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奴(公關出租之三)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9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惡奴(公關出租之三)作者:綠光

惡奴(公關出租之三)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沒這麼慘吧?
好歹她也是艷群的三大公關之一,
辦個競標活動參加的竟然只有一個人,
而且還是那個曾經拋棄她姊的負心漢!
厚,她真的是很想給他違約,
偏偏沒膽去挑戰老闆的底限,
只好自憐自艾的接下這爛差事,
可是他的要求也未免太過分,
居然要她假扮情人幫他驅趕鶯鶯燕燕,
瞧,光是面對視她為頭號情敵的秘書,
她就已經悲慘的從高級公關淪為女傭,
再加上這個自以為是女主人的尤物,
他是不把她整死不甘心就是了……

TOP

 前言

  恍若女人需要名牌陪襯身份一般,事業有成的商場精英或上流人士,身旁自然也需要有個面容脫俗,身段誘人;進退得宜、談吐得體,最好還熟諳各種語言的女伴,陪伴著出席各大場合。

  在潮流的推動之下,於是乎,宴會公關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因此有別於一般模特兒公司的公關公司慢慢抬頭,甚至昂首睥睨其它行業,而其中,艷群公關公司儼然是業界龍頭,訓練出來的公關個個不輸時尚名媛、名門千金。

  艷群公關公司的業務包羅萬象,舉凡正式宴會、商業聚會、家庭聚會,或者私人派對,皆囊括在內。而公關們的工作內容,則包括派對主持人、商業公關和交際女伴或招待等等。

  美女如雲的艷群公關公司當中,有三位最受客戶喜愛的高級公關,業界戲稱三奴,她們分別是——

  方以勤,艷群首席公關,個性溫柔大方,懂進退、知分寸,恍若大家閨秀,又熟諳數種語言,專業表現一流,對待客戶窩心又體貼,將一干男人整治得服服帖帖,所以被戲稱媚奴。

  羅靜,善於察言觀色,擔任公關一職如魚得水;然而個性嗆辣又毒舌,遇到毛手毛腳的客人會立即糾正後甩頭就走,不留情面,但也因為這直率個性而被不少客戶賞識,私底下將她戲封為惡奴。

  顧曉希,粗線條,快人直語,個性直爽易懂,平易近人好相處,帶著人來瘋的顯性因子,廣大客源看中這一點,若有派對,定會欽點她主持帶動氣氛,儼然成了派對女王,然而卻是滿嘴錢經,所以得了欲奴之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紐約帝爾大廈

  三塔狀互為連結架構組成的帝爾大廈,去年才剛興建竣工,如今已成了紐約的地標之一。

  大廈的所有人——帝爾集團,原本是汽車零件製造商,約莫三十年前才轉換企業理念,投入電腦市場,不到十年的光景,就成了美國電腦第一品牌,旗下光電廠、面板廠,乃至於所有電腦的周邊產品,皆以自家規格統一製造,甚至更進一步地連結家電與汽車,讓電腦更加融入家庭。

  然而,帝爾集團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卻不是電腦硬體的研發與經營,而是在六年前正式成立的彌賽亞軟體公司。

  短短六年,它成為全球最受矚目的軟體公司,其業績成長至今仍是以百分之兩百的可怕速度衝刺。

  而社交圈裡最引人話題的,莫過於六年前成立彌賽亞的男人。

  他,是個台灣人。

  六年前,他以令人咋舌的二十歲年紀創立彌賽亞,從制度的設定,到人事管理,全不假他人之手,其大將之風和領導能力令人激賞。更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公司內所有軟體全都由他獨自設計,還數次拿下設計大獎,他研發的軟體成功結合網路與家庭,甚至是其它產業,輕易地拉近了世界的距離。

  而他在如此龐大的工作量下,還在二十二歲時修完雙博士學位。

  如此天才金頭腦,其它企業豈會放過?

  但不管開出何種天價,他就是不為所動。

  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沒有一般天才的難以親近和孤傲,他很懂得如何運用己身資源、外在環境與集團光環。

  他帶著迷人的笑容和所向披靡的魅力打進美國社交圈,成功擄掠名媛貴婦的心,成為社交圈寵兒。

  這位彌賽亞的軸心人物,他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他從不知道回家的感覺這麼的好。

  回到台灣之後,孫奇彥馬不停蹄地打點生活必需品,買了房也買了代步工具,算不上頂級,但是依現在的狀況剛好。

  用了兩天的時間,將所有事情打理好之後,他依約出席了個友人的宴會。

  孫奇彥向來低調,唯一知道他回到台灣,就只有學弟連仲皇了。

  於是,他來了。一來是因為盛情難卻,二來,是可以利用連仲皇幫他打首波宣傳,告訴商界,他回來了。

  「奇彥,你覺得我這樣的裝扮還可以嗎?」

  孫奇彥由著飯店接待人員領著他上樓,撥出些許精神側睇女伴一眼。「你現在問這個,會不會太遲了一點?」人都要到宴會現場了,就算他說她的打扮一點都不合宜,她會回家換衣服嗎?

  復古軍裝打扮,外頭罩了件掛滿軍階的大衣,底下卻是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迷彩短裙,腳下踩著一雙兩寸高的軍靴,看起來幾乎和他一樣高,而她頭上還戴了頂軍帽,將過肩的褐髮全塞進裡頭。看來,她大概以為這是場化妝舞會吧,現在糾正她,恐伯也太遲了。

  「什麼意思?」伊娃漂亮的眉微微挑起。

  「沒什麼意思,這樣很好。」他漫不經心地回著。

  反正,她光是那一張臉就夠顯眼了,穿什麼根本就不重要。

  「你很敷衍。」

  「是嗎?」他倒覺得自己很用心了。

  「奇彥……」

  「孫先生,這裡便是會場。」接待人員說時,眼光忍不住停留在艷光四射的伊娃身上。

  儘管大衣遮去她的上半身,但是那雙修長美腿又白又嫩,走起路來儘管有些豪邁,卻也別有一番風情。

  伊娃猛地轉身,對著他拋媚眼,不忘嘟起性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厚,二姊真的很沒良心。

  就跟她說,她這一陣子沒心情工作,她偏是不信,馬上就幫她安排了工作。原本以為在公關出租競標活動開打之前,她有一天的空檔,窩在家裡等大姊電話,誰知道她的良心被狗給叼走了。

  拎著包包,深褐色高領毛衫配上淺棕色格子A字短裙,外頭搭了件同樣格子的短外套,踩著咖啡色麂皮馬靴,甩晃著一頭栗子色波浪長髮,她依約來到飯店。

  怪了,雖然今天不是假日,但生意也不該這麼冷清吧?

  而且,還到處擺滿鮮花?

  羅靜不解地娣著裡頭,離大門最遠且臨窗的那個角落,沙發座上可見一道背對著她的人影。

  「羅小姐嗎?」接待人員走來。

  「嗯。」

  「這邊請。」恭敬地帶她入位。

  她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對方包下了整家餐廳。

  咕,搞什麼派頭?包下整個場子,他是不是打算立忌圖不軌?

  重點是,她連對方到底是誰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二姊在賣什麼關子,竟然絕口不提是誰,只是很神秘地說,對方絕對會讓她雙眼為之一亮。

  亮?她的眼一直都很雪亮好嗎?

  她不認為有什麼人會讓她雙眼為之一亮,哪怕是大姊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她也是臭罵她一頓,再把她拎回家。

  不急,很快謎底就要揭開,看這神秘人物到底是誰。

  羅靜慵懶坐定位,賽雪的長腿優雅地蹺起,再緩緩地抬眼,眼前突地一片漆黑,腦門轟聲雷動,震得她渾身打顫,幾乎坐不住,只想要快步離開。

  誰說她的雙眼會為之一亮的?

  她的眼前是一片黑暗,黑暗之中,看見和他初相遇的那一瞬間……

 
  夜色深沉,一抹高姚身影偷偷摸摸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艷群董事長辦公室裡,籠罩著濃濃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凝滯氛圍,讓垂著臉站在一旁的羅靜連呼吸都不敢大吁一聲,只因正吞吐著煙霧的杜心宇一瞬也不瞬地直瞪著她。

  這樣的狀況已經維持二十幾分鐘了,她的腳站得好酸哦,可不可以讓她坐一下,別再一直瞪著她了啦。

  「阿靜。」杜心宇冷冷的聲音逸出口。

  「有。」她小心地應了聲。

  砰的一聲巨響,羅靜瑟縮了下。

  「你到底是在搞什麼鬼?」杜心宇跳起來,指著她的頭便是一陣臭罵。

  「我哪有?」氣勢很弱很弱。

  「還沒有?」杜心宇高分貝的吶喊嚇走一批躲在門外偷聽的員工。「人都已經躺在醫院了,你還說沒有?是不是要等到他死了,才肯承認說你有?」

  「又不是我害他的。」高高的身子慢慢地縮成一小團。

  「還說不是你害的?難不成你要告訴我,是他自己跑去撞車的?」這種鬼話誰信啊?!「你跟他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非得要你沾滿血腥去幹這種事?」

  「我不是故意的。」她扁起嘴,妖艷的臉蛋很哀怨。「是他拉著我不放,然後我推開他,所以才……」

  「就因為這樣,你就推著他去撞車?」天啊,這種事為何不發生在她身上?

  若是她,絕對不掙扎,任由著他上下其手也甘之如飴啊,哪怕只是一場夢,她也會笑啊。

  「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剛好有車來。」她也很不安啊。

  要不是醫生說,他只是有些撕裂傷,可以回家靜養,她還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是故意的都弄到這種地步,要是故意的,那還得了?」

  「二姊……」不要把她當成兇手嘛,她頂多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咚咚咚……鏗鏘!當當、咚!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想殺了鋼琴家。」嘈雜的琴聲伴隨著男人戲謔的嘲弄。

  鏘!「你以為我喜歡嗎?」羅靜回頭怒瞪他,清雅的臉有些惱意。

  誰喜歡彈鋼琴,要不是大姊老是拿眼淚逼她,以學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的論調強迫她學鋼琴,她才不會學。

  她壓根不認為學音樂就能夠改變氣質,瞧她現在為了那些可惡的黑白鍵盤都氣得快發狂,恨不得砸了這礙眼的存在。

  「既然不喜歡,就過來吧。昨天我不是出了份自然科考題嗎,考卷拿出來給我。」

  羅靜聞言,收起一身火焰,爬回房間,取出大部分空白的考卷,在他面前正襟危坐。

  幾乎每天晚上,他都會過來一趟,吃過晚餐才會離開,一來教她功課,二來順便監視她的行動。

  孫奇彥斂眼睇著好久,緩緩地抬眼,沒有溫度的眸子薄泛著些許惱意。「我這輩子沒有考過個位數,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考的?」

  「我怎麼知道。」她扁起嘴,一臉哀怨。

  什麼元素表和化學式嘛!誰知道什麼元素加什麼元素會變什麼?那是什麼玩意啊!

  「你怎麼知道?!我明明教過你了,你居然跟我說你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你應該要誇獎我沒有拿書偷翻答案。」怎樣,至少她不作弊,他該要誇她的。

  「我看八成是翻了也找不到答案吧?」他冷哼著,笑聲自喉間擠出。

  嘖,居然被他料中了,「反正我就是不會嘛。」她夠老實了。

  這些教科書簡直跟她不對盤,不管她怎麼看,就是有看沒有懂,早在兩年前,爸媽過世前便放棄她了,現在惡補哪來得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老天真的很不公平。

  給了他一張魅惑眾生的皮相,再給他一顆聰明絕頂的腦袋,還配給他一副精實的體魄。

  不是說人沒有十全十美的嗎?

  但在他身上,為什麼她找不到任何缺憾?八年前,還可以說他有一張令人抓狂的賤嘴,還有易變善怒的脾氣,但是事隔八年,那些瑕疵像是自人間蒸發。

  他,半躺在按摩浴缸裡,而她,找了張凳子坐在他身後,可俯視他厚實的胸膛像是刀鑿過的完美,自中間深刻溝渠往下,是無贅肉且精壯的肌理,就連雙臂也呈現出鍛練過的糾結肌肉群。

  他有副教男人生妒、女人生春的迷人體魄。

  再往下,腰下蓋了條大毛巾,蓋住另一隻腳,而受傷的那一隻腿則高舉擱在缸沿,在膝蓋上頭近大腿內側,則是有一條約莫十公分長的醜陋蜈蚣,那便是她害他留下的傷痕。

  很觸目驚心的存在,勾起她陣陣的罪惡感。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天曉得他會被她推開,甚至還被車撞到,這實在是……

  「小靜,我覺得自己的頭皮快要破了。」身下的男人突道。

  「咦?」一愣,她立即回神。

  糟,她忘了自己正在幫他洗頭。

  「我幫你沖水。」快速幫他沖好頭,略微擦乾之後,趕忙幫他吹乾。「剩下的,你可以自己來了吧?」

  「嗯哼。」他輕輕掬水潑上胸口,隨即掙扎著要起身。

  「你幹麼?」

  「起來洗澡啊。」

  「你的腳這個樣子,怎麼站著洗?」別起來,他再動,大毛巾就要掉了。

  「總不能叫我泡在裡面洗吧?」

  「可是……」

  「不然,你要幫我嗎?」他笑得很賊。

  「我怎麼幫啊?」

  「幫我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聯合平台」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不到十天,辦公地點已經租定完成,甚至連內部裝潢也已完工,搬進幾張辦公桌椅和一些硬體設備,「聯合平台」順利生產。

  公司規模不算大,但是裡頭的設計卻相當現代化,有會議室、工作室、研發中心和創意休閒室,最裡頭是孫奇彥的總監辦公室,而最外頭則是羅靜的勢力範圍。

  羅靜,可喜可賀地從一等女傭升級為公司門面,工作內容——就是門面,身兼總機、小妹和接待三職。

  這幾天,她每天都是坐在櫃檯前,坐到睡著。

  無聊啊,真的很無聊耶,他們一群人每天忙進忙出,而她,就一個人守著空無一人的櫃檯,偶爾接接電話,剩下的時間只能數頭髮度日。

  再這樣下去,她就準備要數睫毛、眉毛了!

  不要啊,離出租期滿還有十幾天,她不要這樣的工作內容啦!

  多想學三歲小孩在地上打滾要賴,可是,她不能,她是如此幹練又美麗的女人,怎能出現如此幼稚的舉動?

  算了,等回去再跟他抗議。

  想著,不自覺地睇向隔壁,中間以一面玻璃窗相隔,裡頭便是創意休閒室,裡頭有著許多的電腦軟硬體設備,還有電視、音響、DVD等各式各樣的家電。

  他們根本不是在腦力激盪,而是在玩樂。

  嗚,她也要啦!不要放她一個人待在外頭嘛。

  羨慕地瞧著玻璃窗內,希冀念力可以穿透玻璃窗,送進孫奇彥的腦袋裡,豈料察覺視線回頭的竟是伊娃。

  就見她勾斜著唇,笑得不懷好意,整個人往孫奇彥身上貼,幾乎快要黏上去!

  厚,那個傢伙是死人啊,人家在吃他豆腐,他還一點感覺都沒有,要天助也要自助啊,他要是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滂沱的雨勢讓夜顯得更加深沉佔多了幾分寒意和蕭瑟,一抹影子像貓鬼鬼祟祟地摸進孫奇彥房裡。

  漆黑的房裡,只見床頭櫃上點了一盞小燈,而房間主人躺在一旁的沙發上,臉上蓋了本書,從他起伏有規律的胸口,可以斷定他已進入夢鄉。

  影子踮起腳尖,輕覆到男人身上,輕輕地拿掉蓋在他臉上的書,正準備獻上熱情之吻時,孫奇彥懶懶地開口了——

  「凱瑟琳,別玩了。」他連眼都沒張。

  「你就知道不是羅靜?」凱瑟琳嬌嗔著。

  「她不會偷襲我。」要是她願意,他會展開雙臂等待,極盡所能地討好她。

  「哼,你是拐著彎罵我不知羞恥嗎?」羞恥值多少?只要能夠得到心愛的男人,她可是全都豁出去了。

  「不,只是遺憾羅靜不會這麼做。」微張開眼,他笑得慵懶。

  「她當然不會這麼做,因為她有男人啦。」凱瑟琳像隻貓,直往他的胸膛上磨蹭,就不相信他可以抵擋到最後。

  「So?」

  「你打算拆散人家姻緣?」她瞪大眼,難以置信他這麼固執。

  「誰拆誰的姻緣還不知道呢。」他撇了撇唇,冷哼一聲,俊爾的臉噙著效慢的氣息,和往常噙著笑意的神情大不相同。

  「是這麼說的嗎?先來後到不是問題,關鍵在於你離開了八年,八年裡頭,她已經找到人補她身旁的空缺了,你認為還有縫隙讓你鑽入?」別說她不看好他,實在是羅靜和徐照廷在車上的那一幕,他們同時目睹了。

  她不相信孫奇彥的心一點動搖都沒有。

  「沒有縫隙,難道就不會自己製造嗎?」他哼笑著,將她推開,緩緩坐起身。「況且,根本不需要我製造縫隙,他們之間便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9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