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戀 作者: 綠光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5 12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千年之戀 作者: 綠光

千年之戀 作者: 綠光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本書屬網路轉載◎

「......你帶我來這兒做什麼?」她不解道。
  已有數日瞧見他,以為他是故意避著她,
豈料今兒個他卻主動找她,說要帶她找相公,可這兒......
不就是渡口嗎?相公會在這兒?
  「妳說了,妳家相公的前胸後背有胎記,所以我帶妳來這兒,
就是要妳瞧瞧那群打赤膊的工人,瞧瞧哪一個有胎記,也許就是妳家相公。」
要瞧男人的赤裸上身,渡口絕對是上上之選。
  「嗄?」原來如此......
「可,你要我怎麼明目張膽地盯著男人的身子瞧?」
  樓毋缺萬分興味地瞧著她發覺眼前閃過幾抹半赤裸的男子,羞得趕緊轉開眼的困窘模樣,他不禁咧嘴笑著。
  瞧瞧,這才是姑娘該有的模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楔子

  -

  杏花紛飛,柳絮漫天打轉。

  蘇州城內是一片爛漫春景,處處綠蔭紅浪;城中心茶肆酒樓林立,遠看近看皆是一幅繁華美景。

  而,繁華之地更是以城東為首。

  時值晌午,城東西門府傳來細微的爭吵聲。

  「毋缺,你不再好生考慮了嗎?念兒她。。。。。。」

  「世伯,你別再說了。」男子淡漠打斷老者的話語,快步走出大廳,停在大門前,回頭睇著老者。「世伯,婚姻大事非兒戲,我對念兒只有兄妹之情,要怎麼結為連理?」

  「可是,你年歲不小,也該成家了,咱們兩家比鄰而居數十年,我與你爹也算是至交,若是能夠結婚親家,相信你爹在天之靈也會覺得安慰。」西門靖毫不死心地追著他跑。

  男子不耐地攏起濃眉,黑眸直睇著眼前有著斑白髮鬢的老者。「世伯,我向來我行我素,我爹也向來不干涉我,我相信,不管我要與誰成親,他在天之靈都應該會感到極為安慰。」

  事實上,他要是肯娶妻,他爹說不定會開心地入夢同他祝賀呢。

  「。。。。。。還是你嫌棄念兒從小身子不好,無法為你持家理業?」

  「世伯啊。。。。。。」

  「放心吧,念兒說了,只要你肯迎娶她,就算你要再納妾,她可是一點意見都不敢有的,就算你要。。。。。。」

  「世伯,我可沒興致再多找幾個女人來叨擾我。」男子沒好氣地打斷他。「我從沒嫌棄過念兒的身子不好,要不就不會放任她在我的眼前打轉,更不會定時要藥材行裏的大夫定時過府診治,定時送上養生藥材過來。」

  「毋缺,世伯自然知道你對念兒的的一片心意,既是如此,你和念兒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

  「大木,你可以退下了。」

  「是。」

  踏進浴房,裏頭煙霧彌漫,樓毋缺褪去衣袍,露出一身津實的完美體魄,拉掉束冠,一頭檀發如瀑傾泄,一腳跨進木桶裏,隨及閉目養神。

  明兒個有份打自南還來的珍貴藥材要到岸,得派人早早到渡船口等貨,先取個兩帖給念兒,留個幾帖置於藥鋪,其餘地等待年底在上貢進京。。。。。。對了,同江南織造局合作的幾起錦繡,也得要如期交差才成。

  說到錦繡,不禁教他想到,織房的師傅說,從未見過他拿去的手絹,得再查查資料才曉得其來源。。。。。。

  怪了,那條手絹到底是誰的?

  怎會無緣無故地掉在他的手中?若他沒記錯,該是從天而降的,但依那方向探去,該是自府上的圍牆掉落,然而圍牆有數丈高,有哪位姑娘會從那地方掉落手絹?要翻上那圍牆,就連一般漢子都覺得難,遑論是個姑娘家?

  想著,濃密如扇的長睫微啟,拿起擱在浴桶邊上的手巾輕抹著身子,卻突覺眼前角落裏似乎有抹模糊的影子。

  怪了,是煙霧叢聚?

  微挑起濃飛的眉,抬手搧了搧煙霧,然卻只搧動了眼前的煙霧,卻搧不動濃聚在角落裏的一團煙霧。

  看似煙霧,但若是仔細一探,卻又像是一抹有其形體的影子。

  樓毋缺瞇眼注視著,心裏有些明白,冷啐了一口,不以為意地繼續沐浴。

  呿,已經有多年不曾見過這等不乾不淨的東西了,現下又不是七月,怎會無端端地又瞧見了?

  算了,沒礙著他就好。

  想裏打定主意,沐浴完之後,穿著簡單衣袍轉回來房裏,點上火摺子,取來帳本仔細盤算著,卻驀地發覺方才在浴房裏的那抹影竟跟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

  西門府

  一踏進府裏,便聞到幾乎逼人窒息的焚香,聽見吵得他頭疼欲裂的誦經聲,走到內院,見到整個祭壇就設在念兒房前的石板廣場上,教他不禁微惱地瞪著這一干莫名其妙的人。

  現下是怎麼著?病急亂投醫了?

  可,這些人也能算是醫嗎?

  樓毋缺神色微沉,走到祭壇邊,瞧西門靖就跪在念兒房外的渡廊上,他不禁無奈地歎口氣。

  「世伯。」

  西門靖抬眼睇著他,不住地對他搖著手,好似代表著現下正在誦經,他不方便出聲。

  「世伯,作法的是那幹大師,關你什麼事?你起來吧,要不就讓我進去瞧念兒一眼。」回頭睇著一干裝模作樣的大師,他不禁嗤之以鼻。

  真以為誦經便能替念兒治病?真是糊塗了!

  「你不懂,師父說了,只要連續誦經個三天三夜,念兒的病便能夠不藥而愈。」怕他打擾了師父誦經,西門靖索性拉著他走到一旁。

  「世伯,你。。。。。。」他不禁翻了翻白眼。「大木不是送了幾份南海珍材?依著大夫給的方式下去熬制,就算短時間裏治不好念兒的病,但若是要補她的元氣和津氣神,絕對不是什麼問題,與其要人誦經,倒不如藥補。」

  若是在這當頭延誤了醫治的時間,這幾個禿驢賠得起嗎?

  「沒用的,念兒不知道吃了多少珍奇藥材,但壓根沒法子補她的元氣,前兩日,她喝完了最後一帖藥,結果全都吐了出來。。。。。。如今,她不管吃什麼都無法吞下腹,你再找多著多好的藥材也沒用啊。」

  若不是如此,他怎可能會請人過府誦經?

  怕她真不是什麼惡疾難治,而是鬼魅纏身哪。

  「是嗎?」他喃喃自語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世伯真是糊塗了。」

  回到自家大廳,樓毋缺乏力地一歎,目光睇向一旁,彷若沉思。

  「爺,先喝口茶吧。」見丫鬟送上茶水,大木隨即斟上一杯。

  樓毋缺接過手,輕啄著,斂下眉眼逕自沉思。

  良久,他才開口道:「大木,上回要你送了兩匹上等錦織給縣官,可送過去了?」

  「上個月便送過去了。」大木頓了頓才又道:「縣官說,爺所托之事,大抵在八月會成行。」

  「八月?」這怎麼來得及?

  那縣官辦事可真是不牢靠。。。。。。要他托封信到京城,請個再世華佗下蘇州,竟也要等到八月。。。。。。念兒的病,豈能拖到那當頭?

  幾年前,有個江湖術士不請自來,在念兒及笄那日登門造訪了西門家,拉拉雜雜地說了一堆,他只記得他說念兒的病絕對拖不過十九生辰那日。。。。。。雖說他是當玩笑聽過便算,但是念兒的病似乎打那一日起愈加惡化。。。。。。

  不知道是那江湖術士真是猜對了,還是他在念兒身上下了什麼詛咒來著。。。。。。但不管是哪一樣,都不是好事。

  也許現下該找的是那位江湖術士,而不是京城的再世華佗。

  想著,他不禁也搖頭苦笑。

  何時他也信了這等荒唐之事?

  「爺?」

  「沒事。」他低聲哼笑著。

  藥也吃不得,病要怎麼好?念兒啊,遠比爹娘還要教他牽掛,雖說情深不若夫妻之情,但他對念兒的兄妹之情卻遠比他想像中還要深刻。

  如今,眼見她真要撒手人寰,而他卻無計可施,可真是教人感到挫敗。

  接管爹所留下的產業,忙歸忙,但是卻容易上手,儘管要與人斡旋,他倒也怡然自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妳倒是同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午後,後院主屋,樓毋缺舒服地斜躺在屏榻上頭,黑眸再三審視眼前萬般詭異的女人,不。。。。。。她已經不能算是人了。

  不過,她現下的姿態,瞧起來可真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姑娘。

  啐,難不成是想要博得他的同情?

  博得他的同情又打算如何?該不會打算在此長住吧?

  人鬼殊途,她應該懂得吧,畢竟她已有千年的歷史。。。。。。千年之魂哪。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手絹。。。。。。」她斂眼坐在圓桌旁,偶爾抬眼偷覷他。

  「既然拿到了,為何還不走?」

  「不是不走,是走不了。」她空洞的嗓音彷若毫無思緒。

  「怎會走不了?」他無奈歎道。

  她沒誆他呀,方才要拉著她出大門,不管他怎麼使力地拉,就是沒辦法將她拉出大門,彷若有一面無形的牆似的,硬是將她給架在裏頭,不管是從哪一扇門,甚至是拉上圍牆,她也一樣出不去,像是被困在樓府裏。

  守門的小廝瞧他像爇鍋上的螞蟻東奔西跑,從頭到尾都瞧不見她的身影,只瞧見他像個瘋子似地在府裏兜來兜去。

  這下子,就連他也不知道該要怎麼辦了。

  但是,她。。。。。。應該有其他法子的吧。

  「我也不知道。。。。。。」她愧疚地垂下粉顏。

  「妳怎會不知道?」他不禁發噱。「妳從何而來,為何會出現在我府上的圍牆,妳應該還記得吧?」

  「我。。。。。。」她瑟縮起肩頭,更形纖瘦無助。

  樓毋缺不禁翻白眼;老天,眼前到底是什麼陣仗?到底誰才是鬼?她怕什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我恨你的多情不給我。。。。。。」

  淒厲哭喊聲伴隨著一道銳利刃器貫穿肉體,撕魂裂魄的痛楚沿著後背撞上胸口,他粗喘著口氣,卻又突地感覺刃器怞離後背,疼得教他趴倒在床榻上,嘴裏吐出一口又一口的血絲。。。。。。

  他錯愕地直瞪著沾上鮮血的床榻,不敢置信她竟會對他痛下毒手。。。。。。她真那般厭惡他,恨得非殺了他不可?

  感覺時間彷若凍結了,直到身後傳來她淒厲的哭號聲,他費盡氣力回頭,瞧見她淚如雨下,纖瘦的身子抖若秋葉,彷若再抖下去,就連魂魄都快要散了。

  是他把她逼到這一步的?

  這不是他要的結果,他只是認為她不喜見他,他才會。。。。。。

  沉痛地斂眼暗咒,眼角餘光突地瞧見乍現的銀光,側眼探去,瞧她手持著沾血長劍,眼看著就要往頸上。。。。。。

  「不要!」

  曙光微露,幾抹光束自窗櫺篩落,淡淡的光線和夢境中不斷迴響的男子低咆聲催醒了熟寐的樓毋缺。

  只見他睡得不甚安穩,微微翻了翻身,眨動了長睫幾下,緩緩地張開眼,眼前突然乍現一張模糊的臉,教他不由瞪大眼,身子往後退了幾寸。

  「你不是說你不怕我的嗎?」阮善取偷偷勾笑。

  樓毋缺驚魂甫定,略微惱羞成怒地翻身坐起,咬牙低咆:「妳那個鬼模樣,誰都會嚇著的!更何況本大爺才剛睡醒呢,妳沒事把妳的臉湊得這麼近做啥?警告妳,往後不准在我睡醒時,靠在我身旁。」險些沒將他的魂魄給嚇跑。

  虧她還笑得出口。。。。。。她的膽子可真是大!

  既有這麼大的膽子嚇人,她當初就不該放縱自個兒的夫君,做個不聞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時值正午,一輛馬車停在渡口前,只見樓毋缺撐了把傘下車。

  「這兒是。。。。。。」站在傘下的阮善取瞇起水眸,臉色蒼白了些,然而依舊直瞪著前方渡口。

  「渡口。」

  「。。。。。。你帶我來這兒做什麼?」她不解道。

  已有數日瞧見他,以為他是故意避著她,豈料今兒個他卻主動找她,說要帶她找相公,可這兒。。。。。。不就是渡口嗎?相公會在這兒?

  「妳說了,妳家相公的前胸後背有胎記,所以我帶妳來這兒,就是要妳瞧瞧那群打赤膊的工人,瞧瞧哪一個有胎記,也許就是妳家相公。」要瞧男人的赤裸上身,渡口絕對是上上之選。

  「嗄?」原來如此。。。。。。「可,你要我怎麼明目張膽地盯著男人的身子瞧?」

  樓毋缺萬分興味地瞧著她發覺眼前閃過幾抹半赤裸的男子,羞得趕緊轉開眼的困窘模樣,他不禁咧嘴笑著。

  瞧瞧,這才是姑娘該有的模樣。

  想當年,念兒老是喜歡在他身旁玩著,老是想盡辦法要脫他衣衫,壓根沒有半點姑娘家羞怯的神態。。。。。。唉,這是多久前的事了,難得他現下會想起來。

  「妳別忘了沒人瞧得見妳哪。」他好心提醒著。

  事實上,他要是和她有過多的談論,旁人絕對會當他是瘋了。

  「可我瞧得見他們呀。」她直瞪著黃土地面。

  「要不呢?妳該不會要我去幫妳查探吧?」

  今兒個特地撥空,她就該要謝天謝地了。

  時值三伏,藥材行忙人仰馬翻,織房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再加上他近日打算接下南北雜貨買賣,可見未來會有多不得閒。

  正因為如此,他才趕緊挑了個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西門府

  「世伯,念兒。。。。。。」

  一進西門府,隨即快步入後院,便見著西門靖站在門外,一臉愁眉不展,教樓毋缺不由懸高了心頭。

  「又昏了。」他乏力一歎。

  「嗄。。。。。。」怎會這樣?

  「昏迷多日,好不容易突地轉醒,她一張口便說要見你,直說要快,然。。。。。。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她隨即又昏了過去。。。。。。」西門靖的腳步微微踉蹌了下,直往牆倒去,樓毋缺見狀要扶,他卻只是搖了搖手,悵然道:「不知道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竟會讓念兒一身病骨,藥醫無效,誦經無治,難不成真要我去請巫覡?還是法師?還是。。。。。」

  「世伯,你別再說了。」樓毋缺急忙打住他。

  一句死心,他是怎麼也說不出口。就連他都不想就此死心。。。。。。未到最後,怎能咬定念兒已經無救?

  「不不,一定還有辦法的,只是我還未找著罷了。。。。。。」西門靖推開他的手,沿著牆走了兩步,突地想起──「對了,無缺,咱們可以再找當初替念兒算命的那位大師!」

  「你是說那個斷定念兒絕對會死在逢九大限的江湖術士?」樓毋缺聞言,好看的眉不禁微蹙在一起。

  「對啊!毋缺,你記不記得那位大師曾經說過,他來自西山?」西門靖緊攀住他的手,彷若抓住了最後一絲希望。「他既然有本事能夠算出念兒的命,那麼,他必定是有法子可以改變的,是不?」

  「。。。。。。可,我連他名什麼姓什麼都不知道,要怎麼找人?」不是他不肯幫,而是當初他瞧那個人不順眼得緊,壓根不想知道他的姓名,不想知道他究竟家住何方。「就算他曾說他來自西山,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請喝茶。」

  「多謝多謝。」不動大師接過茶杯,隨即一口牛飲而盡。

  西門靖見狀,忙將丫鬟送上來的酥餅遞到他眼前。「大師累了一夜都未進半口茶水和膳食,現下肯定是餓極累極,西門府招待不周,還請大師多多見諒。」

  不動拿起一塊酥餅,大口大口啃著,沒兩下便將一塊巴掌大小的酥餅給吞下腹。

  「沒的事,西門老爺已經極好,是不動不才,不過是一夜便已有些體力不支,真是讓老爺子見笑了。」他笑瞇桃花眼,呷盡一大口茶,隨意地抹了抹唇角的餅渣,隨即快手又抓了一塊。

  餓呀,真是餓了,昨兒個一到蘇州便關進房裏,兩眼不敢合,至今才踏出房門。。。。。。不是他不中用,而是一路從北趕到南,他真是有些累了。

  「你的不中用是你我心知肚明,不須要多說。」大廳上,樓毋缺坐在桌旁,魅眸直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瞧見他看似豪氣,實則邋遢的吃相,不由無語斂下眼。「別只顧著吃,念兒的事好歹也要說清楚。」

  沒瞧見世伯已經坐立難安了嗎?

  「說的也是,我確實是該要把事情說清楚些。」他恬了恬指上殘留的餅滓,正色睇著西門靖。「老爺子,我就直話直說了,希望你別介意。」

  「大師請說。」西門靖正襟危坐著。

  不動沒什麼心眼地搔了搔頭。「呃。。。。。。那個,依我看,念兒妹子的魂魄已經跑得只剩一魂一魄了。」

  「嗄?」西門靖驀地瞪大眼。

  「老爺子,念兒妹子近來肯定是又昏又醒,昏的時間比醒的時間還長,是不?」見他點點頭,有些心急地想要開口問話,他隨即擺了擺手,笑得很無害。「那就是因為她的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5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