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飯店】阿墨兒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8 123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妖魔飯店】阿墨兒

【妖魔飯店】阿墨兒

徵人告示:
本飯店目前急需一名服務生,無須任何經驗……
我們所開出的條件不多,也不限定種族,只要您自認為有能力、反應夠敏捷、動作夠迅速、處事夠冷靜、膽子夠大、心臟夠強壯、能夠吃苦耐勞,我們皆歡迎您前來應徵。
以上,由妖魔飯店經理崔白萇告示,請勿惡意損毀,如不遵守,後果自負。

在一條陰暗狹窄又髒亂的小巷裏,一身穿紫色T-shirt與濺滿七色油彩牛仔褲的青年,站在小巷唯一一盞路燈的底下,專注凝視著眼前的紅磚牆。
那堵紅磚牆上貼滿了各式徵求的廣告紙,五花八門,可說是一堵牆占盡百家業,令人目不暇給。
而這位青年的目光,正被這眾多廣告紙中的其中一張深深吸引住。
「征人告示,本飯店目前急需一名服務生,無須任何經驗,最好能夠全天候兼職,如無特定居所者,本飯店願意包三餐吃住及水電,薪水方面可以商量,有意者請洽……或也可直接前往以下的地址應徵……」
仔細將紙張上頭的聯絡方式及所開出的條件給閱讀完後,關崇善推了推鏡架,抬手撕下紙邊專門給人保留用的聯絡小紙條,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哎呀,看來這次終於找到一份可以做長久的工作了!」
他盯著手頭紙條上的號碼及位址,一對狐狸眼笑得細細彎彎,仿佛認定對方一定會聘請他。
收起紙條,關崇善一邊踏著輕快的腳步走離小巷,一邊自口袋摸出手機開始播打剛剛背下來的號碼。
「喂,您好!我是看見你們牆上的征人廣告才打電話過來的,請問一下你們現在仍急需服務生嗎……」
他的腳步聲在空窄無人的小巷中緩緩回蕩,隨著低沉興奮的嗓音由近轉遠。那張被他撕了一角的廣告紙在昏暗的燈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聽完這段公告之後,所有在職人員立即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在一片振奮中不約而同地換上他們自認最和藹可親的笑臉,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由剛才的兇神惡煞變得溫和有禮,讓被服務及因為鬧事而被修理的客人們是完全轉不過來。
而在醫護室裏想將關崇善手臂卸下的孔雀聽完後也楞住,即刻忘了剛才被打斷的事。不知道自己逃過一劫的關崇善,不明所以的看著孔雀,仍是一臉困惑。由於他目前是處於放假狀態之故,因此並沒有將通訊器帶在身上,也因此,他錯過了剛才崔白萇的公告。
「喂,你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得一臉癡呆了?」他將手舉到孔雀的面前揮了揮。孔雀望向他,將手探進瑞華送來的水果籃中,拿了一顆蛇種果塞進關崇善的手裏。
「喲,關小善,你剝顆蛇種果給我吃吧!」他放開關崇善的手臂,伸了下懶腰,笑得很慵懶。
「我雖然在這工作了這麼久,也去過魔界玩過幾次,可卻從來沒吃過這東西呢!」關崇善低頭看了手中的蛇種果一眼,開始剝了起來。在等他剝好的同時,孔雀躺到二號病床上,兩手朝腦後一放,望著天花板,嘴角翹得老高。
「……哎,可以放假三天又可以繼續領薪水,真是不錯!嘿嘿嘿!」他低笑著,然後伸手接過關崇善遞過來的蛇種果,一口塞進嘴裏,臉色瞬間大變。
「惡……這東西真難吃!」關崇善瞧著他變臉的模樣,轉身偷笑。
地點:仍是位於琉光飯店四樓的特別醫護室。
人物:剛交完班的紫藤妖淚輝跟石妖瑞華,被客人打傷昏厥送到醫護室的樹妖殘燁,不知何故說自己放假三天的天界逃亡者孔雀明王,還有正在放大假領白薪的不死人關崇善。
這一群人聚集在醫護室……的地上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萬年冰魄泉本身就是天界非常有名的寒泉,由白龍神守護,具有令妖類魔族喪失法力的作用,很多神仙都將這泉水攜帶于身,作為防身或降魔之用。因此,此時大多數的他們就跟凡人一樣,並沒有能力可以抵擋這些突然冒出的大批靈體。
「不知道淚輝那邊要不要緊……」瑞華望向電梯方向擔憂的喃喃自語著,淚輝今天正好替一位有事請假的夜班同事頂替職務,正在一樓代班。
「哎,有崔白萇在一定沒事的啦!不用擔心!」龜仙人一邊對眼前東倒西歪的靈體做紀錄,一邊漫不經心的安慰著,感覺非常沒誠意。
「我說,老師你不覺得你現在應該盡一下你的責任跟義務嗎?」也不知道是因為對方態度的緣故,還是本來就有點心情不好,瑞華的語氣有些不好,她鼓起勇氣摸摸關崇善的額頭,冰涼涼的感覺讓她有些擔心。
「啊……什麼?你說什麼?」龜仙人裝死中。「哎哎,妳看看!人老了身體就不中用了!連話都聽不清楚了……」
「嘿,龜老師你最好就真的是老了啦!」瑞華看向他的表情是笑咪咪,不過聲音卻是一字字從齒縫擠出來的:「這樣一來先生也可以省下一筆預算,也可以替我們找個比較『負責任』的醫者當我們的管理者,我聽說好像有很多人排隊在等著頂替您這個位子……」
龜仙人突然用力咳了好幾下:「咳咳咳……我想我也的確是時候該盡一下我久違的身分義務了……」然後摸摸他的鬍子轉頭,對那群正自那堆化為實體的靈體中掙扎分開的員工們,用他自以為和藹可親的表情開口:「來來來,我現在就動手幫你們療傷喔!」
那群人聞言停下動作,紛紛露出害怕表情猛力搖頭。
據後來當時有在現場的一位留任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作者: kaoru0619    時間: 2009-1-14 10:24 PM

淚輝對可愛的事物,向來最沒招架之力!
所以老薑的黑貓小白,也常常會跑去她那邊串門子、裝可愛,藉機大快朵頤,因此而變得越來越肥。
見淚輝一臉苦惱的模樣,奈雅垂頭,嘴角牽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哼哼,想要我換掉我這頭髮型,想得美!
這頭能讓孔雀見之痛苦、睡之也痛苦的造型,如果換掉了,豈不是等於便宜孔雀?
因此,向來很會利用對方弱點、給人下馬威的奈雅,就這麼充分利用了淚輝對可愛事物的弱點,讓她閉嘴。
除非哪天孔雀再也不怕他那顆頭,要不然,叫他換造型,叫玉皇大帝來求他,他可能會考慮考慮!
然而,就在他暗暗自鳴得意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老師跟崔白萇兩人正壓低聲音交談著,臉色有些沉重。
「……是嘛,那這可怎麼辦才好?」
老師沉吟了一會,輕輕按了按額角:「……總不可能跑去跟他說我們不歡迎他,請另尋他處暫居吧?要是這樣做的話,那個人到時候一定會二

話不說,掀了這裡……」
「喔,別再說了!光是想到那個情景我就害怕!」
崔白萇打斷他,狠狠打了個哆嗦:「四百年前的慘劇,我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每次想到,我就希望那個人,最好永遠都不要再出現!」
「想想那人也真是有病!四百年前他的人跟他吵架跑了,關我們屁事?真不知道他發火就發火,幹嘛連我們這邊也一起牽扯下去?」
「你也知道,那人其實根本就是水族的異類……」
老師露出苦笑,摸了摸自己的左眉,上頭有條幾乎深可見骨的疤痕,那是在四百年前的那場大鬧劇裡,得到的紀念品。
「我活這麼久,還沒見過一個水族像他那副德行,如果不是他的模樣,跟他父親就像一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五樓,508號室門口,兩道身影正在房前激烈爭吵著。
「……我不管,總之你跟我回去就是了!」
吵到最後,站在門外的紅色身影爆發低吼,低沉的嗓音震得走廊的窗戶搖搖作響。
門內的黑色身影晃了一下,臉色微微泛白了些。
「敖光,你為什麼這麼難溝通?我只想去看一下而已,難道這樣也不行?」
黑曜垂下眼,伸手扶住門欄,感覺很不舒服:「我說過了我會嫁給你,就是會嫁給你,絕不反悔,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敖光見狀立即軟了態度。
「我沒有不相信你……」他低聲下氣的回著,伸手將黑曜攬入懷中,「我知道你不會跑走,我知道你一向守信用,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去見他……

即使那個人已經死了那麼久,而且你現在又有身孕……」
「你還知道我有身孕啊?這樣對我大吼大叫,不想要你的孩子了是不?連死人的醋你也要吃,你這人會不會太小心眼了些?」黑曜仰頭望向他

,嘴角微微抿起,表情有些怨嗔,「我只是想要去他墳上掃個墓,道個歉了心願,這樣也不行?」
「可是我不放心啊,人界這麼危險……」
「叫你陪我去你又不肯!」
「……我不想見到他咩,就算是只剩一個墓碑也不想,光用想的都覺得討厭!」
「……那說來說去,你就是不肯讓我去嘛!」黑曜爆發的用力推開他,當場翻臉:「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跟你多扯了!不論你怎麼阻止都好

,我這次是去定了!你要是不讓我去,我就立即毀掉我們之間的婚約!」
敖光聞言即刻變臉。
「妳敢?」
他扣在門欄上的手指,將門欄抓得稀爛。
「我有什麼不敢?你覺得連刺殺你父王這事都做得出來的我,還會有什麼不敢!」黑曜怒極反笑的頂回去,毫不畏懼的迎上他近乎要殺人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10號房。
「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
推翻桌子,倒在地上打滾哀嚎,身體縮成一團的孔雀冷汗淋漓,表情痛苦不已。
然而,就在他痛到不住抽搐痙攣,大聲呻吟的時候,在一旁的關崇善跟三眼也發出低低的痛呼,因為他們兩人當時正好一個躺在前者的腿上,

另個則是躺在對方的肚子上。
結果可想而知,當孔雀突然發作的時候,早先被迫枕在他腿上的關崇善,便成了那倒楣的第一受害者──被前者掙扎時踢下沙發。
揮開掉到身上爬來爬去的水節蛛,關崇善呻吟了一聲,揉了揉撞到的手肘跟頭,在瞥見孔雀那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樣,當場慌了手腳。
「啊啊啊!孔雀你沒事吧?怎麼會這樣……該不會換你食物中毒吧?」蹲到孔雀身旁,想碰碰他的身體,卻反在對方痛到打滾時被踢了一腳,

頓時流露出痛苦之色。
「噢!要不要我現在去請淚輝過來幫你看看……」
他捂著被踢中的地方喘氣提議,可他的好心,卻換來孔雀一眼痛苦中的鄙視。
「……食物中毒你個頭!」咬牙切齒的自齒縫中蹦出這句,抬起的慘白面頰上青筋暴現狂跳,孔雀感覺脖子好像被什麼扼住般,呼吸困難,「…

…哈、哈……該死!有人在對我下咒……啊!好痛好痛!」
隨著孔雀的痛苦掙扎,四周開始泛起陣陣熱氣,一波又一波,以孔雀為中心,開始朝整個房間擴散。
不到一會兒工夫,關崇善跟三眼都被汗水洗禮過了一遍。
「下咒?」
抹了把額上溢下的汗水,關崇善快步走至窗邊,開窗散熱,聲音在轉頭時微微竄高了些:「怎麼會?孔雀你最近有得罪誰嗎?怎麼會被人下咒

……」
「我靠!我天天都有得罪到人,哪記得啊!」孔雀語無倫次的胡亂回答,仰躺著大口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
四樓醫護室。
「咕嚕嚕嚕……噗──」
「哎哎!怎麼噴出來了?不可以,給姑婆全部吞下去!這對你那沒完痊癒合的傷口很好的!」
「咕嚕嚕嚕噗嚕……」
「聽到了還不快吞下去,花妖說的我完全贊同!這可是對你傷口好!所以不要耍性子,快吞下吶……」
聞言,關崇善透過眼鏡惡狠狠的瞪了孔雀一眼,對方那有九成九是在幸災樂禍的嘴臉,真令他想把藥水吐在上頭!
經過長時間的相處下來,他已經沒像一開始那麼懼怕孔雀,反倒是覺得孔雀除了會噴火之外,其實根本只是只脾氣暴躁、花花綠綠的臭鳥!
鼓得半天高的雙頰抖動半晌,伴隨著斷斷續續的吞嚥聲漸漸消下。
「很好很好,把這罐藥膏拿去後面擦──這是我利用你三哥制的那『生肌復傷』改良的,恢復力更強更好!就算是很嚴重的傷口都不成問題!


「謝謝姑婆。」關崇善滿臉感動的接過。
「乖,快點去後面擦,就是最角落有白簾子的地方!那邊有鏡子你可以邊照邊擦……還有啊,一定要仔細的將傷口範圍都擦到喲!這樣藥效發

揮才會好!」玫瑰滿臉慈愛的叮嚀著,完全就像個稱職的媽!
「喔好。」關崇善點點頭,乖乖聽話地領著藥膏,走到玫瑰指定的角落擦藥。
在目送對自己吩咐毫無疑問的關崇善進簾子後,玫瑰打了個響指,一堆紫色的細小籐蔓自簾子的四周湧現,將之團團圍住,形成一個直徑約兩

公尺的小小圓柱,外圍還加上一層隔音咒。
滿意的掃視了自己的傑作,玫瑰拍拍手,一個旋身來到孔雀身邊,抬手朝他後腦使勁一拍,後者馬上痛呼。
「妳幹什麼打我,臭三八!」孔雀摀著後腦勺,齜牙咧嘴。
「因為你欠打啊,臭鳥!」
優雅的坐回辦公椅中,玫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
「經理大人你真厲害,你一說不准動,牠真的馬上就不動了耶!」
關崇善肆意的撥弄著「小鴨子」的翅膀跟下巴,為牠毛茸茸的觸感感到開心不已:「好軟好好摸喲……而且牠居然有六對翅膀!真是奇怪的鴨子。」
「你開心就好。」
克雷斯多也不介意關崇善這樣講話沒大沒小,只是淡淡應道,然後又瞄了下因為耐不住關崇善搔癢,張嘴想發作的「小鴨子」一眼。
「小鴨子」被他這麼一瞄,張到一半的嘴巴立刻閉緊,繼續裝乖給人摸。
孔雀也參一腳。
「好奇怪的東西,我從沒見過,這應該不是我們這邊的種族吧?」他伸出一隻手指戳牠的頭,戳到後者受不了,開始在關崇善手上東躲西閃。
白虎也湊過來看:「九成九不是,我們這邊沒有這種奇怪的東西,而且氣息也不是我們這邊的……青龍已經在另一邊跟那個年輕凡人研究說明書了。」言下之意就是一切交給青龍他們,其餘人只要負責玩就可以了。
「喵!」
「哎,是妳啊小美人!」白虎眼睛微微瞇起,彎身伸手想摸摸小白,結果卻被小白抓個正著:「唉!真是潑辣!不過越辣越夠味,我喜歡!」
小白對他投以鄙視至極的眼神,然後輕輕跳到沙發上,抬腳輕抓了關崇善兩下。
「小鴨子」見到小白立刻激動的跳來跳去,發出怪叫。
「小關,把你手上的那隻小東西還給我好不好?」她對小關喵喵叫。
關崇善見狀,側身摸摸她的頭:「小白妳要幹嘛啊?肚子餓嗎?」
「不是啦小朋友,那個小美人說要你把那只怪東西給她。」白虎立刻幫小白做翻譯。
「她要牠幹嘛?該不會是想吃吧?」關崇善反射性想到的就是這個,因為一般的貓都會吃小鳥。
發覺關崇善沒有放牠下去的意思,「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6
「青龍,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個忙!」
那是青龍記憶裡,第一次見到關永善以如此嚴肅的表情對他開口要求。
「什麼事?」
「幫我一起在道場裡設下『六覺遮掩術』。」
「六覺遮掩術」是關永善眾多拿手自創法術之一。能讓進入被設下此術範圍的異能者或是天眼者六覺被蒙蔽,失去辨別妖魔與仙神的能力,將眼前所見的「人」一律歸類成凡人。
法術範圍最大可以擴張到整座城市。
青龍沉默了半晌:「……吾拒絕,這麼做太危險了。」
關永善垂在身邊的手握緊成拳,低垂的眼裡閃過一絲失望:「算了,早猜到你會這麼說,我去請白虎幫忙。」說著的同時掉頭走人。
「你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青龍在他踏出第一步時開口詢問。
關永善踏出的腳又緩緩收回。
「理由……當然是為了我那個將要出生的孩子。」
「那女人肚子裡的種果然不是你的。」青龍對這件事情毫不訝異,畢竟趙塵儀懷孕的時間實在是太過奇怪了。
「那又如何?反正生出來了就是我的!」關永善大吼,拳頭掐得更緊,「塵儀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真是可笑的想法。」
關永善瞳孔瞬間收縮。
「你懂什麼!」
伴隨著吼聲,一個熱辣的巴掌印,就這麼隔空拍在青龍臉上。
接著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青龍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他離去。
其實那時候他明明可以保持沉默,什麼都不說。就像這個打在他臉上的巴掌一般,他其實明明可以閃過。
可是不知為何,看到對方為了那個不屬於他的骨肉的拚命模樣,他就忍不住想要嘲諷……
結果法術在白虎的幫忙下,還是如願的完成了。而這事之後,青龍與關永善兩人有好長一段時間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8
「咦?退房了?」
聽到女孩退房的事情,正打算張嘴接過青龍餵過來的蘋果的關崇善,一臉錯愕:「怎麼會這麼突然……我都還沒跟她道歉呢!」
「誰知道,搞不好是沒錢了吧!」孔雀聳肩,一臉滿不在乎,「有什麼關係呢!沒道到歉就表示你們沒緣分啦!」
關崇善瞪了他一眼:「少說風涼話!你弄壞我眼鏡的事情我還沒跟你算!」
被這麼一衝,孔雀頓時面紅到耳根。
「……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我在之後也幫你修好啦!」
「哼!可是你在那之前居然騙我說你踩到垃圾!」關崇善嗤之以鼻,不爽至極,「而且你居然說我的眼鏡是垃圾!你知不知道這副眼鏡對我有

多重要!」
「唉!少囉唆!反正弄壞的地方我都幫你修好了!要不然你要我怎樣?」
「根本不是那個問題,是誠意!誠意!你至少跟我道個歉吧?說『對不起,我不小心弄壞了你的眼鏡!』之類的話,這樣感覺有誠意多了!嗚

嗚嗚!」
「啊!清靜多了!」
孔雀拍了拍手,一臉愉快,原來他趁關崇善喋喋不休的數落時,暗暗抓過一大塊蘋果,直接塞入後者嘴裡。
「孔雀!」
吞下蘋果之後,關崇善自青龍手上奪過一塊蘋果,然後自椅子上跳起,如法泡製的硬塞過去。
「嗯嗚嗚嗚嗚!呸!」
孔雀立即把蘋果吐掉,惡狠狠瞪著關崇善,而後者也不甘示弱的回瞪。接著兩人就這麼互不相讓的卯起來互瞪,彷彿要將對方眼睛瞪到凹進去

才甘心。
在另一旁安靜看電視的白虎跟克雷斯多聊起來了。
「喂,泣血!你說那女的退房走了的事情,是真的嗎?」白虎趁著節目進入廣告的時候詢問。
克雷斯多瞄了他一眼,淡淡開口:「……當然是假的。」
「我就知道!」白虎「哈」了一聲,拍了下大腿,然後壓低聲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8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