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你為我迷醉 作者 席絹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1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使你為我迷醉 作者 席絹

使你為我迷醉 作者 席絹

內容介紹

翻轉於黑社會的濁流中,令人聞風喪膽的丁皓,  
出獄後改邪歸正,自營了一家保全公司。  
他以為今生今世再也沒有資格得到淑女的青睞了。  
直到美豔柔媚、善體人意的朱浣浣出現,  
他發覺這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於是展開了一場「愛情追逐」┅┅  
然而──  
一個是橫跨黑白兩道的浪子,  
一個是學養出眾的淑女,  
他們之間能找到愛情的交集嗎?

TOP

第一章

  冷汗像忘了旋緊的水龍頭,涔涔地在朱建民額上、手上直冒。
 
  天氣不熱,事實上雖說是初春二月的上旬,寒流還是照來不誤,暖氣沒有開得很大,正常二十五度恰恰好,而他也不是剛跑完八千裏路那樣喘籲籲;是的,他在流汗,但卻是流冷汗。
 
  打從踏入“迅雷”保全公司之後,他便一直發暈發汗,若非他他端坐在沙發上,隻怕他早已癱軟在地上成了一攤泥。唉!說來可笑,又不是要他上斷頭台,也不是見鬼了,他幹什麼怕成這個樣子?堂堂男子汗大丈夫是不能露出這一副德行的。怕什麼呢?他是客戶即使丁皓再窮凶極惡,總不會將他生吞活剝了吧!雖然那或許也有些可能——他要托保的東西可不尋常呢!
 
  樓下那群彪形大漢——不像善男信女的保全人員已使他雙腿虛軟;再想到丁皓以往的曆史,朱建民不自覺又打心底起了一陣冷顫——在高中時代,丁皓是個打架王,被數十家高中拒收後,靠父母的關係進入了“清岡高中”;那是一所私立的貴族學校,出身黑社會家庭的子女、闊少爺、成績低劣的、愛吃喝完樂的——全在這裏了。丁皓是黑社會老大的獨生子,每天拿打架滋事當家常便飯,在學校半個月期間,他不僅成了校園內的地下盟主,更是附近各校太保共推的老大,成日為爭地盤打架鬧事,搞得安份的學生人人自危,一如身為會長的朱建民。
 
  直到高二那一年,丁皓因過失殺人將對方砍成重傷,終於被捕入獄——沒法子,誰叫當時被警察埋伏給逮個正著,這下子連他父母也保不了他!他入獄了——血腥的日子終於遠離校園——善哉。
 
  那是一段可怕的回憶,每當他想起來還會冒冷汗;即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朱浣浣並不十分明白哥哥的意思。突然要她搬去與一個陌生的男人同住,說是彼此照應;即使那個陌生男人是哥哥足以信任、品性超凡入聖的君子,她還是覺得不妥——一男一女共處一室,光想來就覺得別扭,別人說來不就更難聽?而且,哥哥又要求她辭去律師事務所的工作,去那個人的公司當秘書;這太誇張、太過分了!雖說多年來寒暑假她都玩票性質的跟在哥哥身邊實習,什麼打字、速記……一些秘書事務,對她來說並不陌生;可是畢了業,她的興趣是朝著自己專長發展,一方麵準備律師特考,下一次法官考試也快近了。哥哥現在卻要求她半年內安份去當私人秘書,也沒有任何解釋就一溜煙逃到國外去了——
 
  朱浣浣柳眉微蹙。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她哥哥的過分關愛,哥哥是她僅剩的親人了,不聽他的,要聽誰的呢?即使他太過於小題大作、杞人憂天,也都是可以原諒的;但是她真的不明白,住在好友白水晶那邊不是更好嗎?又不會引人非議……但哥哥極力反對,好像她有什麼大禍臨頭似的。
 
  她提著二大箱行李下計程車——這樣大搖大擺地走進去是不是太怪異了?朱浣浣抬頭看看圍牆大門旁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的黑底金字——
 
  迅雷保全公司
 
  從鐵欄杆圍牆看進去,是一片廣場空地,停放著十幾輛漆著保全公司名字的車子;清一色是紅黑相間。越過停車的廣場後,視野更開闊——右側是行政大樓,七層樓高的辦公室,不華麗,但很有公司的架式,也是黑白相間,看得出落成不久;左側是三層樓的員工宿舍。介於二幢建築物之間是兩座球場——藍球場與排球場;而最裏端就是一座操場了。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靜羚 經驗 +20 精品文章 2010-9-6 05:24
  • 靜羚 金幣 +20 精品文章 2010-9-6 05:24

TOP

第三章

  上帝造人有時候是很惡作劇的。
 
  朱浣浣是一例。白水晶也是一例。
 
  這也足以說明她們為什麼會成為惺惺相惜的好朋友了。
 
  以現代國民生活水準之高、營養過剩的年代而言,身高不足一六0就略嫌營養不良了——這對一個一心想當女強人的女人而言更是很大的打擊。白水晶當了律師半年,工作一直很賣力、很辛苦。
 
  一五八的身高、小女孩那種停頓在“發育中”的身材,本已是她站在法庭滔滔雄辯的致命傷;有多次上法庭,還被擋在外麵被當成偷媽媽衣服扮大人的高中小女生,更難堪的是還有人曾問她讀國中沒有?她真是不懂,她已經很努力地改裝自己,使自己看起來更成熟了,為什麼別人永遠不相信她已經二十四歲了?隻有在替受害人贏得勝訴之後,心中才有一些安慰。
 
  天知道她有多討厭束著老處女發髻,穿著沒法子大步走的窄裙套裝。摸著厚厚的粉,外加三寸高的高跟鞋;然而為了維護冷靜敏銳的專業形象,上法庭時她一定要這麼打扮。一旦所有行頭卸下來,給化妝品點出的幾分姿色也洗去之後,她就隻有一張清水臉蛋與國中女生的身材了;除了那雙精銳大眼難以抹煞平常的她看起來真的非常天真無邪,即使穿一件恤上街、打著赤腳,人家也會覺得她好可愛。
 
  怎麼會長不大呢?好不好看不重要,朱浣浣不就是太好看了才會被當成花瓶供著?但白水晶真的很不滿意自己的身高於娃娃長相,可是又能如何?二十四歲了還能有什麼指望?
 
  剛上完法庭,想不到一轉眼已中午了,難怪肚子餓得發疼,找個地方將早餐與中餐一並解決掉才是正事。眼角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白水晶手捧著熱咖啡杯取暖,雙眼上下打量朱浣浣:這女人怎麼這麼豔光照人、滿臉春意?春天全在她身上了。
 
  “戀愛了嗎?你這輩子沒有這麼漂亮過。”她丟一個椅墊給朱浣浣,自己在地毯上坐著,倒了一杯熱咖啡給她。
 
  朱浣浣並不覺得自己戀愛了,隻是近些日子來,過得十分充實快樂,心情一直很好。昨天告知丁皓今天周日要陪朋友過,他將水晶的身家問得詳詳細細後,還考慮要不要讓她來。星期天還不許她自由嗎?後來他親自開車送她來;要不是丁皓今天有事,那麼他一定會跟她一同來耗上一天——他總是不放心她。在車內的吻別火辣辣得叫她上來五分鍾還沒清醒過來。丁皓說她是他的“女朋友”,事實上她還沒有這種感覺;可是他一臉霸氣,說他講了就算數。什麼時候開始的?要是先前有一點經驗就好了,在感情方麵她是懵懂無知的;渾渾噩噩地過了二十四年頭,大半光陰全是在書中度過的。對情一事,既向往又無知,但至少她知道,應該會有些甜言蜜語的——不必肉麻,但要貼心;但丁皓,什麼也沒有。
 
  白水晶伸出手在朱浣浣大眼前晃來晃去。
 
  “回魂哦,朱家小妞!朱浣浣的魂歸來兮,尚饗。”
 
  朱浣浣沒好氣地瞪她,“尚饗你的頭!我又沒一命歸陰,竟然用這種死人用語!”
 
  “差不多了啦!瞧你這模樣,魂大抵也去一半了,談談近況吧,你那個同居人‘正人君子’如何?”
 
  如果丁皓是“正人君子”,全天下也就沒有壞人了。朱浣浣在哥哥的閃爍其辭下誤以為丁皓是那種得孔老夫子真傳、柳下惠轉世的現代君子聖人,現在想起來實在是差了十萬八千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白水晶以為她那可憐的、曇花一現的、自以為是的戀人此生將於她無緣再見;可是,老天終究還是挺眷顧她的。
 
  知道石強就住在樓下,是要用餐時,朱浣浣無意中說起要找石強上來吃飯,白水晶才知道原來石強並未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在命運鬼使神差下,石強住到丁皓這邊;而朱浣浣又是白水晶最好的朋友,牽來扯去總是緣份一場——石強與她畢竟是有緣的。
 
  在白水晶跳起來的失態中,孟冠人早已看得明白,一邊示意丁皓;丁皓好奇地看著白水晶說道:
 
  “你認得石強?”
 
  “一同吃過午飯,在他出獄的第一天。我一直在找他。”
 
  朱浣浣這才明白,水晶暗戀的對象竟然就是石強,隨即脫口而出:
 
  “怎麼不早說?你一見鍾情的人就是石強?”
 
  “我可以下去找他嗎?”白水晶才沒有少女的矜持那一套,直截了當地問。
 
  “他也許還沒回來;你去看看也好。”丁皓丟了一隻鑰匙給她。“如果他回來了,叫他上來吃飯。”
 
  “OK。”水晶一陣風似的奔出去。
 
  兩個大男人又開始演出搶食物的老戲。
 
  朱浣浣無心於吃,心頭想的是如何替石強與水晶兩人牽線。在她看來,石強本質與丁皓相似;但石強又憂鬱了些,對什麼事都抱持不信賴的態度。丁皓說過他的背景,那種性格的形成其來自……幼年是私生子的悲哀,受盡奚落;少年時回到父親身邊,無法認祖歸宗,又得不到實質的關愛,隻被利用為殺人機器,所有歲月中全是晦暗與孤獨;不快樂的成長經驗,養成了他的冷淡與不信任的性格。這樣的一個人,要讓人如何去愛呢?想必會愛得很辛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白水晶在丁皓的公寓逗留到晚上十點,就是為了要看石強。
 
  但石強卻一直沒出現。白水晶忍住心中的失落,告辭走了;要不是她有一身武功,她真的沒什麼勇氣走過“淩月巷”這條龍蛇混雜、惡名昭著的巷路。中午經過這條巷子時,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現在時值深夜,可真是有得瞧了;聚賭的、打架生事的、吸毒縮在牆角抖瑟的,還有賊頭賊腦用邪惡目光窺視外來客的,像是隨時準備搶光你的錢,撥光你的衣服似的。盡管警方一再掃蕩,但淩月巷依然盛名不衰;一批一批的人又進駐。這裏也算是貧民巷;三三兩兩的乞丐倒在路邊;懶懶不動、衣衫不整,身前放一個小盆。而關起門與外界隔絕的屋子裏頭,傳說是一間間的私娼寮,但未經證實。由窗口看到裏麵一盞盞昏黃的燈光,隱隱約約傳來叫囂與吆喝聲,是賭場吧!這的確是一條黑暗的巷子。
 
  越走,她心中越是沉重。她是學法律的人,對法治社會懷著使命感與憧憬;但,諸如此類不見天日的陰暗麵依舊存在著,她卻是無能為力。法律專為平常老百姓而設,為的是懲治破壞社會祥和的壞人。好人與壞人之外,社會上還存著少數墮落的人,雖沒做大奸大惡,卻聚集在一小方天地做些小奸小惡,自我毀滅。這些人不多,但絕對是存在的,台北市可見,就在這裏。
 
  陷入自我情緒過深,以致於沒發現有人正悄悄靠近她。在這個人撲向她時,她本能地利落閃過,卻不料這隻是虛張聲勢,身後陸續又有人撞倒了她,再一個人又搶走她的皮包,然後幾個人飛快沒入人群中。白水晶所有重要文件全在裏麵,哪有不追的道理;一對三,她還是有勝算。嬌小的身軀矯捷利落地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春天的夜空,分外清朗,稀稀落落的星子像是窺探的眼睛,嘲弄世間孤寂的曠男怨女。是呀!丁皓說得對,智商這東西絕跡於愛情之中;不然白水晶豈會對一份未知的情感完全傾注?唉!白水晶,這個獨立自主、敢做敢當又勇往直前的女人,她小心珍藏她的情愛,隻期待與她心心相屬的那個人出現時,才完全付出;可是。愛情如果隻靠單方麵的癡情付予,準是悲劇一場——即使她知道石強是她等待的男人。她落寞地苦笑了笑,堆滿自嘲;她想起三年前那個死追他一年的K大高材生,叫宋克棠吧?他風度翩翩、英俊瀟灑,不知迷煞多少K大女子,叫她們趨之若騖、如癡如狂——校園偶像可比大明星——加上他從未對女人傾心,端正清明,使得別人對他的評價更高;他真的很出色。哪知在與白水晶經鴻一瞥後,他認定她是這一生中所守候的女子,從此隻為她癡狂;可是,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他不是她所鍾情的那個男人。她的冷漠相待與宋克棠的癡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直到後來他畢業、出國,黯然遠走他鄉,她仍被許多人所不諒解。
 
  除了一張公認的名嘴,她沒一點匹配得上那個優秀的男人。人人都說宋克棠瞎了眼才看上她;人人也都說白水晶目中無人,不值得好男人來愛。
 
  對於不可能與自己生命有交集的男人,她堅持“敬而遠之”的態度。如果當時她抱著“交往看看”的心態,今天勢必造成更糟的結果;對不能回報的癡心,給予希望是最殘忍的對待。
 
  而,現在的情形呢?顯然是她換到宋克棠的位子上,獨自一頭熱;而石強成了當初的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真的是這樣嗎?總是一方有情、一方無意,兀自在虛擲青春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丁皓死繃著一張臭臉。
 
  自家屋子成了辦公室、會議室兼交誼外,他個人原先並無多大意見;可是三天了,他已經三天沒有偷吻到浣浣了。也就是說,這一群人的駐入使他完全沒有隱私權,連在大庭廣眾之下想與浣浣說上一句話的機會都非常渺茫。
 
  他那老媽拚命想在最短暫的時間之內與浣浣建立最深厚的婆媳感情,因而占去浣浣太多時間;後來是他這一票突然蹦出來的“好朋友”,全都十分好奇地想認識他的女人,想探知她如何將他迷得昏頭轉向。
 
  這群超級電燈泡根本是蓄意搗蛋。所有人這麼一攪和,丁皓開始深刻體認到什麼叫咫尺天涯;並且恨得牙癢癢的。
 
  不錯,他是不會在未婚前對她逾矩;但他可不願放棄得到其他方麵的慰藉——能親親她、摟她一下也是好的;上回浣浣與他在門口吵的架甚至還沒有吵完。如今他們卻硬生生被區隔開來;太沒天理了。
 
  天!他多麼懷念她用軟軟甜甜的聲音叫著他的名字、對他催眠、他們交往那麼久,竟然連正正式式的約會都不曾有過。
 
  以前屁股後麵死粘著一個孟冠人已經很慘了,現在有粘著一串人就更使人頭痛不已了:這些人怎麼還不滾蛋呢?“死神”那家夥怎麼還沒帶石強到美國去?爸爸媽媽怎麼不去法國采購浣浣的結婚禮服?沈拓宇隻消在警署辦公就行了;說真格的,目前這些小case實在不必用上這麼重量級的人物。事實上王平誌已入了殼,財力岌岌可危卻仍不自知。而他們也拿了一批暗藏毒品的貨要他們保到台中去。孤兒院的事已找到幾條有利的線索,警方已動員偵辦;很多事已在掌握之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你們想,我們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孟冠人有氣無力地癱在沙發上問著其他在場的人。
 
  桌上散放著幾個味道與菜色都乏善可陳的飯盒,送餓死鬼也不敢領教。
 
  沙發上除了孟冠人外,還有丁氏夫婦、沈拓宇夫婦、東方磊。
 
  時鍾正指著晚上七點三十分。
 
  他們非常懷念丁皓——正確一點應說是他們非常懷念被丁皓拐出去一整天的浣浣。
 
  男人們此刻深深體會到善廚的女人真是難得可貴。
 
  他們不認為女人會下廚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在場幾個已婚女人都是對廚藝一竅不通,但他們的婚姻生活一向幸福。可是如果女人能做出一桌美味,那娶到她的男人真是幸福。
 
  他們以為今天挺好過的;叫外賣嘛。可是對街那僅有的一家自助餐店,賣出的菜式實在不合胃口,倒在路邊,連野狗都不屑一顧,甚至還會鄙夷地撒一泡尿。中餐時,兩個女人自告奮勇要煮一頓飯,後來男人們看到炒得焦黑分不出原物的蛋後,全部跑進阻止她們的好心——為了自己的胃著想。於是他們將希望全放在晚餐,希望丁皓會好心地帶浣浣回來做香噴噴的晚餐,可是丁皓到現在為止還是沒出現,他們隻好再派一個代表出去買自助餐——但誰都沒有胃口帶頭吃。
 
  下午東方磊報告“風雲堂”那邊的狀況後,他們又協商了一會兒;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們全待在丁皓的公寓中,以靜製動,用電話與電腦遙控掃描外麵的動靜。
 
  進些天來他們的胃都給浣浣慣壞了;老實說,他們也不必天天往這邊跑的——沈拓宇可以到國外做別的事;丁家夫婦也該去法國訂婚紗了;東方磊更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1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