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篇]古龍系列~大旗英雄傳(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 長篇]古龍系列~大旗英雄傳(全)

[ 長篇]古龍系列~大旗英雄傳(全)

江湖一怪俠   
  一個作家的成長与轉變   
第01章 西風展大旗 第02章 司徒笑的笑 第03章 生難死易
第04章 空谷幽蘭 第05章 死神寶窟 第06章 洛陽風云
第07章 惊變 第08章 明珠索魂 第09章 荒祠冷語
第10章 寒水香舟 第11章 蜂女飛兵 第12章 恩仇問蒼天
第13章 英雄鑄劍 第14章 艷姬忏情 第15章 惊聞碧落
第16章 咫尺天涯 第17章 履上足如霜 第18章 英雄鐵煉鋼
第19章 九天仙子下凡塵 第20章 魂飛魄散 第21章 武道禪宗
第22章 拳中有奇 第23章 各怀异心 第24章 重重隱秘
第25章 多情空余恨 第26章 無語問蒼天 第27章 生死兩茫茫
第28章 斯人獨憔悴 第29章 陰錯陽差 第30章 人間慘劇
第31章 往日淚痕 第32章 夜半歌聲 第33章 毒神之秘
第34章 悲歌斷腸 第35章 鐵血柔情 第36章 草原風云
第37章 禍福無常 第38章 因禍得福 第39章 天崩地裂
第40章 香消玉殞 第41章 草原之獵 第42章 落日照大旗

TOP

江湖一怪俠

--------------------------------------------------------------------------------


——代《古龍作品集》序
羅立群

  古龍,原名熊耀華,生于1936年,卒于1985年9月21日,終年49歲。古龍從小身世飄零,性格孤獨沉郁。他14歲時,從香港到台灣讀書,18歲時,因父母离异,生活陷入困境,靠朋友接濟和半工半讀就讀于台灣淡江大學外文系。畢業后,他曾在台北美軍顧問團任過職,后開始寫武俠小說。
  古龍一生“仗劍江湖載酒行”,他嗜酒如命,經常用喝酒來打發日子,借酒來麻醉自己,以忘掉自己心底的哀愁和寂寞。他為人豪爽,生性洒脫,愛交朋友,待人真摯、誠懇,善于理解別人,很得朋友的心。古龍很“好色”,是性情中人,他不能一日無女人,而女人也樂意与他交往。据古龍好友丁情說:“古大俠雖然不能缺少女伴,可是他常常會為了朋友,而舍棄他心愛的女人。他總認為女人可以再找,朋友知已卻是難尋,怎么可以舍朋友而重女人呢?這是古大俠對于女人和朋友的態度,也是很多女人‘恨’他的原因。”由于酗酒和好色,古龍自中年以后,健康狀況日趨下降,曾數度病危住院,但他出院后依然故我。他的好友、著名武俠小說家倪匡說,長期的病痛使得古龍已經看淡了人生。過度的酒色,致使古龍病情迅速惡化,終因肝硬化引起食道靜脈瘤大出血而去世。古龍的身世、性情和行為,直接影響了他的武俠小說創作,了解了這些,有助于我們理解古龍的作品。
  古龍步入“武壇”,是為生活所逼,用古龍自己的話來說,“為了等錢吃飯而寫稿,雖然不是作家共同的悲哀,卻是我的悲哀,我也相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個作家的成長与轉變

--------------------------------------------------------------------------------


——我為何改寫“鐵血大旗”


  人都是會變的,隨著環境和年齡而改變,不但情緒、思想、情感會變,甚至連容貌、形態、身材都會變。
  作家也是人,作家也會變,作家寫出來的作品當然更會變。
  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長艱苦的寫作過程中,都會在几段時期中有顯著的改變。
  在這段過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較富于幻想和沖勁,等到他思慮漸漸縝密成熟,下筆漸漸小心慎重時,他早期那股幻想和沖動也許已漸漸消失了。
  這一點大概也可以算是作家們共有的悲哀之一。


  如果有胸怀大量的君子肯把“寫武俠小說的”人也筆為作家,那么我大概也可以算為一個作家了。
  我第一次“正式”拿稿費的小說是一篇“文藝中篇”,名字叫做“從北國到南國”,是在吳愷玄先生主編的“晨光”上分兩期刊載的,那時候大概是民國四十五年左右,那時候吳先生兩鬢猶未白,我還未及弱冠。
  如今吳先生已乘鶴而去,后生小子如我,發頂也己漸見童山,只可惜童心卻已不复在了。
  吳先生一生盡瘁于文,我能得到他親炙的机會并不多。可是寫到這里,心里卻忽然覺得有种說不出的惆悵和怀念。
  除了還有勇气寫一點新詩散文短篇之外,寫武俠小說,我也寫了二十年,在這段既不太漫長也不太艱苦的過程中,也可以分為三段時期。
  早期我寫的是“蒼穹神劍”、“劍毒梅香”、“孤星傳”、“湘妃劍”、“飄香劍雨”、“失魂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西風展大旗

--------------------------------------------------------------------------------

  夜色漸濃,無月無星,枯草叢中,虫聲啁啾,使這蒼茫的原野更平添了几分凄涼蕭索之意。
  黑暗中卻來了一個人,身法輕捷,來勢如電,見到這面大旗時,立刻脫下衣衫,解開發辮,赤身散發,緩緩跪了下去,跪在那孤獨的迎風招展于荒原中的大旗前,神色間帶著种不可掩飾的悲哀与憂郁。
  他筆直的跪在旗干,石像般動也不動,靜寂中卻忽然響起一陣急速的馬蹄聲,一個蒼老雄渾的語聲喝問:“來了么?”
  “在這!”
  兩行人馬,帶著兩股煙塵,急馳而至,左面一行三人三馬,一個是身軀粗長面帶微須的中年男子、一個是短小精悍目光的的的少年、還有一人,面色黝黑,滿身黑衣,身后斜背著一柄烏鞘長劍,只有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夜色中閃爍生光,端坐馬上,當先馳來,雙臂一振,凌空翻了個身,飄然落在旗下。
  短小精悍的少年在馬上微一探手,便已抄住了他的馬韁,馬勢一緩,已有兩條人影掠過,卻是右面馳來的一個虯須老人和一個青衫少女。
  赤身散發跪在旗下的人仍然跪在旗下,動也不動,虯須老人緊握雙拳,旗杆般站在他面前,滿面怒容。
  黑衣少年、青衣少女,面色凝重,一言不發木立在他身后,風聲呼嘯,天地間殺机沉沉,虯須老人忽然厲喝一聲,一掌向赤身漢子劈下。
  一聲輕叱,一條人影掠來:“大哥且慢!”
  那中年男子,已輕輕架住了他的手掌。
  老人怒道:“你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歎道:“七年都已過去,再等一刻又何妨?”
  虯須老人胸膛起伏,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司徒笑的笑

--------------------------------------------------------------------------------

  鐵中棠和云錚騎術精絕,那兩匹健馬更是万中選一的良駒。
  奔行不久,他兩人便已將另外十余騎全都拋在身后。
  鐵馬騎士遙呼:“你兄弟快走,我們擋住追兵!”
  于是后面的馬奔行更緩。
  冷一楓、盛大娘,兩條人影縱身一掠,便已追上了最后的一匹鐵馬。
  冷一楓身軀凌空,一掌擊向馬上人的后背,他掌力雖不以威猛剛烈見長,但凌空下擊,亦有雷霆万鉤之勢。
  盛大娘右手扣住一把銀針,左手鶴頂拐杖凌空刺出,杖頭鶴首急點馬上人靈台、命門雙穴。
  這兩人左右夾擊,威勢是何等強猛,想不到馬上人卻笑了,偏身鑽下了馬腹。
  他的身法又輕松又漂亮,以騎術而論,中原武林已無他的敵手。
  盛大娘厲叱:“哪里走!”
  鐵杖急沉,直擊馬背,她掌中的這一條拐杖是南海寒鐵所鑄,一杖打實了,鐵人鐵馬也受不了。
  “盛大姐,杖下留情!”
  盛大娘手腕回挫,“懸崖勒馬”,硬生生撤回了杖上的力道。
  鐵杖輕擊在馬鞍上,“卜”的一聲輕響。
  一條矯健的人影,已自馬腹下鑽出,一腳跨上馬鞍,一手勒著韁繩,健馬長嘶一聲,頓住腳步。
  冷一楓、盛大娘臉色都變了:“司徒笑,是你?”
  這個人面如滿月,終年帶著微笑,也是大旗的強仇大敵之一,武林中的名俠,江湖中的巨富,落日牧場的場主司徒笑。
  躍馬施箭救出大旗門徒的人,居然會是他!
  冷一楓和盛大娘都气呆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已叛盟背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生難死易

--------------------------------------------------------------------------------

  乳白色的晨霧,漸漸彌漫了這凄清的山林,清晨將臨,漫漫的長夜,竟已在人們不知不覺間過去。
  鐵中棠望著趙奇剛的身影在濃霧中即將消失,嘴角不禁泛起一個悲哀的微笑,喃喃道:“三弟,永別了!”
  只見趙奇剛突然轉過身來,扑地跪倒地上,一字字緩緩道:“趙奇剛不是常會屈膝的男子,我這個頭,乃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義气漢子磕的,絕非只因你乃是老錚輩的后人……”
  他開始時雖然語气沉重,但后來已是聲音哽咽,無法繼續。
  鐵中棠也已跪倒:“小弟無話可說,只恨直到此時此刻才認識趙兄這樣的朋友!”他抬起頭來,大聲接道:“趙兄,我兄弟的性命,此刻全在趙兄手上,趙兄!你快去吧!”
  趙奇剛輕喝一聲,轉身飛奔而去,只听那悲愴的腳步逐漸遠去,他的身影終于全被濃霧吞沒。
  遠處裊裊飄來一陣牧笛聲,凄清單調的笛聲,使得這秋日的霧中叢林更寒冷,更蕭索。
  鐵中棠盤膝坐在地上,地上的血水与雨水,隨著林間的晨風,在他膝下輕輕的波動,而他身側的三具尸首,卻已完全僵木了。
  風中又開始傳來叱吒聲,怒喝聲。
  鐵中棠知道仇敵已即將搜尋到這里來了,但是他心中一片坦然,只因“死亡”不是他自己選擇的道路。
  方才他本可選擇“生存”,他本可將自己的“生存”,建立在云錚的“死亡”上,但是他輕蔑的揮去“生存”,含笑選擇了“死亡”,是以他此刻便沒有那种除了死亡別無選擇時的凄涼。
  他挺起胸膛:“來吧!鐵中棠在此地等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空谷幽蘭

--------------------------------------------------------------------------------

  在這同樣的一段時光里,鐵中棠的生命中卻充滿了不平靜的風波,充滿了惊隱、動蕩、刺激。
  鐵中棠墜下懸崖,經過一段短暫的暈眩后,耳畔忽然響起一陣歌聲。
  歌聲嬌美清悅,反反复复的唱著:“你姓甚名誰?是哪里人?為什么一直暈沉沉,但望你快些醒一醒,要知道我等呀等,等的是多么急人!”
  一個長發少女,盤膝坐在鐵中棠身畔,仰首望著壑上的青天,曼聲而歌,仿佛已唱得出神。
  鐵中棠從下望上瞧,看不到她的面目,只看到她身上穿的竟是麻布衣衫,已破爛污穢不堪,而且自己竟然枕在她的膝蓋上。
  他大惊之下,立刻側身滾下這少女的膝蓋。
  那少女也頓住了歌聲,俯下頭來。
  她歌聲雖然嬌柔甜美,但面容卻髒得出奇,直似已久久未曾洗過,只有一對眼睛,倒還黑白分明。
  鐵中棠覺得奇怪极了,誰知那少女又唱了起來:“你姓甚名誰是哪里人?”
  鐵中棠更是惊奇,不禁望著那少女發起呆來。
  那少女黑黑的眼珠子一轉,嘟起嘴唱道:“我問你的話呀,你為什么不回答,難道你這個人不會說話嗎,難道你這個人是個小啞巴?”
  鐵中棠心里又是惊奇,又是好笑:“姑娘是在說話,抑或是在唱歌,在下實在分不清。”
  那少女嬌聲一笑,唱道:“我的話就是歌唱,你不回答不應當!你要是再不答我的話,我就把你吊回山壁上去。”
  銀鈴般的嬌笑聲中,她竟然真又將鐵中棠抱起。
  鐵中棠看她瘋瘋癲癲,滿面調皮的樣子,深信她真的什么事都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死神寶窟

--------------------------------------------------------------------------------

  后面的洞窟,寶藏更惊人,四面石壁上挂滿鑲珠的寶劍,嵌玉的皇冠。
  水聲淙淙,從一個珍珠寶石鑲成的龍頭中流出來,匯集在玉壁舖成的水池里,池水滿而不溢,仿佛下有出路。
  水池旁邊有一張錦榻,水靈光剛才穿的宮衣還留在塌上,另外兩只箱子里,滿是錦繡衣衫、
  鐵中棠暗暗歎息,他知道這寶藏所在之地,是經過先人們無數次的苦心策划才建成的。
  可是他仍然找不到那黯黑的災禍之箱,正想先喝點水,想不到這口神秘的箱子竟在池水中。
  他毫無遲疑將箱子提起,突然轟然一聲大震,四壁皆搖,箱子又落入水中。
  四下回聲不絕,有如天崩地襲一一般,鐵中棠不禁大生恐懼:“難道這災禍之箱,真有如此神奇的魔力?”
  他試探著再次探手入水,哪知山腹中赫然又是一震,鐵中棠情不自禁的連退三步。
  這一次震動更猛烈,四壁的珍寶都被震得狼藉滿地,池中的清水也被震得流了出來。
  回聲過后,片刻靜寂,山腹之中,竟又隱隱傳來陣陣斧鑿之聲,仿佛便在近處,而且越來越近。
  鐵中棠終于明白了:“有人開山!”想通這點,他立刻開始四下搜索起來,想找一個藏身之地,但四壁空闊,哪有地方藏身?
  斧鑿之聲剛停,山腹中竟傳出人語:“方向對么?”
  聲音之近,仿佛只有一壁之隔。
  “兄台只管放心,我費的多年心力,絕不會白費的。”
  “好,弟兄們再掘!”
  接著,斧鑿之聲又響起。
  時机急迫,鐵中棠已無暇思索,先將錦榻推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洛陽風云

--------------------------------------------------------------------------------

  洛陽,是繁華的,甚至可說是繁華甲于天下。
  洛陽城的上層社會上,近日在悄悄的流傳著一件奇异的故事——洛陽城來了位富可敵國的奇人。
  當時的洛陽,身价千万的富人已多得不可胜數,自遠方來消閒游樂的世家公子、富商巨賈,絡繹不絕于途。
  還有些名公王侯、高官貴族,隱藏了身份來此游樂。
  更有些名詩人、名劍客途經于此,便會為此地留下一些傳誦一時的名句,或是留下一段膾炙人口的故事。
  然而,這些人的故事此刻卻全都被那富可敵國的奇人壓倒了,整個洛陽城,此刻都以這故事做為中心。
  城北李家,不但是洛陽城珠寶業的巨子,而且也可說得上是全國珠寶業的泰斗,普天之下,經營珠寶的,沒有人不知道李洛陽這名字。
  李洛陽世代經營珠主,不但早已家財巨万,而且李家子弟家傳的武功,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的。
  經營珠寶的人,倘不會武功,在當時就等于虎群中的羔羊一樣危險,李家子弟深知此理,武功都練得极好。
  這震動一時的奇人奇事,便是從李宅門下仆役的口中開始傳出來的。
  洛陽珠寶李家,傳到現在已是第十一代了,經過了無數次戰亂与盜劫的李家子弟,學會了更多的謹慎与謙虛。
  他們并沒有顯赫而華富的店舖,只是以洛陽城北一棟堅固、朴實而古老的巨宅作為交易之地。
  每年有十日,普天之下的珠寶巨商都會到此地,在那朴實的巨宅里,交易著价值巨万的珠寶。
  來自四面八方的珠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惊變

--------------------------------------------------------------------------------

  晴朗的天气,金黃的朝陽。
  但在陽光映照下的李府大廳中,此刻卻彌漫著一种沉重而緊張的气氛,甚至連人們的呼吸也是沉重的。
  桌位上已參差的將近坐滿了人,一個個俱是面色凝重,心頭忐忑,百十條目光,一起都注目著李洛陽。
  李洛陽背著雙手,深皺雙眉,在人叢中往來蹀踱,不時望向廳門:“人都來齊了么?”
  他們身与其事,更是心事重重,潘乘風与海大少對面而坐,只要有誰抬頭,便會接触到對方怨毒的目光。
  突見一個滿面悲憤、衣衫不整的白衣少年,手里緊握著一柄長劍,踉蹌大步奔來,目光四掃,重重坐到自己座上,与他前几日謙讓從容的神情,簡直判如兩人。
  司徒笑雙眉緊皺:“這廝怎么了?”目光四轉,看不到溫黛黛与他同來,不禁更是奇怪。
  忽然“砰”的一聲,云錚將寶劍重重放在桌上,大聲道:“主人可有酒,我想大醉一場。”
  李劍白走了過來,沉聲道:“兄台稍后。”
  話聲方落,突見云錚面色大變,目中似要噴出火來。
  李劍臼呆了一呆,才發覺這白衣少年怒火并非對己而發,似要噴火的眼神,乃是望著自己身后的。
  他回身望去,那奇怪的老頭,竟攜著這白衣少年的伴侶,蹣跚著走入了大廳。
  司徒笑更是大惊失色,霍然站了起來,溫黛黛卻望也不望他,更不望云錚,攜著老人的手,含笑坐到位上。
  這其中的微妙關系,大廳中少有人知,只是眾人見了司徒笑和云錚的失態,免不得有些惊异。
  立在廳門的李府家丁,對了對手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