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罪閒妻 (升格當老婆之二) 作者:林曉筠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5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代罪閒妻 (升格當老婆之二) 作者:林曉筠

代罪閒妻 (升格當老婆之二) 作者:林曉筠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簡介

  為了解決父親的債務,她不得已只好代債主的女兒出嫁,

  嫁給一個充滿恨意的男人,成為一場復仇遊戲中的代替品,

  還要完成讓男方主動離婚的終極使命!

  但老天彷彿覺得她還不夠慘,竟開了她一個大玩笑,

  她暗戀已久的人,正是她要代嫁贖罪的對象!

  兩人原本就遙遠的距離,這下更是遙不可及,

  挾著仇恨之火,他每天像對待傭人般使喚刁難她,

  而她不敢反抗,只能逆來順受像個委屈的小媳婦。

  朝夕相處下,他好不容易對她漸漸敞開心房,

  不僅願意關心她,出國洽公還為她帶了禮物……

  她原以為,屬於她的幸福終於來臨,

  直到真正的千金小姐找上她,提醒她快點離婚──

  美夢破碎了,她終究只是個替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任瑤瑄才來到騰達投資股份請不要發佈廣告的門外,就聽到了由裡面傳來如雷的歡呼聲,好像是發生了什麼天大的好事。

  一見到她的身影,「騰達」的會計小姐簡直像是火箭一般的衝向她,笑到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只差沒有當場失控的大叫個幾句。

  「子怡姊……」因為公司之間的業務往來,任瑤瑄和鄭子怡平日有不少帳目上的接觸,所以非常熟。「怎麼了?你們公司有人中樂透嗎?」

  「比中樂透還要不可思議!」鄭子怡馬上喋喋不休起來。「妳知道我們老闆在南美洲的委內瑞拉有投資,幾年下來,原本以為會血本無歸,但是消息傳來竟然挖到了石油!而一座廢礦的礦區,居然藏有豐富的鐵砂,妳能想像嗎?石油和鐵砂,我們公司發了!」

  「恭喜啊。」任瑤瑄也感染到了這份喜悅,忍不住望向毛偉剛的辦公室。

  她心裡清楚毛偉剛對她這個別家公司的小會計沒有任何的印象,但是她對他,可是印象非常的深刻,他的模樣早已深嵌在她的腦海裡。

  他有一張像是貴族般高貴且冷漠的臉龐,五官比混血的模特兒還要俊帥,有種謎樣的性感,看來就不是一個好掌握的男人。超高的身形、黝黑的皮膚,使他增添了一些危險的氣息,而那深不可測的墨黑雙眼,直教人捉摸不定……

  她偷偷喜歡他好久了。

  喜歡他的堅毅、他的沉穩、他的無私、他的勇於承擔責任。

  其實,「騰達」的財務狀況一直不是很理想,始終是在小虧損的邊緣,公司財報並不好看,但是前不久有個員工因為出車禍,全家經濟陷入了窘境,而毛偉剛即使手上根本沒有餘錢,還是把已經貸了款的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蘇光磊不知道這個儀表不凡、氣宇軒昂的男人憑什麼闖進他的辦公室,但是他瞧這小子睥睨的眼神、微帶輕諷的嘴角,還有那目空一切的高傲,覺得有點眼熟……

  對了!

  他就是前陣子上過電視、風光了一陣子,在委內瑞拉挖到石油及鐵砂礦的幸運兒。

  「你是……」蘇光磊站起身。「媒體報導的那個『上帝眷顧的寵兒』吧?」

  毛偉剛覺得可笑。他才不是什麼「上帝眷顧的寵兒」,他是靠自己的努力與投資,再加上精準的眼光,才有了今日的成就。他也曾背負沉重的經濟壓力和利息支出,投資公司岌岌可危,甚至隨時可能宣告要倒閉……

  如果不是石油與鐵砂的挖采成功,他的人生不可能逆轉。

  而現在—

  該是他替死去的父親出一口氣的時候了。

  從自己帶來的牛皮紙袋中拿出了一份舊剪報,他將那份剪報往蘇光磊的辦公桌上一扔。

  「自己看看吧。」毛偉剛語氣冷酷道。

  看那犀利的眼神、精明的氣勢和咄咄逼人的霸氣,這小子擺明了「來者不善」,好像和他有過節,但是他記憶中並沒有這小子的存在,難道是他找錯人?

  「毛正崴是……」蘇光磊很快的看過報紙。他記得這個人,十年前因為破產而跳樓身亡。

  「我的父親。」他眼神透出又冷又凶狠的目光。

  「我很遺憾—」

  「是你害我爸爸破產的!」毛偉剛截斷蘇光磊的話,直接導入正題,「當年你一連搶走了我爸爸幾筆大生意,使他周轉不靈,並且和人串通,故意害我爸爸公司的一些大工程驗收不過。」

  「你這種武斷的說法—」蘇光磊直覺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拿著蘇寶媛給她的地址,任瑤瑄來到了這幢位處於大安區知名的豪宅。她不知道自己會碰到什麼樣的男人?在經過警衛指引,一句請她上頂樓時,差一點就被這提醒而嚇到失魂。

  頂樓……

  會是「鐘樓怪人」嗎?

  呼!她緊張到滿腦子胡思亂想了起來。

  走出電梯,任瑤瑄的一顆心還是忐忑不已。這個男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帥是醜?更重要的是,他的心理健不健康?蘇寶媛只給了她這個地址,然後就把她推入了虎口,這下……她真的得自求多福了。

  鑄著名貴燙金花紋的雕飾銅門一被打開,她整個人就呆立在門口。本來以為會是傭人來開門,或是任何一個她不認識的人,但是……

  毛偉剛?!

  來開門的人竟是毛偉剛。

  「蘇寶媛」他看著眼前這個上門的女人,和自己預期的有些不一樣,她看起來……纖細、文弱、楚楚可憐,穿著打扮與氣勢一點也不像他印象中的「名媛千金」。

  任瑤瑄因為太過吃驚而忘了要回話。她要嫁—不!是蘇寶媛要嫁的人,竟是毛偉剛

  「妳到底是不是蘇寶媛?」毛偉剛因為對蘇光磊的怒氣而沒給她好臉色,他恨蘇光磊,那是鐵一般的事實,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

  他對她沒有印象……

  他對她真的沒有印象……

  她覺得很悲哀,和「騰達」配合了那麼久,和子怡姊也算很熟了,但是毛偉剛對她這個小會計卻沒有印象……任瑤瑄真的好感傷。

  「妳不會是突然變啞巴吧?」毛偉剛極盡諷刺的能事。「為了逃避嫁給我?」

  「我……」她有口難言。「我是……」她嚥了口口水。

  「妳到底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早上五點起來打掃。

  要準備早、晚餐,不管他吃或不吃。

  出門前要先讓他知道,要得到他的同意。

  沒有蜜月。

  沒有一句好聽的話。

  沒有一個友善、溫柔的表情。

  任瑤瑄知道自己像是一個傭人,而毛偉剛也真的把她當成傭人。他對她沒有興趣,她不必擔心他會半夜進傭人房,很明顯的,他是這個豪宅的主人,她則是豪宅裡的傭人,難怪蘇寶媛要找個冒牌新娘。

  但是,她卻開始覺得這是一種幸福……

  她可以為他洗衣、煮飯、收拾屋子,可以和他同處一個屋簷下,雖然他總是忙到很晚才回家,對她百般挑剔,嫌她煮的咖啡不好喝,襯衫的領口和袖子沒有刷乾淨,家裡還是有灰塵……這些她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

  她能留在他身邊。

  她能待在有他的屋子裡。

  當然,她知道毛偉剛是在折磨她。像是他打了電話說要回來吃飯,結果她弄了三菜一湯,乖乖地等他回來,他卻拖到十點才進門,再告訴她一句:他已經在外面吃飽了。

  儘管菜和湯都冷了,她還是照樣把它吃完,因為她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抱怨,沒有權利挑剔,她只能任勞任怨。

  又有一次,他打電話回來,要她陪他去參加宴會,要她穿上她最好的衣服、戴上她最好的首飾,可是到了宴會場所,他並不向大家介紹她,反而是她晾在一邊,然後和其他花枝招展的女賓客調情。

  她還是只能笑笑。

  於是有人以為她是他的秘書或特助,認為她的角色無足輕重,接著那些女人不把她看在眼裡,當她是空氣般不存在。

  好吧……反正她也真的不是他的什麼人。

  但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任瑤瑄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帶到101,而且毛偉剛不是隨便挑一樣東西送好民,他帶她去到了Tiffany的店裏,要送她一條鑽石手鏈。

  她當下的反應是奪門而出,並沒有要那條手鏈,也不敢要!

  因為,她不是蘇寶媛。

  毛偉剛追了出來,在他的經驗中,沒有任何女人地從這種名店空手而來,更沒有女人在一個男要送她Tiffany的東西時,會有如此奇怪的反應。

  他想要對她好,她卻不領情?

  在轉角的電梯門口追上了她,他一把扯住她的手臂。“瑤瑄,你在搞什麼?”

  “我不要。”她輕聲但是堅定的說。

  “你不要?”

  任瑤瑄不再逃避他的眼神,她仰起頭,直視他的雙眼。她不要他花這個錢,也不值得他花這個錢。

  “我不要鑽石手鏈。”

  “你不喜歡Tiffany的款式?”101裏有得是各國的精品名店,如果她對品牌有意見,他可以任由她挑選店家。“那你自己——”

  “毛偉剛,你還沒有弄懂。”任瑤瑄耐心的再說一遍。“我不要你送我任何東西。”

  這絕對不是他所知道的蘇寶媛,所聞她舉凡吃穿用戴,都要是頂極品。雖然從他第一次見她到這一刻,她給他的感覺都和傳聞有差異,但誰知她不是在玩以退為進的把戲。

  “瑄瑄,如果你以為你裝成一無所求,然後就可以要到更多,那你就是大錯特錯了。”原本在心中閃現的柔情,這一會卻猛地消失,毛偉剛提醒自己:他不該嬌寵這個女孩。“你最好別跟我演戲!”

  任瑤瑄想到了蘇寶媛給她的任務。如果她現在再惡形惡狀一些,他一定會討厭她;如果她需索無度、夠敗金,他也一定會反感,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任瑤瑄並不想回去,在她那樣衝動的跑出來後,她真的不想回去,她不是真的蘇寶媛,只是一個冒牌新娘。

  可是……就因為她是冒牌的,她和蘇寶退卻有協議,哪怕還有更多的羞辱在等她,她都得拋下自尊回去。

  那個名模還會在嗎?

  她哭腫的眼睛還有沙啞的聲音,會不會讓毛偉剛看更多的笑話?說不定會令他更自豪,自豪他可以這樣的傷害她。

  客廳的燈是亮的,但是一片靜悄悄,任瑤瑄不想逗留,直接就要往傭人房躲,那是她的小天地、她的小世界,她在這個家唯一的避風港。

  就在她加快腳步要進房之際,毛偉剛也由他的房間走了出來,在她只差一步就可以閃進傭人房時,他攔下了她。

  任瑤瑄後退一步,有種想要再逃出門的衝動。

  「別想!」他看出她的想法,斷然一句。

  她感到很委屈,但她不敢瞄向他的主臥室,生怕自己會在他的臥室中看到那個名模,如果她在裡面,自己一定會崩潰。

  「我……回房了。」她不敢看他的說。

  「你的聲音啞了?」他帶著自己也不明白的心疼,生氣的說:「你哭什麼?」

  「我……誰說我哭了?」她不想承認。

  「你的眼睛是腫的!」

  「那又怎麼樣?」任瑤瑄不曾在他面前耍任性,這次真的豁出去了,「我不能哭嗎?傭人就不能哭?」

  「瑄瑄……」他朝她上前一步,有種想要擁她入懷的衝動,但是他明白如果他這麼做,那他就淪陷了,就真的萬劫不復,再也無法在她面前耀武揚威。「賈莎莎不在這裡,你一走她就離開了。」

  任瑤瑄一臉無法置信,第一次直直的瞪著他。

  「你吃了沒有?」他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你愛我?」毛偉剛神情一震。

  吼出了自己的心聲後,任瑤瑄不知該如何收拾這個窘境,她起身想離開,隨便躲到哪一個房間都好,總之就是不要留在他面前。

  但毛偉剛怎麼可能就這麼讓她逃走,他起身抓住她,牢牢的扣著她的腰,低下頭,目光凌厲的瞪著她。

  「你說你愛我?」他逼問。

  「我……」她立即哽咽,「你不要逼我……」

  他相信她愛他,他感覺得出來。

  從她嫁給他以來,如果不是對他有愛,她不會願意忍受他一開始對她的那些不合理要求,她不會逆來順受、不會甘之如飴,不會每天還用笑臉迎接他……

  這個女孩愛他,而這份認知……令毛偉剛的心頭一熱。

  「放開我!」她抓著他扣住她腰部的手。「我不向你借錢了!我不借了!」

  「瑄瑄……」他歎了聲。

  「你別想把我變成妓女!」任瑤瑄第一次直接的表達出她的憤怒。「不要抓著我!」

  放開了她,他當下也很想向她承認他的心意,雖然他不想愛她,但是愛上了就是愛上了,又能如何。

  「你的條件,讓我對你的那份愛變得骯髒!」她說完就衝回了傭人房。

  毛偉剛沒有追上去。

  他正處於天人交戰的時刻。

  任瑤瑄在傭人房裡低聲的哭泣,她沒有怪毛偉剛,她是在怪自己,居然……向他坦承了她愛他,如今她要怎麼再待下去?她要怎麼跟蘇寶媛交代?

  才和毛偉剛像是倒吃甘蔗般,開始有點甜味,她的姐姐就給她出了難題,現在為了五十萬弄得她騎虎難下,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善後了。

  還能待下來嗎?

  她要拿什麼臉再去見他?

  還是收拾東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任瑤瑄開始了她提心吊膽、終日惶惶不安的生活,她和毛偉剛已算決裂,她無法自圓其說,也無法解決這一團混亂。

  想到自己可能很快就要離開這裡,她明明沒有潔癖,但一方面為了要打發時間,另一方面想留給毛偉剛一個窗明几淨的家,她打掃得更勤快、更仔細了。

  毛偉剛觀察了她兩、三天,並不急著和她破冰和好,他等著她主動來向他說明。但是他沒有等到,她好像停不下來似的,總是一直忙碌著,一雙手不斷的在屋子內外擦擦洗洗。

  「夠了!」他再也看不下去,她不是機器人,不需要把自己累死。

  任瑤瑄正在清洗廚房的水槽,那有銹鋼的水槽已經被刷得光可鑒人,簡直可以拿來照鏡子了。

  「還剩一些……」她低聲的回道。

  「我說夠了就是夠了!」他來到她身邊,關上了水龍頭,搶走她手中的菜瓜布往流理台上一丟,接著把她往客廳拉。

  「毛偉剛……」她望著他,眸中是再也忍不住的不捨情意。

  「我相信你有話要跟我說!」他也看著好民,沒有錯過她的任何表情。

  毛偉剛直接把她整個人往沙發上一按,自己則會在她面前的正方形茶几上,像是在告訴她別想逃。

  「我沒有話可說……」任瑤瑄知道自己無處可逃,但是她已經不知如何是好。「真的沒有!就算說了……也沒用。」

  知道不出狠招不行,毛偉剛不想再任由她逃避,將他們好不容易建立的關係一筆勾消。

  「瑄瑄,我愛你!」他突然向她告白。

  任瑤瑄屏住了氣息。他說什麼?

  眼淚不聽使喚的立刻湧入她的眼眶。他愛她……他當著她的面,說出了對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關閎輝當然歡迎任瑤瑄的到來,她不只是他的兒時玩伴、他的好鄰居、好朋友,更像是他的妹妹。她來打擾他,他還求之不得呢!

  但是他不喜歡瑄瑄這次來找他時,臉上的落寞還有鬱鬱寡歡,感覺上她根本不是要來玩,而是要來療傷似的,教他看了很不捨。

  「瑄瑄,你是怎麼了?他問話的證據就像個哥哥。」

  關家在台南當地是有名的果家,種植的橘子又大又甜,不只打進了日本市場,現在還積極進軍大陸,「錢途」大好,也讓關家小開馬上變得很搶手。

  任瑤瑄專心摘著樹上的橘子,「我只是想放自己一個長假。」她曾試著強顏歡笑,但後來放棄了。

  「是『療傷假』嗎?」他半開玩笑的說。

  「我又沒有受傷……」她小聲的嘀咕。

  「表面上沒有。」關閎輝一歎,「但是明人面前不說暗話,瑄瑄,我可不是今天才認識你。」

  她摘橘子的手停了下來,重重的歎了口氣。

  「我們可以不談這個問題嗎?」她沒有哭,沒有為自己和毛偉剛的事掉一滴淚,因為她相信就算她哭干了眼淚,事情也不會有改變。

  「瑄瑄,或許說出來會好一點。」

  任瑤瑄抓起一顆橘子在手上,低著頭沒有說話。她不是一個愛訴苦的女生,更何況事情都已經被揭穿了,真正的蘇寶媛也都已經上場,那她這個冒牌貨還有什麼好演的,尤其是被蘇寶媛那麼反將一軍之後……

  毛偉剛一定不會原諒她。

  「瑄瑄……」關閎輝真的就像一個關切妹妹的大哥哥。「沒事的話,你不會逃到這裡來。如果你有需要,我也可以像照顧妹妹一樣照顧你一輩子,我擔心的是你有問題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5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