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芙蓉軍師--鏡水【1~9+番外】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芙蓉軍師--鏡水【1~9+番外】

芙蓉軍師--鏡水【4】

第四章

  兩浙海防要地

  「湛軍師!北方來的信——」

  毛躁的小兵手裏舉高一紙牙白色信箋,嚷嚷地直闖營帳。猛然想起什麼,趕忙止住腳步,恭敬地在帳前道:

  「湛軍師,下官要進來了。」

  「嗯。」裏頭傳來允可。

  小兵立刻興奮地掀門入帳。望見這大名鼎鼎的湛軍師凝神研究地圖,心裏不僅崇拜,更對此戰役有了必勝
的把握。

  「湛軍師,您的信。」雙手虔誠遞上。

  「是參贊。」湛露抬起頭來,提醒道。

  她的面貌已經完全脫去稚氣,雖沒有姑娘家的嬌美柔弱,但雙目清明湛湛,蘊滿英華。她對著小兵糾正道
:「沒有軍師這個職位的,在軍營裏要喚我參贊才對。」接過信,順帶在他頭頂輕輕一敲。

  「唉唷!軍師是大家給您的封號嘛,誰都知曉,您名副其實啊!」這三、四年來,湛軍師的名號有多麼響亮
,他們這些站在前線的士兵不會不知的。

  據說,不論戰況多麼吃緊,只要有湛露為軍中參贊,必可不敗。

  誇張點形容就是:即便是以百擋千,湛軍師還是有辦法使其獲勝。

  本來他也覺得是胡扯,不過他們家兩個哥哥也是作兵的,戍守邊境已經有好幾年,前陣子忽然回了老家,
把大夥兒都給嚇了一跳!原來是戰事終於告歇,而他們參贊建議讓離家許久的士兵可以回鄉探望親人。

  兄長們口中感謝萬分又讚不絕口的參贊,就是湛露。

  是什麼樣的人能夠將拖延數年的戰事,只用不到四個月就令其終止?

  他很好奇,更多憧憬。而說來也巧,這回東南沿海抗倭,軍中赫然就見湛露之名。

  「別貧嘴。」湛露聽了小兵的回答,微微一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沿海外數百艦船進犯東南沿岸!

  烽煙莽莽,令無瑕天幕產生曲折的破裂。不過短短幾個時辰內,長達百里的海岸線幾乎被倭寇的海盜船包
圍,那龐大聚集的陣勢,步步逼近的壓迫,懾人意志!

  遠處火炮炸響,隆隆不絕,震霄駭地。湛露於軍帳中掌握軍情,以隨時應付變化;儘管敵人即將抵臨,挑
釁的號角聲高昂鳴嗚,刺人耳膜,戰況正是激烈,她依舊於營帳內平靜鎮守,彷彿另處一方安定空間。

  主帥已經依她指示至前線指揮,只要不出差錯,他們勝券在握。

她的獻計能夠總是那麼順利,最大的緣由在於她不會搶功。若要說這幾年來累積的功勳,她可以封作一品武侯了

  但她至今卻仍是個小小參贊,就是因為她會將功勞全部讓給將官。所謂功高震主,如果將官覺得她是威脅
,那麼她也就無法再向上呈計,就算能夠建議,領兵的將軍可能也不會接受。

  作戰之時最忌爭鬥意氣,這種情況絕不能發生,軍中產生芥蒂和心病更是必須斷絕,所以,她不邀功也不
搶功,如此一來,將軍便會接納她的計策而不是排斥,打了勝仗,將官們也樂於受祿晉爵。這些現實道理,可
也是在書院裏磨練出來的。

  而她,就算沒有金銀珠寶、封侯陞官,不過,她卻得到士兵的信賴,無可價量。她唯一提出過的要求,就
是擁有自己單獨的營帳,表面看來是讓她安靜思考兵法,實際上則是為了好好掩飾她女子的身份。

  如此就夠了。

  她曾對上官紫說過,自己只要當個小小的參贊,而她也的確甘之如飴。

  「湛參贊,倭寇已近沿岸!」一人急奔而來傳報情況。

  「很好。」她揚眉,等著對方自投羅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兩浙海防。

  「三日內將所有餘黨剷除。」

  鮮少動怒的湛軍師,在接到上官紫已經準備班師回朝的信件後,就繃著臉下了這道命令。

  眾人以為湛露是因為上官紫凱旋回京,還特地捎信來炫耀,所以動了氣;當下屁都不敢放,在東南沿海將
剩餘倭人掃得一乾二淨。

  三日後,湛露不等軍隊,自行騎馬先返回順天府。

  她日夜趕路,跋涉千里,一身風霜,過家門而不入,直衝上官紫的侯府。

  「你是?」在大門前,管事瞪著湛露沾滿泥上的戰袍,驚訝問道。

  「湛露。」報上名,她就越門而入。

  「啥?」管事傻眼,立刻追上去,「等、等等!這位公子,你不能擅闖——」

    湛露?湛露?啊!湛露不就是那個傳聞中主子的死敵嗎?

  肯定是來嘲笑主子受傷的!管事像只老母雞,拚命跟在「他」身後追趕。

  湛露腳步甚快,年邁的老管事氣喘吁吁,邊喊道:

  「你不能這樣——湛公子——」

  「怎麼了?」一名著鵝黃衫裙的美麗少女捧著水盆,在廊上出現。「吵什麼呢?」她問著管事,漂亮的眼卻
滴溜溜地直往湛露身上轉。

  湛露看見那少女,先是一愣,而後停下步伐。

  「這、這位、湛、湛露公子!闖進——咱們府——」老管事後來追上,喘得沒法將話說完整。

  「上官紫在哪兒?」湛露問著那秀麗絕倫的少女。

  「你就是湛露?」那少女極好奇,不答反問,笑容甜美地道:「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好年輕啊!

  「我想見上官紫。」她重複來意。

  「你找我大哥啊?他在東面數來第二個廂房……」青蔥指路。

  湛露立刻朝那方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芙蓉軍師--鏡水【5】

第五章

  「他受傷中毒,身體虛弱,臉色看來也頗蒼白……嗯,還瘦了。」

  「這樣啊?」中年男子撫著下巴,望向自己腳邊,巡視一遍後,又問:「為男為女啊?」

  「男。」湛露不解道。這有啥關係?

  老闆立刻抓起條繩子,大笑道:

  「男的好!男的好!那就用甲魚吧!」

  「甲魚?」她擠眉瞪視那條粗繩尾端綁的不知名墨綠物體。

  「是啊!甲魚!」老闆口沫橫飛地介紹著:「甲魚不僅可做藥膳,更可當成藥材,肉質味美鮮嫩,風味獨特
。做為膳食,酌以蟲草和紅棗,可以滋陽益氣,補腎固精,抵抗疲勞;若做為藥材,又可主治清熱血虛、肌肉
消瘦,乃是上上之品啊!」

  「這樣嗎?」她沒研究,不過既然那麼好,那就買兩隻試試吧。

  掏出錢袋,她給了老闆銀子,提著裝甲魚的竹簍轉身上了馬。

  「主子,你……」小行跟在旁邊,囁囁嚅嚅地問道:「你真的要帶這兩隻甲魚送給上官侯爺啊?」

  「是啊。」上回是她太匆忙才疏忽,上門探望,理所當然不可失禮。

  「主子啊,你、你……」小行望著那濕答答的竹簍子,面有難色,「你真的跟上官侯爺是好朋友……嗎?」

  「這……是當然。」她本來應是確定的語氣摻雜些許遲疑。是因為她這個「好朋友」,至今仍隱瞞她為女
兒身的天大秘密。

  如果他們真是好友,應該是無話不談,彼此坦蕩的。她低垂眼眸反省。

  該不該說呢?她其實也不是沒想過,只不過……找不到好時機,也擔心上官紫無法接受。況且,說了之後,
兩人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變化也很難說……

  她真的怕,怕他知曉真相後生氣翻臉,怨她欺瞞,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兩隻鱉在園林庭院的假水石上曬太陽。

  水閣裏,則有兩個人專注方盤,捉對廝殺。

  「炮二平五,馬二進三,車一平二……」湛露撫唇,對著棋盤中已經半去的勢態喃念,而後搖頭道:「你
這平車捉馬,誘敵強攻,可真是個大陷阱,破了我的防守啊。」

 上官紫沉靜道:

  「你習棋十日已能與我纏鬥數時辰,已是非常難得。」他還未曾碰過如此勢均力敵的對手,更別論對方的
棋藝全由他傳授。

  遲早,她會青出於藍而更勝藍。

  「我還真想把你打敗。」她眨眼說笑道。兩人不曾在戰場比個高下,能在棋局裏互別苗頭也是挺刺激的。
「你說的對,這下棋真的就像是在征戰。你瞧這裏,若這九宮為軍營,那麼縱線四五六路就是主力,為咽喉要
道,直接威脅將帥;而這橫線,二路為腹心之地,險奧殺著;五路為巡察界地,阻敵前進更以窺動靜。這孫子
日: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敵制勝,計險易遠近,上將之道也……」

  上官紫揚唇,替她接道:

  「知此而用戰必勝,不知此而用戰必敗。」她總是很能融會貫通,不僅棋藝一日千里,更馬上能應用結合
於用兵之道。「準確判斷敵情,據以奪取勝利,觀察各子之佈置地位,利用地形情勢之利害,觀局透徹,便能
庖丁解牛。你作戰一向也都如此。」

  聽他把自己想講的話都完整表達出來,她抿著嘴笑。

  「沒錯。」知她者,上官紫也。

  「我書閣裏尚有很多著名棋譜,你……」

  「我要看!」她很快地站起身,拉住他的袍袖,「走吧走吧!我們現在就去拿。」等她鑽研完畢,縮小兩人
差距,屆時一較長短才過癮。

  啊,她真想知曉,當她贏了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芙蓉軍師--鏡水【6】

第六章

  上官紫被兵部急召。

  「定遠侯上官紫,今封你為征西將軍,命你領兵五萬,即刻前往河套地區鏟虜。」

  得帥印率領兵馬赴河套地區應戰,在確認過兵部撥允的兵力之後,他嚴肅地沈默住。

  兵部更進一步指派:

  「命湛露為此役參贊。」

  上官紫緩緩閉上眼。

  「是。」
  ※      ※      ※
  「士兵五萬,就有一萬五為未曾征戰過的新兵,一萬五為老弱殘兵,易言之,明著五萬兵力,但真正戰力
僅一半不到。」

  湛露從軍冊中抬眸,聰穎的眼裏有著明悟。

  「兵部想鬥垮我們,是吧?」她道。

  上官紫沉穩道:

  「兵部撤換新任尚書,是東廠的人。」

  「啊!」她輕呼聲,想起來了,「四年前,處理遼東民變時得罪他們了,所以現在趁機報仇。」好會記恨哪
!竟拿國家大事做鬥爭之器,實在荒謬。

  「不管如何,韃靼的確是威脅。」而他們此戰非勝不可。

  「沒想到我再次和你齊伍,卻是這種危險情況……」她並無太多憂愁或急怒,只是輕輕笑歎:「他們大概
認為我們不和已久,兜在一起不僅不利於戰,更可一箭雙鵰。」實在好狠毒。

  「你怕?」他不這麼認為,因為她臉龐始終掛著笑意。

  「我怕你大將軍不能打勝。」她一笑,拍拍他的胸膛。

  他握住她亂來的柔荑。

  「你有把握勝?」

    她一愣,溫熱的大掌彷彿能替她撐天,不禁心思蕩漾,他卻是緩慢地放開。她只好不在意,挺起腰桿道:

  「出征從來就沒有所謂必勝,但我一定會盡最大力量。」她可沒如外界傳言那麼神仙,只是她每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白日,湛露維持著日常操練;到了夜晚,她便入上官紫營帳,一待就是數個時辰。

  負責夜巡的士兵,偶爾會聽到裏頭傳來細小的爭執或者對話,不過更多時候,卻安靜得讓人疑惑。無人知
曉他們在軍帳裏幹什麼,但據曾不小心偷看到的士兵證實,他們的大將軍和軍師,在這駐地前線,沒有討論如
何戰勝的方法,只是夜夜對著棋局廝殺。

  將官們如熱鍋上的蟲子頻頻跳腳,只怕兩人顧著用棋盤爭鬥輸贏卻遺忘正事。幾日過去,上官紫依舊沉穩
,湛露練兵如常,士兵和將官本來急躁的心情,卻愈來愈是見怪不怪,逐漸緩和安撫。

  官兵的想法皆同:如果不是有把握能勝,他們的主帥和參贊也不會成日如此悠哉,品茗對局了。不是嗎?

  於是,焦慮的氣氛就在不自覺中趨於穩定。

  「嗯?」上官紫掀開帳門,只見湛露睡在他的榻上,旁邊還擺放著他們倆圍攻數夜仍未有結果的棋局。

  再定睛細瞧,才發現她懷中抱著半翻的厚重兵書。

  大概這幾日和他研討軍情,所以倦了。

  他們兩人數夜挑燈對戰,明著是在下棋,實際上卻是運用棋盤模擬戰場,找尋敵方弱點,務求此役一勝,
更照她所願,先行穩住軍心。

  一些小動作便可扭轉態勢,她的才智,實在令人激賞。

  「晤。」她嚶嚀一聲,因為感覺寒冷,便下意識地更埋進他的被褥裏。

  看著她毫無防備地睡於自己床榻,這景象著實令他心口蕩蕩。

  正要喚她,尚未觸及接近,她就猛然地睜大眼睛,驚醒坐起。

  她警覺地抓著胸前的兵書捏皺,那緊繃的表情在看到來人是他時,立刻消失。

  「啊!上官……是你。」行軍之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芙蓉軍師--鏡水【7】

 白日,湛露維持著日常操練;到了夜晚,她便入上官紫營帳,一待就是數個時辰。

  負責夜巡的士兵,偶爾會聽到裏頭傳來細小的爭執或者對話,不過更多時候,卻安靜得讓人疑惑。無人知
曉他們在軍帳裏幹什麼,但據曾不小心偷看到的士兵證實,他們的大將軍和軍師,在這駐地前線,沒有討論如
何戰勝的方法,只是夜夜對著棋局廝殺。

  將官們如熱鍋上的蟲子頻頻跳腳,只怕兩人顧著用棋盤爭鬥輸贏卻遺忘正事。幾日過去,上官紫依舊沉穩
,湛露練兵如常,士兵和將官本來急躁的心情,卻愈來愈是見怪不怪,逐漸緩和安撫。

  官兵的想法皆同:如果不是有把握能勝,他們的主帥和參贊也不會成日如此悠哉,品茗對局了。不是嗎?

  於是,焦慮的氣氛就在不自覺中趨於穩定。

  「嗯?」上官紫掀開帳門,只見湛露睡在他的榻上,旁邊還擺放著他們倆圍攻數夜仍未有結果的棋局。

  再定睛細瞧,才發現她懷中抱著半翻的厚重兵書。

  大概這幾日和他研討軍情,所以倦了。

  他們兩人數夜挑燈對戰,明著是在下棋,實際上卻是運用棋盤模擬戰場,找尋敵方弱點,務求此役一勝,
更照她所願,先行穩住軍心。

  一些小動作便可扭轉態勢,她的才智,實在令人激賞。

  「晤。」她嚶嚀一聲,因為感覺寒冷,便下意識地更埋進他的被褥裏。

  看著她毫無防備地睡於自己床榻,這景象著實令他心口蕩蕩。

  正要喚她,尚未觸及接近,她就猛然地睜大眼睛,驚醒坐起。

  她警覺地抓著胸前的兵書捏皺,那緊繃的表情在看到來人是他時,立刻消失。

  「啊!上官……是你。」行軍之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這是怎麼一回事?!」

  完成任務歸營所見到的景象幾乎令上官紫震怒!

  數日前還俏生生的湛露,如今卻被高吊於操練場正中央,雙目緊閉,面無人色!

  校尉連忙解釋:「因為湛參贊違反軍紀,所以吳公公就……」

  吳公公?上官紫眼眸倏地冰寒,那恐怖的嚴厲嚇得校尉險些跪地。

  「參贊吊此多久了?」他冷聲問道,令人聽不出心思。

  「一日夜……還、還有兩個時辰才能放下來。」校尉說道。縱使心中懷疑不和的兩人怎會彼此掛念關心,
但也沒膽多嘴。

  上官紫聞言,沉怒上前。

  那些吳公公的手下,見他肅殺逼近,下免感覺觳觫,只能戰兢阻擋道:

  「上、上官將軍,您——」

  「滾開。」他雖無大聲斥暍,但語調卻極之霏霜嚴峻,讓人打從心底不寒而慄。

  氣勢完全被壓倒鎮嚇,幾個人給懾息在當場,毛骨悚然,不敢再造次。

  上官紫走近吊著湛露的長桿,抽出掛在腰間的隨身刀器,帶有紫紅色的銀光猶自閃爍,旁人以為他欲抗令
救湛露,卻只聽鏘地一聲清響,他將絳紫刀直直插入地面,沒再動作,就這樣卓立在吊著湛露的木桿底下。

  不僅吳公公的手下一頭霧水,連其他人也不解上官紫何意。

  「將軍,要不要下官幫您……」校尉上前,欲解開木桿上頭的繩子。

  「別動。」上官紫冷睇著吳公公的營帳,啟唇吐出低語:「不然湛參贊的苦心將盡數白費。」

  「咦?」校尉收手,看著上官紫。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在說若是此時將參贊救下,那麼……吳公公不會善罷
甘休嗎?

  校尉心下倏凜,經由上官紫提醒才察覺湛露的忍耐,或許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那夜,上官紫率領湛露負責操練的一萬五精兵,以銳風之姿夜襲韃靼部,順利奪取他們的糧草帶回軍營。
韃靼遭受襲擊,不再遲疑觀望、坐以待斃,強大且激烈的憤怒讓他們傾巢而出!

  當數天後湛露清醒時,聽到的就是這個消息。

  「湛參贊,你還是躺下歇著吧?」士兵看在將軍帳中昏睡數日的湛露雖然穿戴整齊的出現,卻連走都走不穩
,趕緊勸道。

  將軍親自照顧參贊幾日夜,且不准他人接近插手的事實,早已打破他們倆敵對的傳言,士兵只怕等將軍回
來若是沒見湛參贊乖乖歇著,慘的會是他們。

  遠方戰鼓喧天,烽火即起,要她如何再寢眠?「上官將軍……上官將軍呢?」她氣弱地開口問道。

  「將軍已經率兵去迎戰韃靼了。」士兵回答,機伶地搬過張凳子讓她坐下。

  「多少兵力?」她咳了幾聲,體溫仍是過高。

  「一萬五。」士兵其實不僅納悶,更有不安,紮營的兵力有五萬之多,但上官將軍卻只精選萬來有經驗的
士兵赴戰,是胸有成竹還是無計可施,只能作困獸之鬥?

  湛露聞言,卻是放心地微微一笑。

  「地圖……拿地圖來。」她指示道。

  幾個士兵互望一眼,心中想的皆是這個參贊當真是鞠躬盡瘁,就算遭人陷害,卻仍心繫戰事。

  很快地,將軍事地圖攤開在她面前,其中一人忍不住問道:

  「參贊,為何你要咱們去挖溝?」他們這些新兵想破了腦袋也不明白。

  她輕聲道:

  「一開始,掘溝只是造成妨礙,是在擾亂韃靼注意,他們算計著我們的用意,而忽略防守,這就方便我軍
由後方奪取糧草。」她指著圖中某點,極輕緩地道:「今年初,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