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三號房 作者 綠痕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8 123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天字三號房 作者 綠痕

天字三號房 作者 綠痕

內容介紹


積怨多年迢迢,脾氣同樣火爆,
一日若不互砍就一日心火難消,
三不五時拆樓毀屋的兩位軍中同袍。
住進三號房之前,他們從來都不曾知道,
恩怨後果不是不會報,隻是時候還尚早。
直到不速之客青天霹靂的來報到,
不管他們倆心情好不好,不問問他們想要或不要,
任憑他們各自懊惱傷懷抱,苦苦後悔早就該知道。
他不得不委下身段,暫且當她的貼身男傭兼依靠,
她不得不委屈忘記,他從前的鶯鶯燕燕花花草草。
一個認命不斷煎熬,一個頭痛再也跑不掉,
如今彌補已是來不及趁早,兩家恩仇隻好統統閃邊靠。
有間客棧裏,當上天開了他們一個天大的玩笑,
天字三號房,刀光劍影中,他們還有得慢慢耗。

TOP

第一章

  倘若感情真能分出個高下,區分得出誰勝誰敗,

  那麼,也不會總是有人困惑著該愛或不該去愛。

  浮光掠影的人世間,人人僅是一粒過眼的塵埃,

  感情始終都蜷縮在身後那影子裏的那個不明白,

  愛意則是高處墜下的火炬,落地即灰不再存在。

  花開或許不同賞,花落或許也不同在,

  何須懊惱又傷懷,何須計較是愛非愛?

  更大可不必管它是否真能夠捉住個圓滿的未來。

  因回過頭想想,人生,其實隻是貪圖一個痛快。

  “他是我的未婚夫。”

  “啊?”

  帶著難以置信的眼神,上官如意瞪著一開口就直接說重點的樂君楠,怎麼也沒想到,她得到的竟會是這種答案。

  事情是這樣的。

  就在昨兒個夜裏,居住在有間客棧天字一號房裏的上官如意,好不容易方睡著,隨即被三不五時所傳出的怪音給擾醒,本想翻過身再睡的她,是很想置之不理的,偏偏那不知是住在哪一巷的鄰居,仍是不斷製造出類似砸毀東西的聲音,就是不肯放她入眠。這讓已經連著三日睡不好的她,不得不在夜半起身下床,找她那個侯爺夫婿,及身兼有間客棧裏住得最久的住戶問上一問。

  “那究竟是什麼聲音?”渴睡不已卻沒法入睡的她,數夜下來,眼窩下已有了兩層暗影。

  “沒什麼,不過是天字三號房的又在拆房而已。”深夜還在書房辦公批閱折子的步青雲,習以為常地聳聳肩,早就聽慣了這類的吵鬧聲。

  “拆房?”上官如意精神不濟地一手杵著額,“三號房裏住了什麼人?”心情這麼好,所以才在大半夜不睡覺拆房子?

  “兩個打小就不對頭的房客,一個姓餘,一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靜羚 經驗 +20 精品文章 2010-9-8 11:45
  • 靜羚 金幣 +20 精品文章 2010-9-8 11:45

TOP

第二章

  深穀幽壑中,一輪明月靜映在寒潭之上,萬籟俱寂,穀底就連半點草木蟲唧之聲也無。

  自山崖摔落穀底的兩人,極為走運的,在穀底等著他們的並不是石地或是茂林,而是一座深不見底的寒潭,隻是,雖然時值盛夏,冰涼的湖水還是讓爬上岸的他們冷到骨子裏,在他們慶幸沒因此丟了小命或是斷手斷腳之餘,貼附在他們身上的濕冷衣裳,和穀底陰涼的氣溫,也直令他們頻頻打顫。

  “喂,你找著出路了沒?”渾身濕透的餘美人,在穀底的左方搜索了好一會,卻始終沒找到離開這兒的出路時,遠看著站在寒潭對岸的君楠。

  “沒,你呢?”也同樣一無所獲的君楠,沿著潭邊走回原先他們掉下來的山崖底處。

  “這邊也沒有。”踩著仍汲著水的鞋,一路走回原處後,餘美人頭痛地瞧著上方筆直矗立的高聳山崖。

  “這下怎辦?”君楠歎口氣,兩手不斷搓著兩臂,就著明亮的月色四下尋找著可以避寒之地。

  “上去。”壓根就不想留在這鬼地方的餘美人,抬起一手朝上方指了指。

  她賞了他一記白眼,“憑你我的輕功,要攀上這座山崖是成,但天色太暗,難保咱們不會失足又掉下來。”根本就不知這崖有多高,也不知崖中有些什麼,要是一個不小心再掉下來,若是沒像方才一樣正巧摔進潭裏……她可不認為他們能有第二回的好運。

  “我偏要試試。”在天頂的雲兒散盡,月光照亮了上頭的山崖時,餘美人決定賭上一賭。

  “我不攔你。”才不想陪他一塊去搏命的君楠,轉過身子,任他使出輕功往上攀躍,她則是繼續在穀底尋找可過夜之處。

  挨冷在穀底找了好一陣後,終於在偏僻的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hide]“你要敢逼我打掉孩子,我會將你碎屍萬段!”

  “你要敢殺了我的孩子,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半晌過後,互撂狠話的一雙男女,在聽清了對方所說的話意後,皆無言以對地看著對方。

  “……”咦?怎麼他們的意思都差不多?

  被選定為談判最佳場合的天字一號房,此刻,除了廳中那對吼完對方接著就啞口無言的男女外,尚有著一號房的兩位主人,以及特意跑來這看戲的東翁。

  “我總覺得……”上官如意頗感無力地看著眼前的怨偶,“他倆怎連說話,也都那麼暴力?”還真是標準的言行一致。

  認識他們多年的東翁,神情自若地再喝口茶。

  “正常的。倘若他們真能像口頭上說得那麼狠,那也不必一打就是二十幾年了。”那兩個房客其實骨子裏都是隻紙老虎而已,聽慣就好。

  特意將他們找來這的上官如意,在他倆開始像個悶葫蘆悶不吭聲時,忍不住提醒一下他們來此的重點。

  “兩位,你們的結論是?”她可不是請這對男女來這發呆給他們看的。

  “我要留下孩子。”想了數日,已有身為人母自覺的君楠首先開口,並捍衛性地兩手撫著肚子。

  “我也是。”不願落了個棄他們母子不顧名聲的餘美人,也不希望他未來的孩子會因他們這些大人的意氣之爭,因而不能出世或是不能留在他這個爹的身邊。

  上官如意抬起一掌要他們緩緩,“雖然你們都想留下孩子,但,孩子總不能說生就生。”有共識是很好,但問題都還沒解決呢。

  “不然呢?”

  “成親啊。”總算逮著機會的她,很爽快地向他們宣布,“隻要成了親,那孩子也就能正大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哈哈哈哈──”

  當一頂自臥虎營返回客棧的小轎,停妥在客棧大門前,並自轎裏鑽出一男一女,而東翁在看清那對男女是誰後,笑聲就一直沒有停過,即使想要保留顏麵的君楠,已由餘美人抱著快步送回本館裏的天字三號房,東翁仍舊對著那個剛從本館裏出來,留在客棧裏喝悶酒的餘美人笑個不停。

  東翁邊說邊揩去眼角笑出來的淚水。

  “堂堂兩名將軍,卻擠坐一頂轎子回家?”原以為怒氣衝衝的餘美人會去收拾君楠,沒想到他是把人帶回來了沒錯,可卻也一路丟臉丟到家。

  “笑夠了沒?”暗自在心底氣翻天一回的餘美人,喝完一杯悶酒,先是記恨地瞪了東翁一記,再回過頭瞪客棧裏那些不敢大方笑出聲,隻能抿著嘴偷偷悶笑的眾人。

  東翁在他又灌完一小瓶酒後,親自替他補上一瓶,滿麵笑意地坐在他的對麵。

  “你知不知道,現下全吞月城的人,都很期待你倆的婚後生活?”多虧有了這兩個三不五時就搞花樣的房客,使得一堆客人都擠來客棧裏碰碰運氣,看能不能看到好戲,這也使得他的生意,近來可說是好到不行。

  餘美人反感地揚眉,“我的家事與他人何關?”

  “誰教你們是出了名的死對頭,偏又與對方成了親?”東翁聳聳肩,再報上另一個小道消息,“我聽人說,城裏甚至還有人開賭,等著看你何時會休妻。”

  他拉下了一張臉,“誰說我會休妻的?”他的孩子都還躺在君楠的腹裏睡覺,還沒出世叫他一聲爹呢,要他休妻?那些人以為他成親是為了什麼?

  “咦,你不想嗎?”東翁興味盎然地盯著他的臭臉問。

  “你少觸我楣頭。”餘美人冷哼一聲,再將那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服侍了君楠足足三個月,整個人累到一個不行的餘美人,在君楠孕期步入第五個月終於不再孕吐之後,不隻是他,同樣也深受其害,日日洗衣洗到手軟兼脫皮的丹心,簡直想買幾十串鞭炮來大肆慶祝一番。

  總算能夠安安穩穩一夜睡至天明的餘美人,原以為這就是苦盡甘來之日,可他沒想到,樣貌原本就夠豔麗動人的君楠,在這三個月的調養和進補之下,她那有孕的身材,不但突飛猛進變得秀色可餐無比,整個人更是豔光照人,害他時常不小心閃到眼睛。

  壓抑了好幾個月,原本對君楠沒有什麼邪念的他,在她從病苦的德行變成了個老在他腦海裏誘人犯罪的模樣後,一反先前隻打算好好照顧他們母子的心態,常在一個不小心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正饑渴地盯著無限風情的她,再不然就是直朝著她猛吞口水。

  看在她有孕在身的份上,且還好不容易才安好胎,因此他不敢胡亂下手再對她亂來,也怕她會在心情不好下失手一掌打死親夫,隻是這……這簡直就是另一場更痛苦的煎熬。

  他究竟是造過什麼孽,或是老天真有看他不順眼到這種程度?

  他才辛辛苦苦地陪她挨完數月孕吐不止的苦日,現下,居然又來另一波日夜都考驗著他定力的酷刑?

  冬日的暖陽斜斜穿過窗欞映照在君楠的身上,近來嗜睡的她,正安安穩穩地躺在床上午睡,坐在床畔哄她睡的餘美人,在打從她睡著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沒法將兩顆眼珠子從她身上乖乖收回來,直流連在她紅潤的雙頰、嬌嫩欲滴的嫣唇,和她一身誘人的曲線上,並在腦海裏不時回想起,那夜在山崖底下,他倆究竟曾通力合作過什麼事……

  “樂將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大雪降了數日有餘,仍是不肯止歇,因嚴冬已至,使得近日來有間客棧的生意清閑了不少,而回棧避冬的房客也多了些。

  因大雪日而沒法出門做生意的封浩,瞪著客棧外頭因雪深而不能行車的臥龍街好半天,最終不得不放棄出門的念頭,頂著天際不斷飄落的雪花,緩緩再踱回本館內。

  就在他才走進館內的巷中時,不意瞧見雪地裏一堆方踩過沒多久的腳印,一路由本館蔓延至六巷裏。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按著腳印一路走至六巷底的天字三號房,才轉過巷角來到門口處時,就見東翁、韃靼還有丹心,這三人全都不務正業縮躲在三號房大門的兩邊,個個的眼睛全往裏頭直瞧。

  “你們在瞧什麼?”也好奇湊到東翁身旁的他,才出聲一問,馬上就有三個人不約而同將指放在唇上,示意他這個最晚報到的小聲點。

  “噓……”

  該不會是那對冤家又鬧家變了吧?

  也好奇在門邊探出頭的封浩,在茫茫降下的雪勢中,努力眯著眼,放眼看去,置了三四個火盆的涼亭裏,君楠坐在亭中賞雪,而餘美人則趴在她的身上,以耳貼緊她的肚子聽著裏頭的動靜。

  “聽見什麼了嗎?”他都聽了快半個時辰了,究竟有完沒完呀?也不想想他有多重。

  “沒有。”很想聽聽肚裏的孩子跟他打聲招呼的餘美人,不死心地側過首,換了另一隻耳再聽。

  “可藺言同我說,這時應當聽得到了。”是她記錯了嗎?

  “孩子可能還在睡。”他邊說邊調整了一下姿勢,“我再聽一下。”

  低首看著餘美人一頭濃密且有光澤的黑發,君楠心不在焉地撫著他的發,開始在心裏想著,將來若是生了個女兒,或許女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嘖,加上後頭的,究竟總共有幾個?

  春寒料峭,天色方蒙蒙亮,客棧都還沒開門做生意,東翁即領著一堆子男人來到天字三號房敲大門,簡短地介紹完來客後,即晾在一旁,心情很好地看著出來應門的餘美人,與那票貴客們皆一語不發地瞪來瞪去。

  半晌過後,餘美人朝東翁勾勾指,在東翁擺明了不願摻和此事時,一把揪著東翁的衣領將他給扯過來,壓低了音量問。

  “君楠到底有幾個師兄?”眼前的男人多得跟一班小兵似的,不想親自算清人數的餘美人,愈算愈火地問。

  “二十個,全都到齊了。”已經替他點過名的東翁,掛在他的手上沒好氣地應著。

  “他們來這做啥?”他是知道君楠與他一般,都有著一票師兄弟,但他的那票師兄們,可不曾來這采過他半回,而她家的……倒是挺殷勤的嘛。

  “探親兼作客。”東翁自懷中亮出一張拜帖,改塞進他懷中,“他們想與君楠聚聚。”

  “什麼聚聚?”餘美人更是用力揪緊了他,“你難道看不出他們存的是什麼心嗎?”色色色!除了對君楠的色字之外,在那票男人眼底,還有愛慕和專程來找他麻煩的警告!

  東翁不客氣地拍開他,“我又不是那個看相的,我哪會知道?”誰教這票家夥找上門時,姿態強硬得什麼僧麵佛麵都不看?加上這票男人又都擺明了說要敘舊,他也隻能順應民意把他們給請進來。

  在那票所謂的師兄們,個個對君楠所居的那棟樓看得目不轉睛之時,餘美人隻差沒叫人拿幾十條帕子讓他們擦擦快流出來的口水。

  “他們不知她已為人婦了嗎?”他是被嚴格限製不許外出打野食,可是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晚了一步的餘美人,在得知君楠已獲動兵銅魚,且率臥虎營大軍前去國境邊界與支營會合,即使他已急著趕去臥虎營,但他還是沒能來得及攔下已率軍出發的君楠。

  為了補救此事,餘美人在外頭整整忙了一日,但他所得到的卻是……

  “你沒能攔住她?”一早就打烊不做生意的東翁,心亂如麻地在客棧裏等了一日,在等到氣急敗壞的餘美人回棧時,愕然地拉住他問。

  碰了一整日軟硬釘子的餘美人,又急又氣地拂開額前的發。

  “她手中握有動兵銅魚,又早我一步出兵,我怎麼攔?況且就算我能及時追上她,而她也真依我的話而抗旨不出兵,那日後我就得家破人亡了!”之前他就是不想讓她知道樂雲天已出兵一事,所以才瞞著她,沒想到她……她究竟在想什麼?就算是為了那個代她出兵的嶽父,她也要考慮一下她的身子狀況呀,難道她就隻惦著她的老父,卻將他以及她腹裏的孩子置之腦後?

  東翁猶豫地看著他疲憊的臉龐,“那……”

  “今早我已進宮麵聖,可無論我再怎麼懇求陛下讓藏龍營出兵,陛下卻推說已將全責交予兵部尚書處置。”愈想愈氣的餘美人,一拳重重擊在櫃台上留下個拳印,“我也去求了兵部尚書一整日,無論我再如何求他想見他一麵,但那個老頑固說什麼就是不肯見我!”

  東翁一掌拍向他的肩頭,要焦躁不安的他先鎮定下來。

  “咱們先冷靜冷靜,看看還有什麼法子可以想。”果然,那日君楠的父親會來這不是沒有理由的,再加上他自步青雲那得到的最新軍情,他就知道定會有今日這情況。

  心似油煎,卻又什麼都沒法做也不能做的餘美人,猛然抬起頭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戰事一轉交給開國大將軍接手,並駕著戰車離開前線國境,餘美人即馬不停蹄地狂奔了七個日夜,一心隻想快些趕回吞月城讓藺言為君楠治傷。可就在他們快抵達吞月城之際,君楠卻開始捧著肚子頻頻喊疼,這令餘美人更是一刻也不敢耽擱,快馬一路馳回吞月城內的有間客棧,緊抱著她一路奔至天字三號房,將她安置妥當後,再衝至地字十號房急急拉來藺言。

  診過了君楠之後,藺言即二話不說地將那個在房裏急得團團轉,不時握著君楠的手低聲安慰,不時還朝她大吼她是不是個庸醫的餘美人,一腳給踢出寢房外,並在順手關上門扉之前,當著他的麵奉送上一句──

  你可以開始慢慢等了。

  “你拖我來這做啥?”

  打從晌午起,就遭人自天字一號房裏給拉了出來,一直被困在天字三號房內脫不了身,步青雲怏怏不快地瞪著與他一塊坐在亭中的餘美人。

  “陪我。”神色甚為緊張的餘美人,邊說邊再灌了一杯酒壯壯膽,兩眼還是直盯著遠處被藺言拿來當產房的寢房瞧個不停。

  “我們呢?”也同樣被他給逮來此地的眾人,有些受不了地瞧著那個儼然已經緊張過頭的餘美人。

  “一樣。”有難就要大家一起當,他這人是很講究公平性的。

  “咱們就在這慢慢喝吧。”被迫關門不做生意的東翁,將先前命韃靼扛來的幾壇酒開封,順手為亭中麵上皆寫滿不情願的陪客們各斟上一杯。

  被困在這也沒別的事可做,隻能陪著餘美人一塊心亂如麻的眾人,在酒過三巡後,每個人麵上仍是沒半點醉意,相反的,還因寢房裏傳來的痛苦叫喊聲,而更加地醉不下去。眼看大夥都已灌光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8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