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嵐星雨 作者.叁万陸佰 (已完結) - 原創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37 1234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飄嵐星雨 作者.叁万陸佰 (已完結)

飄嵐星雨 作者.叁万陸佰 (已完結)

01回憶
所有的人都沉沉睡去的寧靜夜晚,村裡靜的連伏行的夜貓的腳步聲都會被發覺。
坐在木板搭建成的房子裡,月光從空著的門口、茅草屋頂的縫隙流入屋內,閃耀在屋裡零星的落雪上,點綴著屋裡沉沉的黑暗。
年約十歲的男孩在我的身旁熟睡著,他是我的徒弟,十年前收養的,戰爭下的孤兒,屬於貧民窟的補丁裝,

※※※

十年前的那晚,我隻身一人在白雪覆蓋的樹林中穿梭,晴朗無雲的夜空,天上的一輪明月,身周的雪以及身上的白衣都映照著內心的一片慘白,我要趕往的地方正處於激戰之中,那是一場攸關國家存亡的戰鬥,也是那場歷時三年戰爭的最後戰役。
最後決戰的地點,那是人類四大國之一的白王朝的首都,也是兩個人類國,白王朝和墨寒,和數個半獸人部落聯軍的最終對決。
在戰爭的最開始,面對壓倒性數量的蠻軍,人還有一頭和他父親一樣的黑色短髮。
現在的我正沉醉在過去的回憶中,那天的夜空和大地也是和今天一樣,掛著一顆明月的雪夜。
類聯軍齊心協力地把敵軍阻擋在防線外,等待著另外兩國──皇朝和源武──的援軍來到,戰線一開始維持得很好,但是半獸人靠著優勢兵力,分兵迴到防線之後,截斷聯軍補給,再跟正面的蠻軍來個兩面夾擊,防線於是崩潰。
自此之後人類聯軍的戰況便全面失控,兵敗如山倒的一路退向了國都。

我知道白王朝一定挺不過這次,這場大戰的終結將會是半獸人的全面勝利,即使如此我仍是下定決心前往白王朝的國都,牽引我前往的原因不是城池的陷落與否,不是白王朝的存亡,也不是半獸人勢如破竹的進攻,僅僅只是因為我想救出我的朋友。
他是白王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跳上民房的屋頂,尋找的可以讓我大殺一場的敵人。
從皇朝、墨寒還有源武的援軍已經到了,原本該如海濤之勢陣陣湧上的半獸人被四面圍攻,連人類的各路英雄好漢組成的義軍也紛紛趕到,戰爭的第二回合就此展開。
跳下屋頂,一隊黑魔族法師們出現在我面前,被指揮著的地上的碎石、數十朵火球同時飛向我。
「破天嵐!」
以自身中心,密集的劍氣橫掃過身體的周圍,瞬間瓦解原本必殺的攻擊。
緊握手中的劍,往眼前的敵人揮落。
剩下的完全就只是屠殺,還有屠殺。
魔法師們的血染紅了我的刀口,還有我原本米白的衣服。
不知不覺又回到了最初的城樓邊,拿著酒瓶的綠衣半獸人和一個滿是傷痕的源武騎士。

沒有任何的思考,我揮刀砍往那個綠衣人,他一手推開了落腮鬍男子,另一手召出了個屏障擋住了我我這次的攻擊,承受了攻擊的屏障隨即「乓噹!」一聲碎裂。
在腳底聚起內力往回一跳,跳上城樓,綠影朝我飛身來,避開他的拳,我再度使用凌空步踏上天空,從他上面發動攻擊,將一道「乂」字型狠狠刻印在避開攻擊的他原本站的地上,前空翻了一圈,我落在離他十步之距的後面。
轉身一看,那傢伙嘴裡似乎正念著什麼,我被捏碎的影像瞬間在心中浮現……這是我的能力,接近看見未來的直覺。
他張開了包住我全身的結界,利用空間的壓縮將我捏死,這是如果我沒有行動的話,必然的結果。
「空間魔法嗎?」我低聲說,那麼要做的是很簡單……
把劍收回劍鞘,閉上雙眼,進入自己的內心,聚集魔力和內力,以想像描繪斬擊,規劃出即將經過的軌道,將魔力和內力填入設定好的模具,然後……「破天嵐!」我大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清晨,日將出時。
我站在鋪了層積滿雪的山洞天井,看著身旁雪地上,盤腿席地而坐、打著赤膊,年約十歲的孩子──王宗道。
為了讓他使用我所創的「凌空劍」,這孩子從小就被我不停的鍛鍊著,讓他能有習武人的氣魄和體格,儘管我們住的是個破爛的地方。
這裡是皇朝一個叫天關新城旁的貧民窟,是窮人聚集的地方,貧民窟本身是在一個小丘陵上,丘陵的更上方是幾乎無法步行的懸崖,懸崖上頭有兩座高山。
天關新城不只是面對著有兩座靠山的貧民窟,背後更靠著一座山,觀天山,簡單來說就是在三面環山一面開口的可可多平原上。
而我們住的地方是許多往外用木板搭成擁擠的屋社,往內鑿開成一間間的洞穴屋以及四通八達的交通網,現在的我們正是在難得抬頭可見天空的山洞空間。

「……你的運氣還是不怎麼好啊!試了這麼多次都沒成功,如果你真的不行的話就算試再多次都是一樣的,你要做好接受事實的心理準備喔!」我對王宗道說,一臉睡相的他一副根本不想管那麼多,只想找機會溜回去睡大覺的樣子。
「還是小宗道……要不要先吃飯!」剛跟我在這個平常練習的石洞對練完的精靈女子說。
貌約二十出頭,耳朵比起人類的還來的更尖,高挑的身材,及腰的金色長髮配上穠纖合度的勻稱身材,再配上堪稱完美的臉蛋翠綠的眼眸,絕對是人類所望塵莫及的,把她的美麗和天上的明月或是地平線的大海相提也毫不遜色,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指回:她是個精靈。
明明,如此高貴的存在跟這個貧民區絕對是格格不入,但是縫滿補丁的衣裳和沾染灰塵的金髮卻又和這裡的環境是如此的相稱。
她拿起黑布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視線的餘角看到了一個官差走了過去,在廣場旁的一棵大樹下貼了張佈告,對群眾說了幾句話,討論聲馬上隨之竄起。
當他再度經過我們旁邊的時後,聽見他小聲的滴咕著:「這些賤民還真是他媽的討厭,早知道還是不要來,讓衣服沾惹了臭味。」
一不注意,眼睛對上了那個官差的視線。
「我允許你這個雜碎看我嗎!噁心的……」原本的無禮之言說到一半就硬生生卡在喉嚨裡,目光渙散了起來,手腳也當場定格住……
回頭一看,緹絲就站在我的背後,正用著他那個笑容看著那個官差,俏皮眨了下左眼,露出了甜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每天都看到她的我倒是早已習慣、免疫了這種攻擊,但如果是其他的人,尤其是男人看到了,八成會瞬間喪失語言和行動能力,外加臉部呈現痴呆的表情,沒十天半個月是恢復不了的……
好吧,我承認其中有部分的誇飾的成分,這個官人是目前為止症狀最重的一個。

官差把坐在中間的蕭老和我視為無物,逕自向緹絲走去:「美麗的小姐,請問您需要我帶你離開這個骯髒的地方嗎?我的名字是藤一辛。」
結果緹絲卻是抱著我的手臂:「可是……人家已經名花有主了……」
我說緹絲,我跟你可還沒……算了。
這些官差,就因為自己有權有勢,架子擺的老高,又愛欺負平民百姓,一看到美女就又打把他們抓回家的算盤,看了就令人十分的不爽。
只是緹絲這一露面搞不好反而會惹來這些官人的死纏濫打,被說成是老公的我大概也難以倖免了。
「沒關係!這種賤民我只要小指一捏就解決了。」官差藤一辛惡狠狠的瞪著我,這下子搞不好真的會對我怎麼樣。
「也對!我忘了你們這些狗官,真不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然後,我和一個不怎麼認識的男人對坐在其中一張餐桌上,這個人穿著棕灰色的斗篷,棕灰的頭髮往後紮成一束馬尾,尖銳的眼神帶有幾分肅殺的氣息,俠客般的輕裝便服,他腰間繫的徽章是遊俠隊,十字巨劍前交錯著法帳和長弓。
至於我待在酒館裡的原因呢……

「你是司馬新吧?」男人說,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
「嗯……」提著兩籃青菜的我回答。
「麻煩來酒館一趟吧!我有話要跟你說。」
「知道了。」
基於「好奇心發作」這個理由,我就跟他走了,其實還有一點,我想起十年前的事了。

點了一桌的酒菜,那個遊俠隊員和我坐在裡面吃著這些佳餚。
「你應該知道這個標記吧!」拿起了腰間別著的徽章,上面的圖案是交錯的杖、弓、劍,他說。
點了點頭,不認識遊俠隊的人不多吧!十年前我還曾跟你們家隊長打起來,遊俠隊我哪可能不認識……
所謂的遊俠隊,是個僅有百餘人的組織,卻扮演著強大的人類戰鬥力,不少對外族的戰爭都能在背後找到遊俠隊的身影,所以能待在遊俠隊裡的人都是能獨當一面的高手。
在黑暗的角落保護著人類世界的安全,一旦有任何徵兆就立刻採取行動避免禍事,平常接一些小小的委託任務,發生戰爭就全力對付站在人族對面的敵手,直至他們毀滅,不屬於任何國家,純粹以人類的存亡為正義的立場對付外族和叛亂者的組織。
「隊長要我來找你,希望你可以加入遊俠隊。」
「哈哈……要我加入你們?我只不過是一屆平民百姓,才沒有那麼大的能耐呢!」我笑著打馬虎眼。
「那也只是現在,你的過去有多轟轟烈烈我可不是不知道。」
「所以啦!轟轟烈烈的是過去,平平凡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晚餐結束後,窗外的天又開始飄起了雪,反射屋裡的燭光,點點的白星殞落,消失在一片黑暗裡。
抬起頭,雪花的星光任意的閃進眼睛。
一旁的是當年的孩子,同樣的抬頭看著窗外的飄嵐。
王宗道說:「師父,我問你喔!你說我不是你的小孩嘛!」
「嗯。」
「我是撿來的戰爭孤兒對不對?」
「怎麼了嗎?怎麼突然問這個?」我轉過頭看著他。
「沒什麼,只是師父你從來沒跟我談過我的爸爸媽媽,可是我看你好像認識我的爸爸媽媽,我很好奇我的爸爸媽媽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可以告訴我嗎?」
「他們是很厲害的人喔!我知道的。」
「這麼說來師父你知道我的爸爸媽媽嗎?那麼我還有其他的兄弟姊妹嗎?他們有跟我一樣嗎?」王宗道說。
「這麼說來你是有一個弟弟,不過剩下的我並不是很清楚。」
「有一個弟弟?他現在怎麼樣了?」
「讓別人收養了,現在他過的如何我不知道,不過我想他過的應該不會太差。」
住在源武的王族裡哪可能會差?
「奇怪,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想要知道我的爸媽,還有我到底是誰……因為我不是你的兒子……」
我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你的確不是我的兒子,但是那又如何呢?比起以前,我認為更重要的是你現在是什麼,你認為現在的你是什麼呢?」
「雖然師父你和緹絲大姐對我很好,可是我覺得我是沒有爸爸媽媽的人……」
「我說宗道啊……不要那麼在意血緣,想想這裡的我們吧!雖然緹絲和我都不是你真正的親人,但是現在的我們不就像是一家人嗎?最重要的不是血緣,而是情感,對我來說,你就像是我的兒子一樣。」
「嗯!」宗道露出釋懷的表情。

一個喪親的孤兒,一個喪妻的男人,再加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六個人出現在村口,他們的裝扮各自不同,但是相同的是每個人身上都有同樣的圖案,一把直立的十字劍和其後交錯的長弓法杖,在世界上只有一群人會使用這樣的標記,遊俠隊。
遊俠隊的隊長是足以頂天立地的強人,強壯的身軀威風的挺立在眾人的面前,隨意縫成的綠色粗布衣,用皮繩大略地綁著作為衣帶,腰間掛了個酒葫蘆,披頭散髮,綠灰色的皮膚,再加上他的壯碩不是一般人類的壯,而是像半獸人那樣的壯,讓他和這個位置格格不入。
儘管如此,遊俠隊的成員們沒有人會質疑他的領導,事實上,遊俠隊是因為他的領導而強大。
遊俠隊長身旁有一個有著淡藍髮色的少年,腦後的長髮紮成一束馬尾,大概是二十出頭的年紀,紅色的上衣和腰間用皮帶掛了許多奇形怪狀的工具,像是小偷或間諜用來開鎖或怎樣的那種。
他對著說:「就是這裡了,隊長,石東勝雄的報告上,司馬新所在的位置。」
面對這一群突如其來的訪客,貧民窟的居民們藏著自己的身形窺伺著這群人,但是遊俠隊的人們毫不在意這種眼光。
「正好,蕭卲明就在這裡。」遊俠隊長說。

騷動騷動,在貧民區裡閒晃的我被住在附近的大嫂攔下,說貧民區的入口出現了一群特殊的訪客,好幾個不良份子跑去找他們的碴,現在正和他們糾纏著。
本來貧民窟就是個治安死角,生活困難再加上沒有工作,犯罪率非常的高,再加上天關新城的不良份子都會潛居在此,都會動不動就會打群架或發生命案,偷竊什麼的更不用說。
天觀新城的官府也很想管,可是貧民窟錯綜複雜的通道還有巷弄暗道,讓皇朝政府更是鞭長莫及,惡霸們對貧民窟居民或是城裡的居民收取保護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因為存款在昨天的霸王餐事件後就一直處於歸零的狀態,雖然將軍大人答應明天會送一筆錢過來,不過重點是今天的晚上,因此只好帶著緹絲和王宗道上後山打獵,含有採集野果和野菜,不然的話恐怕今天晚上就要斷糧了。
接著我發現了一頭野豬,連忙告訴緹絲和王宗道,如果抓到這隻野豬,晚上就能吃到難得的肉了,這對那個小鬼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
接著我彷彿看見了我的直覺顯現出的預像,我看見的事幾乎都不會有錯,所以一旦出現就得留意了。
一隻奇怪的野獸在我面前嚎叫!牠的樣子彷彿是精靈和熊用奇怪的比例合體,身體像是精靈,但牠的頭卻是不折不扣的熊頭,硬是接在精靈的身體上面……
呃……這是什麼東西?我到現在好像也沒看過這麼好笑的東西,問題是預知能力不會開這種玩笑,看的見就表示可能發生。
原本在後方驅趕野豬的我因為這個奇怪的預像停了下來,原本驚惶逃竄的野豬突然改了個方向,緹絲和王宗道改了個方向追了上去,離我越來越遠。
這時一個人身熊頭的傢伙出現在我面前,他二話不說立即舉起腳向我踢來。
看準了他的動作,我輕鬆的避開了他的踢擊,這怪東西轉過頭來看著我,又是一個飛踢!我握住他的腳踝往旁一撥,把他整個人……整隻熊摔在地上。
「我說……冷靜一點啊!」呃……這是什麼狀況?居然真的冒出一個怪東西,想把我踢飛……而且長得跟我看見的預像一模一樣。

正當我以為狀況稍微緩和之際,他卻瞬間氣勢一變,用手在地上轉了個圈,然後用彎臂跳起,身子在空中迴了個圈,腳跟由上而下的重擊!速度之快,靠著「凌空步」才避開了那一擊,那一擊揮空之後,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凌晨,我醒來的時候天還是漆黑一片,看樣子比平常還要早,空氣中帶有不安,十年前的戰爭中培養出的直覺,到現在也還存在著,我走到屋外看,天關新城的一隅,天空中正帶著火光和濃煙。
除了城裡,遠山的後頭也看見微弱的紅色亮光,感覺就像是記憶中,因為戰爭引起的火災。
我把緹絲叫醒,告訴她有異狀。
「讓使魔去看看吧?」我對緹絲說,使魔的召喚是她的專長。
「知道了,看我的吧!」
緹絲舉起手,說了句精靈語,岩壁上的石頭和土塊化成了幾隻貓頭鷹,從上方的洞口朝城裡飛去,這些沒有靈魂的石偶可是最好監視器。
放出使魔之後,緹絲就一直閉著眼睛,大概是正在用某種與使魔產生同步視覺的魔法,她說:「天關新城裡有好幾棟房子失火,大多是傭兵的營地還有事務所,火勢已經被撲滅了,事件似乎也結束了。」
「傭兵團的名字是什麼?」
「嗯……我看不到。」
「是嗎……那就算了。」
三番兩次來找我的遊俠隊,剛才天關新城的火警,從貧民窟裡募兵的火槍駐衛隊,合在一起導向的結果,就是這一帶有麻煩事展開了。
「不過有兩隻往城裡的貓頭鷹被擊落了,這讓我很在意。」緹絲閉著眼睛,說出她看到的東西。
「縱火的恐怕不是普通人,說不定是會魔法的人物。」
「嗯……往邊界派去的使魔都沒看到敵人,看來沒有正往這邊來。」

屋外也已經傳來了騷動,不只是我注意到這些異象,也有些貧民窟的居民開始準備撤離了。
「我說緹絲,你去把杰庫爾和王宗道叫醒,我去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先到皇朝的內地避避,等戰火平息之後再回來。」我說。
不久之後,杰庫爾和王宗道都各背了一個小包,緹絲的裝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傍晚,離貧民窟遙遠山谷中的堡壘,人類和半獸人的激戰正展開著。
和半獸人交戰的並不是皇朝的官軍,而是名為維綱的傭兵團,但是單憑一個傭兵團的兵力並不足以抵抗一個部落的攻擊,維綱的戰術只有一個,游擊戰。
維綱的首領是個名喚南朝雀的男子,此刻的他正帶著他的軍團和蒼灰綠色皮膚的異族,半獸人進行廝殺,維綱的射手團在山崖上射殺山谷中的敵人,和維綱接戰的只是半獸人的前鋒,指配有少數的擲矛手,面對維綱的掃射一時無法面對,只能端起重盾勉強應戰。
手持著巨大的長弓,弓上還裝有保護手臂以及正面的小盾形裝甲,鮮紅色的刺猬頭短髮,精瘦卻強壯的體態,這是南朝雀的寫影。
南朝雀拉開弓弦,繃緊的弦被鬆開後,一名半獸人戰士立刻倒地,半獸人的身比人類和精靈還強壯許多,如果不是命中要害,普通的弓箭手不可能用一枝箭就解決一個半獸人,可是南朝雀每放出一枝箭就能放倒一個半獸人。
「維綱的首領,雖然我是奉隊長的命令來協助你,可是我可沒有打算當你的部下。」南朝雀身旁的蒙面女子說,她是遊俠隊的艾莉。
艾莉手拿著一把馬弓,同樣狙擊著山谷下的半獸人,她使用的箭矢顯然沒有像南朝雀一樣的威力,但是每當箭射中的半獸人的時候,橙色的魔力暴風立刻從箭矢釋放出來!同樣的一擊擊倒。
這是一種叫做魔爆箭的技巧,把魔力填入箭矢,當命中敵人之後再把魔力化為能量引爆,在能使用魔力的射手中是很常見的技巧,只是有個缺點,就是代價高昂。
同樣的魔力如果改成使用魔法,效果通常會強上很多,只是礙於魔法天賦比魔力還要稀有,這種技巧還是屢見不鮮。
「艾莉,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7 1234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