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了,駙馬(天皇地后之三)作者:安琪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就是你了,駙馬(天皇地后之三)作者:安琪

就是你了,駙馬(天皇地后之三)作者:安琪

出版日期:2010年6月28日
  
【內容簡介】

「……滾回去?」
她瞠大雙目,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話,
沒想到父皇指婚給她的未來駙馬,會這樣轟她出門?!
既然如此,她只好臨陣磨槍,翻出暗藏已久的求愛秘笈,
烈男怕纏女──只要充分表達誠意,就能求得意中人。
好吧!既然古有劉備三顧茅廬求良臣,就有她苦候三日求郎君。
於是她受盡風吹雨淋、用盡苦肉計,總算成功進入他家門,
可她萬般沒想到她的幸福之路,會走得如此坎坷……
別人家的新嫁娘是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
她是還沒明媒正娶,就得先為夫君做牛做馬,還要伺候他用膳。
看著手中盛了許久仍如清水般乾淨的湯碗,她實在不敢遞給他,
努力挾菜挾了老半天卻空空如也,更讓她羞愧不已,
陪著他外出巡查,她也是大禍小禍不斷,頻頻出錯。
對她的出包行為,他總是露出預料之內的倨傲神情,
這、這、這可怎麼辦啊?!
她是堂堂大理國的公主,百姓眼中賢良淑德的女性典範,
丟不起被人以「此貨有瑕疵」來退貨的臉呀──
嗚嗚嗚,可不可以先等等,讓她再翻翻她的秘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唉!」敞開的書齋門外,有個年約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在那兒兜圈子,不時蹙眉搓手,重歎一口氣,看來像有什麼天大的煩惱似的。

  書齋裡,一名冷峻男子正專注看著書,但眼角餘光在瞥見那不斷來回晃動的人影後,不禁心煩氣躁了起來。

  朝一旁望去,只見貼身護衛白雲天正搓著下巴望向他,也發覺馬總管的異樣。

  於是在他的示意下,白雲天走向門口,對那中年男子道:「馬總管有什麼事?王爺請您進來稟報。」

  「是。」馬總管立即面露喜色,快步走了進去。

  「王爺。」馬總管走到那位冷峻男子——玄王府現任主子冷翼身旁,躬著身,恭敬地稟報道:「門外來了一位極重要的人,無論如何非見王爺一面不可。」

  「極重要的人?」冷翼冷冷一笑,諷刺地道:「我爹與我娘早逝,又無其它手足,你務必得告訴我,誰是極重要的人?」

  在他眼中,就算當今皇上都是不相干的路人甲,馬總管最好能告訴他,誰是這所謂極重要的人?!

  「對不住!王爺,是屬下失言了,但屬下所說這極重要的人,是指她的身份地位……」

  「身份地位?」冷翼更覺可笑,這邊城是由他主掌,他可說是邊城的王,幾時出現了比他身份地位更崇高的人了?

  不過馬總管的異常反應倒引起了他的好奇,於是他問:「來者是誰?」

  「是……三公主涵泠!」

  「昏君的女兒段涵泠?!」冷翼原本帶著好奇的笑臉倏然一變,像刺骨的寒風吹過草原,瞬間結了冰。

  「她來做什麼?」那昏君派他女兒來做什麼?

  「呃……據說是……」馬總管以衣袖抹去額上滲出的汗珠,結結巴巴,無法說下去。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什麼?滾回去?」

  涵泠瞪大眼,看著眼前那位神情溫文慈善的男子,不敢置信這句粗魯無情的話是從他口裡說出來的。

  「呃……這不是我的意思,是……王爺的吩咐。」馬總管紅著臉,趕緊解釋。

  「我知道。他叫我……呃,回去?」涵泠無法再次重複那句令人難堪至極的話。「為什麼?他討厭我嗎?」

  「這……」馬總管為難地垂下頭,輕歎口氣。「說來話長。總之,王爺不答應作公主的駙馬,也不希望公主留下。枉費公主千里迢迢來到邊城,小的真的覺得很抱歉,但還請公主見諒,返回大理城吧!」

  望著眼前這位美如玉人般玲瓏剔透的美麗公主,他實在萬般不願開口趕人,但主子的命令,他不敢不從。

  「不!我不能就這麼回去。」涵泠一聽,立即驚呼。

  離宮之前,父皇躺在病床上、宛如風中殘燭的虛弱模樣,還深深留在她的腦海裡,她不能就這麼回去。

  「我想見見他,和他談一談,麻煩你替我轉達好嗎?」涵泠不想為難他,但她實在不想就此放棄。

  「這……王爺已經下令了,實在對不住。」馬總管很想幫她,但自個兒主子的脾氣,他是曉得的,他的命令,無人敢不從。

  「好吧!我知道了。」涵泠點點頭表示明白了,也不氣惱,只道:「那麼,我不進門,就在門外等他,可以嗎?」

  「在門外等?!」馬總管面色大驚。

  「我想他只是一時之間無法接受自己成了駙馬,等過幾天他心情平靜了,應當就會接受了。」涵泠信心滿滿地道。

  「這……」馬總管不敢告訴涵泠,她的想法太天真了,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公主在外頭餐風露宿,豈不是太委屈了?還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他尚未有正室,但有三名侍妾,女人的心眼,他清楚得很。無論多美、多嬌媚動人,美麗的皮囊下,隱藏的也不過是一顆醜陋的心。

  當初再純、再真的女孩,一旦入了王府的門,在權勢的鬥爭下,也個個變得狡獪現實。

  三個,已經足夠讓他瞧清女人的真面目,更何況是那昏君的女兒!

  要他娶她?哼,段涵泠大可在門外繼續做她的春秋大夢!

  「備些雞湯夜食,晚點送到翠鑲房裡。」他起身,冷然吩咐道。

  這代表他今晚要寵幸侍妾翠鑲。

  段涵泠那女人激起他一肚子火氣,得找個方法宣洩才行。

  「啊,今晚王爺又要到翠鑲夫人房裡是嗎?來人,快去準備。」馬總管立即轉身吩咐下去。

  天際突然閃過一道亮光,接著轟隆的雷聲響起,沒多久,傾盆大雨便淅瀝嘩啦落下。

  這場雨,一下就是三天。

  淅——

  大雨持續地下著,夜色已深,玄王府的後門停放著一輛樸實的馬車,打造得很堅固,但沒有花稍的裝飾,窗口繫著深藍的布幔,誰也不曉得,馬車裡有一位尊貴的公主。

  突然,王府的後門開啟了,一位身形高大但面色不豫的男子大步走出,身後跟著撐傘的貼身護衛白雲天,以及提著燈籠的馬總管。

  「就在那兒,王爺。」馬總管指著那輛在大雨的夜幕中顯得淒冷的馬車,低聲提示道。

  「我瞧見了。」冷翼有些不耐地回答,然後刷地一甩長袍的下襬,便往那輛孤單的馬車而去。

  原本,他是不打算來的,甚至,他幾乎已經忘了這件事。

  都怪那多嘴的白雲天,鎮日在耳邊叨念著:「這幾日陰雨綿綿,咱們邊城又這麼冷,不曉得那個嬌貴的公主凍死了沒有?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侍……侍妾?」

  涵泠雖養在深宮中,但還不至於單純到不瞭解侍妾是什麼意思。

  所謂侍妾,就是一個男人的女人,但卻不是妻,沒有名分、沒有地位,隨時可被驅離,甚至連封休書都不必寫……

  對尋常女子來說,這或許只是尋找終生依靠的其中一個選擇,但對一個正統的皇室公主來說,為人侍妾,絕對是天大的羞辱。

  是的!這就是冷翼的目的——讓她入府,羞辱她!世上再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屈居侍妾之位,更能羞辱一位高高在上的尊貴公主。

  「沒錯,我可以讓妳入府,但我目前不缺王妃人選,只缺第四名妾室。妳要不就入府當我的侍妾,要不就滾回大理城,沒有第三種選擇。若不想成為我的侍妾,就給我即刻離開這裡,否則我便放火燒了這輛馬車。」

  冷翼的冷酷威脅,沒嚇著涵泠,因為她所有的思緒,都集中在他的要求上頭。

  「侍妾……」不為正妻,只做一個男人的妾?

  與其它女人分享他,那是什麼樣的心情?

  涵泠從未經歷過這種荒謬的事,心裡滿是惶恐,根本不敢去想像為人侍妾這件事。這分明是一種惡意的羞辱!

  有好一會兒,她淚眼矇矓,一心只想要回宮。她是堂堂大理三公主,怎麼能受這種羞辱呢?

  但——如果這個要求並不是惡意羞辱,而是一種試探呢?

  說不准他只是在試探她,看她對這樁婚事的誠意有多少。雖然才剛認識他,但她感覺得出來,他對感情似乎抱持著不信任的態度——從他說話時句句諷刺就感覺得出來。

  或許過去不曾有人以真心好好善待他,所以讓他心裡長滿利刺,如果她扭頭就走,不就更讓他認為,她也和其它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真是太過分了!居然讓公主住在這麼簡陋的房,難道整個玄王府,找不到一間更好的房了嗎?」

  「妳別胡說!這間房雅靜舒適,沒什麼不好,久居則安,人應該知足惜福。」涵泠輕聲斥責蘭兒,不希望王府裡的人聽見了,以為她們心有不滿。

  「好嘛……」蘭兒扁扁嘴,低著頭,不再多嘴。

  涵泠瞇起眼,感覺睏倦,這幾日窩在馬車上,她真的累了,想先補個眠。

  「蘭兒,我想先小憩一會兒,妳把這些東西擺放好,也下去休息吧!」涵泠吩咐道。

  「是,奴婢先伺候公主休憩。」

  蘭兒上前解開涵泠的外衣,掛在床頭的架子上,然後掀開繡花被褥,讓涵泠躺進去。

  涵泠頭一沾枕,便覺困意襲來,她打了個小呵欠,很快地閉上眼睛。

  待蘭兒整理好東西,涵泠早已睡去,蘭兒悄悄掩上門,退了下去。

  涵泠沉浸在充滿冷翼冰冷瞪視的夢境中,睡得極不安穩,不知過了多久,她隱約聽到一些吵雜的聲響。

  「讓開!」

  一道拔尖的女音,高聲喝斥,吵得涵泠無法酣眠,她擰著秀眉,逃避地將耳朵往繡花軟被裡藏。

  但那聲音還是不斷傳來,她隱約聽見自己的婢女蘭兒的勸阻聲:「對不住,我們公主還在休息,幾位請先回去吧……啊!」

  啪!忽然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同時傳來蘭兒的尖叫聲。

  涵泠從睡夢中驚醒,倏然睜開眼,慌忙翻身下床,胡亂披上掛在架上的外衣,便衝到門邊打開門。

  「怎麼回事?」她焦急地詢問。

  「公主……」蘭兒一邊的臉頰都被打腫了,一瞧見她,委屈的淚水立刻淌下。「公主在休息,這幾個人卻硬要闖進去,蘭兒不給進去,她們就打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王爺太過分了,居然幫著她們這樣欺負公主!」

  「蘭兒,不許這麼說。」涵泠柔聲制止她批評冷翼。「或許翼哥哥對我們有什麼誤會,所以出口的每字每句都像利刃,這時候我們不能介懷,否則只會將他的心推得更遠。我不怪他,更不怨他,只要以忍耐和溫情感動他,一定能融化他心頭的冰。」

  「可是那三個侍妾好惹人厭。」蘭兒最氣不過她們。

  「蘭兒,別說了!她們是對我們不善,但翼哥哥他……喜歡她們,如果批評她們,必定會讓翼哥哥不滿,所以往後別再這麼說了。」涵泠咬著唇,心痛地說道。

  尚未成婚,她卻已深切體會到與人分享丈夫的心酸與痛苦,但這是她的選擇,她無怨無悔。

  「是……」蘭兒真的氣自己保護不了公主,但公主一心想用溫情感化玄王爺,在她看來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是她不能說出口,因為不想傷主子的心。

  「妳先下去吧,請馬總管拿些藥讓妳抹上,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涵泠遣退了蘭兒,自己獨坐在床沿,方才偽裝的堅強在此刻崩潰,她掩著嘴,低低啜泣起來。

  她已許久不曾這樣傷心地哭泣過——打從她的母后辭世後。

  來到邊城、遇見冷翼之後所發生的一切,全像是一場夢,一場她連想都無法想像的惡夢。

  她以為會珍愛她的未婚夫婿,卻討厭她;她以為可以與他同回宮裡,讓病重的父皇安心,但卻辦不到。

  她來到這兒,什麼事都辦不好,她第一次感覺到莫大的挫折……

  想到病重的父皇,她哀傷的心裡多了分焦急,父皇已如風中殘燭,誰也不知道何時會熄滅。她不再多努力,如何讓他老人家安心呢?

  她決定,如果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冷翼擺擺手,不耐地揮手要她退開,決定親自來。

  「真的很對不住……」涵泠羞慚又難過,垂下頭,咬著唇默默退到一旁,無法替自己辯解。

  自己確實是笨手笨腳,她無話可說,但這怎能怪她呢?她從來沒有伺候人的經驗,第一次用心想為他做點事,卻被他的冰冷的眼神給瞪得雙手發抖,連碗湯都盛不好!

  撇下她這個餐前娛樂之後冷翼與三位妾室開始正式用膳。冷翼用膳時也一樣不多言,餐桌上的氣氛仍沒輕鬆到哪裡去。

  涵泠心想他大概暫時不需要她了,所以轉身想先離開,但冷翼立即又喊住她。

  「慢著!你要上哪兒去?」他黝黑的眼眸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還有什麼事嗎?」涵泠以為他還想要她服侍什麼,當下全身緊繃了起來。

  「坐下來用膳。」他淡淡命令,但看起來並無關懷之意。

  「我……也可以一起用膳?」她詫異的語調微微揚高,還帶著些微微顫抖。沒辦法,她真的難以置信嘛!

  「當然,坐吧!」冷翼拉開身旁唯一一張剩餘的圓凳子,示意她坐下,薄美的唇揚起,讓涵泠因為那淡淡微笑裡的些許溫情,感動得幾乎要落淚了。

  她以為他討厭她,絕對不會想與她同桌吃飯,沒想到他竟開口邀她一塊兒吃,真讓她喜出望外。

  終於,她的誠意感動了他,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出現了一道曙光吧?

  「謝謝你。」她連忙神情喜悅地坐下。

  她不是因為有飯可吃而高興,而為他對她的這一絲絲柔情,讓她心裡像蘸上了甜滋滋的蜜。

  她不知道,為什麼他的一句話,對她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但她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夠打動他。

  「替她填碗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冷翼冷眼瞪著涵泠,好像她做了什麼不可饒恕之事。

  她如何能裝出那副逆來順受的表情?

  餓了她一晚,連早膳也故意命廚子全部加辣,就是想逼她失控發脾氣,而她明明也皺起眉頭了,可是居然還能忍耐地只喝白粥,半點脾氣也沒發。

  難道這女人是個泥偶,壓根沒脾性?還是正如他所猜測的,她只是太會裝腔作勢、太懂得偽裝了?

  他愈看愈惱,尤其當她喝完最後一口白粥時,甜美的嘴角還微微揚起,好像有多享受那碗白粥似的。他恨得雙手掐緊,彷彿手中掐的,證實她那美麗的脖子。

  他倏然起身,冷冷地道:「吃完了?你跟我來!」

  「去哪兒?」涵泠望著他,訝異地問。

  「去哪兒你有資格問嗎?跟來便是了!」他煩躁地瞪她一眼,怪她問得太多。

  涵泠不敢再多言,只能乖乖跟緊他。

  總之,不是要將她賣掉就好了。

  冷翼要帶她去的地方,似乎不是很近,因為他領著她上了馬車。

  這輛馬車顯然是冷翼專用的,寬大堅固,裡頭的坐墊柔軟舒適,馬車外還插著繡有「玄」字的黑色旗幟。

  同行者還有冷翼的貼身護衛白雲天。

  冷翼上了馬車之後,便逕自閉目養神,多虧白雲天沿路陪著涵泠閒聊,消除了她與冷翼獨處在一個空間的尷尬氣氛。

  馬車跑了一段路程之後,外頭忽然傳來逐漸加大的喧嘩聲,馬車的速度也被迫地慢了下來。

  「怎麼回事?」白雲天微瞇著眼,掀起馬車紗窗的一角,謹慎地透過窗欞朝外觀望,隨即揚起嘴角,頑皮地對涵泠眨眨眼,神秘兮兮地說:「咱們有口福了。」

  「什麼?」

  涵泠還搞不清楚他在說什麼,馬車已經完全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冷翼想帶她去的地方,真的很遠。

  馬車出了邊城,在城外十餘里處,才終於停了下來。

  馬車停下後,車伕將車門打開,一路上板著臉的冷翼率先下車,而涵泠則由白雲天攙扶下車。

  「這裡是……」涵泠望著這個已有小鎮雛形的地方,深感詫異。

  這個地方原先應是荒蕪貧瘠之地,但現在已有了幾十棟屋舍、幾間小商店與旱田,阡陌道路橫亙在屋舍之間,瞧得出都是新建不久的。

  「咱們管這兒叫新城,意思是新興之城,因為你現在所見的一切,都是這幾年來逐漸開發建造的。」

  「果然是新造之城。」她沒猜錯。「那麼,怎麼會有這座新城呢?」她感到納悶好奇,這些人為何不住城中,要住到城外呢?

  「呃,這……」個性直爽的白雲天突然變得吞吞吐吐,這更讓她感到疑惑。

  「到底為什麼呢?不方便告訴我嗎?」

  「也不是啦!只是……」

  「他說不出口,那是因為住在新城裡的百姓,全是從大理城遷移過來的。」冷翼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身後,一開口,語氣同樣冷得像冰。

  「大理城?為什麼要從大理城遷到這兒來?」涵泠大為詫異,便隨即發現自己的反應不是很恰當,當下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補充道:「我、我不是說邊城不好,我只是……只是不明白,他們在大理城住得好好的,為什麼會集體搬遷到邊城這麼遙遠的地方來……」

  「住得好好的?」冷翼拉長了音調,聽來充滿了諷刺。「住得好好的,當然就不會想遷移,會想遷移,自然是有人逼得他們在大理城住不下去。」

  「是誰?這種事,怎麼沒人告訴我父皇——」在看見冷翼更加冰冷譏諷的,一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