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三十章 赴任

         

        葉昊天過了天台,一路行去,依舊是山青水秀,風光旖旎。只是行人村落越來越少,偶而見到幾個人也是衣衫襤縷,面有菜色。好多地方已經荒蕪了。上好的土地無人耕種,葉昊天心里很是驚訝。聽說沿海一帶倭寇橫行,沒想到危害這麼嚴重。

        到樂清縣城的時候已是八月初的一個下午。但見城垣破舊,死氣沉沉,城門口連守門的兵丁都沒有。他策馬緩緩進城,只見行人寥廖,十室九空。不久來到縣衙,發現衙門也破舊不堪,似乎曾被火燒過,有的房子連屋頂也沒了。

        衙門前倒是站著一個老兵,似乎好久沒見人來了,有氣無力的。這時候看見葉昊天過來,臉上恢複了點神氣,問道:“作什麼的?”

        葉昊天故意板著臉道:“我是新任縣令,還不速速打開大門,將所有人等招集到二堂議事!”

        老兵面現遲疑,葉昊天將公文在他面前一晃。他瞄了一眼,急忙上前施禮,嘴里說道:“老爺恕罪,這里數月無人前來,實在沒想到是老爺駕到。”說話間將大門打開,領葉昊天進了二堂,又跑出去招呼人過來。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的道:“又有新老爺來了,唉,還這麼年輕!”

        葉昊天叫住他,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老兵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道:“老爺,沒什麼,我是說大家都在盼著老爺來呢!”

        葉昊天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透出一縷神光。那人撲通跪下,道“老爺,過去三年之間,一共有十個縣令來此,沒有人呆足半年以上,大多另謀他職而去,有兩位老爺矢志為民,結果…結果為倭寇所害,唉…,好慘阿!”

        葉昊天沒想到情形這等嚴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築城

         

        縣城的人氣已經有了。有了糧食,短期內的生活也不用操心。葉昊天現在想的是如何築城。他現在的實力殺幾個倭寇固然沒問題,但必須給本縣的百姓留下保障,即使將來自己不在,百姓也能夠自發抵禦外侮。一道堅固的城牆就是很好的保障。

        王吉已經召集了兩千人,就等他下令開工了。他卻吩咐等等,令所有人上山采石,又派大批人員建窯燒磚。

        葉昊天先圍原來的城牆走了一圈,發現城牆矮小,厚度不夠,而且殘缺不全,已經沒有修補價值。除了西面一段緊靠金溪還可以借用,其余都要推倒重建了。

        他花了一天的時間勘查地形,發現縣城可以適當擴大一點。回來以後他畫了個圖形,確定城牆北面靠山而立,東面向外擴展三里,抵達銀溪,西面借用原來的城牆,南面向外擴展一里,東南西北各設一個城門,門上建城樓,各門道內設閘門,門外有甕城,沿城牆建有供作戰用的敵樓十座,供射箭用的雉堞一千個,城牆高一丈五尺,厚八尺。城外有護城河環繞,各城門外設吊橋。

        王吉看了倒吸一口涼氣,道:“這工程太大了,能行嗎?什麼時候能完阿?不如把原來的城牆修補一下算了。”

        葉昊天道:“千年大業,不能馬虎。如果照我畫的圖形修築,至少可保本縣五百年安甯。”

        王吉問道:“城牆主體用何結構?”

        葉昊天道:“外用青磚,內填方石,非常堅固,京城就是這麼造的。”然後讓王吉吩咐下去,先作准備。

        第一步是采石。附近山上石頭很多,但開采不易,搬運更加困難。一天下來,葉昊天發現才采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鎖魂

         

        葉昊天說了就做。他一提真氣穿窗而出,運起列子心法,一口氣禦風飛行兩百里,才覺得氣機不暢,停下來歇息片刻。很明顯,幾個月的功夫他的功力又增加了不少。過了一會兒,他將龜鏡握在手中再度騰空而起,一邊飛一邊察看有沒有危險。如此幾個起落,一個時辰後他已經抵達京城。

        蘭兒站在自己家的門前,心里非常激動,真想拍門大喊:“我回來了,你們出來阿!”。然而她喊不出,那樣一定會嚇壞家人。她跟著葉昊天飄身而入,來到父母休息的房間窗外。屋子里靜悄悄的,父母都睡著了。她一個人飄身進去,卻發現只是幾個月,父母明顯憔悴了很多,大概是為自己傷心過度吧。

        退出房間,她來到父親的書房里,找到筆墨,想留下幾句話,然而淚光盈盈,握筆良久不知道寫什麼。葉昊天取出兩顆自己煉制的補中益氣丹,道:“這個留給你父母,服用以後可以延年益壽。不愁將來沒有相見之期。”

        蘭兒接過去,美麗的大眼睛滿是淚水,對著葉昊天笑了笑,然後落筆寫了幾行字:“爹娘在上,蘭兒不孝,累你們傷心。我目前很好,現覓得靈丹兩顆獻上,服之可身體康健,壽比南山。望千萬保重,此後必有相見之日。蘭兒叩首。”寫完連同丹藥放在父親常用的桌上。

        然後她站起身來,四處尋找以前見過的那塊紅色的玉石。找了一會兒沒有找到,有點疑惑的道:“那塊玉放哪兒了呢?我也有七八年沒見了,還真不好找。”

        葉昊天將真氣凝聚到胸前的通靈寶玉,寶玉冷冷的沒有動靜,于是說道:“不用找了,不在這兒。”

        蘭兒很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鬼經

         

        離開櫻舟,日上三杆的時候,葉昊天來到翰林院,他封了十兩銀子送給守門人,說自己是羅開山的好友,請給查一下羅開山的住處。那人進去好大一會兒才出來,手里拿了一張紙,道:“今天大年初一,誰不在家歇著阿,幸虧還有兩個人留守,好不容易查到了羅大人的住址,就這上面寫著呢。”

        葉昊天接過來,謝過那人,然後請指點如何前去。

        羅開山的家並不遠,在一個幽靜的小院里。葉昊天遞上名貼,有人跑進去稟告。不一會兒,羅開山急匆匆的走過來,一把拉住葉昊天的手,道:“賢弟,你怎麼來了!快請進來!”

        葉昊天笑著道:“大年初一,小弟無處可去,只好來找兄長聊聊。”

        羅開山請他進去坐下,問葉昊天別後的經過。

        葉昊天將赴任、殺賊和築城的經過一一道來。羅開山聽得津津有味,忽然歎了口氣,道:“唉,愚兄在這里渾渾噩噩,如行尸走肉一般。好生羨慕你阿!”

        葉昊天問道:“但不知朝廷情況如何?”

        羅開山擯退家人,低聲道:“如今皇上年老仍不自持,不知哪里請了幾個妖道,供奉在宮里,說是要長生不老,每天不理朝政。朝廷大權落在宦官王希及兵部尚書劉衡的手上。現在是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無人敢說一個不字。去年禮部尚書說了幾句話,希望聖上尊崇儒家遠離佛道,結果滿門上下染上瘟疫,沒一個活下來,好慘阿!”說起這些,羅開山就收不住口,越說越是憤恨,最後一拳擊在桌上,將桌子擊得粉碎。

        葉昊天道:“如今之計只有虛與蛇委,徐圖良策了。”

        羅開山用腳將破碎的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南遷

         

        夜幕降臨的時候,葉昊天繼續禦風而行。飛了兩天,他摸到一些竅門,能夠節省內力,一次起落可以飛過三百里。

        不到兩個時辰他已經到了長安玉店的門外。玉店還沒熄燈,王萬石正在里面盤點。葉昊天進去的時候他幾乎吃了一驚,待看清是店主,立即很高興地請他到後院,並招呼家里人過來。剛好王小石也在,他將洛陽分店暫時關了,特意回家來過年。

        葉昊天問道:“店里生意還好吧?”

        王萬石回答:“生意別提多好了!到目前為止已經賺了三千一百萬兩銀子!好的簡直令人擔心。”

        王林道:“最近幾天好象不太對,有幾個身著道裝的人在周圍轉來轉去,只怕心存歹意。護店的張師傅上前試探過其中一人的功力,卻沒試出來。”

        葉昊天聽了大吃一驚,急忙取出龜鏡觀看,發現暫時還沒有凶險,吩咐所有人收拾行禮,准備連夜撤走。眾人一下慌了手腳,不明白發生什麼事。

        葉昊天道:“不要急,今夜沒事,明天天不亮就走,城門一開立即離開長安。”。然後他問道:“你們想到哪里去?願不願到南方定居?比如蘇州?杭州?”

        眾人聽了眼睛一亮,王老漢道:“我感覺最近身子骨很結實,看來還能多活二十年,大家就到南方去住幾年吧。”當夜全家都在忙碌,看看有什麼東西要帶。

        葉昊天反複叮囑:“空身上路,只要有銀子,什麼都能買!”

        王萬石將銀票交給他。他取了兩千萬兩,剩下的還給對方,並讓王林連夜去找雕玉的師傅“藍玉王”,通過“藍玉王”給玉工和護院每人發兩萬兩銀子,就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海塘

         

        天亮的時候,葉昊天取下面具離開長安,這天才正月初六,他還有十天的時間可以在外游蕩。由于不用趕路,他沒有騎馬,也沒有禦風,就那麼輕松的散步在長安到洛陽的路上,放松自己享受這片刻的安甯。

        他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無數的正派仙人、大德高僧都哪里去了?為何讓九陰教獨大?比如青城派,目前功夫最高的是自己的師傅青陽真人,而青陽真人的功夫還不如自己。難道青城就沒有高手嗎?不是。青城建派千年來三十余人成仙,如果有兩三個在世根本不用擔心九陰教。問題是他們成仙以後到哪里去了?難道這世上就沒有得道的仙人了嗎?如果說成了仙就能脫離此世,為何九陰教的妖人卻還在此作孽?

        他忽然想起身上的龜鏡可以查知妖人,不知道能不能查到正派的仙人,趕緊取出查看,左看右看半天也不行。妖人來時龜鏡顏色變黑,如果仙人來了大概龜鏡要變白了,可是龜鏡本來就是白的,已經無法再白了。看來仙人可遇不可求阿,就象前次遇到的高僧和聖母。他又轉念一想,高僧和聖母曾經指點過自己的修行,不也是在變相制約九陰教嗎?天道循環,因果報應,相信九陰教總會有覆滅的時候。想到這里,他心里輕松了很多。

        接著他用龜鏡察看了一下王家的十余口人,發現他們都活得好好的,不由放下心來。然後他一邊走一邊念誦黃帝陰符經。很虔誠的念了十遍以後,葉昊天感覺這經對自己的修行也有好處,決定以後有空就多念。

        四處無人的時候,蘭兒現出身來,感激的道:“公子,謝謝你。這經真的有效。以前我全身的奇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通經

         

        葉昊天在縣衙的內宅擺了陣法,練功的時候不想有人打擾。今晚他特意又檢查了一遍,確保陣法沒有漏洞。然後打開水晶棺,另一個美麗的蘭兒安祥的躺在棺中,就象睡著了一樣。他輕輕將其托起,平放在床邊,暴露出白玉般的手指、腳踝。他三根手指搭在春筍手的脈門處,仔細察看六陰絕脈的情況,發現蘭兒的本體六條陰脈在合穴的地方都幾乎斷了,本來是經脈的地方成了肌肉,就象一道溪水從山上流下,流到山腰忽然為山勢所阻,停在山谷中無法宣泄。

        他對蘭兒的靈體說:“盤膝端坐,沉肩垂肘,舌抵上顎,意守丹田!”蘭兒聽話的飄進床里,在本體旁坐了下來,精神集中于丹田。

        葉昊天先運集功力念了三遍黃帝陰符經,將她的六陰脈氣鼓蕩起來。然後腳踏禹步,一指點在蘭兒左手大指內側的少商穴,一股渾厚的真氣從少商上行,經魚際、太淵、經渠、列缺、孔最到合穴尺澤,停在那里難以繼續上行。他催動真氣,先將尺澤穴的經氣大幅提升,然後在來回沖擊了無數次,將原來阻斷的經脈沖出一條狹窄的通道,然後將通道逐漸拓寬,最後跟正常人一樣。半個時辰後後真氣終于暢通無阻,一路上行,終止于中府穴。至此,蘭兒的左側的手太陰肺經已經完全暢通。接著葉昊天又一指點在她右手大指內側的少商穴,半個時辰後,右側的手太陰經也通了。這時他覺得有些疲倦。

        休息了盞茶功夫,葉昊天又將食指點在她左側足大指內側的隱白穴,真氣經大都、太白、公孫、商丘、三陰交、陋谷、地機諸穴,停在合穴陰陵泉。他繼續催動真氣,在陰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仙機

         

        八月時節,秋高氣爽,葉昊天來到雁蕩山下。游人稀少,所以蘭兒也現出身來。

        一路踩著苔痕遍布的石徑,兩旁是危岩秀峰,幽谷絕境,樹木參天,幾只鳥兒在婉轉地輕唱,一派世外桃圓的景象。循溪漸進,不久便到了靈岩寺。

        靈岩寺前有形如飄揚大旗的展旗峰,後有形如屏風、五色相間如彩霞的屏霞嶂,西有陡峭如柱孓然風物之中的天柱峰和孤拔清俊的獨秀峰。抬頭望去,只見峰岩峭立,危峰亂疊,移步換形,或靈秀或雄奇,或如牧童、或如夕陽戀景、或如雄鷹振翅。繼續前行,時有空谷幽澗夾雜溪水潺爰,涼風送爽,連空氣也似濾過一般,散發著崖岩上松樹與花草的清香味兒。

        蘭兒輕歎一聲,道:“這里的山真美。不知道是哪位神仙雕刻出來的。”葉昊天沒有說話,他已經沉浸在這美妙的風景里。

        過了剪刀峰,繼續向大龍湫走去。大概千百年前這里曾有火山爆發,其噴薄出的岩漿覆蓋了荒草亂石的野徑,或青灰,或黃白斑斑。路旁就是深澗,澗邊斜著些蘆葦,水里映著竹影。沿澗深入,踏上云雨漠漠的徑行峽,遠遠看去,山坳里有竹橋一架、草舍數間。此時涼風不絕如縷,可以聽見山風掃過松樹尖的嘯聲,峭崖下溪流穿行在頑石間的淙淙聲。一路行去山坳里片片霧嵐騰起,而道旁的巨石再也遮不住大龍湫暢快淋漓的歡唱聲了。

        舉頭望去,落差六十丈的大龍湫瀑布宛如一掛銀簾自九天垂下,但到半空中時又騰空搖蕩,最終只輕輕地拂掃著潭面。

        蘭兒貼著岩壁,閉上眼睛,任風送來薄霧輕珠潤上臉面,傾聽著沿壁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修羅

         

        葉昊天站在湖邊,一直揣摩老者最後的兩句話,不能肯定那兩句是否與九陰鎖魂的解法有關,因為他不敢肯定老者是否聽見了自己的話。

        過了一會兒,眼望著翡翠般的湖水,他十分感慨的道:“蘭兒,這兒很安全,你再也不用擔心,不用擔心離開我十丈,你可以自由的彈琴,自在的散步,也可以下湖游泳。”

        蘭兒歡喜的道:“我好喜歡,山頂一點也不冷,風也不大。”

        葉昊天知道由于里外兩層大陣的作用,不單是仙、鬼難進,就連風霜雨雪也擋在了外面,這里四季如春,真的是名副其實的仙境了。

        蘭兒輕提裙擺,站在湖邊,雙腳落在水里,驚喜的叫道:“公子,這水還是溫的呢!”

        葉昊天也脫了鞋襪,將腳浸在湖水里,果然水溫適宜,不冷不熱,雁湖竟然是個諾大的溫泉。大概這里曾經是火山口,火山雖然停了,水溫卻依然很高。周圍的樹木長年青翠欲滴,緊靠湖邊的地方竟然有幾棵椰子樹,頂上還掛著碩大的椰子。

        他也好喜歡這里,看著蘭兒白玉般的腳趾,道:“如果你願意,現在就可以試試能不能靈體合一,我甯願永遠陪著你不再出去。”

        蘭兒神往了好一會兒,最後搖了搖頭,道:“九陰鎖魂沒有解掉,如果靈體合一,即使身體吃得消,妖道也會知曉。雖說他們無法進來,但天天守在外面我們也難出去。公子血仇未了,若是躲在這里,很難靜下心來,只怕道功再難進步。再說萬一他們殘害本地百姓,公子能忍得住嗎?”

        葉昊天點點頭,道:“難得蘭兒理解我,看來我們塵緣未了,不能逃避。”頓了一下,他接著道:“這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潘安

         

        王吉連夜統計縣里有遠洋經驗的人。第二天報了上來,共有三百余人,其中有兩個曾經遠下西洋,是非常難得的人才。

        葉昊天讓他把最好的十個人請過來。一個時辰以後,大家都來了,大多是精壯的漢子,有兩個年齡大些,大約五十多歲。葉昊天一一請教姓名後,知道那兩人叫李克和李瑞,是兄弟倆。王吉介紹說正是他們曾經在朝廷的船隊效力,不止一次的下過西洋。

        葉昊天道:“樂清依山靠海,陸路貿易比較困難,今後應該大力發展海上貿易。海上貿易可分為本國和遠洋。本國貿易距岸不遠,相對容易一些。遠洋貿易卻比較凶險,需要經驗。我們現有五條大船,我擬將三艘用作本國貿易,另外兩艘原赴南洋,大家看怎麼樣?”

        大家議論紛紛,多數人希望做本國貿易。李克卻道:“如果准備妥當,遠洋貿易並不可怕,而且往返一次可賺好幾倍的利益。“葉昊天問:“要作那些准備?”

        李克答道:“主要有三點,第一是人員的訓練,每船至少二十名船員,必須經過一個月的訓練;第二是海圖,我們現在沒有詳細的南洋海圖;第三是防海盜,建議在船上加一門炮,另外派武林好手坐陣。”

        葉昊天點頭道:“好!炮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昨天我到船上看過,每船有三門大炮,應該夠了,別的再想辦法。”說著提筆寫了張告示:“本縣因海上貿易所需,招聘功夫好手三十人,每人每月三十兩銀子;炮手三十人,船員一百人,每人每月十五兩銀子。”因為有五只大船,他想給每只船配備五位功夫好手,六個炮手,二十名船員。每人每月十五兩銀子的待遇已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