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奴(公關出租之一)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8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欲奴(公關出租之一)作者:綠光

欲奴(公關出租之一)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人窮命賤啊!就因為打破古董描金瓶,
她竟被這惡霸少爺奴役十一年,
凈派她苦差事不說,規矩更是多如牛毛,
不準讓男生靠近、不準跟男生說話……
說來說去就是要害她變成老姑婆吧!
可他自己還不是男生,怎麼就能吻她,
難道早已陷入他的終身奴隸養成計畫?!
這樣下去還得了,她一定要逃……
為了「贖身」,
她撈錢撈得上港有名聲、下港有出名,
誰知收禮收到手軟的公關生涯短得可憐,
壞心眼的命運之神竟安排他倆宴會相遇,
而這回她怎樣也逃不了,因為──
她被他租下來了啦!

TOP

 前言

  恍若女人需要名牌陪襯身分一般,事業有成的商場精英或上流人士,身旁自然也需要有個面容脫俗、身段誘人;進退得宜、談吐得體,最好還熟諳多種語言的女伴,陪伴著出席各大場合。

  在潮流的推動之下,於是乎,宴會公關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因此有別於一般模特兒公司的公關公司慢慢抬頭,甚至昂首睥睨其他行業,而其中,艷群公關公司儼然是業界龍頭,訓練出來的公關個個不輸時尚名媛、名門千金。

  艷群公關公司的業務包羅萬象,舉凡正式宴會、商業聚會、家庭聚會,或者私人派對,皆囊括在內。而公關們的工作內容,則包括派對主持人、商業公關和交際女伴或招待等等。

  美女如雲的艷群公關公司當中,有三位最受客戶喜愛的高級公關,業界戲稱三奴,她們分別是--

  方以勤,艷群首席公關,個性溫柔大方,懂進退、知分寸,恍若大家閨秀,又熟諳數種語言,專業表現一流,對待客戶窩心又體貼,將一幹男人整治得服服帖帖,所以被戲稱媚奴。

  羅靜,善於察言觀色,擔任公關一職如魚得水;然而個性嗆辣又毒舌,遇到毛手毛腳的客人會立即糾正後甩頭就走,不留情面,但也因為這直率個性而被不少客戶賞識,私底下將她戲封為惡奴。

  顧曉希,粗線條,快人直語,個性直爽易懂,平易近人好相處,帶著人來瘋的顯性因子,廣大客源看中這一點,若有派對,定會欽點她主持帶動氣氛,儼然成了派對女王,然而卻是滿嘴錢經,所以得了欲奴之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曉希,妳在這邊等著,別亂跑。」

  「好。」

  小女孩點點頭,站在偌大的客廳裏,雙眼發直,不為什麼,只為眼前富麗堂皇的景致。

  這只是客廳?不會吧,這未免太太太可怕了?

  幾乎比她家全部空間加起來還要大耶!坪數她不會算,她只知道這裏大得離譜;雖然她不懂價值,但光看擺設,也猜得到這些閃閃發亮的東西價值不菲。

  天啊,媽媽就是在這種可怕的環境裏工作啊?

  哇哇,簡直是金碧輝煌啊。

  回想剛才進門的時候,外頭有司機伯伯,院子裏有園丁叔叔,以及一些媽媽級的人在屋裏忙碌地走來走去,這一家子未免太有錢了吧?

  這裏不是只住了一個少爺而已嗎?哪裏需要這麼多人?

  真是要人不禁暗嘆人生際遇差真多啊!

  想著,她不由得貼近回旋樓梯旁,幾乎有她整個人高的花瓶。哇,這種東西是要裝什麼用的?

  裝人嗎?啐,沒事在房子裏擺這種沒用途的東西做什麼?

  就算這上頭的花紋很漂亮,但也太佔空間了吧,而且還擺在架子上,要是一個不小心打破了,豈不是要準備切腹自殺?不過,這上頭描線的顏色好像是金色的,該不會是用金粉下去描的吧?

  摳得下來嗎?

  她情難自禁地探出手,才剛摸上描線,身後就傳來--

  「小偷。」

  聲音不大不小,然而聽在心虛的她耳裏,卻足以震撼她年幼的心靈。只見她急忙轉過身,雙手努力地揮著,想要粉飾剛才萌生的念頭,豈料雙手揮舞的弧度太大,不小心掃到身後的花瓶,心底冒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她驚惶地回頭想要挽救已然來不及,跟人般大的花瓶應聲而倒。

  鏗鏘聲起,花瓶破成碎片,彷佛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曉希,清醒一下,要下飛機了。」

  「嘎?」

  顧曉希睡眼惺忪,眨了眨眼,直睇著眼前的女人。

  嗯?不對吧,她的夢裏沒有這一號人物,什麼時候加了個臨演進來的?她到底是誰啊?

  不解地蹙起眉,她很認真地思索著。

  方以勤瞇眼瞪著她,瞧她還未回神,趕忙催促她,「小姐,麻煩回神啦,動作快。」

  咦,什麼東西?

  她傻愣地移開視線,環視周遭,這才猛然想起她剛結束一段假期,準備回到工作崗位。

  啊啊,對了,她離那個惡夢已經很遠很遠,打從一年前便遠離,他只是偶爾會在夢中嚇嚇她罷了。

  她,自由了。

  不管她想到哪裏去,誰都不能阻止她。。

  「還發呆啊?」方以勤舉手往她額上輕拍。「笑得跟花癡一樣。」

  聞言,她倒也不惱,哼著歌下飛機。

  一覺醒來,再一次確認自己已經遠離惡夢,這種感覺說有多舒暢就有多舒暢。盡管曾經被惡魔控制了十一年,但現在的她已經完全自由了,這種惡夢一點也不困擾她,反而讓她忍不住想要歡呼幾聲。

  她,顧曉希,入行近一年,以年輕亮麗的外表、毫不做作的爽朗作風和玲瓏八面的交際手腕,成為艷群三奴之一--欲奴。

  艷群公關公司位於繁華市區的金融大樓裏,約莫兩百坪大小,然而裏頭卻是精細地分出各個部門,不仔細看,還以為這是一家模特兒訓練中心。

  「二姊,我們回來了。」

  下了計程車,走進十一樓的艷群公司,顧曉希便大聲喊著。方巧在接待處與人閒聊的杜心宇微微抬眼,隨即又斂眼繼續與人討論。

  「二姊,我有買送給妳的禮物哦。」顧曉希不以為意,搬出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逃逃逃,非逃不可!

  大廳裏派對正熱鬧,繽紛的氣息自一樓延燒到二樓,滿是音樂和嘻笑聲包圍的空間裏,每個人玩得樂不思蜀。

  而她,趁這當頭落跑,算不算逮著好時機?

  管他的,才不管裏頭是不是有人發覺她不在場,反正她只管逃,逃到他看不見的角落裏。

  不然,要是被他逮著,她可是一輩子也無法翻身的。

  只見顧曉希難掩倉皇失措的神色,沿著豪宅最冷清的角落走,想要順著方向走出大門,然而--

  「可惡,大門到底在哪裏啊?!」她不禁光火地小聲低喊著。

  沒事把房子建得這麼大做什麼?大門究竟在哪裏啦?沒看見她很緊張嗎?沒看到她快要被嚇哭了嗎?

  要是再找不到門,她很怕自己就要失禁了!

  絕對不是她危言聳聽,而是,她真的很怕很怕他,那種打從內心無法言喻的恐懼,是儼然遇見天敵的駭懼。

  倘若他是蛇,那麼她一定是青蛙;倘若他是老虎,那麼她一定是少根筋的羚羊;倘若他是……神經病啊,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在想這些玩意?難不成她真的少根筋?

  是啊,是啊,她就是少根筋,才會笨得自投羅網。

  這裏是他的私人招待所,這派對是他辦的,可她卻什麼都不知道,傻傻地跟著孫大哥赴約。

  噢,早該知道的,不是嗎?飛機上的惡夢,二姊先前的舉動,在在暗示她苗頭不對,可她就笨,居然直到現在才發現。

  嗚嗚,宴會上,他的眼始終盯著她,唇角的笑意一直沒停過,那感覺就好像持獵者找到獵物的噬血快意,她一想起來便覺得陣陣寒意自腳底板不斷竄升到腦門,讓她怎麼也待不住,非得逃出生天不可。

  可惡、可惡,大門到底在哪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謝謝你送我回來。」站在鏤花鐵門之前,顧曉希二十一歲的青澀臉龐滿是誘人的神採。

  「不客氣,只是……」男同學站在門前,眺望裏頭的金碧輝煌,不禁有些咋舌。「妳住在這裏?」

  「不是,我媽媽在這裏工作,我來等她下班。」她笑著,心裏有點小難過,回答他的這句話,有一半是真,有一半是假,但是她絕對沒有蓄意撒謊的意思,只是很多事情一言難盡。

  總不能要她實話實說,她被這兒的混蛋少爺脅迫,所以打從小學時,便要每天放學後到這裏報到?

  別當她是來這裏玩的,實際上,她的主業是奴隸。

  「這樣子啊,那……明天見。」他頓了頓,在她頰上落了個吻,轉身就跑。

  顧曉希呆若木雞地瞪著他的身影,有些難以置信他做出這樣的舉動。

  毫無預警地親她?難道他喜歡她?

  撫了撫發燙的頰,她不禁搖頭苦笑。榴進鏤花鐵門裏,壓根沒發覺前頭建築物的二樓陽臺上有著一抹挺拔的身影,正目光灼灼地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少爺,我來了。」她背著背包快步上二樓,如識途老馬般地走到某間房間門前。

  「進來。」

  裏頭傳來涼涼的聲調,讓人猜不到是喜是怒。

  輕輕地推開門順手帶上,顧曉希踏進房內,裏頭是十年如一日未變的擺設,正前方是落地窗,窗正開著,而他就坐在陽臺的椅子上,看樣子像是在眺望底下的風景。

  正常啦,這裏風景這麼漂亮,看個數十年都不會膩,只是,只要有他在,哪怕只有一天,她都沒興致看。

  「少爺,今天要做什麼?」她守本分地站在門邊,不敢踏近一步。

  嚴正歡背對著她,悠閒地支手托腮,彷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參與競標者:限艷群會員。

  租約時效:兩個星期。

  工作內容:陪同出席各種場合,但得標者不得對公關做出不得體的下流舉動,違例,開除會籍,且形同與艷群為敵。

  備注:一切以出租公關的意見為首,絕對不得強迫。若其中一方欲提前中止契約,便得賠上違約金。

  違約金為得標金額乘以二、五倍。

  坐在休息室裏,看完杜心宇引以為傲的「公關出租大作戰」的契約條文,顧曉希不禁用力地嘆了口氣。

  什麼大作戰嘛。

  說什麼只要她參加公關出租,短時間之內,嚴正歡絕對不會來找她麻煩,因為要參加公關出租競標的人,必須是艷群的會員,而今,就算他想要加入會員,在公司尚未審核對方身家之前,是絕對不可能核準的。

  所以,只要她把自己拍賣出去,就可以住到得標者家裏避風頭,讓他找不到人,也許她就能夠逃過一劫。

  只是,兩個星期之後呢?

  依她對他的了解,她不認為他會那麼容易就打退堂鼓,相反的,他很有毅力,絕對會守株待免!

  二姊說要幫她,依她所見,根本只是要利用她打頭陣而已吧?

  不然,她真不明白參加公關出租大作戰,對她想要逃開嚴正歡到底有什麼正面的幫助。

  想著,她無力地往沙發椅一躺。

  唉,好煩啊,怎麼會讓他給發現了呢?

  要是沒被發現多好,她可以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又可以努力地賺錢存錢,到時再把所賺的錢一次還給他,從此以後,理直氣壯地脫離他的威脅。

  可是,要死不死的,偏偏一場私人派對,就讓她又對上他。

  真是有夠嘔的,老天根本沒有聽到她的祈禱!

  「曉希,上場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我跟二姊是在我打工的地方認識的。」坐在車內,顧曉希的目光落在窗外很遙遠的另一端。

  把目光投遠一點,多少可以分擔她難以釋然的壓力,但可惜,面臨交通尖峰時段,路上塞得很嚴重,再加上外頭下著陣雨,她的目光頂多只能穿越到兩個紅綠燈外的一家速食店。

  唉,就連老天也在為她落淚了。

  她正接受偵訊,而到最後,他會判她什麼罪,她不知道,唯一清楚的是,她絕對死定了。

  「妳哪來的時間打工?」嚴正歡側眼瞪著她,生動鮮明的表情讓人百分之百地感覺到他豐富的情緒。

  「有啊,有時候星期三下午沒課,或者是星期五只有下午的課……」話到最後變成無力的呢喃。

  都已經過去了,現在追問到底有什麼意義?

  「嗯哼,妳的意思是說,妳拿假的課程表騙我?」嚴正歡突地失笑出聲,頻頻搖頭。

  「你笑什麼?」她緊貼著車門,戒慎恐懼地盯著他。

  幹麼,現在可是在等紅燈,他不會想在這當頭做出什麼令人髮指的行徑吧。

  為什麼事隔一年多,再見到他,總覺得他有些不同。若是以往,他絕對睬都不睬她,把自己凍成一大塊冰,然後再發派給她永遠做不完的事,看她累得像條狗,他才會露出快意的笑。

  可如今,他什麼事都還沒進行,而她也還未受到什麼淩虐,他卻笑了,還笑得萬分詭異。

  「笑我居然忘了證實妳的課程表。」他的一大疏忽啊,怪不得誰。

  「不用這麼激動吧,都是一年前的事了。」為了這種事笑?有什麼好笑的?真是令人難以理解。

  「就因為我一時的疏忽,讓妳逮著機會,裏應外合地逃走了,是不?」燈志變換,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坐在回家的車上,嚴正歡連續撥出數通電話,不是沒人接,就是關機中。

  「到底在搞什麼鬼?」他眉頭深鎖地瞪著窗外,冷冷道:「開快一點!」

  前頭的司機聞言,立即踩下油門。

  不對勁,心頭有點發悶,感覺有些不安,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在心底莫名地蔓延。

  加長型禮車在馬路上急馳,不一會便停在一棟豪華宅子前頭。

  「顧媽呢?」一下車,嚴正歡迎面見到人便問。

  「顧媽?她不是退休了嗎?」家裏僕人不解的說著。

  「退休?她根本還不到那年齡啊。」他蹙緊眉頭。

  「是還沒到,可她堅持要辭職,所以夫人就讓她退休了,」

  聞言,他往門外走,再次坐進禮車。「小劉,開到這個地址。」他遞了張紙條給司機。

  司機於是循著地址馳去。

  一到目的地,所有的恐懼瞬間化為真。

  嚴正歡難以置信地瞪著眼前這一扇門板,只見上頭貼著出租啟事。

  搬走了?顧媽居然一聲不響地搬走了?他不過兩三天不在家,為什麼事情發生得這麼突然?

  趕忙走出公寓,驅使小劉再轉往某大學,打探之下,得知顧曉希早辦了休學。

  走出大學校門,天空飄著毛毛細雨,微微沾溼他筆挺的西裝,他卻渾然不覺。

  心頭空洞洞的,有種難喻的悵然若失,伴隨著惱意和怒火,夾雜著不安和無助。

  「少爺,下雨了。」小劉見他漫步在雨中,趕忙撐著雨傘走到他身旁。

  嚴正歡渙散的魅眸探去,驀然勾起悵然的笑。

  「少爺?」

  「我沒事。」他依舊勾著笑,眸底卻是一片冰冷。

  哼,他一手調教的奴隸,居然趁他忙亂之際逃跑了,走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時間下午五點,嚴品穎在會場做最後清點工作,卻見嚴正歡走了進來。

  「耶?你不是走了?」

  「我不能回來嗎?」嚴正歡盡管脾氣不佳,但在外仍掛著客套笑臉。

  「哼,我以為你看到情人和人打情罵俏,就挾著尾巴跑了。」她挑起眉,學他笑得戲謔。

  總算讓她找到他的把柄了。

  那個名為顧曉希的公關,雖說她不是很清楚她的底細,但可以肯定的是她能左右他的情緒。

  嚴正歡側眼瞪著她,眼角餘光卻瞥見已卸下一身行頭的顧曉希,正挽著孫耀尹朝他走來。

  「曉希,走了。」他向前一步,不容拒絕地命令。

  「嗄?」她微愕地停在原地,驀然想起他先前說的隨傳隨到。

  這男人沒事幹麼在這當頭冒出來?他不是只在開幕時露了臉,旋即便不見蹤影?她以為他應該會忙得無暇理她,豈料人算不如天算。

  「走了。」嚴正歡不由分說地拉著她就要走,壓根不管她還挽著孫耀尹。

  「等等,是我先邀她的。」孫耀尹扣緊她的手。

  嚴正歡驀地回頭,輕勾起笑意。「不對,我早就跟她約好了。曉希,妳說對不對?」長睫斂下,輕掩去眸底的冷鷙。

  顧曉希豈會不懂他這眼神底下的含意。「不好意思,孫大哥,我忘了跟嚴先生有約,所以,抱歉,我們下次再約吧。」

  「哪來的下次?」嚴正歡笑得客套,口吻卻有些生硬。「妳忘了妳是我的女朋友了,怎麼能跟我以外的男人有約呢?該打。」

  「嗄?」她輕喊出口。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她不知道?

  「嗯?」他俯下臉,勾彎的唇角有抹只有她看得懂的威脅。

  她不著痕跡地咽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8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