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1 12345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 長篇]古龍系列~護花鈴(全)

第01章 生死之間     第02章 金龍密令 第03章 柔腸俠骨
第04章 危崖!危情! 第05章 去日如煙 第06章 天帝留賓
第07章 妃子傾城     第08章 英雄何价 第09章 俠气干云
第10章 身在何處     第11章 多情多愁 第12章 南宮惊變
第13章 都為情苦     第14章 苦雨凄風 第15章 長笑天君
第16章 笑傲生死     第17章 斷腸時節 第18章 諸神島主
第19章 荒林女神     第20章 扑朔迷离 第21章 奇遇奇逢
第22章 群奸授首

TOP

第一章 生死之間

--------------------------------------------------------------------------------

  山風怒號,云蒸霧涌,華山蒼龍岭一脊孤懸,長至三里,兩旁陡絕,深陷万丈,遠遠墾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曉色云開,濃霧漸稀,蒼龍岭盡頭處,韓文公投書碑下,竟卓然仁立著一個体態如柳、風姿綽約的絕色少女,一手輕撫鳳鬢,一手微弄衣袂,柳眉低綏,明眸流波,卻不住向來路凝睇!
  險峻的山石路上,果真現出几條人影,絕色少女柳眉微展,輕輕一笑,笑聲冷削陰寒,滿含怨毒之意,直叫人難以相信是發自如此嬌柔美艷的少女口中。
  笑聲方落,山脊上的數條人影,突地有如數只健羽灰鶴,橫飛而起,霎眼之間,便已掠在絕色少女面前,絕色少女眼波一轉,冷冷道:“隨我來!”纖腰微擰,“唰”地后掠數丈,再也不望這几人一眼。窈窕的身形十數個起落,便已筆直掠上南峰!
  霧中橫渡蒼龍岭的五條人影中,一個滿面虯須、勁裝佩劍的黑衣大漢,濃眉軒處,面對他身側的一個玄衫少婦哈哈笑道:“好狂的小姑娘,只怕比你當年還胜三分!”
  玄衫少婦螓首輕抬,微微笑道:“真的么?”
  黑衣大漢哈哈笑道:“自然是真的,誰要是娶了她,保管比我龍飛還要多受些折磨!”
  笑聲高亢,四山皆聞,語聲中雖有自怜之意,笑聲中卻充滿得意之情,玄衫少婦嚶嚀一聲,伏向他胸前,一陣鳳吹過,吹得她云鬢邊的發絲与他頷下的虯須亂做一處,也吹得他豪邁的笑聲,与她嬌柔的笑聲相合。
  笑聲之中,他身后垂手肅立著的一個清瘦顧長的玄衫少年,突然干咳一聲道:“師傅來了!”虯須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但玄衫少婦郭玉霞卻仍是滿面春風,嫣然笑道:“葉姑娘若真的是因為不愿意讓我們看到今師的秘傳劍法,那么早就該說出來了,為什么一直等到現在才說呢?這道理我真有點想不通!”
  葉曼青上下瞧了她几眼,冷冷道:“你真的要我說出來么?”
  郭玉霞柔聲笑道:“我之所以來問姑娘,确是希望姑娘你把這原因告訴我們,不然我又何必多嘴呢,是不是?”
  絕色少女葉曼青秋波輕輕一轉,卻已似乎將這片山崖上的人都瞧了一遍,冷笑著道:“我方才沒有說出此點,只是因為我看你們這班人里,沒有一個人能看出我劍法中的破綻!”
  郭玉霞笑道:“那么你現在為什么又要說出來了呢?”
  葉曼青眼角似有意、似無意,腺了那弱冠少年一眼,冷冷道:“我現在提出了此點,是因為我忽然發覺,‘不死神龍’的弟子,到底井非都是蠢才,總算還有一人是聰明的!”
  玄衫少婦郭玉霞面色微微一變,但瞬即嫣然笑道:“多謝葉姑娘的夸獎,有姑娘這樣的徒弟,難怪‘食竹女史’那么早就放心死了!”她罵人非但不帶半句惡言,而且說話時的語气仍是那么和婉,笑容仍是那么溫柔,葉曼青面色亦不禁一變,冷笑一聲,轉身欲去!
  郭玉霞微笑地望著她的背影,頗以自己在言語上戰胜她為得意,哪知龍布詩突地長歎一聲,目光沉重地望向她,緩緩道:“飛子若是有你一半心机,那就好了!”
  郭玉霞垂首微笑一聲,龍布詩卻又沉聲道:“只可惜你大聰明了些!”隨即面色一沉,叱道:“葉姑娘慢走!”
  葉曼青再次停下腳步,頭也不回,道:“去不去由你,多言作甚!”她此次果然將她目光中的含意說了出來。
  龍布詩干咳一聲,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金龍密令

--------------------------------------------------------------------------------

  郭玉霞一心要取得那方紙箋,滿心急切,是以才會疏于防范,而受制于葉曼青手下,此刻心中又急又怒,又是不服,只覺一口气,噎在胸中,再也咽不下去,嘴唇動了兩動,卻說不出話來!
  龍飛愛妻心切,暮地長身而起,輕輕捉住她手腕,触手之下,一片冰冷,有如大雪之下,身穿單衣之人的手足一樣,他不禁大惊問道:“妹子,你……你覺得還好么?”
  郭玉霞嘴角勉強泛起一絲笑容,顫聲道:“我……我……還好!”突地將嘴唇附在龍飛耳畔,低聲道:“你快去看看那里面的話,若是對我們不利,就不要念出來!”
  龍飛愕了一愕,呆呆地瞧了他妻子半晌,似乎對他妻子的心思,今日才開始有了一些了解。
  葉曼青冷笑一聲,道:“不看師傅的遺命,卻先去安慰自己裝模作樣的妻子,哼哼——”龍飛面頰一紅,緩緩回轉身,方待俯身拾起那方紙箋!
  哪知葉曼青左腕一沉,已將那方紙箋,挑起在“葉上秋露”的劍尖上!
  龍飛濃眉一揚,道:“你這是作甚?”
  葉曼青冷冷道:“你既不愿看,我就拿給別人去看!她目光輕輕一轉,便已在每個人面上都望了一眼,似是在尋找宣讀這方紙箋的對象,然后筆直地走到王素素面前,緩緩道:“你將這張紙箋拿下去,大聲宣讀出來!”
  王素素惊痛之下,暈迷方醒,面容仍是一片蒼白,偷偷望了郭玉霞一眼,輕聲道:“師傅的遺命,你為什么要叫我來讀呢!”一面說話,卻已一面伸出纖細而嬌小的手掌,自劍尖上取下那方紙箋,又自遲疑了半晌,望了望石沉,又望了望南官平,終于緩緩將它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南宮平晒然一笑,道:“真的么?”
  高髻道人正色道:“自然!”
  南宮平緩緩笑道:“若是真的,你怎會此刻告訴我,等你功力恢复后將我殺了,豈不更好。”
  高髻道人雙眉一軒,厲聲道:“我有意怜才,想不到你竟不知好歹!”
  南官平緩緩道:“在下心領了。”
  高髻道人變色道:“你難道不信我能恢复功力?”
  南宮平道:“信与不信,俱是一樣!”
  高髻道人道:“此話怎講?”
  南官平緩緩道:“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你縱能恢复功力,你縱要將我殺死,我也不能离開此棺一步。”
  高髻道人道:“既然如此,你為何不乘我功力尚未恢复之際,先下手來將我除去?”
  南宮平緩緩一笑道:“我功力僅能保身,又不足將你除去!”
  高髻道人冷“哼”一聲道:“你倒坦白得很!”
  南宮平面容一正,沉聲說道:“我与你素無仇怨,你若不來動手搶此棺木,而僅是站在那里,我縱有能力戰胜于你,卻也不能將你殺死!”
  高髻道人眼帘一合,再次木立半晌,張開眼來,長歎一聲,緩緩說道:“我真想不通你為何要如此苦心守護這具棺木!”
  南官平冷冷道:“我也真想不通你為何要如此苦心來搶這具棺木!”
  高髻道人雙拳緊握,牙關緊咬,突地跨前一步,目光直視著南宮平。
  南宮平神色不動,心平气和,回望著他!
  良久良久,高髻道人又自長歎一聲,仰面向天,目注蒼穹,緩緩道:“難道你真的要我說出此中真相,才肯放手?”
  南宮平道:“你縱然說出此中真相,我也絕對不會放手的!”
  高髻道人目光仍然仰視著天上,生像是根本沒有听到他的話似的,接口緩緩說道:“有些人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柔腸俠骨

--------------------------------------------------------------------------------

  南宮平面靨微紅,垂首斂眉,但口中卻正色說道:“不錯,我此刻正在想著你的年紀!”
  棺中麗人幽幽長歎了一聲,道:“我的年紀,不猜也罷!”
  南宮平微微一愕,卻听她接口又道:“像我這樣年紀的人,實在己不愿別人談起我的年紀了!”
  兩人相距,不及三尺,南宮平垂首斂眉,目光不敢斜視,心中卻不禁大奇:“這女子年紀輕輕,為何口气卻這般蒼老?”口中亦不禁脫口說道:“你正值青春盛年,為何……”語聲方了,這棺中麗人突地自地上長身站起,伸手一撫自己面靨,道:“青春盛年?……”她話中竟充滿了惊詫之意。
  南宮平皺眉道:“雙十年華,正值人生一生中最最美麗的時日,你便已這般懊惱灰心,莫非是心中有著什么難以消解的怨哀憂郁?”
  他一直低眉斂目,是以看不到這棺中麗人的面容,正隨著他的言語而發出种种不同的變化。
  他只是語聲微頓,然后便又正色接口說道:“家師既然令我好生照顧姑娘,但望姑娘能將心中的憂郁悲哀之事,告訴于我,讓我也好為姑娘效勞一二。”他心中但坦蕩蕩,雖然無法明了自己的師傅為何將一個少女交托給自己,但師傅既已有令,他便是赴湯蹈火,也不會違背!是以他此刻方會對一個素昧平生的少女說出如此關切的話!
  哪知他語聲方了,棺中麗人口中低語一聲:“真的么?……”突地柳腰一折,轉身狂奔而去。
  南宮平呆了一呆,大喝道:“你要到哪里去?”
  棺中麗人頭也不回,竟似沒有听到他的話似的,依然如飛向前飛掠,只見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石沉長歎一聲,緩緩搖了搖頭,龍飛濃眉微軒,滿面現出焦急之容,連連道:“你話說到一半,怎地就不說了!”
  郭玉霞微微一笑,王素素道:“他不愿說,就讓他一個人悶在心里好了,”垂下頭去,又自望著地上的足印,呆呆地出起神來!
  石沉側目瞧了她兩眼,期艾著道:“我怎會不愿說呢!”
  郭玉霞“噗哧”一笑,道:“那么,你就快些說出來呀!”
  石沉干咳兩聲,道:“我只怕……那腳印……”又自干咳兩聲,王素素柳眉輕顰,抬起頭來,石沉咳聲立止,道:“我只怕這腳印是師傅臨……臨……”
  郭玉霞道:“你是不是怕這腳印是師傅他老人家与人動手,身受重傷,臨死散功時最后留下的?”
  石沉垂首,緩緩道:“我只怕如此!”
  王素素口中惊喚一聲,嬌軀突地起了一陣顫抖,龍飛手抨虯須,雙目圓睜,口中喃喃道:“臨死散功時……臨死散功時……”突地大喝一聲:“師傅,你……你老人家難道真的死了么?”手掌一緊,一把烏黑的胡須,隨手而落!
  要知凡是內功已有根基之人,臨死之前,拼盡全力發出的一招,必定是他畢生功力所聚,而內功深湛之人,臨死散功時,或由指掌,或由拳足留下的痕跡,更是非同小可!昔日有些武林高人隱于古洞荒剎,臨死前每每會以金剛指力一類的功夫在洞壁上留下遺言,于是這些人留下的指力遺言,總要比他平日的功力深上三分,后人憑吊時自也會加深三分敬重之心,也就是這同一道理!
  龍飛幼從名師,自然深明其理,此時悲憤交集,熱淚已將奪眶而出!
  石沉目光一掃,囁嚅著道:“我的話不過是胡亂說的,大哥你……”
  郭玉霞輕輕一笑,道:“不錯,你的話的确是胡亂說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危崖!危情!

--------------------------------------------------------------------------------

  郭玉霞身軀側開后,石沉便有足夠的地位升上來,他左掌一按石壁,輕輕掠了上去,目光再也不敢向她看上一眼,只是正視著石壁上的字跡,只見上面寫著:“龍布詩,你到這里來了,很好,很好,你武功為确沒有荒廢,此刻你上去,向右走十五步也有一處山隙,這條路比較近些,但卻難走些,不過你若仍有余力再向上升七丈,你便可以找到一條更好的路,只是你切切不可逞強,千万要走你能走的路,不要勉強,即使你武功差些,也一樣可以見到我!”
  光線雖暗,但以石沉的目力,已足夠將這片刻在山石上的字跡看得清清楚楚。
  他甚至兩眼便將字跡看完,只是他目光卻仍未轉動,因為此刻那一陣陣無法形容的香气,已遠比方才濃郁。他十歲就在“神龍”門中,那時郭玉霞也不過還只有十二、三歲。
  那時,他們還都是黃金般的童年,雖然在嚴師的督導下,他們卻也有過任何一個人在童年中都有過的游戲。
  青梅竹馬,耳鬢廝磨,他自然也會偷偷地愛上過這比他大上兩歲,也比他聰明得多,事事都照顧著他一些的“二師姐”,但那不過只是儿童純真的愛情,姐弟間的愛情,純洁得有如一張白紙,直到他長大了許多,他還是沒有將這段感情說出來!
  到了他十五歲那年,王素素也入了“神龍”門中,那天是個晴朗的日子,直到五年后的今天,石沉還記得那天晚上的星光是如何明亮!
  就在那星光明亮的晚上,“不死神龍”龍布詩在大廳上擺上了几桌酒筵,宣布了兩件喜事,第一件是又收了一個聰明的女弟子,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方自掠來的石沉,不禁惊呼一聲:“大哥……”雙臂一張,亦將掠去,郭玉霞一手扯著他的衣袂,道:“等一等!”
  王素素道:“等什么,難道大哥有了危難,你就不進去了么?”她柳眉雙軒,杏眼圓睜,這溫柔的女子,此刻言語中竟有了怒意,望也不望郭玉霞一眼,“唰”地掠入竹屋……
  山風,自竹隙中吹入,吹起了龍飛濃密的須發,他怔怔地立在門口,竹屋中竟渺無人跡,最怪的是,這空曠的竹屋中,竟有著五粒明珠、四重門戶、三灘鮮血、兩只腳印、一具蒲團!
  五粒明珠,一排嵌在青竹編成的屋頂上,珠光下,四重門戶大小不一,龍飛進來的這重門戶最小,兩人便難并肩而入,左右兩面,各有一扇較大的門戶,而最大的一扇門戶,卻是開在龍飛對面,那具陳舊的蒲團,便擺在這扇門戶前!
  与明珠最不相稱的,便是這蒲團,它已被消磨得只剩下了薄薄的一片,然而在這陳舊的蒲團邊,卻有著三灘新鮮的血漬,一灘在后,還有一灘血漬,恰巧正滴落在那一雙腳印邊。
  腳印邊的血漬最大,左面的血漬也不小,最小的一灘血漬,是在這陳舊的蒲團后,帶著一連串血點,一直通向那扇最大的門戶,而所有的門戶,俱是緊緊關閉著的,就仿佛是原本在這竹屋中的人們,都已化為一陣清風,自竹隙中逸去。
  又有一陣風自竹隙中吹人,目光凝注、身形木立的龍飛,竟忍不住机伶伶地打了個寒噤,青白的珠光下,凜凜的山風中,這景象的确令人忍不住要生出一陣諫栗的寒意。
  這竹屋、這明珠、這蒲團、這足印……一切俱都是如此奇詭而神秘,而這三灘触目的血漬,更在神秘中加了些恐怖。
  龍飛惊然木立半晌,“唰”地掠到左首門前,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去日如煙

--------------------------------------------------------------------------------

  龍飛等四人抬頭一看,只見躍下之人天庭高闊,目光敏銳,面容雖不英俊,卻甚是明亮開朗,身材亦不甚高,甚至微微有些丰滿,但舉手投足之間,卻又顯得無比靈敏与矯健,略帶黝黑的面容上,永遠有一种极明亮而開朗的笑容,令人不可避免地會感覺到,似乎他全身上下,都帶著一种奔放的活力与飛揚的熱情。他朗笑著掠入門內,雖是如此冒失与突兀,但不知怎地,屋中的人,卻無一人對他生出敵意。
  尤其是龍飛,一眼之下,便直覺地對此人生出好感,因為他深知凡是帶著如此明亮而開朗的笑容之人,心中必定不會存有邪狎的污穢。
  朗笑著的少年目光一轉,竟筆直走到龍飛面前,當頭一揖,道:“大哥,你好么?”語气神態,竟像龍飛的素識!
  郭玉霞、石沉不禁都為之一愕,詫异地望向龍飛。古倚虹抬眼一望,面色卻突地大變!
  龍飛心中,又何嘗不是惊异交集,訥訥道:“還好!還好……”他心地慈厚,別人對他恭敬客气,總是無法擺下臉了!
  明朗少年又自笑道:“大哥,我知道你不認得我……”
  龍飛訥訥道:“實在是……不認得!”
  少年客哈哈一笑,道:“但我卻認得大哥,我更認得——”他敏銳的目光,突地轉向古倚虹,“這位小妹妹!”
  古倚虹面色更加惊惶,身軀竟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道:“你……你……”
  石沉面色一沉,大喝道:“你是誰?”
  為了古倚虹面上的神色,此刻眾人心里又起了變化,但這明朗的少年,神色問卻仍是泰然自若。
  “我是誰?”他朗笑著道,“這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1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