材,也夠辛苦了,身為妹妹,妳應該幫她分擔一些責任才對。」

  「是是是,我是該幫忙。」花橙蕾回道。「可每回我去幫二姊的時候,她總嫌我礙事,說我只會越幫越忙,還叫我閃一邊去。」

  「因為妳都在玩,難怪橙藜要趕妳。」花橙蒨不客氣地道出事實,花橙蕾不服氣地反駁。

  「我哪有玩?」冤枉。「二姊本來就霸道,雖然外表柔柔弱弱,看起來很好商量,其實比誰都還要固執霸道,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橙藜那是意志堅定,哪叫霸道?明明就是妳自己愛搗蛋,還怪她?」花橙蒨明顯偏心,至少花橙蕾一直這麼認為,因為一樣做壞事,每次挨罵的人一定都是自己,她二姊都沒事。

  「大姊最偏心了。」花橙蕾抱怨。「每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三章

  話說花橙蕾被周繼倫硬拉到內院,沒有往後頭的廂房走,而是躲在醫館大廳銜接內院的拱門後頭,隔著一層長布簾窺探醫館大廳內的一舉一動。周繼倫親眼看著花橙蒨用犀利的話語和冷靜的態度,打發那兩名女子,心中不由得贊賞她真厲害。

  「你干什麼鬼鬼祟祟- 」

  「噓!」

  花橙蕾才想問他為什麼把她拉進內院,周繼倫便趕緊比了個噤聲手勢,就怕她洩漏天機,那兩個女人還沒走呢!

  好不容易,那兩個女人終於走人,周繼倫直到親眼確認她們步出「回春堂」才松了一口氣… …

  「喂!」憋了許久,花橙蕾忍不住大吼。「你到底在躲什麼,你認識那兩個女人嗎?」

  周繼倫冷不防被她的吼聲嚇得跳起來,轉身皺眉抗議。「妳干嘛突然大叫?嚇死人。」他已經被那兩個女人嚇夠了,拜托別再嚇他。

  「我看你應該優先治療的是膽子,你的膽子簡直比老鼠還小。」隨便吼一、兩句也能嚇到臉色發白,不愧是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兒,沒救了。

  「妳這娘兒們的嘴巴還是這麼利,一點兒都不討喜。」女人說話就該輕輕柔柔、好聲好氣,她卻正好相反,態度比男人還凶殘。

  「我又不喜歡你,干嘛討你的歡心?」無聊。「在喜歡的人面前,我自然就會變得很討喜,不勞你費心。」

  「是嗎?」他斜眼打量她。「真難想象會有哪一個男人吃錯藥喜歡上妳,天曉得妳根本是只母夜叉。」

  很好,他又再度惹毛她,這次可不是整死他就算了,她會讓他知道什麼叫「死了還比較痛快」,等著瞧好了。

  「你如果不告訴我那兩個女人的身分,我是不會幫你治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四章

  羅新鎮雖然不是什麼巨鎮,但巨鎮該有的規模倒是樣樣都不缺。因為位於通往京城的必經之地,所以設有驛站。因為有驛站,時常會有朝廷要員經過和傳書使出入,免不了會有妓院。再加上「回春堂」五代以來醫術精湛廣傳鄉裡,許多外地的人慕名前來求診,無形中活絡了當地的經濟。

  若說羅新鎮的繁榮基本上是建立在驛站和「回春堂」一點也不為過,所以鎮上的居民才會對花家三姊妹這麼尊敬。

  「爺,您慢走,下回經過鎮上時,別忘了再來光顧。」鎮上唯一妓院的老鴇,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說起話來嗲聲嗲氣,著實勾魂。

  「一定一定。」路過的官員莫不栽在她狐媚的笑容之中,險些失了魂。

  羅新鎮上的妓院「天香樓」,雖不若周繼倫時常光顧的「怡紅院」來得有規模,但旗下的姑娘個個媚功了得,一點兒都不輸人,尤其是為首的老鴇,其媚功更是遠近皆知,凡是路過的官員,沒有一個不著道的。老鴇笑盈盈地送客人出大門,正想回妓院再繼續招呼下一個客人,不期然看見一道人影。「花三小姐!」老鴇一臉驚訝地看著花橙蕾朝她走近,要她說,花橙蕾真是大膽,這麼晚了也敢獨自一個人上妓院,完全不怕被議論。

  「妳好啊,深秋姊。」花橙蕾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今兒個晚上的天氣真不錯,很涼爽呢!」還是夏天好,不用穿太多衣服。

  「呃,妳… 來這兒有事嗎?」老鴇看花橙蕾提著醫箱,不太能明白她的來意。

  「我來義診。」花橙蕾笑得香甜。「請妳把閒著的姊妹都叫到二號房來,我幫她們把把脈,開開藥方子。」

  天要下紅雨了,她居然還會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五章

  是錯覺嗎?是錯覺嗎?不,不是錯覺,他那話兒真的很大,本錢雄厚呢!話說周繼倫落水之後,幾經折騰,大家終於合力把他弄上妓院的馬車,載他回醫館。

  花橙蕾因為擔心周繼倫,也跟著上馬車照料周繼倫,不過她只是純粹關心他的狀況,不像其它的妓女,眼睛淨往周繼倫的下腹瞧,每個人都在想同一個問題。

  他那話兒… … 看起來很可口… … 不,是看起來很好用,問題是真的有那麼好用嗎?

  男人最怕中看不中用,有些男人那話兒只是擺著好看,真正帶槍上陣的時候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這類男人她們在妓院幾乎天天碰到,也因此她們極度渴望能有一個真正可以滿足她們的男人,不過這只是奢望,好看又好用的男人已經名列珍禽異獸,不然她們也不會這麼哀怨。話雖如此,本錢如此雄厚的男人仍然是不多見,她們免不了春心蕩漾,好想親身試試看… …

  「周繼倫,你醒醒呀,周繼倫!」在他身邊照料的花橙蕾,沒有感覺到馬車內的肅殺之氣,一心想著自己闖大禍了,萬一他要是從此不醒來,她也可以准備去報官府了,因為她害死了一條人命。

  也許是她臉上的著急太明顯,反倒讓這些如狼似虎的妓女們卻了腳步。

  她們忘了,這位周公子是「回春堂」的病人,受到「回春堂」的保護與照顧,她們若是想下手,最好等到態勢明朗了以後再說。

  昏迷不醒的周繼倫,不知道自己繼京城之後,又成了小鎮新的傳奇,還在一個勁兒地昏睡。

  本錢太雄厚也不行… …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馬車一路奔馳,越過山坡、越過鎮上的大街,最後終於停在「回春堂」的門口。

  「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六章

  次日,花橙蕾還在房間擬整周繼倫的計劃,不期然聽見花橙蒨的呼喚聲,自然而然轉頭朝門口應了一聲。

  「來了!」可惡的周繼倫,竟敢看輕她,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找我有事嗎,大姊?」她一口氣沖到醫館的大廳,只見花橙蒨冷著一張臉。

  「外頭停了一輛馬車指名是要給妳的,妳可別告訴我,妳訂了這玩意兒。」花橙蒲的眉頭挑得老高,很怕她小妹又哪根筋不對,買了不該買的東西。

  「馬車?」花橙蕾愣住。「我根本沒有訂馬車,怎麼會送到這裡來?」

  「不曉得,妳最好過去問一下。」花橙蒨用下巴點點門口的方向,那兒的確停了一輛輕巧的馬車。

  「請教小哥,這輛馬車指定給我是怎麼回事兒?我並沒有跟貴店買車呀!」

  花橙蕾認出送車來的年輕人,正是鎮上專賣各式車輛的車店伙計,好像是姓鄭的樣子。

  「這是周繼倫公子要送給您的,說是賠您跑掉的那匹馬,車子則是利息。」車店伙計恭敬地答道,足見花家姊妹在鎮上的地位。「這車是周繼倫送的?」花橙蕾再一次愣住,萬萬想不到。

  「是的。」伙計又答。「馬車我已經送到,小的先回去了。」車店伙計打完招呼,留下馬車便走了,花橙蕾還在發愣。

  「看來周繼倫還是有優點的嘛,妳是不是對他太壞了?」花橙情走上來觀察了一下馬車,車子本身還好,倒是拉車的那匹馬是匹好馬,少說也值一百兩以上。

  花橙蕾因為太過震驚說不出話,花橙蒨這時又說。

  「妳是不是該去謝謝人家?」別只會發呆。「畢竟人家送給妳一匹馬和一輛車子,而且說實話,他其實可以不必賠償妳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七章

  說吃素就吃素,事情有這麼容易解決,他就不必煩惱了。打從他和花橙蕾從艾家的酒坊回來,周繼倫就想吃素,問題他的心想吃素,他的身體卻不允許,隨著時間的累積越繃越緊,越來越像一頭數月不開葷的老虎!吼!

  如果他夠聰明,現在就該去敲花橙蕾的門,請她不要再拖延,立即給他一碗湯藥,免去這磨人的毛病。

  矛盾。

  一想到真的要和令他引以為傲的雄厚本錢說再見,周繼倫就提不起勁兒。他看著和他房間相距不到五十尺的廂房,開始幻想若是他現在去找花橙蕾,是會大受歡迎呢,還是被轟出來?這是第二個讓他提不起勁兒的理由。

  月光光,心慌慌。

  周繼倫似乎沒發現,自己已經十天沒碰過女人,嚴格說起來,他也是做得到,不一定非得喝藥湯不可。可他若不喝藥湯靠自己的力量度過這個月,就沒有理由待在醫館,花橙蕾還好說話,花橙蒨可就沒那麼好對付了。頭痛。

  十天以前,若是有人告訴他有朝一日他會賴在偏遠的小鎮不肯走,他會嗤之以鼻罵對方瘋了,像他這麼熱愛繁華生活的貴公子,怎麼會想要待在偏遠小鎮?瘋了,瘋了!

  可如今他不想離開是事實,就連他也很難解釋自己的心情,就連呂仙人的警告都對他起不了作用,這可怎麼辦才好?

  「唉!」

  「唉!」

  周繼倫和花橙蕾,幾乎是同時間歎氣,只不過一個是在房外,一個是在房內,但他們煩的問題都一樣- 該怎麼留住對方?

  房內的花橙蕾抱著頭回想白天她大姊說的話,如果她沒有自信治療或是周繼倫可以靠自己壓抑欲火,他就不能再留在醫館,得立刻回到京城,沒得商量。

  「啊,頭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八章

  花家的女兒就如同她們的姓氏一樣,個個如花似玉含苞待放,尤其以花橙藜的長相最為出色。有人說她是天上的仙女,有人說她是西施轉世,更有人信誓日一旦,當年害西周滅亡的褒姒還不及她一半美麗,即使傳言過於誇張,花橙藜美得不像凡人是事實,而如此一位絕色佳人竟然是一名大夫。

  「橙蕾,數日不見,妳好像有些改變。」花橙藜不但長相美-麗,心思更是敏銳,一眼便瞧出花橙蕾變了。

  「哪、哪有,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啊,哪有什麼改變。」花橙蕾心虛地看著她二姊,花橙藜但笑不語,秋水般的眼睛盈滿了深意,好像已經知道了什麼秘密。

  花橙蕾平日最怕花橙蒨,然而她每次做壞事,第一個發現的人一定是花橙藜,她似乎有一種預知能力,或者說是觀察入微。反正要在她的眼皮下說謊絕不簡單,別看她外表柔美,說話總是輕聲細語,真正固執起來連花橙蒨都要讓她三分,是花家三姊妹之中最難對付的人。花橙藜一雙秋水般的眼睛,不僅反射出花橙蕾的身影,也沒錯過站立在她身後的周繼倫,直覺他就是讓她小妹心態產生變化的人。面對花橙藜天仙般的美貌,周繼倫當然不可能沒有感覺。但很奇怪的,以往動不動就熱血沸騰的生理反應沒有了,只剩純欣賞。所以改變心態的不只是花橙蕾,他也包括在內。


  「這位是打從京城來的周繼倫公子,他現在是我的病人。」她注意到花橙藜好奇的眼神,於是主動為兩人引見,花橙藜笑笑。

  「至於他生了什麼病,那就… … 」花橙蕾不曉得怎麼解釋周繼倫的狀況,幸好花橙藜這時接話。

  「我知道,大姊全告訴我了,腎火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