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床伴 (女人我最大之一) 作者: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3 123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付費床伴 (女人我最大之一) 作者:綠光

付費床伴 (女人我最大之一) 作者: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內容簡介】

這個女人真是太過分啦!
「睡」了他之後留下夜度資就走人,
擺明把他堂堂華東集團少東當成援交男,
而他甚至連她姓什名啥都不知道,
就算想給她欺負回來也不曉得上哪找……
赫!想不到她是大哥的新任秘書,
這下正好約她談判替自己討回公道,
誰知談著談著,他竟成為她的床伴──
而且還是被她砸錢的那一種!
可惡的她竟敢一次又一次侮辱他,
此仇不報非君子,
看他向大哥借將把她調到他身邊,
近水樓台「把」到她,再狠狠甩了她……

TOP

  楔子

  時間是晚上十點,姚麗言拎著公事包,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有種無語問蒼天的無奈。

  這到底是第幾次了?

  資遣?

  為什麼這種事老是在她的生命當中不斷地重複?

  她不懂耶。

  瞪著手上的公事包,她真的很想哭。

  她主動加班到十點,就為了幫老闆擺平某些業務,等到她精疲力盡地被召回公司之後,她所得到的消息竟是資遣。

  真是夠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在她入職場之前,她的人生一直是一帆風順的,她以為她的人生會這樣一直下去,豈料,她的人生在她踏進職場之後,風雲變色。

  她,姚麗言,高材生,擁有數種執照,是各再適任不過的秘書,當年畢業時,她可是早已被國內百大企業內定秘書一職,她快樂上任,遺憾的是,不到三個月,她便被資遣。

  從此以後,資遣兩個字像是鬼魅一般,貼在她的身上怎麼甩也甩不掉。

  她自認自己工作向來不越矩,為人玲瓏,手腕一流,工作態度嚴謹,工作能力更是滿分,輕易地降服各位高級主管,更能讓她的老闆每天過著愜意又快樂的生活,但是,最長半年,最短一個月,她始終逃不過被資遣的命運。

  她是被詛咒了不成?

  不,無關詛咒,原由是出在她身上。

  最主要的原因--聽說,她有一張很狐媚的臉。

  聽說那一張狐媚的臉,讓董事長太座很不滿意,三番兩次逼迫董事長將她資遣;更聽說,因為她有一張引人犯罪的臉,屢屢誘人犯罪,再三伸出鹹豬手;她要是忍受了,便會讓人蓋上罪名,她要是不接受,下場就是捲鋪蓋走路。

  天底下哪有這種事啊?

  關她屁事啊?她的臉要長成這樣,又不是她願意的,能怪她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我的好老闆,你能不能清醒一點?」

  張簡伶快步走進董事長辦公室旁的休息室,果真見到他的親親大老闆還在被窩裡睡大頭覺,更糟糕的是,身旁居然還有女伴。

  可惡,這張被子,他到底是該掀還是不該掀?

  一大早,若是情況允許,他實在不想見到十八限的畫面,但是,一大早的總公司稽核會議實在不會給他太多寬容的時間。

  「老闆,華三爺,天亮了!」張簡伶深呼吸一口,努力一喝,成功地驚醒睡在華百岳身旁的女子。

  只見那名女子有些驚慌地瞪大眼,似乎對眼前的狀況有些惶恐。

  張簡伶撿起地上凌亂的衣衫,堆到那名女子身上,示意她趕緊著裝離開,隨即便轉過身去。

  身後傳來窸窣的著衣聲,沒一會的時間,女子隨即快步離開現場。

  張簡伶無力地坐在床緣,揉著發疼的額際。

  日復一日的無趣劇情,到底要上演到哪一天?要等到什麼時候,他的老闆才能夠清醒一點?

  華百岳,華東金控集團總裁的三子,任職於華東金控集團旗下的『時尚櫥窗』百貨董事長,將『時尚櫥窗』經營得有聲有色,業績持續成長當中,但是這樣的成績,卻是四個兄弟裡頭最不起眼的。

  最大的原因在於華百岳貪玩的個性,每晚要是不玩到通宵,他是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

  更糟的是,他最近甚至還把在夜店把上的女人帶進公司辦公室裡的休息室裡,一點憂患意識都沒有,壓根不擔心對方若是商業間諜的話,公司的機密早就外洩了,只管夜夜貪歡。

  唉,有這種老闆,他這個秘書真的很頭痛。

  「張簡,你很吵耶。」華百岳低嗄喃著,赤裸而肌理分明的身軀自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居然有女人邀請他當付費床伴?

  這是她的詭計,說不定這根本就是她想要勾把他的手段罷了,換句話說,她根本就是愛上他了。

  華百岳如是想,隨即又否定自己的想法。

  她的眼太冷漠,她的舉止太冷靜,哪裡像是一個陷入愛情的女人?

  說穿了,她是故意這麼說,明知道他不可能丟得起這種臉,所以才提議,主要目的就是要逼他知難而退。

  什麼叫做知難而退?他對她一點意思都沒有,她不會笨得以為他是想要追求她吧?他不過是不爽她的行徑罷了,把他堂堂華家三少東給當成鐘點牛郎罷了。

  非挫挫她的氣勢不可!

  他怎能教人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呢?要是不討回一口氣,他豈不是要為了這一口氣把自己給憋死?

  想要他當她的床伴?

  可以!就當她的床伴,再慢慢地一步步將蠶食鯨吞,徹底地將她征服之後,再狠狠地將她拋棄!

  哼哼,這就是她招惹他的下場。

  張簡伶一踏進辦公室,便見華百岳坐在辦公桌前笑得一臉弔詭,不由無力地搖了搖頭。

  「老闆,下班了。」將資料夾往他桌上一擱,張簡伶不忘拍了拍他的肩。

  華百岳驀地回神。「五點了?」

  「五點過十分了。」就知道他家老闆能夠在位置上坐超過五點,絕對是神遊太虛去了。

  「是嗎?」他光是想一件床伴的事也能想這麼久?眼角餘光瞥見張簡伶擱下資料夾之後隨即又往外走。「張簡,你要去哪?」

  「加班。」

  「為什麼?」

  張簡伶有點意外地停下腳步,踅回。「你以前從不會這樣問我的。」

  「是嗎?」不能問嗎?

  「可不是?以往就算我為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他墮落了。

  看著手中的六千元,連續看了幾天,他還是忍不住想掉淚。

  這是他第一次憑「勞力」賺來的錢,賺得他好心痛,好心虛。

  他該把這六千元丟掉才對!

  但是,卻捨不得;捨不得的不是這區區六千元,而是六千元背後的回憶。

  那晚,她一改冰冷淡漠的神色,在他的身子底下展現出屬於女人最為迷人而挑誘人的風華。

  他渾然忘我,第一次嘗到了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滋味,更嘗到了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衝動。

  而就在他依舊沉淪在餘韻之中時,她卻毫不客氣地一腳將他踹下床,冷冷地丟下錢,淡淡地告訴他,他可以走了。

  他長這麼大,第一次遇到這麼急著想要趕走他的女人。

  慕名而來的女人莫不圍在他的身旁,每個黏膩得怎麼趕也趕不走,但是她非但不黏膩,甚至完事之後立即將他驅離,儘管不至於到撕破臉的難看地步,但是感覺上,她要的,似乎只有他的身體和勞力。

  在工作上,她一絲不茍,且工作能力頗受大哥肯定,再者她看起來也不像是個貪戀情慾的女人……既然如此,她為什麼會提出這種床伴要求?

  依她的條件,不乏追求者,但她似乎對戀愛一點也不積極,如張簡所說的,她的生活重心似乎一直放在工作上面;在公司和他偶遇,她也只是淡淡地點點頭,以示尊重。

  白天的她和夜晚的她,相差十萬八千里,讓他很難將兩個人重疊在一起。

  要不是他緊抓著手中的六千,他會以為那一晚的事,全都是他的妄想,是他的一夜春夢。

  嗚嗚,想不到他居然要憑藉著這六千元來安撫自己……

  「董事長,開會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第二個六千元,他還是收下了。

  但是,絕對不代表往後他會再接受這樣的關係。

  收下錢,是打算降低她的戒心,要她聰明的腦袋沒發現他的計謀,等到他計謀成功之後,他便要拿所有以勞力付出所賺得的錢,全丟回她身上,狠狠地嘲諷她、傷害她,以洩他的心頭之恨!

  他以華家之名發誓,他絕對要征服她!等到她對他死心塌地之後,他再狠狠地拋棄她!

  等著瞧吧,戲弄純情男人心是有罪的!

  「百岳,你一定要這樣笑嗎?」

  低沉的嗓音緩緩流進他的耳朵,他驀然回神。「我笑了嗎?」

  「笑得很猙獰。」身為大哥,他實在不該這樣批評自己的弟弟,但他實在是笑得太噁心了,令人受不了,很想把他趕出去,「你一早到我的辦公室,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快點說吧,不要再笑了。」

  「大哥,你記不記得我上次提了一個複合式購物城方案。」華百岳拉著大哥坐在一旁的候客沙發。

  「嗯哼,不是應該開始動工了嗎?」

  「開發部份已經順利取得土地,招商也已經達到八成,現在就剩下藍圖設計,只要設計圖一出來就可以馬上動工。」

  「既然這樣,設計圖已經搞定了嗎?」華元靖慵懶地點上一根菸。

  「還沒,還在找人選。」

  「我手邊有一些設計師的資料,你可以從裡頭找。」他指了指一旁的檔案櫃。

  「謝了。」他正好缺人提供資料。走到檔案櫃前,從中抽出一本,隨即又走回沙發邊,坐下隨手翻閱著。

  「你還沒告訴我,你找我到底是要做什麼。」華元靖支手托腮,挺拔的身形往沙發扶手一靠。

  「對了。」他還真的差點忘了。闔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華百岳推開通往秘書室的那一扇門,緩慢地走到她身邊,她像是渾然不覺,手指上的動作始終末停。

  他瞇眼審視著她略顯蒼白的面容。

  哼,再逞強嘛。

  怎樣,被人一拱,她就真的幹起酒國女英雄了?

  人家吆喝著,她就瀟灑地把酒在嘴裡倒,她是怎樣?當那些酒是白開水不成?真以為喝完之後,頂多是被烈酒的後勁折磨而已?

  錯了,隔天醒來的宿醉才是最難受的!

  雖然如此,她還挺有職業道德的,上班沒遲到,而且一就定位之後便立即處理手邊的資料,甚至安排他的行程……哼哼,她確實是很能幹,也算是夠盡職的,但她的臉色可是一點都騙不了人。

  就跟她說別喝了,她偏要喝,現在難過了吧!

  看她那個樣子,就知道她以往很少豪飲,既然是這樣,昨晚幹麼跟那群臭男人起哄啊?

  還說什麼要找人比較一下……這麼完美無缺的男人在她面前,她都不懂得珍惜了,還奢望找到什麼極品嗎?

  沒有!這個世界上沒有那種男人!

  「你到底要站到什麼時候?」

  華百岳回神,驚覺姚麗言早就停下了手邊的工作,大眼直瞪著自己。

  「喝下。」他將手中的飲料遞給她。

  「這是什麼東西?」

  「管他是什麼,反正喝下去會讓你覺得舒服一點。」

  「解酒的?」她嘗了一口,感覺味道還不算太差。

  「解宿醉的。」華百岳沒好氣地瞪她一眼,「你現在頭很痛吧?別以為不吭聲,我就不知道你的狀況。」

  他十幾年前就醉過了,還記得大醉之後的滋味很不好受。

  姚麗言低頭不語,默默地喝掉他親自為她泡的飲料。

  「我不知道你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雖然感覺有點卑鄙,但事成之後,他一定會好好地補償她的。

  「你把企劃案帶來了嗎?」

  「嘎?」他猛回神,眼前是一臉懷疑的姚麗言。

  「我說,你到底把企劃案帶來了沒有?」她仔細地審視著他,「你千萬別想用這種方法混進我家,只要我確定你沒帶企劃案,我會立即請你離開的。」

  「帶了。」華百岳連忙自公事包裡取出企劃案,「你以為我是那種卑鄙小人嗎?」

  「有些時候是很難說的。」

  「喂。」太不尊重他了吧?

  不過,她倒是說中了。

  他會這麼做,也是被她逼的啊。

  誰要她不給他機會接近?他只好拿公事為藉口,不然還能有什麼辦法混進她家?

  加班,他使用的藉口多完美無缺、多令她無法招架啊!

  但可惜的是——

  「我還是覺得我們應該用完餐再回來。快難得他特地包下一家餐廳,想要來場超有氣氛的燭光音樂晚餐,豈料她竟不賞臉。

  「我弄幾樣菜,不也是一樣嗎?反正不過是用來填飽肚子,吃什麼都一樣。」姚麗言動作飛快,」回到家之後便立刻換上家居服,而且食材早已準備完畢,就等著她動手。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華百岳跟著走進廚房。

  「拜託,你不覺得吃一頓飯花上幾千塊,甚至是上萬塊,是一種很詭異的事嗎?」她並沒有節儉是美德的想法,只是不瞭解,花那麼多錢在美食上頭到底有什麼意義,再者,她一點也不覺得那些美食有多美味。

  反正肚子餓了,填滿就對了,管吞進肚子裡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她一人獨居很久了,閒的時候會自己下廚,她覺得自己的廚藝也不算太差,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你怎麼沒叫我換布鞋?」華百岳不悅地瞪著黃土肆虐的名牌皮鞋。

  「我跟你提過了,是你說無所謂的。」走在他身旁的姚麗言涼涼地說著,一臉神清氣爽,不斷地和身旁的人點頭打招呼。

  「那是因為我沒想到這麼小的雨也會把土弄得這麼泥濘。」

  「你不是說下了一夜的雨。」

  「我哪知道一夜的毛毛雨能有這種威力?」他沒好氣地道。

  華百岳黑白分明的大眼依舊炯炯有神,但是眼裡卻有太多的血絲,下巴上初生的鬍髭未理,一頭略長的發稍嫌凌亂地梳於腦後,今天的他有種頹廢的氣質。

  要他怎麼能不頹廢?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他為了請來東風,卻失去了一晚的快樂,而且還被人趕到客廳,苦悶地聽著一夜的毛毛雨直到天亮,怎能不頹廢?他簡直快嘔死了。

  折磨自己也不是這種做法。

  「沒關係,反正儀式已經完成,我們可以回去了,回公司之後,你再換雙鞋就好了。一姚麗言不禁搖頭笑著。

  她可以感覺到,在他體內有著以沙豬為名的大男人存在,但也有個以任性為名的小男孩並存。

  不得意時,便搬出頭銜壓人,得不到時,索性擺出小孩執拗的一面,哭鬧著要糖吃。她真不懂,他怎能同時具有兩個相反的樣貌?

  但無論如何,他還算坦率直言,她不必跟他玩爾虞我詐的手段,更不用擔心他會使下三濫的計謀,只要看著他的表情,她便知道何時該給他糖吃,何時該使用皮鞭教育。

  「是啊。」換雙鞋容易,換種心情就難了。

  可悲的是,她壓根看不穿他的心思愀變是為了誰。

  「麗言。」

  正自怨著!突地聽見范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哇,真是太舒服了。」

  泡完熱水澡,華百岳整個人舒服到不行。

  吃過飯,聊過天,喝過酒,看過電視之後洗個澡,可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尤其陪在身邊的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感覺真是加倍的幸福。

  換上家居服,拿著大毛巾擦拭略長的發,他走出浴室大步朝客廳走去,才剛開了門,便聽到姚麗言刻意壓低音量說話。

  他微挑起眉,放輕了腳步走近她。

  「反正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明天吧。」她不帶情感地丟下這句話之後,隨即掛上電話。

  姚麗言乏力地倒進沙發椅,隨手按下電視遙控器,眼角餘光瞥見他的影子,不由得回頭探去。

  「你站在那裡做什麼?」語調像是漫不經心,但她的眼睛卻直視著他,小心翼翼地查看他的表情,企圖從他臉上得知,他到底站在她身後多久,又到底聽進了多少內容。

  「誰?」華百岳擦著發,坐到她身旁。

  「什麼東西?」

  「我說你是跟誰講電話?」非要他說得那麼明白嗎?有點默契行不行?

  「你不認識的人。」

  「是嗎?」他可不這麼認為,「你不是說你沒有朋友?」

  既沒有朋友,更沒有任何私交的同儕,她還能跟誰講電話?

  除了上司,不就是客戶,最近往來最密集的客戶會是誰呢?

  「總會有一兩個可以隨口聊聊的吧。」

  「你有事瞞著我。」他可以篤定電話那頭的人絕對是范姜遠。

  儘管沒有證據,但是他強烈的第六感是這麼告訴他的。

  都已經幾點了,那傢伙打電話來做什麼?而他又怎麼會知道她的電話?華百岳蹙起濃眉,突地想起范姜遠有她的名片。

  嘖,真是不要臉的男人,都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3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