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南宮平仰首望去,只見雨道盡頭的山壁上,亦有一處石窟,离地竟有數丈,南宮平縱身一躍,他本待在中間尋個落足換气之處,哪知一躍便已到了洞口,他微一擰腰,“嗖”地掠了進去,他知道他已進入了控制著這神秘之島的神秘人物的居處了。
  石窟中的腥臭之气,更是濃烈,左首角落,垂著一道竹帘,竹帘前一張高大的石案后,露出一顆白發蒼蒼的頭顱,深目獅鼻,目光如電,額角之寬大,几已占了面部一半,那兩道厲電一般的目光,冰冷地凝注在南宮平身上。
  南宮平只覺全身仿佛俱已浸入冰涼的海水里,不由自主地躬身道:“在下南宮平……”
  白發老人輕叱一聲,道:“止水,你名叫止水,記得么?你一入此島,便与世俗紅塵完全脫离,必須將以前所有的一切俱都忘去,知道么?”語聲尖銳急炔,另有一种神秘的魔力!
  南宮平垂手不語,目光直望著白發老人,他心中一無所懼,是以目光亦甚是坦蕩、明銳。
  自發老人突地展顏一笑,道:“你能住在‘止水室’中,當真可喜可賀,你可知道‘止水室’以前的主人,便是神雕大俠。”
  南宮平冷冷道:“世俗紅塵中的聲名榮譽,在下早已忘了。”
  白發老人大笑道:“好好。”南宮平一入此島后,第一次听到大笑之聲,心中不覺甚是惊奇,只听他笑道:“就憑此話,該喝一杯!”雙掌一拍,道:“酒來!”此地居然有酒,南宮平更是奇怪。
  只見竹帘一掀,一個四肢細長彎曲、全身綁住白布、面目既不像人亦不像獸、僅有一堆灰發、一雙碧眼和一張几乎無唇的闊口的“人”,手里托著一只木盤,盤上有杯有酒,輕輕走了出來,又輕輕走了回去。
  南宮平心頭立刻便又泛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八章 諸神島主

--------------------------------------------------------------------------------

  諸神島主緩緩張開眼睛,只見面前的老人們,雖然既不呼喊,亦未動手,但雙雙眼睛卻已都露出了憤怒之色,他們埋藏了多年的憤怒与情感,此刻都從目光中宣泄,那眼色是何等可怖,普通人若被這許多雙眼睛望上一眼,也要心寒膽裂而死!
  風漫天厲聲道:“你本已半殘半廢,此刻又重受傷,你還有什么話說?”
  諸神島主緩緩道:“不錯,我已受重傷,再無話說,只有讓位了。”
  他陰側側一笑,接道:“我非但讓位,還要讓出性命,只是你們應該讓我先去料理一下后事。”
  老人們閉口不言,風漫天正待說話,卻听龍布詩呻吟著道:“讓他去!”
  風漫天自然從命,“諸神島主”目光望向那五個麻衣黃冠的執事老人,道:“你們呢?”
  執事老人對望一眼,一言不發,齊地轉身遠遠走了開去。
  諸神島主慘然一笑,道:“好好,連你們也背棄我了……”
  突听一聲厲呼,五個金毛獸人,齊地縱身而起,扑向老人們之中,一個老人稍微大意,竟被他們生生裂為兩半,慘呼一聲,血肉橫飛!
  其余的老人惊怒之下,展動身形,但見他們手掌一揚,便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風響起,接著又是兩聲凄厲無比的慘呼,兩個金毛獸人身軀凌空拋起一丈,“噗”地跌在地上,跌得頭斷骨折!
  諸神島主大喝一聲:“住手!”他直到此時此刻,喝聲中仍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懾人之力。
  眾人微一遲疑,果然齊齊住手,諸神島主微一招手,剩下的三個獸人,一起跪了下來,諸神島主道:“你們為我拼命,可是還愿意跟著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諸神島主勉強睜開眼睛,大聲呼喊道:“龍布詩、南宮平,我將你兩人帶來海上,你兩人心里可在怨我?”
  龍布詩、南宮平面色凝重,閉口不語。
  諸神島主突然長歎一聲,道:“人力到底難与天爭,我本想將這秘密一直隱藏下去,但此刻你我已是生死俄頃,隨時都有舟毀人亡之禍,我也等不及了!”
  龍布詩、南宮平心頭齊地一怔,同時脫口道:“什么秘密?”
  諸神島主雙手緊抓住船檐,手扶著船身,大聲道:“你兩人可知道我是誰么?”
  南宮平呆了一呆,真力一懈,海浪立刻將木艇凌空拋上。
  龍布詩牙關緊咬,身子一沉,厲聲道:“你到底是誰?”
  諸神島主仰天大喊道:“南宮平,我便是你的伯父,龍布詩,我便是毀了你一生幸福的人!”
  南宮平心頭驀地一震,許多件橫直在心中的疑團,恍然而解!
  難怪他對我与眾不同,難怪他一定要我傳習他的醫術!
  他离家之時,殺了妻儿,心頭自是十分悲哀沉痛,數十年寂寞憂傷的日子,更使得他心里的沉痛悲哀,變作了瘋狂,是以他才會做出那种瘋狂殘酷之事!但是他又怎樣會毀去龍布詩一生的幸福?
  一時之間,南宮平心頭亦不知是悲憤,是怜憫,是惊訝,抑或是憤怒!
  只見龍布詩身子一震,面色大變,惊呼道:“你!你便是南宮永樂,你……你……你就是使得葉秋白恨我一生的——那青衫蒙面人!”
  “諸神島主”南宮永樂拼命抵抗著狂風海浪,他心中的思潮,也正如狂風海浪一般,洶涌起伏。
  他嘶聲說道:“不錯,南宮永樂便是那青衫蒙面人,四十余年前,那時我初見葉秋白之面,便已深深愛上了她,竟忘了我已有了妻子,更忘了我即將要遠离人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九章 荒林女神

--------------------------------------------------------------------------------

  得意夫人眼看梅吟雪身形消失,空白怒罵半晌,她心里的恨意憤怒,便化做了憂慮焦急,以手代足,一寸一寸地掙扎著爬進了樹林。三天里她有時忍不住又放聲怒罵,有時卻不禁大聲哀告,但無論她罵盡粗語,抑或是說盡好話,都得不到一絲回音。
  她再也想不到第五日黃昏,她閉塞的真气竟然暢通,大喜之下,略微養了養神,便四下尋找梅吟雪,她發誓要找到梅吟雪,將滿心怨毒宣泄。
  漫天夕陽中,她尋找了梅吟雪存身的樹林外,山岩邊,一腳方自踏入草叢,只听“蹦”的一響,便有十數條樹枝自木葉中彈起,十余塊尖石,隨著樹枝暴射而出,亂雨般落將下來,風聲銳厲,力量甚強。
  得意夫人一惊之下,閃身避過。哪知她身形未定,突地又有十數塊尖石,自地上彈起!她惊呼一聲,身形閃電般退出林外,肩頭卻已被石塊掃中,辛辣生疼,放聲大罵道:“姓梅的賤人,你敢出來么?”
  她惊魂未定,在林外罵了一陣,卻終是不敢再進樹林。
  只听林中一陣冷笑,梅吟雪競從長有尺余的荒草梢頭漫步而來,衣袂飄風,長草也不住飛舞,她俏生生立在草上,有如凌波仙子一般。草上飛行,本已是絕頂輕功,但普通人也只能提著一口真气,自草上飛行掠過,似這般能在草上從容漫步的輕功,得意夫人當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剎那間她滿心憤恨,又變作了惊怒,惶聲道:“你……你……誰替你解開的穴道?”
  梅吟雪笑道:“你可知道我一身功力,被龍布詩毀去之后,還能自行恢复,何況這次僅是被你點了穴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狄揚、葉曼青齊地一怔!“艷魄”依露久居關外,卻未曾听起過“得意夫人”的名字,忍不住笑道:“我看她實在沒有什么值得‘得意’之處,更沒有半分像是‘夫人’的樣子,為什么竟然會叫做‘得意夫人’呢?”
  狄揚也不回答,只管歎气道:“幸好她已死了九成,實已回天乏術,否則……唉,我真不知道該不該將她救活。”
  要知見死不救,本是俠義道中之忌,但救了惡人,卻豈非等于害了善人,是以他見到得意夫人實已無救,心里倒不覺有些放心。
  哪知他話聲方了,得意夫人竟已緩緩張開眼來,目光四下一掃,道:“南宮平,梅吟雪……梅吟雪,她在哪里?”
  南宮平咬緊牙關,閉口不語,狄揚、葉曼青齊地望了他一眼,恍然忖道:“原來梅吟雪也在島上。”四只眼睛忍不住搜尋起來,要看梅吟雪是否真在這里。
  得意夫人得不到他們的答复,不禁黯然歎息一聲,道:“我一生橫行江湖,一生中不知騙倒過多少英雄豪杰、大奸巨惡。想不到今日竟被這樣一個小女子騙倒,梅吟雪呀梅吟雪,我總算服了你!”
  她此刻說話已甚是吃力,但回光返照,竟一口气說到這里,方自閉起眼睛,喘了陣气。
  “艷魄”依露冷笑道:“騙人者恒騙之,你騙過別人,別人騙騙你又有何稀奇?”
  得意大人眼帘霍然一張,怒道,“你是什么東西,也敢在老娘面前得意。”
  依露咯咯笑道:“你既不能得意,我得意得意有什么關系?”
  得意夫人怒道:“她雖然騙過了我,但我在躍下山岩那一剎那里,便已看出了她的詭計。她故意裝成對南宮平冷淡無情,其實不過只是想騙過老娘,等到老娘中計被擒,她再出來与南宮平相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零章 扑朔迷离

--------------------------------------------------------------------------------

  夜色清寂,夜風蕭瑟,南宮平佇立在清冷空曠的院落中,無邊的黑暗包圍著他,沉重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石沉是同門五人中最剛毅木訥的一個。
  但是他那頹敗的神色,憔悴的面容,早已失去了昔日俊逸挺秀的光彩!
  要不是經歷了一番慘痛而絕望的遭遇,決不會使他一變如斯!自從華山分手,師旯弟姐妹各自漂泊東西,將近一年半沒見過面,石沉匆匆地來又匆匆地走,難道是逃避著什么?南宮平沉重的心情中不禁又加雜著悲愁与辛酸!
  南宮平再也無法掩抑胸中那股悲憤的情感,猶如山洪爆發,滿眶熱淚,滾滾而下!
  夜風吹過樹梢,發出沙沙之聲,樹影掩映中,另一個孤瘦的身影悄悄地仁立在南宮平身后。
  南宮平霍然轉身,身后那人竟然是葉曼青,面上流露著些微的惊愕,她那秋水般的明亮雙眸里,充滿了幽怨而又關注的复雜清感。
  “你哭了?”葉曼青問。
  “沒有!”
  南自平倔傲地昂了昂頭,勉強地一笑,但這些都無法掩飾他臉上狼藉的淚痕!
  葉曼青緩步上前,輕聲說道:“夜寒露重,你早點回房歇息吧!”
  南宮平感激的瞥了她一眼,微微一一歎,走回房內。
  殘燭搖曳,昏黃黯談的燭光,映著南宮平那略帶憔悴的面容。他枯坐桌前,兩眼木然的望著閃爍不定的燭光,怔然出神。
  長夜漫漫,四周寂寂,一時思潮洶涌,一連串的人影在他眼前不斷的旋轉,隱現——傷心絕望的梅吟雪,滿腔幽怨的葉曼青!
  机智狡詐的任風萍,莫測高深的帥天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梅吟雪還沒來得及細說原委,突聞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不由神色一變,隨手抓起南宮平床邊的“葉上秋露”,走至門邊。
  沉聲喝道:“進來!”
  房門“呀”然而開,只見門口站著一個年約五旬、身著灰市長袍、長相奇特、雙手長及膝的老者!
  梅吟雪沉聲問道:“你是誰?有什么事?”
  老者干笑一聲,道:“敢問姑娘,房內是否住的‘不死神龍’龍布詩和‘諸伸殿主’?”
  梅吟雪柳眉一揚,道:“不錯!”
  老者肅容道:“我家主人有請!”說著,自寬大袍袖內拿出一張黑色的柬帖。
  梅吟雪眉峰一皺,將柬帖接過,冷冷道:“不知你家主人是何方高人,貿然赴約,有嫌冒犯,如果貴主人方便,何不移駕屋內一談!”
  老者愕了一愕,隨即干笑道:“這個……待小的請示敝主人再行定奪!”拱手一揖,轉身走開!
  梅吟雪關上房門,拿著請束,走至龍布詩床前,雙手遞過,她雖稱“冷血妃子”,但對龍布詩卻是狀至恭謹!
  龍布詩打開請柬一看,不禁霍然動容,神情激功,只見請柬上赫然寫著龍飛鳳舞的八個大字……
  “諸神瓦解,神龍授命!”
  龍布詩激動的情緒突又在片刻間變得异常的平靜,哈哈大笑道:“好個神龍授命!我倒要看看是何方高人能叫龍某授命!”
  話聲方住,敲門之聲又复響起,梅吟雪手執“葉上秋露”卓立門旁,龍市詩沉聲喝道:“請進!”
  房門開處,只見一群人正欲魚貫而入,梅吟雪長劍一橫。
  擋在門前,高聲說道:“哪個是帶頭的?進來!”
  當先一個面皮白皙、長相英俊但目帶邪光的中年文士微微一笑,大步走進!
  梅吟雪隨即將房門“砰”然關上1中年文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一章 奇遇奇逢

--------------------------------------------------------------------------------

  南宮平情知局勢危急,輕輕地點了點頭,把梅吟雪抱至床邊放好,迅捷地點了她“气門”、“七坎”、“期門”、“玄机”四大重穴,以護注她胸中一口真气不致散失!
  他又迅速抱起司馬中天的尸体,与龍布詩并排放好,又替他們蓋上一條白布,默默地流下兩滴眼淚!然后,他抓起地上的“葉上秋露”,一咬牙,“嗖”地一聲,已如閃電般穿窗而出!
  院落中的景象,使他大大的吃了一惊,數十條大漢所圍成的陣勢,是他曾領教過的“天風銀雨陣”!只是人數似乎比上次少了許多,但是威力卻比以前增加了几十倍!顯然他們又重新組訓過一次!
  被圍在核心的只剩下三個人了,一個是孫仲玉,一個是古薩,另一個是身軀偉岸的高大老者!
  三人俱是須發凌亂,長衫破碎,渾身浴血,大汗淋漓,神情狼狽不堪,猶作困獸之斗!
  黑衣大漢也躺下了不少,但陣式卻毫無一絲凌亂之象。
  南宮平舌綻春雷,暴然大喝:“住手!”
  任風萍回頭一看,來人竟是南宮平,不由得惊愕交加,暗道一聲:“不妙!”
  南宮平身形不停,身法快捷得惊人,掠過任風萍身側,看也不看他一眼,直向那群黑衣人閃電般扑去!
  手中“葉上秋露”舞起一招“天外來虹”,劍光彌漫,劍气森森,三名黑衣大漢已一起被攔腰劈成兩截,血雨橫飛,濺得南宮平滿身是血。
  南宮平毫不稍停,足尖點處,身形再度掠起,右臂一揮,劍光暴長,又有三名黑衣大漢中劍身亡!
  這六名黑衣大漢一倒下,陣式大露空門,被圍在中央的三人,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狄揚不閃不避,突地雙手猛按桌面,陡聞一聲“嘩啦”暴響,竟然連人帶椅,一起陷了下去!
  兩人劈出的掌力,頓時落空!
  依風虎吼一聲,急躍上前,狄揚座位下的那塊活板又“砰”的一聲,自行彈上!
  依風右腿一抬,照准那塊活板,猛地一腳跺下!
  他這一腳跺下,少說也有五百斤以上力道,誰知那塊活板竟如鋼打鐵鑄一般,紋風不動!
  宋鐘走至桌前,照著狄揚适才所按的部位,依樣畫葫蘆,也是用力按下,那塊活板卻然分毫不動!
  突地——
  —陣“軋軋”之聲,自四面傳來,依風抬頭一看,只見對面牆上競自緩緩落下一道鋼閘!
  依風大吃一惊,轉頭望去,另三面牆上也同樣落下一道鋼閘!
  宋鐘大聲吼道:“糟糕!我們竟中了這廝鬼計!”
  吼聲中雙足猛頓,宛如脫弦急箭,疾向門口扑去!他去勢雖快,但已遲了一步,鋼閘已齊地落滿!四面不留下一絲縫隙!
  只有閘板上留數個小孔,顯然是用來通气的!
  依風喟然歎道:“幽靈群丐一生游戲江湖,想不到竟栽在這里!”
  宋鐘也歎道:“這四面之鋼閘厚達數寸,即使寶刀寶劍亦難將它削動!何況我們皆手無寸鐵,唉!看來今夜想要逃脫此困,真是難如登天了!”
  月已偏西,突地——一條人影,飛快的掠入南山別墅之中!眨眼工夫,他已越過三棟樓房,卓立在南山別墅正中一間大廳的屋脊上!
  月光照映著他那俊秀卻略顯蒼白的面容,一雙充滿了毅力光芒的眼神,有若夜空中兩顆明亮的寒星!兩片緊抿的嘴唇,勾划出几分倔強而孤傲的意味!
  他,正是南宮平!
  夜風蕭颯,突地——陣极輕微的衣袂帶風之聲晌起,南宮平霍然轉身,只見身后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二章 群奸授首

--------------------------------------------------------------------------------

  日落崦嵫,晚霞滿天!
  浙北湖州縣內,有家“鴻安老店”,在一張靠近店門口的食桌上,此刻正坐著一個長像英挺卻面帶剽悍之色的年輕人,以及兩個年約十五六歲的垂髻幼童。這年輕人勁裝打扮,背插長劍,眉字間除了英挺剽悍之气外,還隱隱露出愁苦之色。
  此刻雖然滿桌俱是美酒佳肴,但他卻仿佛無心下咽,時而劍眉微蹙,時而長吁短歎,像是憂心仲忡又像是十分失意!
  他一一一
  正是初入江湖,甫經一年,嶄露頭角的昆侖子弟戰東來!
  他身旁的兩個垂髻幼童,自然就是白儿和玉儿了!
  戰東來左手支頤,右手撫弄一只精致的小酒杯,杯中的陳年老酒,已剩一口不到!
  他——戰東來一一正思念著使他一見傾心的梅吟雪!
  梅吟雪离開他,也离開中原將近一年多了,這一年漫長的歲月,他均在愁苦的想念中度過!
  雖然,梅吟雪對他并非一片真情,但是,他和她曾相處過一段甚長的時光。
  梅吟雪對他雖沒有表示過好感,但也沒表示過討厭他。
  他曾經想過,憑自己這身武功与長相,只要多下工夫,想要博得她的歡心,并非一件很難的事情!
  他也曾經為自己編織過一個美麗的遠景与幻夢!
  于是,他在那自己所編織的愛魂夢中迷失了自己。
  于是,他只圖用酒來麻醉自己,用酒來沖淡往日那美麗的記憶与幻夢,然而,他畢竟失敗了,酒入愁腸愁更愁呵!
  他的雙目中,滿布著紅色的血絲,面頰上,泛起兩片酡紅色的酒暈。
  玉儿、白儿惶恐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