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芙蓉軍師--鏡水【1~9+番外】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芙蓉軍師--鏡水【1~9+番外】

芙蓉軍師--鏡水【8】

第八章

  雖然兵部諸多險詐為難,但上官紫和湛露還是奏凱,班師回朝。

  監軍太監寫明湛露為將功折過,而她和上官紫兩人並無抗令違紀之實,縱使兵部想給罪也毫無理由。困難
征戰卻反獲勝利,只讓士兵對他們倆更加敬佩尊崇。

  為了將此事壓制,兵部甚至沒將戰役書記,僅能對兩人暫時做冷淡處理。

  也因此,他們得以稍微安詳度日。

  「不要亂動喔。」上官綠手裏拿著個巧雕荷花圖紋鑲嵌金邊的黑色匣盒,從裏頭取出淡綠色的透明藥膏,
小心翼翼地塗抹在傷口上。

  湛露長髮撩於右肩,在她面前裸露大半背部。極少在人前赤身裸體的她有些羞怯道:「綠姑娘……」

  「這種藥膏涼涼的對不對?不會痛吧?這是我的獨門秘方喔。」上官綠邀功似地微笑,動作卻慎微細心,
「你放心,雖然傷口已經結痂,但是只要用了我的藥,就不會留下痕跡的。」如果他們早些回來,她還有把握
不用換痂就完全復原呢。

  湛露聽著她的安慰,一笑。有沒有傷疤,其實她也不是很在乎的。半晌,她垂下眼,輕聲道:

  「對不住。」

  「對不住什麼?」上官綠拿過乾淨的布條。

  「就是……我是個女……的這件事。騙了你,對不住。」她誠懇低語。

  「喔,你不用在意啦!」上官綠指間靈巧動作,替她包紮,「每個人都會有些自己不想說的秘密啊,我看多
了呢。像是前些年,有人來找我醫腿,明明是個男的卻穿著女裝,明明可以治好又說不準我治……我時常碰到
些奇怪的病人上門,雖然不懂他們到底有著什麼理由,不過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某種難處,沒有什麼好對不住的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哪,你不擔心麼?」

  上官綠抱著一盤不知名的草葉,坐到了湛露對面。

  「擔心……什麼?」湛露正看著小行送過來的兵部公文,眉頭輕擰。

  「當然是擔心我大哥啊!」上官綠抓起草葉拔拔捏捏,再放入旁邊的瓷碗中,「我那些叔伯全都來勸我大哥
趕緊娶了尚書千金,以挽回大哥和朝廷之間的嫌隙,你不是喜歡他嗎?怎麼一點也不著急?」

  「咦?」聽她如此說明,湛露赧顏,問道:「你那天偷看了?」

  「款,哈哈!」說漏嘴了。乾笑兩聲,忙歸回主題:「唉唷!別計較那麼多嘛,不管怎麼樣,我是在問你怎
麼不怕我大哥娶其他姑娘啊?」

  湛露瞅著她,口氣平靜道:「上官不是那種人。」

  「咦?」

  「你大哥……他豈是那種會因為交換條件而買賣自己婚姻的人。」湛露合上手裏公文,放入袖袋,「他無
論如何,是不會答允的。」

  上官家這麼做,想必是為了趁機擴張及鞏固上官家的權勢,如果他們真是關心上官紫而為他好,憑他們深
埋的人脈,有多少方法可以嘗試,絕不會選擇這種類似「和親」的方式。

  她敢斷言,若是上官紫拒絕,上官家為了己身的前途,會立刻和他劃清關係。

  「呃。」上官綠望著她堅定的神情和語氣,不禁開始懷疑究竟誰才姓上官?她是大哥的妹妹,卻要個外人來
告訴自己,「你說的是,你說的是!」唉呀呀,這個未來大嫂夠理智,以後定不會胡亂借題發揮,實在是好……
無趣啊。

  湛露卻輕聲道:「我要擔心的……可也不是這種事……」

  「你說啥?」上官綠沒聽到。

  「不……沒什麼。」她道。拿起上官綠盤裏草葉,牽開話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芙蓉軍師--鏡水【9】

第九章

  四個月後——

  大明邊境。

  「湛參贊!要不要吃烤全羊?很美味的喔!」數名士兵獵了一頭羊,簇著火堆燒烤,正打算飽食一頓。

  「不了,你們吃就行了。」湛露微笑,踱步至山坡。

  來此邊境駐守數月,她立刻察覺這裏的軍籍有半數為虛報或逃兵,皆屬無用空額,更徵農戶及營田兵遞補
。也就是說,有一半的士兵只會種田,而不會打仗。

  她上稟多次,請求支援,但兵部給她的回答卻總是令人失望。

  倘若發生戰爭,這裏的防線將會被敵人不費吹灰之力攻破。韃子虎視眈眈,她實在無法坐視不管。但駐軍
僅不到兩千兵力,如此懸殊的差距,戰時若別無他法,要保住所有人,必定得撤兵。她不能讓自己的士兵做無
謂的犧牲。

  立於高處,俯望著山下景色。她得好好思考,究竟該如何做……

  「湛參贊!」

  一聲宏亮的呼喚讓湛露回過頭來,就見適才幾名小兵捧著割好的羊肉片,一臉靦腆的笑。

  「湛參贊,這個真的很好吃,您這麼瘦弱,還是多吃一點才能強壯些。」一個大叔這樣說著,純樸的語氣
完全是個農家人。

  這般特地,令湛露有些訝異。

  「饅頭來了!饅頭來了!」青年衣服裏裝了幾個熱騰騰的大饅頭,飛奔而來。那大叔喜道:

  「對了!饅頭!夾羊肉很好吃的,湛參贊試試看吧。」手在衣擺上抹了抹,他拿起一顆饅頭從中撕開,冒出
冉冉熱煙,抓起幾片羊肉夾上,遞給湛露。「參贊,給您的。」

  湛露愣住,隨後微微一笑接過。在他們幾雙眼睛的注視中,豪爽地大口咬下。

  「很好吃!」她笑道。

  這句話讓大夥兒都露出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啟稟將軍,韃子據地在東方,據報主要兵力會在今日開戰襲擊,而更有約莫三萬大軍會從西方後頭夾擊
咱們軍隊。」

  俊美的男人聽著部屬的報告,只是沉思。

  副將又道:「將軍,西面有個駐軍地,但兵力並不充足,若韃子來犯,他們可能無法保住後防線;但如果
咱們調派軍隊支援,韃子可能看準這點而先搶攻。」

  守得住前面,就顧不了後頭:顧了後頭,前面又危急。現在的局面等於進退兩難了。

  「西後方……是安南坡。」上官紫低聲道。

  「啟稟將軍,是啊!那個駐軍地就在山坡頂上。」副將回道。

  「安南坡……」上官紫眸神微閃,「你可知有誰駐守在安南坡?」他淡問。

  「咦?」副將一愣,回憶著:「好像……是湛軍……湛參贊?」此人和上官將軍的大名如雷貫耳,本來以為
他們是敵對兩方,北方韃靼一役卻破除了傳言。

  這兩個人,是最好的袍澤。

  「沒錯。」上官紫拿起玄黑的頭盔戴上,內斂的氣質霎時轉變。戰甲更襯得他俊勇威武。「不必擔心後方
,她一定能夠守住。」

  副將錯愕。「湛軍師」之名的確響亮,但是——但是——

  「可是將軍,安南坡的駐軍只有數千不到啊!」如何對付三萬大軍?這分明是螳臂當車,以卵擊石啊!

  上官紫揮開帳幕,毫不猶疑地道:

  「我相信她。」


※      ※     ※


  主帥居然貪生怕死而逃了!

  湛露在軍營各處找不到將領後,終於放棄浪費時間,回到營帳。

  將上官紫贈與她的邊境圖攤開在桌面,湛露陷入深沉的思考。若她的兵力能有八千,那她或許還有方法,
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馬謖拒諫失街亭 武侯彈琴退仲達

  「三國演義第九十五回,諸葛孔明率軍出祁山北伐曹魏,命馬稷鎮守咽喉要路街亭,但馬稷卻沒有遵守孔
明的部署,導致街亭失守,令得司馬懿取得,揮軍向蜀軍屯糧之地西城殺去。面對司馬懿十五萬大軍逼近,孔
明手中卻只有一般文官和兩千五百名士兵在城中,你們猜,他該如何擊退敵軍?」

  瞅著侃侃而談的湛露,眾兵們是瞪突了雙眼,心口淌落大把辛酸淚。這麼可憐的遭遇,實在是……好像他
們現在的處境啊!

  「呃……豁出去和他們拼了?」等會兒就打算這麼做。

  湛露緩忽而笑,道:

  「孔明吩咐士兵假扮百姓,不得妄動,並大開四面城門,自己身披鶴氅,頭戴綸巾,帶領小童在城樓上焚
香操琴;司馬懿殺到城下,見狀大疑,不敢貿進,料定城中必有埋伏,所以下令退兵。」

  士兵們張口結舌,只覺得那諸葛孔明萬分神奇哪!

   「所以——」湛露揚手,朗聲命令道:「現在,我要你們輪流擊鼓,用力地擊,使勁地擊,讓韃子於幾里外
就知道我們在安南坡上面等著他們;讓韃子看到我們明明就在坡頂卻不敢向上進攻!」兩軍對戰,擁有高處就是
優勢。

  韃子聞鼓聲卻無法從下看清情形,必然不敢魯莽行進。安南坡雖然沒有城牆作為掩護,但光有這高度,依
然是可以使「空城計」!

  「是!」五名年輕力壯的士兵領命站在五面大鼓前,立刻開始奏擊。

  只聽得鼓聲隆隆震耳,抖顫黃土,勃騰傳遞數十里之外。湛露擐甲披袍,昂首挺胸,佇立在坡頂邊緣,讓
山腳下的人抬頭即可望見。

  兩個時辰後,韃子三萬士兵臨安南坡下,遠方就已經聽聞鼓聲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那日,翻騰的怒風狂掃安南坡,烽火燧煙,咆哮兵戈,最終在天際化為一縷靜寂飄扯散去。明軍在不可能
的情況中在雙面打了漂亮的大勝仗,駐軍和援軍將營火照亮黑空,雖尚不能品嚐美酒佳餚,但酥烤牛羊已足大
快朵頤,眾軍引吭高歌,徹夜狂歡。

  「咦?怎麼沒看見參贊和將軍?」

  「是啊!咱們將軍呢?」

  「不知道。誰有看到上官將軍和湛參贊的?」

  眾人沈默了一會兒。有一名青年慢慢地舉起手來。

  「我……我有看見。」

  副將問道:「他們在哪兒?」

  「那個……」青年啟嘴說明,神情看來好生恍惚,「我、我是在咱們還沒收軍時見著的。湛參贊看到將軍
,然後,就好似不顧一切地跑了過去……他的頭盔還掉了,頭髮亂了……將軍飛快地把他抱上馬……那動作又
流暢又厲害……兩人就……就……」他愈講愈入迷,比手劃腳的,最後還站了起來。

  「停停停!你是在說些什麼啊?」

  「我是在說……我是在說……湛參贊那時看起來好像個姑娘啊……」

  此言一出,眾人先是愕住。隨即哄堂大笑。

  「瞧你瞧你!是不是昏了頭?參贊分明是個貨真價實的男兒漢!」

  「是啊!咱們都是和他一同征戰過的,別胡誨了!」

  青年面紅耳赤,忙道:「我、我也和他在這裏駐守了幾個月啊,但我從來就沒見過湛參贊光著膀子或沒穿
衣服。」這樣一想,就很有蹊蹺了不是嗎?

  一人道:「那是湛軍師身子骨不夠康健,容易染病啦!」立刻得到附和。

  「你這小子,整軍營的漢子還瞧不夠?沒事想看參贊身體作啥?難不成你對男人有興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芙蓉軍師--鏡水【番外】

尾聲

偶爾會出現的番外

  表白(?)與成親(?)

  「湛露……款,不對,過了今晚你就是我嫂子了。」上官綠敲著已經佈置成新房的門板,上頭紅豔豔的喜
字還是她和小行剪的。問道:「你會不會穿喜服?要不要我幫忙?啊,對了,你知曉洞房花燭夜是在做些什麼嗎?
要不要我告訴你?」最後兩句有些興致勃勃。

  這荒漠西域,臨時找不著媒婆之類的知禮大嬸,只得一切從簡:不過,關於洞房這事兒,她雖沒經歷過,
但是,她可是個大夫啊,不會不瞭解的。

  「……不用了,謝謝。」門裏傳來湛露的回應。

  「真的不用?」上官綠不死心地重複問道。她真的很想進去,很想進去……看看湛露穿女裝的模樣。

  「真的不用了。啊,你可以替我叫上官來嗎?」

  「啥?」上官綠一愣。她是不太懂成親的順序,但是新嫁娘還沒拜堂就可以見夫君嗎?「……好吧,你等會
兒。」算了,她昨兒個還看到大哥和嫂子坐在草亭裏寫棋譜呢,若有啥子忌諱也犯得差不多了。

  不過也真奇怪,成天對著棋盤究竟有啥子趣味?還不如她的藥書好看呢,他們竟也可以鑽研整日樂此不疲,
那一疊疊她壓根不懂的棋譜,都快能夠成書了。

  她去喚了上官紫。沒料上官紫一身平常裝束,完全沒有新郎的模樣。

  「大哥!?」她嚇了跳,忙道:「你是怎麼回事?再過幾個時辰就要拜堂了,你怎麼還在這裏磨蹭?」

  「有什麼事?」他忽略掉她的大驚小怪,直接問道。

  「喔,嫂子有事找你……」她下意識地答道,見上官紫起身就要離開,她趕緊道:「等等、等等!大哥,你
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今兒個是你和嫂子的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湛露,七歲之前,她沒有屬於自己的名字。

  不,或許不是七歲。因為她是從有記憶的那年才有人幫她開始推算起,可能多或少了一、兩歲也不一定。

  「喂!小鬼,滾遠點,別擋著老子的路!」

  「兔崽子討了多少錢?四枚銅錢?真他娘的少,拿來!」

  「小乞丐,就算再看著我,我也不會給東西吃的,走吧!」

  她捧著自己的殘缽,將已經臭酸冷硬的半個窩窩頭捏碎,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縱然肚子已經很餓很餓,
餓到痛了,她還是不敢吃完,留了一點。

  從她有記憶開始,這廟口就是她的家,眾人踩的地板是她的床,那邊塞的稻草就是她的被,她身上穿的衣
衫是好幾年前有個大娘可憐她,說她一個小女孩怎能坦胸露臂而幫她穿上的。現在已經小了很多,破了很多,
汙了很多。

  那時候她才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是個「女孩兒」,跟那種……在月老前嬌羞地燒香拜佛拿紅絲線的美麗
人物是相同的。

  不,或許是不同的。她沒有那麼美麗,她蓬頭垢面,身上的污泥可以搓出兩個窩窩頭;她又髒又黑,甚至
沒人看得出她究竟是男是女。就算是去溪邊洗乾淨了臉,她還是不美。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裏,不知道自己能夠去哪裡,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寒冷的冬夜裏,她在廟口旁的小巷中臥地而眠,身子不受控制地打顫。

  會不會死啊?她聽人家講過,「死」是一件很可憐、很傷心的一件事。

  那缺了門牙的廟祝,老是說:死了就不會有煩惱和痛苦了,也就是不會餓,不會冷,只要躺在一個叫做
「棺材」的好地方睡覺就行了。

  死掉,聽起來很好啊,為什麼會覺得可憐傷心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回復 #1 淡藍色星 的帖子

 修郎是爹,香蘭是娘,她是女兒。爹和娘,就是會對自己生的孩子很好很好的人,所以,這將近兩年來,
他們對她真的很好。

  讓她吃飽,讓她穿暖,不求回報地給她從未有過的關心和疼愛。

  雖然她不是他們親生的。

  「修郎,我今天一定要跟露兒好好談談。」香蘭拉著自己夫君,噘著唇瓣道。「我們倆一起去,你是她的
爹,可也不能跑的。」

  修郎搖頭笑歎。「我不會跑。」

  任由妻子牽著自己,走到湛露房門前,還沒來得及提醒敲門的小小禮節,妻子就心急地一把給推開了門。

  看來,香蘭真是很擔心露兒啊……修郎苦笑。

  他們太過意外的出現,讓湛露嚇了跳,趕忙將手中的東西藏在棉被底下。

  香蘭比較遲鈍,她道:「咦?露兒,你在看什麼啊?」

  修郎在心裏暗叫一聲糟,果然見到妻子好奇地上前欲翻開棉被。

  「娘。」湛露喚著,壓住裏頭的東西不給看,口氣顯得生澀和僵硬:「沒什麼,沒什麼的。」

  「香蘭。」修郎認為女兒需要有自己的隱私。

  「讓娘看一下嘛。」香蘭卻無法理解,執意從棉被底下抽出……一本老舊的書籍。「咦?修郎,這不是你常
常在看的那一本嗎?」

  修郎微愣,接過一看。這是他的書,他柔聲問,「露兒,你對詩經有興趣麼?我不曉得你識字呢。」

  湛露低垂著頭,半晌,才輕聲道:「不,我沒有,我不認識字,我也對詩經沒有興趣。對不住,爹,擅自
拿了您的書。」

  她順服地說道,但香蘭卻看著她。看著她、看著她,看到自己鼻子被鼻水塞住,然後流出一大串眼淚。

  湛露吃驚地望著娘親,不曉得自己做了什麼令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後來,爹開始教她識字和唸書。自己只要認識一個字,就能讓爹娘喜悅地討論一整天。她從來不曉得,原
來識字會是這麼厲害的事情;她慢慢地變得會笑,也是後來才知道,自己平凡無奇的小小笑容,在爹娘心目中
是那麼樣地重要……

  自己能做些什麼,能有什麼用處,又有何種價值,她願意努力尋找,要有自信,不會認輸,不輕易放棄或
者逃避。

  因為,她想做一個讓爹娘能夠驕傲的女兒……

  「爹,娘,女兒來看您們了。」身著素衫的女子,佇立在墓碑前輕聲道。

  另有一名俊美高大的男子,靜靜地站在她身後守護著。

  她凝睇著墓碑上的名字,眼裏浮上一層薄薄的濕氣。良久,她輕聲道:

  「……爹娘辭世的時候,我好傷心好傷心,我終於明白,死亡是一件多麼令人肝腸寸斷的事……我做他們
女兒,才不過六年多的時間啊……」

  男子上前,沒有出言安慰,卻是輕輕地摟住她的肩。

  她向後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你知道嗎?後來我才知曉,大夫診斷娘沒辦法生育,我……是他們唯一的孩子
,他們把所有的關愛……都給了我。」

  她的淚水滑落面頰,細聲道:「你覺得……我有讓他們驕傲嗎?我能夠讓他們引以為傲嗎?」

  「沒有爹娘不以自己的孩子為傲。」男子低沉道:「我也引你為傲。」

  她涕笑出聲。

  「雖然,我不怎麼求神拜佛,但有些時候,我真感謝上天讓我們倆相遇啊……」將掌心輕輕覆於他放在肩
上的手,她對著墓碑道:「爹、娘,露兒之前當了軍中參贊,很多人信賴女兒,打仗沒有敗過呢。紫哥是個武
侯爺,很厲害,很神勇的……那段時間,留給女兒很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