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觀音

         

        那人看了葉昊天一眼,道:“大人,本人姓陸名詹字靜端,十年前高中進士二甲第二名,如是仕途順利,官職該當不低。”說道此處,他感歎一聲,回憶往事道:“那一年,我初中進士,大喜之中准備返鄉省親,攜眷赴任。同窗好友五、六人為我餞行,秦淮河邊一醉方休。當天晚上我醉意朦朧在花船上自編自唱彈了一曲,所有人都擊節叫好。回去後倒頭便睡了,一覺醒來卻置身于深宅大院,院中數十名風姿綽約的女子正在跟樂師習琴練唱。

        有個寒氣逼人的老者走過來,對我說道:‘從今而後,你就留在這里填詞作曲,不用回去了!’我聽了大怒道:‘綁架朝廷命官,你們膽子不小!’那人沒說話,卻從身上取出王公貴族才有的丹書鐵券,我一見感覺不妙;複又探手取過我腰間佩戴的一方兩寸許的白玉,掌心微微用力,將玉石化作齏粉,才開口道:“如果你能作到,我便放你回去。”

        我明白對方非等閑之輩,口中仍然叫道:‘憑什麼?你們憑什麼留我在此?朗朗乾坤,還有王法嗎?‘那人冷冷的道:“什麼是王法?我有丹書鐵券,皇上也會禮敬三分,若是皇上旨意,你作不作?我有無上神通,已入仙界,神仙讓你作你作不作?別說是你,就是當今聖上都對我們百依百順。你就認命吧,沒有人能救你,逃跑想也不用想。’我爭辯道:‘我有我的自由,甯為玉碎,不為瓦全!’那人看了我兩眼。目露凶光的道:‘作曲千首,放你回去,否則就玉碎吧。’此後我就困在院中,一連兩年足不出戶,後來實在難以忍受,放聲大叫:‘如此關在房中如何作曲,作曲必須觸景生情,無情無景如何作曲?我要出去透透風!’有人稟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替身

         

        庵主騎龍馬而去,並且宣布東林庵從此關閉,所有尼姑都驚動了,紛紛來到湖邊向空中看去。陸詹卻四顧尋找自己的娘子。最後終于看到了,娘子緩緩細步而來,雖然過了十年,娘子的身材面貌卻改變不大,只是人更加消瘦了,面色蒼白,可以想見離別帶給她的煎熬。他遠遠叫了一聲:“靈嬋!”

        娘子轉頭看見他,忽然一陣暈厥,人向地上倒去。陸詹一個箭步上前,將她攬在懷中,口中不住叫著“娘子!娘子!我回來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回來了!”旁邊的女尼聽了師傅的吩咐,知道這是數百年來第一找上門來尋找妻子的人,都心中驚奇,接著歎息退下。

        陸詹等了一會兒還沒見娘子醒轉,手足無措的看著葉昊天,道:“李兄弟,不,葉兄弟,您給幫忙看看。”

        葉昊天走近三步,潛運春風化雨大法,將陸娘子極為虛弱的心脾二髒髒氣補平,過了一會兒。陸娘子醒了過來,以手撫摸丈夫的面孔,哭泣道:“相公,是你嗎?這是真的嗎?我不是做夢吧?你怎麼一去十年不回來啊?”

        陸詹淚水滾滾而下,哽咽的道:“娘子,是我,我回來了,我終于回來了,你受苦了。”

        蘭兒在旁邊看了,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流下來。

        葉昊天心中感慨,九陰教真是作孽,整的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到底為什麼!

        他看陸詹和娘子相擁而泣了好久,才開口道:“陸兄,嫂夫人,來日方長,還是回家再說吧。”

        陸詹將娘子扶起來,給她介紹道:“水漫東林庵,火焚天魔石,鐵樹開花,石魚現世。若非葉兄鼎力相助,我怕是一輩子也見不到娘子了。大恩大德,永世不忘。”陸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章 真神

         

        儒生翻身下床,對著兩人深深一躬道:“救命大恩,沒齒難忘。”

        葉昊天還禮道:“是你最後的一絲先天真氣救了自己。不過若是再晚些時候,真氣斷絕,再想救就難了。”略停一下,他接著道:“那絲真氣非佛非道,竟是極為正宗的儒家真氣。學儒之人甚多,能學到神髓的卻是極少。不知先生是從哪里學的?還沒請教您高姓大名。”

        儒生答道:“不敢,敝人姓朱名凌字啟湛,是朱熹大家的後人。儒學是跟本家叔叔學的。”

        葉昊天驚訝道:“竟有這等儒學大家尚在,以後有機會倒要請教一二。”

        朱凌痛苦的搖搖頭,道:“難了,叔叔生死未卜,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唉!”

        葉昊天追問道:“請先生將事情經過一一道來,待我看看還有沒有辦法。你身懷儒家浩然正氣,已經有了三、四分火候,按說應該百病不侵,不知為何竟陷入藏氣衰竭的危境?”

        朱凌歎口氣從頭說起:“父母見背的早,我從小跟叔叔長大。叔叔熟讀經書,精通番文,年輕時曾隨三寶太監出使西洋,曉得多國文字。耳濡目染,我也懂得一些。叔叔五十歲告老還鄉後定居在五十里外的一個小山村。我對仕途興趣不大,也跟他一起隱居,情願沉醉于山水田園之間,吟詩作賦,彈琴高歌。平靜的日子過了很多年。昨日小女到鄰家去學刺繡,我正跟叔叔聊天的時候,忽然外面進來一人,大約六十余歲,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然而,家中的黃狗看見他即嗚嗚低叫縮在牆角,鳥籠里的畫眉也以翅遮面仿佛見了凶煞。那人拿了一卷番文讓我叔叔譯成工整的漢文。叔叔年已八十余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通判

         

        葉昊天打開大門,門前站著一位中年文士,一襲青衣,未著官袍,人長得很是端正,身材瘦消,面目嚴肅,看見葉昊天便欲大禮參拜。葉昊天將他攔住道:“此為私宅,不必多禮。吳通判請進!”吳之晴連聲道歉,口中道:“實在不知大人在此,冒犯之處但請恕罪!”

        葉昊天將他讓到客廳坐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吳大人,你身為一府通判,不但教子無方,而且糾集衙役騷擾百姓,該當何罪?”

        吳之晴一聽急忙跪倒行禮,口中道:“死罪,死罪,請大人寬恕!”

        葉昊天怒斥道:“兒子橫行鄉里不加管教,卻又招來武林人士,甚至命令官府衙役強行逮人,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吳之晴不住的磕頭,口中說道:“敝人知錯,情願削職為民,哪怕關入大牢也無怨言,原意只想救救小兒,他神智不清,如同癡呆…”

        葉昊天左右看他半天,覺得他外表嚴謹,舉止穩重,不象蠻不講理的人,不知道為何為了個橫行霸道的兒子騷擾民宅。又訓了好大一陣,吳之晴卻一句分辯之詞也沒有,只是頻頻點頭道:“死罪,死罪!”。

        葉昊天訓完了,看他樣子可憐,有點不忍的道:“好,讓葉師爺跟你去一趟,看看令郎的腦疾能不能治,你等著。”說完拂袖而去。

        回到內宅,他恢複自身容貌又走了出去,對吳之晴拱了恭手道:“吳大人,在下葉麟,知府大人讓我跟你去一趟。”

        吳之晴連忙多謝,出了大門在前領路。走了大約半個時辰,來到一所高宅大院前,那門樓極其壯觀,簡直可以說在九江十分罕見。

        葉昊天跟著他進了大院,但見房屋雕梁畫棟,很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奸宦

         

        吳之晴深深歎了口氣,不堪回首的道:“敝人生于貧儒之家,上有四位兄長。幼時家境貧寒,只能供我一人讀書,一家上下寄予厚望。十八歲那年我中了秀才,縣主盛宴招待,多加慰勉,席間我多喝了幾杯。出門時不知東南西北,但覺被一人扶著前行,進了一所宅子,仿佛到了煙花之地。有人服侍我寬衣上床。醒來之時見一女子在床前啼哭,說是被我所辱,不想活了。我糊里糊塗,但覺大事不妙,也不知道到底作了什麼事。旁邊一個男子橫眉冷視道:‘身為秀才,讀聖賢書,當知禮節,你竟然私入民宅,作出如此荒唐之事,看我告進官去,斷了你的功名!’我當時年幼,一時嚇壞了,心中只是想,若是告入官中,只怕老父要被活生生氣死!這時旁邊的女子哭哭啼啼說是千萬不可,那樣她就沒法見人了,不如情願嫁我為妻。就那樣我被迫答應下來,回去跟家里一說,被父母兄長大罵一頓,不過還是不出一月就將她迎娶進門。

        夫人初入門時,尚且知書達禮,孝敬公婆,善待兄長,家里人也還滿意。她那時姿色豔麗,待我也好,所以夫妻恩愛,我也很滿足。雖然入門六月即產一子,令我心中疑慮,知道其中定有蹊竅,卻不願丟了自己面子,再想想數月恩情,只得隱忍不說,裝做不知道罷了。

        三五年後,夫人脾氣漸長,跟父母兄長無法住在一起,只好分開來過。如此又過了十年,夫人雖然經常對我冷嘲熱諷,從來沒滿意過,但生活也還過得下去。我一直以為是因為自己沒有功名的原因。

        後來我三十歲時中了舉人,意得志滿,以為夫人會從此對我多尊敬一些。回到家時卻發現家里來了外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教主

         

        天快亮的時候,葉昊天飛身趕往長安附近的臨潼縣。據說蒼靈宮就在臨潼城南的驪山。驪山屬秦嶺山脈的一支,山上松柏長青,郁郁蔥蔥,遠看形似一匹青色的驪馬,因而得名。

        到驪山山腳的時候天才蒙蒙亮,他首先找了個密不透風的樹林,運起功力察看龜鏡。仔細辨認了一會兒,發現在驪山北麓的華清池一帶妖氣甚重。別的地方也有零零散散的黑點。于是他移形換貌化成一位中年游子,走出樹林,沿著登山的石階緩緩上行。

        他沒有直接走向華清池,而是先到了西繡嶺第一峰上的烽火台,憑吊了“烽火戲諸侯,一笑失天下”的周幽王的古跡,又到西繡嶺第三峰上的老君殿,進去燒了幾柱香。燒香的時候他留心觀察里面的道人,發現有幾個人在偷偷盯著自己,知道老君殿已經成了對方的耳目。出了老君殿,他才慢慢向華清池走去。

        華清池天下聞名,葉昊天自然不會陌生。相傳周幽王曾在此建驪宮;秦時砌石築池,取名“驪山湯”。漢武帝時擴建為“離宮”。唐太宗李世民曾在此修建“溫泉宮”。特別是唐玄宗天寶年間修建的宮殿樓閣更為豪華,將溫泉發展為池,並將池置于宮室之中,名為“華清宮”。因宮殿建在溫泉上,故名為“華清池”。杜牧有詩云:“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描述了當時華清宮的盛況。白居易也曾言:“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當他來到離華清宮百丈的時候有個人將他攔住,擺手道:“此處已是蒼靈真君府地,觀賞游覽請至他處。”葉昊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四珍

         

        龍虎山,位于江西鷹潭西南四十里,原名云錦山,乃獨秀江南的風水寶地。此地群峰綿延數十里,傳喻九十九條龍在此集結,山狀若龍盤,似虎踞,龍虎爭雄,勢不相讓;上清溪自東遠途飄入,依山緩行,繞山轉峰,似小憩,似戀景。九十九峰二十四岩,盡取水之至柔;繞山轉峰之溪水,遍納九十九龍之陽剛;山丹水綠,靈性十足。傳說張道陵攜弟子入山煉丹,丹成龍虎現身,故名龍虎山。

        到得山下,葉昊天故計重施,先取出龜鏡查看師叔的下落以及妖人的落腳處。結果顯示,妖氣最重的地方在上清鎮的天師府,師叔少陽真人卻在仙水岩的峭壁內。想想天師府,葉昊天不由得心中歎息。曆代天師均居此地,守龍虎山尋仙覓術,坐上清宮演教布化,居天師府修身養性,世襲道統數十代,奕世沿守上千年,每一位都受到朝庭的崇奉和冊封,官至一品,位極人臣,形成‘北有孔夫子,南有張天師‘的格局,可是如今連祖庭也被九陰教給占了,可以想見九陰教的勢力何等的強大。逆流滾滾,還沒到他力挽狂瀾的時候。他只能采用避實擊虛、一沾即走的方式慢慢消弱對方的勢力。畢竟九陰教的攤子鋪得太開,高手雖多還是不能將每個地方都守得固若金湯,這樣也就給了他可乘之機。

        葉昊天將攻入天師府的想法拋于腦後,飛身直奔仙水岩而去。龍虎山仙水岩是一個數百丈高的絕壁,遠遠看去有很多黑點,每一個黑點似乎都是一個洞穴。他身形如電疾掠而過,進入石壁最邊上的一個洞里。入洞首先看到一個棺木,心中一驚,以為到了九陰教的妖人所在之處。然而靜悄悄上前仔細察看,卻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大儒

         

        葉昊天一直牽掛著一代大儒的命運。回到臨潼找了家客店住下,第一件事就是察看驪山的妖氣是否淡了下來。令他高興的是龜鏡顯示蒼靈宮的黑氣明顯減輕了不少,看來九陰教主已經離開了。剛想察看大儒現在的位置,忽然想起自己一直都沒有問過朱凌,不知道他叔叔叫什麼名字。他只好腦海中浮現出曾經在蒼靈宮看了一眼的銀發老人的形象,同時運功推動龜鏡,結果發現老人被關在蒼靈宮一個黑咕隆咚的地下室內。又試著查看九陰教主,龜鏡卻沒有一點反應,看來是因為對方功力高過自己的緣故。

        他先招呼夥計送來點心、茶水,然後喚出蘭兒,讓她坐在桌前慢慢品茶休息,自己卻盤膝入定,放出元神去蒼靈宮查看。元神如青煙一樣飄到華清池上空,由于是大白天,放眼望去亭台樓閣一目了然。進了大門就見兩株高大的雪松昂然挺立,穿過龍牆便是九龍湖,湖面平如明鏡,湖東岸是宜春殿,北岸是飛霜殿,西岸是九曲回廊。由北向南過龍石舫,再經晨旭亭、九龍橋、晚霞亭,便到了“貴妃池”。“蓮花湯”形如石蓮花,本為皇帝沐浴;“海棠湯”形如海棠,本供貴妃享用。可是現在不管什麼池子里面都泡了人,男男女女,放浪形骸,打情罵俏的有,威逼利誘的也有,袒胸露乳,玉體紛呈,追逐打鬧,浪花飛濺。

        他飛速的轉了一圈,發現這里最大的宮殿是宜春殿和飛霜殿,蒼靈宮的核心極可能在那里。看清位置後他直奔宜春殿而去。宜春殿外有一排房子,大約二十余間,每間房子都關押了一些人,那些人似乎不是修道人,看起來更象是普通人,有商賈、官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丹心

         

        此時正是十一月初的三更時分,葉昊天抬頭望向窗外,外面黑漆漆沒有月亮,四周萬籟無聲一片安靜。他收拾停當,飛身來到蒼靈宮外,凝集功力發了“風、雨、雷、電”四道法印,片刻之間電閃雷鳴,風雨大作,飛霜殿外的燈燭全都熄滅了,屋外守護的人一時間也睜不開眼睛。

        葉昊天腳不沾地飄入飛霜殿,打開暗門進入地宮,伸手將小門上的鐵鎖一個個捏碎,請三位大儒出來。三位老人本來一直在焦急的等待著,看到他果然守信來了,不由得喜出望外,立即從小屋里走出來,只是不知道他怎麼一次將三人運走。

        葉昊天無暇解釋,只是低聲吩咐道:“請諸位前輩委屈一下,我們走!”說話間一抖乾坤錦囊將三人收了進去,轉身飛出地宮,躍入空中,風馳電掣般飛向雁蕩。外面守衛的妖人已經將燈燭重新點上,剛好看到一道人影從面前掠過,知道大事不好,急忙一邊搖鈴一邊隨後追趕。無奈對方去勢極快,等蒼靈宮主和一眾高手飛到空中時,早已不見了葉昊天的影子。

        葉昊天不敢大意,一邊疾飛一邊取出龜鏡察看,但見一條極濃的黑影和四五條顏色稍淡的影子齊齊飛向蒼靈宮,不由得心中慶幸自己判斷得很是准確,若有絲毫耽擱,只怕就走不脫了。

        九陰教主快如閃電般的趕到蒼靈宮,剛剛落下身形,就有人向他報告關在飛霜殿的三個老人不見了。他聞言之下,氣得一跺腳,急忙掐動靈訣尋找三人的位置,忙了半天卻一無所獲,看來已經走了很遠了。

        正在這時,蒼靈真君哆哆嗦嗦的上前叩頭道:“教主,屬下一時不察,竟然給人劫走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六藝

         

        此時蘭兒沏了香茗端上來,給每人敬了一杯,三位大儒才松開監天尺坐回原處。葉昊天目視三人沒有說話,靜待他們敘說後面的故事。蘭兒也在他身邊坐了下來,一雙美目緊盯著三位老先生,不知道故事講到哪里了。

        孔修文接著道:“這把鐵尺就是監天尺,也就是原來的‘汗青丹心尺’。朱英憑著它轉戰南北,立下赫赫戰功,加上無數的高人志士從旁協助,數年之後終于逐走蒙人,恢複我大漢江山。此後他幾番欲將監天尺還給大儒會,只是朝廷動亂不停,內憂外患不止,大儒會考慮再三讓他暫攝神尺。此後百年間監天尺出現過幾次,每次都挽救朝廷于危難之中,這點你們想必也聽說過。”說道這里他停了下來。

        蘭兒催問道:“後來呢?為何朱英最後沒有將監天尺還給大儒會?”

        孔修文喝了口茶接著道:“根據約定,朱英應該每三十年攜帶監天尺回到大儒會總堂一次,向八位當世大儒彙報別後經曆。他最後一次回到大儒會是二十年前,再過十年就是下一次了。只是不知道他又為何將監天尺輕易丟棄。按說應該尺不離身,人在尺在的。你又是如何發現的呢?”

        葉昊天將自己發現監天尺的經過細細講述了一遍,連題在石碑上的那首詩也背誦出來。

        程守禮默默複述著那首詩:“飛光,飛光,勸爾一杯酒…神君何在…”忽然驚叫道:“難不成他是被一位神君捉去了?可能他來不及將監天尺交回我們,所以將其封在石碑里,甯肯讓監天尺從此消失,強如被妖人奪去助紂為虐!”

        孔修文接口道:“朱英的功力修為不下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