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尋覓

         

        當天葉昊天和蘭兒到城里買了些衣食用品帶回雁蕩,讓三位大儒在雁湖邊隱居著書,等待下山時機。然後他和蘭兒跟三人道別,要去尋訪其余大儒的下落,同時還要准備終南聚仙會。臨行之際,三位老人將自己一派封閉監天尺的口訣細細解說了一遍,葉昊天聽了牢牢記在心里。

        天黑的時候葉昊天和蘭兒下得山來直飛長沙,不久停在蘇府舊址的一片廢墟中。看著眼前的斷垣殘瓦、枯草孤墳,葉昊天又一次潸然淚下。時間雖然已經過去好幾年,滅門那一幕卻仿佛猶在眼前。他又一次回憶當初父母帶自己到蘇府拜壽的經過,耳邊依稀傳來母親歎息的聲音“唉,眼看又是臘八,老爺子那里還是要去的”,然後是父親高興的聲音:“臘八全家一齊去看老爺子,有這樣的兒子,哪里都敢去阿!”往日的歡樂忽然湧上心頭,益發彰顯眼前的淒涼和苦楚。忽然他感到手心里傳過一陣暖流,回頭看時發現是蘭兒用一雙玉手緊握住自己的手臂,不由得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他一直在不停的思索全家慘死的原由。或許外祖父身為六位大儒之一給蘇家帶來滅門之禍,但為何別人都只是被捉,而他卻慘死當場呢?也不知老人家有沒有來得及將易派的大儒之位傳下去。如果有傳人會是誰呢?

        府中所有的痕跡都被一場大火毀掉了。如果有什麼留下來的話,決不會在地面之上。想到這里他忽然心中一動:“當初自己被外祖父推入地窖,隨後得以從密道中逃生,不知道地窖中還有沒有藏著別的東西。地上的東西固然全被燒沒了,地下的東西卻可能還保留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救死

         

        葉昊天一時沉默下來,考慮半天道:“爹,有沒有辦法查出三十年來所有進士的名單?我有些用處。”

        王爺答道:“這個容易,我叫人跑一趟吏部就成了。”說完拍手叫了個年輕人進來,道:“張玄,你去吏部將四十年來所有進士的名單抄一份來,慢慢抄,別漏了。”

        年輕人答應一聲去了。

        此時葉昊天簡單的敘述了大儒會的由來,說楊士奇是上代六位大儒之一,只有找到他的傳人才有可能找到監天尺,至于其余幾位大儒是誰目前還在尋找之中。蘭兒只是在旁邊微笑的看著他瞎說,也沒有透露自己就是新一屆大儒之一,生怕父母為自己擔心。

        王爺聽到監天尺立即興奮起來,連聲道:“監天尺!中流砥柱監天尺!匡扶正義監天尺!當此危難之時,多少人都在翹首期盼著它。沒想到監天尺跟大儒會還有關系。”頓了一下他又道:“不好找啊!我幫你暗暗查查,看楊少傅平生跟誰走得最近。你要想將所有進士查一遍簡直太難了,還不如去抽簽算卦呢!三十年來的進士不下八百人,那麼多人你怎麼查啊?”

        葉昊天聽到抽簽算卦不禁心中一動,動用先天神卦未嘗不是一個辦法,只是要想弄懂那些卦書只怕不是朝夕之功。他看了蘭兒一眼,蘭兒對他點點頭,似乎明白他心中所想。

        他又陪著王爺、王妃聊了好大一會兒,然後對蘭兒道:“你陪爹娘坐著,我想出去在京城走走,看看有沒有運氣找到點線索。晚上我會回來的。”

        蘭兒還沒來得及說話,王爺揮手道:“去吧,找監天尺最重要,蘭兒就留在這里等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章 權臣

         

        葉昊天明白,面前的儒士定然位居公候之列,以他的身份說出這樣的話,那人不知道是哪位皇親國戚了,不由得心中略感興趣,于是道:“先生不用顧慮。只要那人不是十惡不赦之徒,我都願意伸手一試。另外請您不要呼我仙長,不如叫我田天好了。不瞞先生,我的本名目前不便提起,但跟田天兩個字有些相近。”

        儒士看了他幾眼,沉吟一下道:“好,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不管你是什麼人,有這一身凜然正氣就夠了。我就叫你田天。你可以作我的手下跟我去一趟,路上可能會有人盤問什麼,你不用回話,一切有我。”

        葉昊天答應道:“好,請先生這就上路吧。”

        儒士又看了一眼葉昊天,回頭吩咐下人:“去拿一套本府師爺的長衫來。”下面有人立即跑了去拿,片刻之間拿來了。

        葉昊天跟著儒士來到里間換上長衫,那是一襲青衣,袖口有兩個金絲織成的字:“宋府”。大小倒也合適。

        儒士又道:“那里檢查很嚴,身上不要帶有鐵器,否則無法通過。另外這東西你拿著,入門用得著。”說著遞給葉昊天一只牙牌。

        葉昊天接過牙牌,又將乾坤錦囊取在手中道:“我身上只有這麼個小小的錦囊,除此別無他物”。說著將錦囊遞給對方察看,儒士隨手捏了一下道:“沒問題,這麼小的東西連把最短的匕首也藏不下。”

        然後儒士出了大門上了四人官轎,讓葉昊天捧了些書籍字畫在後面跟著。一路行去街道越來越寬,宮殿越來越高大,走了不久竟然到了承天門外。儒士下了轎子,吩咐轎夫等著,仍舊讓葉昊天跟著,然後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太子

         

        葉昊天跟著宋九齡穿過一道又一道門戶,經過文華殿往東一拐,來到一處綠琉璃瓦歇山頂的宮殿,門上方的扁額寫著三個大大的金字“端本宮”,知道這是到了東宮太子的住處了。

        宋九齡站在門外等著,有中年太監過來道:“太傅,今日太子不舒適,請您明天再來吧。”

        宋九齡求肯道:“太子召見我是有大事相商,過了時辰只怕就耽誤了。還是請公公進去秉報一聲。多謝。”說著走近幾步從袖中取出二十兩銀票,壓在手心里遞了過去。

        太監迅速的看看四周將銀票收了起來,低聲道:“太子在等您呢,王公公說不得他的吩咐所有人員一律擋駕,今天來了幾批人全被擋回去了。您是太子專門叮囑的,不過還是請進去快點出來。否則王公公怪罪下來,小的吃罪不起。”

        宋九齡點點頭,招呼葉昊天跟著進去。里面再無阻攔,又穿過幾道小門,終于來到一間寬敞的臥室中,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面色青紫。床邊站著兩個女子拿來手巾為他擦拭額頭的虛汗。

        宋九齡上前幾步雙膝跪地道:“臣宋九齡給太子殿下請安!”葉昊天也跟著跪下。

        太子本來閉著眼睛養神,聽見聲音忽然睜開眼睛艱難的笑了笑道:“太傅請平身,賜坐,這位卿家是誰?”

        宋九齡站起身來高聲答道:“這是我府上的師爺,棋力超群,剛剛太師沒能考問得住,已經許他作棋待詔。他手中的字畫是我給您找來的。”

        太子微微點點頭,用微弱的聲音道:“賜坐”。又揮揮手讓旁邊的人退下,然後道:“太傅,我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二章 索驥

         

        宋九齡拱手道:“王公公好,這是本府師爺田天,請您多關照。田天,來見過王公公。”

        葉昊天裝作誠惶誠恐的樣子上前施禮道:“小人見過王公公。”

        王希上下打量了葉昊天幾眼,沒發現他身上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不知道為何劉衡對他驚佩不已,他看了半天才開口道:“我聽劉太師說田師爺記憶驚人,竟然能背下十分罕見的長詩,定然是絕頂聰明之人,不知為何沒能金榜題名,仍然屈就師爺之位啊?”

        葉昊天再次施禮道:“小人玩物喪志,讀書不夠用心,所以連鄉試都未能通過。背得出詩純粹是機緣湊巧而已。公公責備的是。”

        王希眉鋒一蹙繼續說道:“宋府有這等棋界高手,我竟然不知道!太師也奇怪為何以往沒有見過你。”

        葉昊天一再躬身道:“小人自覺以前耗費光陰太多,所以近來一直在府中攻書,同時忙于處理一些雜務。所以很少與外界來往。”

        王希看他答的得體,竟然無法繼續在這方面追問下去,低頭看看桌上的棋子,過了一會兒忽然擊節叫好,對太子道:“殿下,這真是一局好棋,難得太傅與田師爺都是高手,此譜應該記錄下來!”

        太子點點頭道:“我看得眼花繚亂,確實著著精妙,記錄下來也是難得一見的棋譜。”

        宋九齡謙遜道:“哪里,我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是田師爺讓我啊。”

        王希又看看棋局道:“不知是誰執黑子?‘

        宋九齡正待回答,葉昊天搶先道:“小人執黑。”

        王希點點頭道:“棋局可見人生境界,黑子固然占地極多,卻不如白子氣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老仆

         

        葉昊天十分用心的看了又看,發現驪山之上黑云密布,妖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不知道有多少九陰教的高手聚在那里,或許又從天界來了更加厲害的人物也未可知。想來想去,他覺得目前無論如何不能前去救人,現在去無異于自投羅網,不如在王府呆一段時間,趁機提高自己的功力,同時再想法找找“易”派的口訣。

        一直以來,葉昊天都是每日練功不輟,哪怕再忙也會抽出三個時辰來修煉神丹。最近更是加大了修煉的力度,每次入定之前都將一粒天青石握在手中,然後打開天門吸收來自晶石和天外的能量。

        十一月中旬的一個晚上,當他再次入定的時候驚喜的發現泥丸宮中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黃榜,黃榜之上清楚的寫著:“神界新人葉昊天,佛心排名第二十八萬三千位,神丹排名兩百五十萬之後。總仙品居于一百三十六萬五千八百三十五位。”邊上還有一些非常小的字,最上面的稍微大點還能看見,勉強可以認出第一名玉帝,第二名佛祖,下面的字越來越小,變得很難辨認,一直排到第十名。”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字。

        他很高興自己修到了神界四梵天的第一重無上常融天,終于在天庭占有了一席之地,從此以後每進一步都會從仙品榜上反應出來。雖然目前排名很低,但他沒有什麼不滿,畢竟自己年紀輕輕就修到了神界,已經是難得的奇跡,應該知足了。

        他感覺有了仙品榜真好,這樣大家都能夠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實力和不足。這也大概是仙人們修煉不輟的原因之一,每個人都不敢放松,力圖在仙品榜上的位置逐步提升。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寶鏡

         

        離開長沙,葉昊天直飛雁蕩故居,不一會兒就到了雁湖邊的小木屋前。此時剛過三更,月明星稀,萬籟俱靜。三位大儒早已在各自的玉室中安歇了。兩人悄悄進入小木屋,將粗如兒臂的紅蠟燭點起來,小屋里頓時充滿了溫馨。葉昊天將先後得到的五段封閉監天尺的經文取出來,反複默讀幾遍牢牢記在心里,然後將外祖父傳下的九本書取出來一頁一頁的翻看。蘭兒依偎在他身邊跟他一起靜靜的閱讀。

        饒是葉昊天讀書破萬卷,看起這些書來仍然感覺比較吃力,好在他底子紮實,對易經並不陌生,所以才能在兩個時辰之內看完三本,回頭看時已是紅日初升,霞光萬道,蘭兒早就在自己身邊面含微笑睡著了。她那如玉般柔嫩的面龐沐浴在霞光里,紅紅的臉頰如同盛開的玫瑰。葉昊天心里明白,按說蘭兒早已過了神滿不思睡的境界,這種睡眠只不過是心理習慣,一時難以克服罷了。

        他沒有驚動蘭兒,自己取了一顆天青石在手,靜坐練起功來。功行三遍,睜眼看時,身邊的蘭兒已經不見了。走出門外,見蘭兒正在教三位大儒燒烤番薯,十余個番薯剛剛烤好。

        葉昊天上前跟眾人打招呼,同時撿起一只番薯,一邊剝皮一邊告訴他們春秋派的大儒已經找到,只是沒想到又被九陰教給捉去了,而且急切之間無法相救。

        朱璨聽了並不著急,寬慰他道:“那就等有機會再救,這種磨煉對他的修行會有好處。”

        葉昊天不無擔心的道:“我怕他熬不住折磨將所有事情都交代出來,那就麻煩了。而且妖人之中有人功力極高,精通分精解魄之術,只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眾惡 (1)

         

        此時已是十一月中旬,距離臘八聚會還有二十天。葉昊天覺得還來得及出去活動一下筋骨。由于蒼靈宮妖人防護嚴密,此時不能硬闖,不如找個防守薄弱的地方大鬧一番,順便解救幾個被困的修真人,說不定還可以將妖人的防守分散開。

        他忽然想起令狐瑾。陽朔養傷已經是四個月前的事了,想想臨走時令狐夫人期盼的目光好生令人同情,不如現在就去把令狐瑾救出來。

        想到這里,他運功催動龜鏡,同時用寒冰真氣寫道:“令狐瑾何在?”

        龜鏡飛速的旋轉了片刻,顯示道:“被困長山島”。然後是長山島的地理位置圖。

        葉昊天仔細的看了看,發現島上只是籠罩著淡淡的黑氣,看來沒有什麼超級高手,正好是自己要找的防守薄弱的地方。于是他吩咐蘭兒隱起身來,駕起云頭向北方而去,不久來到長山島的上空。他將身形停在一朵厚厚的白云之上,從空中向下觀看,發現長山島位于黃海渤海分界處,由大小三十多個島嶼組成,島上礁石林立,風光秀美。不過現在不是欣賞風景的時候,他再次取出龜鏡尋找令狐瑾的精確位置,不久發現令狐瑾被困在南長山島的老魚寨。

        老魚寨位于南長山島的東北端,險崖立海,曲徑通幽,古木參天,老藤纏岩,密林中有幾十間漁家海草屋,排列成一個圓圈,似乎是一個九宮八卦陣的樣子。

        他留神觀察了一會兒,覺得這里應該是赤神宮管轄的范圍,不知赤神宮主目前在哪。龜鏡轉了一會兒顯示那滿臉通紅的家伙跑到驪山去了。不知道是去開會還是朝拜什麼人。

        葉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眾惡 (2)

         



        葉昊天拱手道:“令狐大叔,我是葉昊天,大嬸和小梅活得好好的,這玉就是她們教我拿給你看的。我現在救你出去,你很快就可以見到她們母子了。大嬸可是天天盼著你啊!”

        令狐瑾雙眼定定的看著他,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葉昊天無暇解釋,只是問道:“大叔除了服下天罡煉神丹外還受到別的禁制嗎?”

        令狐瑾搖搖頭道:“一個天罡煉神丹就夠我受的了,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竟然有我逼不出去的毒!”

        葉昊天忙道:“待我給你把把脈,看看天罡煉神丹是否可解。”說著伸手欲搭對方脈門。

        令狐瑾不由自主的把手往回縮了一下,瞬間想到自己功力受制,對方功力看起來還在自己之上,似乎不必采用這種手段來欺騙自己,再說這人說的話又甚為可信,于是他將手又伸了出來。

        葉昊天很快的摸了一下他的寸關尺三脈,發現跟太子的症狀幾乎一樣,所差的只是雙方的功力不同而已,所以表現差別很大。還有,或許由于令狐瑾定時服用解藥的緣故,所以只是功力降低了很多,而沒有出現太子一樣有氣無力的症狀。

        此時他醒悟過來,所謂的天罡煉神丹就是那三十六種毒藥煉出的“神丹”了,怪不得連令狐瑾這樣已經修煉到真人界十七、八重的人也難以將劇毒逼出去。想想其中的五種蛇毒、神仙散還有那不知道功效的神蟻,就可以理解天罡煉神丹的毒性了。大概只有到達仙人界的人才能抵禦得住這種極其複雜的毒丸吧。

        葉昊天一時沒有好的辦法,只能用不死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周少

         

        葉昊天心中一顫,但覺對那年輕人好生了解和同情。想想自己也是這樣,經常夢中見到父母的音容笑貌,醒來卻又人鬼殊途。相信每個父母不在身邊的人都有同感,誰想起來心中沒有幾分愧疚?特別是到了再也見不到父母的時候,更容易悔恨當初何不多盡點孝心,何不多陪陪他們。

        葉昊天不是無法找到父母的靈魂,而是因為他們已經喝了孟婆茶而成了距離很遠的新人,早已忘記了各自前生的事情,根本不應該再受到打擾。如果不能徹底變回原來的樣子,知道了自己的前生又有什麼用?只會令心中增添無盡的煩惱,還不如甯願不知道。除非時光能夠倒流,靈魂依舊,肉體仍在,或許可以一試。

        想到這里他忽然心中一動,九天神器中的陰陽法輪不知道有什麼效果,要是能逆轉孟婆茶而恢複原來的靈性,同時再煉回或者修複以前的肉體,說不定能夠完全逆轉!九陰教又是如何控制教徒靈魂的呢?比如那個在長安玉店肉體已滅的金劍長老是怎麼徹底恢複的呢?

        這樣想著的時候,他在大廳里走來走去,九陰教眾人靜靜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在干什麼。

        忽然有人對那年輕人喝道:“你一個小小銅劍衛士,還想得到本門無上心法!是不是在白日做夢啊?”旁邊的眾人也紛紛譏笑那年輕人。

        葉昊天一擺手止住眾人,同時將鎮妖寶塔取了出來,道:“我這里有如意寶塔一座,為本教十寶之一,里面別有一番洞天,金錢、美女、武功秘岌,樣樣俱有。大家進去看看就知道九陰教為所欲為的好處了!”說著將寶塔祭起,向眾人罩去,另外一伸手將那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