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二號房 作者 綠痕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9 123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天字二號房 作者 綠痕

天字二號房 作者 綠痕

內容介紹


百年前,他倆的祖先是門對戶的頭號大敵,
百年後,他倆的關係是緊鄰隔壁巷的芳鄰。
在他的背後,有著難以啟齒的隱疾兼天性,
在她的身後,則有著不願再去回首的曾經。
多年來的江湖血腥,不同的背景,
他倆有著全然不同的故事和過去。
然而,一次大雨中的偶然相遇,
就注定了他倆夜夜沒法分離,和那與眾不同的交集。
多年來輾轉反側的深夜裏
他所渴求的,隻是那一盞夜色中小小的油燈。
她所期盼的,隻是那一道月光下信任的眼神。
有間客棧裏,當大熊遇上了寡言神醫,
天字二號房,黑暗中,終於有了光明。

TOP

第一章

  
難堪的記憶堆積如塵埃。

  往事仍舊困囿地徘徊再徘徊,

  現今也未曾放下再輕盈跳開。

  罪怎麽贖,贖什麽罪?

  殺百人,與救一人,

  孰重孰輕、誰是應該誰是不該?

  每個人,都在等待一個能重新開始的未來,

  等待美麗的遠方,並企圖挽回從前的疚債。

  悲喜與曲折,是生命的不變的風采,

  如此疑猜,如此傷懷,

  其實到頭來,

  不過隻是一滴淚珠倒流進你心坎裏的感慨。

  ☆☆☆

  無道王朝下,京城外城吞月城的城裏,隨便找個路人打聽,全城最熱鬧的一條街,人人定言非筆直貫穿整座吞月城的臥龍街莫屬。而就在這條臥龍街的街上,則有間客棧,名叫……

  「……有間客棧?」

  「對。」走在大街上被攔下問路的老漢,儼然一副識途老馬的模樣朝她點點頭。

  「哪間?」她輕蹙著柳眉,對這答案顯得有些茫然。

  「就是有間客棧啊!」老漢抹了抹額上被曬出來的大汗,一臉理所當然地再對她說第三回。

  「……」溝通……不良?

  生平頭一回來到吞月城的藺言,站在有如烈火熾烤的豔日底下,無言以對地瞧著眼前不知是她問過的第幾位,也同樣與她有說沒有通的老漢。

  半晌,她歎了口氣,決定放棄詢問那間客棧的正確稱謂。

  「客棧在哪?」算了,反正隻要能找到就成。

  老漢揚手朝遠處一指,「喏,就最熱鬧的那一間。」

  「哪間?」她照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隻見這條街上,少說也有著四、五間客棧,且在這用午膳的時刻,間間都高朋滿座。

  「就是有間——」以為她資質駑鈍,或是有耳疾,熱心的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靜羚 經驗 +20 精品文章 2010-9-8 11:44
  • 靜羚 金幣 +20 精品文章 2010-9-8 11:44

TOP

第二章

  [hide]她開始明白那座吞月城人們口中的那個「聽說」了。

  澄淨無雲的天際,明媚的月光如水灑向大地,被迫靠牆坐在原地的藺言,望著外頭將大地一草一木照耀得清晰的月色,邊回想著她在初抵吞月城時所聽到的那個聽說。

  聽說,全國第二大城吞月城,白日裏,戶戶不閉戶,就算你開著鋪子大門午睡,也無人敢搶敢偷,在辦案能力高強的一扇門左捕頭領導下,治安可說是好到不行。但,一旦入了夜,全城便家家深鎖門戶,即使一扇門夜夜派出一半人手巡城,也比白日更加強警戒,吞月城裏的人們,仍是沒什麽人敢在夜裏貿然上街行走。

  搞了半天,原來吞月城會有這個聽說,全都是因她身上這個隻有白日管用,夜裏卻陷入全麵無用狀態的捕頭所致!

  別人是百聞不如一見,而她現下,則是情願一見不如百聞。

  被摟得很不舒服,藺言全身酸痛地想挪動一下已經僵硬的四肢,但根本就像是黏在她身上的左剛,依舊緊纏著她不放,任她怎麽拉也拉不開,她若是想要移動,那她就得攜帶著這個隻要天一黑,就變成膽小如鼠的笨重廢物一塊移動。

  天底下怎會有這麽怕黑的男人?虧他還生得像頭熊似的。

  從不曾如此希望天能快點亮的藺言,雙手拉住左剛的衣後頭,再次使勁地想將身上的男人快快拉離她。

  「放手……」拉了老半天,所有力氣也都使上了,可身上的男人就是分毫未動,藺言氣喘籲籲地瞪著死賴在她身上不動的左剛。

  「沒用的,現下他是什麽話都聽不進耳。」對這情境早已習以為常的天水一色,朝她搖搖手,好心地勸她還是省點工夫,別對那個兩耳在抱住人後就全都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可恥。」

  身為天字一號房房客,也是所有住戶中認識左剛最久的步青雲,瞪著左剛臉上的繡花鞋鞋印,並再度唾棄起他那見不得人的弱點一回。

  「一個大男人卻怕黑,你丟不丟人?」全天下所有男人的臉麵,都被這家夥給丟光了。

  擺著張苦瓜臉的左剛,也有一肚子說不出的委屈。

  「你以為我很願意這樣嗎?」他也不想要有這種要命的缺點啊,可每個人生來都有弱點嘛,而老天爺要給誰什麽弱點,這又不是他所能控製的。

  「撇開這個暫且不談。」消息靈通的步青雲,揚扇扇了扇,「我聽丹心說,你要對那個新來的鄰居負起責任?」

  「當然,我不但摸過她,還抱過她,她從頭到腳都已被我輕薄過了,身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當然——」左剛大大地朝他點了個頭,滿麵的義正詞嚴,當下即被對麵踩過來的一隻大腳給踩平。

  「我說,你腦袋裏裝的都是豆渣嗎?」為了他的愚蠢程度,步青雲忍不住在他的臉上再多添一隻鞋印。

  「你幹哈呀?」也沒同他客氣的左剛用力揮開他的腳。

  步青雲索性抄起紙扇直往他的頭頂敲呀敲,「你知不知道她的祖先是做哪一行的?」

  「神醫兼刺客啊!」

  「那她的祖先跟你的祖先又是什麽關係?」為免他的腦袋永遠都不開竅,千裏侯大人愈敲愈是使勁。

  「敵對關係啊!」

  「既然都知道,你還發哪門子的春?」這一回,步青雲乾脆將紙扇往他的頭上砸過去。

  「男子漢大丈夫,既然我輕薄了她,我就必須對她負責。因為名節就是女人的性命嘛,毀她名節的人是我,我怎可能棄她於不顧?況且,這事若是傳了出去,我會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逃命似地一路自一扇門逃回老窩有間客棧後,沒法顧及形象的左剛,不顧客棧裏高朋滿坐的客人們全都訝看著他,隻是急急忙忙地逃回本館的天字二號房內尋找光明。可就在天色已暗,夜幕就快翩然降臨時,在他的天字二號房裏,別說是盞燈,他就連半根蠟燭也找不著!

  急如鍋上蟻的他,本是想去天字一號房同老是愛在夜裏看書的步青雲擠一擠的,可一想到步青雲大病未愈,萬一又被他給氣得吐血,那他的罪過可就大了……衝出家門的他止住腳步,站在巷中很猶豫地看著六巷底的天字三號房。

  要是去天字三號房待個一晚……

  不行,萬一三號房的那兩尊,又像上回砍了他十來刀……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上回若不是丹心在天亮時救得快,他早下去同閻王培養感情了。

  珍貴的時光不止歇地逝去,趕在天際最後一抹彩霞消失之前,左剛忙將頭向右一轉,接著二話不說地翻牆跳進暗雖暗,但仍是點了一盞燈的地字十號房。

  忙了一整日才回房,藺言方想關上主屋大門,就見一抹眼熟到不行的人影,又是十萬火急地朝她衝過來。

  默默在心底氣炸一回的藺言,在他又想衝上來摟住她時,習過教訓、絕不能讓他抱到手的她,先是揚起一掌將他震退,並在他一手掩著胸口想爬起時,飛快地自藥箱裏拿出一隻小瓷瓶,倒了點粉末在帕子上,再一把將帕子捂住左剛的口鼻。

  吸嗅了幾口氣後,左剛登時覺得筋軟骨散,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了般,坐在原地任他怎麽想爬也爬不起來。藺言默然走至他的身邊,一手拎著他的衣領拉起他,再使勁地將他給拖至客椅旁,決定替這個有缺陷的鄰居治治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昨兒個夜裏有人在總府衙門門前放了三顆人頭?」

  被拖回一扇門連續辦公了兩日,今日一早又被人給請到六扇門去,原本滿臉都是疲憊的左剛,在聽完天水一色所說的話後,當下忘了這兩日讓他辦公辦到很想吐的境遇,精神隨即一振。

  「且那三顆人頭還不是別人,正是上回我告訴你那幾個自天牢裏逃出去的死囚。」嘖,沒想到居然有人搶先他們一步搶生意。

  「這麽神通廣大?」左剛一手杵著下頷,開始在腦海裏一一過濾著哪個身在公職的人,能有這種本事。

  「可不是?」一臉哀怨的天水一色,其實心痛的是這個,「總府衙門已私下將賞金秘密兌現給那名好事者了。」

  「是誰砍了他們的人頭?」想了半天卻一個人選也挑不出來,他乾脆直接問。

  天水一色愈講愈怨,「不知道,這事不是我經手的。」早知道這幾日就先把那個乾屍案擱下,先去忙完那幾顆貴得很的人頭了,省得遭人捷足先登,害他少賺一大票。

  左剛瞥他一眼,「你還是不是六扇門的頭兒?」

  「別忘了,在我頭上,還有個總府衙門。」天水一色哀怨地攤攤手,「我與你一般,都隻是手底下跑腿辦事的。」他也很想知道是誰跑來跟他搶生意的啊,偏偏總府衙門那邊口風就是緊得很,任他再怎麽問硬是不肯透露半點口風。

  「那你今日又把我給找來這做啥?」還趕著回一扇門辦公,好等著天黑前能回家的左剛,不滿地以指戳戳這個老愛大老遠把他請來這的同僚。

  「閑聊。」說到這個,天水一色當下麵色一換,一手勾過他的肩頭,朝他笑得曖曖昧昧的,「我聽說,你多了個姓藺的新鄰居,且你還對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藺言?」

  「嗯。」

  同樣身為有間客棧的住戶,一年做三百六十五種行業,也身兼包打聽的封浩,在左剛將正準備出門做生意的他給拉至天字二號房,收了銀子、也聽完左剛想問的對象後,他忍不住皺起眉開始回想。

  「我想知道她的過往。」左剛不耐地將椅子拉至他的身旁,同他湊擠在一塊。

  想了許久,總算是想出該怎麽好好介紹藺言這號鼎鼎大名的人物後,他先把左剛給推開了些,再拿起茶碗徐徐地喝上幾口天字一號房送的香茗。

  「你可知天水一色是何等人物?」還是用比較法來說好了,這樣左剛那個豆渣腦應當會清楚些。

  「好端端的,怎會提到他?」深感不耐煩的左剛,五指直在桌上不斷敲著,「你搞清楚,我問的是藺言才不是天水。」

  封浩頗同情地瞥他一眼,「看來,你是什麽都不知情。」該說是天水一色隱瞞得很好呢,還是左剛天性就是不懂得懷疑人?

  「有話就快點說!別忘了,我已經付過你銀子了。」左剛索性掐著他的脖子左搖右搖。

  「好吧。」封浩格開他的手,兩手往袖裏一放,儼然一派專家的模樣反問:「你可知,通緝犯有排行,殺手,也有排行?」

  「殺手?」

  「你可別被那個姓天水的給唬了,他雖是六扇門的總捕頭,但私底下他也有兼差。」光靠衙門的賞金和所領的公餉,哪夠擁有一大座宅邸的天水一色花用啊?再加上憑天水一色的一身武藝,他怎可能甘心隻當個總捕頭?

  「兼什麽差?」左剛愈問愈覺得自己似被蒙在鼓裏。

  「殺手。」封浩很乾脆的證實他心中的假設,「殺手排行中,目前天水一色高居第一,而你想問的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被迫在病床上再多躺了兩日,在藺言規定的時間一過,馬上就下床活蹦亂跳的左剛,用過午膳後,心情很好地繞去了藺言所開的義醫館一趟,可在那他沒找到看診的人兒,隻看到一堆苦候在門外卻等不到大夫的病人。

  將地字十號房徹底翻過一回,也去天字一號房找過,就是找不到藺言,很怕她出了什麽事,或是天水一色已找上她,左剛連忙衝出本館直接問當家掌櫃。

  「東翁,藺姑娘呢?」

  趁著午間生意清閑,正在整理帳簿的東翁,在他一臉慌張樣跑來櫃台前時,先是從頭到腳將他打量一遍,而後轉了轉眼眸。

  「你身上的毒解了?」那個藺言的醫術沒事那麽好幹嘛?他的毒什麽時候不好解,偏挑在這時將他給治好。

  「早解了。」左剛一心隻想知道她的下落,「她人呢?」

  「一扇門裏也沒你該辦的案子?」東翁一手撫著下頷,看了同樣也在棧內,卻噤聲不語的韃靼和丹心一眼,又繼續問別的。

  「我請病假。」左剛愈聽愈覺得他在顧左右而言他。

  「嗯……」東翁沉吟了一會,再三向他確認,「你確定你真的沒有別的事要做嗎?」

  左剛不耐地一掌拍在櫃台上,「別再敷衍我了,藺姑娘呢?」

  「好吧。」攔不住人的東翁歎口氣,「她被架走了。」就知道這隻大呆熊被她給帶壞了,也不過才安寧個沒幾日,就又準備給他鬧事。

  左剛愣張著眼,「架走?」

  「晌午過後,就遭二十來人從她的義醫館裏給架走了。」照那種陣仗來看,說架走也不太符實,應當說是強行被綁走才對。

  他怎麽也想不出來,「是誰帶走了她?」到底是誰有本事能夠架走藺言?都不想活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解開你的卸武式。」

  方自一扇門裏忙完了一大堆待他處理的案件後,打道回府的左剛,在走至臥龍街附近的偏僻巷弄時,那個他曾經放她一馬,已有一陣子不見的湛月,像是早就在這等了許久般,在他一踏進巷裏沒多久,便自暗處跳出來堵住他的去路。

  左剛揉了揉眼,然後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瞪著早已是武功全失的湛月。

  「你……居然還敢找上我?」她是不是逍遙日子過厭了,或是不想活了,所以想去蹲蹲苦牢,再被推出午門外一刀給砍了?

  「我說的話你聽見了沒有?」湛月當然也知道找上他得冒上很大的風險,可是隻要他的卸武式一日不解,她就得繼續當個什麽武功都沒有的廢人。

  「聽是聽見了,隻是……」左剛為難地搔搔發,「我沒習過。」

  她沒想到得到的竟是這樣的答案,「什麽?」

  「這招,普天之下就隻有那個盟主大人才會解。」他無奈地攤攤兩掌,「聽說這可是他家的家傳絕學,所以解式之法,不傳外人。」他也不想隻學一半啊,誰教盟主大人說什麽都不肯再教。

  「你……」

  「你若閑著,那就快去找盟主大人商量看看吧,不過我個人是認為,你能找得著他的機會很小就是了。」還想早點回棧去纏著藺言的他,懶得同她攪和,隻是揮揮手恭送她。

  「慢著!」

  「你是要他慢著,還是我慢著?」跟蹤左剛多日的天水一色,無聲無息地站在她的身後問。

  一回頭驚見天水一色就近在眼前,湛月在來得及拔腿就跑之前,天水一色不慌不忙地一手握住她的掌腕,在將她扯回來時,再次在她的胸坎上不留情地擊出一掌。

  左剛在天水一色出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我我我……」

  「你?」藺言納悶地看著整個人慌亂得手足無措的左剛。

  「你你你……」

  「我?」他到底是想說什麽?

  「那個就是……就是那個……我和你,可能那個……」雖是不結巴了,但左剛說的話還是顛顛倒倒,沒個字正常。

  她一拳重重捶向他的頭頂,「夠了。」

  早晨的曦陽曬進了地字十號房裏,一覺醒來,張眼赫然發現藺言居然與他睡在一塊,且他還牢牢抱著她不放,完全憶不起昨夜發生何事的左剛,此時此刻正坐在床上,滿頭大汗地瞧著在他懷中晚他一步才醒來的藺言。

  方醒來就聽他猛結巴,熟悉的火氣再度被他給惹出來,藺言沒好氣地翻開薄被下床。

  「藺言!」左剛在她下了床整理好身上的衣裳時,忙不迭地大聲叫住她。

  她懶懶回他一眼,「等你想清楚再說。」

  「昨晚我……我、我有沒有對你……」難得整張臉紅成一片的他,有點高興又很害怕地轉著手指頭,十分希望昨晚他倆真有做出什麽事,可是又很怕一旦他說錯什麽字,武功不知高他多少的她,很可能會一掌打死他。

  「怎樣?」藺言朝天翻了個白眼,坐回床畔,兩手環著胸,不怎麽有耐心地瞪著他。

  身材高大魁梧的左剛,頓時整個人縮成一團,泛紅的麵皮也快紅得發紫,可他就是遲遲吐不出想問的話。

  唉,看樣子,她是不能指望他能完整地說完一句話,或是乾乾脆脆地問她昨夜發生什麽事了……備感無力的藺言,默默在心中暗忖。

  不過,看他慌成這樣,說真的,也挺有趣的。

  她側首回想了一下,在她昨夜靠進他的懷裏睡著後,她一夜無夢,一覺安穩睡到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9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