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要更名(黑白配之三)作者:馥梅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前夫要更名(黑白配之三)作者:馥梅

前夫要更名(黑白配之三)作者:馥梅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出版日期:2010年4月2日

內容簡介:
她以為自己再也不會見到他,
這個三年前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書之後,就從此人間蒸發的男人,
這麼久不見,他帶來的見面禮竟然是失憶症,
但奇怪的是,連自己是誰都忘了的他,卻知道她叫「蘋」,
害她倒霉的被他的保鏢強迫要日夜照顧他、幫助他恢復記憶,
抗議無效後,她只能嚴正警告自己這次絕對不能再讓心失守,
只要他這個惡質前夫一恢復記憶,她就立刻將人送走,
可是,她怎麼不知道失憶也可以讓人徹底的轉性~
以前的他冷酷又惜字如金,現在則話多到讓人想狠狠?他一拳;
以前的他絕對君子遠庖廚,現在則好笑的穿起圍裙樂意當煮夫,
三年前他已經寵壞她了,讓她改不掉超會賴床的壞習慣,
現在他又想要再寵壞她,讓她吃了他煮的菜就忘不了他的廚藝,
心,不設防的再次淪陷時,他的未婚妻卻登門的對她嗆聲,
她又再當了一次傻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昏暗的屋內,除了家電用品運轉的聲音之外,沒有其它聲響。

  桌上的電話被切換成靜音模式,錄音機上的紅燈一閃一閃,小小的LED屏幕上顯示著留言數「13」。

  臥房裡,昏黃的夜燈將室內妝點出一股朦朧,大大的床上蜷縮著一個纖細嬌小的人,幾乎淹沒在柔軟的被褥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往前進,窗上漸漸透進白光,床頭櫃上的電子時鐘從06:59跳到07:00時,滴滴、滴滴的聲音響起,由慢、斷續的,到快速、不間斷的,足足響了三分多鐘之後,床上的人兒終於有了反應。

  白細的手臂伸出被窩,緩慢地朝床頭櫃伸去,在上頭摸索了一陣子之後,摸到電子時鐘,手指在時鐘上移動,終於按到開關,將擾人的鳴叫聲給關掉。

  收回手臂,嬌小的人兒一個翻身,抱著柔軟的被褥,正待繼續睡到天荒地老時,一個更響亮的鈴聲響了起來。

  「喔!」姜婉蘋呻吟一聲,幾番掙扎,終於敵不過那尖銳的「起床號」,倏地從床上坐起來,下床衝到化妝台前,按掉另一個鬧鐘,時間顯示07:17。

  「很好,這次只賴床十七分鐘。」她低聲的說。

  習慣是很可怕的,養成非常容易,想改掉卻很困難。

  她的賴床功力是被人寵出來的,只用三個月時間養成,兩年的時間坐大,等沒人寵之後,花了三年的時間還是沒辦法完全改過來。

  抬高手臂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活動一下四肢之後,她走進浴室梳洗。

  三十分鐘之後,衣著整齊的她,容光煥發的走出臥房,來到廚房為自己泡一杯咖啡當早餐。

  端著咖啡來到客廳,看見閃爍著紅燈的錄音機,想起自己到日本玩了半個月,昨晚半夜才回到住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姜小姐,請等一下。」一直在病房外的蓮川望追了上去,在走廊上攔住她。

  「我已經來看過他了,以後他的問題請你不要找我,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瞭解,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姜婉蘋沉痛的瞪著他。

  「當初Boss離婚是有苦衷的。」他急切的低語。

  苦衷?「什麼苦衷?」她皺眉。

  「很抱歉,我不能擅自告訴你。」蓮川望為難的搖頭。

  哼,原來只是手段!

  「很好,我也不想知道。不管是不是真的有苦衷都無所謂,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是事實,請讓開!」

  蓮川望又看著她一會兒,放下阻攔的手。

  「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他往旁邊跨了一步,不再擋路。

  姜婉蘋挺直背脊,踩著步伐離開。

  腦海裡閃過夏佐方才靜靜看著她的樣子,他怎麼可以用那種眼神看她?

  她在心裡憤怒的質問,用力的按下電梯的按鈕。

  那種眼神,就好像知道自己即將被父母拋棄,卻還是乖乖聽話,在原地等父母回來的小孩一樣。

  以前的他不可能會有那種眼神,以前的他……以前的他……

  她臉上滿是哀傷。以前的他已經……不在了……

  病房那邊突然起了一陣騷動,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回過頭,發現他的病房外已經不見蓮川望的身影,反而傳來一陣吵雜聲——

  「夏先生,不可以啊!你不可以自己拔針,夏先生……」

  「Boss,不可以!」

  一聲乒乓大響,姜婉蘋心頭一凜。他在幹什麼?

  「叮咚」一聲,電梯門開了。

  她望向電梯,裡頭有人正看著她。

  「小姐,你要搭電梯嗎?」電梯裡的人問。

  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夏佐坐在地墊上,自己做著簡單的復健動作,視線則望著坐在電腦桌前的姜婉蘋。

  他出院已經兩個星期了,打從第一天踏進這間公寓,他就很清楚,他曾經在這裡生活過——和她。

  因為他的東西都在,他知道那是他的,鞋子是他的尺寸,衣服褲子的長度也剛好,雖然有些寬鬆,但對於一個重傷剛出院的傷患來說,這種情況應是理所當然的。

  還有,他們的東西原本是放在一起的,是那天回到她的住處後,她才整理出來,放到客房的。

  她說那些東西是她哥哥以前留下來的。

  若是哥哥的衣服,不會和她的一起放在主臥房的更衣室才對。

  他想,她以為他沒看見,他也就裝作相信她的說詞,借用了「她哥哥」的物品。

  這些日子,他腦袋裡總是不時的閃過一些畫面,都是和她在一起的,在那些片段的畫面裡,她看起來是那麼的幸福快樂,他不懂她為什麼要否認他們的關係?不過下意識的,他知道一定是他的錯。

  坐在電腦桌前的人動了動,拉回他的思緒。

  蘋說她上一份工作因故被開除了,現在在找新的工作。

  她說這些事的時候還微微瞪了他一眼,讓他忍不住猜想,他被開除的原因是不是因為他?

  「蘋。」他輕喚。

  「什麼事?」姜婉蘋沒有回頭。

  「我也要找工作。」

  她微微一愣,旋轉過椅子面對他。

  「你還在做復健,不用急。」她婉轉的說。

  「我現在很好,上次去做復健,醫生也說我恢復得很好,這一期結束之後就不用再去了,你也聽到了不是嗎?」他起身走到電腦旁,拉了張椅子坐在她旁邊。

  「我可以工作,你告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夏佐猛地睜開雙眼,瞪著眼前黑暗的究竟,他沒有動、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躺著,在腦中將記憶的片段組織起來,黑暗中,兩點冷銳的星茫在他眼底閃動。

  好一會兒,他才抬手抹掉一臉汗濕,站起身離開客房,看著對面的房門,抬手輕輕的轉動門把,心微微一顫,她沒上鎖。

  打開房門,看見大床上那微微隆起的被窩,以及枕上披散的黑髮,猶豫了一下,他走進房裡,輕巧無聲的來到床邊。

  她睡得很熟,在昏黃的夜燈下,她粉嫩秀麗的臉龐顯得更加迷人。

  如果他目前恢復的記憶沒出錯的話,她是他的妻,他看見她穿白紗的美麗模樣,看見自己為她戴上一個古老的寶石戒指,並親吻美麗的她。

  我愛你,夏佐。

  這句話,在他的記憶中出現很多次,有充滿幸福的輕喃低語,有滿是歡喜的大聲呼喊,有難耐激情的懇求低吟……

  最後,是滿面淚痕,傷痛欲絕的疾呼!

  她的淚,總是能讓他心痛,最後到底發生什麼事?和他們分離三年有關嗎?

  突然,床上的人微微蠕動,傳來一聲哽咽。

  他一驚,在床前蹲下,赫然發現她臉上佈滿淚痕。

  她在哭,在睡夢中哭泣!

  「不要……」他聽見她哽咽的低喃。

  她夢見什麼?為何哭得那麼傷心?

  「不要走。」姜婉蘋低喃,眼淚掉了下來。「夏佐,你在哪裡……找不到,我找不到你……」

  心驀地縮緊發疼,她……在找他?

  他竟是她的夢魘!

  當初,自己到底是怎樣傷害這個女人的?

  痛苦的看著她在夢中哭泣囈語,最後終於安靜下來。

  夏佐在地板坐下,靜靜的凝望著她不怎麼安穩的睡容,伸出食指,輕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培根的香味,烤土司的香味,還有濃濃的咖啡香。

  李秀映被香味給吸引的醒了過來,她從地上坐起身,看到連接客廳開放空間的小餐廳裡餐桌上的早餐,再聽見廚房有鍋鏟的聲音,她疑惑的抓抓頭,伸手搖了搖睡在一旁的好友。

  「婉蘋,起來。」

  「嗯?」姜婉蘋低吟,睜開一雙因為哭得太厲害而浮腫的眼。「早秀映,讓我再睡五分鐘。」喃喃說完之後,翻個身又閉上眼睛睛。

  「有早餐,婉蘋。」李秀映又搖了搖好友,不讓她再次睡著。

  「早餐?」她迷迷糊糊的低喃,「我不吃早餐,你要吃的話,等一下我再去買……」

  「不是啦!我是說有人在你的廚房做早餐!」李秀映乾脆將人給挖起來。

  「有人做早餐?」她愣了愣,總算稍微清醒了一點,定睛一瞧,果然看見餐桌上的食物。「咦?我們昨天晚上就睡在客廳喔?」這才發現自己身在何處。

  「現在是在說早餐!」李秀映受不了的低喊。「是誰在做早餐?」

  「我不知道。」她搖頭。「我去看看。」

  才要爬起身,就見夏佐端著一盤炒蛋從廚房走出來。

  「蘋,你們醒了,帶你朋友去刷牙洗臉,準備吃早餐了。」他帶著靦腆的淺笑說。

  兩個女人傻住,愣愣的看著夏佐又轉身走進廚房。

  「那個人……」李秀映低喃,偏頭望向好友。「是誰?」

  「哦?」姜婉蘋語塞,一會兒才不確定的說:「好像是……夏佐。」

  「會下廚的夏佐?」李秀映愣愣的說。

  「好像是。」

  「剛剛我是不是看見他笑了?」那傢伙以前嘴唇像是綁著兩根鐵條,連說話都幾乎看不到嘴唇開闔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六章

  夏佐回過神來,抬手抹了抹臉,提起精神。

  拿著他要蓮川實送來的筆記型電腦回到客廳,打開電腦,輸入密碼,連上加密的安全網路,螢幕上立即跳出一個對話方塊。

  「Boss。」

  夏佐戴上耳麥,移動滑鼠打開視訊視窗,螢幕上出現蓮川望。

  「如何?」他語調淡漠地問。

  「很順利,紐約那邊,夏冠志先生很清楚自己要坐上夏氏總裁的大位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接受了Boss的提議,由他的兒子夏鈞剛,也就是Boss您的表哥來接這個位子,不過董事會那邊,他希望Boss能出面協調。」

  「那是當然,我沒出面,夏鈞剛要接受我的位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夏佐冷漠的說。「所以,和希爾小姐的婚約,我舅舅願意解除了?」

  「是的,他說只要您在董事會那邊開始動作。讓他看見您的誠意,他保證立刻解除您和希爾小姐的婚約。」

  「好。把我之前傳給你的幾份資料,依照我上面的註明,個別傳給署名的董事,我相信下次召開臨時董事會的時候,那些董事們絕對不會反對讓夏鈞剛接替我的總裁位置。」

  「我知道了。」那些機密資料,可是Boss忘日廢時,耗費了將近三年的時間才調查清楚、收集完全的,雖說就是為了這最後一步當王牌,但是他還是覺得夏鈞剛實在是坐享其成,佔盡了便宜啊!

  「請我舅舅自己提出召開臨時董事會的日期,依他的意思通知董事們,到時候我會用視訊參與會議。」

  「是,我會準備好。」

  「義大利那邊呢?」夏佐問。

  「根據Boss給的消息,布魯諾少爺已經一舉擊潰了敵手所有的地下聯絡站,重創了對方的實力,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七章

  夏佐跟在姚鴻後面,在走進洗手間前,將掛在門上「開放中」的牌子翻轉過來,變成「清潔中暫停使用。」

  走在前面的姚鴻並沒有注意到,一進入洗手間,立即故做客氣的開口,「夏先生,可以冒昧的問你一些問題嗎?」

  「姚先生請說,不用這麼客氣。」夏佐微笑,一間一間的察看洗手間的個間。

  「你和婉蘋交往多久了?」

  「好幾年了。」夏佐說,確定個人間裡都沒人之後,便走到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洗手。

  「夏先生,你不是要方便嗎?」姚鴻疑問。

  「不是,我的目的和你一樣。」夏佐說。

  「什麼?」姚鴻不解。

  「姚先生,你陪我過來的目的是什麼,我的目的就是什麼。」還得解釋這麼清楚,看來也不是什麼聰明的傢伙。「姚先生不是想藉機和我『談一談』嗎?」

  姚鴻挑眉,理解了,卻也不懂了。

  「你怎能確定我會提議陪你進來呢?」

  「這麼顯而易見的事,還需要問嗎?」

  「是嗎?」姚鴻也不在意,繼續他知己知彼的談話。「不知道夏先生在哪裡高就?」

  「當蘋的家庭煮夫。」他故意說。

  「你們……同居?」姚鴻錯愕。

  「是啊!我們是住在一起。」

  「所以夏先生目前是靠婉蘋養了,婉蘋真是辛苦。」

  「對啊!我也覺得她很辛苦,可是她總是說她不辛苦,很快樂,有時候我還真是拿她沒轍呢!」他微笑。

  「夏先生,你一點男人的自尊都沒有嗎?」姚鴻嘲諷。「靠女人養,還好意思說,一點羞恥心都沒有!」

  「姚先生是住在海邊的嗎?」他輕笑兩聲。「我認為男女之間誰主內,誰主外,只要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他有心事。

  客房裡,姜婉蘋曲腿坐在沙發上,悄悄的審視著坐在書桌前專注打電話的夏佐,她已經好久沒見過他這種表情了。

  說是專注,又不盡然,其中還帶點……肅殺的氣息。

  沒錯,就是「肅殺」這兩個字。

  如果現在他告訴她,他已經恢復記憶,她相信。

  其實……他已經恢復記憶了吧?

  她一直有這種感覺,可是不是很確定,因為她一直認為他恢復記憶就會離開她,所以如果他已經恢復記憶,為什麼還在這裡?

  再說,如果已經恢復記憶了,為什麼還要假裝失憶?

  所以,她一直無法確定。

  或許他以為他掩飾得很好,但是她就是感覺得出來,他有煩惱的事。

  她並不遲鈍,尤其是對他。

  如果他有什麼不對勁,她都能察覺到,像是那天他突然想坐捷運這件事,就很不對勁,偏偏她就是無法具體的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她有些黯然地收回視線,視而不見的看著腿上的書籍。

  她不想對他的行為多加揣測,但是卻還是忍不住感到失望,他什麼都不告訴她,不就代表他根本就不信任她嗎?

  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她對他的秘密主義真的很痛恨啊!啪地一聲,她重重的合上書本,當作沒看到他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她身上,將書本放到一旁桌上,逕自起身走出客房。

  沒有意外,他跟在她身後走出來了。

  「我到樓下便利商店買個東西,你不用陪我下去。」她隨口說道。

  「一起去吧!我剛好也想買本雜誌。」夏佐說。

  「不用了,你想買哪本雜誌,我順便幫你買。」她故意說。

  「我沒有特定要買哪一本,只是想買本雜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她的胃很不舒服。

  姜婉蘋側身躺在床上,一手輕撫著胃部,嘗試著是否能舒緩那一陣陣的噁心感。

  廚房裡,夏佐正在為她做晚餐,是的,只為她。

  他說他有事要處理,等一下就必須出門,來不及和她一起吃晚餐。

  她知道是什麼事,他和她的未婚妻有約。

  好吧!至少她已經確定希爾小姐說的話是真的了。

  心,空空蕩蕩的,她幾乎要懷疑,如果低頭看看自己的胸口,是不是會看見那裡被挖了一個洞,透過洞口,還可以對站在她後面的人揮揮手打聲招呼?

  呵!還不錯,她還有自嘲的能力。

  接下來她該怎做呢?

  當作不知道,默默的等他再次離去嗎?

  房門傳來兩聲輕敲,緊接著便被開啟。

  「蘋?」夏佐走到床邊,看她閉著眼,臉色蒼白,他有些憂心地在床沿坐下,伸手溫柔地撫上她的額頭。

  姜婉蘋這時才睜開眼睛,靜靜地望著他。

  「我以為你睡著了。」他輕聲的說,彎身與她面對面,擔憂地審視著她。

  「沒有,只是有點累,今天工作比較忙,我連午餐都沒時間吃。」她拉著他的手貼在頰畔,又閉上眼。「對不起,浪費了你幫我做的便當。」

  「沒關係,我只是擔心你餓壞肚子,看你臉色很差,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痛嗎?」額抵著她的額測試溫度,有點涼。

  姜婉蘋搖頭,沒有痛,只是很想吐。

  「蘋,我煮了你喜歡的蹄花面,起來吃吧!」

  「再等一下。」她不想起身,也不想……放開他。

  「別孩子氣了,中午沒吃,再不吃晚餐,你的胃會受不了的。」夏佐擔憂地催促。

  「我不想動,你抱我。」她撒嬌地伸出雙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