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第一一章 多情多愁

--------------------------------------------------------------------------------

  南宮平心中只覺万念念奔騰,紛至沓來。
  這兩個性情孤僻、冷若冰霜的女子,黑暗不能使其動心,毒蛇也不能使她們警惕,即使是生死俄頃,她們仍然靜如山岳,甚至連別人的輕薄与侮辱,她們都已忍受,但此刻南宮平的安危,卻能使她們忘去一切。
  万達目光望處,心中亦不覺大是感歎,他雖在暗暗為南宮平感到幸福,但老經世故的他,卻以在這幸福中隱隱感到重重陰影。
  感歎聲中,梅吟雪、葉曼青兩條婀那的身影,已有如穿花蝴蝶般將戰東來圍在中間,她倆人實已將這狂傲而輕薄的少年恨入切骨。
  此刻四只瑩白的纖掌,自是招招不离戰東來要害。
  戰東來心神已定,狂態又露,哈哈笑道:“兩位姑娘真的要与我動手么,好好,且待本公子傳你几手武林罕見的絕技,也好讓你們心服口服。”
  他笑聲開始之時雖然狂傲高亢,但卻越來越是微弱,說到最后一字,他已是面沉如水,再也笑不出來。
  只因他這狂笑而言的三兩句話中,已突然發覺這兩個嬌柔而絕美的女子,招式之間的犀利与狠毒。
  只見她兩人衣袂飄飛,鬢發吹拂,纖纖的指甲,更不時在或隱或現的星光下閃動著銀白色的光芒,像是數十柄惊虹掣電般的利劍一樣,十數招一過,戰東來更是不敢有半點疏忽,又數十招一過,他額上不禁沁出汗珠。
  梅吟雪右掌一拂,手勢有如蘭花,卻疾地連點戰東來“將台”、“玄机”、“期門”、“藏血”四處大穴。
  這四處大穴分散頗遙,然而她這四招卻似一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二章 南宮惊變

--------------------------------------------------------------------------------

  一個滿面虯須、雙晴怒凸的大漢,一手抓著窗格,五指俱已嵌入木中,半倚著灰白色的土牆,倒斃在地上,他猙獰的面容,正与土牆同一顏色,他寬闊的胸膛上,斜插著一面紅旗,那烏黑的鐵杆,入肉几達一尺,鮮血染紫了他胸前的玄黑衣服。
  另一個濃眉闊口的漢子,手掌絕望地卷著,仰天倒在地上,亦是雙晴怒睜,面容猙獰,充滿著惊恐,他掌中嵌著一只酒杯的碎片,胸膛上也插著一面烏杆的紅旗。
  他身側覆面倒臥著一條黑衣大漢,一手搭著他同伴的臂膀,雖然看不見面容,但半截烏黑的鐵杆,自前胸穿人,自背后穿出,肢体痙攣地蜷曲著,顯見死狀更是慘烈痛苦。
  還有八、九人,有的倒臥椅邊,有的端坐椅上,有的衣冠不整,有的甚至未著鞋襪,便自屋中奔出,但方自出門,便倒斃在地上。
  這些人死狀雖然不同,但致死的原因卻是完全一樣——被他們自己隨身所帶的紅旗插入胸膛,一擊斃命。
  他們左手的姿態雖然不同,但他們的右掌卻俱都緊握刀柄,有的一刀還未擊出,有的甚至連刀都未拔出鞘來。
  南宮平目光緩緩自這些尸身上移過,身中的血液仿佛已凝結。
  立在門畔,他惊呆地愣了半晌,葉曼青面色更是一片蒼白,虛軟地倚在門上,那店掌柜呆視著他們,竟也不敢開口。
  南宮平認得這些黑衣大漢,都是“紅旗鏢局”司馬中天手下的鏢師,這些“紅旗鏢客”們在武林中雖無單獨的聲名,但卻人人俱是武功高強、行事机警的好手。
  “鐵戟紅旗震中州”司馬中天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三章 都為情苦

--------------------------------------------------------------------------------

  無數柄雪亮的鋼刀,有如亂雨一般落下,無數個惡魔的頭顱,在無邊烈火中飛舞、呼號!南宮平……南宮平……
  南宮平大喝一聲,翻身坐起,滿頭冷汗,涔涔而落,抬頭一望,哪有烈火、惡魔、鋼刀……柔和的燈光下,只有兩個姿容絕世、面帶惊惶焦急的絕色少女,并肩卓立在他身邊。
  葉曼青道:“你……”
  梅吟雪道:“你……”
  兩人一起搶步走到床前,“你”字同時出口,卻又同時住口,對望一眼,齊地后退一步。
  南宮平愕愕地望著梅吟雪,道:“你……來……了……”
  葉曼青黯然歎息一聲,垂下頭去。
  過了兩天,南宮平便已痊愈,這兩天來他病榻纏綿,中宵反側,既憂慮家里的變故,更為自己的情愁所苦。
  葉曼青固是輕顰垂首,滿怀幽怨,梅吟雪的嬌笑聲中,也有濃得化不開的悲愁,南宮平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更是心亂如麻,不能自理。紙窗開了一縷,窗外清風入戶,“波”的一聲輕響,油盡燈滅,室中一片黑暗,梅吟雪与葉曼青早已悄然离開了他的房間,此刻她們在想什么?
  他黯然長歎一聲,推被而起,悄俏穿好了衣服,不告而別,雖然對她們不住,但除了不告而別,他還有什么別的路途。
  他黯然推開了向南的窗戶,心中亦不知是痛苦抑或是歉疚,也許這兩种情感都有,也許他心里多的只是惆悵与蕭索。
  葉曼青斜倚在床邊,云鬢蓬亂,她芳心也正如鬢發一樣,“他愛的還是她,我又何必在當中苦苦折磨。”幽幽一歎,霍然站起,在室中緩緩走了兩圈,一步走到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四章 苦雨凄風

--------------------------------------------------------------------------------

  南宮平身形一起,石老大突地厲叱一聲,擰腰轉身,右掌急揚,掌中僅剩的一枝判官筆,脫手飛出,帶著一股勁風,直擊南宮平后身!南宮平頭也不回,也不閃避,猛力前竄,這枝判官筆雖然打在他身上,卻已是不能穿魯縞的強弩之未了。
  李飛虯目光一閃,殺机突起,此刻石老二劍削來,他竟不避不閃,刀光一轉,一刀自石老大項頭,劈到脊椎盡頭,鮮血飛濺,俱都濺在面上。
  石老大狂吼一聲,反身扑上,李飛虯雙刀一挺,生生自石老大腹中穿過,但石老大雙掌箕張,也已勒住了他的咽喉,十指如鉤,深入肉里,李飛虯雙晴一凸,七竅之中,俱都流出了鮮血。
  石老二惊怒交集,狂吼一聲,一劍刺人了李飛虯的肋下,自左肋刺進,由右肋穿出,一柄三尺青鋒,竟齊根而沒。
  李鐵虯雙刀劈下,一刀斬下了石老二右臂,厲聲嘶道:“拿命來!”
  嘶聲未了,石老二亦自“砰”地一掌,著著實實拍在李鐵虯胸膛上。
  李鐵虯狂吼著噴出一口鮮血,掌中雙刀“嗆啷”落地,石老二右臂齊根而斷,卻看也不看一眼,生像斷去的不是他臂膀,一掌得手,接著飛起一腳,直踢李鐵虯下陰“鼠裕”大穴!
  只听李鐵虯慘呼一聲,身軀拋起一丈,“砰”地落入了暗林,再也無法活命,黑道名手,“大行雙刀”,竟在剎那之間,一起喪命。
  石老二身軀搖了兩搖,嘴角泛起一絲凄惻的笑意,喃哺道:“老大,我為你報仇了。”語聲方了,自己也當場暈了過去。
  “點蒼燕”彼任狂風一鞭掃在左時上,只覺一陣劇痛,痛徹心骨,目光轉處,見到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南宮平變色道:“賣了?”
  南宮常恕道:“賣了還不見得夠數……”
  魯逸仙拾起了那只麻袋,朗聲笑道:“我這只麻袋中便存百万財富,大哥你要用多少?”
  南宮常恕仰天笑道:“我自幼及長,遍歷人生,卻始終不知道貧窮是何滋味,如今有了這個机會,怎肯輕輕放過,二弟,你且放下這些,先來痛飲三杯。”
  南宮平見到他爹爹如此豪气,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魯逸仙道:“貧窮滋味么?卻也不是……”突地大喝一聲:“什么人?”手扶桌沿,長身而起。
  門外夜色沉沉,風雨交加,只听一陣沙沙之聲,目長階上響起,魯逸仙立掌一揚,掌風過處,廳門立開,門外卻見不到半條人影。
  南宮父子、魯逸仙面色齊地一變,一陣風扑面而來,風中似乎帶著一种奇异的腥臭之味。南宮夫人恰巧端著一盤風雞自廳后出來,目光轉處,只見門外黑暗中突地亮起了兩盞綠油油的燈火,心頭一顫,脫口呼道:“蛇!”“鐺啷”一聲,手中瓷盤落到地上,跌得粉碎。
  只見這兩點綠火搖搖晃晃,自遠而近。南宮平低叱一聲,身形离凳而起,卻被魯逸仙一把拉了他的手腕,道:“且慢!”張口一噴,一股銀線,激射而出,宛如一道銀虹般,射向那兩點奇异的綠火。
  腥風之中,立刻彌漫了酒香,南宮平知道魯逸仙這种以內力逼出的酒箭,威力非同小可,只見那兩點綠火果然一閃而滅。
  “嘩”地一聲,酒箭射在地上,听來宛如珍珠洒落玉盤一般。
  南官常恕皺眉道:“武林中自從‘万獸山庄’火焚之后,已未聞有能驅蛇役獸的高手,這條蛇豈非來得甚是奇怪!”
  言猶未了,那兩點綠火竟又冉冉升起,接著,遠處突地響起了一陣樂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五章 長笑天君

--------------------------------------------------------------------------------

  風雨之中,人人心頭俱是异樣的沉重,南宮常恕緩緩放下了點蒼燕的尸身。
  南宮夫人取出一方絲中,替南宮平扎起了臂上的傷口,輕輕道:“孩子,你揮一揮手,看有沒有傷著筋骨。”
  南宮平揮了揮手,只覺心中熱血,俱已堵在一處,哽咽道:“沒……有……”
  魯逸仙看到這母子相依之情,想到自己一生孤獨,不禁黯然垂下頭去,無言地拾起了腳邊的一把酒壺,輕輕搖了兩搖,听到壺中仿佛還剩有几滴余酒,掀開壺蓋,仰首一吸而盡,舉手一揮,將酒壺拋出廳外,“空空”一串聲響,酒壺滾下了石階。
  司馬中天雙拳緊握,只听黑暗中又自響起一陣馬蹄之聲,听來似乎還不止一兩匹馬。
  南宮常恕抬頭道:“司馬兄,可是你留在庄外接應的弟兄進來了?”
  司馬中天一步掠至階頭。
  只見四匹健馬,冒著風雨緩緩馳來,定晴一望,馬鞍上卻競無一人,只有最后一匹馬上,斜斜地插著一杆紅旗,狂風一卷,連這杆紅旗也都被風吹到地上,晃眼便被污泥染成褚色。
  司馬中天心頭一震,倒退三步,身予搖了兩搖,一手扶住門框,喃喃道:“完了……完了……”
  南宮常恕失色道:“難道庄外的弟兄也遭了毒手么?……”
  司馬中天緩緩道:“有馬無人,自是凶多吉少了……”突地雙臂一振,仰天厲喝道:“群魔島的鼠輩,匹夫!有种就出來与我司馬中天一較高下,暗中傷人,算得是什么好漢!”
  喝聲之中,他一把抄起了方才落在石階上的鐵戟,狂揮著沖下石階,戟風呼呼,將風雨都激得蕩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南宮平道:“二叔等我一步。”展動身形,立刻跟出,兩人并肩飛掠到山道上,只見遍地斷劍殘刀,暗林中,亂草間,零亂地倒臥著一些尸身,尸身上的鮮血,卻已被風雨沖得干干淨淨。
  兩人心底,不禁俱都升起一陣憑吊古戰場般的寂寞,不約而同地放緩了腳步,轉首望去,正有几匹無主的馬,倘佯在林木間,健馬無知,嘗不到人間的凄慘滋味,卻正在津津有味地咀嚼著新鮮的春草。
  南宮平仰天吸了口清冷而潮濕的空气,与魯逸仙一起步人林中,突听遠處草葉中,傳來一聲聲凄厲的呻吟之聲,兩人對望一眼,一起縱身躍去,只見兩株白楊,殘枝敗坏,樹杆之上,竟似被人以內家真力抓得斑斑駁駁。
  樹下的花草,亦是一片狼藉,兩人穩住心神,輕輕走了過去,突听一聲慘笑,兩條人影自草葉中霍然站起!
  南宮平一惊之下,低叱道:“什么人?”叱聲方出,卻已看清這兩人赫然竟是“無心雙惡”!
  只見他兩人衣衫狼藉,滿身亂草,似是從樹下一路滾過來的,面目之上,眼角、鼻孔、嘴角、耳下,俱是血跡殷殷,雙晴凸出,滿是凶光。南宮平、魯逸仙縱是膽大,見了這兩人的形狀,心頭也不禁為之一寒,掌心忽然沁出冷汗。
  無頭翁厲聲慘笑,嘶聲道:“解藥,解藥,拿解藥來……”雙臂一張,和身扑了過來。
  南宮平一惊退步,哪知無頭翁身子躍起一半,便已“噗”地跌倒。
  黑心客大喝道:“賠我命來!”手掌一揚,亦自翻身跌倒,卻有一道烏光,擊向南宮平,他臨死之前,全身一擊,力道果然惊人!
  南宮平擰腰錯步,只覺一般香風,自耳邊“嗖”地划過,風聲強勁,刮得耳緣隱隱生痛。
  烏光去勢猶勁,遠遠撞在一株樹杆上,竟是一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六章 笑傲生死

--------------------------------------------------------------------------------

  到了晚間,風漫天擺上一桌极為丰盛的酒菜,開怀暢飲,高談闊論,談的俱是些風花雪月,以及他生平得意之事。他口才极佳,說得當真令人忘倦,俱都忘了問他何時啟程,自何處啟程,他也絕口不提有關“分手”之事。
  不知不覺間,更漏已殘,風漫天突地端起酒壺,為南宮常恕等四人各斟滿一杯,舉杯說道:“長亭十里,終有一別,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風漫天再至江南,能見到各位如此風光霽月的朋友,實是高興得很,只是聚日不多,別時已到,飲完了這一杯送別之酒,鳳某便該去了。”
  眾人只當他貨物尚未辦齊,在這里總該還有數日勾留,聞言不覺一震。
  南宮夫人顫聲道:“如此匆忙作什么,風大俠如不嫌棄,請再多留儿日,待我為風大俠再整治一些酒菜……”
  魯逸仙道:“正是正是,人生聚散無常,你我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何不留在這里,再痛飲几杯孔雀開屏?”
  風漫天微笑不答,舉杯道:“請、請。”眾人對望一眼,仰首一飲而盡。
  南宮夫人目光深深凝注著南宮平,道:“風大俠好歹也要等過了今日再走,今夜我好好做几樣菜……”突覺頭腦一陣暈眩,一句話竟然也說不下去!
  剎那間人人都覺眼花繚亂,夭旋地轉,面前的杯、盤、碗、筷都像是風車一樣的旋轉起來,南宮夫人心念一動,為之大駭,呼道:“平……儿……”站起身子,往南宮平走去。
  風漫天仰天長笑道:“人生本如黃粱一夢,生生死死,聚聚散散,等閒事耳,各位俱是達人,怎地也有這許多儿女俗態。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得意大人眼波一轉,“咯咯”笑道:“我這絲囊中裝的是天下至淫的媚藥,任何人只要嗅上一點,立刻就欲火上沖,你可要嗅上一點!”
  她易容時雖是“死臉子”,但此刻每說一句話,面上卻有千百种表情,當真是風情万种,蕩意撩人。趙振東遠遠望來,竟看得痴了。
  風漫天容顏已是慘變,但仍閉目不語。得意夫人拈起絲囊蕩笑著又道:“來,聞聞看,香不香,你嗅過之后,卻又全身不能動彈,那种滋味一定舒服得很,保險比世上任何事卻要舒服几倍……”
  南宮平心頭一寒,這种令人聞所未聞的酷刑,當真比世上任何刑罰都要殘酷數倍,他忍不住張眼望去。
  只見得意夫人手里的絲囊已离風漫天鼻子越來越近,風漫天雙目緊閉,滿頭俱是冷汗,這稱雄一世的老英雄,此刻縱然用盡全力,卻也無法將自己的鼻子移動半寸。
  突听身后一聲惊呼,那猛虎被惊得一聲怒吼,將得意夫人的絲囊震得斜斜飛起一些。
  得意夫人雙眉一皺,倏然轉身,只見那癩子睜大眼睛望著她,結結巴巴他說道:“你……你老人家怎么變成了女的l”得意夫人秋波一轉,突然嬌笑道:“你看我生得漂亮么?”
  那癩子不住點頭道:“漂……漂亮!”
  得意夫人笑道:“你居然也分得出別人漂亮不漂亮,好,快去給我做几樣好吃的菜,我就讓你多看几眼!”
  那癩子咧開大嘴,連連痴笑,雀躍著爬回艙下去了。得意大人伸手一撫鬢發,輕輕笑道:“風老頭子,你看連他都知道我……”
  秋波轉處,突地發現她身側一條大漢,目光赤紅,野獸般望著她,脫口道:“你干什么?”
  那大漢身子微微顫抖,滿臉漲得通紅,突地雙臂一張,抱起了得意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七章 斷腸時節

--------------------------------------------------------------------------------

  絢爛的晚霞,片刻間便洒滿了西方的天畔,海面上便也蕩起千万片多彩的波浪,卻又被一面孤帆片片撞碎。一只海鷗,沖天飛起,沖人了海天深處,像是人們的青春一般,一去不再回頭。
  彩霞、黃昏、青天、大海、鷗影、孤帆,天地間充滿了畫意。
  南宮平、梅吟雪,以及那磊落的老人風漫天,共坐在甲板上,默默地面對著這一幅圖畫,他們間的言語已越來越少,像是生怕那輕輕的語聲,會擊碎天地間的宁靜。
  南宮平、梅吟雪,緊緊依偎在一起,也不知過了多久,突見那怪物“七哥”長身而起,走到風漫天身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個頭。
  風漫天慘然一笑,道:“你要先去了么?”七哥“道:“我要先去了!”
  風漫天道:“好好,這……”
  四人中“七哥”武功最弱,是以毒性也發作最快,只見他一躍而起,向南宮平、梅吟雪含笑點頭,雙肩一震,縱飛而起,反手一掌,擊在自己天靈蓋上,人已掠入海中,他臨死前全身肌肉已起了陣陣痙攣,面上的顏色,也已變成一片紫黑,牙關也已咬出血來。
  南宮平、梅吟雪,雙手握得更緊,他們知道這“七哥”是為了不能忍受毒發時的痛苦,是以早些自尋解脫。其實他兩人心中又何嘗沒有此意,只是兩人互相偎依,只要能多廝守一刻,也是好的。
  南宮平想到剩下的這三人中,自己武功最弱,下一個必定就要輪到自己了,他已不必忍受眼見梅吟雪先死的痛苦,卻又何嘗忍心留下梅吟雪來忍受這种痛苦。
  一念至此,滿心槍然,哪知梅吟雪突地輕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