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愛[已完成]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6 12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這就是愛[已完成]

這就是愛[已完成]

自古至今,人們把世界分為三層,第一層的名為天堂,也是神和天使居住和工作的地方,第二層的名為人間,人類

生活的地方,而第三層是墮天使的所在地,即是地獄。

而現在這三界中的第一層----天堂,一切也是純白色的,不論是建築物,還是地面,但在這一遍純白之中,卻有像

是剛被火燒完的廢墟,在這一堆廢墟前,站著一位擁有大大的粉紅色羽翼和長髮的美麗女天使,而她正在做什麼
呢?

「柳寒誼!妳和我滾出來!」那一位天使大叫。這一聲大叫,驚動了整個天堂。

在別的一所純白色的建築物中,內裏有兩位擁有淺藍色羽翼和短髮的女天使正坐在桌子後處理檔,突然,有一個純

白色的身影飛快的經過她們面前,躲入她們身後密密麻麻的書架中。

「寒誼,妳又再次闖禍了。我們這次可不幫妳了。」其中一位淺藍色羽翼和短髮的女天使說,另外的一位女天使也

是聞聲點頭,之後,她們的眼睛也同時的停留在第二行和第三行的書架內。

在那密集的書架後,傳出一把楚楚可憐的聲音:「芳姐姐,妳只要不供我出來,我便心滿意足了!拜託嘛!」那一

把楚楚可憐聲音的主人,擁有一對純白色的小羽翼,咖啡色的長髮,一雙精靈的大眼睛,可以看出她是一個清秀的

可人兒。

「芳,我們便幫一幫寒誼嘛。她好像也知錯了。」另一個女天使說。

「慧,妳就是給這傢伙看准了,妳一定幫她,這次絕對不行。」那個名叫芳的女天使堅決的說。「她就是太頑皮

了。」

「天堂上最大方的、最美麗、最好心的芳姐姐啊!妳便當可憐可憐我這一個幼小的小小天使,我請妳幫我吧!我會

感激妳。」寒誼用她那可憐的聲音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聖爾島是一個遠離城市的島嶼,島嶼的旁邊是一望無際的汪汪大海洋。在島的中心有一所聖爾學園,這是集全世界的優秀學生的學園,除了學園外,有著供給老師和學生使用的宿舍、房屋、大型商店街和休憩公園,一切應有盡有,不至缺乏。

這所學園唯一可惜的是學園中優秀的學生差不多全也是被各政府強制「邀請」進來入讀的,直到高中畢業為至,如果成績優異于常人的話便可以入讀各級的A班,並每年給予回家三個月。

現在聖爾學園,正傳來不同的老師授課的聲音,在最出名的二年A班中之中:

「在課本中的第三十六段中的第四句,在街道中的那一間花店內種滿了薔薇,今夜請同學們加上更多的形容詞,包圍這一句創作一篇一百字的文章,明天吃午飯前交給我。」老師說。

「老師,如果不夠一百字的結果呢?」有一位女同學說。她的長長咖啡色的頭髮簡單的束成一條馬尾,眼眶如同黑色珍珠一樣亮麗,聲音懶懶的,這時她又開聲問:「不,我說錯了。應該是不做的結果是甚麼啊,老師?」

那一名老師回答:「柳寒誼同學,今年很幸運的再一次做妳的班主任…」其實那一名老師心中正想著:「真不幸,今年又是教她,她不可以成績差一點,轉出A班嗎?」

柳寒誼的腦袋十分聰明,一看便知道這一個老師心中所想的事,之後,便用最有禮貌的聲音對那名老師說:「阮老師,妳心中想什麼我清楚明白,但請妳廢話少說,回答我的問題!」

坐在柳寒誼旁邊的擁有長長的黑髮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沈默著的女孩,忽然說道:「寒誼,不要這麼嘛!」她的聲音又悅耳、又動聽,像是天使的歌聲,令人一聽難忘。

柳寒誼轉來看看這一個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小琴,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吧!昨晚,我看見了我們親愛的女班長和別人說她好朋友的壞話,便例如是那白什麼什麼月的是一個大白癡,她父母生了她真慘,只有她才會那麼好心的跟她做朋友,但她還要得寸進尺,簡直是一個大大的豬頭,不知她前世是否豬的化身,……,這樣小小的白癡的謊言也相信,那一個謊言便是她和我們的學校的校草在一起了。」柳寒誼對施韻琴像是說秘密的說。

「真的嗎?」施韻琴驚訝的說。

柳寒誼點點頭,說:「是真的,在草叢中都聽到了。」

她們說話的聲音很小,但她們的旁邊正是那一個白什麼什麼月的---白皓月,白皓月聽得一清二楚,頓時站起來說:「柳寒誼,妳跟我說,這是真的嗎?」

「啊!原來妳在我們旁邊,剛才我沒有說話,對吧,小琴?」柳寒誼假裝十分「驚訝」的說。

「不是啊!寒誼,妳剛剛不是跟我說畢薔荻說白什麼什麼月是大白癡,之後什麼的,然後騙了她說她跟校草拍拖了嗎?」施韻琴照直的說。

「不要說呀!免得又有人在我背後說我。」柳寒誼對著剛才有參加討論的白皓月說。

她這一次利用了施韻琴,但她覺得這個樣子也倒是有趣的,難怪畢薔荻常在人家後面說別人壞話了,不用自己動手,便可以令同學個個人心惶惶的。

這時,白皓月的臉一會青一會紅,活像一個快速成長的大番茄,然後,不過一會,白皓月便決定沖去畢薔荻面前說﹕「畢薔荻,我們絕交吧!」

畢薔荻說:「皓月,我們是多年的朋友了,有什麼事一定要絕交的呢?」畢薔荻的心中不解,白皓月和她從小認識為什麼要和她絕交呢?難道,她的謊言被揭穿了嗎?但以白皓月的性格,應該不會和她絕交的啊!

「妳前二天跟我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聖爾噴泉是一個給聖爾島上的人休憩的地方,在噴泉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天使的雕像和幾個小的天使雕像,巨大天使是兩尊美麗的女子,長長的頭髮,緊合著的一雙眼睛,張開嘴巴,像是唱歌一樣,旁邊有三隻體積比較細小的天使雕像,每一個隻天使的表情也不同,但卻有相同之處----表露出的也是高興的面貌。

聖爾島的天使雕像是有一個傳說的:一百多年前,聖爾島仍然是一個小小的村落,沒有巨型的聖爾學園,更沒有龐大的商業活動,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村莊,在這一個既普通又平凡的村莊內有一位十分美麗的女子,她和一個外來的雕刻家相戀了,村民們也為他們祝福,有一天,那個女子突然離開這村莊了,那一名男子為她建立了一尊雕像便是那一個巨型的雕像後,便死去了。後來,人們發現了這一尊雕像,覺得只得一個雕像太單調了,便加上幾隻可愛快樂的小天使在旁邊陪伴在側,變成了現在的聖爾噴泉的雕像。

在離噴泉不遠的地方,坐著一位相貌冷酷的男生,一頭黑色的短髮,挺直的腰板,冷酷的面容仿如在北極中的萬年也不會溶化的冰塊,直直的看著在噴泉石階坐下的一名少女。

「寒誼,妳快一點來吧!」施韻琴在心中說。在她的旁邊,有不少人像看展覽一樣的看著她,令她很不自在。「好吧!我決定了,我親自的去找她吧!」施韻琴說。

她站起來走了兩步,又停下來想:「如果,寒誼來到了又看不見我,那……我應該怎麼做呢?」

正在她想要怎麼做的時候柳寒誼已經悄悄地走到她的後面,笑嘻嘻的打算說:「小琴,妳有在想我嗎?」的時候,有一輛腳踏車,飛快的沖去施韻琴那裏,將快要碰到她的時候,踏車的人立即的收制,結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啊!」施韻琴無故的一聲大叫。「寒誼嗎?妳不是去了洗澡嗎?為什麼會有這裏?」施韻琴迷惑的說。

「大小姐,我在這裏已經很久了,妳現在才發現嗎?」柳寒誼看她已經正常也安心了。之後,繼續說:「小琴,妳老實說給我聽,妳是否喜歡上那一個「腳踏車」了?」

施韻琴瞪大眼睛看著柳寒誼說:「寒誼,妳不要亂說吧!我只是想無論如何也想見多他一面而已,不是喜歡吧!」

「啊!大小姐啊!妳給我猜對了,妳喜歡上他了。如果不是也不會想見那一個只是看到一次的人呢?」柳寒誼和她說。

「喜歡!不可能吧!我…我…去洗澡,冷靜一下!」施韻琴一邊說,一邊的離開現場,逃到浴室。

柳寒誼見她這樣苦笑了。她有這樣可怕嗎?要這麼慌張逃離她,說起來那一個「腳踏車」有這麼好嗎?會使施韻琴這一個校花動心,真想看一看!「啊!」柳寒誼突然大嚷了一聲。她這麼想不是表示她想看看,她那一個「情敵」有多厲害嗎?「柳寒誼啊!柳寒誼,妳今天很不對勁啊!明天,一睡就變正常了。」柳寒誼的心裏這樣說,一邊自己躺在床上。

明天一大早,不是一個很好的天氣,天上的雲特別的多。柳寒誼難得的靜靜坐在監獄中不生事,不知道是為什麼每逢是陰天或是下雨,她也會變得乖一點,至少,她暫時不會耍人吧。

「會下雨了!」柳寒誼對著監獄鄰座的施韻琴說。之後,看著窗外的雲,一邊發呆。

突然,一位新來的男老師不知好歹的叫道:「坐在窗邊的第四個坐位的那一個同學,專心一點,妳懂這一些嗎?不懂的話,便留心聽課。」之後,那一名男老師寫十條超難的大學數學問題在黑板上,之後問柳寒誼:「這一位不專心的同學,如果妳懂的話,便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在聖爾學園,施韻琴呆呆的在課室中看著窗外,心中正在想:「寒誼,今天很不對勁啊!連和我吃飯也不肯,不知下午的課,她會不會不來?」

「啊!是裴克夜呀!真是超帥啊!他來這裏做什麼呢?」走廊中的其中一個花癡在大叫。

「當然是來找我的啦!我的美貌吸引力真大,呵呵呵!」別的一個疑似自戀狂的花癡大叫。

在2A監獄內人很多,但其中最耀眼的,卻只有兩人,一個清純可愛的女生---施韻琴,別的一個是冷酷酷的帥哥,花癡們所稱的超帥兩人組「校草」的其中一個----裴克夜,他的頭髮是濃濃的黑色,給人一種難以近人的感覺。

「裴學長,你來我們的監獄中要做什麼呢?」2A班的「乖乖女」女班長---畢薔荻說。

「這一種犯花癡的眼神,我最討厭了。」裴克夜冷冷的說,一眼也沒有瞟過去,眼睛只是直直的看著那一個女生,這便是目標嗎?這一類型的女生,那傢伙好像比較適合一點。

聽到了這一句傷人的話後,畢薔荻本來想的話也被迫的收起,向著一直在走廊偷笑的同學們走去,之後,狠狠的瞪了她們一下。

聽到了班上的對話後,看著窗出神的施韻琴,轉身看過來,天真的眼睛,穿著潔白的校裙,就純潔像天使一樣。看到了這一種容貌,裴克夜毫不驚訝,「天使」本就是這樣的啊!沒什麼稀奇的,不過,剛進來的這一個女生,卻引起他大大的興趣。

「小琴!」一把清脆的聲音,傳到施韻琴的耳邊,施韻琴站起來,四處的看那一把聲音的主人,但卻發現不到,腦海中屬於那一把聲音的人。她在哪呢?
        
「小琴,妳看不到我嗎?真傷心!」那一把聲音說。

接著,施韻琴的肩膀上有一隻手搭上,施韻琴大驚,大聲尖叫:「啊!」

「大白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是誰打擾我上課?」正任教的阮老師說,聽清楚這是男聲,不是柳寒誼,立刻裝上老師的威嚴說。

「老師,這…這是貝皓炫啊!」某花癡向阮老師說道。

「照『聖爾帥哥排名榜』道:貝皓炫,出生於3月25日,家族商業是開大型的購物公司,是獨生子,雖然成績不太好,但勝在帥,性格:活潑、好動、可親、平易近人……人氣指數是100%…帥哥排名榜…是第一!!!」某一花癡打開「聖爾帥哥排名榜」一書說。

說起「聖爾帥哥排名榜」是聖爾學園的幾個花癡「無聊沒事,找事來做」所作的書,出書後幾乎每一個花癡女生也拿著一本。(備註:裴克夜是榜上的第二,人氣指數是98%!)

「啊!是貝皓炫啊!我昨天睡不好,又有黑眼圈,剛剛又對他大嚷,他會不會對我有不好的印象呢?」阮老師心中大混亂。

接著,阮老師一改滿臉怒色,變成標準「好」老師的形象,一臉笑容的說:「貝同學,你來幹什麼?」

貝皓炫不耐煩的道:「我要找施韻琴!」他父親是這一所學園的巨大贊助商,他要找一個人是什麼班,簡直容易過回家,中午那一個傻瓜,捉弄他,有她好受的!

施韻琴站上來,奇道:「我?」她和這個人有過折嗎?看真一點!這不是她昨天晚上想見的人嗎?他是貝皓炫?「校草」?

貝皓炫看著施韻琴瞪大眼睛,說:「是妳?妳真的叫施韻琴嗎?」Lunky!雖然找不了那個死丫頭,但找到了施韻琴,還好了吧!貝皓炫說:「可以,跟我出一出來嗎?我有事跟妳說。」
施韻琴看著阮老師和花癡們,她們眼光也有著很可怕的眼神,是嫉妒嗎?是不服嗎?施韻琴不想那麼多,只想逃離這一些眼神,可布的眼神,這些魔鬼一般的嫉妒,令她感覺到她的人生安全,現在受到嚴重的威脅,直覺叫她「逃」!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是誰打擾我上課?」正任教的阮老師說,聽清楚這是男聲,不是柳寒誼,立刻裝上老師的威嚴說。

「老師,這…這是貝皓炫啊!」某花癡向阮老師說道。

「照『聖爾帥哥排名榜』道:貝皓炫,出生於3月25日,家族商業是開大型的購物公司,是獨生子,雖然成績不太好,但勝在帥,性格:活潑、好動、可親、平易近人……人氣指數是100%…帥哥排名榜…是第一!!!」某一花癡打開「聖爾帥哥排名榜」一書說。

說起「聖爾帥哥排名榜」是聖爾學園的幾個花癡「無聊沒事,找事來做」所作的書,出書後幾乎每一個花癡女生也拿著一本。(備註:裴克夜是榜上的第二,人氣指數是98%!)

「啊!是貝皓炫啊!我昨天睡不好,又有黑眼圈,剛剛又對他大嚷,他會不會對我有不好的印象呢?」阮老師心中大混亂。

接著,阮老師一改滿臉怒色,變成標準「好」老師的形象,一臉笑容的說:「貝同學,你來幹什麼?」

貝皓炫不耐煩的道:「我要找施韻琴!」他父親是這一所學園的巨大贊助商,他要找一個人是什麼班,簡直容易過回家,中午那一個傻瓜,捉弄他,有她好受的!

施韻琴站上來,奇道:「我?」她和這個人有過折嗎?看真一點!這不是她昨天晚上想見的人嗎?他是貝皓炫?「校草」?

貝皓炫看著施韻琴瞪大眼睛,說:「是妳?妳真的叫施韻琴嗎?」Lunky!雖然找不了那個死丫頭,但找到了施韻琴,還好了吧!貝皓炫說:「可以,跟我出一出來嗎?我有事跟妳說。」
施韻琴看著阮老師和花癡們,她們眼光也有著很可怕的眼神,是嫉妒嗎?是不服嗎?施韻琴不想那麼多,只想逃離這一些眼神,可布的眼神,這些魔鬼一般的嫉妒,令她感覺到她的人生安全,現在受到嚴重的威脅,直覺叫她「逃」!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你留下來溫習,讓我陪一陪你。」柳寒誼用溫柔的聲線說:「你今天不完全明白,我自有辦法留你。」之後,她捉著他的衣服,拉他進入教室,進行「地獄式惡魔大補習」。

半小時後,施韻琴回來一打開教室的門口,便聽到柳寒誼大罵:「你是豬嗎?這樣也不懂,不!你是連豬也不如。那一個豬腦老師也聰明過你多一倍,不!是十倍。」

「寒誼,冷靜一點!」施韻琴說道。

「小琴,回來了嗎?」柳寒誼一看見施韻琴剛剛的脾氣180°大變。

貝皓炫心想:「這人是玩變臉的嗎?」之後,說道:「喂!我……」他還沒有說完,他的肚子便替他說,「咕!」的一聲。「餓了!」

「笨蛋!算吧!我們一會繼續。」柳寒誼說。之後,從施韻琴的袋子中,拿了一盒熱呼呼的飯盒給他,餘下的拿給施韻琴。

「寒誼,那妳的呢?」施韻琴問。餓著肚子,這可不行。

「我?對了!我不餓,你們吃吧!我出去一會。」柳寒誼向施韻琴說。之後,對著貝皓炫說:「你不要打算偷走!」接著,便走出監獄的門口。

貝皓炫看著她離開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跟她出去,陪伴著她,就像是很久以前內心的那一種熟悉的又陌生的感覺。突然,想起背包上有一包夾心小蛋糕,之後,拿起追出去找她。

柳寒誼走上了天臺,手中正拿著手提電話正談著,不時笑了出來,笑得十分甜蜜。

貝皓炫看到了,心中不是滋味,心想:「她是在一定是和克夜談情,有情飲水飽,我拿什麼給她。」在他不自覺的時候,他的手已經用了力把手中的蛋糕弄碎。
這時,柳寒誼已經說完了甜蜜的通話,正走回去,在樓梯的門口中發現了貝皓炫,對他道:「幹嘛了?你不回去嗎?」

貝皓炫說:「妳也說完電話了,幹嘛不回去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柳寒誼走往廚房到了門口,呆了!這是昨天的廚房嗎?不!這算是廚房嗎?簡直是亂過七國的時候,是八國聯軍齊打中國。一片白茫茫的廚房,亂放的廚具,雞蛋跌在地上……一想也知是誰弄的結果。
「貝皓炫!」柳寒誼對著在廚房中的一身白茫茫的物體說。

「柳寒誼,妳睡醒了嗎?」貝皓炫問。

「我現在真的希望我在做夢!」柳寒誼大嚷:「廚房一片淪陷的樣子,你和我們家的廚房有仇嗎?」

「我…不是啦!我見你昨天那麼累,想做一個蛋糕,給你和韻琴作早餐,結果……」貝皓炫說。

「你…唉!你跟我好好清理這裏。」柳寒誼用一臉「對你我沒辦法」的樣子來說。

「那早餐……」貝皓炫問。

「你清理好,我弄!行了吧!」柳寒誼對他說。她對這一種人,真的太不行了,幹嘛要答應他,幫他呢?

柳寒誼走出不夠一分鐘,廚房又響起「砰」的一聲。

柳寒誼急忙的走往廚房發現……白茫茫的一片又多了一塊紅色的土地。

「喂!貝皓炫,你沒事吧!」柳寒誼見了一片紅色,有一點擔心。

「沒事!我只是打破了一瓶辣椒醬而已。」貝皓炫笑嘻嘻的說,令柳寒誼更加生氣(其實,一開始便已經很生氣。)

「以後的廚房,貝皓炫,你禁止進入!」柳寒誼說。「現在,滾蛋!」

貝皓炫看知情勢不妙,立刻按著做,曾經他母親和他說過一句:「不要和生氣的女人鬧。」

柳寒誼在廚房中忙著清理,不一會,便好了。之後,便開始弄他們的早餐:「這傢伙買那麼多的材料,幹嘛了?」

施韻琴睡醒了出來,問:「寒誼,妳一大早在廚房里弄什麼?」

「妳問問貝皓炫,便知道了!」柳寒誼說:「妳睡晚了!看不見剛剛的壯觀,妳的廚房剛開戰完畢,現在我要清理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6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