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二十章 儒仙

         

        鄉試在兩個月之後,張成已經天天在溫習功課。好多天來,他一直很用功,搞得茶飯不思,人似乎也消瘦了一圈。家里人都很是擔心。

        葉昊天卻似乎神采一日好過一日,大家都很欽佩。這不,張員外已經來請教秘法了。

        葉昊天取出一粒自己煉治的補中益氣丹交給他“這個給張成服下”,並沒有說明丹藥的功效。張員外對他非常信服,立即拿給兒子去了。

        一個時辰以後,張成跑了過來,叫著“大哥,這是什麼丹阿,我服了以後渾身是勁,到處熱呼呼的,多少天的疲勞一下消失了,連腦子也清楚了很多!”

        葉昊天笑著說“這就對了,溫書要勞逸結合,身體是根本,脾胃好才能中氣足,中氣足才能神氣旺,神氣旺才能智力增,學習起來方可以事半功倍。”

        又對跟進來的張員外說“這兩天我要出門一趟,鄉試的時候我會回來。”張員外問他行止,他說還沒確定。

        第二天一早,葉昊天就出了門。離開長安五個月了,他要回去看看。走在長安大街上,老遠就看到玉店的門口聚了很多人,里面人更多,簡直擠得風雨不透,估計大多是前來欣賞的。原來的五六間店面顯得太小了。

        葉昊天看了看周圍,旁邊是一家布店,店面不小,約有七八間,生意倒是一般。看到玉店的管家王萬石實在太忙,他就沒有過去招呼,悄悄從側門進了大院。

        進門看見王千石林在搬運東西,葉昊天叫了一聲,他回頭看見,趕忙停了下來,高興地說“先生,您可回來了,全家都在惦記你呢!真是太好了,我去把大哥叫來。”

        “不了,讓他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鄉試

         

        此後的一個多月,葉昊天一直閉門修煉煉神還虛的功夫。他從外空間接收了很多能量,現在已經能禦風行空上百里,達到了真人界第十五層太黃翁重天的功力,只差三重就達能到仙人的境界。然而他明白,行百里者半九十,越到後來越是艱辛,一點也不能掉以輕心。

        五月六日,他回到太一鎮的張家,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張成。張成還在書房里用功,只是臉上再沒有一絲倦色,代之以一層淡淡的色澤,那是中氣充足的表現。

        張成一見他就跳了過來“大哥,你給我服的丹藥太靈了,我這兩個月看的書比過去兩年都多,實在太謝謝你了!”

        葉昊天勸勉他道“兄弟,你年輕好學,勤奮用功,將來前程遠大阿!”

        張成擺擺手“我的學識不及大哥的十分之一,若是我前程遠大,大哥就是如日中天了。”

        葉昊天只是笑了笑,道“兄弟,我跟你還有不同,我不會一輩子入仕。不過讓我們一起努力,先過了眼前這一關”。

        五月初七,張員外親自跟兩人一起來到長安,找了幾間上房住下來。此前李知縣早已將兩人的名字報了上去。兩個人只是去看了看考場位置。一切安排妥當,只等考試開始。

        一般科舉考試分為高低兩級,低一級叫“鄉試”,高一級叫“會試”和“殿試”,會試和殿試可以算作一個級別。科考每三年舉行一次,稱為“大比”;鄉試在前,每逢子、午、卯、酉年舉行;會試在後,每逢辰、戌、丑、末年舉行。

        鄉試在各省省城舉行,由專命的主考官主持。凡國子監生及府州縣學生員學成者、儒士未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秦淮

         

        十天以後,葉昊天和張成出發赴京趕考。出門的時候,張員外千叮嚀萬囑咐。葉昊天安慰老人說“一切有我,敬請放心。”

        從長安到金陵路途遙遠,如果是步行最少要兩個月。所以兩個人都騎馬趕路。由于服了補中益氣丹,張成的身體也輕盈了許多,乘馬也不是一見難事。大概是初次出遠門,他的臉上掩不住的興奮。

        兩人走走停停,沿途欣賞路邊的美景。正是初夏時節,萬物生發,生機盎然。鳥兒在耳邊輕啼,野兔在馬前飛跑,一路行來,絲毫不覺寂寞。

        一個月以後的下午,終于來到了江邊,對面已經可以看見京城了。等待渡船的時候,葉昊天發現了一個熟人,竟然是岳麓書院的好友羅開山。一年多不見,他本已魁梧的身材更加結實,眼睛里多了堅定的神采。在書院的時候,葉昊天戴了面具,所以如今遇見了也不便上前貿然相認。

        渡船終于來了。百來人一齊上船,船夫慢慢將船撐離岸邊,向對岸劃去。江水奔騰,夕陽斜照,浪花飛濺,飛沫遠逝。忽聞有人高聲吟唱“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聲音高亢有力,回頭一看原來是羅開山,吟唱到此頓了一頓。葉昊天接著唱道:“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歌聲未停,羅開山已經走了過來“兄弟,認識一下。我是羅開山,進京趕考的舉子。”葉昊天趕緊伸手過去“我是李昊,請多包涵。”“李昊,這名字跟我一個同窗一樣阿。”羅開山有點驚訝地說。

        葉昊天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茅山

         

        葉昊天回到旅店,張成和羅開山還沒睡,都在燈前翻開經書溫習,同時也在等他。看見他回來,張成倒沒有奇怪,因為心里早認定他是神仙。羅開山卻打量了他幾眼說“兄弟。你能登萍渡水,端的是功夫不凡阿。”葉昊天只是笑了笑,反問道“羅兄,我看你氣宇軒昂,大概也煉過功夫巴?”

        羅開山沒有否認,沉默一回兒說道:“我是大宋名將羅延慶的後人,當年先祖跟隨楊再興戰死在小商河,後來我輩就棄武從文,但家傳的功夫不敢或忘,男子必須習武數年,到一套羅家槍法掌握後才准出門。”

        葉昊天說“近年來沿海各省倭寇橫行,等兄台金榜題名之後最好能外放到東南一帶,那樣你就有用武之地了。文武全才,國家棟梁阿!”

        “是阿,我也這樣想。”說到這里,羅開山的眼睛里放出一縷神光。

        離會試大考還有十多天,葉昊天跟兩人說要出去轉轉,屆時會前去考試。毋需擔心。

        他騎馬出了城,向東南方向而去。

        離城八十里有一座道家名山……茅山。茅山的得名離不開三茅真君,那是是道教尊奉的三位仙人……茅盈、茅固、茅衷。茅盈之名,始見于漢代緯書,說他十八歲入恒山學道,積二十年,道成而歸,回來時父母尚存,見了他大怒:“為子不孝,不親供養,而尋逐妖妄,流走四方!”舉棍痛打。茅盈跪謝……其父大怒不已,木棍斷成數十段,……其父一驚停下。”問他:“你說得道,能不能使死人複活?”茅贏說:“如果死人罪重惡積不可複生者,即不可起也,若無罪無惡橫受短折者,即可令起也。”後來茅贏與父母宗親辭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會試

         

        科舉始于隋朝,所謂“科舉”即分科舉人之意。隋朝設置“志行修謹”和“清平干濟”二科,選拔官吏。煬帝繼位後,因其好文學,于大業二年始試策置進士科,打破門第等級,以考試取士。唐朝承襲隋代科舉制又有改進。武則天時期,每年進行一次考試,漸而進士科成為風尚所鍾。當時,每年參加禮部試的士子多達千余人,而考中進士者僅三十余人,可知考中進士是件十分不易之事。宋代以後,對考試的管理更嚴格規范,考卷采用糊名法,防止舞弊。

        七月初六日,早上一起來天氣就很熱,沒有一點風,每個人都弄得汗流浹背。葉昊天三人來到應天府會試考場。

        考場大門邊站了幾個兵丁,正在核對身份,檢查有沒有攜帶做弊的物品。檢查很細,有時候還要求舉子們脫下鞋子看看。大門內有幾十排長長的房子,被分隔成一個一個的小閣,每個閣子大約五尺見方,只能坐一個人。

        三個人經過檢查後魚貫而入,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走了進去。

        葉昊天看看小閣,感覺還比較乾淨,門邊有個書桌,已經放好了筆墨紙硯,後面有一把椅子。他在座位上坐下,將紙張攤開,硯台磨勻,一切妥當,靜等開始。會試分三場,每天一場,今天只是頭場。

        沒多久但聞一通羅響,有人過來發下試卷。葉昊天打開發現是書藝三篇,每篇限五百五十字,不能超過八百字。不滿三百字者下科不得再考。身為儒生,每個人對>都不陌生。葉昊天博聞強記,不單能倒背>,還非常清楚曆代各家對此書的疏注。他平心靜氣,運筆圓潤,一字一劃地寫了三篇。完了一數,竟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殿試

         

        三天以後是放榜時間。據說准確時間是下午未時,可是上午就有人早早聚集在禮部門前。午時過後,葉昊天也被張成和羅開山拉了去。大家望眼欲穿,焦急地等待著。終于有三人從大門里走出來。前面兩個兵丁開道,後面一個官員手里捧著一卷紅紙。人群呼拉圍了上去,開道的兵丁讓大家讓開,然後幫那人將紅紙張帖上去。

        數百名舉子和圍觀人群齊齊將目光聚集在榜上。榜上約有一百多人,排名不分先後。榜剛剛貼出,葉昊天眼中神光一閃就看見了自己的名字,所以只是站在人群外面等著。張成和羅開山向前擠了半天,終于發現自己的名字也在里面。張成興奮地高叫“中了,中了!大哥,我們三人都中了!”。

        羅開山出來的時候抹了把汗,感慨地說:“十年寒窗,沒有白費阿!”

        葉昊天卻沒有感覺到困難。或許上天給了他滅門的災難,作為補償,也就給了他功名和修道的順利吧。

        這時候周圍有人痛哭起來。更多的人一句話不說,面色灰黯地離去。

        會試考中者,稱為貢士。成了貢士才能參加殿試,殿試錄取率很高,所以可以說一只腳已經踏進朝廷的大門。

        殿試定于七月十二日。那天天公作美,早上竟然下了一場雨,使炎熱的天氣一下變的涼爽。每個人都神采奕奕,尤其是將要參加殿試的“貢士”們。大家都穿上自己最滿意的服裝來到皇城文華殿。文華殿在金鑾殿的東面,殿內大紅的地毯,牆上掛滿了字畫,門楣屋梁上都雕刻了精美的花紋。

        巳時不到,禮部尚書和內閣大學士先來了。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孟婆

         

        乍聽噩耗,葉昊天耳邊如聞晴天霹靂,心中一震,滿腔柔情化作冰霜“不!不會的!怎麼會這樣?”

        老人一任淚水掛在臉上,用令人心碎的聲音說:“前天子夜,小女彌留之際,說有人今天會來,讓我把這個交給他。”說著用顫抖的手從衣袖中取出一封信,艱難地遞過來。“她一直沒說你的名字,只是說有人會攜帶佩玉過來。咽氣那一刻,她的臉上是那麼的無助和遺憾…,昨天已經葬在玄武湖中的櫻洲…她最喜歡那里…”此時老人嗚咽著再也說不出話來,眼淚嘩嘩地流著。

        葉昊天接過信,心中欲碎,一言不發,轉身騰空而去,轉眼飄至玄武湖上。低頭看時,有一個小州滿布櫻花,通紅一片。他落下身形,踏在花叢里。周圍萬紫千紅,落英繽紛。萬花從中有一座新墳,泥土還是新的,上面覆蓋了一片片隨風飄來的落花。花兒落入泥中,勿自不減沁人的芬芳。

        打開手里握皺了的信箋,上面涓秀的字體寫著“賤妾為六王爺幼女,名為朱蘭兒。自幼身懷六陰絕脈,幾度垂危。八歲蒙恩師皓梵神尼收歸門下,十年來功力漸增,六陰絕症眼見緩解。去年重陽時節,郊游茅山,有一道士出言無狀遭我呵斥,猶糾纏不休,爭執之間被我揮劍斬殺。下山之時忽見烏云翻滾,一道冷風拂過,頓覺渾身無力,遍體生寒。當時空中一個聲音傳來‘犯我門下,絕不輕饒,七月十五,預備後事!’。自那以後全身功力蕩然無存,六陰絕症日甚一日,雖有師傅和諸位師叔全力相救仍無絲毫緩解。師傅言我為妖物所禁,回天乏術。賤妾自知命不久矣,故而出游天下美景,但望死而無憾。二月西湖得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訪舊

         

        葉昊天又將墳原樣堆好,心想要不然只怕會被六王爺及其家人罵死。然後對蘭兒說“你跟我到溫州府樂清縣上任去吧,我小時候一直盼著,作個縣太爺多威風阿。”

        蘭兒高興地說:“好阿!我還沒有到過那麼遠,跟公子去游山玩水真太好了!”

        下午,葉昊天到了禮部,取了上任的公文。禮部要派兩個兵丁護送,葉昊天婉言拒絕,“此去路途僅有千里,據說路上比較平安。護送就免了。”禮部也沒再堅持。

        千里行程,時間卻給了一個月。葉昊天騎馬走著,心里覺得有點好笑。如果全力施為,他一口氣可以禦風行空上百里,千里行程可以在幾個起落後到達,不會超過兩個時辰。不過現在他甯願按驥徐行,佳人相伴,路途一點也不寂寞。一個月時間夠他好好游覽江南風光了。

        迤邐南下,來至蘇州,先到蘇州神劍坊。七個月過去了,劍坊變化不大,只是門內站了幾個彪形大漢,好象是請來的護衛。葉昊天進去的時候,店內人不多,夥計寶生正在給一個顧客介紹鐵劍。葉昊天一眼看出,那鐵劍不是古劍,大概是鐵中堂自己打制的。不過樣式好看,也比較鋒利,看來鐵中堂鑄劍的功夫提高了不少。

        看到葉昊天,寶生急忙將他請入內堂。鐵中堂停下手中正在敲打的鐵錘,將半成的鐵劍丟在冷水里,上來問侯。葉昊天問他“生意還好巴?”

        鐵中堂點點頭道“恩,我每月初一、十五各賣一次寶劍,每次五只,那時候來的人很多,買主相互加價,有時候從五萬兩硬是抬到十五萬兩,想少收銀子都不行。結果七個月功夫賣了七十把寶劍,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竹心

         

        從蘇州向南,正是江南水鄉,到處溪澗縱橫,綠草如茵,景色十分清幽。葉昊天徐徐而行,感到心曠神怡。

        大約行了三百里,經過莫干山下,但見滿山翠綠,異常清幽。

        “真漂亮阿!”蘭兒驚叫起來,聲音清甜得有如百靈。

        “好,我們去看看”。葉昊天爽朗地笑著說。

        沿階梯上行,進入莫干山,但見滿山翠竹,泉水淙淙,天宇澄朗,鳥語花香。葉昊天覺得自己從炎炎的夏天來到了一個清涼的世界。涼風吹過,清新怡人,神舒膚爽…

        “真想將來就在這清修。”蘭兒歡喜地道“我喜歡這里的竹子,你看阿,那麼直,那麼青翠。”

        葉昊天放眼看去,滿山遍野都是竹子,粗若碗口,青翠欲滴。他在竹林內走了幾步,發現竹子的排列似乎有點規律。好象某個方向的竹子相對要粗一些,一丈之間可以相差兩分。兩分不算多,一般人實難發現。

        他離開小徑在竹林間穿行。眼見周圍的竹子越來粗,越來越茂密,幾乎難以通過。他運出罡氣將竹子壓彎,竹林中間空出一個通道,然後輕提一口氣飄身前行。大約飄了數百丈,周圍的竹子有的已經齊腰粗細。通道在此終止了,前面的竹子密密麻麻結在了一起,行成一面竹牆,在他五成的罡氣壓迫下仍不肯分開。這時胸前的通靈寶玉忽然熱了起來,心里一動,竹牆後面應該有什麼寶貝。

        他抽出寶劍將竹牆砍出一個三尺寬的缺口,里面是一個兩丈方圓的空地。空地上有一道靈泉正噴湧而出,形成一個丈許大的水潭。潭邊卻有一個竹筍,高兩尺,粗約兩尺五寸。

        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十九章 佛緣

         

        由于功力飛速增長,又有美麗的蘭兒相隨,葉昊天但覺心中爽快,神清氣朗。要不是血仇未了,他真的是了無牽掛。

        離開莫干山,繼續南行,一路上發現有很多寺廟,道觀卻不多。“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江南的寺廟有大有小,大的如靈隱寺,九樓、十八閣、七十二殿,房屋千間,僧眾數千人。小的只是在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亭一閣,同樣別具風采。他對佛教了解不是太多,所以並沒有入寺禮佛。

        一路過杭州,奔天台,順金溪上行,但見峰巒滴翠,怪石遍布,步移景異,觸目成景。叢山翠谷中一天然巨石橫架天際,瀑水穿梁而過,直搗深潭,色如霜雪,勢若雷霆,原來到了被稱為‘天下奇觀‘的石梁飛瀑。

        遠處群峰環繞間似乎有個寺廟,遠遠望去白云繚繞,霧氣蒸騰。定睛看時,葉昊天赫然發現,白云之中有蓮花一朵,一個老僧跌坐在蓮花上,須法銀白,面帶微笑,那微笑竟是對著他的。雙目相接,老僧渾厚的聲音傳過來“小施主,你我有緣,請進廟一敘”,距離那麼遠,聲音卻如在耳邊。

        葉昊天但覺老僧面目慈祥,似曾相識,看起來象是修持圓滿的大德高僧,所以催馬過去。又行了一會兒,穿過兩條飛瀑,來到一個古老的寺廟門前,門上方寫著“國清寺”。古寺深藏在幽谷之中,位置極佳,北倚八桂峰,東靠靈禽、祥云兩峰,西依映霞、靈芝兩峰,五峰環繞,只在南面有個豁口,為通向天台縣城的通道。

        葉昊天走進廟門,首先看到牆上題了一首詩,“穿松渡雙澗,宮殿五峰圍,小院分寒水,虛樓半落暉。”仔細一想,感覺這詩描述的非常貼切。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