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全本小說]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道緣儒仙 作者 : 鬼雨 (全書完)

正文 第一章 蘇府 (1)


         

        岳麓山下,黃昏,冬日的夕陽真如一個衰弱的老翁,盡管西天仍是紅云一片,但是卻沒有絲毫熱意。幾棵合抱的老松,在寒光朔氣之中巍然挺立,好一派蒼勁之氣,松濤似海,北風如刀,那些許陽光更談不上絲毫暖意了。

        然而山麓邊,清溪叢木之後。卻露出一角茅屋來。一個少年正坐在屋旁大石上讀書,約有十七八歲,生得劍眉星目,唇朱齒皓,端的是個俊美絕世的佳公子,只見他捧著一卷書,神色悠然地朗吟道:“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歐陽修端的是絕代驚才——”

        正在這時,忽然一個女子的聲音從屋中傳出:“昊天,吃飯啦——”茅屋門呀然打開,竹門開處,一個四五十歲的婦人走了出來。這婦人面如滿月,慈藹可親。

        少年走進屋里,桌上菜蔬雖全是素菜,但是香氣四溢,熱氣騰騰,上首坐著一個年約五十的老者,老者頭發灰白,頷下銀髯數縷,面色都紅潤得緊,而且目光奕奕,絲毫不見老弱之態。

        老者橫了他一眼,對看書的少年道:“天兒,你在看什麼書?”少年答道:“爹,我在看北宋詞選,這些詞真好極啦!”老者笑叱道:“什麼?又在看這些閑書,我們家什麼時候能出個進士阿?”

        婦人笑道:“你自己呢?整天鑽在金石堆里,到現在還是個秀才”。雖是板著臉孔,但是掩不住她本來的慈祥面目。

        老者掀著胡子對少年笑道:“你娘真是啰嗦。”

        婦人道:“誰說我啰嗦?”

        老者笑嘻嘻地咽了一把口水,低聲道:“我還沒說完呢,我是說‘你娘真是啰嗦得可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TOP

正文 第一章 蘇府 (2)


         



        少年緊握左手,一步一回頭的跟著父母走著。周圍人越來越多,街道越來越繁華,大約行了兩三里路,周圍忽然甯靜下來,忽見街邊蹲著兩個大石獅子,一個獸頭大門,門前列坐著十來個華冠麗服之人。正門卻不開,只有東西兩角門有人出入。正門之上有一匾,匾上寫著書“蘇府”兩個大字。

        還沒到門前,就有人叫起來:“快告訴老爺太太們,三姑奶奶和葉姑爺回來了”

        少年一家人跟著其中的一個人,不進正門,只進了西邊角門。走了數十丈,進了垂花門,兩邊是抄手游廊,當中是穿堂,當地放著一個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轉過插屏,小小的三間廳,廳後就是後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間上房,皆雕梁畫棟,兩邊穿山游廊廂房,掛著各色鸚鵡,畫眉等鳥雀。台磯之上,坐著幾個穿紅著綠的丫頭,一見他們來了,便忙都笑迎上來,說:“剛才老爺太太們還在念著,沒想這麼快就來了。”于是有人爭著打起簾籠,一面聽得人回話:“三姑奶奶和表少爺都到了。”

        進得庭來,但見兩列茶幾擺開,幾個錦袍華服的老爺太太紛紛站起來,爭著過來問侯,七嘴八舌,一時簡直無法回話。稍微靜下來片刻,昊天被父母領著一一跟諸位長輩見禮。五年前來的時候少年還小,分不清楚誰是誰,這次他終于明白了,哪個是大舅舅,大表哥,也知道了天下聞名的蘇家七進士。“怎麼沒見老爺子啊?”昊天的媽媽問。蘇家老太太十年前就去世了,只有老爺子在,今年已經九十九歲了,是六十年前的進士,聽說最近依然精神矍鑠。

        “老爺子閉關了,最近不知道在修煉什麼。兩個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章 大劫

         

        門外諸人魚貫而入,盯著葉昊天淚光森森慘淡的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老人將手放在桌上的銅碗上。那個銅碗據說是祖上傳下來的,沒有人敢動過。老人將銅碗左擰三圈右擰兩圈,但聞院子里一聲巨響,估計整個長沙城都能聽見。一個巨大的禮花噴上天空,五顏六色久久在天空盤旋。

        老人道:“我們蘇家大劫已至,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說話時候外面進來數十個彪形大漢,為首的道:“老爺,不知道有什麼事?“老人看著這些家丁,還沒回答,又進來五六個高矮不一形態各異的人,其中一個身著一身麻衣,面色嚴肅,在那里一站,就象一尊佛像。看到他,老人不禁稍微舒了一口氣,道“孫師傅,沒想到能見到你,你云游四海,能夠趕過來,是我們全家之幸啊。”

        百十人都看著麻衣人,不知道他是什麼人。

        麻衣人淡淡的道:“孫仙屏願為老爺效勞”。

        眾人哄然一聲,“孫仙屏,二十年前的武狀元,十年前中州論劍的十大高手之一”,“這下蘇家有救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

        孫仙屏鄭重的道:“我是禁閉呼吸從外面來的,大門以內二十丈已經滿布九幽白骨散,沒有人能夠出去了。”

        “九幽白骨散”,江湖三大絕毒之一,眾人臉上一片絕望。忽然起了一陣風!

        大家看見兩個綠衣小厮抬著一個大紅的棺材,正向這邊緩緩走了過來。兩個小厮十八九歲的年紀,青白臉,吊客眉,高高瘦瘦的個頭兒,乍看上去真像吊死鬼似的。棺材里不斷冒出淡黃色的煙霧。一個家丁沖了出去,還沒到棺材十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章 書院

         

        正月初九。大雪還未化盡,岳麓書院門口聚集了上千的學子。這些學子都是全國各地趕過來的。大多是湘贛人士,也有川陝豫皖的書生,甚至有人不遠萬里從嶺南趕來。因為岳麓書院為天下五大書院之一,每界的進士大比都有十余人入圍,在百人的進士中比例極大。所以天下聞名。書院收費極貴,三年學習要交五百兩紋銀,單是報名費就要十兩銀子。然而每年想入岳麓書院的人還是有幾千人,畢竟一旦高中進士,飛越龍門,就可以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但想進書院卻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每年岳麓書院只收兩百人。

        今年已經報名的有兩千八百人。外面的千余人是還在等待報名的,估計總數將有四千人。葉昊天也在等待報名的人里面,今天他戴上另外一個面色蒼白的面具,身著一襲藍布長衫,長衫半新不舊,洗的略微有點泛白,肘部還有個大大的補丁。他排在隊伍的中間,報名的時候用的是李昊。交了十兩銀子,領到一個號碼,寫著三千四百二十一號。有人通知他明日上午巳時來初試。今年的考試分初試,複試和面試三關。

        第二天早上,葉昊天緩緩用完早餐,慢步來到岳麓書院考場,這是一個可坐千人的大殿,擺滿了一排排的桌椅,可以隨便入座,里面早早地坐了很多人,只有寥寥幾個空位。葉昊天在後排找個座位坐了下來。

        等了片刻,有個老先生走到前台宣布巳時已到,考試開始,限時一個時辰,然後朗誦了幾條考試紀律,大體是交頭接耳者,試圖抄襲者一經發現取消資格。試卷發下來,葉昊天略一瀏覽已知大概。共有三十個題目,每題一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四章 尋寶

         

        仲夏時節,草長鶯飛。

        垂楊綠柳,乳燕投梭。

        葉昊天離開岳麓書院,買了一匹普普通通的黃膘馬,准備了些干糧,向陝西方向進發。

        由于是初次出遠門,他決定走官道。

        官道上人很多,騎馬的,趕車的,步行的,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官道的一個好處是不用擔心找不到宿處。每隔十八里都會有一個鄉村,可以找到旅店。另外就是比較安全,攔路搶劫的人非常少見。

        葉昊天不急不徐的騎著馬,身上已經不是學子的長衫,而是生意人的短裝打扮。六月的中午比較炎熱,很多人走一會就會到樹陰下休息。只有他一直向前走,午飯只是吃點自己帶的干糧。到天快黑的時候才找個旅店歇息。他的奇經八脈已經全部打通,十二條正經也通了八條。這樣的熱天對他來說正是練氣的良機。看來不用兩個月就可以打通全身經脈了。那時候煉精化氣的功法就算大成了。

        趕到華山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以後。正是炎熱的七月,七月如火,然而華山腳下卻有一絲陰涼的感覺。他把馬寄托在山下一個農家,獨自一人帶足干糧上山了。

        華山十八峰,寶物到底在哪一峰呢?他取出藏寶圖再研究一下。首先要找到一條小溪。他在華山周圍轉了五天也沒有見到一條小溪。難道不是這里?

        正在猶豫的時候聽見“梆,梆梆”的聲音,走過去一看,一個老樵夫正在伐木,一棵一尺粗的松樹才砍開了口就熱得滿頭大汗,斧頭一放,准備停下來休息片刻。葉昊天走向前招呼:“老人家,辛苦啊!”老人看了他一眼“唉,死老天,真熱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五章 弄玉

         

        葉昊天回到寄宿的農家,由于找到了要找的東西,他心里很舒暢,晚飯的時候不由跟主人聊了起來。通過交談他了解到這家人姓王,王老漢六十多歲,有三個兒子,大兒子三十多歲,小兒子剛剛二十,三個兒子分別叫王萬石,王千石和王小石。大概這里石頭太多,老漢連自己的兒子都起名石頭。三個兒子中只有老大已經成家,有一個七歲的妞妞和三歲的小子。老大和老三經常在家,老二在城里跟人學徒刻石碑,很少回來。

        一家人都很好客,一看就是老實人。王家有十來畝旱地,由于雨水不足,每年收到的糧食有限,家里的主要收入是上山伐木和開采石頭。他們找到好的石材開采回來,粗刻成石桌,石凳,石磨,或者開成石碑的形狀,然後賣給工匠去刻碑。由于活較粗糙,離城里又遠,所以賣不出幾個錢,一家人勉強糊口。

        “我能看看你家的石器嗎?”葉昊天問老漢。

        “怎麼不行啊?就在後屋,去看吧。”老漢客氣的說。

        “我要帶叔叔去看石馬!”妞妞也爭著說,帶著稚嫩的聲音。

        葉昊天起身跟老漢和妞妞來到後屋,屋子里堆滿了石桌,石凳,石磨,還有一些石材,幾匹石馬。葉昊天轉了一圈,一個小小的石盒引起他的注意。石盒大約三寸大小,刻工粗糙,引起他注意的是石盒的質地,那是一種濃綠的顏色,夾雜了白色。葉昊天自幼經常看到父親把玩金石玉器,所以一看就知道綠色的部分是藍田玉。

        老漢看他拿著石盒看個不住,說“這是小兒在後山找到的石頭雕出來的,只有這麼一塊,也不知道什麼石頭。”

        葉昊天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章 青城

         

        離開王家,葉昊天取下戴了差不多兩年的面具,取出銅鏡查看,現在的他面色白嫩,就象出生一月的嬰兒。由于服下了三片千年靈芝,他現在的體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全身的骨骼重新整合,本來柔弱的身軀高大結實了很多,就連圓圓的臉也變成了方形,即使自己的父母活著只怕也難辨認出來。何況他只是蘇家的旁支,父母為人低調,知道他們的人本來就不多,他現在的形象可以說沒人能認得出。

        他仍然騎著那匹黃馬,那匹馬只有兩歲,體形比較瘦弱,毛色也不是太好,他離開長沙的時候為了不引起人家注意,故意找了一匹比較差的馬。荒山野嶺修真者很多,還有一些妖魔鬼怪,他現在的功力還不夠強,不能隨意施展功力疾馳而去,那樣只怕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仍需借重馬力。

        一人一馬在烈日下行行止止。為了讓自己的面色變黑一些,他專門在烈日當頭的時候上路。可憐那匹馬走不過兩百里就口吐白沫,氣喘籲籲。葉昊天在一個無人的山崗上停下馬來,從乾坤錦囊中取出玉盒,撕下一小片如小指端大小的靈芝葉子,放進馬口里。過了一會兒,但見馬兒站直了身子,呼吸平靜下來,肌肉停止了抖動,如雨的大汗逐漸收斂,忽然“唏律律”一聲長嘶,聲音高昂,響徹原野,大大的眼睛也充滿了神采,感激地望著主人。休息片刻,葉昊天看到連馬的毛色都發生了變化,原來的萎黃不見了,代之以鮮明的黃色,油油的泛著光澤。

        吃了點干糧,又給馬兒飲了些清水,葉昊天又催馬上路了。

        馬行很快,原來預計二十天的行程結果只花了十五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章 丹道

         

        長空道長將葉昊天安排在自己的隔壁,那是連著的二十余間平房之一。

        長空道:“這里住著的都是第二、三代的弟子,最大的一百四十歲,你多少歲了?”。

        “二十歲,師兄你呢?”

        “我八十多歲了,唉,道境進展緩慢啊。”長空歎息道“師弟是年齡最小的第二代弟子了,別人最少也比你大三十歲。”

        “你看起來頂多六十歲,那師傅多少高壽啊?”葉昊天問。

        “據說有兩百七十歲”。長空低聲答道,然後說道:“你還有什麼事嗎?有事盡管說”。

        “我想去看看今年的選秀情況”。葉昊天想起今天在外面等待的數百人,不知道他們命運如何。

        “好,跟我來,我正好也要去看看。”

        葉昊天跟著長空向回走,來到建福宮的時候見到清風道長正在主持摸骨考試,還剩兩三個人。過了一會兒,摸骨結束了。清風走過來,對長空恭恭敬敬地說:“師叔,參加測試的總共五百三十人,明心一關淘汰四百五十人,摸骨合格的還剩七十人,下面是測智了。師叔,請你主持吧。”

        長空將一卷考題打開封條,給七十人發了下去。

        葉昊天看了看題目,覺得很有趣。

        比如:“一個自討苦吃的地方在哪里?”“有什麼辦法能使眉毛長在眼的下面?”“有一個人被從幾千丈的高空掉下來的東西砸在頭上,卻沒有受傷,為什麼?”“你有什麼特長和愛好?”等等共十題。

        七十人中竟然有三十人不識字。只好挨個兒招到房間里頭問答。

        結果答對七題以上的只有十五人,這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章 飛劍

         

        九月初一,晨時光景,葉昊天跟隨大家來到天師洞,今天的講經由少陽真人主持,他講的是符箓。葉昊天知道這些都是道家各門派的不傳之秘,所以聽得非常認真。

        少陽真人對符箓進行了大致的論述:“符箓是符和箓的合稱。符指書寫于黃色紙、帛上的筆畫屈曲、似字非字、似圖非圖的符號、圖形;箓指記錄于諸符間的天神名諱秘文,一般也書寫于黃色紙、帛上。道教聲稱,符箓是天神的文字,是傳達天神意旨的符信,用它可以召神嚇鬼,降妖鎮魔,治病除災。符箓樣式千奇百怪。歸納起來主要有如下四類:(一)複文。多數由二個以上小字組合而成,少數由多道橫豎曲扭的筆劃組合成形。(二)云篆。據說是天神顯現的天書,實即模仿天空云氣變幻形狀或古篆籀體而造作的符箓。(三)靈符、寶符。由更為繁複的圈點線條構成的圖形。這是數量最多、使用最廣的一種符箓。其中除屈曲筆畫外,又常夾有一些漢字,如日、月、星、敕令等字樣。(四)符圖。由天神形象與符文結為一體的符箓。”

        “我們青城道家十分重視符箓的書寫方法,畫符不知竅,反惹鬼神笑;畫符若知竅,驚得鬼神叫。必須要做到心誠。誠則靈,不誠則不靈。符者,陰陽符合也,唯天下至誠者能用之,誠苟不至,自然不靈矣。故曰,以我之精合天地萬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萬物之神。精精相附,神神相依,所以假尺寸之紙號召鬼神,鬼神不得不對。”

        葉昊天聽得津津有味,但感覺還有很多不足之處。講經結束,眾人散去。葉昊天走向少陽真人,欲詢問書寫靈符的細節。少陽真人招了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九章 玉商

         

        葉昊天在建福宮外取回自己的黃馬。二十天不到,那馬兒出落得如一條黃龍,肌肉柔和強勁,毛色油光發亮,雙目炯炯有神,全身上下沒有一絲贅肉,但也絕不是以前羸瘦的模樣。看到葉昊天,那馬兒將頭湊過來親熱個不停。葉昊天道:“從今以後你就叫黃龍吧”。那馬好似聽懂了一樣揚天一聲長嘶。

        葉昊天翻身上馬。黃龍跑起來平穩飛速,縱躍之間可達十丈,一日之間竟走了一千五百里,仍然沒有一絲疲態。千年靈芝的功力真是不凡。

        五日之後的傍晚,葉昊天回到了華山。他取出面具帶上。王老漢的家跟走的時候一樣,只是添了兩間草房,幾個人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看到葉昊天,一家人全都圍了上來,七嘴八舌說個不停。

        “玉怎麼樣了?”葉昊天問道。

        “賣了兩塊,一塊在長安,一塊在洛陽,總共賣了七十萬兩銀子。”王林搶著道,忙著給葉昊天看銀票。

        “別的玉還在屋後埋著呢。”王小石補充著。

        “這麼些銀子怎麼花啊?”王老漢的雙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們想不想搬到長安去?”葉昊天看著他們。

        幾個年輕人都說好,王老漢卻猶豫不定。最後王小石說:“爹,到城里以後,你就可以天天享清福了。”

        葉昊天說:“這件事我去安排,我准備找一個大宅子,把玉器生意作起來。”

        第二天,葉昊天到了長安。雖然沒有了盛唐的繁華,長安依舊是大都市。人口數百萬,行商幾萬人。長安最繁華的是朱雀大街,街上車水馬龍,行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