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差陪睡 (女人我最大之二) 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0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兼差陪睡 (女人我最大之二) 作者:綠光

兼差陪睡 (女人我最大之二) 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女人?!
否則像他這麼優質的好男人,
怎麼可能在見面前就慘遭退貨,
而且自此開始走衰運,
還因打賭輸了,得客串什麼一日公關,
哈!沒想到第一個要伺候的,
就是他那個無緣的相親對象,
哼!就讓他粉墨登場會一會她,
至少也要問出被退貨的理由,
平復他受創的心靈,
可是人家好像不認得他耶!
包下他整晚也只因他聲音很像某人?
後來甚至大膽開口要他當陪睡!

TOP

 楔子

  位於某地下室一樓的夜店因為正逢萬聖節,舉辦了場化妝舞會。

  不到十點,裡頭已經擠滿精心裝扮而來的男男女女,舉凡是童話世界裡的人物,甚至是迪士尼人物,或者是中外鬼怪、國內外知名藝人,都有人裝扮前來共襄盛舉。

  幾百坪大的夜店,飄著淡淡暈黃的燈光,偶有銀白色雷射光線在其中掃射打轉,添增幾分詭魅氣息。

  「我要回去了。」在吧台較暗的一隅,清亮的女音淡淡地拋下這句話。

  「子頤,別急著走,遊戲都還沒開始。」坐在她身旁,一身瑪麗蓮夢露打扮,臉上戴著古怪面具的女子忙扣住她。「幹麼,不是你說要來的嗎?我可是特地瞞過你哥才把你帶出來的,你不要忘了,你還未成年耶,你要是在這裡走散了,我回去會被殺的耶。」

  戴著遮去半邊臉面具的徐子頤噘起粉嫩的唇,不悅地坐回原地。「可是,我不想扮成茱麗葉啊。」很俗耶。

  「有什麼關係,絕對不會撞衫。」為了不撞衫,她可是很努力地構思呢。「瞧,那邊的吸血鬼至少有十個,白雪公主也出現兩個,就連裝扮成灰姑娘的也不只一個人,多沒創意啊,哪比得過我們兩個?」

  「宇姊,我們是為了不撞衫才扮成這樣的嗎?」

  「是啊。」杜心宇點了點頭。「你沒發現打從我們進店到現在,都沒有出現跟我們一樣裝扮的人嗎?化妝舞會嘛,就是要別出心裁,要不然老是那幾種小兒科裝扮,多無聊啊。」

  「可是我扮成這樣很彆扭。」真不知道宇姊到底是上哪找到這些服裝的,居然連假髮都有。

  舞會上人好多,還好戴著面具,不然她會覺得很丟臉。

  「才不會,說不定你待會還能遇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大樓淡灰色的強化玻璃將外頭陰霾的天色襯得更糟,而坐在這間辦公室裡的男人,更是打幾天前便一直陷在空前絕後的陰鬱之中。

  他,華元靖,華東金控董事長。

  五年前在美跳級修完企管和財經雙博士,而後空降到華東金控,擔任董事長一職,原以為青澀的他,只是家族企業底下的一枚監控棋子,不少企業家正等著看笑話,豈料他才接掌,立即以鐵腕作風,大刀闊斧地整頓整個金控體系,再以柔性姿態拉攏體系裡頭幾個高級主管,共同推出數件亮眼方案,甚至還合併兩家銀行,短短五年之內,交出教前輩也咋舌的成績單。

  此外,外形俊俏的他,以他與生俱來的魔力和家族財團的光環,輕易地打進社交圈裡,他迷人多情的笑,更讓他成功地擄獲名門千金和貴婦的心,成為社交圈內的寵兒。

  在企業界和社交圈裡,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一切皆一帆風順的他,為何此時此刻顯得如此陰鬱?

  只因,在家族壓力底下,他不得不完成政策聯姻。

  華元靖微挑起濃飛的眉,似笑非笑地看著手上的相親資料,上頭除了對方的身家資料,還附上一張照片。

  長相好、身段好,學歷更是幾乎能與他匹敵,家世背景也是好到無可挑剔,他可以理解長輩們為什麼硬要促成這段姻緣,只是,這個女孩……長宇媒體集團的徐子頤,目前擔任長宇電視台節目部的總經理,她可以算是這一輩的名門千金裡,最令人激賞的一位。

  她是長宇集團的小公主,老總裁是她的舅舅,而其他的高級幹部則是她的表姊妹們,而現任的聘請總裁則是她的親哥哥,對她寵溺有加。

  只是,儘管身處媒體圈,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我是威廉,歡迎你下次來再指名我。

  她來,不是因為這句話,而是因為他八分像的聲音,要不然她很少在隔天便再次光臨的。

  車子平緩地停在地下停車場,下車走往電梯,卻瞥見電梯門前有一對男女在爭吵,她頓了頓,拐到一旁稍等片刻。

  真麻煩,她最不想看見這種爭吵的場面。

  真是的,就算要吵架,也應該到比較隱密的地方,不該站在電梯門前,擋了人家的去路。

  她斂眼瞪著鞋尖,聽著模糊不清的女高分貝喊聲,突地──

  啪的一聲,響亮的巴掌聲讓她不由得抬眼。

  「我不管你了!」女子跺腳,快步往她的方向走來,經過她身旁時還惡狠狠地瞪她一眼。

  關她什麼事啊?

  徐子頤搖了搖頭,卻突地發覺從身邊走過的女孩有點眼熱,但她也沒細想,再往電梯的方向探去,但見男子還站在電梯門前,而他的臉……

  「威廉?」她脫口道。

  敢情是和客人之間發生什麼糾紛?

  算了,那不關她的事,她到男公關店,尋找的只是一份消遣,她是絕對不會和專門販賣愛情的男公關發生感情糾紛的。

  發現威廉已經坐上電梯,她才緩步走到電梯前等候。

  上了電梯,來到了Touch,極盡奢華的門面兩旁,接待人員正掬滿笑意迎接著她,熱情地招呼著。

  「徐小姐,裡面請。」接待人員引領著她往裡頭走,「請問今天要指定誰?」

  「威廉。」

  「威廉?」接待人員一愣,納悶店裡何時多了個叫威廉的公關。

  「嗯,就要他。」她坐進老位置,才發覺接待人員的臉色有點不對。「怎麼了?他今天沒上班嗎?」

  不可能吧,她剛剛才看見他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感覺身邊的人微動,柔軟的床稍稍動了下,不一會兒,耳邊便傳來窸窣的聲音,對方是毫不留戀的下床,連一丁點的停頓都沒有。

  華元靖緩緩張眼,俊爾的臉疲憊萬分。

  這是什麼樣的生活?

  他從不認為自己的身份有多尊貴,也不認為有什麼事是他無法完成的,但眼前的兼差,是他有生以來最後悔的一樁交易。

  陪睡。

  如果是摟著她陪她一起睡,也許他還能夠勉強地接受這乏味的工作內容,但,他不能碰她,她身上的任何地方都不行,而且,他的最主要工作,還是唸書哄她睡。

  那麼她要的應該不是陪睡,而是保父吧。

  晚上八點報到之後,兩人之間沒有太多的交談,都只是他在說話,漫無目標地說到時間到,進房,執行他的任務。

  沒事以那麼聳動的字言誘惑他做什麼?天地可鑒,他絕對不是輕易上鉤的男人,更不是色字當頭便暈頭轉向的男人,刻意接近她,純粹是因為她是他無緣的未婚妻。

  不過,這麼一來,倒也確定了外界的傳聞,一點都不假。

  她像是被豢養在城堡裡的小公主,不解世事到了極點。

  行徑看似大膽,實則無知,目光看似挑逗,實在無意……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引狼入室啊?

  她要是再繼續無知下去,他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在月圓之夜化身為狼!

  三天了,已經快要到他的極限了,他再也不想念什麼《聖經密碼》,還是什麼《聖經》來著!

  如果要幫助睡眠,他擁有比《聖經》更好的療效,他說過了,他對自己的體力很有自信的。

  以往上了足十個鐘頭的班,他還有餘力在夜店泡到凌晨,有體力完成想要完成的事,直到天亮,然後再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各色玫瑰花狀的精油蠟燭從玄關一路排到客廳,穿越小吧台來到了飯廳小的飯桌,歡迎著她回家。

  而吧台上有著一大束粉紅玫瑰,少說也有上百朵,配上精緻的珠鏈打扮,旁邊還擱上一隻泰迪熊。

  飯桌上暈黃的燈火映照出令人食指大動的大餐,而他,身穿一襲純白主廚袍,站在桌邊,臉上的笑容迷人得叫她屏息。

  「請讓我為你服務吧。」華元靖踩著優雅的腳步,走到她的身旁,為她褪下外套,接過公事包,隨即領著她到桌邊,服務著她入座,便站到一旁,開了瓶紅酒。

  「為了配合口感,我為你挑選了2000年的LaTurque。」他打開了瓶塞,將金黃色的液體倒進水晶高腳杯。「你聞聞看,LaTurque剛入杯的時候,可以聞得到木質、煙塤,甚至是甘草和巧克力的味道,口感輕盈也很細緻。搖一搖,再聞一下,你會聞到焦糖與糖漬果醬型香氣,入口之後,你會嘗到椴樹花香氣,以及甘草香氣。先擱到一旁,更晚些,表層會出現櫻桃白蘭地香氣。」

  徐子頤聽得一愣一愣的,發覺眼前的他儼然像極一流的品酒師,講解得頭頭是道。

  「不過,別喝太多,它的後勁相當強,就算是酒醒後的兩個小時內都還會有微暈感。」華元靖倒完酒之後,一一介紹著他今晚準備的菜色。「優格水果沙拉,健康又美味,非常適合女孩子,而馬鈴薯蟹肉濃湯,配上燉煮牛肉、起士烤大明蝦、香辣雞排的什錦拼盤,更是完美的餐前菜。」

  她看著眼前的白色瓷盤,慶幸份量不是很多。

  「還有、還有,我精心烹煮的乳酪青醬烤小牛肋排。」他轉到一旁流理台,又端來兩道菜。「還有這一份,主廚推薦的黃金鵝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你到底是誰?」

  一回到住處,徐子頤開口問的第一句話,便猶如空中落下一顆炸彈般,炸得華元靖有點心虛。

  原來,她一直不說話,就是為了這樁啊。

  「我不懂你的意思。」抬眼,他努力地想把窗外的陽光全都抓到臉上,拱出陽光美男子的笑容,遺憾的是,夕陽早已西斜,只剩斑斕彩霞,俊爾的臉上也跟著浮上數條黑線。

  「你說你沒錢,卻可以幫我付費買這幾套衣服。」光是她手上拿的至少就超過三套,再加上他手上的,裡頭有衣服、配件,還有鞋子,儘管她很少出門購物,但身在媒體界,她沒笨得連這些東西的價位都不知道。

  據她初步估計,更少超過百萬。

  「呃,其實,那些服飾並不會很貴。」他努力睜眼說瞎話。

  徐子頤冷冷睨他一眼,毫不留情地道:「我並不笨。」她在長宇電視台節目部的時間是不長,但是她的工作等於是和娛樂、時尚連在一起,沒道理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位,更何況,他和那些專櫃小姐也未免太熟了吧。

  他每到一櫃,裡頭的專櫃小姐莫不使盡全力地挑誘他,她只是不想說破,並不代表她沒看見。

  事到如今,他只好──「好吧,我承認,我確實有一些積蓄,但並不是太多,之所以能夠買下這些服飾,是因為我跟專櫃小姐都挺熟的,她們通常都會給我很大的折扣,所以買這些東西送你,還過得去啦,只是我現在真的就沒辦法搬出這裡了。」謊,圓了再圓,再圓下去,會不會破啊?

  「真的嗎?」事情有這麼單純嗎?「既然你先前身上有錢,為什麼還要賴在這裡不走?」

  「因為……」他幹麼老是要讓自己陷入這麼難搞的境地啊?「是因為我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等一下。」徐子頤拍了拍發燙的頰。「你怎麼會這樣以為?他是我哥耶,同父同母的哥哥耶。」

  「那又如何?你要不要照照鏡子,你剛才的模樣有多慌張?」就連他也沒發覺自己的語氣逐漸轉冷。

  認識她至今,他還沒見她慌過,即便是昨天晚上蓄意挑逗她,她也沒慌,但剛才她慌得手足無措,說難聽點,簡直有點像是快要被捉姦在床的老婆!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太不痛快了。

  要是當初他不答應取消這門婚事,現在她就是他的未婚妻,他要她要得天經地義,而不是像剛才那樣狼狽的到處躲。

  讓他覺得自己像是不見天日的情夫一般。

  「我慌,是因為要是被我哥逮到我房裡有個沒穿衣服的男人,往後我就不能一個人住了。」事關重大啊,她能不慌嗎?

  「是這樣嗎?」事情真有這般單純嗎?

  「不然呢?說我喜歡我哥,真是太荒唐了。」怎麼可能?

  「他的聲音跟我很像。」他突道:「你曾經說過,你喜歡的那個人,聲音跟我的很像。」

  要不是有實據在握,他不會隨便給人安罪名,因為徐照廷的聲音,乍聽之下真的跟他的相似度高達七成。

  「那是巧合。」她無力地道。

  這要怎麼解釋?

  「是啊,巧合不少,不過,我撤回前言。」斂去笑意的俊臉顯得冷凜而令人難以親近。

  「什麼意思?」什麼前言?

  「我先前鼓勵你要努力去追,但我現在希望你冷靜一點,別做傻事,要搞清楚狀況。」有婦之夫,還在他可以容忍的臨界點,但是親哥哥,對不起,他絕對不同意。「若我之前有誤會,也是你誤導我的,如果你打一開始就告訴我,你喜歡的人是你哥,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Touch男公關店

  鄭威邦緩步走進VIP房時,便見徐子頤一張臭臉。

  「子頤,怎麼了?」他不解。

  雖然兩人認識一年多了,但一直沒有很深交,原因不在於他,而是她清楚地設下結界,不讓人越雷池一步。

  「威廉呢?」她開門見山地問。

  鄭威邦笑得很為難。「我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那一回,他跟著你一道走了之後,就再也沒來過了,我以為他已經不幹這一行了。」

  他們兩個為何會搞在一塊,他到現在還覺得很納悶呢。

  元靖說子頤是他無緣的未婚妻,現在卻又跟她兜在一起,跟他稍微問了一下,只警告他,不准他扯他後腿,更不准告知他真實的身份,若是子頤問起,就說他是男公關即可。

  至今,他還是搞不清楚,元靖怎麼會用這麼卑劣的手段整她。

  這樣玩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

  「他沒再來過?」她眉頭深鎖。

  若真是如此,那麼他那天說的派對,到底是誰找他去的?

  威廉沒說清楚,她一直以為是阿邦要他去的。

  不是她不想問,而是他根本沒給她問清楚的機會。

  那晚翌日她想要問他,豈料他只留下一張紙條,簡短說明他有要事在身,大概會離開個三天。

  但距今都四天了,他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他會不會是出了什麼意外?還是有什麼事耽擱了?或者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她只知道,他有很多事都沒老實地跟她說,原以為他說的有事,是要回店裡幫忙,豈料他根本很久沒回來過了,那麼這期間他偶爾的失蹤,到底是上哪去了?

  想聯絡他,這才猛然發覺她連他的手機號碼都沒有,她,對他一無所知。

  特地跑來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那麼,你已經告訴她,你的身份了嗎?」鄭威邦慵懶地點上一根煙。

  「還沒。」他也想說,可總覺得時機未到,氣氛不對。

  「勸你還是早點說吧,她並不笨,絕對會察覺其中有些不對勁的地方。」鄭威邦吐了口圈圈煙霧。「你要是再瞞著她,我保證有一天你一定會後悔。」

  「我知道,但還不是現在。」要是能說,他早就說了。

  至少得要在他百分之百確定她對他的感情,猶如他對她的一般,他才有勇氣挑戰。

  「嗯哼。」他也理解他不方便的地方。「不過,你這幾天到底是跑去哪了?她在幾個小時前才來找過你呢,來問我怎麼聯絡上你。」

  「找我?」

  「嗯哼,看得出來她很心急,說什麼你說好三天後會回去,但她等到第四天還沒見到你的人,很擔心你是不是出了意外。」

  「是嗎?」果然是在擔心他啊。「這麼說來,她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嘍。」

  「應該是。」

  「既然我的身份還沒被拆穿,為什麼她對我的態度會那麼的冷淡?」還說什麼不想逼他撒謊。

  實在是太耐人尋味了。

  「當然是生氣啊。」鄭威邦好笑道:「你一連失蹤數天,沒跟她交代行蹤,也沒讓她知道如何聯絡上你,也難怪她會由憂漸怒。」

  「是這樣子的嗎?」從沒見過女人在他面前擺臉色,一時之間他還真難猜出她的心思。

  但,總覺得還是不太對。

  「肯定是這樣,而最不應該的是,你居然沒軟化身段主動求和。」鄭威邦捻熄了煙,笑得很賊。「你應該要拚命地撒嬌,或者乾脆把她拐上床,逗得她心花怒放,什麼氣都給忘了。」

  「我不是沒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0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