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豬王子 作者 寄秋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沙豬王子 作者 寄秋

沙豬王子 作者 寄秋

內容介紹


她是赫赫有名的龍門三姝之一的龍二小姐,  
也是三姝中最愛惹是生非的「小火焰」,  
由於貪玩的出海找尋冒險刺激,  
而被一名危險的男子盯上,  
雖然她也覺得那男子滿上得了台麵的,  
但她仍無情的將他打回票,  
因為她對自己開出的擇偶條件十分堅持,  
而,他並不符合……  
因為恨,身為土耳其王子的他,放逐自己成為海上梟雄,  
並認為自己將冷酷無情的過一生,  
但一名鬼靈精似的女孩卻深深撼動他的心,  
為了讓自己符合她所開出的擇偶條件——  
要娶她得擁有大廚師般的高超手藝,  
於是他放下身段和自尊努力的學習廚藝,  
好不容易學成出師得以娶得佳人歸,但卻因得罪大姨子而……

TOP

  以前海洋分處於四大龍王所管轄,彼此難免有些水域摩擦。一日南海龍王前往行雲布雨,歸途時巧遇宿敵北海龍王熬烈。當年兩人為了東海龍王的麼女海姬公主,曾經鬧得三大海域波濤洶湧,最後由南海龍王龍野獲得美人芳心,娶得美嬌娘回南海龍宮,因此這時情敵見麵分外眼紅,一言不和大打出手。

  兩人從天空戰至地麵,又從地麵戰至水中,由於南海龍王剛行雲布雨完,體力稍嫌不足,漸有落敗之跡,適時水麵恰有一商船經過,見一白一黑兩條巨龍纏鬥,商人見白龍落敗時動了惻隱之心,乃將手中佛珠丟回黑龍誰知這佛珠意力量驚人,黑龍負傷而逃,白龍向恩人一叩首後亦消失水麵。

  十數年後,北海龍王為報當年之仇,違反天規私自下凡尋仇,商人一家僅存一出外經商的長子。南海龍王恐北海龍王會對其子再下毒手,遂將其愛女多夢公主下嫁於商人之子,以報當年之恩。

  多夢公主與商人之子婚後夫妻異常思愛,不久後產下一女,但多夢公主也因長期離水而居,再加上凡間俗氣過重無法隨,在女兒滿三歲時辭世而去,夫婿傷心過度也隨後而至,幼女則由忠心的家仆撫養長大。

  及笙之後,求親者眾,因為體內有龍族血統,所以具有呼風喚雨之異能,又惟恐其能力遭他人利用,遂與以忠義為家的名劍世家之子成親。

  由於是獨女之故,於是與夫家公婆商量,希望能讓香火有所延續,在公婆及丈夫的同意之下,就讓其所生之子嗣,生男丁則冠夫姓,生女則從娘家姓多,但恐北海龍王為了一己之私而報仇,所以將其改為龍姓,其子孫世代將受南海龍王所庇佑,故龍氏一族在海上遂成一方霸主,而龍家世代則為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關於紐約分會的華人糾紛,大致上已處理完畢,湯姆克那隻老烏龜也被當地市警送進牢;長島分堂重新吸收了一批新血,相信不久即有新的生力軍加入;費城港口的貨流暢通,那些臭水溝下的老鼠也不敢再猖狂,還有……”

  白虎在年度堂口大會上,侃侃而談的報告本年度美洲堂口所處理的事件。白虎是龍家公主座下四大堂主之一——也是白虎堂堂主。

  當白虎向座前兩個慵懶的小女人微微頷首,唇角含笑的將手中資料全交給那個任勞任怨的龍家電腦神童——龍貝妮,然後換下一個人報告所屬區域經年的瑣事。

  這回輪到南歐地區的風護法向天。

  “意大利的黑手黨最近似乎起了內訌,為了下任繼承人選在爭論,各自分成兩派爭鬥著。惟恐他們在華人地區挑釁突顯實力,所以請求允許加強防禦力量及武器。”

  風、雨、雷、電是龍二小姐的四大護法,處理歐洲的幫務事宜,而這個區域也正是龍大小姐賦予她的重責大任。說難聽點是範圍太大,龍青妮懶得費心思去掌管,所以交給二妹去扛。

  隻見龍寶妮無趣的點點頭,繼續的趴在會議桌前,玩弄著眼前的水晶玫瑰,心裏惱怒著時間的龜速,口中嘟嚷著命苦,其實真正命苦的是那個十指不停的在電腦上敲打的十七歲少女。

  “傳聞地中海及愛琴海一帶有海盜出入,影響我們在海上船隻的作業,也引起附近商號的恐慌,請求指示。”負責海運方麵的雨護法方羽蹩著眉頭,略顯煩惱的神情等待著二小姐龍寶妮的指示。

  一聽到“海盜”兩字,兩個女人立刻一掃無聊不耐的表情,興奮得盤算如何“身先士卒”的去玩上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靜羚 經驗 +20 精品文章 2010-9-6 05:24
  • 靜羚 金幣 +20 精品文章 2010-9-6 05:24

TOP

第二章

  在愛琴海群島中化遊了好一段時間,別說是一個盜了,連隻像樣的小貓也沒有,惹得龍寶妮小姐好生懊惱,幸好還有黑鷹小乖乖陪她解解悶。

  龍寶妮上岸到充滿陽光氣息的雅典,可是除了人潮和一些古代遺跡之外,幾乎和一般觀光地點差不多,隻好意興闌珊的回到船上,繼續她海上的探險之旅。

  躺在甲板上,空氣中彌漫著灸熱的味道,龍寶妮擦著龍婉兒特製的防曬蜜乳。

  龍婉兒是大姊從廚娘身旁挖來的至寶,她一眼就瞧上廚娘的女兒有獨特天賦。果不其然,龍婉兒對用藥理調養皮膚有一套,不斷的創造出奇跡。

  “龍氏企業的保養品部門一再遊說大姊,讓龍婉地加入由司一展長才,隻是大姊自私的將龍婉兒留住,隻為龍家的女人服務。

  記得那時大姊還理直氣壯的說:“難道你想和全世界的女人共同使用一種味道的調理肌膚聖品?那多平凡啊。”

  龍婉兒擁有生、物、化三個學位,本身更擁有出神入化的花藥常識,大姊特別為她造了一幢植滿奇花異草的植物館兼生物室,讓她能安心的發明。

  像身上擦的防曬蜜乳,是從一百種奇花中提煉出來的精華,不僅不怕日曬風吹,還會愈曬愈白皙,最得龍家姊妹的寵愛,她們還為它取了個“百花雪”的名稱,意思是像百朵鮮花一樣美麗,膚白似雪。

  “羅姍娜,這附近海域有沒有海盜出沒?”

  “前陣子蘇丹國王的愛女狄卡地公主被海盜黑鷹給擄了去,原本她是要下嫁土耳其王的二世子的。”羅姍娜由衛星截收到這項電傳,到目前為止,外界的媒體還不知道這件事。

  “唉!她可真幸運,為什麼我就碰不著呢!對了,把黑鷹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鷹優閑的躺在泳池畔的休閑椅上,闔上眼啜飲著今天起床後的第三杯白蘭地,他還搞不清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隻是一睜開眼就全身濕淋淋的在自己船上。

  根據船員們的說法,自個兒和其他船員是被那艘船像倒垃圾一樣的從甲板傾倒在海裏,由於他們一直在海中漂浮不定,船員們才跳入海中把他們一行人救上船。

  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小魔女,她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能牽動他的全身細胞活躍起來,令他對其他的女人起不了欲念,隻渴望她帶笑的眼眸對著他微笑。

  黑鷹覺得心好痛,幾乎要撕裂他的相思,一雙柔荑撫上了他的胸膛,雖然他知道這雙手的主人是誰,可是仍自欺的幻想是“她”。

  莉諾手持一個托盤,上麵放了幾片吐司、熏肉和煎蛋,這是她為黑鷹精心料理的早餐,希望能討他歡心。

  自從黑鷹上岸之後,一反常態的對她極為冷淡,即使兩人仍同床共枕,可是他連碰她一下也不肯,和他一向一下船就熱情的與她纏綿終宵的情景也不複見。

  身為女人的直覺,她感到一絲不安,難道黑鷹厭倦了她的陪伴?不過也不像,至少他每晚都抱著自己入睡,也沒有去找其他的女人泄欲。

  放下手中的盤子,莉諾情不自禁的盯著黑鷹堅實溫暖的胸膛,那裏曾帶給她天堂般的愉快、她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胸毛,挑逗著揉捏他的乳頭,見他沒有拒絕,更大膽的用唇舌舔舐他胸前的敏感地帶。

  黑鷹半張開眼,看著她金色的長發在胸前搖動.他不製止的任由她在身上撩撥,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發泄了,自從遇到“她”之同。

  莉諾是裏德爵士之妹,是他最喜愛的床伴之一,曾經他有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在陽光明媚的香謝大道,浪漫的情侶在街頭擁吻,廚窗裏淨是令人駐足的美景,這裏是新戀情的天堂樂園,多情得令人想深陷其中。

  一個嬌小美麗的東方女子,在法國男人的眼中是上帝完美的傑作,所到之處都引起不少驚豔的眼光,可是卻沒有人收上前搭訕,因為——

  “你們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龍寶妮氣得快跳腳,為了躲避黑鷹蠻橫的糾纏,她已經跟他玩了好幾天的捉迷藏;每次都在自己人的泄密下被他逮個正著。

  不知誰才是老大,居然敢出賣她,龍寶妮愈想愈氣,順腳踢了路旁一棵小樹,痛得她直抱腳,又不讓黑鷹看看腳傷,繼續的往前走。

  “何必那麼固執?黑鷹又不是毒蛇猛獸,幹麼避他避得這麼辛苦?”希曼這一句遭到兩人的白眼,他這個超級電燈泡照得黑鷹心情非常的不好。

  “你閉嘴!”黑鷹生氣的對希曼大吼,龍寶妮不甩他已經夠令人心煩,還要多加希曼這個“跟班”的,他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這輩子才倒楣的做希曼的朋友。

  “唉!人家不理你,幹麼把氣出在我頭上?”希曼裝著很無辜,眼中泄漏出好玩的興味。

  “哼!”黑鷹不理會希曼的小醜行為,隻是用著淩厲的眼神逼退任何一個想對龍寶妮起邪念的男人、敢跟他黑鷹搶女人?活得不耐煩了!

  龍寶妮停下腳步旋了過來,正對著黑鷹多情的深瞳,可是她放意忽視不見.指著他的鼻頭說:“你可不可以放過我?以你的條件要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為什麼一定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我隻要你。”黑鷹用著從未如此專注的語氣說著,沒想到第一次付出真心的女子,竟如此不屑他的感情,處處逃避,難道這就是他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一群人圍在黑鷹的廚房外看熱鬧,沒人敢踏入那個神聖地方,如果還有位置可站立的話,而一個皮在癢的女人,此時正坐在流理台旁挑剔著。

  “嘖嘖!這是菜嗎?黑成這樣還能吃嗎?哇!這肉沒熟,那湯放太多糖了吧!想害我得糖尿病呀!”

  龍寶妮一嫌棄哪道菜,黑鷹就把那道菜倒掉。奇怪,他明明照著龍翼的手法去做,怎麼成績差那麼多?

  連他自己都不敢領教。

  “放棄吧!你不行的。”龍寶妮好心的規勸。

  “絕不。”黑鷹不放棄的說。

  “黑鷹,我們會在精神上支持你。”方羽義氣的說。

  “是呀!黑鷹,歡迎你把我們家的小火焰娶走。”

  向天更大方的把麻煩精送人。

  “好難哦!各位啦啦隊員。”龍寶妮扯著後腿。

  “有誌者事竟成。”龍翼為徒弟打氣。

  電話鈴聲響起,可是四尊大佛老神在在,說不動就不動的杵著,這跟他們的主子很像,事不關己少插手,何況這又不是找他們的,幹麼多費力氣走到客廳。

  希曼歎了一口氣,什麼主子就有什麼屬下,懶人一族的代表。他接起響了十數聲的電話,然後表情凝重的把話筒拿給正在廚房奮戰不懈的男士。

  “喂!我是……嗯!什麼?!怎麼會?我馬上回去。”黑鷹掛上電話,神情有點難解,他脫掉身上的圍裙,把龍寶妮抱出廚房。

  “我得回家一趟。”黑鷹用著沉重的語氣宣布,四大護法不作任何意見,希曼自動的去為他張羅一切,隻有龍寶妮用著你別指望我跟你回去的眼神看著黑鷹。

  “你得跟我回去。”黑鷹用的是命令而不是詢問。

  她馬上拒絕,“休想。”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黑鷹帶著龍寶妮回到自己寢宮略加梳洗之後,龍寶妮卻迷上土耳其婦女所穿的長袍,因為裏麵她可以不穿任何束縛的貼身衣物,自在又輕鬆。

  一個侍女傳達二殿下雷奧的邀請,借名是為黑鷹接風洗塵,其實是想下下馬威,順便見那連浪子也製伏不了的美女長得是否真如傳言,畢竟宮中的是非傳得最快。

  這個邀約黑鷹無法拒絕,他想看看二皇兄究竟在搞什麼鬼?於是他穿戴上正式的皇室衣服,但這反而惹得龍寶妮捧腹大笑,她總是反其道而行,換作是其他女子,此刻上如應是愛慕的光芒閃耀著。

  “你穿這樣好好笑哦!好像在看電影道具。”

  黑鷹無奈的說:“你就不能說點比較合乎常理的話嗎?”

  龍寶妮立刻臉色一變,態度恭敬的行了個西洋宮廷禮。“席斯殿下,今日的穿著帥氣、英俊、瀟灑,簡直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當然前提是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

  “你哦!真栽在你手中。”黑鷹笑鬧著把龍寶妮抱在懷中,熱情的吻著她,手在寬大的長衫上移動,隨著每一個觸摸,黑鷹發現到一件事實,她沒有著任何貼身衣服。

  他呻吟了一聲,真該死,不該抱她的,而宴會又快開始了。

  “走吧!再待下去就走不了了。”

  ※※※

  宴會廳上歌舞升平,身著薄紗的美麗女子,正使出渾身解數吸引其主的目光,進而晉身後宮的嬪妃之一,亨受無盡的榮華富貴。

  雷奧一見到黑鷹來到,就揮手要舞娘退下,自己慵懶的躺在軟榻上,左右各擁著一個年輕貌美衣著華麗的女子。

  “皇弟,好久不見了,舍得放棄外麵的美人佳麗了,瑪奈,替席斯斟酒。”

  雷奧身邊一個黑發棕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龍寶妮翻個身想抱住身旁的大抱枕,可是手不斷的摸索下,不用睜眼看也知道他起床了,心想再睡一會兒吧!可是耳中卻傳來侍女以土耳其語交談的聲音——

  “真的,那個女孩跟我服侍的主子一樣是中國人?”

  “是呀!而且她裙子穿得好短,都露出大腿了,全身上下戴著一堆銀製的首飾。”

  “真是太不知羞恥了。”

  “可是她也很可憐,被人鏈在地牢裏動也動了不了!”

  “到底是誰這麼狠心?”

  “聽說是二王子下的令。”

  “噓……小聲點,別吵醒了席斯殿下的嬌客,要不然我就慘了。”

  “她聽不懂我們的語言吧!”

  “八成聽不懂,不然殿下何必派我來服侍她呢?”

  兩個侍女又嘰嘰咕咕的聊天道地,讓龍寶妮想睡也睡不著,剛剛偷聽到的訊息倒可以讓她忙上一會兒,地牢?不錯的探險天地。

  趁侍女不注意的時候,龍寶妮偷溜出寢宮,一身火紅的長抱在後宮中走動特別顯眼。地牢,地牢,到底在哪裏呢?花園裏好像有人在偷情。

  好奇心重的龍寶妮立刻忘記了地牢,偷聽別人的秘密是貓族的最愛,地位僅次於吃和睡。

  定眼一看抱在一起的不就是黑鷹和瑪奈嗎?這隻愛偷腥的花貓,原本她想挑出去端地一腳再送上一千——兩個巴掌,可是她奇心逼她當牆角。

  愈聽腳蹲得愈麻,隻好站起來疏通一下筋骨,才扭不到兩三下腰,瑪奈就一頭撞上牆去。天呀!自己錯過哪一段了?那樣撞不痛嗎?

  就在龍寶妮發呆的時候,黑鷹的眼光對上了她,她想沒戲看了就蹺頭。死亡對她而言見多了,所以不會有少見多怪的驚慌,還是去找那個地牢好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雷奧聽侍從來報得知瑪奈受傷,傷勢非常嚴重,急忙的來到瑪奈的寢宮探視,畢竟她還是自己最寵愛的妃子,還有利用價值。

  “怎麼回事?”他將披風交給侍女,快步的走向前檢機瑪奈的傷勢,撫摸她蒼白美麗的臉,威嚴的問看待從。

  “屬下不知道,屬下剛經過花園時,席斯王子匆忙的把瑪奈王妃交給屬下,命令屬下送王妃回寢宮治療。”

  席斯!又是席斯,這個賤人念念不忘的都是席斯,這七年他供給她錦衣玉食,享受身為王妃的高貴頭銜,並獲得比其他妃妾更多的寵愛和關注,可惜她不懂得珍惜,處處與他作對,還妄想與舊情人暗通私情。看看人家怎麼對她,棄如敝帚不屑一顧,簡直丟盡他的臉。

  “起來,別裝死!”雷奧用力的搖晃瑪奈,企圖喚醒陷入沉睡的她。

  “王子殿下,王妃剛吃了藥,睡著了很難叫醒。”

  侍女在一旁告訴雷奧。

  “來人呀!拿桶水來。”雷奧決定要叫醒她。

  “王子殿下,不行啦!王妃身體虛弱,禁不起這等折磨。”侍女哀求著。

  “身體虛弱?我看她到底有多虛弱,連服侍本王的能力都沒有?”

  雷奧不顧傷女們的阻止,硬是把一桶冰冷的水往瑪奈身上傾倒,刺骨的寒冷凍醒了暈迷的瑪奈,她睜著無神茫然的大眼。

  “起來,你今天和席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

  瑪奈聽到這個名字,激動的捉住雷奧的手,“席斯,席斯他來了嗎?”

  雷奧無法忍受自己的妻子到了這個時候,口中念的仍是別人的名字,反手就賞了她一個巴拿,肌肉的扯動撕裂了瑪奈額頭的傷口,紅色的液體霎時沁出。

  “王子殿下,王妃她傷口裂了。”

  雷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