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聘玩伴 (女人我最大之三) 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7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解聘玩伴 (女人我最大之三) 作者:綠光

解聘玩伴 (女人我最大之三) 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從不缺女人的風流公子哥竟然需要相親!
別傻了,這可是他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但他仍拉了親親秘書兼兒時玩伴來假結婚。
但為什麼假結婚需要先同居佈置新家?
甚至只準備一間臥室而已,
最後更煞有其事的大拍美美婚紗照?!
好吧!他承認自己早已將友情轉換成愛情,
尤其見老哥的手下愛將老是對她勾勾纏,
他便醋勁大發想出這個欺騙她的爛方法,
可這石頭腦袋的女人卻誤以為他「不行」,
所以才與之前的紅粉知己全斷得乾乾淨淨,
甚至不惜為了重振他的「雄風」,
還特地找來兩個女人與他共枕!
這女人到底愛不愛他啊?
哪有女人愛一個人是這樣愛法的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相親?」

  天空是美麗的湛藍,沒有半朵白雲為襯,天氣好得不得了,而八樓爾康生技董事長辦公室裡頭,宛如外頭的天氣一樣,洋溢著爽朗如陽光般的笑聲。

  帶領著爾康生技研發團隊三年,總算小有成績的華千謀,笑得趴倒在辦公桌上,儼然將剛才聽到的話當笑話看待。

  「很好笑嗎?」華時霖涼涼地道。

  「二哥,現在是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相親這種玩意兒。」他看起來條件很差嗎?差得非得要相親才找得到另一伴嗎?

  真不是他要誇口,這一輩子截至目前為止,他從沒缺過女人,相信在未來的五十年,他一樣不缺,所以他當然不需要相親這玩意兒再湊上一腳,增加他不必要的麻煩。

  女人,玩玩就好,如果真要論及婚嫁,他會哭的。

  他就說嘛,很少自動踏進他辦公室的二哥,怎麼會特地走這一趟,原來是送這份可笑的相親資料。

  「你太瞧不起相親了。」華時霖把資料往他的桌上一丟。「你以為只有條件差的人才能夠相親嗎?你不會忘了你是出生在名門世家裡頭吧?你以為你的婚姻是自己能夠決定的嗎?」

  「我從沒想過要決定自己的婚姻,因為我根本就沒打算要結婚。」華千謀依舊挑著一抹笑意,拿起他丟在桌上的資料隨手翻著,看著上頭的照片,笑得有些嘲諷。「不會吧,這女人該不會想來陰的吧?」

  「你認識?」

  「何只認識?」不就老早被他吃干抹淨丟到一旁了嗎?「不好意思,我不接受這種陰險的女人。」

  她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才榮登群芳錄裡頭,對他而言,壓根不重要,反正他是不可能答應這種可笑的事。

  「無所謂,你不接受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他是私生子。

  在這年頭,私生子一點都不稀奇。

  他從不認為身為私生子的自己,跟一般平常人家長大的孩子有什麼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一個非常自私又任性的母親。

  雖說是母親,但他卻打從心底認為她沒有為人母的資格。

  因為她生下他,卻沒養過他,從小他一直是在親戚家裡頭輪流借住,一年難得見到她幾次,而到了他十二歲那一年,她毫不猶豫地把他賣給了親生父親,從此以後他不曾再見過她,直到她去世。

  而他認識白念恩的那一天,就在母親拋棄他後,也是他轉學的第一天。

  從那一天開始,她對他而言成了心中獨一無二的存在。

  「各位同學,這一位是新同學華千謀,你們以後要跟他當好朋友哦。」

  「好。」

  華千謀站在講台上,聽著老師介紹他,瞪著底下同學竊竊私語又指指點點的,面無表情的臉上有著超乎年紀的世故。

  「那麼,華同學,你坐在最後頭的那個位置。」

  順著老師指的方向探去,剛好是靠近窗戶最後一排的位置,他緩步走去,放下了書包,隨即看向窗外。

  「你好,我叫白念恩。」

  身旁傳來不高不低的聲響,但他睬都不睬,逕自瞪著窗外。

  「喂,我在跟你說話。」身旁的人稍嫌不耐,但他依舊置若罔聞。

  啪的一聲,有塊東西撞擊著他的腦袋,他難以置信地轉過頭,瞪著掉在桌面上的鉛筆盒。

  有沒有搞錯?

  他惱怒瞪去,坐在他身旁的,是個短髮的小孩,臉上帶著戲謔的笑意。

  「當人家跟你說話時,你一定要回應,而且要看著對方的眼睛,難道你爸媽沒有教過你嗎?」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他曾經想過,他和她的緣份也許在那一夜就結束了,豈料隔天一早,她像沒事一樣,絕口不提那一夜的事,時間一久,就連他現在也無法確定,也許只是一場接近實境的夢罷了。

  直到現在,依舊是個謎,但她不說,他也絕口不提。

  於是,那一年他留學深造,而她也如願地考上大學,兩人儘管分隔了四年,但仍一直保持聯絡,就這樣過了四年,他隨即把她拐到公司,成為他最得力的左右手。

  他們還是像哥兒們一樣無話不談,像玩伴一樣一起出遊,像死黨般的義氣干雲。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那四年的分離,似乎對他們兩個一點影響也沒有,她面對他的態度始終沒變。

  正因為她沒變,所以他也沒變。

  不,不對,也許是和她太過接近了,也許是日子過得太過平靜無瀾,所以他一直認為自己沒變,以為日子就會這樣一成不變的過下去,然而半路殺出一個楊開武,讓他突地開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不想失去她的恐懼如此強烈,如果這樣的感覺不是喜歡她,又會是什麼?

  他不知道自己要的女人到底是哪一種,但是他真的不想放她走,他知道一旦錯過了她,他一定會後悔。

  而這一輩子,讓他後悔的事已經太多了,他不想再添一樁。

  有些事,是自己無法掌握而造成的遺憾,但要是自己能夠掌握還白白放棄,那就是咎由自取了。

  暗忖著,帶著魔性勾人氣息的桃花眼盯住那抹走進他辦公室裡的高Y身影。

  「有事?」白念恩一貫問道。

  「嗯。」華千謀慎重地點了點頭。「我們到那邊坐。」

  「發生什麼事了?」發覺他收斂起平日的嬉笑,她的表情也就跟著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夜幕低垂,洗完澡,用過晚餐之後,白念恩抱著筆記型電腦來到客廳的茶几邊,進行她每天的例行公事。

  其實也不是加班,只是在確認他明天的行程,確認每一場會議的報告,還有每一季的評估報告。

  這些事,她習慣帶回家做。

  而今,儘管住所已改,但是習慣未變。

  靜謐的客廳只傳來她快速的敲打鍵盤聲,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到身旁傳來腳步聲。

  「喂,妳怎麼不開電視?」

  「現在沒有我想看的節目。」她依舊盯著電腦螢幕。

  「我有啊!」他走到她身旁,拿起搖控器隨便轉個節目,再把搖控器丟到她身旁。

  白念恩不以為意,但卻突地有水滴不斷地滴到她的身上,甚至是她的電腦螢幕上。

  「你在搞什麼?」抬眼,她一臉不悅地睇著他在旁擦拭頭髮的動作。

  「擦頭髮啊。」

  「你不能到旁邊擦嗎?」這麼大的客廳,同時要擠進二三十個人都不是問題,他沒必要硬是站在她的旁邊吧。

  「這裡剛好正對電視。」他強詞奪理道。

  「那我走。」她索性移動電腦到最旁邊的位置。

  華千謀見狀,不由得停下動作。

  這女人到底懂不懂他的用意啊?

  華千謀赤裸著上身,底下只穿著一條海灘褲,露出精實虯結的體魄。他是刻意的,是打算讓她有所意識到他的存在,意識到他的性別,然而這女人像塊石頭,根本無動於衷。

  要知道,並非只有女人的曲線才能夠挑逗男人,男人完美的體魄也可以騷動女人的芳心的。

  有多少女人看見他這模樣,是垂涎地趴在他腿邊求他憐愛的,哪像她這麼薄情?

  不多看他一眼就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這是什麼狀況?

  「千謀,歡迎回來。」

  客廳裡,兩個妙齡女子一見他回來,中規中矩地跪在沙發上,迎接他。

  華千謀傻眼地瞪著這兩個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的女人。

  「妳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難不成她們請了徵信社跟蹤他?

  「念恩請我們來的。」綺陽笑如燦陽。

  「啥?!」

  「念恩跟我們約在樓下,等她回來後,再帶我們上來。」夕羅起身,指著外頭的空中花園。「千謀,這裡真的很不錯,你好壞,都沒帶我們來這裡看過。」

  他咬了咬牙。「念恩在哪裡?」這女人,他非得親手掐死她不可。

  他刻意打造了兩人的溫馨小窩,是個不允許任何人隨便進來的神聖之地,而她居然在同居的第二天便請這兩個女人進入,這算什麼?!

  「她在洗澡,她說她等一下要出去。」綺陽指了指裡頭。

  「出去?」眉頭微攏,他快步往房間走去,門一開,發覺她已經梳洗完畢。「妳要出去?」

  這女人把一堆聯絡電話都丟給他,然後自己偷偷溜走,原來是約了夕羅和綺陽,只是她既然約了人,為什麼還要外出?

  「嗯。」她瞅他一眼,拿起吹風機吹著一頭濕髮。

  「妳要去哪?」將公事包往床上一丟,順手丟下西裝。

  「走走嘍。」撥了撥半干的發,收起吹風機,她走進更衣室裡挑衣服。

  「妳為什麼要出去走走?」他就像是小雞,跟著白念恩那隻母雞走。

  她瞪著踏進更衣室裡的他。「喂,我要換衣服。」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他雙手環胸倚在門口,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看她拿什麼衣服,再猜想她是要赴什麼約。

  「你沒看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你幹什麼?!」她動作飛快地護住胸口。

  該死,這是什麼衣服,露肩就算了,居然還露胸,後頭的裙襬長到拖地,但前頭居然短到膝蓋上三十公分!

  「幫妳穿啊。」話是這麼說,但他的眼卻眨也不眨地直瞪著緞布底下的美臉。

  天,她有胸部啊?

  「不用你幫,你給我到一邊去!」她一手抓著拉鏈,一手護著胸前,忙到沒空開扁。

  「沒有我幫忙,妳鐵定穿不好,趕緊穿好,拍完婚紗照,彼此都輕鬆。」他輕咳一聲,很自然地走到她身後幫她拉著拉鏈,卻發覺怎麼也拉不上去。「妳真的有胸部耶?!」

  「你什麼態度啊?」紅暈爬滿白皙小臉,她怒目瞪去。

  「我算錯了。」因為她又高又瘦,所以他一直認為她是沒胸的,但是今天看她穿上這一襲禮服,他發覺自己錯得離譜。「對了,就因為妳老是穿寬鬆的衣服,才會害我目測失准,否則我只要瞄過一眼,三圍絕對會被我精準猜中。」

  沒想到藏在寬鬆衣服底下的她,竟有著如此傲人的身材;姣美的長腿細白如凝脂,俏臀柳腰再配上頗有可看性的上圍,讓他有種挖到寶的狂喜。

  「真不好意思,我害你目測失准啊!」她撇唇冷笑著。「我告訴你,你現在最好給我轉過身去,否則的話,我很難保證這一場假扮的婚姻到底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妳換另一套好了,這一套似乎比較容易穿。」他從架上幫她拿下另外一套。

  她瞄了兩眼。「轉過去。」

  他乖乖轉過身去。

  確定他不會再轉身突襲,她趕忙轉過身,七手八腳地脫下身上累贅的禮服,才又換上另外一套。

  純白鑲金邊刺繡配亮片的改良式旗袍,穿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錯誤,犯了一次,可以推說是意外,犯了第二次呢?

  就叫造孽。

  白念恩坐在秘書室的辦公桌前,支手扶著額,一時間很難理解自己昨晚的行為,她甚至沒有辦法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和交代。

  鬼迷心竅用了兩回,會不會顯得太做作?

  但如果不是鬼迷心竅,那會是什麼?

  她哪知道是什麼?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原本就是無解的,不是嗎?何必要去探究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可她這個問題跟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似乎一點關係都沒有,是不?

  其實她知道,也很清楚,但她就是亂了。

  總覺得事情不應該再繼續下去,但她現在要是反悔,她不打算再繼續假扮他的未婚妻了,他會有什麼反應?

  她不想失去這一段友誼,但他卻挾持著這份感情為所欲為,她是不是應該想個辦法反制?

  可他說,他喜歡她。

  他怎麼會喜歡她?先前隱隱約約發現蛛絲馬跡,但她總告訴自己那是錯覺,但如今他都親口說了,那麼會是真的嗎?

  但他到底是怎麼喜歡她的?

  這十五年來,兩人的相處情形是這麼融洽,儘管談不上是青梅竹馬,但卻是兒時玩伴,比手足還要來得親密,但就是沒想過他會喜歡她。

  圍繞在他身旁供他挑選的美人多如過江之鯽,他哪裡會看得上如此不起眼的地?

  不是她妄自菲薄,更不是她對自己沒自信,而是一份由兒時玩伴開始萌發的感情,究竟是在什麼時候衍生出男女情感的?

  他不是老恥笑她像個男人,沒有半點女人味?對女人那麼挑剔的他,怎麼會看上她?

  昨晚的告白,只是他的瘋言醉語吧。

  對,應該是這樣,除此之外,再無第二想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白媽……」

  「乖乖乖,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白媽,我錯了,我不應該惹念恩生氣,求妳讓我跟她見一面。」華千謀臉皮非常厚地往白母的肩上一靠,死命地撒嬌著。

  白母見狀,也只能無奈地歎氣。

  「念恩不想見你,我實在也沒辦法要求她跟你見面。」

  「可是只要白媽跟她說點好話,說不定她會願意跟我見面。」他不放過任何可能的機會。

  從那一天離開他家之後,她連公司也沒去,於是他再也沒見過她,短短幾日,他便覺得自己快要發狂了。

  看不見她,總覺得身體的一部份正強行剝離,讓他整個人都不完整了。

  為了見她,他每天下班就往自家鑽,但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他居然每回撲空,到最後乾脆直接請求白媽的幫助。

  豈料——

  「華哥,很難啦,我姊這一次是真的吃了秤坨鐵了心了,她會刻意避開你,那就代表她不想見你,而且毫不戀棧。」在旁全力衝刺扒飯,滿嘴風涼話的白聖恩懶懶地道,一點都不同情他。

  華千謀無語地低下頭。

  「對啊,我沒看過姊氣成這樣,那代表她真的打算跟你老死不相往來。」白祺恩也完全站在白念恩那一邊。

  他的頭垂得更低了。

  「對啊,華哥,你怎麼會白癡到以為姊會看上別的男人咧?我姊有潔癖的耶,她對感情是很專一的,要不是真的讓她看得很順眼,你以為她會為了你做牛做馬?」白聖恩歎了口氣。

  他的頭垂得快要貼在餐桌上了。

  「可不是?原本姊大學畢業時,是要出國進修的,但因為你的一句話,她毅然絕然地為你留下耶。」當然,有一方面也是為了要擔起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華家三兄弟驚詫地低喊著,目光一致地睇向躺在病床上,早已轉醒的么弟華千謀。

  「不像啊,他應該知道我是誰啊?」華百岳一屁股坐在床畔。「千謀,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的笨蛋三哥。」華千謀戲謔道。

  「很好,我確定他很正常。」華百岳冷笑著。

  「可是,他不記得我。」白念恩吶吶地道。

  事發之後,陪同坐上救護車的人是她,送進醫院之後,再分別聯絡其他人,並等待醫生診治。

  而在醫生診治完畢,簡單說明他的傷勢,只說是有點擦撞傷,應該沒有腦震盪的現象,於是她才覺得安心,豈料在他醒來之後,第一句話竟問她,她是誰?這讓她發慌了。

  他居然不記得她是誰?

  她仔細地看過他的眼神,在他的眸底找不到那一份熟悉,他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陌生人一樣自然,好像真的不知道她是誰。

  趕緊再找醫生問個明白,醫生再做一次檢查才簡單表示,也許是失憶了,但必須再做進一步的檢查。

  「他不認識妳?」華元靖意外道,輕撫著下巴,轉向華千謀問:「千謀,你真的不記得念恩是誰?」

  華千謀不語,只是搖著頭。

  「你在裝傻吧?」華時霖完全不信。「念恩可是你最寶貝的女人,你敢說你不記得她?」

  當初他說要娶她,說他有多愛她,大伙的震驚是不在話下。

  「我最寶貝的女人?」他噗笑一聲,嘴角抹著是自負又狂妄的笑。「我的品味有這麼差嗎?」

  華千謀話一出口,眾人皆瞪著他,恍若他是什麼鬼怪來著。

  「幹麼,我說錯了?」華千謀挑眉反問。

  「他確實是失去記憶了,去幫我把主治醫生找來。」華元靖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7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