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果 作者:典心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禁果 作者:典心

禁果 作者:典心

引用:
文章聲明:
※本文章文學作品均是在網上收集整理的,純屬個人愛好並由廣大網友方便心得討論交流之用,
※本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未經原版權人同意,任何人不得用於商業謀利之用。
※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區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立刻通報管理人員刪除本相關內容。
出版日期:2010年2月1日

 【內容簡介】

  她不該愛上他。
  那年,平凡的楊素馨遇見夢中情人,
  為了他,純真善良的她拋下一切,隨他遠走天涯,
  以為今生只要有他的愛,就能心滿意足。
  但是,他的深深愛戀,讓她幸福,卻也讓她踏入惡毒的陷阱,
  女人們的嫉妒、男人們的算計,引來了一次次的傷害,
  更讓她成為惡人脅迫他、傷害他的最大弱點,
  為了保護心愛的男人,她只能選擇黯然離去,不留下半點消息……

TOP

 第一章

  牛!

  在那龐然大物竄出波斯菊花田的前一秒,霍森正享受著駕馭重型機車,沿著筆直道路奔馳的快感。陽光溫暖宜人,道路兩旁滿是花田,景色美不勝收。而安全帽內建耳機傳出的搖滾樂,幾乎要震聾他的耳膜,他跟著大聲嘶吼。

  然後——

  一隻黃牛竄出花田,正好擋在他前方。

  迷路的黃牛,被疾駛而來的重型機車嚇壞了,睜著無辜的大眼,笨重的身軀僵在路中央,絲毫動彈不得。

  事情發生得太快,霍森猛地扭轉方向,機車卻不受控制的打滑,車身在柏油路摩擦,狠狠刮出一道痕跡,再滑出路面,摔進路旁的灌溉用溝渠,嘩啦一聲,濺起大片水花。

  「該死!」厲聲的咒罵響起。

  因為強烈的撞擊,害得他頭昏眼花,有幾分鐘的時間,只能躺在淙淙流水中喘息,聽著機車如受傷野獸般,由強漸漸轉弱的引擎聲,直到靜止。半晌之後,他緩慢的起身,痛楚讓他再度咒罵出聲。

  他身上的皮衣,已經破損大半,手腳上都是大片的擦傷,嘴裡還嘗得到血的味道。看來,臉上或額上大概也受傷了。

  凱曼肯定會氣到破口大罵的。

  在電影裡頭,這類的「危險動作」,凱曼總是極力勸說,要他改由替身代勞,就怕他受傷,減損了他的「商品」價值,但他卻非常堅持,再危險的場面,也都親自上陣。

  想到凱曼那氣急敗壞的模樣,霍森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他自嘲的一笑,低下頭來,用冰涼的水,潑洗去臉上的血跡。

  一顆碩大的腦袋,探出路邊。「哞——」

  霍森抬起頭來,抹掉臉上的水,惡狠狠的瞪著肇事元兇。「你跑到馬路上做什麼?是想自殺,還是想殺人?」

  「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二章

  素馨。

  兩個中文字,就刻在不規則的檜木板上。

  檜木板並不大,掛在平滑的拼木門上,顯得格外雅致。門後是小小的花圃,花圃的中央,是一間三層樓的房屋,不論是房屋外表,以及四周矮牆,都漆著素淨的白漆,只有窗戶是大海般的湛藍色。

  這是一間民宿,也就是她口中的家。

  霍森站在門外,仰望著儉樸乾淨的民宿,竟覺得有些遺憾。

  當她紅著臉,說出「我家」兩字時,他理所當然有了遐想,還有些訝異,原來這個小女人,並不像外表那麼保守害羞。但是,當他來到屋子前,才發現她家其實就是一間民宿。

  這裡的確是個合適的落腳處。

  素馨打開木門,踏入花圃上用白磚鋪出的小徑。再用另一把鑰匙,打開一樓大門。她按下門後的開關,暖暖的淡黃色燈光,就照亮了淺淺的門廊。

  「請進。」她微笑說著,熟練的打開鞋櫃,正要探出的小手,卻驀地一停。「抱歉,屋裡沒有男性尺碼的室內鞋。」

  這就代表,這間民宿並不收男性客人。

  甚至,是沒有男人。

  「我可以光著腳。」他問,打量著四周。不論是屋裡或屋外,處處都可以看見她的巧思與用,已。「這裡只限女性投宿?」民宿的佈置,舒適而女性化。

  「今天例外。」她笑了一笑,流露些許俏皮的表情。「你是阿明闖禍的受害者,我不能丟下你不管。」

  他挑起濃眉。「每個受害者,都能受到這種禮遇?」素馨粉臉一紅,嗯嗯啊啊、這個那個的含糊了幾聲,就笨拙的轉換話題。

  「都六點半了,你一定很餓,我現在就去做飯。」她退退退退,躲到廚房裡去,忙著開始張羅晚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三章

  早餐時分,餐桌旁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簡單卻美味的早餐,讓霍森胃口大開。他己經換上晾乾的衣物,經過一夜的好眠,整個人神清氣爽。

  反觀素馨,小臉上卻掛著兩顆大大的熊貓眼,明顯的睡眠不足。

  「雞蛋很新鮮。」他讚賞著,從未吃過如此濃郁可口的荷包蛋,僅是撒了些許海鹽,就勝過山珍海味。

  「那是王伯伯家的母雞今早生的蛋。」她小聲的解說,腦袋垂得低低的,手上的叉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盤子裡的荷包蛋。

  指尖的傷己經不礙事,所以她堅持為他做早餐。

  「你早上去買的?」他好奇揚眉。

  「不是。」她還是沒抬頭。「我跟鎮上的農家,訂了長期契約,請他們每天早上,把新鮮的食材,放進門口的木箱子裡。」

  難怪,他昨天晚上,在冰箱裡頭,並沒有看到這些食材。

  「火腿也很不錯。」

  「那是陳媽媽自製的,用的是黑豬的前腿肉,再以檜木熏制。」

  他挑起濃眉,很感興趣。「沙拉呢?"「甜椒跟小黃瓜、番茄、葛芭,都是杜家農場生產的。至於百合球莖,則是我上禮拜去山區時,跟秀築姊買的。」

  他只看過百合花,但從未吃過百合球莖。象牙色的球莖,被剝成一瓣瓣,每瓣都厚實多汁,入口甜脆,比梨子更可口。

  「鎮長這些年來,鼓勵農家們,朝有機農業發展,所以這些農產品,栽種與製作期間,都經過嚴格把關,全程不使用化學藥劑。」她小小聲的解說,像是害羞的小學生在背誦著己經記得滾瓜爛熟的課文。

  霍森看著故意坐得很遠的小女人,嘴角噙著淡淡的笑。

  「我還有一個問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四章

  素馨從沒想到,自己的收藏,竟會讓霍森格外關注。

  對於小鎮的美麗風光、可口食物,他仍舊讚不絕口,但是佔去他大半往意力的,卻是那些他曾經演出,卻不能掛名的電影。

  他會坐在客廳,靜靜看著,電影中自己的角色,像在重溫一個曾糾纏他許久,幾乎深不見底的惡夢。

  貼心的素馨,會煮好花草茶,一杯放置在他面前的桌上,她則捧著另一杯,坐在桌子旁的地毯上,陪著他看電影。

  有時候,他會詢問,她在某部電影裡,是怎麼認出他的。她——回答,柔軟的嗓音,在溫馨的客廳裡,輕輕迴盪著。

  一問一答之間,自然得像尋常家庭,他們獨處時那美好的氛圍,就像是一對相處己久的男女,像是親人、像是……像是……夫妻……

  這大慨是她今生,最奢侈的幻想。

  但,幻想終歸是幻想。

  她拉到霍森的第五個夜晚,用過晚餐的時侯,他語氣平淡的提起。「我該回去了。」

  白嫩的小手,頓時停住。她美好的幻想,因為這句簡單的話語,瞬間被擊碎。她抬起頭來,想要強顏歡笑,卻笑得好僵。

  「你什麼時候走?」

  「明天。」他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我能自由行動的期限,只到明天。後天整個電影宣傳團隊,就要轉往下一個城市,我必須歸隊。」美好的假期,終究有結束的時候。

  有那麼一瞬間,她好衝動,想要求他留下來。但,這句話只滾到舌尖,卻沒能說出口。

  她知道,自己沒有資格獨佔他。

  就算有幸,能霸佔霍森幾天,但是,說穿了,她只是一個小小的影迷,如此而己。

  於是,素馨只能抬起頭來,望進那雙藍眸。

  「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五章

  屬於霍森的世界,充斥著五光十色的絢麗、喀嚓喀嚓閃個不停的鎂光燈,以及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緊密行程。

  在霍森「休假」期間,緊張到夜夜失眠,幾近精神崩饋,卻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告訴苦守的媒體,霍森身體不適,需要好好休息,不能接受訪問的經紀人凱曼,看見霍森歸隊,激動得無法決定,是該掐住霍森的脖子,還是跪下來親吻他的鞋子。

  對於突然出現的素馨,凱曼倒是沒有多問。

  在霍森的堅持下,神通廣大的凱曼,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用最快的速度辦好素馨的護照,讓她能跟著電影宣傳團隊,在第二天就離開台灣,飛往行程上的下一個城市——土耳其的安卡拉。

  屬於好萊塢電影公司的飛機,在夜間起飛,素馨坐在窗口,望著下方的璀璨燈火,逐漸逐漸的被雲層掩蓋,最後再也看不到。

  她,離開了家鄉。

  這全是為了霍森,為了她愛慕至深的男人……

  驀地,一個褐髮金眸的高大男人,大刺刺的坐進她對面的座位裡。「嗨,晚安。」他笑呵呵的說道,對她眨了眨眼。「你還好嗎?」

  「我很好。」對方的笑容,有著強烈的感染力,讓她也不禁露出微笑。

  他誇張的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他傾身向前,金眸閃閃發光。「我剛剛看見你看著窗外,表情有點悲傷。我最捨不得看見美麗的女孩悲傷了。」他捂著胸口。

  「謝謝你,我只是不習慣遠行。」素馨的雙手,緊握著起飛的時候,貼心的服務人員為她拿來的毛毯。「另外,起飛時的晃動,也讓我有些緊張。」她羞澀的一笑。

  「我也是,那種緊張,永遠都習慣不了。」男人如遇知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六章

  「壞男人的真面目」

  這篇文章搭配著照片,在短短幾天內,攻佔所有媒體版面。文章的內容,是對霍森的讚美之詞,說他在正式參觀行程結束後,又偷偷折返孤兒院,為一群傷殘小朋友,說了一個又一個精彩無比的童話故事,讓小朋友們如癡如醉。

  照片裡,扮演大野狼的霍森,正張大了嘴,假裝要咬一個小女孩的腦袋,女孩又怕又高興,瑟縮著肩膀,咬著嘴唇笑。

  照片與文章,引來各方讚譽,將霍森的聲望,再度推上高峰。篇幅之大,甚至讓同片其他演員的訪問,全都相形失色。

  但是,當凱曼得意洋洋的,把刊登這則新聞的各大報紙,全都攤開在霍森面前時,他卻是暴跳如雷。

  「該死,你做了什麼?!」他吼叫著,臉色鐵青。

  凱曼縮著脖子,害怕的後退兩步,卻還是故意裝出困惑的表情。「霍森,我這是在幫你啊.」他翻著報紙展示。「你看看,因為這張照片、這篇文章,媒體、影迷,就算是沒看過你電影的人,也會被你的善行感動。」

  「那是素馨做的事,不是我。」他冷瞪著凱曼,還想再吼,一隻軟嫩的小手,卻握住他的拳頭。

  只是一下輕觸,幾乎失控的怒氣,就被她的款款溫柔斂住。他看著她,深吸一口氣,重拾理智。

  「但是,你的確也參與了。」凱曼還在說服他。

  「那素馨呢?這篇報導裡,一個字都沒有提到她。」那是她的善意,是她的溫柔,他是在她的邀請下,最後才加入,那些記者卻把他吹捧成,真心關懷兒童的聖人。

  凱曼一臉無辜。

  「是你不讓她曝光的。」

  看見霍森怒氣未平,她輕撫著他起伏的健壯胸膛,柔聲勸說著。「凱曼說的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七章

  那頓晚餐,素馨吃得極為不安。

  比起四周盛裝出席的人們,她的服裝不夠正式,而同桌的人們,所談論的話題,幾乎都跟工作有關,她也完全插不上話。

  而且,當太陽一下山,氣溫就降了下來。

  雖然餐廳裡有開暖氣,但是顯然西方人習慣的溫度,跟她的認知有很大一段差距。即使,她穿著薄外套,卻依然冷得覺得自己像是被關在冰箱裡。

  強忍著寒氣,素馨盡力保持微笑,眼睜睜看著,蘇菲穿著前深V、後露背的金色絲質禮服,愉快的談笑自如。

  不僅空氣是冷的,開水是冷的,沙拉是冷的,好不容易等到服務生送楊上來,竟然連湯也是冷湯。

  桌上眾人吃得怡然自得,只有她冷到臉色發白,頻頻發抖。

  幸好,之後主菜上來時,終於是熱的食物,讓她稍稍鬆了口氣。吃下珍貴的熱食後,她才有心神,看了看四周。

  這間餐廳佈置得金碧輝煌,水晶吊燈在天花板上閃耀,現場有歌手唱著溫柔的歌曲,一旁整片的落地窗外就是海,為了讓室內感覺更寬闊,餐廳有一整面牆,都鑲嵌著大片的鏡子。

  霍森就坐在她身邊,臉上掛著微笑,但她看得出來,他隱隱有些不耐煩。不過,他隱藏得很好。

  她會注意到,是因為太常注視著他,老早就熟悉他臉上所有的表情,和那些幾不可察覺的小動作和習慣。

  然後,沃克先生提起了下一部電影,原本興趣缺缺的霍森,終於有了興致,變得稍微熱切了一些。

  趁著談論氣氛熱切,她悄聲告退,起身到化妝間去。而美麗的蘇菲,也站起身來,幾乎跟她同時離席。

  解決了生理需要,正當她在洗手時,蘇非也走到鏡子前,一邊笑著抱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八章

  霍森牽握著她的手,離開空中走廊,走回飯店客房的建築裡。

  她注意到,他是看過手錶,確定時間後,才在月色漸亮時,領著她往走廊另一端走去。

  這個尋常舉動,卻讓素馨有些困惑。

  離開房間之前,霍森不是才說過,今日的工作己經告一段落了嗎?那麼,他又為什麼,會格外注意時間?

  她有點想追問,但是又貪戀能與他執手相牽的小小幸福,捨不得打破此刻的溫柔靜謐,疑問被嚥回肚子裡,沒有驚擾他們之間的沉默。

  走廊厚軟的地毯,吸收了他們的腳步聲,四周格外安靜。

  為了保護隱私,避免狗仔隊的窺探,也為了工作方便,電影公司砸下重金,包下飯店最頂樓,也就是風景最美、設備最奢華的一層樓,讓霍森等人居住,樓層的每個出入口,二十四小時都有保全守護。

  雖然,素馨的臨時身份,只是造型師助理,但是在霍森的堅持下,她所下榻的房間,都與他比鄰而居,同樣是美輪美灸,奢華寬闊,讓她作夢都想像不到,自己能入住其中的頂級套房。

  一路上,他暖燙的大手,始終沒有放開她。

  走廊裡燈光昏黃,素馨仰頭望著身旁的男人。光影讓他的五官,更深刻俊挺,而藍眸深處映著燈光,彷彿跳燃著火焰。

  經過他的房門時,他並沒有停下腳步,素馨心兒一跳,想起在空中走廊時,他毫不掩飾的渴望。

  當兩人的腳步,終於在她房門前停下,她的心跳己經亂了譜,忐忑得頭兒低低,不敢迎視他的雙眸,直到這時侯才開口。

  「謝謝你送我回來。」她小小聲的說,白嫩的雙手,不知所措的在衣裳上扭啊扭。

  「不用客氣。」

  是她的錯覺,還是他的聲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
第九章

  許久之後,他才叫了房間服務,讓人送來豐盛的早午餐。

  嬌艷的玫瑰,插在水晶花瓶中,妝點著餐桌。

  因歡愛而全身酥軟的素馨,穿上白色的浴袍,把自己包得好好的,才坐到他身邊,吃著熱騰騰的炒蛋,喝著加熱過的牛奶,還有剛煎好的牛肉,與加了蜂蜜與奶油的鬆餅。

  一切都是熱的,新鮮且剛剛做好。

  這是他特別交代的。

  先前,她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時候,聽到霍森透過電話,再三囑咐飯店人員,送來的餐點,一定要是熱食。

  顯然,他並非沒有注意到,她有多麼不適應這裡的飲食與氣候。她的畏寒、她的難以下嚥,他全都看在眼裡。

  這些注意、這些叮囑,都是很小的舉動,卻也顯示出,他對她的細心關懷。這番用心,讓她覺得心頭甜暖。

  雖然,今早她告白後,霍森並沒有開口回應,但是她並不特別在意,她只是想告訴他,讓他知道自己的心意。

  這個男人是個全球當紅的大明星,她並不會傻到去妄想,兩人會有什麼樣的未來。對她來說,能跟他在一起的每個日子,都是上天贈與的禮物,她無比眷戀,卻不敢貪求更多。

  用完早午餐後,他們坐在桌邊,享用熱騰騰的咖啡。眼尖的她,不經意瞥見,那張繪著她裸身模樣的圖畫,就放在旁邊的書桌上。

  她的視線,無法從畫上挪開。

  他很有天分,但他從來不曾告訴別人。她猜想,繪畫是他的小秘密,是不公開的,屬於他自己私人的一部分。

  可是,他將她畫得好美,而畫下她的,又是他不為人知的部分,讓她更想收藏那幅素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是因為……

  她再度羞紅了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