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篇]古龍系列~浣花洗劍錄(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 長篇]古龍系列~浣花洗劍錄(全)

[ 長篇]古龍系列~浣花洗劍錄(全)

第01章 一劍動江湖 第02章 飛傳神木令 第03章 四海惊絕色
第04章 嘯傲胜王侯 第05章 錦帆起風波 第06章 千里下戰書
第07章 劍气映金波 第08章 兩雄不并立 第09章 人死鬼上門
第10章 風雨最無情 第11章 結義赤子心 第12章 幫會大爭鋒
第13章 滿腔俠義心 第14章 一闕死亡曲 第15章 武道法自然
第16章 江湖起風波 第17章 黃鶴摟大會 第18章 高歌別紅塵
第19章 流浪三千里 第20章 轉戰四十城 第21章 忍所不能忍
第22章 為所不敢為 第23章 杯酒論英雄 第24章 夢中會情
第25章 茶林迷魂降 第26章 魔宮催眠曲 第27章 火魔煉心劍
第28章 破云震天筆 第29章 是非最難言 第30章 手足競相殘
第31章 奇人多奇遇 第32章 泰山英雄會 第33章 東瀛武士刀
第34章 公主戰群雄 第35章 千變万化   第36章 人中之龍
第37章 眾望所歸   第38章 永不分离   第39章 武林第一人
第40章 死亡的約會 第41章 破東瀛一刀 第42章 等白衣人來
第43章 善變美人心 第44章 神秘五行宮 第45章 美色換絕藝
第46章 歡場變屠場 第47章 危難見真情 第48章 玉階黃金宮
第49章 無畏上天梯 第50章 放逐浮大海 第51章 大難竟不死
第52章 最苦是寂寞 第53章 瞞天過海計 第54章 靈犀一點通
第55章 盜亦有道   第56章 老而不死   第57章 殺手三劍
第58章 絕世一招   第59章 多情种子   第60章 一戰成功
[/siz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一劍動江湖

--------------------------------------------------------------------------------

  冷風如刀,云層厚重,渤海之濱,更是風濤險惡,遠遠望去,但見天水相連,黑壓壓一片,浪濤卷上岩石,有如潑墨一般。忽然間,一根船桅被浪頭打上了岩石:“拍”的立刻折為數段,浪頭落下時,海水中駭然竟似有對銳利之眼神閃了一閃,等到第二個浪頭卷起、落下,這雙眼神已离岸近了兩尺,已可隱約看到他的面容。如此風浪,如此寒夜,著說海浪中竟會走出個人來,當真是令人難以相信之事,但十數個浪頭打過,卻果真有條人影,一步步走上了岩石邊的沙灘。
  霹雷一聲,濃云中電光一閃,只見這人影亂發披肩,半掩面目;雙手緊握著一柄長達六尺的奇形烏鞘長劍,掌背青筋暴現,似是他宁可失去世上一切,也不愿將此劍放松片刻,而瞧此情況,他顯見是在船毀之后,手握鐵劍為杖,自海底一步步走了上來,那如山之海浪,競也打不退他。只見他上岸又走了几步,身子便扑地例下,但他在倒下剎那之前,身子仍然如槍一般挺得畢直,目光也仍然厲如閃電!
  長夜漸逝,云層漸薄,曙色降臨沙灘上沉睡之人,忽然翻身,躍起,左掌又复緊握長劍,動作之輕靈迅快,筆墨難以描敘,但他卻絕不肯多浪費一絲气力,身子乍一站直,全身肌肉立刻松弛,他身子看來并不強壯,但由頭至躇,俱都配合得恰到好處,絕無一分多余的肌肉,手足面目皮膚,懼已晒成了古銅顏色,驟眼望去,恰似一尊鋼鐵雕成的人像,雙肩沉重,鼻直如削,年紀看來似在三十左右,卻又似已有五十上下。
  他衣衫還未干透,全身俱是沙土泥垢,但他卻絕不伸手拍打,只是自怀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飛傳神木令

--------------------------------------------------------------------------------

  胡不愁嘻嘻笑道:“你將他帶走,自有人尋你要回,你將他殺了,自有人尋你复仇,要我著急什么?”
  万老夫人笑道:“复仇?我老婆子早已活夠了,正想有人尋我复仇,最好能將我殺死,免得我孤零零活在世上受罪,只可惜……唉,數十年來,死在我手下的人雖然不少,卻沒有一個人敢向我复仇的。”
  胡不愁悠然道:“別人不敢,這個人卻敢!”
  万老夫人咯咯笑道:“我若將你也一齊殺了,還有誰會知通這孩子是怎么死的?看你頭大聰明,連這點都想不到么?”
  胡不愁微微一笑,神情更是悠閒,笑道:“別人不知道,這人卻知道,你若不信,不妨試試。”
  万老夫人笑道:“听你將這人說的如此神通,我老婆子倒想听听,這人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物?”
  胡不愁長身而起,謹謹慎慎,自怀中取出那段枯枝,道:“就是以長劍削下這段枯枝的人,你不妨帶去瞧瞧。”
  万老夫人忍不住接過枯枝,湊近火光去瞧,瞧了几眼,面上還是帶著笑容,但瞧到后來,笑容突然不見,面上竟現出惊懼之色,嘶聲道:“是什么人有如此高明的劍法?莫非……莫非是五……五……”
  胡不愁神色不動,緩緩道:“不錯,正是五色帆船主。”
  万老夫人跟跪倒退兩步,突然放下方寶儿,雙手將那段枯枝交回胡不愁,嘴唇啟動,似是想說什么,卻什么也沒有說出口來,頓了頓手中拐杖,臃腫的身子斜飛而起,在夜色中閃了閃,便再也瞧不見
  胡不愁眼見她身形去遠,立刻奔向方寶儿,但乍一舉步,便扑地倒下。原來他明知不是万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四海惊絕色

--------------------------------------------------------------------------------

  這番話被他那冰冷的聲音說將出來,更是陰森詭异,不可名狀,只听得方寶儿忍不住机伶拎打了個寒噤。
  而這時窗外,卻又突然響起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一個柔媚之极朗女子聲音,笑道:“乖寶寶,莫听他的,他才是世上最最無恥、陰毒……”話末說完,木郎君已狂呼一聲,畢直沖出窗去,有如一根被力士擲出的標槍一般,其急絕倫,哪知他身形方自消失,窗外突又掠入一條人影。
  這人影身法之挾,更是惊世駭俗,竟令人瞧不清他的身形面貌,胡不愁變色而起,輕吨道:“朋……”
  但這人影身形之快,怎容他開口說出話來,“朋”宇才出口,這人影已沖到他面前,沖入他怀里。
  胡不愁大惊之下,已是閃避不及,哪知這人影競在距离他身子不及一寸時,突然頓住身形,出手如風,連點了超不貉前胸三處大穴,胡不愁身子還未躺下,這人影已一把抄起方寶儿,四指有如撫琴般一按,又點了方寶儿脅下几處穴道,腳步不停,自另一扇窗戶中掠了出去。
  等到胡不愁身子倒下,這人影已蹤跡不見,身法之急,動作之快,鬼蹬難及,尤其是那种能在最后一剎那突然停頓的輕功,胡不愁更是連听都未曾听過,跟睜睜瞧著此人將方寶儿勃走,心瘋,卻也絲毫無計可施。
  那人影一掠出窗,隨手彈出一點銀光,划空飛出,自己身子,卻立刻伏在檐下,動也不動。方寶儿大奇付道:“此人為何不逃,反面……”
  只听屋子里一聲怒賜,木郎君已迫了出來,呼地自兩人頭頂掠過,向那銀光彈出的方向追去,一閃而沒,竟瞧也未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嘯傲胜王侯

--------------------------------------------------------------------------------

  方寶儿這才發覺,自己竟還在緊緊的抱著人家,連忙松開了手,但怀抱中卻似乎仍帶著甜甜的溫香。
  小公主瞪眼道:“男女授受不親,你方才抱著我干什么?”
  這句話方寶儿是不久以前還說過別人,哪知此刻卻被人說了自已,他漲紅了臉,呆在地下,真有些哭笑不得。
  小公主大聲道:“說呀,干什么?”
  方寶儿垂首道:“我……我……”他覺得自已實在不對,偏偏又無話可答,又著急,又難受,几乎掉下淚來。
  哪知小公主突又“噗吃”一笑,柔聲道:“莫難受,我說著玩的,其實我喜歡你抱我的,抱得好舒服喲!”
  突然伸出一雙雪白的小手,抱伎了方寶儿的脖子,在他臉上輕輕親了一下,唁唁的笑著跑開了。
  方寶儿望著她飄飄的自衣服,心里甜甜的,酸酸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滋味?只覺這滋味自己乎生都末感覺過,那真比世上任何滋昧都要美妙。小公主回睜瞧了他一眼,不知怎地,小臉也變得飛紅,跺著腳道:“你坏,你坏死了,我……我再也不要理你……”
  這兩個孩子心地還是那么純洁,對男女之情還是似懂非懂,欲語還休,這光景,這滋味,又有誰描敘得出?
  只見小公主垂首坐在東面的角落里,弄著衣角,方寶儿仰面站在西面的角落里,呆呆的出神。兩人誰也沒有說話,良久良久……
  小公主突然回頭道:“喂,你是啞巴么?”
  方寶儿想得呆了,還是不開口。
  小公主道:“你答應我的事,還有几件沒有做?”
  方寶儿隨口道:“四件。”
  小公主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錦帆起風波

--------------------------------------------------------------------------------

  方寶儿暗笑付道:“小鈴鐺吃醋了。”其實心里暗笑的,又何止方寶儿一人,就連那居魯大士也咯咯笑道:“這位姑娘說話,似乎有些酸溜溜的,吾邦此美人雖非天上仙子,至少已可算是人間絕色了,尊侯可還看得上眼么?”
  紫衣侯尚未說話,鈴儿已又冷笑道:“她若也算人間絕色,人間的絕色也未免太多了些,你瞧咱們這些姐妹,有哪個比她丑?何況咱們這些姐妹,不但詩詞書畫,絲竹彈唱,樣樣皆精,又都怀有一身武功,而且一個個俱都善解人意,可以對茗清談,也可以對酒高歌,你們夷狄之邦的女子行嗎?”木郎君听得心中暗喜:“看來不要我出手,這安息人所求之事也算吹了。”
  居魯大士卻一直邊听邊笑,此刻緩緩道:“姑娘說的确是不錯,佳人雖美,若無情趣就差了許多。”
  鈴儿道:“你知道就好。”
  居魯大士道:“但我若找個人既絕美,又懂得詩詞彈唱,能武能文,能談能歌的美人出來又當如何?”
  鈴儿冷笑道:“這人恐怕難找得很,你何時才能找到?”
  居魯大士笑道:“現在!”
  鈴儿呆了一呆,大笑道:“現在?這美人莫非自天上掉下來的,地下鑽出來的不成?”
  居魯大士微微一笑,也不答話,突然解開了衣襟,脫下了白袍,露出了一個身穿粉色緊衣的絕美胴体。
  眾人駭了一跳,再看這“居魯大士”已將頭上滿頭黃發扯了下來,露出了漆黑青絲,接著,又在面上扯下些東西,丑陋的面容,立刻變成了絕世的容貌。只見她全身骨肉勻稱,再也不能增減一分,秋波明媚,微一顧盼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千里下戰書

--------------------------------------------------------------------------------

  但王半俠卻突然歎息一聲,緩緩道:“他雖然未死,但那情況卻實比死了還要難受的多。”胡不愁變色道:“為什么?”
  王半俠道:“天下武林豪杰,此刻都在逼著問他,那白衣人劍法中,究竟有何奧秘,只因他是与白農劍容對劍之后,唯一還能活著的人,對白衣人劍法之秘密,自比任何人都知道得多些。”
  胡不愁道:“家……家師可曾說了?”
  王半俠搖了搖頭,道:“白三空只因自衣人劍下留情,才保全了性命,無論別人如何逼問,他也不肯對自衣人劍法之秘密吐露一宇,但他眼見中原武林同道,一個個在白衣人劍下喪生,心情實是痛苦已极,這才叫我兼程赶來……唉!侯爺你若已答應,就請快些出手吧!”
  水天姬第一次听到那自衣人的故事,也不覺听得心房砰砰跳動,乙脫口道:“中原武林中,難道就沒有人擋得佐他?”王半俠道:“沒有!”
  水天姬道:“一個人擋不住,十個百個人總可以宰了他吧?”
  王半俠冷冷道:“此人乃是為了研究武道而來,所尋的也都是有著武人本色的英雄豪杰,這些人雖然死在他劍下,卻也是為了”武道“殉身,若是集合數十人之力將他殺了,豈非今天下英雄恥笑?”
  水天姬歎了口气,道:“恥笑也總比死了要好些吧?”
  方寶儿大聲道:“那卻不然,有些人宁愿死了,宁死不悔的大英雄!”
  王半俠撫了撫他頭發,額首道:“好孩子。”
  紫衣侯微微笑道:“果然是好孩子!”水天姬卻喃喃歎道:“什么好孩子?我瞧只是個傻孩子!”
  王半俠道:“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劍气映金波

--------------------------------------------------------------------------------

  王半俠大聲道:“只要你先將岑陬送來,王某什么事都可答應,而且話出如風,永無更改,你我行走江湖,講究的就是一諾千金,何況王半俠名滿天下,豈有對你食言之理!木郎君凝目瞧他半晌,道:“好,你取得‘大風膏’后,我自會令人前去索討,但條件非只此一樣而己,其他的也非你所能答應。”
  王半俠道:“你要誰答應?”
  木郎君目光轉向胡不愁,自怀中取出一雙青木瓶,道:“這瓶中之藥無色無味,混入茶飯之中,無人能發覺。胡不愁道:“閣下可是要我將此藥交給寶儿,再要寶儿特此藥混入水天姬飲食之茶飯中?”木郎君咯咯笑道:“不錯……”
  胡不愁道:“此事也容易,縱然再難十倍的事,在下亦無不允之理,何況在下早就對那水天姬存有不滿之心。”語聲微頓,又道:“在下雖非成名人物,也是俠義門徒,万万不致食言背信,此點也請前輩放心。”他伸手接過木瓶,小心藏入怀里,神情之間,似是心甘情愿,絕無半分勉強之意。
  木即君果然甚是放心,仰天一笑,道:“本座行事,絕不赶盡殺絕,你們既然痛快,本座也還你們個痛快。”
  話聲未了,飛身而出,片刻便又抱著岑陬飛身而入。
  只見那馬臉岑陬頭發披散,雙頰紅腫,眼睛狼狽地瞪著木郎君,滿含怨毒之意,想是木郎君記恨前仇,已給它吃了不少苦頭。
  木郎君“砰”地一聲,將他重重摔在地上,王半俠這才松了口气,赶緊將他扶起,道:“戰書便在這里”白衣人道:“這算什么戰書?”雖然他無論見著什么惊奇之事,面上都不動聲色,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兩雄不并立

--------------------------------------------------------------------------------

  惊呼之聲已消失在海天深處,群豪大多已黯然垂首……
  就在這令人窒息的剎那間,海浪中竟有條人影冉冉升起,滿身雖已水濕,但神情仍是充滿了尊貴与威嚴,有如古神話中的海神,為了怜惜世人之不幸,自水晶宮中悄然現身——此人赫然正是紫衣侯。
  群豪這一惊、一喜,更是非同小可,這雙重的意外与刺激,競使得人人都變成了呆子,既不能出聲,也無法動彈。
  白衣人終于飄上海岸,紫衣侯卻飄上了船頭。自衣人面上絕無表情,目光更是冰冷,突然沉聲道:“船在哪里?”
  “紫髯龍”壽天齊怔了一征,方自体會出這句話是向他說的,自人叢中擠出,道:“就在那里。”
  他身為海上群豪之長,自當言而有信,是以既然答應白衣人賠償船只,便不管白衣人生死胜負,還是早將船只備好。
  白衣人順著他手指方向望去,果見有條嶄新而堅固的海船停在左面海外十余丈處。他只瞧了一眼,便自轉身,面對著夕陽中的五色錦帆,一字字緩緩道:“閣下劍法,果然當世無雙!”
  紫衣侯死自卓立船頭,神情恭肅,道:“閣下風儀,實足為天下武人效模,在下欽佩之至。”白衣人道:“當胜則胜,當敗則敗。”紫衣侯道:“閣下何去何從?”
  白衣人道:“云天深處!”
  紫衣侯道:“在下不敢遠送。”白衣人道:“是。”
  兩人對話時,四下哪有一人敢出聲惊動,過了半晌,只听白衣人緩緩又道:“今日一敗,在下平生難忘。七年之后,吾當再來,一洗今日劍上之辱。”語聲嘎然而頓,身子閃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人死鬼上門

--------------------------------------------------------------------------------

  一陣風吹過,無人的海岸上,突然幽靈般現出一條人影,口中喃喃道:“你走不了的……”語聲冷漠生澀,正是木郎君。
  他已換了一身黑衣勁服,顯得更是瘦削顧長,身子一掠,躍入海水中,有如黑色水蛇般,一閃而沒。
  五色帆船上,仍是一無動靜。
  木郎君自海水中探身而出,爬上船舷,輕輕一翻身,便上了甲板,身形輕靈巧快,終無半絲聲息。
  哪知他身子方站穩,船艙中突有個冰冷的語聲道:“你來了么?”
  語聲雖輕,但夜黑雨冷,靜寂中突然听到這聲音,卻實是要令人嚇上一跳,木郎君身子也不禁為之一震,霍然轉身,只見船艙中探出半個頭來,在向他輕輕招手。
  木郎君定睛一望,見到此人竟是胡不愁,這才放下了心,飄飄掠了過去,嘶啞著聲音道:“事可辦成?”
  胡不愁悄聲道:“隨我來。”頭又縮了回去。
  木郎君微一遲疑,側身而入,真气貫于四肢,全神戒備,諾大的船艙中,唯有一盞孤燈。
  海風自窗隙中吹將進來,吹得燈火飄搖不定,短櫥上,飄搖的燈光下,直挺挺地躺著條白衣人。
  只見這白衣人長發四散,被落在短損旁,身子動也不動,亦無呼吸,顯然早巳气絕多時。
  木郎君縱然膽大,此刻也不免微生寒意,壯起膽子,跟著胡不愁走過去,目光轉處,心頭又不禁為之大喜。
  原來短錫上躺著的,赫然正是水天姬,她雙目緊閉,蒼白的面容在昏黃的燈光下,看來煞是怕人。
  胡不愁悄聲道:“藥已全給她吃下去了。”
  木郎君干咽了一日唾沫,望著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