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須憐我 作者 席絹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轉貼】古代言情] 君須憐我 作者 席絹

君須憐我 作者 席絹

內容介紹


姥姥的血咒,教她打出出娘胎便失去了明眸,因而,自小她便習慣了依附那溫文爾雅的二表哥;無關愛情,隻因他會嗬疼她一輩子……
不意,就在他們成婚在即之時,那個失蹤了十年、浪蕩成性的韓大公子竟突然出現了!他對她的霸道和強烈占有欲,擾亂了她一池心湖……
是情愛也好,是一時迷亂也罷,就讓一切隨風而逝吧!畢竟,她即將成為別人的妻子了!可是,竟在拜堂的當口,新郎不見了……
天爺!誰來憐她?

TOP

第一章

  金雀釵,紅粉麵,花裏暫時相見。

  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

  香作穗,蠟成淚,還似兩人心意。

  山枕膩,錦裘寒,覺來更漏殘。

  ————五代李煜更漏子。

  燭淚滴盡,最後一盞光明也失去了顏色,讓原本就不甚溫暖的屋子,益加清冷。

  已是二月中旬,理當是春臨大地的溫暖時刻,卻讓寒雪強占住山頭,不讓春天進駐。

  這樣淒寒的夜晚,片刻也不容情的,頻頻催促床上人兒嬌弱的病體漸漸流失命的跡象。再暖的錦被也溫熱不了打從心中冷出催魂的冰寒。

  她就要死了。她知道。

  長年拖著這樣的一副病體,受盡折磨;死亡對她而言,反倒是一種解脫。有多久了?十年了吧?苟延殘喘地度日至今,再也沒有力氣去強撐另一個十年。她戰勝不了死亡,卻出乎意料地活得比母親更久。她慶幸著,老天是這樣安排了一切。母親死了,結束了她悲慘且殘忍的一生;而她自己,也將因為沒有解藥抹身而讓傷口的毒蔓延全身,再不久,她就要死了。

  人在死前,是不是都會看到過往的一幕幕,那些曾以生命去經曆的事?

  不甘心嗬。真的不甘心!

  在愛情上,放不下的是那位曾對她海誓山盟,卻至今音訊全無的薄幸男子。難道真如母親所詛咒的,全天下的男人皆薄幸?所以在得了她的身子後。便不會再珍惜;在離去前種種保證,都隻是甜言蜜語?母親遇人不淑,而身為女兒的她也會承其命運,隻能怪自己太過癡傻?如果……他不愛她,為什麼要用那雙誠摯的眸子再三地信誓旦旦?為什麼不在離去前,直言不愛她,讓她斷了一切情絲?!

  如果她的生命,必得在今日終結,誰願意給她一個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表小姐兼未來二少夫人到山上遇驚的事很快地傳回踏月山莊。

  韓夫人連忙叫人喚大夫來診斷,派下人去熬壓驚湯,生怕自己這乖巧無比的甥女有什麼不測。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淨初驚嚇到?問碧映,也問不出所以然,隻好等淨初清醒時再說了。

  不久,當接到消息的韓霽由商行中快馬奔回來時,雲淨初已喝了藥汁,在韓夫人的半強迫下睡了,所以韓霽沒能問清楚表妹受驚的原因。

  如果是被什麼野獸嚇到,他會立即派人搜山,將山中所有禽類獸類全趕到別處,不會再讓柔弱的表妹受到第二次驚嚇。但,倘若是……人,那他生平絕不與人結怨的人,也斷然要破例,絕不饒了傷害到她的人。

  在他十二歲那年,姨娘臨終前,將淨初的手交給他握著,便代表他得窮盡一生去扶持他唯一的表妹,盡己所能地給她最好的生活,而不受委屈。淨初便成了他此生要保護的人,比他的生命更重要;因為姨娘信任他,交付了他。

  他斯文俊美的麵孔泛著冷冷的氣息,隻有在此刻,他才有一絲絲像“韓”家的孩子。韓夫人深深地看著自己的兒子。然後心中不免想到另一名韓家的骨肉,那位擁有絕對韓家真傳的孩子,已出外流浪十年了連自己的父親辭世也不曾回來的孩子,的確不愧是韓家人!夠冷血。

  她的孩子在外貌上有一半像她,在性格上更是。總是寬以待人,凡事都會替別人想,體貼且麵麵俱到;幸好,流著韓家精明的血液也讓他成為一名厲害的商人,沒讓他因為善良而遭人欺騙。

  她曾經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有韓家長子韓霄那般的氣勢與性格。因為那才是真正完全承襲了韓家的血統。

  而那名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芙蓉軒是踏月山莊五個院落中,唯一種滿百花的地方。春天一到,百花競放,不僅香味四溢,各色彩蝶花蜂更是妝點得大片花海更形亮麗繽紛,美麗得猶如一副初繪成的晝。

  花園正中央一座名喚“探春亭”的亭子正是雲淨初每日必來彈琴的地方。點起一盅檀香嫋嫋傳天際,琴聲悠悠忽忽,如訴如泣地在天地間遊走彌漫,融入初春的盛景中,渾然一體得教人沉醉,怎麼也舍不得介入打擾,破壞這美麗的一刻。

  雲淨初已不間斷地彈了一個時辰了,已近午時,春陽也不再溫吞,努力地展現熱力,教人微沁著汗。今日是個晴朗的好日。

  這樣的好日,自己實在不該一心愁慘以對。可是,為什麼連彈出的琴音也無快樂的音色呢?強裝而出的愉悅,到底隻是自欺欺人而已。唉……

  而她竟隻能為這一切消極以對,絲毫不能掙紮些什麼;逃避與懦弱是她目前僅有的。事實上,她有的一向不多,她的全部世界一直是沉沉的暗,無盡的黑暗。這樣的事實早已教會了她,對於一個瞎子而言,“希望”是奢侈到令她連想都不能想的東西,否則她隻會跌得更重。她曾經幻想當有一天醒來時,眼前不再黑暗,但那是奢想;即使八年來有不少名醫前來診治她的眼,但那也隻是加速讓她麵臨絕望罷了。

  她的生活一直在絕望中堆積,已瀕麻木的地步,偶爾稍有牽動,也是蝕心的疼痛。

  少欲少求已成了她不讓自己受傷的方法。

  可是……為什麼此刻不該有的妄念竟是這般困住她?她是個有缺陷的人,怎麼能放任自己去任性行事?即使一顆心失落了又如何?誰會因著一時的衝動去娶一個瞎子,進而賠上一生去照顧她?世上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自韓霄回來後,踏月山莊內的波濤暗湧,韓霽不是無所覺,但因為生意繁忙,無暇去深究內情,也因對兄長有著絕對的信賴與崇敬,知道種種不和諧的氣氛終究會調適安好,所以他反倒一身坦然,靜看情勢發展的轉變,而沒有他母親那般憂心忡忡。

  今日,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天,原本打算與大哥商討婚禮事宜,但大哥與朱大哥卻出外去了,他便轉而來到表妹的院落。

  表妹由琴聲中傳出的些許抑鬱,倒是令心細的他詫異了,向來他這表妹雖不能說天天笑顏常開,但少欲少求的心性令她心情一向持平,不說愁也不輕喜,淡淡而縹緲,連琴聲也難以彈出思緒起伏。

  從雲淨初的表現,才讓韓霽稍稍去深思大哥回家對宅子中的影響也許不若他想像中的不值憂心。然後他又想起上回韓霄初見雲淨初時的奇特表情,與雲淨初的慌亂……這之間,有什麼事是他必須小心斟酌,並且細思量的?

  連彈了數首詠春的曲子,雲淨初有些疲倦地稍作休息。接過碧映端來的茶,連啜了幾囗,才笑問:“表哥,今兒個怎有此閑工夫到我這兒做客呢?”

  “沉浸多日於銅臭之中,總得覷個空,好生讓表妹的天籟之音洗滌去找滿身儈氣,免得麵目可憎嚇煞人。”他端起茶杯,環視探春亭的四方,嬌媚的百花競放,春蝶悠遊其中,又有天籟樂音,美人如畫,再如何心煩氣躁的人來了此地,都會忘了世俗事,樂不思蜀吧?

  他揮手要丫鬟們退下,碧映即領著四名丫頭退回宅子內。他才道:“天氣暖了,家中氣氛卻相當詭譎,表妹你有何高見?”

  “我一介婦孺,深居簡出,見識有限,哪能提供什麼卓見?”她低著頭,一隻手有意無意地輕撥琴弦,想掩飾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時光隨流水飛逝,百花開到三月已臻全盛,爭妍鬥豔美不勝收,目不暇接。而韓家的喜事已開始緊鑼密鼓地籌備了起來,南北什貨快馬傳送。踏月山莊的正廳加六個院落全部大肆清理整頓了起來,趁這次喜事,索性翻修檢視一些較陳舊的建築。仔細算起來,踏月山莊建成有三十年,這麼大規模的翻修可是首見!連傭人房也全蓋了新眷舍,下人工作得更加起勁。

  這山莊裏裏外外,洋溢喜氣洋洋的氣息。許久沒這般熱鬧了。

  日子愈近,雲淨初的心情漸漸沉重而認命。

  如果今日她身體健全,沒有任何殘缺,那她一定會勇於追求自己的愛情與幸福。可是,老天教她生來便失了光明,在人生的每一次抉擇上,她隻能仔細去選一條不拖累他人,而自己安然的路走。從來,她就不曾希望能與韓霄那狂狷不拘的男子結成連理;她不配,既是不配,就別妄想,還是好生待在安全的小天地中,平凡地過完一生吧!

  如果事情重新來過,她萬萬不會讓韓霄看到她,不讓兩人之間有產生傾慕的機會。那對他不公平,對她也太殘忍;隻是呀,人世無常,少有如意處。她對個中滋味再了解不過了,不是嗎?

  她隻能祝福他。

  日子愈近,他也愈加掙紮於自私與成全之間。

  夜夜,他由竹林那方傳來琴音,讓她淚沾枕巾。在夜的最盡處,與黎明交接之前,偶爾,她會迷蒙地看到床邊彷若站了個人,以溫柔且痛楚的眸光在撫慰她;而她,竟也是由那時才真正得以入眠。

  以他的狂狷強悍,他大可強擄她走,強占她的人,但他不。他是珍惜她的,而且,他也絕不奪人之妻。如果今日她不是韓霽的未婚妻,他尚不須忌諱太多,但她是;再如何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悠悠轉醒,才一夜之隔,她已由少女變為少婦,初嚐巫山雲雨,承歡受澤;那樣狂野而私秘的事,是超乎她能想像之外的。

  身分由一夜良宵中蛻變為人婦,心理上總會有惶然不知所措的失落,教她不知該如何麵對這一切,以及自己的新身分。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她伸手輕探,卻摸到枕邊已涼的床位,不知該因此感到難堪還是放心。忍著身子不適的酸疼,她緩緩坐起身;沒有碧映隨侍,她根本是全然的無助。在這陌生的宅院,她不知道該怎麼喚人,自己的身子從未讓碧映以外的丫頭看過,但碧映一定還在芙蓉軒吧?在外頭守門的若是仆婦還好,倘若是家丁昵?

  她不敢輕易叫人進來替她更衣梳妝。

  她是這般沒用,連自己也無法打理,不過她慶幸韓霄此時不在房中,不會看到她的狼狽,就讓她自己摸索看看吧。

  憑著昨夜的記憶,她在床角找到兜衣與內衣。貼身衣物尚難不倒她,可是光穿這樣無法見人呀,她擔心的是外袍裙裾的穿法一旦沒弄對,徒惹笑話了;而且她並不知道自己的衣物置放何方,丟落在地上的,隻有昨花的嫁服而已。

  韓霄很快就會知曉他娶到一個麻煩。她摟著收集到的衣物,無助地坐在床沿,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從練功房做完早課的韓霄灑身回來便是見到這副淒苦的景象。他的媳婦兒摟著昨夜的嫁服,僅著內衣,蓋到她膝蓋,兩條弧形優美如玉精雕的粉嫩小腿赤條條地露了出來,內衣下擺沾了些許她昨夜落紅的處子血跡。她美麗的麵孔無助而自卑。

  她很快意識到他的存在,身子震顫了下,狼狽地想背對他。

  他輕抽走她手上的衣物,她泛白的十指改而抓住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兩名在韓霄成親當天逃跑的男子,終於有人先熬不住地回來了。

  朱追闊不僅回來了,並且還“買一送一”地帶回一名食客。還奇怪得很,拎了人家的衣領進大門,不理會那名十七、八歲女子的拳打腳踢;她已被拎得一張秀麗臉蛋青綠一片,恨不得殺人放火以宣泄怒氣。

  最好是賞這大個子兩記拳頭,再踹一腳滾入黃河永遠浮不上來!小女子範小餘才在心中惡劣地祈禱著,可就奇了,那大個子當真吃了一記猛拳退了三、四步遠,跌在地上還讓大地為之震動。幸好他已放下她,否則她也會跟著跌疼。

  不過,被這麼一嚇,她居然忘了逃,甚至想替這個大呆瓜出氣,於是轉身麵對出手者,沒看清楚就一陣大叫:“喂!哪裏來的野蠻人,怎麼胡亂揍人呀?即使他是故意上門讓你揍,你也該先知會人家一聲嘛……”聲音愈說愈小,眼睛愈瞪愈大,直到她呆住無法說出任何話。

  哇!他……他……他不是武林中盛傳的不敗高手韓霄嗎?

  朱追闊站了起來,一臉憨笑以博取老大的心軟;他早知道會吃排頭的,一拳還算客氣了。

  “大哥,新婚愉快,小弟遲來的恭賀仍是誠意萬千。”他拱手,小心打量大哥平靜不見波紋的表情。就不知這個親,他大哥可曾結得愉快?

  韓霄沒什麼理會,反倒好奇地掃了眼原本在他麵前叫囂,如今正一步一步退向大門而去的女子。

  這倒提醒了朱追闊,他跳起來大吼:“別想逃,女偷兒!”人隨聲到,讓小佳人恰巧跌入他懷中,無處可去。

  “放開我!光天化日強搶民女,這裏是京師,天子腳下,你膽敢目無王法!”

  範小餘彈開二十步遠,人小聲勢不小地大吼回去。

  朱追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日正當中,雖是春日煦陽,但那熱力也是夠瞧的了。

  馬車被兩匹馬拖著,平穩地馳騁於石板地上,領行在馬車前方的是一騎黑馬,也是韓霄的愛馬“黑影”

  馬車前端的駕車人當然是朱追闊了。由他額間的汗看來,他們已上路好一段時間了。

  是的,今日清晨,在韓夫人再三的挽留下,他們依然起程了。而昏睡中的雲淨初在不明白情況如何下,半睡半醒地看了姨娘一眼,又陷入黑甜鄉中,也可以算是她一直未曾醒來過;但韓霄認為她高燒已退,不再有事,便上路了,招來頗多怨言。

  朱追闊是全然信任大哥啦,但那個暫時“內定”為未來朱夫人的範小餘可是力持反方向意見,一路上照應雲淨初並無所謂,但人家身子骨禁不禁得起這番折騰才是大問題。

  掀開門簾一角,她探出俏麗的臉蛋與朱追闊嗑牙:“大朱,你大哥到底是不是鐵石心腸呀?自己妻子病體未愈居然就這麼上路了,也不怕若有個閃失萬一的”

  “呸呸呸!我大哥行事自有分寸,你可別咒人。我那嫂子早上不是醒來與家人道別過了。”

  “我呸!那叫道別?那叫回光反複唔——”範小餘的“更正”遭到一顆石榴圍堵。

  “小餘兒,你這種人想闖江湖隻怕不到三天就上西天了,還是乖乖地跟了我吧。”一如每天慣例,訂正她“不當”言行時順便勸她嫁他。

  懂得“求婚”,這男子頗有新新好男人的美德。

  “你慢慢等吧你!”

  範小餘嗤叫一聲,縮頭回馬車內,正想為雲淨初添件毯子時,卻見到佳人早已坐起身,正一臉惶然地不明自己身在何處:她移身過去:“雲姊姊,你可醒了。”

  “範姑娘?這兒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什麼?退出江湖?!大哥,您未到三十,即有退意,這往後的日子,何以為繼?”

  車行複又過了十日,抵達揚州城,在客棧歇了腳,趁範小餘在房內為雲淨初打點時,兩兄弟坐在上房的門廊扶手上對話。韓霄說出了他的決定。

  “咱們不是說好,要一邊探訪名醫,醫治大嫂眼疾,一邊遊盡名川勝景的嗎?

  怎麼卻要找荒僻的地方落腳,從此過著凡夫俗子、專管柴米油鹽的生活?”朱追闊驚訝得下巴都快掉了。

  韓霄看著天空,閑雲如棉,晴天如洗,妝點著藍天的顏色。

  “早先,我執意要淨初出來,的確是為了看名川勝景、遊曆人間,見識各地不同風土民情,但我忘了去體她的心情。她看不到,對每一個陌生的地方適應都必須花上很長的一段時日,一個看不見的人,對環境有著我們不知道的恐懼。那麼,今日我們到大漠、到江南、到各地,對她而言都是相同的難受吧!最重要的,江湖詭譎,有了馮金娥那件事,難保不會再有其他,你也明白江湖上流言傷人,已傳出對淨初不利的流言,這樣的環境,待下去又有何意思?以往咱們可以毫不在意,但今日不同,你即將娶妻,而後,咱們各自會有子息,是該定下來了。”

  每一個過程的句號,都是另一旅程的起始;安定下來,何嚐不是另一種人生曆練。韓霄以豁達的心境陳述。

  朱追闊仔細想了下:“也對。但嫂子的眼疾”

  “咱們先到肇慶沿海一帶落腳,用五年的時間在江南一帶暗訪名醫,這事不會擱下,但營生大計也得有所計畫。如果你尚無此打算,那麼”

  “什麼話!大哥,小弟是跟定您了!咱們一家子可是不分彼此的,小弟還得仰仗大哥替小弟張羅婚事哩。”朱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