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國 作者:跳舞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獵國 作者:跳舞 (連載中)

[已閱]

獵國 作者:跳舞 (連載中)

《獵國》內容簡介:

“不想謀朝篡位的權臣不是一個合格的權臣……

總有一天。帝國的金幣上會印上老子的頭像!!”

─夏亞雷鳴。

=====天王快結束了=====一結束就開始連載喔=====大家可以開始期待了=====跳舞出品必屬佳作=====

TOP

第零章【夏亞雷鳴】
  總的來說,夏亞雷鳴算是一個標準的「土鱉」。

  土鱉的意思是指,他出身草莽,或者乾脆點,他就是一個出生山野的孤陋寡聞的粗人。

  比如,他每頓吃飯無肉不歡,最擅長的才藝是劈柴和打獵,而且一直到他十六歲的時候,還認為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是鎮子上那個跑著娃娃,腰部有酒桶那麼粗的一位賣菜的索非亞大嬸,儘管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還有他的名字:夏亞雷鳴。

  這個名字彷彿頗有幾分東方人的神秘色彩,其實只不過是在夏亞雷鳴三歲的時候,還沒有名字,老爹某一天喝醉了一拍腦袋,想起自己身為父親的職責來,抬頭看了看天,那天正好是夏天,而且還正好在打雷。於是,夏亞雷鳴有了自己的名字……

  由此可以想像,這個當爹的是如何的不負責任了。幸好取名的那天只是打雷,如果是下冰雹或者起沙塵暴的話……說不定他只能頂著「春沙塵暴」或者「冬冰雹」之類的名字鑽到某個山洞裡恥辱的過一輩子了。

  同時,夏亞雷鳴的粗鄙還表現在,他認為粗麻布比絲綢更好更結實耐用——當然,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夏亞雷鳴窮得叮噹響,基本買不起絲綢。你可以把這種心態理解成為吃不到葡萄的酸葡萄心態。

  當然,他很窮的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的大部分打獵來的收入,都要消耗掉一大半給老傢伙換酒——老傢伙就是夏亞雷鳴的老爹,不過八歲的時候,夏亞雷鳴就知道這個老傢伙根本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八歲的年紀雖然還不算太大,但是至少已經足夠知道一些常識了,至少,從遺傳上來說,這個藍色眼珠的老傢伙,絕對不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野火鎮上無好人(上)】

  【我不得不說,兄弟們,你們太彪悍了!才發了第一章,你們就把這本書頂到新書榜第二名了,現在在周推薦榜上都進了前十五了……這才第一章啊~

  我被你們的力量震撼了~~感動中~~】
  `
  第二章【野火鎮上無好人(上)】

  如果說要在全大陸尋找到一個最混亂的地方,那么就非野火鎮莫屬了。

  野火鎮的本名并不叫野火鎮。事實上,它有好幾個非正式的名字——這主要是因為野火真的歸屬問題的混亂造成的。

  小鎮位于野火原的南部,卻是一個三不管的地界,若是說到歸屬問題,那就真的算是“城頭變幻大王旗”。

  北方的奧丁帝國,南邊的拜占庭帝國,甚至一些大型的盜賊團,都曾經成為過這里的主人。

  野火鎮的地理位置不算太好,但是卻偏偏是夾縫之中那最微妙的一點。野火原上沒有別的物產,多的是森林山谷盆地,這里土地貧瘠,氣候也是最怪異。

  每年,從北方來的冷空氣,會使得野火原有長達三個月的寒冷冬天。而冬季之后,南邊的海風暖氣北上,卻又會吹得人懶洋洋的不想動彈。南北的冷熱天氣在這里交錯,卻形成了充足的降雨,夏天的時候,土地泥濘。

  結果,野火原上,冬天是又冷又干,夏天就又熱又濕。

  北方的奧丁人,習慣了冰天雪地的寒冷氣候,對于這里的夏季的濕熱不適應。南邊的拜占庭帝國人,又受不得冬季的干冷。

  加上這里實在沒什么關系到民生國計的物產,也算是一個雞肋地帶。

  野火原上別的物產沒有,多的是兇悍的野獸和星羅棋布的大小部落土著,這些大小部落,也是亦正亦邪,有生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野火鎮上無好人】(下)求票!

  (嗯,大家很牛叉,居然沖到本周推薦榜前十了,這才是第三章啊。服了你們啦~~對你們大唱《征服》吧~

  還不夠哦,票更多一些,收藏更多一些吧~)

  第二章【野火鎮上無好人】(下)

  (難道我長得很像壞人嗎?)多多羅忽然有一種想哭的沖動。不過,在一個乞丐的面前,他還是擺出了魔法師老爺的架子。

  看了一眼夏亞雷鳴健壯的體格,他打消了強搶的念頭(還是騙到一個沒人的地方然后弄暈他!)

  多多羅瞇著一雙三角眼,故作矜持的微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名魔法師。”

  夏亞雷鳴茫然的看著多多羅,毫無反映。

  多多羅沒有等來預料之中敬畏的眼神,似乎面前這個年輕人在聽到“魔法師”這詞語的時候,和聽到“一只豬頭”沒什么區別。

  尷尬的沉默了會兒,多多羅終于沒耐心繼續這么互相瞪眼了,他咳嗽了一聲:“咳咳……難道你不知道魔法師是什么人嗎?”

  “知道。”夏亞雷鳴老老實實的點頭,他雖然是山民,但是時常出沒于野火鎮,怎么可能不知道魔法師是什么東西?

  “那……現在一個尊貴的魔法師站在你面前,難道你一點不驚訝嗎?”多多羅自己倒有些驚訝了,面對一個魔法師站在面前而面不改色,難道這個年輕人是一個深藏不路的高手?

  可是,看他的樣子,他的年紀,他穿的那件破爛的皮袍子,還有和當地山民習俗那樣將頭發編成幾條小辮子的打扮,看上去又老實又木衲又樸實,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高人吧。

  “因為你不像魔法師。”夏亞雷鳴說了實話,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有些靦腆的抓了抓后腦勺:“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黑街】

要說野火鎮上最熱鬧最有活力同時也是最混亂的地方,當數“黑街”。

黑街不是一個官方的稱呼,事實上,無論是拜占庭帝國還是奧丁,曾經佔領野火鎮的時間都非常短暫,短暫得甚至根本來不及將野火鎮的所有街道和建築登記造冊──而相比之下更為愚昧的奧丁人,則乾脆連人口都不曾統計過。

黑街是一個約定俗成的稱呼,就位於野火鎮的鎮西邊最靠近外圍的一條街道。這條街原本很寬闊,算是鎮子上最寬敞的一條街了,原本可以容納兩輛馬車並排行駛──這樣的大路,別說在這種窮鄉僻壤難見,就算是在文明發達的拜占庭帝國,也只是一些大城市的標準配備。

但是,剛才說的是“原本”可以容納兩輛馬車並排──如果這條街上沒有那麼多佔據了路面的商販的話。

這裏匯聚了來自大陸各地東南西北的所有稀奇古怪的玩意兒,任何你想像不到的東西,在這裏都能找到。

當然了,如果你想買什麼東西,無論是再稀少再古怪的玩意兒,只要你來到野火鎮的這條黑街上,掛上一個求購的牌子,最多不到半天,一定會有幾個穿著骯髒的袍子,面目不清神色鬼鬼祟祟的家伙跑來問你,願意出多少錢。

這些人可不是騙子,更不是乞丐。而是一些傭兵部落的聯絡人。

在野火原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部落,大的甚至有上千人,小的也有百十人。這些部落,有的幹的是傭兵的活兒,但更多的,則是盜賊團伙。

這些部落,很難區分他們到底是傭兵還是盜賊──這得看他們的心情了。

拜占庭人有一句俗話,傭兵團和盜賊團的區分在於:

“如果你雇傭傭兵當保鏢,那麼事後你付錢就可以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處處埋死人】

夏亞雷鳴走進店鋪裏來的時候,店鋪裏並沒有其他的客人,只有一個乾瘦乾瘦的老頭子坐在貨架的後面。儘管夏亞雷鳴的衣著很破爛,但是他並沒有受到歧視,那個老頭子熱情的站起身迎了上來,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小瞇縫眼裏冒著精光,這樣的笑臉,就差在他的臉上刻上“奸商”的字樣了。

“尊敬的客人,請問需要點兒什麼?我們這裏有剛剛到的一批上等的煙草,都是真正的紮庫土族人親手種植出來的!啊,看您的年紀,應該對煙草沒有什麼興趣……啊,看你高大健壯孔武有力,您一定是一位出色武者。嗯,我們這裏有‘雷神之錘’打造的精品武器,請問您需要什麼?是一把上好的劍,還是需要一些防具?我保證我們的貨都是正宗的出自矮人工匠的真品,絕對沒有仿製的!”

雷神之錘?

得了吧。

夏亞雷鳴在野火鎮上混了這麼多年了,哪裏不知道這些奸商的德行?

全世界都知道矮人工匠打造的武器是最上佳的。矮人信奉雷神,使得幾乎全大陸的武器鋪子幾乎有一半都取名叫“雷神之錘”,號稱自己用的是矮人族的工藝。

陳瀟相信黑街上一定有真正的矮人工藝的上等武器,但是那些真品都是很貴重的,這些奸商絕對不會面對自己這麼一個穿著破爛的小子,就隨便拿出來。

眼看夏亞雷鳴不說話,老頭子捻了捻鬍鬚,擠出一絲“男人都明白”的笑容:“或許您需要購買一些特殊的藥物?本店可以有自己專門的藥劑師,能製作出任何特殊的藥劑,特別是那種吃了就昏昏欲睡的東西哦!實在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打劫**的最佳裝備……呃,尊敬的客人,您到底需要什麼呢?”

夏亞雷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太不道德了……】

野火鎮往北,地勢漸漸平坦起來,大片大片的森林佔據了野火原的北部大部分地區。這裏沒有什麼高山,就算偶爾遇到幾個高地,也不過是一些土山坡罷了,只是這些不高的山坡,卻往往連綿七八里長。就如同老天爺在這野火原上設下了一條一條的路障。

夏亞雷鳴一路翻山越嶺,他從小在山林裏練就的本領得到了發揮──他在山坡和叢林之中奔跑的速度,甚至比在平坦的大路上還要快了幾分。他弓著身子,仿佛一只敏捷健壯的山貓一樣,在樹林之中飛快的穿梭奔跑,奔跑之中,身體還能靈巧的躲閃著兩旁不時橫出來的樹杈。他的腳踩在滿是落葉的地面上,只發出了極輕微的沙沙的聲音。

其實夏亞雷鳴已經有意識的控制速度了,他必須節省體力,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口糧並不算多。那麼一大塊黑麥餅,再怎麼節約,也只夠他吃兩天的。

幸好,到了傍晚的時候,他在林子裏掏到了一只長嘴獸的窩。

這種長嘴獸是生活在野火原上為數不多的普通野獸,這種東西的體積和一條小狗差不多大,喜歡在泥土里鑽洞,使得一身的皮毛油滑,四肢短小,動作遲緩。而嘴巴卻扁長,頂端尖銳。這種東西最喜歡的就是把尖尖的嘴巴紮進泥土里的蟲洞裏吃蟲卵。

這只長嘴獸很不幸,遇到了夏亞雷鳴,被夏亞雷鳴用熟練的手法結了一個繩套,從窩裏套了出來,然後變做了夏亞雷鳴的晚餐。

長嘴獸的肉很難吃,有一股極難聞的土腥氣,不過對於一窮二白的夏亞雷鳴來說,在這麼冷的天氣裏,晚上能有一口肉下肚,已經算是莫大的享受了。

他倒不是沒有打過其他野獸的主意,比如,弄一頭鹿回來,或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夏亞和可憐蟲】


  (今天第二更送到,兄弟們砸票啊~~每一個收藏,每一票推薦票,都是把本書往榜上推的動力~)

  第六章【夏亞和可憐蟲】

  這一次夏亞雷鳴幫他扳開捕獸夾,這個可憐的家伙已經連呼痛的力氣都沒有了,雙手死死的抱著靴子顫抖。

  “喂,松開手吧,我幫你看看傷口。”夏亞雷鳴喊了一聲,這個家伙沒反應,他干脆用力扳開對方的手,然后強行將他的兩只靴子脫了下來。

  兩條小腿上被尖齒咬住的地方,是一圈傷口,已經血肉模糊,鮮血汩汩流淌。不過幸運的是,夏亞雷鳴捏了捏他的小腿,骨頭沒斷。

  “唉,你運氣好。”夏亞雷鳴嘆了口氣,拿出準備好的吹箭,將幾根松針扎進了對方小腿的傷處。

  “啊!!”那個家伙慘叫了一聲,用顫抖的聲音怒道:“你,你干什么!”

  “別亂動彈,我是幫你止疼。”夏亞雷鳴有些心疼自己的松針——唉,現在這個季節,泥蛙可不太容易找了。這些毒針本來是給獅獸準備的,現在倒是先拿來救人了。

  泥蛙的麻痹毒液見效非常快,不到一會兒,那個家伙的呻吟聲就漸漸的停了下來,這個可憐蟲感覺到了小腿漸漸麻痹,疼痛感減輕了不少,抬起頭來驚恐的看著夏亞雷鳴:“你,你對我的腿做了什么!!”

  不等夏亞雷鳴說話,他就忽然抬起手指,手指顫抖指著夏亞雷鳴尖叫道:“啊!我知道了!你!你是要鋸掉我的腿!!不要,不要!!!!”

  說著,雙手拼命的揮舞掙扎,手指差點劃破了夏亞雷鳴的臉。

  夏亞雷鳴有些不耐煩,怒道:“你亂叫什么!什么鋸斷你的腿,你這人腦子有毛病嗎?!”

  這個可憐蟲卻忽然就流下了眼淚,用絕望的語氣澀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用力“頂”】

  看著這個可憐蟲呼天搶地,夏亞雷鳴幾乎笑斷了氣去,抱著肚子滿地打滾。

  這惡劣的笑聲刺激了可憐蟲,他很快就飚出了眼淚來,把餅也扔了,抓住那顆門牙捧在胸口,哭得肝腸寸斷。

  夏亞雷鳴笑夠了,才站起來,撿起餅用火叉子扎上,伸在火堆上烤了會兒,笑道:“你一定沒有在野外待過,吃這東西,要先用火烤軟了才行。”

  眼看這個家伙還在痛哭,夏亞雷鳴摸了摸腦袋:“哈啦,別哭了。不就是一顆牙么?男子漢大丈夫,掉一顆牙算什么。”頓了頓,他繼續好心安慰:“我看你應該是貴族吧?一定很有錢?干脆等你回家之后,找個好工匠,鑲一顆金牙吧。我們鎮子上有一家酒館的老板就鑲了兩顆金牙齒,每次他笑的時候,滿嘴金光,別提有多氣派啦!”

  他不安慰還好,一說到鑲嵌金牙“滿嘴金光”,可憐蟲卻悲從心中來,幾乎就要當場哭斷氣了。

  夏亞也不管他,自顧自的大口將烤軟了的餅吃進肚子里,想了想,終于還是給這個可憐的家伙留了一個小角。

  “喂,我提醒你,現在不吃的話,下頓吃飯的時間可是明天中午了。”

  說完,夏亞雷鳴起身從自己的布包里掏了一陣子,終于掏出了一塊干硬如煤球一般的東西,隔著老遠,那個可憐蟲就聞到了一股難聞的臭氣,他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夏亞雷鳴在宿營的外圍走了一圈,將那個煤球小心翼翼的掰開碾成粉末,灑在了周圍,然后拍了拍手回來,也不洗手,就在衣服上隨意蹭了兩下,幾腳將火堆踩熄,把灰燼扒開。

  火堆下的地面已經被烤得滾熱,夏亞雷鳴趟了下去,在熱氣的烘烤之下,愜意的舒了口氣,翻身嘟囔了一句:“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菊花殘,滿地傷】

一個早晨,夏亞雷鳴行動的時候,身體都弓得好像一只大蝦米。幸好早上的時候,兩人躺著抱在一起的姿勢並不適合發力,那個可憐蟲的力氣也不太大,否則的話,夏亞雷鳴的獵魔人生涯還沒有起步,就可以直接轉行去做另外一項偉大的事業了:閹伶。

而可憐蟲也並不好受。

襲擊一個練了十多年武技的獵人,哪怕是在睡夢之中,夏亞也做出了本能的反擊。結果就是可憐蟲再次掛彩,他的一雙大眼睛被打成一對黑眼圈。

不過,在激烈短促的衝突之後,兩人都沒有再提及這件事情。

可憐蟲是不敢,畢竟這麼害羞的事情,光是想一想就覺得讓人無法忍受。

而夏亞麼……他覺得噁心!

早晨起來“一柱擎天”並不算什麼丟臉的事情,恰恰相反,在他接受的老家伙的教育裏,這應該算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

但是,對著一個男人“一柱擎天”……

(他居然敢打我!那些男人都恨不得跪下去吻我的裙角!而這個土鱉居然敢打我!)可憐蟲心中憤憤的想。

(噁心!太噁心了!我居然抱著一個男人勃起了……天啊!!)夏亞雷鳴心中流淚。

可憐蟲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衣服,夏亞開始收拾包袱,然後撿了一根結實的樹棍回來,丟在了可憐蟲的面前:“喏,這個給你做拐棍。今天你自己走吧,我不扶你了。”

這個提議得到了兩人的默認,至少現在,不管是可憐蟲還是夏亞,都實在不想觸碰對方的身體了。

可就在可憐蟲撿起木棍預站起的時候,忽然,面前的夏亞陡然全身一緊!

然後他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絲危險的表情來,猛然一躍,就撲到了可憐蟲的身上,然後兩人就地一滾。

“啊!”可憐蟲大叫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