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十章 終南

         

        九月十九日,晨時,葉昊天告別眾人,催馬離開長安。

        向南五十里,抬頭望見終南山。終南山又名太一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簡稱南山,西起武功,東至藍田,千峰疊翠,景色幽美,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稱。主峰位于周至縣境內,高七千八百尺。據傳,周康王時,天文星象學家尹喜為函谷關關令,于終南山中結草為樓,每日登草樓觀星望氣。一日忽見紫氣東來,吉星西行,他預感必有聖人經過此關,于是守候關中。不久一位老者身披五彩云衣,騎青牛而至,原來是老子西游入秦。尹喜忙把老子請到樓觀,執弟子禮,請其講經著書。老子在樓南的高崗上為尹喜講授《道德經》五千言,然後飄然而去。

        離終南山五里有個太一鎮,葉昊天來到小鎮,看著街上和平安祥的人群覺得就象回到了自己的家,他家就在岳麓山腳下,同樣都是抬頭望山,高聳入云,環顧四周,小鎮溫馨。在大街上走著,忽然看到一個茶樓。他翻身下馬,將馬交給夥計。自己走了進去,有一個說書場,里面大概坐了四五十人,一個先生在前台大鼓一敲,正待開講。葉昊天在後排找了個位子坐下,茶博士送上香茗。說書人已經開始了:“卻說大唐盛世,有一蒲州人姓呂名岩,字洞賓,三次進士科考未中,沮喪之極來到長安酒肆,遇到了正陽真人鍾離權。真人見他有慧根,招洞賓入終南山,頃刻到一峰。真人請他喝紹先元和之酒,然後坐石談玄,傳授他《靈寶畢法》十二科。數年後呂洞賓得道成仙,飛升而去。”然後說書人進入正題“呂洞賓飛劍斬黃龍”。

        故事講得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一章 北宗

         

        葉昊天在張府大陣中跟張員外要了一間儲物間,把弄來的金銀珠寶放在里面,又擺了一個小陣將整個房間罩住。他不想把這些財富交給張家,因為這里離白云觀很近,這些財富有可能給他們帶來災難。再說偏僻的小鎮上,幾千萬兩銀子想花都找不到地方。他只是取了百兩黃金交給張員外,讓張家打點一切。

        秋高氣爽,白云悠悠。葉昊天游覽終南山,進山門就是樓觀台。樓觀台已不是一個簡單的樓台。自尹喜草創樓觀後,曆朝於終南山皆有所修建。秦始皇曾在樓觀之南築廟祀老子,漢武帝則於樓觀之北建老子祠。魏晉南北朝時期,北方名道云集樓觀,增修殿宇。進入唐代,因唐宗室認道教始祖老子為聖祖,大力尊崇道教,在終南山修建了規模宏大的宗聖宮。宗聖宮的牆壁上刻著王維的一首詩“太乙近天都,連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靄入看無。分野中峰變,陰晴眾壑殊。欲投人處宿,隔水問樵夫。”

        葉昊天一邊體味著那詩所描繪的悠閑清雅,一邊在樓觀台附近穿來走去,大概來的人太多了,胸前的通靈寶玉始終是涼涼的,沒有一點發現。

        沿著山道上行,不久看到一片樓觀,有重陽成道宮、遇仙觀、通仙萬壽宮、集仙觀、太一觀、玉華觀、白鹿觀等,大都敞開大門,任人進香,有的還有道人引導,隨意游覽。葉昊天看上去象個出游的仕子,每個道觀都進香觀禮,留下不菲的香火銀子,所以受到的待遇也是不俗。

        隨後他離開大路,向人跡罕至,山勢優美的地方行走。山上藥材很多,上佳的黃杞、白術、地黃、當歸應有盡有,他隨手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二章 王屋

         

        十月的長安天氣逐漸轉涼。明年科考的時間已經確定,秀才定在三月清明後的第二天,舉人定在端午節後的五月初八,進士在七夕節的前一天,七月初六。還有至少五個月的空閑時間。

        長安不是練功的最好地方,鍛煉飛劍難以全力施展。所以葉昊天決定遠行,到南方去過冬。

        他騎馬悠然自得地向東南而下,三天後到洛陽,問了方位,又行了兩個時辰來到王屋山下。王屋山號稱“天下第一洞天”,他無論如何都要前往拜訪一下。

        快到王屋山的時候,他取出一個面具帶上。把馬匹寄托給山下旅店,一個人徒步上山。但見峰巒疊嶂,氣壯勢雄,宮觀林立,泉瀑爭流、樹古石奇。主峰天壇高五千尺,相傳乃軒轅黃帝設壇祭天之所,世稱“擎天地柱”。軒轅黃帝于元年正月甲子在王屋山設壇祭天,統一華夏,三年後的八月十五日又在王屋山重會西王母,欣賞了天女宋妙英的仙歌仙舞,品嘗了西王母賜給的瓊漿玉液,這時的軒轅黃帝已經功成名就,十分羨慕和向往天上的神仙生活,于是就在王屋山建立上訪院,拜廣成子為師,最後得道成仙。以後每年的八月十五日,各路神仙、四方善士皆云集王屋山,這里的總仙宮便成為“五岳四瀆、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神仙朝會之所”。今年的朝會已經結束了,但山上還是時不時見到道士的影子。

        登臨絕頂,山風吹來,衣袖飄飄,遠望白云悠悠,黃河如帶,綠樹蔥蔥,風景如畫,葉昊天頓覺心曠神怡,心胸豁然開朗。

        天壇之頂有“老子煉丹池”。相傳太上老君曾在此煉丹。葉昊天圍著煉丹池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三章 蘇州

         

        第二天傍晚葉昊天就來到黃泛大澤的北面,他先在集市上寄托馬匹,並買了點心、飲水和衣服之類,然後到附近的小山上用乾坤錦囊裝了數萬塊山石,徒步走向大澤深處。他展開功力,在草尖上掠過,不久來到大澤中心地帶,找了個地勢略高的地方,拋下數萬塊巨石,搭起一個長寬十丈的平台。

        他又用石頭和雜草極其仔細地擺了個四正四隅奇門九宮大陣,將平台全部隱去。然後取出龜鏡查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一切准備妥當,他取出玉精,跌坐在上面,然後服下一粒龜髓丹,潛心修煉元神,一夜功夫,元神長高了一尺有余,已經有五尺高了。

        他飲了點清水,又服下一顆龜髓丹,這次練功的時間足有三天三夜。元神逐漸生長,已經能夠開口說話,聲音怯怯的有如童子。當他行功結束的時候元神已經有六尺余,快跟他一樣高了。

        服下第三顆龜髓丹的時候,他足足靜坐了九天九夜,這次元神終于長成,跟他自己一模一樣,面色白嫩,俊秀豐雅。

        接著他沒再服丹,只是催動元神,演練青城劍法。又過了半月光景,元神終于可以放出飛劍,劍光如銀,象一條銀蛇,在低空盤旋。又是十天,元神對飛劍的控制已經收發自如。這時他已經從真人界第二重天躍升到真人界第九重天,玄明恭慶天,恐怕比他師傅青陽真人的功力還高。由于藥物的補助,加上他以無上的智慧刻苦修煉,只是短短兩年的功夫,他修行的功力已經達到平常人修行的三百年,只差八九步就可以達到仙人了。

        下一步要練的是元神的身劍合一,這是煉神還虛,也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四章 列子

         

        葉昊天跟著那人來到一個閣樓上。閣樓地勢很高,站在上面可以看到四面的燈籠和人群。一個五十余歲的儒生看見葉昊天進來,連忙離座迎接。

        賓主落座,下人送上香茗。老者道:“賢侄才高八斗,不知道是哪里人士。”

        葉昊天急忙拱手謙讓:“哪里哪里,偶然猜中而已,小生長安人。”

        老者詢問道:“不知賢侄是否經過科舉?”

        “尚未,正待明年參加鄉試。”

        老人輕歎一聲道:“以你的才華進士亦有望也。然如今朝廷昏暗,恐不是入仕良機阿。”

        葉昊天道:“卻待先生開解。”

        老人飲了口茶,吩咐下人把門關上,接著道:“我見賢侄神清氣朗,必非小人之輩,就實話實說了。如今聖上昏潰,宦官權盛,奸佞當道,殘害賢良。老夫王獻臣,兩年前本為朝廷禦史,因名門蘇家被滅門一事說了幾句良心話,卻遭奸人當堂辱罵,聖上不加勸阻,滿堂文武噤若寒蟬。當時我決意退出仕途,告老還鄉。所以就建了這個園子。”

        葉昊天心下感動,面上不動生色地問:“不知當時辱罵先生的有什麼人?”

        老人走到門口四周望了一下,回來低聲說道:“大宦官王希及其死黨權臣劉衡”接著又歎息一聲道:“奸佞橫行,無人可制啊。”

        兩人聊了一會兒,頗覺投緣。葉昊天環顧四周見有不少書籍,他一向愛書如癡,不禁提出要瞻仰一番的要求。

        老人也是個書迷,能有人欣賞自己的藏書高興還來不急,尤其是這樣的青年俊彥。他對葉昊天招招手,道:“來,這里的書沒什麼,我還有一個藏書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五章 售劍

         

        三天以後,葉昊天將老人的藏書都看完了,閑暇之時只是在拙政園四處瀏覽,中園西面還有西園,西園以池水為中心,主廳是一座鴛鴦廳,北廳為二十六鴛鴦館,臨池養有鴛鴦,南廳因前面小院內植有山茶花稱十八曼陀羅花館。池東沿牆築有一條呈波浪形的臨水游廊,俗稱水廊。北半部池水環抱中有留聽閣、浮翠閣、笠亭、扇亭等建築。西園明靜幽雅,回廊起伏,水波倒影,別具意境。一邊游覽一邊感歎,蘇州園林真是構思精妙,獨具匠心。

        快到年關的一個下午,他走出“拙政園”,來到虎丘。

        虎丘位于蘇州城西北郊,相傳春秋時吳王夫差葬其父于此,葬後三日,有白虎踞于其上,故名虎丘山,簡稱虎丘。虎丘高不概云,深藏無形,“塔從林外出,山向寺中藏,岡嶺起伏,古木蔭翳,名勝遍布,池壑生風。”更兼得曆代名人雅士品題詩詠,加之神話傳說之渲染,以致也有“吳中第一名勝”之譽。蘇東坡稱“到蘇州而不游虎丘,乃是憾事”。宋王禹憑吊先祖,“一回來此便忘返”。

        虎丘山水相連、亭台錯落、殿宇參差、飛閣凌崖,古有賞景“九宜”、“三絕”之說,即山絕、景絕、池絕,春夏秋冬,陰晴雨雪,四時皆宜。

        虎丘正門是斷梁殿,入內經試劍石、真娘墓就可到達“千人石”。千人石後“別有洞天”內有劍池,其四周還有白蓮池、點頭石、云岩寺、冷香閣、第三泉、孫武子亭及虎丘塔等古跡。虎丘自古就為游覽勝地,山上一石一木都有美麗的傳說。

        虎丘最吸引葉昊天興趣的莫過于“劍池”了;古籍記載,闔閭墓即在劍池底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六章 禦風

         

        蘇州的春節很熱鬧。從初一到初三每天都有舞獅的隊伍從拙政園門前穿過。拙政園里也張燈結彩,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葉昊天注意到這時候“禁忌”也特別多。語言方面,凡是“破”、“壞”、“沒”、“死”、“光”、“鬼”、“殺”、“病”、“痛”、“輸”“窮”等不吉利的字眼,都禁忌說出口來。也忌嬰兒啼哭,因為啼哭是“沒頭彩”,兆示疾病、凶禍。故這一天即使小孩惹了禍,也不能打他或呵斥他,以免他啼哭不休。行為方面,端杯、盤、碗、碟要格外小心,不能打壞。不慎打壞時,在場的人就得馬上說上兩句吉祥的順口溜(如“缶(瓷器)開嘴,大富貴”等)來彌補。這一天米缸不能空著,以免一年之中有斷炊之虞。忌灑水、掃地、倒垃圾,這叫做“聚財”。最有趣的是,除夕蘇州人將大小水缸裝滿之後,就舉行封井儀式,用一個大的簸箕將井面蓋住,然後祭拜井神。初一日不能揭開簸箕,因為井水如財水,一揭開簸箕用水,財氣也就溜走了。

        王“前禦史”跟他越來越熟,似乎已經把他作為自己的子侄,除夕這天更是請葉昊天跟自己的家眷同宴。葉昊天難得跟王獻臣一家分享了春節的喜氣,畢竟歡樂是很難拒絕的。

        正月初八,葉昊天出門去找鐵中唐。他先找到老的鐵鋪,看到門口留了張字條,上面寫了新店的位置。葉昊天順著字條的指示找去,在蘇州人氣最旺的大街拐角,找到了鐵中堂和夥計寶生。店面明顯寬敞了很多,難得的是後院也不算小,住三五十人沒問題。有幾間房子已經改成了鐵器的作坊。店鋪還沒有名字。葉昊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七章 蘭舟

         

        早春二月,紅杏初發,煙雨霏霏,芳草新綠。葉昊天撐著一把傘漫步在西湖蘇堤。蘇堤南起南屏,北接曲院風荷,橫貫南北,全長五里。蘇軾任杭州知州時,開浚西湖,取湖泥葑草築成蘇堤。堤上有映波、鎖瀾、望山、壓堤、東浦、跨虹六橋,古樸美觀。堤旁遍種花木,桃紅柳綠,景色迷人。

        他緩步而行,薄霧中西湖如同剛剛蘇醒,新柳如煙,飛鳥和鳴,水波瀲灩,船帆點點,山色空蒙,青黛含翠。“蘇堤春曉”真不愧“西湖十景”之首。

        西湖永遠是一首詩,一幅天然圖畫,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不論是多年居住在這里的人還是象葉昊天這樣匆匆而過的游人。

        葉昊天收回雨傘,一任霏霏細雨灑在臉上,他已經迷失在這無邊的春意里。

        忽然遠處傳來似有似無的琴聲,如怨如訴,如泣如慕,余音嫋嫋,不絕如縷。細雨霏霏,琴聲嗚咽中,葉昊天但覺薄霧清寒,春愁無盡。

        他運功于耳,凝神細聽,原來琴聲來自遠處的一個畫舫。聲音不斷傳來,原來是蘇小小的名曲“妾乘油壁車,郎跨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子銜泥春色去,紗窗幾陣黃梅雨。斜插玉梳云半吐,檀板輕敲,唱徹《黃金縷》。夢斷彩云無覓處,夜涼明月生南浦”。琴聲婉轉,無盡憂傷,無盡溫柔。

        葉昊天情難自抑,抬手折下一段柳枝,撚出一只柳笛,放在唇間,合了李賀的一首詞“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珮。油壁車,西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笛聲嫋嫋,千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八章 孤墳

         

        葉昊天途經長沙,決定進城看看。古城依然如舊,城牆高聳,旌旗獵獵。有幾個少年正在空地上放著紙鴛,五顏六色,高高地飛在天上。

        沿著大街前行,葉昊天發現原來繁華的路段冷清了很多。街道的盡頭只有幾個老人擺弄著小攤,過往的行人非常少。再遠處就是蘇府。蘇府原來的高宅大院已經蕩然無存,只留下斷垣殘瓦,滿地狼籍,雜草叢生,一片荒蕪。幾只烏鴉在“呱呱”地叫著,似乎在告訴人們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葉昊天在一個賣糕點的小攤前停下來。看攤老人招呼著:“小哥,坐下歇會兒阿!”

        葉昊天翻身下馬,找了個小凳子作下,要了幾塊糕點。

        “老人家,前面什麼地方,怎麼那麼荒涼”,他開口問道。

        老人瞄了一眼,搖了搖頭“唉,那是頂頂有名的蘇家阿,長沙城誰不知道?誰想到兩年前一場大火,沒一個人逃出來。大火過了半個月,有人進去看了一眼,結果回家就倒下,第二天就死了。只到半年以後,才由官府出面進去收拾。滿地白骨呀,分不出人來,最後只好葬在一齊了阿。”

        葉昊天強忍悲痛,接著問“葬在哪里了?”

        老人用手一指“那兒,就在原來蘇府的中間。”

        葉昊天滿腦子都是森森白骨的樣子。他隨手給了老人幾兩銀子,讓老人將糕點每樣用紙包了些。然後轉身離開。走到遠處,又買了些香燭火紙。

        夜半時分,天邊掛著半輪殘月,天不算很黑。葉昊天來到蘇府遺址,在雜草叢中走了一會兒,找到一個大大的墳塚。土墳三尺,蒿棘滿布。他將雜草蒿棘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十九章 童試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葉昊天在朦朦細雨中回到終南山下的太一鎮。張家也剛剛掃墓回來。看見葉昊天,張成先跑了上來,拉住葉昊天的手說:“大哥,你可回來了,你的名字已經報上去了,明天我們一塊去縣里考試。”

        “好阿。”葉昊天答應著。

        當晚吃了點便飯。張員外說:“早點休息,中了秀才回來再大擺宴席!”全家上下都早早休息。整個張府靜悄悄的,生怕有什麼聲音驚擾了兩人。畢竟這樣的小鎮中個秀才也是大喜事了。

        夜深人靜,葉昊天端坐用功。跟那黑衣人相比,自己的功力還差得太遠,幸虧是有了陣法的幫助才逃過一劫。再遇上時就不好說了。當務之急是繼續煉神還虛的修煉,只有早日達到飛升的境界才能進退有據,到那時是飛升還是留在塵世都可以從容選擇。

        他將心神甯靜下來,一點靈光集中在上丹田,設法將天頂打開,將身體跟整個宇宙溶為一體。

        幾個時辰過去了,忽然一聲雞啼傳入耳中,睜眼一看,東方已經泛白。不久張府的人出來了,里里外外的忙碌著。天剛蒙蒙亮,張成就跑了過來“大哥,要走了,你准備好了嗎”

        “准備什麼阿?”葉昊天笑道。

        “也沒什麼阿,呵呵。”張成也笑了“要用的筆墨爹早就准備好了,張升會給我們背著,我們三個人走著去。”

        說完讓張升頭前領路,三個人出發了。張升大約十五六歲,腿腳麻利,背上背一個小包袱,大概包袱很輕,走的時候還一跳一跳的。

        “張升,走穩點,別摔壞了硯台!”張員外站在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