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奴(公關出租之二)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7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媚奴(公關出租之二)作者:綠光

媚奴(公關出租之二)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不能怪他誤會她,
而是她的動機本來就不單純。
他知道她對這棟老房子有感情,
也知道她亟欲找回父親所遺留下來的畫冊,
因此,當他回到台灣後,
竟殘忍地拿她的清白大作文章!
好吧!他承認,
其實他是不懷好意的,
希望藉此維持某種「特殊的關係」。
他的目光老在追尋著她的身影,
尤其見她熱絡地和客戶打招呼、微笑,
他的情緒就會嚴重失控!
原來,在她當老爸的「情婦」時,
他的心早已陷落其中,
可是,他要她真的愛上他,
他才不要當老爸的替代品咧!

TOP

 

  前言

  恍若女人需要名牌陪襯身份一般,事業有成的商場精英或上流人士,身旁自然也需要有個面容脫俗、身段誘人;進退得宜、談吐得體,最好還熟諳多種語言的女伴,陪伴著出席各大場合。

  在潮流的推動之下,於是乎,宴會公關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因此有別於一般模特兒公司的公關公司慢慢抬頭,甚至昂首睥睨其他行業,而其中,艷群公關公司儼然是業界龍頭,訓練出來的公關個個不輸時尚名媛、名門千金。

  艷群公關公司的業務包羅萬象,舉凡正式宴會、商業聚會、家庭聚會,或者私人派對,皆囊括在內。而公關們的工作內容,則包括派對主持人、商業公關和交際女伴或招待等等。

  美女如雲的艷群公關公司當中,有三位最受客戶喜愛的高級公關,業界戲稱三奴,她們分別是

  方以勤,艷群首席公關,個性溫柔大方,懂進退、知分寸,恍若大家閨秀,又熟諳數種語言,專業表現一流,窩心又體貼,將一幹男人整治得服服帖帖,所以被戲稱媚奴。

  羅靜,善於察顏觀色,擔任公關一職如魚得水;然而個性嗆辣又毒舌,遇到毛手毛腳的客人會立即糾正後甩頭就走,不留情面,但也因為這直率個性而被不少客戶賞識,私底下將她戲封為惡奴。

  顧曉希:粗線條,快人直語,個性直爽易懂,平易近人好相處,帶著人來瘋的顯性因子,廣大客源看中這一點,若有派對,定會欽點她主持帶動氣氛,儼然成了派對女王,然而卻是滿嘴錢經,所以得了欲奴之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機場。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放心吧,叔叔。」大男孩背起背包。「我夠大了,不用擔心我。」

  「可是,沒人在你身邊照料,我怕你出了什麼問題。」宗定興睇著幾乎和他一樣高的侄子,他是大哥唯一的兒子。

  「我都能夠獨自飛回台灣,現在不過是再飛回去美國,沒什麼大不了的?別忘了我是在美國長大的,這種事一點也不稀奇,況且我已經十七歲了。」宗毓中俊爾的臉依舊微藏些許稚氣。

  他打從出生就和母親在美國生活,只有每年的寒暑假才會回台灣一趟,探視父親。但今年是最後一次,明年開始,他不會再回來了。

  因為父親去年便已經去世,他今年只是回來掃墓,現在正要搭機回美國陪母親過年。

  「那就好,到了那裡,別忘了替我問候你媽媽。」

  「我知道。」他抬頭看了一下時間。「叔叔,我要進去劃位了,你先回去吧。」

  「嗯,要保重。」宗定興拍了拍他的肩,多看了他一眼。「別忘了你的根在台灣,宗家的事業還等著你繼承,知道嗎?」

  「我會考慮的。」

  宗定興聞言,也沒再多說,點點頭便離開。

  宗毓中劃好位,準備要入海關,剛好有一批人出海關,他在旁等待了一下,等著人潮漸散,眼角余光卻驀地瞥見一抹纖瘦的身影。

  是她?

  盡管只是匆匆一瞥,她壓根沒發覺他的存在,他卻在那一瞬間認出了她。

  確實是她沒錯,只是她的手中怎麼抱了個孩子?

  心,不自覺地顫抖。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就連自個到底是怎麼坐上飛機的,也一點印象都沒有。

  心思飛得很遠很遠,回到了去年的暑假,父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九年後。

  出了海關,宗毓中穿著輕松的線衫外搭一件大衣,手裡提著一只公事包,徐緩走向大廳,尋找著欲來接他的人。

  走了幾步,卻突地聽見喧囂的大廳傳來過份刺耳的小孩哭泣聲,他不禁不耐地蹙眉睨去。

  驀地,渾身僵直。

  是她

  「噓,冠翰,不要哭了啦!」方以勤蹲在地上,很努力地哄騙著身旁的小孩。

  「不管啦,妳去叫他們回來。」看似八、九歲大的小孩子扯開喉嚨努力地哭叫著,壓根不管一旁的人紛紛投注目光。

  「怎麼叫啊?他們已經坐上飛機了。」方以勤一邊低聲輕哄,一邊對身旁的人道歉示意。「你乖,待會姐姐帶你去逛百貨公司,好不好?」

  「不要,我要他們回來。」話落,不忘再仰天長哭。

  「乖嘛,爸媽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幾個月後就會回來了,你忍耐一下,有姊姊陪你啊!」看來止不住他的哭意,她便打定主意先行將他拖到大廳外頭,免得惹來眾怒。

  「不管、不管啦!」他摀著臉哭,不忘偷覷她的反應。

  方冠翰一點面子都不給,聲音之大讓在場的人士不禁收攏眉頭,但是一瞧見他身旁的甜姊兒正不斷地點頭道歉,大伙都相當給面子地展露大方態度。

  雖說那甜姊兒長相不是絕頂美艷,但是清秀的五官恰如其份地嵌在那張白嫩的瓜子臉,就是格外地吸引人,再加上她略感抱歉的笑,和酥軟的圓潤嗓音,更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她長得不是極致,卻有份可怕的魔力,可以在瞬間挑誘所有人的視覺感官,不分男女都被吸引。

  「乖,只要你不哭,姊馬上帶你去吃火鍋,還給你十天份的點心,好不好?」方以勤絞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這你就不懂了。」宗定興笑道。「以勤的好,沒接觸過是不會懂的。」

  「不,其實宗先生說的是,在艷群公關公司裡頭,我絕對不是最漂亮的那一個,而且,其實我沒幫上大老板們什麼忙,是大老板們彼此賞識才決定合作的。」方以勤尷尬笑著。

  唉,她也知道自己絕對稱不上美麗,但是也不需要這麼直截了當地說嘛,該不會他還記恨著早上她丟下他跑掉的事,所以看她不順眼?可是,明明是他不對啊,誰要他莫名其妙擋住她的去路,又一直追著她問一些無法理解的事。

  「是妳太謙虛了,我一直希望妳離開艷群,到我的公司成立一個公關部門,妳就不肯。」

  「不行,我跟心宇的交情非比尋常,我不能背叛她。」方以勤勾笑以對。

  「下次我找她談,跟她情商借人。」

  「好啊,心宇要是點頭,我沒意見。」她說得直率,卻很肯定杜心宇絕對不可能答應。「不過,接下來我們公司有公關出租活動,宗先生可以嘗試競標,也許能如你所願。」

  心宇和她十年交情,情若姊妹,而這十年裡,她受了心宇很多的幫助,一年多前心宇創立艷群,她自然是二話不說地挺心宇到底,如今她身為艷群首席公關,心宇怎可能放她走?

  思忖著她笑了,眼角余光卻瞥見對面有道灼熱的視線在她周身燒燙著。

  呃,難道他真的記恨她?她是不是應該跟他道歉?

  可是,他看起來似乎有點凶。唉,他的年紀太輕,讓她不知道該怎麼打圓場,要是他跟宗定興一樣成熟穩重,相信只要她一聲道歉,便會立即釋懷的,但是話又說回來,早上那件事,她怎麼都不覺得自己有錯啊。

  「說的也是,我怎會忘了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車子停在宗家大宅前,方以勤一下車,睇著熟悉的庭院,熟悉的雙木屋架構的房子,莫名的,有股難喻的感動。

  她已經有多久沒回到這裡了?

  自從宗先生過世之後,她就不曾再踏進過……不,別說踏進了,就連由外頭經過都不曾有過。如今,回到這曾經熟悉的地方,她反倒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觸。

  「喂,妳還不進來嗎?」

  突地,屋子大門打開,裡頭走出一道後拔身影。

  庭院到大門,到處都有路燈,而他站在那裡,就好像宗先生站在那裡一樣。

  盡管他這個兒子一點也不像爸爸,但是身形卻非常的相似。

  「喂!」宗毓中不耐煩地喊了一聲。

  「來了。」方以勤回了聲,趕忙快步朝裡頭走去。

  走進再熟悉不過的客廳,突覺得心頭有股酸澀甜蜜交雜的感覺,不由得刺痛了她的雙眼,逼出滿眶清淚。

  這裡一點都沒變,就如她最後一次見到時,所有的擺設都沒變。

  坐在沙發上的宗毓中瞧見這一幕,不悅地皺擰眉頭。「坐著吧,契約帶來了嗎?」

  搞什麼東西?一踏進裡頭就熱淚盈眶,他要是再不出聲,她是不是打算在那裡哭上一夜?

  這副模樣,還想騙他說,她跟父親一點關係都沒有?

  誰信啊?

  「在這裡。」方以勤努力吸了吸氣,企圖將滿眼淚水逼回去,並從包包裡取出一紙契約。

  「嗯。」他接過手,在上頭簽下了名字,契約才算成立。

  簽完名,才想將契約遞給她,卻見她的視線落在另一頭的書房門板上頭,他不由輕彈著契約,起身。

  「妳很久沒來這裡了,想不想到我爸的書房走走?」他走向書房,推門而入。「要是我沒記錯的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招待會館

  宗毓中將車子停在會館旁的停車場,還沒走進會館,便發覺裡頭人滿為患,而不到十公尺外的樣品屋竟也擠滿人潮,光是站在停車場便聽得見裡頭此起彼落的叫喊聲。

  「天啊,今天又不是假日,哪裡生出這麼多人?」跟在宗毓中身旁的蔡憶婷不禁讓眼前的陣仗給嚇了一大跳。

  宗毓中不發一語,直往樣品屋走去。

  雖然被人潮給推擠到最外圍,但是依舊看得清楚穿梭在樣品屋裡的女人,恬柔地勾起笑意,一一對外頭的客人展示裡頭的隔間,說明建材的運用,包括外頭的石材都講解得一清二楚,感覺出來她下了苦心。

  是誰把資料給她的?

  「小佳,C棟六到九樓還有沒有?」正思忖著,便聽見她圓潤的嗓音輕輕喚著,穿透吵雜的人聲。

  亦在樣品屋裡的銷售小姐小佳,立即以對講機詢問招待會館。

  「還有。」小佳一得到答案立即告知。

  「很好,這位張董事要訂六到九樓,妳先帶他到會館去吧!」方以勤勾起滿滿的笑意,附在她的耳邊小聲道:「記得,這是給妳的業績,別告訴其他人哦。」

  「嗯,謝謝方姊。」

  「別客氣。」拍了拍她的肩膀,方以勤又繼續在樣品屋裡走動,這一回,她什麼話都不說,走了一會便靜靜地坐在客廳裡,邀著大伙一起上來坐著閑聊。

  一棟簡易的樣品屋,說穿了只是多加裝飾的模型屋罷了,但不知道是裡頭的燈光太過柔和,還是暖色系的內部裝潢所致,抑或是有她的存在,使得這一棟樣品屋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個家。

  眼前的人潮全都進了樣品屋裡頭,而宗毓中則傻愣在原地。

  「毓中,你發現了沒有,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公關出租第四天,適逢例假日,招待會館熱鬧滾滾。

  人潮多得快要踩平會館的門檻,就連一干商界大老也都群聚而來。

  會館旁的停車場早已不敷使用,於是宗毓中將車子停在馬路對面,冷眼盯著水洩不通的會館。

  人潮代表錢潮,有這麼多人來,身為董事長的他,應該覺得開心,但是一想到這些人全都是為了方以勤而來,他就打從心底不爽。

  那個女人,真是天生吃這一行飯的。

  故意安排一個最不起眼的工作,不過是虛應她,想不到,她倒是做得有聲有色,甚至主動邀請媒體上門,打電話給商界大老,甚至連藝人都來了,讓他的招待會館蓬華生輝、冠蓋雲集。

  他真是該感謝她,讓他這一期的半成屋竟然在短短四天之內賣出了將近九成,而剩下的一成,則因為聽說有藝人訂下這裡的房子進入最後倒數。

  可怕的銷售成績,怕是同業也料想不到的。

  搶購的速度竟然比低利率的國民住宅還要快,甚至殺價空間都省下,他突然明白,為什麼叔叔會開玩笑說,想要不擇手段將她挖角過來。

  就連他也想挖角,甚至占為已有。

  這念頭一生,他隨即替自己解釋,所謂占為已有,只是占有她的專業領域,而那天的吻不過是個意外,他只是一時意亂情迷,只是……

  想著想著,他無端端地惱了。

  神經病,坐在這裡解釋個什麼勁?

  煩躁地點起一根煙,降下車窗,感覺窗外一股冷空氣毫不客氣地灌入裡頭,他不由自主地睇向對面會館,尋找著方以動的身影。

  今天寒流來襲,不知道她穿得暖不暖?

  遠遠的,瞧見她一身套裝,裙子居然那麼短,不停地在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由於技揚建築最新一期推出的半成屋以可怕的速度銷售一空,於是元利機構執行長宗定興在維多酒店訂下十一樓的拉薩美國鄉村餐廳,犒賞整個行銷部門,當然,身為董事長的宗毓中和最大功臣方以勤也都參加。

  只是,宗毓中因為公事延誤,等他到達時,已經進行第二攤,地點改到維多酒店地下一樓的五星級夜店。

  當他一到夜店時,看見的便是這一幕——

  熱吻。

  方以勤正和一個他不曾見過的陌生男子熱吻,而整家夜店除了音樂聲,再無其他聲響。

  直到熱吻結束。

  瞬間——「天啊,方姊,妳好厲害!」

  「真看不出來妳竟然真的吻下去呢!」

  「是啊,大伙開玩笑而已,妳居然當真了。」陣陣的抽氣聲外加笑聲和拔高的喧嘩聲,在在顯示行銷部門的同仁已有七分醉。

  方以勤傻笑著,拿起眼前的酒杯,再次一飲而盡,獲得滿堂喝采。

  開玩笑?大伙在開什麼玩笑?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她只聽見有人喊著,「來了,進來的這個人就是幸運兒,方姊,沖啊!」

  她就這樣沖上去,只是她的腦袋有點混沌,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

  糟,真的不該喝那麼多的,讓她腦筋變得有點遲頓。

  「不知道我有幸得知妳的芳名嗎?」莫名其妙被吻得七葷八素的男人,饒富興味地在方以勤身旁坐下。

  她抬眼傻笑。「你好,我是方以勤,這是我的名片。」她隨手自桌上拿來一張餐巾紙交給對方。

  男人見狀微挑起眉。「這是新的交友方式嗎?」他好玩地拿起純白餐巾紙。

  「請多指教。」她依舊笑著,眉眼微彎,媚得蝕骨銷魂。

  男人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方以勤在一旁注視著宗毓中,盡管不清楚他到底與人在說什麼,但是拼湊片斷,猜得出來似乎與她有關。

  正欲順著他的語意推敲,卻見他將電話掛上。「王八蛋,真是太可笑了!」

  「發生什麼事了?」

  他睨了她一眼。「與妳無關。」

  「可是我聽見我的名宇。」感覺上好像是因為她,而使得某項契約不得不終止似的。

  他煩躁地爬了爬頭。「反正不關妳的事。」

  要他把原因說出來,不如叫他去死算了。

  方以勤見他不說,徑自推敲著,「劉副總?在我的印象中,姓劉,擔任副總一職,又可以和建築業扯上關係的,應該就只有瓊蘿拉歐式連鎖餐廳業的劉副總了,我會打電話跟他聯絡的。」

  「妳!」他抬眼瞪著她。

  她到底是怎麼猜的?不,根本就是她交游廣闊,才會隨便推敲一下便猜出對方是誰。

  「你何不老實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要是因為我的關係,我想由我打電話聯絡,應該就可以化解誤會才對。」印象中的劉副總是個相當隨和的人,她不認為他會胡亂終止合約,應該是有了什麼誤會才對。

  「就說了不關妳的事!」宗毓中咬牙低咆著。

  她現在是怎樣?非看他出洋相不可嗎?當著她的面合約被人終止,已經夠丟人了,如今她居然還打算打破砂鍋問到底?

  「我明明聽到你提到我的名字。」

  「提到又不代表跟妳有關。」

  她扁著小嘴,努力推敲著,「是不是跟我昨晚喝醉有關?我隱約記得我好像跟一個男人鬧得不開心,那個男人是不是劉副總的親戚啊?」

  「不是,那小子瞧也沒瞧過。」他想也不想地回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7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