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飯店】阿墨兒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妖魔飯店】阿墨兒

「……總之就是這樣!帶他一起走,反正多一個伴不也挺好的,要不然看他這樣也怪可憐的……」
「啊啊!可是修,照你剛才那樣講他豈不是逃犯一個?那我們帶著逃犯一起上路,不就等於是與虎同行?要是他突然發狠起來殺人怎辦?」
「……我不會殺人啦!」關崇善悶悶的開口插話,「而且我也不是逃犯!」
回去之後,一定要叫克雷斯多弄掉他額頭上的那個東西!
兩人望向他,滿臉尷尬。
他們倆爭執期間,聲音不知不覺放大許多。
「對不起啊,這位兄台,請您原諒祥。他這人就是心直口快,可是其實他沒有惡意的……」美人壓著少年滿臉歉意的向他道歉,「祥,還不快跟客人說對不起!」
「唉,沒關係啦!不用道歉,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關崇善擺了擺手,打量了下四周環境。基本上在他掃了一圈之後,他只有四個字可以用來當感想─家徒四壁。
「這裡不是我們住的地方,」
美人見他用一臉同情的目光望著自己,知道他誤會了,趕緊開口解釋:「我跟祥也只是借住一晚,因為昨天突然下起傾盆大雨,而且天色又晚了,所以才在此留了一夜……」
「喔喔,瞭解!」
關崇善點頭。基本上其實不用對方解釋他也看得出,因為他們兩人穿著打扮都十分輕便,並且隨身攜帶著包袱;房內外四周雜草叢生,怎看都是久無人居的模樣。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兩位可以告訴我一下這裡到底是哪裡嗎?」他將目光收回搔搔頭,露出一臉不好意思:「因為我實在是在短時間內被拋
到太多地方,已經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了!」
「你問這裡是哪裡啊。」少年環胸抱臂,一臉嚴肅:「我告訴你!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個你要問修,因為是他帶我過來的。」
「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
「……X的,那個臭女人居然給我來這招!等我找到方法回去後,我一定要整死妳!哼哼……哎!痛死了!」
滿身狼狽的自地上爬起,關崇肂摸了摸後腰,痛得齜牙咧嘴。剛剛那一摔可真是差點把他的腰給摔成兩半!
接著他聽到一道清脆的響聲。
垂頭一瞥,原來是那個導致他跑到這裡來的罪魁禍首─冥王的招親玉珮!
一股火氣倏地自他肚子竄上,抬腳想將那塊玉珮踩個粉碎,可卻又在下腳的瞬間停住。因為他突然想到,要是他得靠這塊玉珮才能回去,那他現在把它踩爛豈不是自絕生路?
「話說回來,這裡就是傳說中的冥界?」
他開始四處觀望打量,可映入眼底的除了一片荒蕪還是一片荒蕪,樹草找不到幾棵,黃沙倒是一大堆!而且還有熱浪在空中滾……
「不是吧?這麼荒涼?我怎麼印象中聽說冥界跟人界的景致是差不多的,只要上頭有的下頭一定都有!可怎麼……」
「那是因為這裡是冥界的邊界沙漠地帶,所以才會這麼荒涼。」一道細細小小的聲音回答他的疑惑。
關崇肂霍然回首,發現一個年約十二、三歲左右的小女孩站在他身後。
這個小女孩打扮十分奇特,她全身上下除了臉、手還有腳之外,其餘部位都被包在鵝黃色的發亮絲布裡。
在瞥見小女孩的瞬間,他胸口彷彿被人重擊一般,悶躁不已!視線也像是被黏住了般,竟然移不開!臉在之後也莫名其妙的跟著燙起來,心跳變得很快,怦怦怦的好像在打鼓,可卻又不覺得不舒服!
這種感覺就好像……好像第一次跟自己喜歡的人獨處一樣!
這個想法閃過後,他完全陷入驚嚇狀態。
他之前並不是沒有戀愛經驗,當然也像正常人般經歷過初戀暗戀這些。可是……可是無論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嘶,輕一點!好痛!」
「不好意思,我會注意的。」
望著對方低垂專注的臉龐,關崇善的臉上閃過一絲掙扎。
他人目前所在位置,是現在琉光飯店的606室,也就是阿斯弗提亞目前所居住的房間內。
他知道玫瑰是擔心才會凶他,可是他就是不覺得對方有玫瑰所想的那麼陰險。因為,對方有雙非常清澈且單純的眼睛。
有句話不是說,「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因此要看一個人的本質如何,就要看他的眼睛。
阿斯弗提亞完成了上藥的動作。
「好了,我帶的這個藥很有效的喔!等下就會好了!」他笑嘻嘻的對關崇善說——當然,仍是經過那台無敵翻譯機的翻譯。
「謝謝。」關崇善小小聲地道謝,換來了對方一張大大的笑臉,「對了,你剛剛……其實還有今天早上也是,你是怎麼進來四樓的?因為四樓是只有我們員工才能進出的地方,你該不會又搶了誰的通行卡了吧?」
「才沒有呢!我只有昨天才那麼做!」阿斯弗提亞激動的否認,「我是飛進去的!」
「飛?」關崇善對這個字眼感到有些茫然。
「對啊,飛!」阿斯弗提亞驕傲的挺起胸膛,「我會飛,我背後有一對很大的翅膀,我就是用它們飛到四樓找你的!」
「你…你該不會是天使吧?」
關崇善訝異的看著阿斯弗提亞,可是其實也沒真的那麼訝異。因為仔細想想,阿斯弗提亞看起來的確很符合他認知中的天使形象。不過現在提到天使這個字眼,他只會反射性的聯想到老薑的水煮蛋。
水煮蛋是飯店裡的另一個凡人員工〈基本上他現在也不能算是凡人,充其量只能算是半個〉,從網購上誤打誤撞買來的,來自西方領域的「天使」。
「天使?」
阿斯弗提亞大笑了起來,彷彿聽見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7
聽完關崇善的轉述之後,孔雀整張臉垮了下來。
「就這樣,所以咧?」
不就是一個瘋子發瘋的過程而已嘛!他不懂這樣有什麼好哭的,為什麼關崇善可以哭得唏哩嘩啦?
「孔雀你真冷血,沒同情心!你不覺得他很可憐嗎?」
關崇善擤了擤鼻涕瑵瑣瑪瑲,碩碞碢碳眼眶鼻子紅的像隻兔子。他在講這個故事給孔雀跟三眼聽的過程中,已經用掉一盒衛生紙了。
「嗚嗚……我也覺得他很可憐!好癡心的一個人——孔雀你真是沒心肝!這麼可憐的故事你居然沒感覺!」
三眼深有同感的點頭賒赫趖趕,颮颭餃餌牠聽完後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這是個人感受問題好不好,跟那個沒有關係!」孔雀咬牙切齒瘈瘑瘧瘉,綧綹緇綝同時覺得頭很痛,她可是拼了命才忍住想把面前桌子給掀了的衝動!
基於她跟關崇善還在冷戰狀態,她並不想把兩人之間的狀況弄得更差。
「所以呢,你想怎麼做?」她歎了口氣,遞上一盒新的衛生紙跟一杯果汁,這算是討好政策。
關崇善拿下眼鏡用衣服擦了下,接過果汁跟衛生紙,喝了小口後分給三眼喝:「當然是成全他囉!」
「成全他,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
孔雀的臉整個鐵青:「你不要跟我說,你要跟那傢伙一起從六樓跳下去!」
關崇善下巴抬得高高看著他,露出賭氣執拗的表情:「就是那樣!」
「關崇善,爛好人也不是這樣當!」孔雀受不了抓狂,氣呼呼的站了起來:「你不要仗著你自己是不死之身就可以亂來!
「照他那個故事來看,你跟他一定都要先掉進去水裡——你以為我們底下那個池子裡的魚是吃素的啊?你又不是沒看到平常牠們那副餓死鬼般的樣子!就算你是不死之身又怎樣,掉下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8
阿斯弗提亞妻子的忌日終於到了。
平日很少人敢接近的鯉魚池畔幣幕幘幔,瘧瘉皸監今日奇跡似的圍了不少人。因為在昨晚,克雷斯多命令竹莫老人塻墏墘塶,誣誤誚誌把這些讓人望之怯步的大東西給全數移到別處寄放,所以今天才會有這麼多人嫬嫙嫚嫩,樆榪榼榮敢接近這座平時優雅美麗,卻只能遠觀的大池塘。
「哎緂綮綯綻,寧寢寥察你們聽說了沒有,今天有人要在這邊跳樓耶!」路人甲開口閣隤隡雃,酹酸酵酳興致勃勃。
「當然有,要不然我們怎麼會在這裡!當然是想看看哪個好膽的,居然選在這裡當自殺地點——不怕摔進池子的瞬間,被那些噁心的魚分屍當養分!」路人乙答話,露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路人丙插話:「所以代理的才會命人把那些東西移走啊!聽說今天要跳的那個人,可是從西方那邊來的貴客呢!」
「是喔!看來西方來的人怪癖還真不是普通的多呢!我記得好像是一千多年前吧!不是也有一對從西方來的男女,那時候他們不是要求崔白萇煮這池子裡的魚給他們吃嗎?」
路人甲笑道,表情很是懷念,因為當年替那兩人端上那魚的侍者就是他。
「喔喔喔,經你這麼一說,好像的確有那麼一回事!嘿嘿嘿——所以說這世上還真是無奇不有!你們說是不?」路人乙嘿嘿笑著,用手肘各頂了路人甲、丙一下。
「倒也是!」路人丙呵呵的笑了起來,然後朝那傳聞中要跳樓的客人房間方向望去:「不過話又說回來,不是說是那個客人一人要跳嘛!怎麼那個叫關崇善的凡人也在上頭?」
「咦,真的嗎?我看看……喲!還真的是他耶!他在那上頭幹嘛?我記得他不是五樓的嗎?」路人乙瞇著眼向上看,驚訝的大喊。
「誰知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9
關崇善洗完澡、換好衣服趕到六樓時,阿斯弗提亞正好拎著行李走出房門。
「你要去哪裡?」
關崇善喘呼呼的跑到他面前攔住他,發現對方身上也是一身沐浴過後的香氣。看來他剛才這麼急著飛走的原因奫嫨嫠嫣,膇腐膀膍大概就是因為那個魚大便跟臭味吧!
阿斯弗提亞見到他跟孔雀,臉上透出訝異。
接著臺與舕舔,蓖蒸蒻菣他手忙腳亂的從包包中翻出翻譯機,然後在設定片刻之後綣綩綠綜,暟暨暢暡講了一些話。
「你們怎麼來了?」他的話被翻譯出來,「真是湊巧銎銙銛銘,廒弊彃彄我正好要退房了呢!」
「什麼?你要退房了?你已經要離開了嗎?」關崇善緊張的拉住他,這個動作讓在後邊的孔雀很不爽。
「為什麼這麼快就要走?」
「啊啊——這個嘛……」阿斯弗提亞笑的有點苦,總不能說是他的「未婚夫」看他不順眼,叫他快點滾蛋吧!
「……因為我得快點繼續我下個地點的旅行了!地點有點遠,所以我不得不現在離開……」
關崇善露出一臉可惜的表情:「啊啊……原來是這樣啊……」
「是啊!」他點點頭,然後目光與指尖流轉到關崇善額頭上的圖騰。
那是克雷斯多之前替他烙上的標記。
「不介意我也留一個在上面吧?」
「什麼?」關崇善怔了片刻,有些反應不過來。
忽地,一道帶著熱氣的紅光自關崇善的肩上越過,直直打向阿斯弗提亞,後者立即低身閃過,可卻腳步不穩的晃了一下倒退幾步。
當他挺身站穩的時候,頸旁以及下顎突然多了兩道寒氣、一道熱氣橫生。
「只要你敢,我就立刻斬下你這顆漂亮的頭!」孔雀拿刀抵著他的喉頭冷冷開口,也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
「他說,只要你敢,他就立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段故事Ⅰ 崔白萇
1
掀開窗簾看了眼外頭嫥嫖嫭嫜,嶁嵼嵾嶍崔白萇重重歎了口氣。
隨著馬車平穩的節奏與馬伕不定時的喝聲,一轉眼嫦嫮嫢孷,凘凳劀劃他就已經由遙遠的天界中心,來到天界邊境嘧嗾嘜嗶,褕裬褖裮並持續朝著他的目的地,天、魔、人間三界的交叉地帶鞂鞁韍韎,裍覞覡覝同時也是琉光飯店的所在地——三果前進。
春天的腳步已經逐漸充斥各地,四處都可見新抽的綠芽與自冬眠中甦醒的忙碌動物們。婉轉悅耳的鳥鳴、羞澀的嫩枝綠葉熆熒熀熁,睮睾瞅瞃露水輕快的滑過葉片聚集於末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顏色繽紛的蝴蝶輕盈飛舞,在經過他的窗前甚至還稍稍停佇,讓他有種蝴蝶是在對他回眸一笑的錯覺!
真是日光好、氣氛佳啊!
他有些發愣的目送著那只蝴蝶飛去,然後放下窗簾又悠悠歎了口氣。
可惜這番好景好致,他卻完全提不起興致欣賞。
「怎麼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聽見你頻頻歎氣。」
與外頭景致一樣美好的溫柔嗓音自對面傳來,崔白萇抬眼,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沒什麼,只是覺得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有些不適應。」
「啊啊,的確!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要是能再久一點就好了,你說對吧?」那嗓音的主人聽了發出輕笑,崔白萇臉上的笑容也跟著加深了。
「是啊,」他將雙手舉高,伸了個懶腰,同時嘴裡發出一陣低吟:「可惜身為大忙人的我沒有那麼好命,得做N百年的苦力,才能換得這麼難得一次的短暫假期,只能委屈妳跟我一起這樣辛苦了。」
「什麼話嘛,如果我怕辛苦的話,當初就不會這樣選擇了!」對他這番話嗓音的主人感覺有些不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
「抱歉久等!剛剛遇上老薑跟淚輝他們,所以就耽擱了一陣子。」他晃了晃手上的食物踏進來,感覺心情不錯。
「咦愬慇慢慱,聚聝肇膉你買那麼多幹嘛?青龍跟白虎又不在這裡!」孔雀訝異的看著他手上提的食物,六包可不是小數目!
「啊嫬嫙嫚嫩,菬萓蒨菛因為克雷斯多等下也會過來吃,所以才買那麼多!」
「是喔潎漾漸漂,鞀靿鞅鞄他也要來啊!」不知為何語氣感覺有些不太爽快。
三眼吐掉拖鞋撲了過去,抱著關崇善的腿嚎啕大哭:「哇啊啊啊——小善你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多久了!久到讓我以為你已經跟那個冰塊臉走了趖趕趙跾,裳裍覞覡不要我了!」
孔雀重重哼了一聲:「真是典型的多疑又戀母!」
關崇善聽到,一臉哭笑不得。
「三眼你想太多了啦,我只不過去買個午餐而已……」他騰出一隻手摸摸三眼的頭安撫。
三眼瞇了瞇眼,淚汪汪的望著他:「可是可是,可是你就快結婚了啊!結婚了你就會跟那個冰塊臉回去魔界!那個冰塊臉看起來一點也不喜歡我的樣子,他一定不會讓我跟你一起去——」
話說到這裡戛然而止。因為那位被他左一句「冰塊臉」、右一句「冰塊臉」的仁兄自關崇善後面出現了!
對方正用非常寒冷的目光瞪著他。
三眼立即夾著尾巴溜到孔雀旁邊去。
發現克雷斯多到了,關崇善立即笑吟吟的迎上,表情活脫脫像個新婚小妻子。
兩人的背景立即換成粉紅色愛心泡泡。
「你來啦!事情都交代的差不多了嗎?」關崇善目光迷濛的望著他。
「嗯。」克雷斯多應了一聲,伸手替關崇善分擔一些東西:「都差不多了,只要晚上再把數據整理一遍就全部完成了。」
「啊啊,真是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
引起這陣騷動的主因,是一個小女孩。
這個小女孩看起來最多不超過十歲。
她有一張樣貌十分普通且蒼白冰冷的臉孔,身穿一襲將她整個人襯得慘白萬分的銀白鑲珍珠綢裳——寬大且長到拖地的袖口上各繡了一條銀色的龍蒞蓍蓁蒟,榿歉歊歌雙手腕上各戴了一隻翠綠色的鐲子。
胸下繫著一條花樣華麗的錦制腰帶,腰後還打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一頭烏黑明亮的長髮分成兩邊結辮盤起,上頭插滿了翡翠及珍珠所裝飾而成的玉釵及夾飾。
踩著與身上衣裳同樣料子的潔白緞鞋,她的衣襬隨著騰空的輕盈腳步飄蕩榣榥榷槌,嘐嘛嘝嗺如同鬼魅般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毫無準備的眾人眼前。
原本站在飯店門口兩旁排成一列,與克雷斯多一起準備迎接崔白萇歸來交替的值班人員慥戧戫截,碴硾碨碟一見她出現,立即像是鍋爐炸開般亂成一團。
今天是崔白萇自半年假期回歸崗位的日子。
連一向像是被打了過多的肉毒桿菌般,萬年面無表情的克雷斯多見到小女孩,臉上都忍不住有了變化。
怎麼會這麼突然……
小女孩掃了在場的眾人一眼,嘴角微微勾起。
「好大的陣仗。」她說,聲音是出乎意料的成熟及穩重,「平常本宮來的時候,怎就不見如此盛大?」
面對她近乎嘲諷的質問,沒人敢吭聲回答。
對於如此死寂的響應,她倒也不介意,因為她已經習慣這種場面,她知道在這大廳裡的每一人,沒有一個有那種膽量敢開口回答。
當然,除了眼前這個萬年不變的黑色身影,以及另一個還未到的人之外。
她腳跟一轉,輕飄飄的由門口來到對方面前。
「泣血,好久不見。」
克雷斯多恢復他一向的面無表情狀態:「好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
尷尬且凝固的氣氛充斥著整個空間,[東方玄幻] 阿墨兒 - 【妖魔飯店】《全文完》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伊莉討論區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關崇善垂著頭坐在沙發上,不敢抬眼直視嫩嫞嫛嫟,鄭鄦鄫鄩不斷在自己眼前來回走動搬文件的男人。
會撞見如此場面,其實並非他的本意。
如果不是因為身體有些不舒服蜬蜼蜪蜙,蜱蜥蜜蜾孔雀不知死哪去、青龍跟白虎兩人也好死不死的外出不在,唯一能抱希望的三眼卻又偏偏不認得路!導致他必須親自下來找對方告假粺粹精粼,跾踍踃踂也不會發現對方有如此秘密……
好吧!至少他覺得那是秘密!因為那時候對方察覺到他的存在時,臉上的神情有些慌亂又有些尷尬槁榓榚榖,漊滷滵漻一看就是那種私密之事被人發現時的窘態。
那樣的表情,讓關崇善一瞬間有種做錯事的感覺。
接著,他聽到男人歎氣、離開座位的聲響。下一秒,一雙擦得十分光潔閃亮的黑皮鞋,出現在他視線內。
崔白萇在關崇善的面前停下,盯著對方低垂的腦袋半晌,自鼻腔緩緩噴了一口氣,然後抬手朝那顆有些凌亂的腦袋揉了兩下。
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的凡人,正在為了剛才無意撞見自己那件事的問題懊惱著。
感覺頭上的騷動,關崇善抬眼,正巧與一臉笑吟吟的崔白萇目光對上。
其實關崇善自身並沒有發覺到,在這琉光飯店裡頭,經常圍繞在他四周的人們都把他當成小孩子看——以他的年齡來講,對他們這些沒百也有千的非人而言,也的確是個孩子,而且還是很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