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夢劍(嗜血劍之一)作者:煓梓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8 12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斷夢劍(嗜血劍之一)作者:煓梓

斷夢劍(嗜血劍之一)作者:煓梓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出版日期:2009年5月21日
  
【內容簡介】
傳說中,「斷夢劍」擁有可斬斷夢想及野心的神奇力量。
不同於其它人野心勃勃,周湘齡奪劍的原因非常單純──
一是俠女天生該配名劍;二是她要讓討厭的兄嫂成不了親!
雖說這劍是劍隱山莊少主所有,但既然不賣,她就用搶的!
天真的大小姐女扮男裝出走,就此展開攔路打劫之妙計……
這細皮嫩肉的小子搞不清楚誰是老大,竟敢攔路打劫他,
渾然不知江湖風波險惡,以為憑三腳貓功夫就能闖江湖?!
司徒行風臉色鐵青,接受這小子的挑戰簡直就是侮辱!
算了,他就當做好事,把手下敗將帶回山莊好好訓練,
首先得教身懷巨款更易遭不測,這可是闖蕩武林第一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傳說天才鑄劍師楚漢,一日登泰山之時,忽聞天際傳來女媧娘娘的聲音,要他承天命打造三把神劍。

  她並且賜予楚漢三塊彩色玉石,要他在鑄劍的時候將它們分別投入爐火之中,並用針刺破手指在三塊玉石上各滴上一滴血,將神力注入玉石之中。

  被女媧娘娘散發出來的燦爛光線包圍,楚漢趴在地上,兩手抵在地面,感謝女媧娘娘挑中他這個凡人負此重責大任。

  女媧娘娘將這三把神劍分別取名為「斬情劍」、「斷夢劍」以及「續魂劍」。這三把劍有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必須用持劍者愛人的血祭劍,如果對方也愛持劍者,神劍的力量才會開啟。

  神劍一旦被開啟,隱藏在劍刃上的力量也會隨之釋放。

  斬情劍可以斬斷世間所有情愛,使所有人變成只聽命持劍者的傀儡。斷夢劍可以斬斷對手的夢想及野心,讓對手身敗名裂。續魂劍可以讓即將斷氣的人起死回生,代價是持劍者的靈魂必須與對方交換。

  這三把劍若是分開持有,只能達成如同劍名本身的目的。若是同時收齊三把劍,則可以一統天下,動搖當朝皇帝的根基。

  因為這三把劍必須靠血開劍,鑄劍的玉石又注入了女媧娘娘的神血,所以又被稱為嗜血劍。

  沒有人知道上天為何要打造這三把劍?然而,附著在這三把神劍上的力量如此吸引人,不免引起有心人覬覦。

  於是,一場神劍爭奪戰就此展開,到底誰才會是最後真正的贏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手持火把的大隊人馬有如洪水來勢洶洶,一批接一批湧進位於斷崖邊的磚屋。

  「快搜!」帶頭的男人回頭大喊。「楚老頭一定在裡面,找到他,讓他把劍交出來!」

  大隊人馬個個面目猙獰,手中的大刀在火炬的照耀下透著寒光,一如他們眼底的殺意。

  「殺掉楚老頭,搶奪嗜血劍,千萬不能留下活口!」定要趕盡殺絕!

  這是十王爺下達給他們的命令,為了他們的主子,無論如何都要把嗜血劍帶回去,這關係到他們的主子能不能當皇帝,主子若能順利篡位,今天幫他拿到嗜血劍的人都是大功臣,就算不能當上將軍,起碼也可以圖個三品官,大家還不努力?

  「殺!」

  十王爺的手下衝進磚屋到處找嗜血劍,他們沒見過嗜血劍,但只要能找到楚老頭,相信就能找到人人都想爭奪的神劍,將它們帶回去孝敬十王爺。

  「楚老頭,你在哪裡?快交出嗜血劍!」十王爺的手下在屋子裡面到處翻箱倒櫃,沒找到楚漢,倒是翻出了不少好劍,每一把都價值連城。

  「吳統領,咱們找到了十多把劍,您瞧一瞧,其中有沒有嗜血劍?」手下捧著找到的劍放至帶隊搜捕的頭兒面前,吳統領拿出其中一把,將劍從劍鞘裡拔出來,光可鑒人的劍鋒瞬時散發出冷冽的光芒,引來眾人一片讚歎。

  「不愧是天才鑄劍師楚漢鑄的劍,把把都是好劍。」吳統領將劍反覆翻看鑒賞,並查看劍刃上的花紋,瞧了半天,蹙眉說道。

  「不是這一把。」花紋不對。「不過還是帶回去,十王爺會很高興能夠擁有這些劍。」

  這些在十王爺手下當差的嘍囉,名為官差,行為其實與強盜無異,見到好東西就搶。

  「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由於沒有多餘的馬匹,周湘齡只得被迫和司徒行風共騎一匹馬,沿路上她又吵又鬧,不給司徒行風一絲安靜。

  「你這是綁架,我要去告官!」她叫囂了半天,怎麼喊都是這一句,聽得他的耳朵快長繭。

  「你半路打劫,我都還沒說要告官,你倒惡人先告狀起來!」司徒行風一邊趕路,一邊還得應付周湘齡,幸虧在上馬之前,他已經先用繩子把她給綁起來,不然可要累死人。

  「我才沒有搶劫,我只是找你挑戰而已。」可惡,綁得這麼緊,她都快要不能呼吸。

  「說得好。」正中他下懷,「你挑戰我,結果輸了,願賭服輸,你當然得聽我的話。」

  「咱們比劍前又沒有說好條件。」他根本是土匪,不,比土匪還惡劣。

  「我就是規定。」司徒行風自大的說道,引來周湘齡冷哼。

  「少說大話。」他以為他是誰?「你不過是一座破山莊的莊主,憑什麼跟人家立下規定?」

  「你說劍隱山莊是破山莊?」司徒行風不悅地瞇起眼睛,周湘齡卻還不知死活的點頭。

  「就是破山莊,」怎樣,咬她啊?大不了把她丟下馬。

  這小鬼……

  「等你到了劍隱山莊,看你還有沒有膽子說出這句話。」司徒行風指的是劍隱山莊的規模,周湘齡卻聽成他在威脅她。

  「我當然有膽子,你以為天下沒有王法嗎?」她嚷嚷。「這兒還是大明的國土,既然咱們都身為大明的子民,就該遵守大明的王法,大明的王法可沒有允許你當街掠人——嗯嗯嗯。」

  周湘齡說話說到一半,嘴裡突然多了一團布,害她只能嗯嗯叫。

  「安靜多了。」司徒行風見狀滿意地點頭,他早該這麼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司徒行風回到房裡第一件事就是將周湘齡丟到床上,然後脫鞋子。

  周湘齡恨恨盯著他的動作,不敢相信,竟然有人無禮到當著一位淑女的面脫鞋子,她還沒嫁人呢!

  「你幹嘛這樣看我?」注意到她不可思議的眼神,司徒行風停下拖鞋的動作,挑眉問她。

  因為他無禮!傲慢!還當著,還當著她的面拖鞋!

  但她不會把這些話說出口,因為說出來會變成笑話,她今天已經被笑夠了,不想再被恥笑。

  「都已經到了你的地盤,你應該可以放開我了吧?」她考慮了半天,最後選擇最合理的理由,也充分得到回應。

  「我都忘了你還被繩子綁著。」他打量周湘齡紅通通的小臉,突然有些同情她,被當面無情嘲笑一定很不好受。

  他不提還好,越提周湘齡越生氣。她就像一捆麻繩在他面前晃來晃去,他還能裝作看不見,並且說出這種沒良心的話,真個是混賬透頂。

  「這樣總可以了吧!」他將周湘齡鬆綁。

  周湘齡重獲自由以後第一件事就是揉揉被綁到瘀傷的手腕,都擦破皮了。

  「你還真是細皮嫩肉。」司徒行風忽地攫住她的手腕,打量她擦破皮的地方。

  周湘齡嚇一跳,以為露出破綻,心跳都快停止。

  「你才被綁了兩個時辰,手腕就擦傷了,看來我把你帶回來鍛煉是對的。」他對她一點兒也不感到抱歉,反而覺得自己做得很對。

  「你還敢說!」要不是他執意綁她,她也不會受傷,現在才來說三道四,煩不煩啊?

  「哪,給你。」

  就在她犯嘀咕的時候,他突然從床邊的小箱子拿出一小瓶東西丟給她,害她差點來不及接。

  「這是司徒家秘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第四章

  李勇和李靖翰將司徒行風抬回房間之後,接下來就是周湘齡的事,她既然是他的隨從,他又是為了幫她擋酒才醉倒的,理當由她負責善後。

  周湘齡謝過李家兄弟以後,將房門關上。一臉煩惱地看著床上的司徒行風,他醉得連路都走不好,還要靠別人幫忙抬回房間,該怎麼照顧他呀?

  從小到大都是有別人照顧的周湘齡,第一天來到劍隱山莊就嘗試了許多過去沒做過的事。比如幫司徒行風洗腳,差點被灌酒等等,更離譜的是人人爭著跟她同房,如果不是司徒行風出面解救她的話,她真無法想像今天晚上要怎麼度過。

  「……」砰!

  由床上傳來的聲響,提醒她別太過樂觀,今兒個晚上只過了一半,還有漫漫長夜等著她傷腦筋。

  周湘齡走到床邊,打量正緊皺眉頭的司徒行風,他看起來不太舒服,額頭冒汗,還直打酒嗝。

  她很想罵他活該,但隨後想想如果不是為了幫她擋酒,他根本不會醉成這副德行,她確實欠他人情。

  這份人情總有機會讓你還的。

  她想起他說過的話,頓時面露不安的表情,想不出來他會要她怎麼還。

  「……小鬼……過來……」

  她唯一知道的是,先不提這份人情該怎麼還,他都不會饒過她,就連喝到爛醉都要使喚她,折磨她才甘心。

  「我已經在你身邊了啦!」周湘齡態度不佳的回嘴,但是她懷疑司徒行風根本聽不見,他已經醉到幾近昏死。

  她歎口氣幫她把鞋子脫掉。她沒照顧過醉酒的人,但從他用力喘息的模樣判斷他的胸口應該很悶才對,因此考慮該不該鬆開他的袍子。

  「……唔……」

  他痛苦的表情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五章

  結構堅實的單人木床當天下午隨即搬進司徒行風的房間,周湘齡瞧見床,差點兒沒有感動到跪下來,今天晚上總算不必再靠著牆睡覺。

  「喂,你真的不考慮當我的隨從嗎?」

  正當她感動的時候,司徒行雲不曉得從哪裡冒出來。

  「我可比我老哥好相處多了哦!」他憑空出現也就算了,臉上還帶著無賴的笑容,看了就倒胃口。

  「不要。」謝謝指教。「我不想當你的隨從。」司徒行風雖然可惡,起碼正經,不像他吊兒郎當。

  「這真是太可惜了。」司徒行雲不把她的拒絕當回事,反正女人一開始都是這樣,到最後還不是會臣服在他的懷中,都一樣的啦!

  「呿!」周湘齡盡可能跟他保持距離,他和司徒行風雖然是親兄弟,品格操守卻相差十萬八千里遠,比起花花公子,她寧可選擇不講理的搶匪,至少不會肉麻當有趣。

  「別這樣嘛,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他已經想好作戰計劃,爭取她的友誼就是第一步。

  「我懶得和你做朋友,別靠過來。」她警告司徒行雲,想不透他怎麼這麼喜歡毛手毛腳,簡直是變態。

  「不靠就不靠。」司徒行雲雙手枕在腦後,悠閒得很。「不過,你不待在我哥身邊行嗎?」根據大家的說法,他哥哥喜歡隨時看見她,這讓他嚴重懷疑他哥哥早就知道她是個女的,只是裝傻欺騙大家。

  「他說他很忙沒空理我,要我在外頭待著。」她好奇地注視身後緊閉的門扉、從裡頭傳來的低沉討論聲,其中有一個屬於司徒行風,另一個她就沒聽過了。

  「我哥在和帳房對帳,他們正在討論其中幾筆有問題的帳款。」看穿她的思緒,司徒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莊主——」

  「噓。」司徒行風對李勇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阻止他出聲張揚,然後默默走回自己的房間,四處找周湘齡的包袱。

  他翻了翻她睡的木床,沒找著。他不死心,屈身看床底,果然在最靠近角落處找到她的包袱。

  粉紅色的碎花包袱。

  看清楚包袱的顏色後,司徒行風失笑。

  過去他為什麼一直都沒有發現,她用的包袱顏色其實就已經透露出她的性別?沒有男人會用粉紅色的包袱,而且還是小碎花圖案。他們這幫男人每個人都瞎了,二十多個男人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到包袱不尋常,包括他自己!

  周湘齡和他弟弟親密交談的畫面刺激了司徒行風,他提醒自己,現在不是笑的時候,他們兩人一定有什麼計劃,他必須弄清楚。

  他猜想,他弟弟多半已經知道周湘齡是女的,畢竟他在女人堆裡打滾了這麼多年,不可小看他的經驗,加上他又難得熱心助人,可他卻處處討好他的隨從,這就說明了這其中一定有鬼,說不定他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她是女兒身。

  不過,現在才行動還不算晚,他還是可以沒收這些銀兩。

  司徒行風毫不客氣地把包袱內的錢搜刮得一乾二淨,看周湘齡憑什麼逃亡。他隨意瞄了會票上的名字一眼,接著把會票撂起來收入腰帶,收著收著忽然想起什麼,又匆匆忙忙掏出會票,打開會票瞧仔細。

  會票上頭寫著:

  立會子票周繼倫今收到

  處實紋銀五百兩整。其銀約至京中鹹字號潘家成兄長,見票即況無誤,此照。

  這是自京城開出來的會票無誤,指定匯兌的地點也在京城,這小鬼並沒有說謊,她確實是京城人氏。

  周繼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七章

  「嘿!喝!」

  訓練場上傳來新學徒們整齊劃一的喊叫聲,他們一邊移動腳步,一邊打拳,進步的速度非常快。

  「嘿!喝!」周湘齡也赫然名列其中,因為她已經沒有離開劍隱山莊的必要,自然而然選擇繼續留下來。

  說穿了,這完全是司徒行風自私的心理作祟。他捨不得讓周湘齡下山,周湘齡也不願離開他,一拍即合的兩人只好繼續維持莊主與隨從的關係,只是房內那張隨從專用的小床再也沒有使用,兩人全換到大床同寢。不過這當然是秘密,而且是最高機密,只有他們兩個人自己知道。

  在這亂七八糟的關係之中,最倒楣的當數司徒行雲,至今他仍不明白當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

  他試著找周湘齡問清楚,但他哥那雙鷹眼無時無刻緊盯著他,害他一直找不到機會和周湘齡獨處,只得來訓練場攔人。

  在王坤的嚴厲教導下,周湘齡儘管沒有什麼習武的天分,倒也學會了幾招功夫,比她當初半路跳出來說要搶劫那時候不知道要強上幾倍。

  王坤在劍隱山莊的地位崇高,司徒行雲雖然身為二當家,也不敢在他訓練斬人時插手,只好耐心在一旁等候。

  「停,休息!」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王坤終於揚手喊停,讓全體新學徒方便喝水,司徒行雲連忙走向周湘齡,不讓她有溜走的機會。

  「小鬼,咱們談談。」他揚揚下巴暗示有話私下談,但周湘齡就怕和他私下談,她不想引起司徒行風誤會。

  「有什麼話,在這兒說就行了。」她一派天真的眨眨眼,司徒行雲氣得咬牙,這個利用完人就丟的小混蛋!他真想打她一頓。

  「不行,這些話很重要,必須私下談。」他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八章

  「大當家!大當家!你在哪兒?」

  「莊主!」

  午飯時間,劍隱山莊上上下下忙成一片,每一個人都在找司徒行風。

  根據劍隱山莊的傳統,凡遇初十,皆有莊主親自主持飯局。如果莊主不在,就由二莊主主持,倘若兩人皆外出則由莊主事先指定代理人代為主持。

  總而言之,這是劍隱山莊的大事,嚴格說起來就算是少了主持人,大夥兒飯照吃,酒照喝,影響不了肚皮。但傳統就是傳統,除了必須嚴格遵守之外,還有另一個讓大夥兒擔心的理由。那就是司徒行風並非一個沒有責任心的人,無論大小事他都會事先交代和安排。可今天他不但未事先安排,還進一步鬧失蹤。教大夥兒怎麼不著急?

  「小鬼,你知不知道莊主上哪兒去了?」實在找不到人,李勇只好問周湘齡。

  「不知道,他沒交代。」她搖頭,也和大夥兒一樣急。

  「真叫人頭痛。」李勇煩惱到抓頭髮。「眼看著就要開飯了。沒有主持人,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可以請二當家代為主持啊!」她來劍隱山莊也有一段時間,山莊的規矩多少略知一二,也知道每個月的初十,都要由莊主或二莊主帶領大家一起用飯,順便跟大家敬酒,慰勞大夥兒一個月的辛勞。至於為何要定在初十就不可得知。

  「二當家一早就跟莊主慪氣下山了。這會兒正在城裡的某間酒樓逍遙。」想來這就是莊主為什麼鬧失蹤的原因,因為心情不好。

  「他們又吵架了?」周湘齡越來越覺得他們這對兄弟很離譜。她跟她哥哥的感情已經夠差,他們竟然比她和她哥哥還要差。

  「不是吵架,而是大吵一架。」李勇歎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8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