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串冤家 (女人我最大之四) 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7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客串冤家 (女人我最大之四) 作者:綠光

客串冤家 (女人我最大之四) 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天吶!他沒走錯地方吧?
眼前這女人賣弄性感、男人衣不蔽體的──
大型後宮就在他家隔壁?!
而那個正和眾多男寵把酒共浴的,
竟是他那聲稱加班加到沒空回家的未婚妻!
是怎樣,武則天都沒她來得有勁,
現在竟還妄想以一抵十來練身體?
氣得他慾火……不,是怒火焚身的撲上去,
教教她什麼是「專一」的必要性,
但下場卻是成了她的神燈精靈,
被她的「激烈」弄得滿身是傷不打緊,
佳人有難時還得有求必應,
雖然此時遲頓的發現自己似乎被虐上了癮,
可還來不及等她回應,
就發現她已和情夫玩起「摸摸茶」遊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她並不是在找人,只是漫無目的地眺望,只因她真的很無聊,無聊到沒事可幹。

  她,嚴品穎,孤單寂寞的十八歲。

  放學回到家中,家裡空無一人,老媽不在,而老爸已經幾乎三個月沒見到人了;他很忙的,因為他有兩個家、兩個老婆,還有一兒一女。

  哈,錯了,應該說,老媽和她是老爸在外面的地下夫人與私生女。

  這樣的身份,她並不覺得有任何不滿,只是聽說他兒子對她和老媽的存在似乎很感冒。

  事實上,她也是到前幾年才知道,原來老媽並不是老爸的元配,而她則是所謂的私生女。

  從一開始的震驚萬分,到現在她早已心無波紋,畢竟她身份的確定與否,對於她的生活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因為,她一樣很無聊。

  尤其是每天的這個時候,她得一個人守著這麼大的家,直到入睡。

  真想學人帶著豬朋狗友到外頭晃晃走走,偏偏她的個性又不好,連個算得上是朋友的人都沒有。

  沒有朋友就算了,最糟的是,她竟連手足都沒有,雖然幾年前和同父異母的弟弟見過一面,但卻險些沒被他的凌厲眼神給貫穿而死。

  啊!她好無聊、好可憐,竟然連一個可以陪著說話的伴都沒有!

  「好無聊——」她放聲大吼著。

  「吵死了。」

  就在她對外吼著的瞬間,隔壁傳來一道涼涼的聲音。她輕瞇起瀲灩的水眸,側眼瞪去,果真見到那個討厭鬼就杵在隔壁陽台上。

  「華時霖,你很無聊耶,沒事站在那裡幹麼?」

  不是她要說,她跟他上輩子一定就是死對頭,才會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認識他已經十七年了,他們兩人的相處越趨火爆,如果可以的話,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嚴品穎抬腳往男人的腿上狠狠踹下,撒潑地詛咒完後,隨即瀟灑地離開公寓,開著她心愛的跑車在路上狂奔。

  真是有夠不要臉的,有了她這艘媲美五星級的游輪,居然還敢劈腿踩上另一艘貨船,他就不怕跌死嗎?

  混帳男人,眼睛真是瞎了。

  她,冠承集團老總裁的掌上明珠,有著二十億的身價,雖說截至目前為止,在事業上還沒有什麼驚人表現,但好歹也是眾多男人追逐的目標,然而那個找死的吳慶道,居然敢給她劈腿!

  更扯的是,劈腿地點就在他的住所,而她居然還撞見了所謂「蓋棉被純聊天」的畫面。

  去他的,這年頭誰會相信蓋棉被純聊天的蠢事?

  如果連撒個像樣點的謊都沒辦法,當初他就不該死皮賴臉地追求她,更不該膽子這麼大地劈腿。

  要是哪天再讓她看見他的臉,她見一次就開扁一次。

  混蛋!

  她恨恨地想著,車速飛快地飆往她的私人招待所——風華園。

  那裡是她的老家,在十一年前她和母親便已經搬離那裡,而後由於老爸的元配夫人在一年前去世,所以老爸便把她和老媽接回嚴家大宅,並把當年與華家並鄰的那幢別墅送給了她。

  她重新請人裝潢之後,便把那個地方當作她的私人招待所來作為玩樂的據點,而今天,她本來是要邀那個蠢男友到風華園玩的,誰知道那個笨蛋正在床上忙著。

  啐,還想著那個沒用的男人做什麼?

  走出了那道門,就應該要徹底地將他遺忘,把他從生命裡抹去,當作他從來沒有出現過才對。

  嚴品穎惱火地瞪著前方的彎道,正打算快速挑戰離心力時,手機卻突地響了。

  「哼,想跟我道歉?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房子是樓中樓的挑高設計,樓上有兩間房,樓下有三間,妳可以自由選擇要住在樓上還是樓下,一間可以當妳的臥房,而另一間隨便妳使用,我們彼此不干涉對方的生活,至於客廳、廚房和吧台,是我們可以共同使用的。」

  伸手觸摸著觸感細緻的小牛皮沙發,在聽見他另類的契約後,嚴品穎緩緩地在沙發上坐下,一臉不悅地瞪著他。

  「你都已經決定好了嘛。」她自皮包裡掏出煙盒,優雅地點上煙。

  雖說這樣的相處模式,她是百分之百同意,可是這件事應該由她來提,而不是他吧?!

  「相信妳一定也會同意。」他盯著她的動作,緩緩蹙起眉頭,若有所思的望著她。

  「這個想法是不錯,但是好歹也要先問過我的意思吧?」別搞得好像他很討厭她,她還很死皮賴臉地巴在他身旁一樣。

  這種感覺,令人不爽透了!搞清楚,她也是身不由己的。

  「我現在不就在徵求妳的同意了嗎?」

  「你好像很不希望我住進這裡,既然這樣,你幹麼不跟華伯伯把事情說清楚?」不要讓她感到這麼難堪好不好?

  「我無所謂。」他一派淡漠,也在沙發上坐下。「多年不見,妳的皮膚變得又乾又粗糙,這樣還要繼續抽煙嗎?」

  她給了他一個白眼,生氣地大叫,「你眼睛瞎啦!」她的皮膚哪裡乾澀,哪裡粗糙了?瞧,明明就是吹彈可破又白裡透紅!

  「比起十一年前,確實是差了許多,就連粉底都快蓋不住妳眼角的細紋了。」他露出一抹慵懶的笑。「聽說抽煙會讓女人的肌膚急速走下坡,尤其是年過三十,變糟的程度好比自由落體的墜落速度。」

  「誰年過三十啊?」她火地跳起,有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不受影響才有鬼!

  位於華東辦公大樓十五樓的總稽核辦公室裡,一大早便籠罩著低氣壓,和外頭陰晴不定的天氣有相同的感覺。

  直到夕陽西落,裡頭凝滯的窒息感依舊未散。

  華時霖撥打著電話,但是傳來的依舊是語音信箱的聲音,他面無表情地掛上電話,眉頭微攏,像是在暗忖著什麼。

  這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已經整整兩天沒見到她了,雖然直到昨晚還能跟她聯繫上,但是到了今天她就完全沒開機了。

  她會跑到哪兒去?

  雖然她能去的地方頗多,但想要一一查出也不會太難,就怕是大哥訂婚的事情影響到她,那麼她會去的地方可就難找了。

  依她的個性,雖然不至於想不開,但就怕她幹出什麼蠢事來。

  他猶自暗忖著,直到外頭傳來的敲門聲喚回他的思緒。

  「進來。」

  「董事長,酒店下半年度的預算表全在這裡了。」秘書陳思惟走進門,將文件往他桌上一擱。

  「放著就好。」

  「董事長,發生什麼事了嗎?」美顏微偏,一頭美麗如瀑的長髮滑落肩頭。

  華時霖抬起頭,淡淡地回答,「沒有。」

  「那麼,是試婚生活不順利嘍?」雖然身為他的秘書,但她早已認識他許久。

  高中時代,她是他的學妹,從認識他的那一刻開始,她的目光便追逐著他的身影,但他卻從未回頭看她一眼過。

  「沒有所謂的順不順利,反正生活就是如此。」同居一事,只有較為親近的幾個人知道,身為他的秘書,自然很清楚他的事。

  「嚴學姊八成又是到哪個派對玩到天昏地暗了吧?」他不說,她也猜得到。

  嚴品穎當年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你當然應該感到抱歉!因為你是施暴者,我是受害者!」要不是全身酸軟無力,她絕對會衝向前去狠狠咬他一口。

  「……對不起。」他的頭垂得更低,就連寬闊的肩膀也喪氣地垂下。

  「你以為一聲對不起就可以彌補對我的傷害嗎?既然如此,我先捅你一刀,再送你到醫院去,你覺得怎麼樣?」如果現在手上有一把刀,她是絕對不會猶豫的將他除之而後快。

  「……我錯了。」剛毅的下巴繃得死緊,只見他緊抿著唇,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錯?一個錯字就可以算了嗎?要是這個世界只要道歉就可以平安無事的話,你以為還需要司法單位還人清白,還需要警察機關為民除惡嗎?」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那麼便宜的事?

  「我已經道歉了,妳到底還想怎樣?!」忍氣吞聲到了極限,下場就是氣爆,所以,他爆了。

  他轉身面對她,望著她得理不饒人的嘴臉,將腦中的綺想用力抹去。

  「你在凶什麼?」她搗著微微發痛的胸口不解地問。

  「我凶什麼?妳要不要先解釋一下自己昨天的行為?要不是妳做得太過火,要不是妳老是脫軌行事,妳以為我會這麼抓狂嗎?」是,他承認自己是有錯,但難道她就完全都不需要檢討嗎?

  「我?我哪裡脫軌、哪裡過火了?你給我講清楚,不要給我亂扣帽子!」她奮力坐起,仍舊無力的身子顛了一下,他好意扶她一把,卻被她使勁拍開。

  華時霖盯著被打紅的手背,撇了撇唇。「妳還記不記得昨天晚上在風華園做什麼?」

  「我當然記得!」雖然她醉了,但還不至於醉得不省人事。「我還沒罵你呢,你這個混蛋居然當著我所有朋友的面把我扛走,要我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董事長,這些都是今天趕著要出爐的評估報告,還有幾份需要你簽名的文件,所以我才會逼不得已的到你家找你。」陳思惟一臉歉意,然而大眼卻不沾半點愧疚,反倒卻忙碌地四處打量著。

  「是嗎?不好意思,讓妳走這一趟。」華時霖接過文件,客套地說道。

  「不會,我只是利用午休時間。」視線轉了一圈,然後緩緩地停留在他臉上怵目驚心的抓痕。「董事長,我能請教你發生什麼事了嗎?」

  他看起來很憔悴,頭髮凌亂,深邃的黑眸佈滿可怕的血絲,襯衫僅是隨意扣上兩個扣子,因此依稀可見底下的抓痕。

  這裡該不會是豢養了大型貓科動物吧?

  「沒事。」他揚起一抹虛應的笑,快速地簽完數份文件。「早點回去吧!」

  「可是,傷口看起來挺深的。」要是不好好處理的話,也許會在臉上留下傷痕也不一定。

  「不礙事,我會抹藥的,這幾天我不在公司,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再麻煩妳電話聯絡箱。」下逐客令的意圖相當明顯。

  「是嚴品穎?」她突然問道。

  他微怔。「怎麼會提到她?」

  「昨天董事長不是急著要去找她嗎?而今天你就決定要請三天的假,若不是因為她,也太巧合了。」她悶聲回答。

  所以說,他臉上,包括胸口上的傷痕,全都是那個女人的傑作?究竟在什麼情況下會產生這麼「熱烈」的傷痕?

  「妳說呢?」

  陳思惟猛然抬眼,便看見嚴品穎就倚在對面的房門口,笑得不懷好意,而且一語便戳中她的心思。

  「莫名其妙。」驕傲的撇過頭不理那聲名狼籍的女人,否則她鐵定會認為自己很在意。

  「妳心裡有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董事長,你取消了原本預定在雙園舉辦的二十三日的宏德聚餐,還有二十四日的隆達千金生日派對?」陳思惟像是一陣狂風般地刮進董事長辦公室,帶著不解的口吻詢問。

  華時霖看了她一眼,便又埋首於公事中。「沒錯。」

  「怎麼會突然取消呢?這個場地早在三個月前就訂下來的。」她剛才被罵得一頭霧水,還以為是對方搞錯了,想不到真的是董事長單方面取消的。「這樣子的話,必須賠違約金才行。」

  「那就照合約賠給他們。」他頭也不抬的回道。

  「董事長,賠錢不是問題,問題是這樣一來,會留給對方不好的印象,也影響了商譽。」商場上沒有增加朋友就算了,怎麼可以再多個敵人?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盯著螢幕,敲下最後一個鍵,存完檔後,他隨即抽出磁片。「思惟,把裡頭的資料列印成文件,送到楊開武那裡。」

  「新的案子嗎?」接過磁片,她決定問個明白。

  「嗯。」

  「跟取消雙園有關?」為什麼她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女人的直覺可真是犀利。「確實有關,因為一件臨時的案子,所以不得不取消原先在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雙園的預定。」

  「跟嚴品穎有關?」她再問。

  雖然知道自己有點腧炬,但是這件事不問清楚,她實在是不甘心。

  「妳怎麼會這麼想?」他佩服她的聯想力。

  「聽說她要辦珠寶個展,這麼臨時才想舉辦,絕對找不到場地的。」所以她很自然地就聯想到與她有關。

  「已經在宣傳了嗎?」動作倒還挺快的。

  「是我聽客戶說的,因為這一次的個展似乎只限定VIP會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華東辦公大樓十五樓,總稽核辦公室。

  「二哥。」

  華千謀像陣風般地刮進辦公室裡,卻見準時霖眉頭深鎖,聽著電話瞪了他一眼。

  幹麼,他做了什麼事了嗎?

  於是他只好搔了搔頭,乖乖地在旁等候,不敢造次。

  只是這一通電話到底是打給誰的,二哥的臉色怎麼會黑了一大半?

  難下成是公司營運出現什麼問題,要不然向來喜怒不顯於外的二哥怎麼會露出如此擔憂的表情?

  華千謀正思索著可能發生的情況,卻突地聽見華時霖暗咒了一聲,且重重地摔了手機。

  嗚哇,這是什麼狀況?

  「二哥,發生什麼事了?」他不動聲色地睨了一眼已被徹底分屍的手機。

  除了公司的事,再沒有任何事撼動得了二哥八風不動的心,而今他竟然如此震怒,情況勢必危急,他雖然不才,但應該還幫得上一點忙吧!

  「沒事。」華時霖吐了口氣,顯然悶了很久。

  「沒事你會摔手機?」要是今天摔手機的是老三,他可能還會覺得正常,但若是冷靜的二哥,那就大大不妙了。

  大哥向來優雅多情,二哥則內斂穩重,他長這麼大,還沒看過這兩位兄長失控過哩。

  可是會如此失控,卻又與公司無關,那麼……就是紅顏禍水嘍?

  「你找我有什麼事?」掌心輕揉著發疼的眉心,華時霖皺眉問道。

  「送爾康上半年度的報表給你。」早知道會遇見這種事,他就不來了。

  「放著就好,你可以出去了。」

  「二哥,有事要說出來,悶著會內傷的。」他可是人如其名,謀略萬千,找他就對了,千謀至少有一計能幫上忙吧!

  「沒事。」他只想打發好事的弟弟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先別擔心那些,先擔心妳的傷口吧!」東方揚抓起她的手腕審視著。

  「傷口又不是什麼大問題。」縫個幾針就好。

  才剛踏進客廳裡的華時霖,不動聲色地拉開他的手,隨即牽著她走進房裡。「還是先到房裡休息,什麼都別想了。」

  帶她到醫院處理傷口,再轉回華東酒店做完筆錄之後,回到家裡,早已過了中午。

  「我怎麼能不想?明天就是珠寶展了耶!」嘴裡嚷著,但她還是乖乖地跟著他走進房裡,往床上一坐。「混蛋,我是跟那傢伙有仇啊?給他真正值錢的東西,他還不要,偏偏就要我的胸針,根本是個不識貨的傢伙!」

  她恨恨地捶了床鋪一下,突地感覺身後有股氣息,還沒來得及反應,身後的那道炙熱體溫隨即將她環繞。

  華時霖自她身後環抱住她,雙手交握在她的胸下,將她扣緊在懷裡,俊爾的臉龐貼在她散亂卻依舊細膩的髮絲上頭。

  她瞠目結舌的僵直著身子,呆愣得無言以對。

  呃,這個動作似乎有點怪,也貼得太緊了一些,她要是沒記錯,他胸口上不也縫了幾針嗎?

  「時霖,小心傷口。」她動也不動地出聲提醒。

  「我知道。」他喃喃回應。

  「還是要小心一點。」她偷偷地想要拉出一點距離,卻發覺他扣得好緊,讓她根本無法動彈。

  這不是她的錯覺,而是他今天真的很喜歡抱她,還抱得越來越光明正大。

  「嗯。」

  嗯?回答只有這樣?聽不出來她在暗示他放開她嗎?

  今天被搶的人是她,真正受到驚嚇的人也是她耶,他非得表現得這麼激動嗎?好吧她承認,事實上他也受到波及了,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行為,似乎也挺合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7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