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定婚

         

        桂林山水甲天下,然而此時的葉昊天無瑕細看,心里一直想著玄陰宮一戰的得失。能夠救出群雄三百余人,當然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然而後面的差點兒斃命實在太凶險了,以後一定要避免。單以功力來說他已經能跟任何一位真君抗衡,問題是如果半個時辰不能解決,對方就會有幫手趕來,他還敵不過兩位真君聯手。所以迫切之間是要找幾個仙人幫助自己。

        然而仙人在哪里?十州三島嗎?是否有必要去一下仙界呢?

        離開蘭兒已有一個多月,恐怕她等得人都消瘦了。縣里可能也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葉昊天決定先回去再說。

        他駕起云頭來到京城附近,緩緩隨著人流進了城,不久來到王府內宅。

        剛進屋子,蘭兒一下撲在他的懷中,也不管父母是否在旁。王爺和王妃見此情景退了出去。蘭兒將粉臉貼在葉昊天胸前,雙肩抖動,壓抑不住的抽泣,雙手緊緊的抱住了他。葉昊天一手摟住她的纖纖細腰,一手拍了拍她的香肩,還是不能讓她停下來。他雙手捧起蘭兒如玉般的面頰,在沾滿淚水的紅唇上深深吻了一下,四唇相接,心中一陣迷惘。蘭兒停止了抽泣,緊閉雙目,滿面嬌羞,身體一陣發軟,意亂情迷的回吻了幾下,多日的思念終于得到了補償。過了一會兒,她忽然恢複了神志,輕輕將身軀挪開一點,美目注視著對方,幽幽的道:“公子,前些天我做了個惡夢,夢見你被逼著跳進深井,背上還受了傷,好生恐怖,嚇的我好幾天都無法入睡。”

        葉昊天不敢詳細描述事情經過,只是大體講了一下救出群雄的事,三言兩語就講完了。蘭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章 仙界

         

        葉昊天和蘭兒在王府又住了幾天,然後告辭回到樂清。

        此時已是九月初,他先到縣里看了一下,處理各項事務。王吉興奮的告訴他,番署一畝地產了兩千余斤。他連忙道:“好,產出的番薯少吃一點,放在地窖里,留到明年作種,大面積推廣。”然後問道:“遠洋貿易的事怎麼樣了?”

        王吉答道:“兩艘船又跑了兩趟南洋,淨賺五十萬兩銀子,這些銀子不知道該怎麼花?”

        葉昊天道:“明年令百姓少交一半田產稅,不足部分用這些銀子抵上,大概只需二十萬兩,剩下的銀子用來鋪路、修橋,建學校、夫子廟,所有學童免費入學。若是秀才不足可以到外縣聘請。”

        王吉聽了歎服不已,轉身去了,一邊走一邊嘀咕:“這縣令好大的手筆,厲害!”

        吏房的經承來報告:“今年秋闈已經揭曉,本縣三人中舉,是全省中舉最多的縣。難得的是那個‘老人’張天德竟然中了第二名!令人刮目相看。大人真是慧眼識英才啊!”

        葉昊天聽了也很開心,這老家伙還真不錯,沒有虧了自己給的補中益氣丹。若是能一舉中了進士,說不定將來還可以用得上。想到這里他不禁呵呵笑了。

        兵房的李天樂來報告說縣里民團總共訓練了五千多人,不單縣城有民團,每個小城也有五百民團,即使倭寇再來兩千人也不怕。

        葉昊天想了想道:“倭寇善于用刀,我傳你六式槍法和幾個陣法,你教給大家多多演練。”然後自創了幾式槍法並挑了些簡單的陣法要傳給他。槍法還好說,李天樂不久就會了,陣法他卻怎麼也搞不明白。

        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貴妃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兩天,剩下的時間只有八天了。

        葉昊天決心全力以赴找到不死草。所以不再耽擱,將功力灌注于胸前的通靈寶玉,然後提起絕頂輕功在祖州方圓五百里的地方來回飛奔。他盡量避開仙人居住的地方,結果還是驚動了不少人。大家都覺得好生奇怪,以為仙界來了個瘋子。當他掠過的時候還有人招呼道:“加油啊,再跑三圈就到天界了!”語氣中不乏取笑調侃之意。

        葉昊天對這些人懶得理睬,只是一個勁兒的飛奔,等到寶玉發熱的時候就停下來察看,一路之上采了好多稀世藥材。眼看又是三天,地方跑了大半還沒有不死草的影子,不禁有點著急。

        又跑了兩天,依舊一無所獲,只剩下島東側一塊兒方圓五里、滿布荊棘的地方沒有察看,他幾乎想放棄了。不死草乃仙靈之草,豈能長在如此惡劣之地?

        然而當他踏在荊棘頂上到達那塊地的中心時,忽然胸前的通靈寶玉熱得滾燙,急忙停下身來仔細察看。密密麻麻滿是尖刺的荊棘從中,有幾棵象蘭草一樣的東西,葉子呈淡綠色,葉梢尖銳,葉幅闊約兩分,長約半尺,每五葉組成一束。他心中一陣狂喜,小心的拔起一株,發現根成淡白色,全草有一種淡淡的芳香。

        仔細在周圍察看,共找到了二十余株,他一連拔了八株停下來,心中猶豫要不要多拔點,或者全拔了。如果拔光會怎樣?從一方面說,拔光其實順應了天意,天意鏟除不死草,其實也是公平起見,憑什麼有人能得到,有人卻得不到?另一方面,修仙不是必須要用不死草,這只是一個捷徑而已。

        只要能給人間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仙丹 (1)


         

        回到雁蕩剛好是九月初九,葉昊天首先將幾株連泥挖來的不死草栽在雁湖邊,憧憬著將來到處都是不死草的樣子。呵呵笑道:“蘭兒,要是有一千株不死草,你想作什麼?”

        蘭兒看著遠山蕭瑟,長風吹云,不覺歎道:“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雁湖仙草分外香。若得千株不死草,至親品嘗,良友品嘗,年年聚首任歡暢。”

        葉昊天看她悲秋甚濃,走上前擁住她的香肩,道:“蘭兒是不是又想家了?“蘭兒用心體味著他的愛撫,幽幽的道:“我有公子按說應該滿足了,可是有時候還是會想起雙親、師長和閨中密友,不知道為什麼。”

        葉昊天理解的道:“人的感情是多重的,這很正常。我也常常歎息良師益友的離去。好友相聚三、兩年,分手就是天各一方,最難過的是人鬼殊途。若得千株不死草,我看誰高興就送他一株,千年後還能找對方聊天對弈,飲酒彈琴,何等令人神往。不然只是我們成了仙,朋友們一個個入了土,又有什麼意思?”

        蘭兒看著乾坤錦囊中剩下的七八株不死草道:“公子,你准備怎麼處理不死草呢?”

        葉昊天想了半天道:“《太平廣記》記載,秦始皇在位時,西域的大宛國有很多人含冤而死,橫臥路上。有鳥銜來奇草,蓋在死人臉上,死去的人就能馬上複活。官府覺得詫異,就將此事報告始皇,始皇派人帶著奇草請教鬼谷先生。先生道:‘這種草是祖洲的不死草。又叫養神芝。一株不死草,能救活上千的人。’除此之外古書中再無論述。”   

        蘭兒高興的道:“一株不死草,能救活上千的人,簡直太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仙丹 (2)

         



        葉昊天幻化出種芝時的形象,蘭兒也稍微改變形貌著了男裝,來到京城最大的青樓“杏花樓”前。他雖然是首次踏足青樓,心里卻不陌生。“杏花樓”位于秦淮河畔。眼前是六朝金粉之地的秦淮河水,由文人和歌女共同鏤刻成的秦淮文化,使秦淮煙水罩上了一層旖旎色彩,濃豔得有如錦緞上落滿了桃紅化。這種文化有著相當深厚的底蘊,都朝的演變,也象是不斷地對這種獨特的文化在提煉,從而豐富出更精湛的文化思想來。翻開曆代文化長卷,不知有多少文人在這里留下的千古絕唱。單在詞壇上,“三足鼎立”的懷古大作在金粉之地就落下了二足。六朝的興歎,何止是一江春水。

        蘭兒有點不安的道:“公子,要不我不進去了,這里似乎不是好兒女應該來的。”

        葉昊天長歎一聲道:“不然,青樓也不全是壞的。中國的詩詞文化就離不開青樓。很多千古傳送的名詞佳作都是這里創作出來的。比如周邦彥的《西河》:佳麗地,南朝盛事誰記?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怒濤寂寞打孤城,風檣遙度天際。斷崖樹,猶倒倚。莫愁艇子誰系。空余舊跡郁蒼蒼,霧沉半壘。夜深月過女牆來,傷心東望淮水。酒旗戲鼓甚處市。想依稀、王謝鄰里。燕子不知何世。入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裹。”略停一下,他又道:“不單宋代以來的詩詞如此,唐詩也是一樣。杜牧的‘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搖指杏花村’,其中的酒家其實也是妓家,那時候酒家跟妓家是不分的。”

        蘭兒驚訝的看著葉昊天,道:“看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聚仙

         

        看著顧芝媚驚訝的眼神,蘭兒道:“二十年前,我爹救了一個奄奄一息的老人,將他帶回家里,請名醫給他診治,調養了半年才大體恢複,他感到無以回報教了我兩年琴藝,其中就有回風指法。他剛好姓莊。”

        葉昊天有點不解的問道:“莊師傅沒說怎麼受的傷?“蘭兒答道:“我問過,他只說跟人比琴傷了心脈。”說到這里她心中一驚,”什麼琴法能傷人心脈?”看了葉昊天一眼,兩人同時冒出四個字:“九幽仙曲”!

        四位真君出現了三個,最後一個莫非是精通音律的高手或者干脆是個樂師?

        顧芝媚不解的問:“什麼是九幽仙曲?”

        葉昊天解釋道:“那是一種將仙音與鬼調融合在一起的音樂,能夠傷經焚脈,非同小可,你以後也要當心,琴藝大成之時不可鋒芒太露。”

        顧芝媚還是似懂非懂,但人心險惡她比誰都清楚。

        說話間蘭兒取過琴來,要教她回風指法。葉昊天在旁邊看著,但覺蘭兒的春筍玉手撫動琴弦,纖纖十指如行云流水一般跳個不停,時如春風拂柳,時如疾風落葉,琴音時而歡快,時而嗚咽,時如玉珠落入盤中,滴溜轉個不停,他心中暗自歡喜,祖州回來後,蘭兒的琴功又有進步。

        一曲彈完,別說南宮鏵,連顧芝媚都呆住了,操琴能達此種境界,她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過了一會兒,她看著蘭兒不好意思的道:“請師姑慢慢講解,我一時迷惘,沒能記下。”

        蘭兒將她拉過來道:“什麼師姑,難聽死了,顧姐姐,我們平輩論交,別管那麼多。”說著慢慢講解了一遍回風指法的訣竅。顧芝媚也很聰明,取過琴來慢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九寶

         

        葉昊天好不容易按納獨闖赤靈宮的沖動,因為眼看新造的六位仙人快成功了,不如再等等,犯不著在這接骨眼上挑戰對方。

        他靜下心來,體味著塞外草原的風情,正想迎風飛掠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師傅。師傅啊,你到底在哪里?

        葉昊天取出龜鏡再一次仔細察看,想找找師傅飛奔的原野有什麼標志。這次他看了很久,發現原野上青草茂密,深可及膝,師傅在追逐一群麋鹿,麋鹿圍繞山腳轉個不停,四周是浩瀚的大海,小山、草地似乎都位于海中的島上,成千上萬的鳥兒在天空翱翔,數百野馬在草地上奔馳。風景迷人,十分罕見。他不斷變換龜鏡的角度,來到空中,視野逐漸擴大,海島漸漸變成閃光的小點兒,形成一幅地理圖,最後終于辨認出來,那是青海湖的海心山。

        他跟蘭兒商量了一下,決定去看看,如果有可能就把師傅解救出來。

        然後他駕起祥云向青海湖飄去。眼看腳下的山巒越來越多,地勢越來越高,一個時辰後來到一片群山環繞的大湖前。那湖大得象海一樣,蔚藍的湖面一望無際,方圓兩百余里。海心山位于青海湖中心稍偏南的位置,距南岸六十余里,山僅高出湖水兩百尺,周圍是綠草覆蓋的平地。島上綠草如茵,野花爛漫,淡水清泉,環境幽雅。

        雖然第一次來到這里,他卻對海心山並不陌生,簡直可以說如雷貫耳。海心山以產“龍駒”而聞名,又稱“龍駒島”。吐谷渾時代,曾選擇一批體高膘肥的優馬,在冬天湖面封凍時趕入海心山放牧,到翌年春天,讓海龍與此馬交配,生下的“龍駒”能日行千里,追風逐月,異常健壯,被稱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龍麝

         

        葉昊天看著鎮妖寶塔很是高興,高興的是多了件驚世駭俗的法器;也不無擔心,擔心的是引來邪魔歪道的搶奪。目前道行不夠,若是對方功力遠超自己,只怕不但法器難保,甚至還有性命之憂。想了一會兒,他暗自決定,不到不得已盡量不用寶塔,至少在修到三清界以前盡量不在人前施用。

        他摸著閃閃發光的寶塔喃喃自語道:“太亮了,要是能暗點就好了。”說話之間,眼見寶塔光澤漸暗,變得黑黝黝的,象曆盡百年飽經風霜的石塔一樣。

        他在山谷中念動靈決,輕輕祭起寶塔,寶塔離地僅有數尺,一圈圈轉個不停,塔底打開,下面似乎有一種極強的吸力,隱隱帶來風雷之聲。他收回寶塔,口中念道:“無風無雷,無聲無息,寶塔臨世,妖孽難匿!”再發出去時果然變得沒有一點聲音。他發了又收,收了又發。幾遍以後,已能基本上收發自如了。

        蘭兒在旁邊看著也很高興。

        這時天色漸晚,夜幕降臨。海心山的白塔上閃著微弱的燈光。葉昊天囑咐蘭兒隱起身來,然後飄身來到島上,朝燈光最亮的幾間高大的房子飛去,輕輕落在窗外的大樹上,凝神向里觀看。堂中四、五人正聚在一起賭博飲酒,一個紫袍老者背對葉昊天看著眾人。眾人一邊喝酒一邊擲篩子,吆五喝六的聲音傳來,仿佛到了市井之中,哪里有一點修真人的樣子。

        還有一人坐在擺滿了麝香的桌旁,正在清點數目。他點得飛快,不大一會兒點數完了,對紫袍老者道:“長老,已經有龍麝七十二,普通麝香八百六十,不出三天總數就滿一千,我們是不是該撤了?“紫袍老者道:“在這鬼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天條

         

        葉昊天眼看眾人離去,只有青陽真人還站著沒動,問道:“師傅,您想去哪里?”

        青陽真人道:“青城山是不能回了。我現在功力已經到了真人界十八重,大約再有一兩年就可以到仙人界了,目前迫切需要找個地方靜修,不知道去哪里好。”

        葉昊天取出龜鏡察看,整個龜鏡大半都黑沉沉的,只有南方依然清朗,于是對師傅道:“到嶺南去吧,越遠越好。”

        青陽真人看他法寶層出不窮,心中佩服不已,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想想去嶺南應該是個好地方,于是珍重告別。

        葉昊天看著師傅飛出數百里,才轉身向長安飛去。

        當夜,一輪殘月灑下微光,他來到陝西省乾縣城北的梁山,那里有曆代以來唯一的一座一墓二帝的陵墓。四周靜悄悄沒有一點聲音,蘭兒嚇得早已隱起身來,只是將乾坤錦囊打開一條縫向外觀看。

        葉昊天自梁山正南方第一道闕門起,向北逐級而上,兩旁是一個又一個的仗馬、翁仲;不久來到獻殿之前,殿前是數十尊番王,或則氣定神閑,攢手端立,或則一臉無奈,恭站一旁,或則笑容滿面,得意揚揚,或則滿目猙獰,猶如凶神惡煞。不遠處就是天下聞名的乾陵無字碑,碑為青銅色,由一只龜趺支撐,老龜道貌安然,做吉祥如意解,上有一個巨大的無字石碑。

        他按照祖州仙子指引的方向在無子碑後尋找,數十丈外果然有一個無名古墓,雖然不大,卻是氣勢不凡,跟陪葬的宮女、宦官墓大不相同。知道這就是要找的古墓了,于是從乾坤錦囊中取出仙子給他的香囊,打開放在古墓前。不一會兒,香囊中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升職

         

        離臘月初八還有兩個月,葉昊天決定回雁蕩修煉,平時到縣里主事。

        回去的路上,他一個勁的琢磨天條,越想越覺得有意思。比如其中規定除了天官不可殺,殺一人減十萬佛心數以外,其余則沒有嚴令禁止。同級殺伐佛心數只減少一千,若仙品差一級,則佛心數減少量增加三倍。比如自己是仙人,殺一仙人則佛心數減少一千,殺一真人則減少三千,殺一修道人則減少九千,殺一普通人則減少兩萬七千。救人卻又不同,普通的救人不直接增加佛心數,要通過別人的感激反應出來。直接增加佛心數的只有救人性命的情形。天條規定救普通人一命佛心數加五百,高一級則加一倍,救修道人加一千,救真人加兩千,救仙人加四千,救神人加八千,等等。

        他想來想去不知道天條為何如此規定。救人還可以理解,仙品越高價值越大,所以增加的佛心數也高。殺人就不好理解,為什麼殺平民佛心減少那麼多,而殺神人反而少了呢?難道神界鼓勵殺伐以限制仙人數量?還是通過爭斗來促進大家修煉呢?想想也有道理,如果大家都是神,想殺對方估計也不容易,即使殺了說不定自己也損半條命。而殺平民就太容易了,如果不加限制,平民豈不象雞犬一樣?“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這大概也符合天道吧。

        又想了一下,他忽然心里一驚,自己殺了兩千倭寇,這筆帳可怎麼算?雖然說殺了倭寇救了樂清百姓,但很可能殺人失去的佛心數遠高于救人得到的佛心數。以後要小心了,輕易不能殺生,干脆裝進鎮妖塔,讓他們慢慢改造好了。

        當他回到雁蕩的時候發現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